無悔無恨 發表於 2007-6-12 21:36:45

葡萄酒的年代分析 ~葡萄酒莊Chateau Mouton傳奇 一個關於名譽、堅持與藝術的故事

葡萄酒的年代分析 ~葡萄酒莊Chateau Mouton傳奇 一個關於名譽、堅持與藝術的故事

http://wine.tisnet.net.tw/images/409de9b4.jpg

1989 - 成熟之年:豐收的好年,有許多值得品味的好酒。酒質深厚且具有誘惑力,葡萄果質健康且熟度夠,比 1985 少一點點支撐力,但比 1991 更有茂盛的精力。和諧細緻又優美,除了頂尖的頂級酒外,大部份都已進入適飲期。
1990 - 巨擘之年:最豐收的一年,比 89 年多出近10%的產量,固然 1959 與 1964 值得讚美,但擁有1990 的人也絕對不會失望,1990 同時具有1998 的架構與 1985 或 1989 的果香。1988 比較古典傳統,而 1990 有更多迷人的口感,單寧非常優美,不堅澀。1990 其酒精度、顏色、果香及單寧都較濃,是一個很濃稠的年代。村莊酒已進入適飲期,大多數的酒可安心貯存到公元 2000 年之後,第一級與頂級酒應放置更久才更能顯出其醇美的韻味。

1991 - 蛻變期的醜小鴨:由於 4月、6月及8月的冰雹,自然淘汰掉不少葡萄顆粒,使得這一年的產 量比 1990 少了12.5%。Chambolle 村莊內有不少一級與頂級酒,因產量少而無法釀成。每種酒都必須個別處理,是個不易釀酒的年代,但有不少的Chambolle 酒既濃又稠,很成功。1991是很好的紅酒年代,其酒質具中度的豐厚口 感,有足夠的支柱力及優美的酸度,以價錢來看,它是很劃算的。

1992 - 極簡主義的迷人風格:收成時正逢雨季,再加上是高產量的一年,所以有不少的Domaine 採取 "Saignee" 方式:在壓榨發酵之前先汰選並置葡萄於桶子上,讓它滴流出多餘不要的液汁以增強濃稠 度。92 年的葡萄有較多的花香味,介乎1982 與1989 之間,比 89 少一點熟度及濃稠度,有不少迷人之處,酒質柔軟,在1991、1990及1993 的酒達顛峰期之前,1992 的酒就很適合開啟飲用。

1993 - 勃根地的奇蹟:大致上1993是個很令人興奮的好紅酒年代,顏色絕佳,酸度優質,茂密的果香,良好的架構,老練的單寧酸,有人形容它是結合了1990 絲絨般的質感、1989 的果香,及1988 的酸度。1993 比 1991 更具調合性,比 1992 更有質地,但擁有'91與'92 最迷人的特質,表現出醇質的 Pinot Noir (皮諾瓦) 果香及芳香。比'89 多一點酸度,但沒有'88嚴峻不苟的個性, 與1990 幾乎一樣的水準,但稍有不同。是古典傳統、純真、正宗的勃根地好酒。

1994 - 被遺忘的一年:比 1992 品質好些,初期的生澀已褪去,酒質具鮮明輪廓及水準,有令人滿足的架構。和 1992 年一樣,柔軟、易讓人接受,圓順寬大,但比 '92更具架構,更嚴峻一些。

1995 - 量少質精的一年:羅伯帕克 (Robert Park) 在他的期刊 (The Wine Advocate) 中說:"1995是 Burgundy 紅酒中最佳的一年,勝過1986、1987、1988,及 1989,且比 1985 年可以貯存得更久,有些釀酒師將之比喻為 1985 及 1988 的綜合版,有1985 顯著急進的果香,也有1988 的陳年潛力。有人說它像1990, 但比較茂盛,充滿慾望;也有些人說它似1993,但多些甜味而少些酸澀。 1995的顏色深美、豐厚、稠密,堆疊了稠密的果醬香味,且有必要的架構以耐長貯。

1996 - 超級明星,是1990與1993年的翻版:無懈可擊的成熟季,拜賜於日照充足的亮麗九月,葡萄酒呈現絲緞般的稠密滑膩,與飽滿的單寧,新鮮的黑莓果香使人錯認這是一款新酒,優雅協調,亮麗動人。

1997 - 陽光留駐的一年:超熟的果實與理想的天候,採收季清新的空氣孕育出圓柔,並帶有果糖芳香的迎人佳釀。在酒窖間陳年時的快速轉化,但即使在裝瓶後,仍持續地在增長架構。97的酒有可能轉變得比預期更紮實、更濃稠豐沛的果味,對喜愛年輕酒款者帶來不凡、精美的品嚐經驗。

1998 - 嚴肅期望的酒年:與前一年風格截然不同,是遺憾的一年嗎?1998的收成季毫無疑問地較笨拙,但幸運的天候在收成前奇蹟似的好轉,使得葡萄達到成熟,這樣的酒年考驗釀酒者的智慧,嚴峻的篩選步驟更不可輕忽;1998的酒體紮實、攻擊性足,有明顯的成熟度,但收尾有一點緊澀,這該讓人警覺嗎?絕不!其令人滿意的均衡度有利於酒質進一步成長轉化。

1999 - 超凡的年代:1990 年在榮耀的掌聲下落幕,1999 年完美的收成正耀眼地登場,品質一致,產量豐富,酒質具有無法估量的潛力,有濃鬱的果味及誘人的個性,不論在型態或品質上,都足以媲美1990 年。迷人的風格在陳年期過後,或許會更增長,將勃根地的誘人個性表現地更極致,酒客們需要有絕對的意志力抗拒提早開瓶的誘惑。


--------------------------------------------------------------------------------

Dr. George Derbalian 評等 -- 25年酒齡,美國亞瑟頓葡萄酒集團負責人( 越多, 表酒質品質越高):
勃 根 地 紅 酒                                                                                    勃 根 地 白 酒
1999 ★★★★★                                                          1999 ★★★★(★)
1998 ★★★★                                                             1998 ★★★(★)
1997 ★★★★                                                             1997 ★★★
1996 ★★★★★                                                          1996 ★★★★(★)
1995 ★★★★                                                             1995 ★★★★
1994 ★★★                                                                1994 ★★★
1993 ★★★★                                                             1993 ★★
1992 ★★★                                                                1992 ★★★★(★)
1991 ★★★(★)                                                         1991 ★★
1990 ★★★★★                                                          1990 ★★★★
1989 ★★★★                                                             1989 ★★★★(★)
1988 ★★★★(★)                                                      1988 ★
1987 ★★★                                                               1987 ★
1986 ★★                                                                  1986 ★★★★
1985 ★★★★★                                                         1985 ★★★★


最鐘愛的1970年代葡萄酒

摘譯至Bordeaux 1999雜誌


最鐘愛的1970年代葡萄酒

1970年代所產的葡萄酒光是一個「好」字還不足以形容,只有「絕品」二字才足以描繪它的精巧,雖然在那十年中,天氣狀況並非一直是那麼理想,但拜於技術改良之賜,我們今日才依然有美酒得以享用。

波爾多葡萄酒的著名釀酒學家Emile Peynaud,對世界上製酒的歷史有著深遠的影響,從1940年代的後期,他就開始大量提出他的建言,雖然他的影響力只延續到1970年代的早期。Peynaud試著改變釀酒業在釀酒時所抱持的那種隨意的態度,他希望他們能夠了解傳統釀酒的製造過程,他首先要強調的是葡萄的品質,因為葡萄的成熟度及處理過程是造就美酒的根本,此外,他也講究浸泡、榨汁、發酵及葡萄與橡木桶丹寧酸的結合度,這一系列傳統的製酒過程,是經由代代相傳,從父親傳承給兒子的古老傳統,新一代的釀酒者就視當年葡萄的情況作適當的調整。

Peynaud對波爾多葡萄酒及世界的釀酒科技有著深遠的影響,可說是今日絕品佳釀的催生者,同時也是使劣質酒在市場上不見蹤跡的最大功臣。

1960年末及1970年初,酒類市場的欣欣向榮帶來了為數不少的投機者,但之後在1972至1973年間,因為石油價格的巨幅上揚使得全球市場經濟面臨衰退的情形,同時也嚴重影響了銀行的存款利息及波爾多葡萄酒的市場。雖然在傳統酒類市場上葡萄酒面臨重創,但在英美地區卻呈現長紅的現象,此時超市的興起帶給酒商另一個銷售的管道,並且佔了酒類銷售市場上極大的比例,然而,超過20%的利率水準卻使得酒商減少庫存並且重新評估市場現狀。

1974年爆發的批發商Cruse交易的醜聞再次震撼了酒類市場,1973年,因為波爾多葡萄酒價格飆漲,使得波爾多葡萄酒中最著名及最大的批發商Cruse因為不願承擔巨額損失而毀約,轉而向一位聲名狼藉的中間商購買餐前酒(table wine)充當經過政府認證的波爾多葡萄酒(Bordeaux AC),該名中間商因此而入獄,而Cruse家族和其它酒商也分別被判了緩刑及罰款,而Cruse在歷經此次重創後就退出了市場。

1974年時,酒商紛紛減少庫存,尤其是Bass開始大量拋售價值2百萬英磅的波爾多葡萄酒庫存,這批貨在倫敦接受拍賣,而最後的成交價果然跌到戰前的行情,其餘的代理商也開始出清存貨,而這反然促使酒類市場的復甦。

此時由於利率的高漲,代理商沒有能力進行過多的庫存,只維持少量的存貨應付日常的交易,這也使得代理商的優勢盡失,代理商們也就不得不發起了一系列的活動,促使消費者早日訂貨以提高現金流量,當然這也影響了代理商的訂價及利潤,但為了生存也就不得不接受現狀了。

1975年生產的葡萄酒雖然有非常好的年份但卻帶著非常強烈的丹寧酸味,這使得丹寧酸的議題再起。長久以來一直有人在討論帶有丹寧酸味的酒到底要放多久才能使酒變得圓滑,然而在今日備受尊崇的Peynaud卻指出這一年份的酒無論經過多久,是都不會變得圓柔的,於是,丹寧酸的處理問題又再次在釀酒業中興起討論。

1979年天氣相當晴朗,可說是葡萄酒相當好的一個年份,輕巧、柔和又令人十分愉悅,而1980則是天氣非常怪異的一年,所幸防腐新科技在當時的大量運用,使得該年份的葡萄酒有了較高的售價,同時也隨著釀酒資金的大量投入,使得釀酒的品質及要求日益講究,也就不得不進行一連串的改革。


1970年代葡萄酒評鑑


紅酒 甜白酒 白酒

1970 優 佳 佳

1971 佳(尤其是格拉弗與 優 優
右岸地區)

1972 不良 不良 不良

1973 可 可(淡) 可(淡)

1974 不良 不良 不良

1975 佳(但帶單寧酸味) 優 佳

1976 平平 佳 佳

1977 不良 不良 劣

1978 佳(尤其是pomerols 可 佳
和medocs)

1979 平平(除了pomerols 平平 平平
及graves大部份
略澀)

法國產的葡萄酒~80年代是豐收年代,除了1984年和1987年較弱外,其余都是好年份,特別是1989年,波爾多、布根地的紅、白葡萄酒評分都在90分以上。

  進入90年代,1990年和1995年都是“黃金年份”。1995年的法國天氣令人非常滿意,這一年的法國酒價位極高,成為酒類珍藏家的龐兒。所以,隻有商標上標明產品和年份的酒,才有可能是好酒,否則隻能是三、四級酒。


法國知名的頂級葡萄酒莊Chateau Mouton,獨特的酒標為他塑造了醒目的形象,而其名列五大酒莊的成名過程,是活脫脫的傳奇故事。

法國葡萄酒「五大酒莊」,是台灣愛酒人耳熟能詳的高貴名酒。所謂五大酒莊,係指1855年法王拿破崙三世為能在巴黎萬國博覽會上簡單明瞭地向外國人展現法國葡萄酒的優越,下令波爾多地區建立葡萄酒分級制度,當時主要的評鑑標準是依據品酒專家主觀的「品質」與酒商客觀的「市場價格」,選出四座公認頂級酒莊:屬於「梅鐸」(Medoc)產區的Chateau Lafite、Chateau Latour、Chateau Margaux以及屬於「格拉芙」(Graves)產區的Chateau Haut-Brian;1973年又加入了梅鐸產區原被列為二級酒莊的Chateau Mouton-Rothschild,合稱「五大酒莊」。

五大酒莊都有動人的故事,其中又以Chateau Mouton-Rothschild的崛起故事最為傳奇。

從波爾多談Chateau Mouton的源起
回顧Chateau Mouton-Rothschild傳奇,得先從法國西南部葡萄酒名鄉波爾多談起。

大約西元1世紀末即出現釀酒產業的波爾多,歷史上並不是一個非常「法蘭西」的地區,早在12世紀初英國人勢力即已進入,1330年代英法百年戰爭前期因法國戰敗而割讓給英國,一直到聖女貞德力挽狂瀾帶領法軍反敗為勝之後的1453年,這片葡萄酒名鄉才重回法國懷抱,也因此,法國人始終對於英國人在波爾多的勢力特別敏感。

1720年代法國知名貴族布昂男爵(Baron Joseph de Brane)在波爾多開闢葡萄園,確定了Mouton酒莊的名稱與領地權,18世紀這片葡萄園即以Brane-Mouton之名著稱。「Mouton」從法文直譯是「綿羊」之意,但其實這個字的真正源頭為法文「la Motte」(小台地),整片葡萄園的平均高度約為海拔四十公尺,跟綿羊毫無關係。筆者曾看過一篇文章誇誇其談Mouton之名係源自於白羊座的莊園中興功臣菲利浦男爵,這種說法固然浪漫,卻時空錯亂,史事錯置,終究是個美麗的錯誤。

約在1930年代Brane-Mouton的葡萄酒即享有極高聲譽,當時公認品質高於後來在1855年分級中被評為二級的Chateau Gruaud 與Chateau Rauzan,尤其受到英國愛酒人的歡迎。於是在1853年,英國羅斯柴爾家族的納塔利艾男爵(Baron Nathaliel de Rothschild)買下這片莊園,並將酒莊名稱改為Chateau Mouton-Rothschild,沒想到於兩年後的波爾多分級中竟將眾人看好的Chateau Mouton列為第二級,而當時名義上由法國Vanlerberghe家族擁有、實際卻由英國人史克托爵士(Sir Samuel Scott)經營的Chateau Lafite卻拔得眾酒頭籌。

1855年分級 奠立葡萄酒里程碑
讓大家嘩然的是,這次評選雖以波爾多為名,實以「梅鐸」產區為聚焦,但頂級的四大酒莊中居然破例納入非屬梅鐸產區的Chateau Haut-Brian,事實上Chateau Haut-Brian也是1855年分級中五種等級、六十一款酒中唯一非屬梅鐸產區的酒莊,曾有人指證歷歷:該年分級原本設定選出梅鐸產區的六十款好酒,但基於國籍情結為了打壓「屬於英國人的」Chateau Mouton,故而違背原則跨區多選了一款Chateau Haut-Brian參選……。當時各種陰謀論的說法甚囂塵上,難怪後來正式繼承Chateau Mouton的菲利浦男爵接受一家英國雜誌訪問時,曾大嘆這次評選對於Chateau Mouton是「令人髮指的不公正」(the moustrous injustice)。

無論如何,搖撼基於愛國主義所造成的不公並不容易,尤其納塔利艾男爵的接班人並未以此為志,1855年分級似乎已在時間流逝中成為一種被普遍接受的傳統,這時再想打破傳統,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任務。而1922年才剛以二十歲弱冠之年接掌酒莊管理權的菲利浦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一直要到1947年才正式繼承Chateau Mouton),似乎就是承擔這件不可能任務的最佳人選。

菲利浦男爵一輩子豐富精彩,他喜歡刺激,是業餘的賽車手與賽艇手,深愛文學、戲劇與藝術,寫詩、寫劇本,還真曾下海執導過一部電影,是一位聰明、勤奮、多元、熱情、有魅力的男子,從接掌Chateau Mouton的第一天開始就全心奉獻於葡萄酒這個獨特產業,他的努力不但改寫Chateau Mouton的歷史,甚至在整個產業歷史上創造了革命性的改變;而女兒菲麗嬪女男爵(Baronne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於1988年男爵過世後繼承父業,以父親爵銜姓名建立BPR企業,迅速茁壯成為世界級葡萄酒集團,也是一名傳奇人物。

酒莊裝瓶、酒標設計 開創新頁
菲利浦男爵接掌Chateau Mouton之後所做的第一件新鮮事,就是從1924年開始在自家酒莊裝瓶,並設計自家標籤。

回顧歷史,葡萄酒裝瓶與出現標籤的時間其實距離現在並不遠,一直要到1728年法國才出現玻璃瓶裝的葡萄酒,之前都是以橡木桶盛裝,買者自己帶著容器到店裡零沽。早期的葡萄酒瓶也僅以粉筆在瓶身上簡單標寫產地,而博物館裡現存法國最古老的酒標也不過是1798年所印製。

即使瓶裝葡萄酒普遍出現之後,酒莊還是將桶裝葡萄酒直接賣給商家,再由商家裝瓶貼標籤,往往同一年份的同一款酒因為由不同酒商裝瓶而有好幾種不同酒標版本。Chateau Mouton開創了酒莊自家裝瓶的格局,雖然增加成本,但也讓葡萄酒標籤更進一步完全代表原產酒莊,從此「酒莊裝瓶」(Mis en bouteille au Chateau)的標示也同時開始出現在酒標上,成為原裝品質保證的象徵,進而創造了市場附加價值。

除了品牌形象之外,酒標最重要的功能在於作為葡萄酒的身分證明,列明葡萄酒的相關基本資訊。1930年代起,法國有關葡萄酒的標示規定變得非常嚴格,伴隨著法國AOC產區制度的設立,每一款葡萄酒標都必須依規定標示產區、酒莊名稱、容量、酒精濃度與裝瓶地點等重要資訊,以保護消費者權益,避免混淆與假冒。這時,嚴格規範的制式標籤固然提供理性選擇的基本資訊,卻無法滿足消費者的美感需求,於是菲利浦男爵著手準備他最為世人熟知的創舉:將酒標與藝術作品結合。

年度藝術酒標 蔚為收藏標的
早在1924年決定在自家酒莊裝瓶之時,菲利浦男爵即邀請法國知名海報藝術家Jean Carlu為酒廠設計酒標,這件首開風氣的作品以對比色塊襯托羅斯柴爾家族家徽:「扇形分布的五支箭矢」以及象徵Mouton的綿羊頭像的左右對照主題,呈現粗獷的現代印刷海報風格。可惜好景不常,翌年Chateau Mouton即陷入制式酒標的循環裡,每年除年份標註不同之外,酒標樣式重複出現。菲利浦男爵曾企圖改革,但一來1930年代實施的法國AOC產區標示制度既嚴格又刻板,毫無彈性空間;二來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沒有人再有餘力考量酒標問題。直到1945年大戰結束,菲利浦男爵掌握機會以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落幕為名,邀請年輕畫家Philippe Julian,按照英國首相邱吉爾常用的手勢設計以象徵勝利的金色V字為主題的獨特酒標,既慶祝法國光復,也標示停戰的重大歷史轉折,一舉成名,開創AOC標示制度施行後藝術酒標的突破先例。

自此開始,菲利浦男爵每年選擇自己所收藏的一位在世知名藝術家作品作為Chateau Mouton年度酒標,成為全世界葡萄酒界與藝術界的盛事。1945年立體派藝術家勃拉克(Georges Braque)基於與菲利浦男爵私人友誼,為Chateau Mouton量身繪製一比一原寸酒標,蔚為重要話題;之後1958年西班牙超現實畫家達利(Salvador Dali)、1964年美國雕塑家摩爾(Henry Moore)亦曾專為Chateau Mouton提筆創作。另一方面,菲利浦男爵慧眼識英雄,1969年選的米羅(Joan Miro)、1970年選的夏卡爾(Marc Chagall)、71年選的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1975年選的安迪沃荷(Andy Warhol),乃至於過世之前最後選擇的1988年紐約塗鴉藝術家哈林(Keith Haring),無一不是當代一時之選。

菲麗嬪女男爵延續這項優良傳統,1989年選擇德國新表現主義畫家巴澤利茨(Georg Baselitz)作品、1990年選擇英國現代畫家培根(Francis Bacon)、1995年西班牙抽象家達比埃斯(Antoni Tapies)……,也展現高水準的品味。美酒名畫相互輝映,不但Chateau Mouton因此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法國好酒,它的酒標也成為葡萄酒迷與現代藝術迷們爭相收藏的標的。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葡萄酒的年代分析 ~葡萄酒莊Chateau Mouton傳奇 一個關於名譽、堅持與藝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