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567|回復: 0

無頭雞麥克所引發的疑問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4-18 19:24: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新紀元週刊》第164期【科技與文明】欄目 (2010/03/11刊)


雞沒有頭能活也許人們還可以理解,人無頭要是能活可就太不可思議了。然而歷史上還真有這麼一個典故……

沒有了腦袋能不能活?您可能會覺得這個問題很有些不對頭:那還用問嗎?沒有腦袋怎麼能活呢?﹗雖然上古時代有一位「能持干戚而舞」的刑天氏,可以無頭而橫行天下,但人們都認為那不過是一個神話傳說罷了。 當然有些相對低等的生物,如兩棲類。在沒有腦的情況下,心臟還可以維持一定時間的跳動,但是不會很長久。


無頭雞麥克。(網路圖片)


現代生理學認為,腦是許多生理活動的控制中樞,沒有了腦,生命也就結束了。醫學上更是把腦死亡作為死亡的標準定義。對於人類而言,腦還是思維、語言、記憶等諸多高等生理活動的承擔者。腦袋對於人類而言,還是作為萬物之靈的最大本錢。 但是天下就是無奇不有。在當代,有一隻掉了腦袋還生活了十八個月的雞;在明朝,有一名士兵被砍頭後還生活了二十年。 生命有時脆弱得教人憐憫,有時則為其頑強而感慨。 斬頭而倖存,免為盤中物 無頭雞麥克(英語:Mike The Headless Chicken),是美國一隻被斬掉頭部後,依然生存了十八個月的公雞。起初,許多人認為這不過是騙局,因此其主人把它帶到位於鹽湖城的猶他大學檢查並證實這並非騙局。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日星期一,住在科羅拉多州夫魯塔市(Fruita)的農夫羅迪.奧臣(Lloyd Olsen),宴請其岳母共餐,他妻子自圍欄帶回一隻五個半月大的公雞作食物。由於他的岳母喜歡吃雞頸,然而他斬雞頭時意外留下公雞的一隻耳朵和大部分腦幹。被斬頭後,麥克反應很劇烈,但過不久便可正常行走,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公雞麥克對被斬去的頭無所適從,不過在無頭雞麥克被斬首後第一夜中,牠還是把殘缺的頭伸到翅膀下睡覺;這感動了奧臣,決定留下了麥克的性命,免於牠成為岳母的盤中之物。 儘管奧臣的補救手工拙劣,但無頭雞麥克能平衡、笨拙地走到棲息處;牠甚至想用失去了的喙整理羽毛,但顯然,沒了頭的麥克再也不能整理羽毛了。麥克沒有死之後,奧臣決定永遠照顧麥克,他通過滴眼藥水的小瓶以牛奶和水混合物哺養麥克,間中也加上小粒的粟米等五穀類。而當麥克的食道出入口偶爾被黏液堵塞時,奧臣和其家人會使用注射器清除。


(網路圖片)


雖然麥克的頭去掉了,不過仍能走到高高的雞籠而沒有跌下。牠也會雞啼,但麥克只能從喉頭發出微弱的啞然聲響,無法在黎明高聲啼鳴。此外,其重量不但沒有停止而且增加;奧臣宣稱麥克斷頭時只有大約二點五磅,到牠死亡之時,竟增加到幾乎八磅重。 無頭雞麥克: Fruita市的代表動物 無頭雞麥克不死的消息傳開,人們不禁嘖嘖稱奇,牠的名氣建立起來,麥克和一隻兩頭牛於其他生物公司展覽;牠並且成為各式各樣雜誌和報紙的相片主題。很多爭取動物權益者大肆批評奧臣,認為他應該給麥克一個了結,而非讓牠繼續活受罪。 公眾要看到麥克,必須交二十五美元的入場費用,牠為主人奧臣賺得每個月四千五百美元。在那裡,一個被醃製的雞頭與麥克共同展示出來,宣稱是麥克的頭,但實際上麥克原本的頭已經被貓吃掉。幾個關注人道會的官員審查了麥克,公開宣佈麥克未受痛苦折磨。

在一九四七年三月,麥克在一間位於菲尼克斯的汽車旅館作巡迴展覽,麥克的黏液開始堵塞傷口。因為奧臣將清洗的注射器疏忽留在前一天的展覽場地,他們無法救到麥克。麥克已死真相只有奧臣一家知道,可能是為了財政原因,羅迪奧臣聲稱他賣了麥克,造成麥克死後直到一九四九年仍有牠在作巡迴展覽的謠言。


無頭雞麥克。(網路圖片)


麥克死後解剖證實,斬下的刀片錯過了頸部的頸動脈,並且凝固的血塊防止麥克過度失血死亡。雖然大部分頭部被切斷,但部分腦幹和一隻耳朵則留在其身體中,而該部分腦幹正是控制大多數反射行為的主要部分,而且該餘下的部分腦幹保持得相當健康。

經過此事,無頭雞麥克現在成為科羅拉多州Fruita市的代表動物,一九九九年開始,定每年五月第三個週末為「無頭雞麥克日」。但不清楚為何無頭雞麥克日不在九月十日舉行——麥克被斬首的日子。


科羅拉多州Fruita市的麥克雕像。(網路圖片)


人無頭而活二十年 雞沒有頭能活也許人們還可以理解,人無頭要是能活可就太不可思議了。然而歷史上還真有這麼一個典故。 明萬曆年間進士、著名學者徐應秋,在他的筆記《談薈》中記載這樣一則無頭活人的故事:曾經有一個上戰場被敵人砍去腦袋的人,戰爭結束後同營戰士發現他還活著,手能持東西,雙腿能走路,官兵們可憐他,不忍心讓他死掉,於是便把他送回了家鄉。

這個無頭人平時能織草編履,妻子每日把飲食從其喉管中給他灌入。如欲食則書一「飢」字;不食則書一「飽」字。如此二十年才死。 無頭能活,還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索食吃飯,編織幹活,這種事用現在的科學觀念來衡量是怎樣也解釋不通的,因為這已經完全超出了反射性的簡單生理活動。
也許是偶然中的偶然吧,亦或是上蒼有意的垂青、憐憫?因為,無論是留下腦幹也好,未曾失血也好,似乎都還稍嫌牽強。試想一下,即使是一隻雞,砍掉半個腦袋(保留完整腦幹),然後迅速止血,保障氣管食管通暢,就一定能讓他活命嗎?恐怕夠嗆﹗

科學家們一直在研究大腦與意識的關係,這個問題推而廣之,可以概括高級智能型活動一定依賴與大腦嗎?古人有「心想」之說,莫非也有道理?

************
無頭應該就沒有思想了吧?
卻還能寫飢飽
表達感覺
真的是很詭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9-19 01:32 , Processed in 0.011487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