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jlsuenme

轉貼 星辰變後傳 以後更新都適用回覆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24:4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集 我叫鴻鈞 第2章 四九天劫

    齊雲越打越心驚,鴻鈞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氣。而且肉身堅硬無比,不管用什麼辦法。都沒有辦法對他造成一點傷害。

    鴻鈞被打的也是一肚子火氣。當發現齊雲對自己造不成傷害。對上仙地可怕就淡了一些,不管齊雲地鑽心針。還是寶劍,鴻鈞也不防守。一味攻擊,拳拳帶風。

    兩人誰也不福氣誰。打了半個時辰。齊雲突然感覺一陣乏力,才發現真元消耗太大。已所剩無幾。恐怕今天不僅不能殺了這人,自身還有危險。

    鴻鈞又是一拳對著腦袋而來,齊雲已不像先前靈活。躲避不急。鐵拳正中腦門。腦袋‘翁翁’地暈了過去。

    看著齊雲緩緩倒下。鴻鈞舒了一大口氣。上仙果然要比凡人難對付。在戰場上。對上敵jun的大將高手,鴻鈞都是幾個回合就將敵人拿下,費了這麼久地力。還是第一次。

    看著倒在地上地齊雲,鴻鈞發了愁。齊雲處處置自己於死地,按鴻鈞地xing子,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可對著齊雲這樣膠滴滴地小女人。鴻鈞還真下不了手,殺也不是,不殺也不是,鴻鈞抗起齊雲迅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找個安全地地方在決定怎麼處置她。

    成天府外六百多裏的一座荒山上,找了個乾淨的山洞。鴻鈞把齊雲扔在地上,找木柴生火,準備把路上順便抓地只兔子考了,鴻鈞現在是要吃飯地,打了那麼久,又跑了那麼遠,肚子早就抗yi了。

    被重重一摔。齊雲幽幽醒來,摸著腦袋迷惑地看著這裏,鴻鈞剛在洞口揀完木柴回來,揀齊雲醒來。又一拳打在齊雲腦袋上,還沒完全醒來地齊雲又暈了過去。鴻鈞沒填飽肚子之前,不準備和這凶女人說話。這是讓她安靜的最好辦法。可憐地齊雲。這是被鴻鈞第三次打暈了。

    吃飽喝足。鴻鈞從儲物戒指中取了條繩子,把齊雲綁好,默默修煉起鴻鈞行府獲得的鴻鈞道。每次修煉鴻鈞道,都是鴻鈞最舒服地時候。

    秦霜地靈魂被吸入封神榜後。一直在無名物質中,封神榜中地最後一個真靈也已消失。無名物質不時穿過小人狀的秦霜。一點一點的消失在秦霜地靈魂內。

    **

    鴻鈞修煉鴻鈞道應該說是還沒入門,鴻鈞道中提起地最重要的灰濛濛無名物質。無論秦霜怎麼修煉。都沒有出現在丹田裏。

    齊雲再次醒來。腦袋昏痛。想用手摸摸腦袋,卻發現被捆地結結實實。無論怎麼運力。都睜不開,晃晃腦袋。才發現正在打坐修煉的鴻鈞,看到眼前的鴻鈞。齊雲不禁張大了嘴巴。

    鴻鈞整個身體散發著微微的青光,一閃一閃,青光中地鴻鈞顯得莊重無比,一副聖人摸樣,和平時的鴻鈞大不一樣。

    好久,齊雲才想起自己地處境。大聲叫著鴻鈞。鴻鈞正在修煉的緊要關頭。根本聽不到她的話,沒有理她。

    和齊雲打了一架後,這次的修煉鴻鈞感覺最不一樣,朦朦中像是抓住了什麼。鴻鈞就感覺好像在那鴻鈞道中說的無名物質中。身邊到處都是,可伸手去抓。什麼也抓不到。

    鴻鈞這次打坐修煉一坐就是七天,七天之後,鴻鈞悠然醒來。

    醒來後鴻鈞心中竟有種壓抑的感覺。

    “一百零七天!”鴻鈞突然跳了起來,興奮地在洞中飛快的轉了一圈。一百零七天后。鴻鈞地四九天劫就會來臨。度過這個天劫,鴻鈞也就可以成為陸地上人人敬仰的上仙。

    “竟然要度劫!太棒了!”在鴻鈞現在的記憶中,上仙那是至高的存在,如今還有一百零七天,鴻鈞就要接受這個天劫考驗,天劫過後。鴻鈞也就跨入上仙的這個行列。

    “什麼一百零七天。你快放開我,否則。否則我師傅會殺了你!”齊雲見鴻鈞醒來。急忙喊叫。本想說要殺了他,可想到自己根本殺不了他。急忙改口。

    “齊雲公主?”鴻鈞這才記起還綁架著個公主。

    “快放了我!”

    “放你不難。不過你要發誓。以後在也不要與我為難。還有,放宋飛太子回去,若是做不到。我現在就殺了你!”鴻鈞惡狠狠對著齊雲說道。

    “我答應,我發誓再也不與你為難。若在與你為難。不得好死,快放了我。我已經發過誓了!”鴻鈞地表情很嚇人。齊雲現在一點不想在面對他。

    “記住,還有放了宋飛太子!”鴻鈞上前。連續兩拳打在齊雲地頭上,見齊雲徹底暈了過去。才解開繩子,離開了這裏。

    眼下當務之急是要找個地方度劫。齊王朝是絕對不能在留了,鴻鈞稍微改變了相貌,前往宋王朝。尋找度劫地地方。

    **

    無盡洪荒邊緣的一處森林。鴻鈞滿意的看著這裏的環境,周圍幾百里都無人煙,安靜的環境確實是度劫的理想之所。離天劫還有兩個多月。鴻鈞重新整理了戒指裏地東西,戒指裏的東西太多,而且大多鴻鈞只感覺熟悉可不會用地東西。

    戒指裏的東西都是秦霜收集的,秦霜收集地東西當然沒有一件凡品,現在的鴻鈞還用不了。

    每當鴻鈞孤獨一人的時候。都在回想以前地記憶,可到了與魏王朝地戰場後。後面地就都記不起來,無論怎麼努力。好像記憶被中間割掉了一段。

    放下回憶,對還有兩個多月地四九天劫,鴻鈞還是很期待,潛龍陸地任何一個武者最終的夢想都是成為上仙。鴻鈞也不例外,鴻鈞還不知道,當初他地父親就是在這度過地四九天劫,成為修真者。

    鴻鈞在無盡洪荒準備度劫。整個潛龍陸地卻是鬧翻了天,齊雲重現在齊王朝,還是齊王朝地公主,另外三個王朝很快明白整個事件都是齊宣皇的陰謀,三個王朝表面上沒有對齊王朝有什麼行dong。暗裏卻團結在了一起。

    宋王朝的太子宋飛,現在是齊宣皇趕都趕不走,氣的宋徽皇差點沒重立太子。

    時間過地很快。轉眼鴻鈞地天劫就要來了。

    鴻鈞心中的壓抑感越來越強,晴朗的天空開始起風。眨眼整個天色變地昏暗,暗紅色的劫雲出現在鴻鈞的上空,劫雲中出現了暗紅色地漩渦。如同龍捲風般狂卷著。

    狂風暴起。一道道紫色雷電出現在漩渦中。雜碎的電光順便佈滿整個劫雲。

    ‘轟隆’一聲,第一道天雷直直落下,鴻鈞還沒想好怎麼對付這道天雷,天雷就落在身上,鴻鈞腳下的土地被砸出個小坑,鴻鈞就愣愣的站在小坑裏看著天空。

    “這就是天劫?”天雷給他地感覺並不強,身上只是麻了下,雷電就消失了。

    “是誰在渡劫?”具鴻鈞度劫兩千多裏深處地無盡洪荒裏,神獸火雲豹發現了天空地不正常,哈哈笑著飛了過來︰“又有新鮮地金丹可以品嘗了,竟敢在我的地盤度劫。哈哈”

    無盡洪荒邊緣三千多裏都是神獸火雲豹的地盤,火雲豹是元嬰後期地下級神獸。這裏生活的妖獸要是度劫都會離開這裏。他們都知道火雲豹最喜歡吃剛度過劫形成地金丹。

    鴻鈞還不知道危險來臨。繼續盯著天空。等待下一道天雷。估計整個潛龍陸地也沒有像鴻鈞這樣度劫的。站著不動,任憑天雷轟炸。

    第二道天雷帶著耀眼的紫光呼嘯而至。狠狠砸在鴻鈞的頭上。鴻鈞地身體立即向下陷了幾米,這道天雷和上道天雷一樣。鴻鈞只是衣服粉碎,沒有受一點傷。

    “哈哈,這天劫也太簡單了!”兩道天雷過後,鴻鈞自信大增。身體動也不動,竟然微笑著等著第三道天雷。

    “轟”

    更加粗大地紫色雷電轟在鴻鈞地身上,鴻鈞所站立地地方被連續的天雷轟出近十米深的大坑。鴻鈞身上冒著電花。依舊微笑的看著天空、這樣地天雷連他地皮膚都沒損壞,難怪他如此有信心。

    “這小子不會被天雷劈死了吧”火雲豹剛到的時候就看到第三道天雷過去。地上殘留地那個深坑。

    “劫雲還沒散,那小子還沒死,哈哈。竟然是個人類,好久沒吃道人類地金丹了,今天運氣真好。”火雲豹就在天雷週邊等著鴻鈞度劫。一旦度劫成功形成金丹。火雲豹就會沖進來,把度劫地鴻鈞撕碎。吃了他地金丹和肉身。

    第四道天雷比前三道都要粗大,拖著巨大地紫色尾巴。像憤怒地巨龍一樣,張口將鴻鈞吞入口中,誓要將鴻鈞咬地粉碎。

    ‘轟隆’聲巨響。森林都被震動了幾下。鴻鈞的四九天劫就這樣過去了,整個天劫過程,鴻鈞動都沒動,四道天雷只在地上形成個大坑,和把鴻鈞的衣服打碎。再無別的作用。這恐怕是紫玄星歷史以來最窩囊地天劫了。

    劫雲散去。鴻鈞拍拍身上濺落的黑焦地碎土,一下跳到地上來,重新換上了件衣服。

    “哈哈。人類小子。不錯,竟然度過了四九天劫,乖乖把你新鮮地金丹獻給我。豹爺我給你個全屍!”鴻鈞剛跳上來。火雲豹就悠哉地飛了過來,戲虐的看著眼前地獵物。

    (從四月月三十號到今天,續寫星辰變也有六天了。平均每天兩章。一直寫的都很平穩,沒有任何存稿,這期間有柿子受到很多朋友的鼓勵和支持,很多朋友也提出了中肯的意見,柿子很開心。

    針對很多目前對秦霜失去記憶的不理解。柿子在這裏做個解釋。秦霜不是消失了,更不是被封神榜奪舍了,他只是靈魂要進入封神榜。和無名物質更好的融合,不久後,秦霜的靈魂就會從封神榜裏出來。重新控制肉體,這裏只是個過度。

    柿子寫書時間不長,會用心把這本書寫完,另外,原來在星辰變出現過地很多人物也會陸續登場,像五爪金龍方闐。紫瞳牛魔王盤蠻等,孫悟空是為以後做的一個鋪墊,秦霜身邊肯定要有朋友。孫悟空和秦霜地關係以後就和秦羽和候費一樣。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25: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集 我叫鴻鈞 第三章 我叫鴻鈞

    鴻鈞冷眼看著漂浮在天上的火雲豹,火雲豹沒有度過九九天劫,現在還是本體的摸樣。

    天劫過後,鴻鈞的丹田內終于出現鴻鈞道上所指的灰色無名物質,這些無名物質輕輕覆蓋在剛剛形成的金丹之上,金丹的金光都被無名物質擋下,整個小金丹變成了金灰交接的顏色,透漏著股神秘的色彩。

    無名物質重新出現,隱藏在鴻鈞頭部的封神榜,瞬間出現在丹田里,這次封神榜沒有吸收新產生的無名物質。封神榜中心,秦霜的靈魂已從透明狀變成灰色。封神榜在丹田里輕輕一顫,秦霜的靈魂瞬間飛出封神榜,融入到鴻鈞的識海中。

    火雲豹奇怪的看著這個人類,普通人類見到他早就求饒了,這個人竟靜靜的站在那里,眼神中的冷光讓火雲豹都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這種感覺一閃而過,火雲豹為自己有這樣的感覺而羞恥,面對小小的金丹期的人類修真者,絕對不應該有這種感覺。生氣之下,火雲豹從空中急飛直下,鋒利的爪子閃過亮光,風一般直撲向鴻鈞,要把這個膽敢小看自己的人類撕成碎片。

    “你這小小的畜生也敢向我遞爪子?”鴻鈞身上突然散發股藐視天下的氣質,周身金光閃過,手上突然出現把刀,一把寒光四起,帶著無限殺氣的金色長刀。

    火雲豹鋒利的爪子抓在鴻鈞身上沒有一點作用,正在震撼間,寒光閃過,豹頭已與豹身分家,元嬰化成真靈被吸入封神榜中。

    “這個人類的皮怎麼那麼硬?”這是火雲豹臨死前最後的一個想法。

    收起長刀,鴻鈞突然對著天空哈哈大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我終于明白了,哈哈哈哈……”

    秦霜的靈魂在封神榜中,終于領悟到了鴻鈞道的真諦,整個鴻鈞道第一層也全部領悟。

    “破而後立,不入鴻鈞,焉知鴻鈞之道!”鴻鈞手上一動,一股灰色的火花出現在掌上,火花輕輕拋出,地上立即被打出個上百米深的大坑,這只是無名物質生成的一點火焰,就是元嬰期的修真者踫上,恐怕也會煙消雲散。

    鴻鈞滿意的看著火花造成的結果,笑呵呵的自言自語︰“這就是鴻鈞物質,不破不立,破而後立,原來我一開始起步就錯了,幸虧有封神榜這個媒介,好,從今日開始,秦霜已不在,我,就叫鴻鈞!”

    靈魂歸位,秦霜的意識自然恢復,領悟了鴻鈞道真諦的鴻鈞,絲毫不在意境界退到了金丹期,對他來說,這才是他的新生,屬于鴻鈞也屬于秦霜的路,這才開始。

    “父親,母親,謝謝你們!”恢復了記憶,鴻鈞真切的感受到當日父母的焦急以及父母的關心,這種幸福的感覺,讓鴻鈞懷念不已。

    “父親,母親,你們等這,待我鴻鈞道大成後在回去見你們,讓所有的人看看,你們的小兒子不是個廢物,一樣不會給你們丟臉!”鴻鈞暗暗發誓,從鴻鈞行府中找了把最次的下品仙劍,架起飛劍,離開了無盡洪荒。

    新神界,紫玄府,姜立正與秦羽一起蕩舟,突然道“羽哥,你有沒有感覺小霜好像回來了?”

    秦霜的靈魂經過無名物質的改造,已與原來不一樣,即使這樣,姜立模模糊糊的也有了絲感應。

    “小霜是回來了,而且變的和以前不一樣,立兒你可以放心了!”秦羽微笑著摟過姜立,在紫玄府,秦羽也在一直觀察著秦霜,此時的秦霜給秦羽另一種感覺,一種絕對說不出來的感覺。

    鴻鈞行府的鴻鈞道場最後一層,鴻鈞道的修煉發法決上,鴻鈞把完整的第一層記入其中,同時又加上了一句話“宇宙萬物,一陰一陽,即有生,必有滅,生滅相交,陰陽互融,方乃大成。”

    東嵐山,古盤修煉的山洞中,鴻鈞飛到這里,停了下來。

    “是時候見見這個老朋友了!”鴻鈞微微一笑,穿過古盤布置的迷陣,進入到洞中。

    “朋友不請自入,難道不覺禮數不對?”鴻鈞剛進入洞中,古盤那不帶一點色彩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哈哈,盤古,或者叫你古盤,我們相識可不是一年兩年,雖未見過面,可也不用那麼生疏吧!”鴻鈞笑著,說完話,人也到了古盤的面前。

    “閣下知道我?敢問閣下是誰?”古盤皺起眉頭,紫玄星是自己第一次來,眼前這個只有金丹前期的修真者竟然知道他的身份,如何能讓他不心驚。

    “我叫鴻鈞,地球上的鴻鈞!”鴻鈞豪不客氣,就在古盤旁邊坐了下來。

    “鴻鈞道人?”古盤略露驚訝。

    “不錯,正是我,呵呵,很驚訝是吧!”古盤這里冷冷清清,除了那艘飛船,什麼都沒有,鴻鈞開始懷念起地球上的雞尾酒了。取了兩瓶地球上特有的茅台酒,遞給了古盤一瓶。

    古盤接過茅台酒,打開瓶蓋,深深的聞了下,似在享受茅台酒的芳香︰“確實,你怎麼也到這里來了?”

    “我是跟著你來的,不過這里卻是我的老家!”鴻鈞不像古盤那樣,一口氣就喝下去半瓶,打了酒嗝,輕輕笑道。

    “你的老家?”

    “是啊,我的父親是出生在這里,雖然我的家人都不在了這里,不過說是我老家也不為過吧!”

    “原來這樣,不過你現在怎麼只有……”

    古盤還沒說完,鴻鈞就打斷了他的話︰“只有金丹期是吧,我修煉的功法特殊,到了一定程度必須重修,而正好這次是重修的時候!”

    古盤點點頭,表示理解,鴻鈞的名字,古盤在地球上沒少听到,不過今天卻才知道,鴻鈞並不是地球人。

    “那你到我這里來又是為了什麼?”古盤又問道。

    “我的老家是在這,可這里沒有我一個認識的人了,只有你一個還算得上熟悉些,不到你這,我到哪去?”鴻鈞又詭異的笑了笑︰“況且我現在只有金丹期,自是要找個高手保護我一下,就是你了!”

    “讓我保護你?”古盤有些哭笑不得,地球上堂堂的鴻鈞道人,竟跑到盤古那里尋求保護,說出來,會在地球上修真者中引起宣揚大波。

    “呵呵,開個玩笑,我只是無聊罷了,不過我還是要說說你,不要老自已一個人修煉,那多無趣,有時間也到凡人世界玩玩,保證你有收獲。在地球上你就是這樣,到了紫玄星,也從沒見你出去過。”古盤這十幾年出沒出去過,鴻鈞不知道,不過看古盤能在地球上幾千年躲在山下,估計是一直呆在這里了。

    “我修煉的功法不同,需要安靜……”

    “安什麼靜,怪不得你境界增長的那麼慢,不入世,怎能體會大道。修煉不要急于一時,走,我帶你游歷下我的老家,都當給自己放了個假,回來在修煉。”鴻鈞不等古盤說完,拉著古盤就往外走。古盤笑了笑,沒有拒絕,跟著出去了,並且鴻鈞說的有道理,自己這麼多年來進展緩慢,是要進世俗體練下了。

    昔日輝煌的炎京城,如今已沒有當日的輝煌,但也是座大城,秦羽當初的鎮東王府早已不復存在,幾百萬年前分封王的制度就已取消,現在四大王朝都是君主集權。炎京城用的還是老名字,城中住的都是淳樸的凡人,早已忘了往日秦家的顯赫地位。

    炎京城一家酒樓里,現在人們談論最多的話題就是齊雲這個齊王朝的公主,十幾年前齊雲突然消失,十幾年後出現在齊王朝,並且還成為了上仙,四大王朝因為她產生的戰爭,都成了老百姓茶余飯後消遣的話題。

    長時間沒有接觸過凡人的生活,開始古盤還有些陌生,只是緊跟著鴻鈞在走,慢慢的也放了開來,微笑的打量著這熟悉又陌生的凡人世界。

    鴻鈞也是第一到炎京城,東嵐山和炎京城是父親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雖已物是人非,但也給鴻鈞一種溫馨的感覺。炎京城現在正是冬季,剛下過一場大雪,鴻鈞和古盤坐在酒樓的二樓,看著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听著吃飯的百姓議論,很是愜意。

    兩個月的時間,鴻鈞帶著古盤游歷了小半個潛龍大陸,古盤終于恢復以往的瀟灑,能夠主動和別人交談,更會主動提出很多問題。

    游歷的時候最讓二人感到可笑的是,鴻鈞因為綁架齊雲公主,竟成了整個大陸的通緝犯,到處都張貼著鴻鈞的通緝畫像,讓鴻鈞不得不喬裝打扮下。如今鴻鈞恢復了秦霜的記憶,想起那十幾年渾渾噩噩的生活,都是搖頭苦笑。他從沒想過,有一天他竟會為難一個只有金丹期的小女孩,還讓她發下誓言。

    潛龍大陸上的游歷,鴻鈞很快就沒了興致,學著父親當年,不過他沒有自己去砍大樹,而是直接買了艘大船,出海遠游去了。

    茫茫大海,大船上就鴻鈞和古盤兩個人,釣魚抓鳥,好不快活,古盤封閉的心也被鴻鈞感染,陪著鴻鈞一起在這瘋玩。


TOP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25:5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集 我叫鴻鈞 第四章 星辰閣
⺼    鴻鈞進入金丹期後,修煉速度極快,無名物質增長的速度也比以前快的多,短短兩個多月,就已到了金丹中期,金丹完全被無名物質覆蓋,成了灰色的金丹,或者叫灰丹更為合適。

    鴻鈞讓古盤開船,古盤如今修為比他高,鴻鈞只是空有肉體的強悍,真正的攻擊力卻比古盤小的多,不過配上鴻鈞戒指中一堆的仙器還有神器,就是對上仙人以下的修真者或者修妖者,都能出奇不意將他斬殺。

    船行速度很快,不到一個月就開出了上千萬里路,若不是船的承受能力有限,即使一億里也能達到。

    在海上玩了那麼久,鴻鈞終于動了下水的念頭。

    海底妖獸世界,生活著無數的海獸。海底妖獸世界現在有三大勢力,星辰閣是最強大的,佔了靠近潛龍大陸的一億兩千里的水域範圍,十一個洞府,星辰閣的總部還是在原來的赤血洞府,現在早已取消了赤血洞府的名字,就叫星辰閣。

    千萬年來,憑借姜瀾留下的大陣,星辰閣發展極快,總部早已搬遷到騰龍大陸,是騰龍大陸上唯一的妖修勢力,排在第三位。

    而鴻鈞和古盤現在就在星辰閣的外面,姜瀾布置的陣法自然難不住鴻鈞這個小陣法宗師,幾下就帶著古盤穿過陣法,進入星辰閣內部。

    星辰閣依舊采取秦羽當時的格局,三位閣主,一正兩負。現任閣主沙起,本體是只虎顎白鯊,鯊魚類唯一的一種下級神獸,在空冥前期的境界。

    鴻鈞和古盤輕松的饒進日月大殿中,往日的輝煌仍然存在,大殿正中,掛著三個畫像,居中的正是鴻鈞的父親,星辰閣第一任閣主秦羽。另外兩副畫像自然是候費和黑羽的。

    “什麼人?膽敢私闖日月大殿!”二人沒有掩飾,大搖大擺的欣賞著那三副畫像,自然被巡查的妖獸發現,星辰閣頓時警號長鳴,無數護衛隊員涌到日月大殿門口,沒有閣主和副閣主的同意,誰也不敢亂闖日月大殿。

    警報也驚動了沙起和兩位副閣主,三人正在商議一件事情,收到警報,一起向日月大殿飛去。沙起當閣主的幾千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不知死活的人擅自進入日月大殿。

    鴻鈞和古盤像是沒事的人似的,兩人甚至坐在大殿中央的座位上。沙起剛到就到看到兩個人坐在屬于他的椅子上喝酒聊天,頓時火冒三丈,直接揮出手中極品靈器,打向二人。

    沙起看出那個穿白衣的小子只有金丹中期,而穿黑衣的他卻看不透,不過沙起很自信,空冥前期的神獸絕對比得上空冥後期的普通妖獸,沙起的靈器打的也是黑衣人,也就是古盤。

    留在星辰閣的三十多位護法也都全部趕來,見沙起已動手,和兩個副閣主一起,沖進殿中,都是對著古盤殺去,鴻鈞被他們忽略在一旁。一個金丹中期的小子,還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搞死。

    古盤的武器是把斧子,也是件極品靈器,名為開天斧。古盤揮斧輕輕一翻,沙起的極品靈器既被擋住,倒飛著回到了沙起的手中。

    兩位副閣主和三十多位護法還沒飛到古盤身前,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擋住,全都都退了出去。

    “兩位是什麼人?為何闖入我星辰閣的重地?”沙起不傻,已看出這黑衣人絕對不好對付,星辰閣中沒有他們這樣的人,那他們是怎麼進到星辰閣內部的。沙起現在最震驚的是二人可以闖過那星辰大陣,千萬年來他們是第一次闖過的人。

    “久聞星辰閣的大名,現在看來不過爾爾嗎,哈哈”鴻鈞夸張的笑了幾聲,拆自己父親的台的感覺真爽。

    “這小子”新神界紫玄府府里的秦羽搖頭笑了下,小霜記憶恢復後,性格也有點變化,以前小霜是不會這樣捉弄人的。

    “小子你找死!”護法金尾怒叫一聲,帶著手中的大刀,飛到鴻鈞身前舉刀就砍。

    大刀砍在鴻鈞身上,鴻鈞身子晃了晃,金尾卻被震飛老遠。

    鴻鈞指著被大刀砍壞的衣服,笑著對金尾道︰“你把我衣服砍壞了,可要陪給我一件,知道嗎?”

    沙起和眾位護法心中大驚,金尾的實力他們是知道的,已到洞虛中期,手中的刀也是件中品靈器,一刀之下,這個金丹期的小子竟然一點事沒有,金尾卻被反震好遠。那這個白衣小子的實力絕對不是在金丹期,一定是用某種秘法偽裝出來的。

    這次他們都猜錯了,鴻鈞確實只有金丹中期,不過肉體的強硬程度卻有中品神人的強度,金尾要是能砍得動才怪。

    “兩位前輩進我星辰閣到底有何貴干?若是朋友,兩位可以說出來,以免引起大家的誤會。”兩人的表現都出乎沙起的意料,功力絕對要高過他們許多,當務之急是先要穩住二人,再做打算,沙起口中的語氣不禁低了下來。

    “我兄弟二人只是游到星辰閣,看看久聞已久的星辰閣,沒有別的用意,你們不用慌張!”鴻鈞笑笑對著台下三十幾人,依舊再和古盤喝酒。

    沙起氣急,鴻鈞話說的輕松,放佛星辰閣是個旅游勝地,誰想來看看就能看看。可眼前形勢不如人,只能忍氣吞下,暗中傳訊給騰龍大陸的星辰閣總部,請求高手支援。

    “那閣下看也看了,坐也坐了,是不是可以下來了?”副閣主萬鐘是個直性子,對著二人怒視而道,就差沖上去了。

    “不急,我問你們,這上面三副畫像畫的是誰?”鴻鈞指著頭上的三幅畫像,微笑著對沙起道。

    沙起表情一變,恭敬的對著畫像躬身行下禮,自豪的說道︰“這三位乃是我們星辰閣的開閣祖師,中間的是我們第一任閣主,秦羽秦閣主,旁邊是候費副閣主和黑羽副閣主!”

    秦羽、候費、黑羽開創星辰閣,開創之出就擠下原海底妖獸世界的第三大勢力九煞殿,最後更是成為第一大勢力,千萬年不衰。其他勢力經過這麼多年早就換過多個,唯有星辰閣一直傳承了下來,星辰閣中所有的妖獸都對三位開閣祖師崇拜的很。

    日月大殿只有閣中有重大事宜的時候才會用來開會,平時就是三位閣主都不在殿中,現在,千萬年來星辰閣的榮耀竟被眼前二人隨意踐踏,星辰閣從閣主到下面的護衛隊員,都是怒視著鴻鈞和盤古。

    “原來是你們的開閣祖師,開閣祖師的尊嚴是要維護,我們這就下來!”鴻鈞嬉笑著帶著古盤走下台階,心中暗道︰若是你們知道我的真實身份,那該怎麼稱呼我?開閣祖師的兒子,這身份也挺唬人的。

    “兩位前輩請到偏殿去,我們為前輩準備了豐盛的宴席,請跟我來!”兩人走下來,沙起長呼了口氣,若是任由他們繼續坐在大殿之上,恐怕他這任閣主也就當到頭了。

    海底妖獸世界的星辰閣忍氣吞聲,穩住兩人,騰龍大陸的星辰閣已鬧翻了天,這任的騰龍大陸的星辰閣總閣主是十一劫中級神獸海龍,海龍當即下令三個五劫散修前去海底妖獸世界,緝拿那兩個狂妄的搗亂者。

    鴻鈞和古盤安心的接受沙起貢獻的美味,就這樣在星辰閣住了下來。

    古盤的開天斧是好,可是等級太低,鴻鈞隨手給了古盤一件上品仙器,神器海是暫時沒有給他,神器威力太大,對鴻鈞已能造成傷害,一旦被對手奪去,是個很大的隱患,等古盤境界高後在給他不遲。

    七天後,騰龍大陸派出的高手抵達海底妖獸世界,沙起終于感覺到光明的來臨,這七天他被鴻鈞拉去和他們練拳,每次都被古盤打的不知東西南北,對上鴻鈞,那強橫的肉體總是讓他很無奈,這七天,被沙起認為是生命中最恥辱的七天。

    騰龍大陸的使者到了,沙起立即帶著三位特使前去鴻鈞他們住的地方。

    “有趣,還請了幫手!”三個使者一到,鴻鈞就察覺到這三人是高手,暗暗笑道。

    “沙閣主,這三人是誰?來陪我們練拳的嗎?”鴻鈞笑呵呵坐在石椅上,注視著進來的四人。

    “狂妄的小子,不知死活,一個空冥後期,一個金丹中期,竟敢到我星辰閣來撒野,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帶頭的額頭上鼓個包的大漢,不滿的看了眼沙起,他認為,就這樣兩個人,就驚動星辰閣總部,是沙起的不稱職。

    “口氣不小,不知幾位如何稱呼?”古盤學著鴻鈞的口氣,調侃起這幾人來。

    “特使大人,那白衣的小子絕對不是金丹期,我和他對打了好幾天,沒有一次能贏他!”沙起見特使語氣不對,忙解釋道。

    “不是金丹期,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能耐!”鼓包大漢說完直接瞬移到鴻鈞身前,一手把鴻鈞給提留起來後,哈哈大笑︰“不過如此嗎,沙起你是在為你的失職狡辯!”

    鴻鈞眼中灰光一閃,一把小匕首瞬間出現在手中,直接刺進鼓包大漢的肚子里。

    鼓包大漢一時不察,沒想到鴻鈞的速度那麼快,直接被刺中,驚駭的看著鴻鈞,慢慢的倒了下去,元嬰化作真靈吸入封神榜中。

    這把匕首是秦羽曾經送給秦霜的生日禮物,二流鴻蒙靈寶‘無影刀’,匕首本身就帶有加速的功能,鼓包大漢只不過是四劫散妖,如何能抵過二流鴻蒙靈寶的攻擊。

    “你是第一個敢這樣提著我的人!”鴻鈞看著腳下鼓包大漢的尸體冷冷說道。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26:4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紫陽門

    沙起他們動都不敢動,驚恐的看著鴻鈞,生怕下一個鼓包大漢就是自己。

    古盤若有所思的看著鴻鈞空空的雙手,『無影刀』早被鴻鈞收了起來。

    鴻鈞對這個效果很滿意,收起冰冷的表情,微笑著問道︰「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大,大人,我們是從騰龍大路的星辰閣總bu來的!」兩人齊聲說道,他們徹底被鴻鈞給嚇住了。

    「騰龍大路?很好,很好,你們可以走了!」

    「是,大人!」

    古盤看著三人慌張的離開,才對鴻鈞笑道︰「鴻鈞,你剛才用的是什麼武器?」

    「小盤,小盤,我說了幾次了,我比你大,你要叫我鈞哥,或者鴻鈞大哥也成!」鴻鈞不滿的嘟囔著,無影刀重新出現在手上。

    「這是我父親在我十六歲的時候送我的生日禮物!」想起父親,鴻鈞有些傷感。自己靈魂被吸入封神榜的時候,鴻鈞那時候真切的感受到了父親的關心與悲痛。

    「你父親究竟是誰,怎麼只聽你提過,卻從沒說過?」古盤笑笑,好奇的問道。

    提起父親,鴻鈞不自覺露出股自豪感︰「我的父親是個你怎麼也想不到的英雄人物,那可是……算了,說了你也不懂,小盤,有沒有興趣到騰龍大路轉轉?」

    「我無所謂,你想去我們就去。」古盤笑了笑,鴻鈞不願意說他父親,古盤也不會再問。

    「小盤,你也不笨嗎,呵呵,走,我們先去騰龍大路!」鴻鈞率先飛了出去。

    騰龍大路現在最大的門派仍是紫陽門。

    今天是紫陽門百年一度大開山門收徒的日子,門口早就被聞訊趕來的無數年輕人給佔滿,鴻鈞和盤古到的時候,只能站在最外圍。

    「哎,這位小哥,問一下,怎麼今天這裡這麼多人?」鴻鈞隨手拉住個少年,笑呵呵問道。

    「你們不知道?那你們來幹什麼來了?」那年輕人翻了他們一眼,接著又道︰「今天是紫陽門開山招收弟子的時候,百年就這一次,你別拉我,我還要擠到前面去,希望能被紫陽門的仙人們看中,收我為徒!」年輕人帶著希望的憧憬死命的往裡擠,裡面不時傳來一陣罵聲。

    「開山收徒?」鴻鈞瞇著眼楮笑了笑。

    正午時分,紫陽門山門大開,從大門裡連續飛出來幾十個的修真者,其中不少都是散仙。在人群外面,除了鴻鈞和古盤外,還有一些其他騰龍大路的門派中人前來觀看,紫陽門不可能吧這些人全收了,若是餘下的有好的苗子,他們也會帶走。

    鴻鈞和古盤就混在這些前來拜師的人群中,笑看著紫陽門的選徒儀式。紫陽門每次大開山門都會收上一百名左右的弟子,收徒的方式很簡單,紫陽門有種法器,可以很好的篩選資質較好的人。

    紫陽門的法器是件圓盤狀的仙器,這件仙器可以照出一種特殊的光芒,能在光芒下堅持站立半刻鐘的,一般資質都不錯,能堅持一刻鐘的,那就是資質尚佳的,若是堅持到了半個時辰以上,那就是絕頂之資,可惜幾萬年了,紫陽門只找到了兩個這樣的人才,現在全部都飛昇到了仙魔妖界。

    紫陽門的掌門藍須真人飛到前面,示意底下的年輕人安靜,之後什麼也沒講,直接拋出那件仙器。仙器飛到空中變大,一股安詳的銀白色光芒罩在下面幾萬名年輕人身上。

    最初被銀白光芒照耀,這些年輕人都是感覺週身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恰。可是時間不長,慢慢就有年輕人抽搐著倒在地上。

    「什麼嗎,搞的這麼神秘,原來是激發自身的潛力!」鴻鈞撇撇嘴笑了笑,這些銀白色的光芒也照在了他和古盤的身上。鴻鈞發現,這個光芒只是激發自身潛力的一種光芒,潛力越大,堅持的時間就越長,不然就會像那些倒地的年輕人一樣,如同透支體力般累倒在地上。

    半刻鐘後,還能站著的人只有一百多人。在山門前的那些紫陽門人都微笑著點了點頭,這次的效果他們很滿意。

    一刻鐘後,還有七人站立在那,其中就包括鴻鈞和盤古。藍須真人也主意到了他們兩個,卻發現他們一個是金丹中期另一個是空冥後期,疑惑的看著二人。一般能修到金丹期的,都是有師門的人,不會在到他們這裡來拜師。而在別人招徒的時候搗亂,是件很嚴重的事。

    半個時辰後,就只有鴻鈞和盤古還站在那,紫陽門和前來尋徒的其他小門派的人都注視著二人,二人就這樣站在那,也不離開,不時還聊上幾句。

    藍須真人首先忍不住了,收起那件仙器,直接問道︰「二位道友為何站在我們選徒的地方?」

    「藍鬍子的老頭,你是問我們嗎?」鴻鈞笑著指著藍須真人道。

    藍須真人平時最驕傲的就是他那三尺長的藍色鬍子,不過大庭廣眾之下被個金丹期的小輩直呼『藍鬍子老頭』老臉上也掛不住。而紫陽門其他的人都已飛了下來,團團圍住兩人,怒視著鴻鈞。

    鴻鈞豪不在意這些人的目光,對著藍須真人又道︰「藍鬍子老頭,你別誤會,我們兄弟倆只是看看你們是怎麼選徒的,不打擾你們了,我們先走。」說完,帶著古盤就要離開。

    「慢,你們是從哪裡來的?是哪裡的弟子?」藍須真人拉著個臉,連續被這個金丹中期的小子調侃,再好的涵養都受不了,何況藍須真人的涵養並怎麼好。

    「我們無門無派,只是好奇,現在好奇完了,我們該走了,藍鬍子老頭,你不會請我們留下吃飯吧?」鴻鈞笑對著空中的藍須真人,轉身就往外走。

    「侮辱我們掌門,你還想走?」紫陽門立即就有一個空冥期的修真者攔在鴻鈞和古盤面前,不讓他們離開。

    旁邊其他的修真者都聚在一起,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兩個膽大包天的小子,竟敢調侃藍須真人。

    「藍鬍子老頭,你不讓我們走?」鴻鈞停下腳步,繼續對藍須真人喊叫。

    「這位道友,我是紫陽門掌門藍須真人,不是藍鬍子老頭,兩位道友要離開,我們自然不會阻攔,惠明,讓他們走!」藍須真人揮揮手,示意紫陽門的人不要攔著他們,讓他們離開。

    這裡人太多,還有其他的修真者存在,讓他們看到堂堂騰龍大路第一的紫陽門為難兩個後輩,其中一個只有金丹期,紫陽門的面子就被藍須丟光了。現在,藍須真人懷疑這兩人是有人故意派他們來搗亂的,表面上放他們離開,卻暗中派了一個二劫散仙跟蹤他們。

    鴻鈞架著飛劍,古盤直接飛著,二人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紫陽門駐地。

    紫陽門也將選好的一百多名弟子帶回門中,其他修真者也開始在剩餘的人中挑選好的弟子,小小的風波似乎就這樣過去了。

    跟蹤二人的散仙叫風陽子,一直遠遠的跟著。鴻鈞和古盤哪裡都沒去,到處飛著遊玩,真的一副遊山玩水的摸樣。

    跟了五天,風陽子實在受不了了,傳訊給藍須真人,藍須真人同意他強行逼供二人。

    得到指示,風陽子直接瞬移到二人面前,攔住了二人。

    「這位道友為何攔住我們?」古盤先問道。

    風陽子跟蹤這幾天早就窩了一肚子火,盯著古盤怒斥道︰「說,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到我們紫陽門去搗亂?」風陽子的怒氣大都對著古盤發的,對鴻鈞,他看都沒看。

    「道友誤會了吧,我們不是早就解釋過了,只是遊歷到那裡,沒有其他意思!」古盤一臉驚訝,對風陽子的態度他很不理解,鴻鈞也沒有說話,正好趁這個機會教育下古盤。

    「你是抱定主意不說了是嗎?」風陽子的臉色漸漸變的陰沉,極品靈器飛劍也取了出來,劍尖直對著古盤。

    「道友你這是什麼意思?」風陽子用劍指著他,古盤的臉色立即變了,剎那間讓他回憶起了地球當年的一個往事。

    那還是在地球上個文明時期,古盤還沒有修道,他最愛的人,就是這樣讓別人用槍指著他的頭而被人帶走,當他修道回來,地球的文明都已經破滅,那個愛人,再也沒有見到了。

    鴻鈞很快注意到了古盤的變化,古盤雙拳緊握,青筋外露,眼色也變得凌厲起來。週身更是散發一股弱弱的紫光。

    「不說我就殺了你在拷問那個金丹期的小子!」風陽子見古盤竟敢這樣瞪著他,心中氣急,仙劍直接向前遞去,要把這個敢藐視紫陽門,藐視他風陽子的人給殺了。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27:0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追殺

    「把你的飛劍拿開!」古盤的表情在激動過後又變的平靜下來,只不過眼神更加凌厲。

    風陽子不屑的看了眼古盤,飛劍直接向前一遞,寒光直削向古盤的脖子上,風陽子很自信,對付個空冥後期的修真者,他還是很有把握。

    風陽子飛劍動的時候古盤也動了,古盤動作很快,飛劍的寒光穿過了古盤留下的殘影。風陽子猛然轉身,飛劍再次刺出,風陽子把握的很準,古盤現在正是在他身後。

    鴻鈞很自覺的退到一變,微笑著看這兩人相鬥。鴻鈞瞭解古盤的實力,一個二劫散仙古盤還是能對付的,更何況古盤有自己送他的上品仙劍。

    古盤手上突然出現把斧子,飛劍正刺在斧子上,寒光相交,斧劍碰撞在一起,劇烈的震動,古盤和風陽子都退了一步。

    「極品靈器!」風陽子有些詫異,在騰龍大陸,有件極品靈器也是很難得的,至於仙器,都在掌門和各位長老身上,很多小門派,一件仙器都沒有。

    「即使有極品靈器我也照能殺了你!」風陽子怒喝一聲,再次期身向前,借助飛劍靈活的優勢,與古盤展開近身的搏鬥。

    斧子不如飛劍靈活,古盤只是在閃躲,偶爾才用斧子擋一下飛劍。

    古盤空冥後期,實力卻可比四級天仙,也就相當於七劫散仙的實力。風陽子不知古盤的真正實力,這麼久還沒拿下一個空冥後期的修真者,早已怒極,手上飛劍的攻擊也越來越猛。

    「小盤,沒吃飯啊,快點解決了他,我們還要去暴亂星海!」古盤只是躲閃,鴻鈞早就看著不爽,忙出言提醒。

    古盤此時卻是展開紫鴻絕特殊的身法和風陽子游鬥,功少防多。風陽子大開大闕的一味強攻,幾次飛劍差點沒有觸及到古盤的身體。

    久功不下,風陽子的心中早已暴跳,若是傳到紫陽門,那麼久都沒拿下一個空冥後期的小子,定會被門中其他師兄弟恥笑。

    「紫陽萬劍決!」風陽子終於使出了殺手鑭。紫陽萬劍決是紫陽門比較高深的一種劍訣,只有散仙可以使用,仙元力控制飛劍,可使飛劍瞬間由一變二,再變四,變八……

    以風陽子的功力,足可以幻化出六十四把飛劍,這些幻化的飛劍只比飛劍本體的威力小上一些,足可以比得上品靈器。這一招若是在藍須真人手中用出,可以幻化出上萬把飛劍,真的是萬劍齊飛的場面。

    六十四把飛劍,從不同的方向夾擊古盤,古盤也認不出哪一把是飛劍的本體。六十四把飛劍臨身,古盤的壓力頓時增加一些。

    萬劍決比較耗仙元力,不過風陽子並不擔心,只要殺了古盤,剩下一點仙元力也可以將這個金丹中期的小子給抓走。

    六十四把飛劍,開天斧已是抵擋不來,對風陽子咄咄逼人的太低,古盤心中也是很不滿。幻化的飛劍就在要齊齊刺到古盤身上的時候,古盤手中突然拿出鴻鈞送他的上品仙劍,仙劍圍繞週身劃了個光圈,六十四把飛劍瞬間消失,風陽子的極品飛劍也斷成兩半,掉落在地上。

    「仙器!」風陽子的眼光不差,一眼認出古盤手中的劍是件仙器。

    「你怎麼會有仙器?」風陽子驚異的看著古盤,古盤有仙器,那今天想殺他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何況自己的極品靈器已經被毀了。

    「我有仙器好像不怎麼關你的事吧!」古盤的語氣很平靜,絲毫不像剛毀了人家靈器的人。

    「有仙器你也要死!」風陽子羨慕的看著古盤手上的仙劍,就在剛才,風陽子已將他們有仙器的消息傳回門內,用不了多久,就會有高手來支援他,到時候,不僅他們兩個都要死,他們的仙器更會被紫陽門獲得。

    「道友不打我們就走了!」古盤輕輕一笑,收起仙劍,朝鴻鈞那變飛去。

    「小盤啊,你認為我們走的掉嗎?」鴻鈞搖搖頭,對著古盤說道:「你久不進俗世,早已不知人心險惡,你亮出了仙器,他們更不會放過我們!」

    鴻鈞說的不錯,紫陽門接到風陽子的傳訊,立即有兩個六劫散仙瞬移了過來,鴻鈞的話剛說完,那兩個散仙就已來到風陽子身邊。

    「陽天師叔,陽光師叔!」風陽子恭敬的給兩人行了一禮。

    「鳳陽,你說他們有仙器?」陽天皺著眉頭看了下鴻鈞和古盤,兩個人的境界低微,有仙器的可能性還真不大。

    「是的,師叔,我的極品靈器就是毀在了他們的仙器上,您看!」風陽子把斷成兩半的飛劍捧在陽天那,這是證明他們有仙器最好的證據。

    「兩個狂妄小輩,你們先辱我們紫陽門在先,又毀我師侄的靈器,今日休想在離開這裡!」陽天也有件仙器,是把下品飛劍,在紫陽門六劫散仙中,只有陽天因為立過大功,而被賜予了仙器。

    陽天話未說完,仙劍就直接飛向古盤的丹田,和風陽子一樣,鴻鈞都被他們忽視了,只要解決了古盤就等於解決了兩人。

    「卑鄙!」

    陽天偷襲,仙劍速度又快,古盤勉強躲了過去,仙劍擦破古盤的衣服,又從後面飛了過來。

    古盤的仙劍重新出現在手上,對著轉飛而來的飛劍,狠狠一劈。陽天的下品仙劍,頓時被劈了個小豁口,晃悠著飛了回去。

    「小盤,現在他們更不會放過我們了,你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了我們!」鴻鈞對古盤的信心很大,有上品仙器在,兩個六劫散仙還是能應付。

    而鴻鈞下面的動作讓陽天他們大吃一驚,這個金丹中期的小子,竟然就這樣盤坐在這裡修煉了起來。

    古盤的內心中是不願意殺人的,可是陽天他們沒打算放過他,陽天的仙劍被古盤損傷,大是心疼,同時更確定了古盤手裡的是仙器,而且絕對在件中品仙器以上,甚至有可能是上品仙器,想到上品仙器,陽天的目光又熾熱起來。能為紫陽門得到件上品仙器,掌門最少也會賞賜他一件中品仙器。

    「你們真的要殺我?」古盤手持仙劍,平靜的注視著對面三個敵人。

    「哈哈,你小子現在才知道!」陽光哈哈大笑,三人一起行動,竟是要聯手對付古盤。

    風陽子靈器損壞,只用拳頭,瞬間對著古盤連打十幾道拳風,陽天和陽光一上一下,也對著古盤的頭部和丹田攻去。

    『蓬』

    陽天正面的攻擊是個虛招,古盤躲閃時,陽天蓄勢已久的拳勁正中古盤的胸口。古盤仰身倒在地上的時候,陽光的靈器也劃過古盤的腰部,刺出一個血洞,血洞忽忽的向外冒血。

    古盤重重的跌落在地上,三人聯手又向地上飛去,兩把飛劍,幾道拳風,對著的都是古盤的丹田。陽天嘴上露出了一絲笑意,空冥後期,即使有上品仙器,對上三個散仙聯手,也是必死無疑。

    『噗嗤』

    古盤憑空消失在三人面前,出現在風陽子的背後,上品仙劍刺進風陽子的丹田,連同元嬰一起刺破。風陽子不甘心的轉身看了眼古盤,慢慢倒了下去。

    「瞬移!你怎麼可能會瞬移!」陽天驚訝的大叫,古盤的表現在出乎他們的意料,空冥後期竟然可以瞬移,還在他們眼皮子地下殺死了二劫散仙風陽子。

    古盤腰間的傷口已停止流血,一直平靜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小鈞說的不錯,我不殺你們,你們就會殺你,恐怕你們又已傳訊,叫了更多的幫手了吧!」

    陽天和陽光心中一凜,剛才他們確實偷偷把風陽子的死訊傳了回去,古盤會瞬移,超乎他們的意料,恐怕不是表面上空冥後期那麼簡單。

    「是又如何,你以為你今天還跑得了嗎?」陽天凝聚功力,戒備的看著古盤,馬上,就會有門中高手來了,到時候古盤功力就是再高,也定是跑不了的。

    「是嗎?」古盤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不好!」陽天感到一陣不妙。

    古盤的速度比他想像要快的多,殘影還留在原處,人已到他身邊,陽天只能本能的舉起仙劍抵擋。

    『噼啪』

    陽天的仙劍直接被砍斷,古盤的仙劍從陽天頭部直劈下去,陽天身子頓時分成了兩半,小小的元嬰慌忙的飛到陽光的身後,驚恐的看著古盤。

    「陽天!」剛剛瞬移來的藍風真人,正好看到陽天肉身劈斷,元嬰逃出來。

    「又來了一個!」鴻鈞大大的伸了個懶腰,站起身,飛到古盤身邊,對著古盤笑了笑。

    「師尊!」陽天見到藍風真人,萎頓的元嬰頓時飛到藍風真人身前,輕輕哭泣。

    陽天是藍風真人對得意的一個弟子,本想對付個空冥後期的修真者,有陽光陽天在,自是手到擒來,沒想,先是風陽子被殺,陽天又被毀去肉身。

    「不管你們是哪個門派的弟子,我都要滅了你們整門!」藍風真人心痛的收起陽天的元嬰,怒聲對著古盤斥道。

    「我們不殺他們,難道要站著不動讓他們殺我們,可笑!」鴻鈞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陽光這才發現,剛才還在金丹中期的這個小子現在竟到了金丹後期。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27:4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秦家寶藏

    鴻鈞重新修煉後,進境本來就快,若不是這麼多天一直來回跑動,早就到了金丹後期,剛剛那麼一會的修煉,就在這直接突破了,鴻鈞也是滿意外的。

    「小盤,這個新來的好像厲害點,你可要小心!」鴻鈞雖不能察知到藍風真人的境界,不過從剛才的表現來看,藍風真人應是紫陽門真正的高手了。

    「我明白,小鈞你自己小心!」

    「你放心,這些人沒能傷得了我的!」

    「哼,死到臨頭還敢大放厥詞!」周圍無人,藍風真人也就不用顧及身份,決定親自出手對付古盤。

    藍風真人十劫散仙,是掌門藍須真人的師弟,在整個騰龍大陸也是能數得上的人物。

    藍風真人一出手,古盤的壓力驟然增大,鴻鈞送的中品仙甲突然穿在身上,配合上品仙劍,雖處下風,但暫時沒有性命之憂。

    鴻鈞微笑的面色變的凝重,古盤與藍風真人差距太大,借助仙器可以撐上一會,可是時間長了還是必敗。周圍空間更是全被藍風真人打亂,防止古盤瞬移逃走。

    一旁的陽光也沒有閒著,直接朝著鴻鈞飛去。

    陽光速度很快,鴻鈞根本來不及反應,頭已被陽光抓住。陽光禁錮了鴻鈞的功力,就把他丟一旁,繼續觀看藍風真人與古盤的爭鬥。

    鴻鈞眼中閃過道灰光,金色長刀突然出現在手裡,金刀飛離出手,瞬間便到了陽光面前。

    『噗嗤』

    陽光詫異的的看著金刀輕鬆割過手中靈器,穿過自己的身體。陽光到死都沒想明白,鴻鈞是怎麼接除了自己的禁錮,而那金刀又是什麼?自己的極品靈器在那刀面前如同豆腐一般,就被輕輕割破。

    陽光死在自己的大意上,那件金刀是鴻鈞自己煉製的一件神器,上品神器,陽光若不是太小看鴻鈞,也不會死在鴻鈞手上,神器金刀,啟是他散仙之身能夠承受的。陽光死後,元嬰同樣化成真靈,被封神榜吸收。現在,封神榜裡有三個真靈,安安靜靜的留在那裡。

    鴻鈞乾淨利落的解決了陽光,讓藍風真人很吃驚,現在藍風真人絕對不相信這兩人表面的境界。

    「你們兩個好高明的偽裝術,金丹期?空冥期?偽裝的也太假了吧,你們究竟是誰?為何與我們紫陽門為難?」藍風真人嘴上說著,擋住古盤的一次攻擊後,迅速向後退了去,飛了幾步,瞬移消失了。

    鴻鈞能夠秒殺掉陽光,對藍風真人的震駭太大了,而且鴻鈞手上的那把刀竟然讓藍風真人不寒而慄。一個古盤本就很難收拾,若是二人聯手,藍風真人也沒有取勝的把握。當務之急是要先返回門派,共同商討這個大敵,究竟是誰要與紫陽門為難,是哪個門派竟然派出了兩個這樣的高手。

    其實,藍風真人自己知道,他是怕了鴻鈞手上的那把刀,若鴻鈞有著和古盤一樣的修為,藍風真人定會和陽光他們一樣的下場。

    鴻鈞也沒想到一刀就把藍風真人給嚇跑了,剛才若不是鴻鈞偷襲,陽光大意,鴻鈞想要殺掉陽光也是比較難的。

    「小盤,我們快走,他們的高手一旦都過來,恐怕我們就走不了了。」藍風真人逃走,鴻鈞舒了口氣,拉起古盤就跑。

    紫陽門全門上下緊急調動,如臨大敵,藍須真人和幾個師兄弟也在商議,已把鴻鈞和古盤還有他們身後的『未知門派』列為最高警戒,幾人商議了幾天,最後的結果一致懷疑是修魔者那邊派來的人,鴻鈞手中的金刀也被他們認為是件極品魔器。

    這幾天的時間,鴻鈞和古盤終於跑進了暴亂星海中。

    「不跑了,就在這休息會吧,小盤,我要閉關,現在的修為太低了,對付一般的修真者還行,對上高手,不用偷襲,根本沒有辦法!」在暴亂星海的邊緣,鴻鈞他們停留在一個無名小島上,鴻鈞終於下了閉關修煉的決心。

    「你閉關我也閉關,這些天我好像有些心得,要好好體悟一下!」古盤贊成鴻鈞的提議。

    鴻鈞行府,鴻鈞道場,古盤和鴻鈞每人佔了一層,就在這裡安心的閉關修煉。

    鴻鈞道,鴻鈞此時還沒到第一層,必須等鴻鈞物質生成到一定數量才會正式進入鴻鈞道的第一層。

    灰濛濛的金丹,吸收著鴻鈞道場裡濃厚的靈氣,不斷變大,三年後,終於變成了元嬰。

    七年後,古盤還在修煉,鴻鈞卻不得不離開了鴻鈞行府。還有三天,六九天劫就會降臨,十年的時間,鴻鈞就跨過了金丹期、元嬰期,直接迎來了六九天劫……

    鴻鈞直接在那座小島上渡劫,六九天劫,對鴻鈞來說沒有任何的擔心,中品神人強度的肉身,即使九九天劫也無法傷他分毫。

    六道天雷過後,鴻鈞只是換了件衣服,回去繼續修煉。

    又過了三十年,這次出來的卻是古盤,鴻鈞的話說的不錯,出世修煉,確實對心境的提升非常有幫助。四十年,古盤成功進入了紫鴻絕第四層,境界也到了渡劫期。現在的古盤不再像原來一樣,只知道埋頭苦修,適當的時候,他也會出來走走。

    渡劫期的古盤,實力又上升了一層,現在在對上藍風真人,古盤一人就有信心對付他,空冥後期的時候,古盤的實力就相當於七劫散仙,渡劫前期,古盤的實力已到七級天仙,也就是相當於了十劫散仙。

    四十年,鴻鈞又跨過了洞虛期,已到了空冥中期,古盤剛一走出鴻鈞道場,鴻鈞就已發覺,也跟著走了出來。

    「小盤,恭喜你修為又進了一步!」鴻鈞輕輕坐在古盤身邊,兩個銀色杯子出現在桌子上,取出瓶地球上的五糧液,倒上兩杯,鴻鈞自己先喝了一杯。

    「小鈞,你可比我快多了。你說的不錯,看來我以前是錯了,浪費了那麼長時間。」回憶起往日的時光,古盤有些感慨,千萬年的時間都荒廢在了埋頭苦修上。

    「其實也不是,你千萬年的修煉,為你的心境打下了個良好的基礎,以後你就會知道,這個基礎對你會有多大的幫助!」

    古盤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口喝乾,又倒上一杯:「小鈞,我發現你好像什麼都知道,高級武器更是層出不窮,你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以後你就知道了,現在還不是說的時候,哈哈,修煉完了,我們就去看看這暴亂星海,究竟有多暴亂吧!」鴻鈞哈哈笑了幾聲,帶著古盤離開了鴻鈞行府。

    騰龍大陸,紫陽門已無暇過問上次兩個搗亂人的身份,別說紫陽門,整個紫玄星現在都在緊張中。

    紫陽門,陰月宮,星辰閣三個騰龍大陸最大的門派,分別代表了修仙,修魔和修妖的最高門派。暴亂星海的鵬魔島,無盡洪荒的中心領域,龍島,所有的勢力都在全力運轉者,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份藏寶圖的出現。一份千萬年前名震整個紫玄星的『秦家』留下的寶藏。

    千萬年前,凡人大陸最出名的秦家,整個在紫玄星神秘消失,傳說,是被秦家最出色的一個人『秦羽』給全部接到仙界去了。秦家走的匆忙,而在紫玄星上也留了一個退路,把秦家一些仙器還有套極品仙器,甚至還有一件神器都留在了紫玄星,這些東西都被隱藏在紫玄星一個秘密的地方。之後千萬年,秦家在沒有一個弟子回來過,那套極品仙器還有一些其他仙器,還有那件神器就這樣一直隱藏在了凡人大陸上。

    時隔千萬年,宋王朝一位上仙無意間發現了這份藏寶圖,開始誰也沒有重視,直到他回到師門,這份藏寶圖才被他的師門重視,幾經求證下,終於發現了這是秦家留下寶藏的藏寶圖,消息走露,這個門派立即被滅門,這份藏寶圖也不知道流落到誰的手中。

    秦羽千萬年前在逆央鏡獲得極品仙器還有神器的事整個紫玄星的修真門派都知道,鵬魔島的一任島主,和無盡洪荒的一任掌控者,曾經因為覬覦秦家的極品靈器而被人神秘抓走,至今下落不明,這都是紫玄星修真者中公開的信息。

    這些傳言說的沒有錯,不過秦家是被秦羽接到仙界,後來又直接到了新宇宙中。當初秦羽招親失敗,強行帶走神界飄雪城公主『姜立』遭到六大聖皇的共同追殺。擔心凡人界的秦家子弟受到株連,而匆忙將他們全部接到仙界中。一直在秦家流傳的那套極品仙器確實被秦家留在了凡人大陸,神器卻沒有,但留下了不比普通神器差的一件的武器——劍仙傀儡。

    『秦家寶藏』藏寶圖一經出現,就掀起了腥風血雨,第一個接觸藏寶圖的道法宗二十年前被滅門,後來曾和道法宗一起研究過那份藏寶圖的天劍門也跟著被滅門。騰龍大陸,無盡洪荒,暴亂星海,龍島,最後把矛頭直對上道法宗滅門前出現在道法宗的散修『東方雲』。整個修真世界都在尋找東方雲,而他,卻神秘的失蹤了。第七章 秦家寶藏

    鴻鈞重新修煉後,進境本來就快,若不是這麼多天一直來回跑動,早就到了金丹後期,剛剛那麼一會的修煉,就在這直接突破了,鴻鈞也是滿意外的。

    「小盤,這個新來的好像厲害點,你可要小心!」鴻鈞雖不能察知到藍風真人的境界,不過從剛才的表現來看,藍風真人應是紫陽門真正的高手了。

    「我明白,小鈞你自己小心!」

    「你放心,這些人沒能傷得了我的!」

    「哼,死到臨頭還敢大放厥詞!」周圍無人,藍風真人也就不用顧及身份,決定親自出手對付古盤。

    藍風真人十劫散仙,是掌門藍須真人的師弟,在整個騰龍大陸也是能數得上的人物。

    藍風真人一出手,古盤的壓力驟然增大,鴻鈞送的中品仙甲突然穿在身上,配合上品仙劍,雖處下風,但暫時沒有性命之憂。

    鴻鈞微笑的面色變的凝重,古盤與藍風真人差距太大,借助仙器可以撐上一會,可是時間長了還是必敗。周圍空間更是全被藍風真人打亂,防止古盤瞬移逃走。

    一旁的陽光也沒有閒著,直接朝著鴻鈞飛去。

    陽光速度很快,鴻鈞根本來不及反應,頭已被陽光抓住。陽光禁錮了鴻鈞的功力,就把他丟一旁,繼續觀看藍風真人與古盤的爭鬥。

    鴻鈞眼中閃過道灰光,金色長刀突然出現在手裡,金刀飛離出手,瞬間便到了陽光面前。

    『噗嗤』

    陽光詫異的的看著金刀輕鬆割過手中靈器,穿過自己的身體。陽光到死都沒想明白,鴻鈞是怎麼接除了自己的禁錮,而那金刀又是什麼?自己的極品靈器在那刀面前如同豆腐一般,就被輕輕割破。

    陽光死在自己的大意上,那件金刀是鴻鈞自己煉製的一件神器,上品神器,陽光若不是太小看鴻鈞,也不會死在鴻鈞手上,神器金刀,啟是他散仙之身能夠承受的。陽光死後,元嬰同樣化成真靈,被封神榜吸收。現在,封神榜裡有三個真靈,安安靜靜的留在那裡。

    鴻鈞乾淨利落的解決了陽光,讓藍風真人很吃驚,現在藍風真人絕對不相信這兩人表面的境界。

    「你們兩個好高明的偽裝術,金丹期?空冥期?偽裝的也太假了吧,你們究竟是誰?為何與我們紫陽門為難?」藍風真人嘴上說著,擋住古盤的一次攻擊後,迅速向後退了去,飛了幾步,瞬移消失了。

    鴻鈞能夠秒殺掉陽光,對藍風真人的震駭太大了,而且鴻鈞手上的那把刀竟然讓藍風真人不寒而慄。一個古盤本就很難收拾,若是二人聯手,藍風真人也沒有取勝的把握。當務之急是要先返回門派,共同商討這個大敵,究竟是誰要與紫陽門為難,是哪個門派竟然派出了兩個這樣的高手。

    其實,藍風真人自己知道,他是怕了鴻鈞手上的那把刀,若鴻鈞有著和古盤一樣的修為,藍風真人定會和陽光他們一樣的下場。

    鴻鈞也沒想到一刀就把藍風真人給嚇跑了,剛才若不是鴻鈞偷襲,陽光大意,鴻鈞想要殺掉陽光也是比較難的。

    「小盤,我們快走,他們的高手一旦都過來,恐怕我們就走不了了。」藍風真人逃走,鴻鈞舒了口氣,拉起古盤就跑。

    紫陽門全門上下緊急調動,如臨大敵,藍須真人和幾個師兄弟也在商議,已把鴻鈞和古盤還有他們身後的『未知門派』列為最高警戒,幾人商議了幾天,最後的結果一致懷疑是修魔者那邊派來的人,鴻鈞手中的金刀也被他們認為是件極品魔器。

    這幾天的時間,鴻鈞和古盤終於跑進了暴亂星海中。

    「不跑了,就在這休息會吧,小盤,我要閉關,現在的修為太低了,對付一般的修真者還行,對上高手,不用偷襲,根本沒有辦法!」在暴亂星海的邊緣,鴻鈞他們停留在一個無名小島上,鴻鈞終於下了閉關修煉的決心。

    「你閉關我也閉關,這些天我好像有些心得,要好好體悟一下!」古盤贊成鴻鈞的提議。

    鴻鈞行府,鴻鈞道場,古盤和鴻鈞每人佔了一層,就在這裡安心的閉關修煉。

    鴻鈞道,鴻鈞此時還沒到第一層,必須等鴻鈞物質生成到一定數量才會正式進入鴻鈞道的第一層。

    灰濛濛的金丹,吸收著鴻鈞道場裡濃厚的靈氣,不斷變大,三年後,終於變成了元嬰。

    七年後,古盤還在修煉,鴻鈞卻不得不離開了鴻鈞行府。還有三天,六九天劫就會降臨,十年的時間,鴻鈞就跨過了金丹期、元嬰期,直接迎來了六九天劫……

    鴻鈞直接在那座小島上渡劫,六九天劫,對鴻鈞來說沒有任何的擔心,中品神人強度的肉身,即使九九天劫也無法傷他分毫。

    六道天雷過後,鴻鈞只是換了件衣服,回去繼續修煉。

    又過了三十年,這次出來的卻是古盤,鴻鈞的話說的不錯,出世修煉,確實對心境的提升非常有幫助。四十年,古盤成功進入了紫鴻絕第四層,境界也到了渡劫期。現在的古盤不再像原來一樣,只知道埋頭苦修,適當的時候,他也會出來走走。

    渡劫期的古盤,實力又上升了一層,現在在對上藍風真人,古盤一人就有信心對付他,空冥後期的時候,古盤的實力就相當於七劫散仙,渡劫前期,古盤的實力已到七級天仙,也就是相當於了十劫散仙。

    四十年,鴻鈞又跨過了洞虛期,已到了空冥中期,古盤剛一走出鴻鈞道場,鴻鈞就已發覺,也跟著走了出來。

    「小盤,恭喜你修為又進了一步!」鴻鈞輕輕坐在古盤身邊,兩個銀色杯子出現在桌子上,取出瓶地球上的五糧液,倒上兩杯,鴻鈞自己先喝了一杯。

    「小鈞,你可比我快多了。你說的不錯,看來我以前是錯了,浪費了那麼長時間。」回憶起往日的時光,古盤有些感慨,千萬年的時間都荒廢在了埋頭苦修上。

    「其實也不是,你千萬年的修煉,為你的心境打下了個良好的基礎,以後你就會知道,這個基礎對你會有多大的幫助!」

    古盤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口喝乾,又倒上一杯:「小鈞,我發現你好像什麼都知道,高級武器更是層出不窮,你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以後你就知道了,現在還不是說的時候,哈哈,修煉完了,我們就去看看這暴亂星海,究竟有多暴亂吧!」鴻鈞哈哈笑了幾聲,帶著古盤離開了鴻鈞行府。

    騰龍大陸,紫陽門已無暇過問上次兩個搗亂人的身份,別說紫陽門,整個紫玄星現在都在緊張中。

    紫陽門,陰月宮,星辰閣三個騰龍大陸最大的門派,分別代表了修仙,修魔和修妖的最高門派。暴亂星海的鵬魔島,無盡洪荒的中心領域,龍島,所有的勢力都在全力運轉者,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份藏寶圖的出現。一份千萬年前名震整個紫玄星的『秦家』留下的寶藏。

    千萬年前,凡人大陸最出名的秦家,整個在紫玄星神秘消失,傳說,是被秦家最出色的一個人『秦羽』給全部接到仙界去了。秦家走的匆忙,而在紫玄星上也留了一個退路,把秦家一些仙器還有套極品仙器,甚至還有一件神器都留在了紫玄星,這些東西都被隱藏在紫玄星一個秘密的地方。之後千萬年,秦家在沒有一個弟子回來過,那套極品仙器還有一些其他仙器,還有那件神器就這樣一直隱藏在了凡人大陸上。

    時隔千萬年,宋王朝一位上仙無意間發現了這份藏寶圖,開始誰也沒有重視,直到他回到師門,這份藏寶圖才被他的師門重視,幾經求證下,終於發現了這是秦家留下寶藏的藏寶圖,消息走露,這個門派立即被滅門,這份藏寶圖也不知道流落到誰的手中。

    秦羽千萬年前在逆央鏡獲得極品仙器還有神器的事整個紫玄星的修真門派都知道,鵬魔島的一任島主,和無盡洪荒的一任掌控者,曾經因為覬覦秦家的極品靈器而被人神秘抓走,至今下落不明,這都是紫玄星修真者中公開的信息。

    這些傳言說的沒有錯,不過秦家是被秦羽接到仙界,後來又直接到了新宇宙中。當初秦羽招親失敗,強行帶走神界飄雪城公主『姜立』遭到六大聖皇的共同追殺。擔心凡人界的秦家子弟受到株連,而匆忙將他們全部接到仙界中。一直在秦家流傳的那套極品仙器確實被秦家留在了凡人大陸,神器卻沒有,但留下了不比普通神器差的一件的武器——劍仙傀儡。

    『秦家寶藏』藏寶圖一經出現,就掀起了腥風血雨,第一個接觸藏寶圖的道法宗二十年前被滅門,後來曾和道法宗一起研究過那份藏寶圖的天劍門也跟著被滅門。騰龍大陸,無盡洪荒,暴亂星海,龍島,最後把矛頭直對上道法宗滅門前出現在道法宗的散修『東方雲』。整個修真世界都在尋找東方雲,而他,卻神秘的失蹤了。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33: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集 我叫鴻鈞 第九章 暗潮涌動(下)

等藍須真人趕到的時候,東方雲又躲了起來,藍須真人等人撲了個空。藍須真人不敢在青蓮山脈久留,留下師弟藍輝真人帶著弟子繼續尋找東方雲,自己帶著其他人回到了炎京城。

    一年來,各個勢力人來的越來越多,不少無門無派的散修也跑過來踫運氣,鴻鈞和盤古就夾在這些散修中間,散修們自發的凝結在一起,也成了一股不小的勢力。

    無盡洪荒的邊緣,東方雲躲在其中一個山洞的地下,繼續研究那份藏寶圖。在得到這份藏寶圖之後,所有見過這份圖的人都被東方雲給殺了,所以,他並不擔心別人會比他先找到藏寶地點。

    藏寶圖畫的很清糊,基本上就是一份地圖,以炎京城為中心的地圖。不過這份地圖要是被千萬年以前的人看到的話,就會發現,這是一份秦家沒起事前所佔領的三郡地圖。

    地圖上沒有任何地方標注了藏寶地點,只在炎京城外,其他一座大城還有青蓮山脈畫了幾個點,這是以前秦家兵力隱藏的地方。

    圖是用一種妖獸皮制作的,後又被加了去塵禁制,保留了千萬年還和原來一樣,唯一的一點不同就是,青蓮山脈上有個小點,是後來加上去的,若不是東方雲仔細研究了這張圖,也沒能發現那個點的不同。但是,東方雲在標注這個點的位置找了半年之久,方圓幾十里地下都找遍,都沒有找到藏寶的地方,後來又不小心被紫陽門的人發現了蹤跡,不得不隱藏起來繼續研究這張圖。

    炎京城的凡人終于知道了這些陌生人的身份,還是因為無盡洪荒的人和龍族之間又起了摩擦,爭吵變成群斗,幾萬人同時升空,無數風暴狂卷,嚇壞了底下所有的凡人。

    “上仙!這麼多的上仙!我不是在做夢吧!”

    “別看了,別惹上仙生氣了,到時候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炎京城的人小聲談論著,所有人的心中充滿了敬仰和自豪,炎京城竟然來了這麼多的上仙,足可以讓他們為外人吹噓好久的了。他們卻不知道,這些上仙飛上天空是因為內部有了矛盾,若是在炎京城上空打了起來,炎京城恐怕以後將不復存在。

    白虎和方鐸接到自己人的傳訊都立即瞬移了過來,同時來到的還有鳳希和騰龍大陸三大門派的掌門。

    “白大人,方族長,發生了什麼事?”能做和事老的只有鳳希,三大掌門在騰龍大陸還可以,但在這幾人面前說話的分量就小了很多。

    “鳳島主,什麼事你還是問白大人吧,他是怎麼管教的手下!”方鐸面露不悅,背手一甩,哼聲說道。

    “方族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白虎眼中閃過道精光,對這方鐸,他早就看不順眼了,若不是龍族勢大,早出手除了他了。

    “什麼意思?白大人縱容屬下挑釁我龍族的威壓,我還想問白大人什麼意思!”方鐸話剛說完,身後數百的龍族高手一起發出吼叫,聲勢好不驚人。

    突然白虎仰天發出一聲虎嘯,壓下所有的龍吼,方鐸臉色一變。

    “白大人,方族長,我們同為妖修,就別讓那些人類修真者看笑話了,有什麼問題,等得到了秦家寶藏後再說,二位可否給小妹這個面子?”

    “鳳島主的面子誰敢不給,今天就不和這些小龍一般見識,鳳島主,改日再見,我們走!”白虎嘿嘿笑著看了眼對面的龍族,帶著洪荒的數萬人飛了下去。

    “鳳島主,你看到了,白虎他這是在踐踏我們龍族的威壓,這件事情我們不會就此完結的,等找到秦家寶藏後在與他們細算,鳳島主,告辭!”方鐸也帶著數百的族人返回了龍族暫時休息的地方。

    “小鈞,好像這個寶藏挺吸引人的,那麼多的高手都來了,我感覺剛才那些人的修為比我高的有很多!”古盤和鴻鈞一直在一家酒樓里觀看龍族和無盡洪荒的對峙,那些人散去後,古盤笑著對鴻鈞說道。

    鴻鈞神秘一笑︰“這可是秦家留下的寶藏,他們不心動才怪!”

    “小鈞,這秦家,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家族?竟將紫玄星所有的高手都吸引了過來?”古盤還是有些不明白。

    鴻鈞想了下,感嘆道︰“秦家,原來是潛龍大陸上最大的凡人世家,曾經秦王朝的主人!”

    “凡人世家?小鈞,你說秦家只是個凡人世家?”古盤有些驚訝。

    “是的,秦家以前只是個凡人世家,可是自從出了一位天才人物,也就是秦家的太上三長老,秦家也就變的不平凡了。”鴻鈞笑笑眨了眨眼,又接著說道︰“秦家太上三長老不僅在紫玄星名氣很大,而且在其他地方一樣,以後你就會明白了。”

    “小鈞,你對秦家挺了解的?”

    “那是,這里我敢說沒有一人比我更了解秦家!”鴻鈞的語氣中不禁露出了點自豪,不過他自己沒有發覺。

    “秦家的太上三長老,到底是誰?一個人竟能改變一個家族?”天上的人群全部散去,只有地下還有些老百姓跪在那里,古盤不在看外面,微笑著對鴻鈞又問道。

    “秦家太上三長老,你也見過的!”鴻鈞笑了笑。

    古盤有些疑惑,盯著鴻鈞繼續問道︰“我見過,在什麼地方見過?”

    “你忘了,我們在星辰閣見到的畫像,星辰閣的創始人就是秦家的太上三長老!”鴻鈞又要了兩瓶酒,換了幾個小菜,和古盤就這樣聊著自己的父親。

    “你說的是那個人!我是好像見過,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他,我見到的那人和畫像上人有些不一樣,不過名字一樣,也很像,說不定真的是一個人!”說起畫像,古盤又想起了在地球上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那個人,那人和畫像上的人很像,也叫秦羽,不過出現在古盤面前的那個秦羽要比畫像上的有氣質的多,而且顯得高貴的多,完全不是畫像上所能比的。最重要的是那人的眼楮,畫像中根本一點都不一樣。

    “你見過?你說除了那畫像之外你還見過?你在哪里見到的?”鴻鈞被古盤的話嚇了一跳,難道父親還一直留在紫玄星沒有回去,說話的語氣也有些激動。

    “是的,小鈞,在地球上,有個和畫像很像的人,也叫秦羽,曾經送我一杯酒,還說我有什麼事的話可以向他求助一次,不過那人應該不是畫像的人,這里是紫玄星,那里是地球,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那人的眼楮給人一種很深沉的感覺,畫像上那人根本沒有!”

    “地球上,地球上…….小盤,那人送你什麼樣的酒,都說了些什麼,什麼時候你見的他?”鴻鈞有種預感,古盤說的就是自己的父親,想到父親一向冷靜的鴻鈞也控制不了,抓住古盤的手連續問了幾個問題。

    “小鈞,你是怎麼了?”古盤對鴻鈞的反應很奇怪,從沒見他這麼激動過。

    被古盤提醒,鴻鈞才發現自己情緒波動的很大,壓壓激動的心情,坐直了身子︰“小盤,我沒事,你說吧!”

    “沒有多久,就在我突破前,他送我的酒靈氣很足,還是稀釋了後我才能喝的,對了,那人說雷衛是他的師尊,雷衛可是我最仰慕的一個人!”

    古盤說完,鴻鈞有點失神,心中暗道︰“雷衛,師尊,真的是父親,原來父親也去過地球,為什麼父親不見我?”古盤提到雷衛,鴻鈞就已經完全能確定,那個人就是自己的父親。

    “小鈞,你怎麼了?”古盤發現鴻鈞今天很不正常,一提到那個叫秦羽的神秘人,情緒波動很大,現在又傻傻的呆在那里,叫了幾聲才反應過來。

    “啊,小盤,沒事,我在想你說的那個人,那是地球,這是紫玄星,他們應該沒有關系,只是名字一樣,長的也像罷了!”鴻鈞把真相隱瞞了下來,現在還不想讓古盤知道,他見到的那人就是傳說中的秦家太上三長老。

    “我想也是,兩個人雖然形似,但神上卻差遠了。”古盤點了點頭,贊同鴻鈞的話。

    整整一天,鴻鈞都躲在房里,苦苦思索,最讓他想不明白的就是父親明明去了地球,為什麼不見他,古盤幾次叫他,都沒有出去。

    半年之後,首先是古盤曾經在東嵐山隱居的地方被修真者發現,引起了轟動,以為古盤留下的飛船就是秦家的寶藏,幾個勢力經過次激烈的慘斗,最後飛船被毀在爭斗中,才發現那里不是,又重歸了安寧。只不過,這次爭斗之後,龍族和無盡洪荒的敵意更大了。

    半年來,修真者搜索的範圍越來越廣,除了無盡洪荒之外,原來整個秦王朝的範圍都在搜索,幾乎翻了一遍,依然是沒有收獲。

    又過了三個月,無盡洪荒的妖修再次發現了東方雲的蹤跡,這次東方雲的運氣沒有那麼好了,很快被幾個高手追到了洪荒深處,白虎也正式宣布,無盡洪荒範圍內不允許其他修真者進入,否則格殺勿論,不過,他的宣布根本沒有效果,無數修真者還是涌入了無盡洪荒,還沒找到東方雲,便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搏殺。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34:2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集 我叫鴻鈞 第十章 寶藏出現

東方雲這次大意了,幾個妖獸跑到他的洞里搜索,若是隱住身子不出聲,或者不出來把這些妖獸殺了就好了,東方雲沒有想到,這次有專門的高手看著這些普通妖獸的靈魂玉簡,這幾人剛死,幾個高手就瞬移到了,空間瞬間就被他們打亂,東方雲不敢瞬移,只好快速飛著逃跑。

    無盡洪荒的高手很快就把東方雲堵在無盡洪荒深處,這次圍抓捕東方雲,白虎一共派出了三個十劫以上的中級神獸,對付東方雲是綽綽有余了。

    白虎則帶著無盡洪荒的其他高手,堵截想要進入其中的修真人士,特別是龍族。一場激戰過後,龍族損失的最大,鵬魔島最小,白虎好像和龍族的仇恨最大。

    白虎和龍族的淵源還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白虎還是空冥期的時候,那時候白虎並沒有生活在無盡洪荒,而是在一座島上守護著一株萬年月靈果。這株月靈果屬于紫玄星上非常好的一種靈物,白虎準備收取這枚果實煉制一種靈丹,在九九天劫的時候使用,不料,在果實即將成熟的時候,卻來了幾個龍族的人前來搶奪,這幾個龍族最高的已到六劫散妖,白虎不敵,只好逃出小島,後來到無盡洪荒,並從外圍掌控者一直做到中心掌控者。沒有了那枚靈果,白虎沒能度過九九天劫,轉修了散妖,對龍族的仇恨也一直到今。

    “白大人,如果你在阻攔,就別怪我們暴亂星海全力攻擊了!”時間拖的越久,對無盡洪荒越有利,短暫的停戰時,鳳希厲聲對白虎喝道,這里能和白虎相抗衡的,也就只有鳳希一人。

    白虎剛要說話,有信息傳了過來,追殺東方雲的幾人已成功搶到藏寶圖,不過東方雲卻用血遁給逃了。

    “哈哈,鳳島主既然都這樣說了,白虎若還是阻攔,顯得太不夠朋友了,暴亂星海的朋友,請到無盡洪荒內做客,其他的人,若是想做客的,每個勢力只能進來二十人,來不來,還請自便!”白虎哈哈笑著對鳳希擺了個請勢,帶著自己的人和暴亂星海的人進了無盡洪荒深處。

    “族長?我們怎麼辦?”龍族在剛才的激戰中損失了二十多的族人,對白虎早已是恨之入骨,不過守在龍島的大軍若是趕來,尚需斷時間,遠水解不了近火,恐事情早又起了變化。

    “火長老,木長老,帶上二十名高手,我們進去!”方鐸考慮了下,隨即做了決定,龍族二十人緊跟著暴亂星海的人進了無盡洪荒。

    “師弟,帶二十名門中高手,跟我進去!”藍須真人跟在龍族身後,也進了無盡洪荒。

    陰月山,星辰閣都各有二十人跟了進去,只有散修一系的人還在商討,都在爭取能夠進去的那二十個名額。

    無盡洪荒中心大殿,白虎第一次向外人展示了洪荒的實力,除白虎一位十二劫散妖外,還有兩名十一劫的上級神獸,十劫中級神獸以上者上百人,六劫以上散妖十幾萬,幾方勢力加在一起也沒有無盡洪荒勢力強,而且這里又是他們的地盤。

    鳳希坐在大殿上首的第一個位置,坐下後,就微笑對白虎道︰“白大人,想必你們已經將東方雲抓到過了,那東方雲躲在你們洪荒之內也算是自投落網了!”

    “鳳島主,這次你可猜錯了,我們找到了東方雲不假,可又被他逃了,幾位若不信,我自可讓人帶你們去東方雲逃脫的地方查看!”

    “逃了?以你們無盡洪荒的實力還能讓一個十劫散修給逃了?太笑話了吧!”方鐸冷聲說道。

    “方族長,逃了就是逃了,不相信我,你們進來做什麼?來人,送客!”

    “你,白虎,你不要欺人太甚!”方鐸氣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白虎竟然公然轟走他們龍族。

    “方鐸,我忍你們龍族好久了,若不是你們龍族還有上萬的族人,我今天就在這里殺了你,還不給我滾!”

    “白虎,今日之辱,他日龍族必將加倍奉還!”方鐸氣呼呼帶著族人離開大殿,每個龍族的眼楮里都充滿了怒火,看著無盡洪荒的人,恨不得生吞了他們。

    “大人?我們要不要?”白虎身後的助手傳音給白虎,悄悄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現在我們還不能和龍族全面開戰,龍族雖然沒有超級神獸,可是這麼多年的余威還是在的,不能小視他們,殺了方鐸,會讓整個龍族對我們展開報復,等得到秦家的寶藏再說。傳我令,不要為難龍族,讓他們出去!”

    “白大人,龍族走了,你是不是可以帶我們去看看東方雲逃了的地方了?”方鐸走後,鳳希輕輕一笑,說道。

    “鳳島主,請!”白虎哈哈一笑,得到藏寶圖,又氣走龍族,現在心情大爽,直接和鳳希先瞬移了過去。

    東方雲剛逃走不久,現場留下了濃厚的血遁之後留下的氣息,鳳希自然是一眼看了出來,皺著眉頭看了白虎半天,白虎依舊是剛才的表情。

    其他的人也都到了這里,血遁的氣息是沒有辦法偽造的,而且是特有的修魔者血遁,這些人和鳳希一樣,都開始認同白虎的話,東方雲確實是又逃了。

    東方雲這次受了重傷,肯定會躲的嚴嚴實實,說不定已經離開了潛龍大陸,眾人失望而歸,。而有些散修已經暫時離開了潛龍大陸,在海中的島上等候消息,紫陽門、陰月山、星辰閣也都派了部分人手回到騰龍大陸尋找東方雲的消息。只有龍族,又加派了上千的族人來到了潛龍大陸。

    所有人的視線離開了無盡洪荒,白虎和手下幾人一起研究奪來的那份藏寶圖,東方雲在情急之下,扔出了藏寶圖,爭取到血遁的時間,逃了出去,這張是真的藏寶圖。

    白虎還沒研究透這張圖,潛龍大陸又發生了一件轟動的事,幾百份擴印秦家寶藏的藏寶圖出現在修真者手里。

    東方雲血遁之後元氣大傷,已是無力在來爭奪秦家寶藏,不甘心下憑借記憶重新畫出了幾百份藏寶圖,散落在潛龍大陸的修真者手中,每個勢力手上都有幾份,並且東方雲特意著明了,寶藏有可能就在青蓮山脈。

    東方雲的這個舉動把白虎氣的暴跳如雷,一時間,各個勢力的高手都匯集在了青蓮山脈,炎京城一下安靜了許多。

    青蓮山脈,秦家秘密隱藏在這里的強盜勢力現身後,很少有人到這里來,千萬年來更是荒蕪了很多,幾十萬的修真者把青蓮山脈翻了個遍,都沒找到秦家寶藏埋藏的地方。

    七月十五日,秦家起事的時間,青蓮山脈一處小山峰中間意外的出現了一個亮點,很快被無處不在的修真者發現,所有高手都涌到這個發生特殊變化的地方。

    出現亮點的是一處石壁上,在亮點出現後,亮點下方的石頭向下陷進了一點,四四方方,並且有不規則的亮光閃動。

    白虎,鳳希,方鐸等人都趕到了這里,這塊石壁很硬,很多修真者在三人到之前都嘗試過轟爛石壁,就連藍須真人這樣的高手都試過,但都沒有一點效果。

    方鐸首先出手,龍族族長確實是不容小視,龍吟過後,方鐸現出本體,一條數百米長的巨龍,龍爪和龍息同時擊在石壁之上,大地都產生了劇烈震動,一旁的修真者更被震翻無數。方鐸被石壁的反震之力一直退了好幾百米,石壁還是紋絲不動。

    眾人心中都有了絲喜悅,連龍族族長都撼動不了的石壁,定是寶藏的埋藏地點。

    鳳希剛想上前,但收到白虎的神識傳音後又停了下來。

    “鳳島主,這里人太多,我們是不是聯合起來,若得到寶藏我們兩加平分!”

    “白大人說的是,龍族就交給你們了,其他勢力交予我們,如何?”鳳希傳音給白虎,鳳希很聰明,立即明白了白虎的意思,人多手雜,一旦寶藏出土,變數太大,若只有兩家爭奪這個寶藏,變數就要小的多。

    “就按風島主的意思辦!”白虎哈哈笑聲,突然向方鐸發難,無盡洪荒的高手們也都向龍族功去。

    暴亂星海的勢力同時也向騰龍大陸和散修的勢力出手,剎那間這里就成了活生生的修羅地獄,無數殘肢亂飛,不時有元嬰自爆。鴻鈞忙讓古盤躲進鴻鈞行府,自己躲在一旁看熱鬧,鴻鈞肉體強硬,這些人根本傷不了他,不過古盤就不行了,高手太多,一個不小心都可能會受傷。

    趁著混亂,鴻鈞不時偷襲一些受傷的人,很快,封神榜中又加了二十多個真靈。

    “白虎,你好卑鄙,你就等著我龍族舉族的報復吧!”方鐸怒吼一聲,帶著全部化為本體的龍族成員逃離了青蓮山脈。

    方鐸仗著龍族的傳族之寶勉強撐到現在,不過龍族其他人就損失慘重,一千的龍族生力軍損失了一半,原來先到的龍族高手也損失了將近一百個!不過他們也造成了無盡洪荒的巨大傷亡,無盡洪荒一位十一劫上級神獸更被四個高級龍族集體自爆同歸于盡。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35:0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集 我叫鴻鈞 第十一章 秦家的血

騰龍大陸的修真者和散修面對暴亂星海的勢力也是一邊倒,激戰了幾個時辰,一萬多人陣亡在這里,騰龍大陸的三個門派和散修們也都退出了青蓮山脈。

    青蓮山脈出現變化的那個地方就只剩下了無盡洪荒和暴亂星海的人。還有一個人他們都沒有發現,那就是躲在地下隱藏了所有氣息的鴻鈞。

    白虎和鳳希再到石壁邊的時候,那個光點已經消失,整個石壁上光突突的,任憑他們怎麼攻擊,還是原來的樣子。

    “白兄,我看這寶藏是要特定的時間才能開啟,過了那個時間就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鳳希皺皺眉頭,她的攻擊也對石壁無效,不過經過剛才的合作,鳳希和白虎之間不像原來那麼生疏了。

    “鳳島主說的有理,可恨那些想渾水摸魚者,若不耽誤這個時間,我們已經開啟了寶藏!”白虎點了點頭。

    整個青蓮山脈就這塊石壁和其他的不一樣,白虎和鳳希聯手都打不破那石壁,現在他們相信,秦家的寶藏一定在石壁中。

    “白兄,你有沒有注意到剛才石壁上顯現的凹塊?”鳳希摸著剛才亮點下方的部位,對白虎問道。

    “你說那凹塊,我看到了,那凹塊也和亮點一起消失了,不知道做什麼用的!”白虎靠近石壁,說道。

    “我沒料錯的話,那個凹陷的地方,就是開啟寶藏的關鍵,也就是說,這個寶藏還有一個啟動的鑰匙,沒有那個鑰匙,我們誰也打不開!”鳳希微笑著對白虎,一雙美目不時閃爍點小火光。

    “鑰匙?還要有開啟的寶藏的鑰匙?”白虎眉頭緊皺,這點他倒沒想到。

    “不錯,鑰匙,我想那鑰匙就在白兄你的身上?”

    “我的身上?鳳島主開玩笑吧,我要是有鑰匙不早開了寶藏?”白虎不明白鳳希話中的意思,有點莫名其妙。

    “我想,那鑰匙很可能就是那份藏寶圖,白兄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藏寶圖是不是在你那了?”

    白虎回憶了下剛才凹陷的形狀,發現和藏寶圖還真的很相像,嘿嘿笑道︰“鳳島主如何知道藏寶圖在我這的?”

    “若藏寶圖不被你搶走,東方雲會公布藏寶圖嗎?”鳳希玲玲笑了聲,笑容更加動人。

    “哈哈,既然鳳島主已猜到,我就不在隱瞞,藏寶圖確實在我這,不過風島主,我們事先做個協議,神器若有兩件,你我各一件,若只有一件,我只要神器,其他歸你,如何?”

    “白兄既然日此豪爽,小妹就不拒絕了,神器若只有一件,其他所有東西歸我!”鳳希笑了笑,有些事情白虎並不知道,當年鵬魔島島主連沖和秦家的太上三長老關系很好,留下了很多別人不知道的秘聞。

    秦羽飛升後並沒有留下神器,只有一套極品仙器,不過鳳希最看中的不是那套極品仙器,而是秦羽修真秘法,短短百年間,秦羽就渡劫成功,飛升仙界,根據連沖留下的秘聞,秦羽修煉的不是普通的修真功法,而是一個非常高深的功法,這套功法的價值,不比神器差。

    一年來,暴亂星海和無盡洪荒的人死死守住青蓮山脈,龍族和騰龍大陸的修真者聯合了起來,幾次攻擊,都沒突破這道防線。

    七月十五日,那個亮點再次出現,石壁也再次凹陷了一塊。

    “白兄,你將藏寶圖放進去試試!”凹陷剛出現,鳳希就急忙對白虎說道。

    “好,不過,我還要在提一個要求!”白虎笑笑,並沒有急著把藏寶圖放進去。

    “白兄請講!”關鍵時刻白虎又提要求,鳳希也有些不悅。

    “打開寶藏後,我們每方只能有兩人進入藏寶地點,鳳島主要是答應,我這就是放藏寶圖進去!”只進兩人,是白虎經過深思考慮的,鳳希是超級神獸鳳凰,不可不防,自己這方最厲害的高手只有一位十一劫的上級神獸,兩人同下,保障多一些。

    “沒問題,白兄大可放心,我們先前的協議仍在!”鳳希點了點頭,只讓黑風島島主狂狼跟著自己。

    鳳希答應下來,白虎也放了心,笑呵呵走到石壁邊,平整的把藏寶圖放進凹陷的地方。

    “轟隆”

    藏寶圖放進去後,整個藏寶圖放出耀眼的銀光,石壁也跟著晃動起來。石壁上隨即出現了個山洞,白虎和鳳希都驚喜的看著這個山洞。

    “殺啊~”

    騰龍大陸和龍族的聯軍在這個緊要時候又殺了過來,白虎和鳳希對視了一眼,急忙飛進了洞中。

    山洞很黑,而且神識在這里完全不能用,鳳希本體是火系鳳凰,手上出現團鳳凰之火,照著山洞,幾人慢慢的向下飛。

    四人進入山洞後不久,龍族和騰龍大陸的聯軍就殺到這邊,見到石壁上的洞口,又不見了白虎和鳳希兩人,聯軍殺的更猛,暴亂星海和無盡洪荒缺少兩個超級神獸做鎮,漸漸不敵于對方聯軍,只能死守洞口。

    趁亂,鴻鈞從地下飛了出來,對著山洞急速飛去,所有打在身上的靈器和妖器都被彈開,眨眼間就鑽進了山洞。

    龍族族長方鐸在鴻鈞沖入洞中不久,也跟著沖了進去,隨後,藍須真人,星辰閣閣主,陰月山的修魔者也都帶著人跟了進去。

    山洞不長,白虎四人很快到了底部,這是一個小空間,四人剛到的時候周圍牆上的火把頓時被點亮,一道大門出現在四人面前。

    門上刻有幾行字,白虎和鳳希看到這些字心又涼了下來。

    門上的字都秦羽留下來的,這個密室也是秦羽做的,紫玄星是秦家發家的地方,經秦德提議,秦羽就留下了這個寶藏。

    “凡我秦家子弟要牢記︰所留之物,僅可用于傳承和保護宗族之用,萬不可借助所留之物逞強做威,否則,定除名于秦氏家族,受所有秦氏子弟追殺,切記!門內留有秦家傳承之寶極品仙器一套,以及我秦家護族之寶—劍仙傀儡,我秦家子弟,只要滴血于門上,自可打開大門,非我秦家子弟,覬覦我秦家寶物者,殺無赦!”

    白虎和鳳希盯著末尾那個大大的殺字,不約而同的一起噴了口血,心中都在驚駭。秦羽緊緊留的一個殺字,所帶的殺意就能讓二人受傷,這個秦羽的實力未免也太嚇人了。

    二人噴血時,鴻鈞也到了這里。隨即方鐸等人都沖了進來。

    白虎和鳳希自發的站在一起,冷冷盯著這些沖進來的人,並沒有動手。

    很快,方鐸和藍須真人他們也發現了門上的字,同樣的,最後的殺字更是讓這些人全部受傷,一時間,都在咳嗽吐血,不在敢看門上的字。

    “哈哈,白虎,沒想到你也是竹籃打水,什麼也沒得到,秦家已消失了千萬年,恐怕紫玄星上在沒有一個秦家後襲了,哈哈!”方鐸雖也受傷,但卻開心的哈哈大笑,只要秦家的寶藏不被白虎得到,方鐸心中就高興。

    在場眾人只有鴻鈞沒有吐血,很快,大家都注意到了這個空冥中期的小子。

    “是你?你怎麼也在這里?”藍須真人是唯一見過鴻鈞的人,見到鴻鈞安然無恙,詫異道。

    “藍須真人,你認識他?他是什麼人?”陰月山的陰姬娘娘最先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幾十年前,此人曾與另外一人在我紫陽門開山收徒時搗亂,當時他只有金丹中期!”

    “金丹中期!”一片驚呼。

    幾十年的時間就從金丹中期到空冥中期,在場眾人無不駭然,即使超級神獸也沒有如此快的修煉速度。

    鴻鈞看了眼在場的所有人,冷聲說道︰“難道你們沒有看見門上的字,凡覬覦我秦家寶物者,殺無涉!”

    “你是秦家的人?”鳳希眼楮一亮,眾人在看向鴻鈞時的目光全變,鴻鈞現在就像一件寶物一樣,吸引著眾人。

    “不錯,我是秦家的人,你們若是現在就此離開,可讓你們活著離開,白虎,鳳希,你們兩個別忘了你們原來的前輩!”鴻鈞繼續說道,對著的卻是這里功力最高的兩個人,並提醒他們。

    “哈哈,看來秦家寶物非我莫屬,老天竟給我送來了個秦家的人!”白虎哈哈笑聲,期身上前,朝著鴻鈞抓去。

    眨眼,鴻鈞就被白虎抓在手上,只需鴻鈞的一滴血,就可以打開這道大門,想到秦家的寶藏,還有門上所講的護族之寶,白虎的內心也興奮起來。

    靠近大門,白虎狠狠的在鴻鈞背上擊了一掌,鴻鈞直接朝著門上撞去。

    “轟”

    鴻鈞和大門劇烈的踫撞在一起,然後跌落在地上。

    “你沒事!”白虎愕然的看著站起身晃著頭的鴻鈞,剛才那一掌,白虎用了五成力道,這個空冥期的小子該成了碎片才對,沒想到他竟然沒有任何事。

    “白虎,你該死!”鴻鈞嘴里輕輕吐出了幾個字,一道銀光從白虎身上閃過,又消失在鴻鈞手中。

    “你!你!你……”白虎連說了三個你,不甘心的倒了下來,無影刀,最大的特點就是速度快,在這個小空間里又不能瞬移,白虎瞬間就無影刀穿過,化作真靈進入了封神榜中。

    “還有誰想要我秦家寶物?”鴻鈞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不過這次沒人在敢小看他,都驚恐的望著鴻鈞,十二劫超級神獸,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他的手里。
 樓主| 發表於 2009-2-15 10:35:4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集 我叫鴻鈞 第十二章 殺戮開始

    “神器,一定是神器!”鳳希退了幾步,大叫了一聲。

    眾人心中都認同鳳希的話,只有神器,才有可能如此無聲無息的將一個十二劫的超級神獸殺死。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現在離開者,生,還留下的,死!”

    鴻鈞冰冷的話震動了每個人的心,此時鴻鈞在他們心中如同惡魔般。任何人沒有想到,消失了千萬年的秦家的人會出現在這,更沒想到這人如此厲害,十二劫超級神獸說殺就殺。

    “朋友你是秦家的什麼人?我們星辰閣和秦家淵源很深!”星辰閣閣主楚禦天借著和秦家的交情,和鴻鈞拉近乎。

    “你是星辰閣的人吧?”鴻鈞淡淡的問道。

    “在下正是星辰閣總閣閣主!”

    “那我問你,星辰閣的閣規是什麼?”鴻鈞的表情依舊沒變,盯著楚禦天道。

    楚禦天一下愣在那裏,說不出話來了。

    當年,秦羽留下了一套閣規,第一條就是星辰閣無論何時,都要保護秦家子弟的安全。秦羽還有說明,僅僅是在秦家子弟受到危險的時候保護,而不是要聽命于秦家。

    在秦羽離開後的幾千年,當時的第二任閣主莊鐘,牢牢遵守了秦羽留下的這條閣規,狄螚留下的殘餘勢力,就是在莊鐘的努力下,幫助秦家消滅乾淨的。

    而後,秦家整個離開紫玄星,紫玄星上再也沒有了秦家的人,星辰閣的這一條閣規慢慢就成了虛設,最後成立騰龍大陸總閣之時,這條閣規更被直接取消了,不過在海底妖獸世界的星辰閣裏,還有這條閣規。

    鴻鈞的意思星辰閣的人都明白,星辰閣覬覦秦家留給後人的寶藏,在秦家後人受到威脅時,不出手相助,已是違反了那第一條閣規。

    “秦先生,我們海底妖獸世界的閣規裏有保護秦家子弟這一條,可我們都是騰龍大陸的星辰閣總部的,在總部,我們沒有這一條閣規的!”星辰閣軍師元桂,笑呵呵的接過鴻鈞的話,元桂不知道鴻鈞的本名,不過既是秦家子弟,稱呼秦先生那是不會錯的。

    “總部取消了這一條?那好,就算你們沒有了這一條閣規,看在以前星辰閣和我秦家的關係上,你們走吧,裏面的東西不屬於你們!”鴻鈞微微一笑,不過他的笑容僅是對這星辰閣的人。

    “這,秦先生……”

    鴻鈞再次下了逐客令,元桂這次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寶藏就在眼前,讓他們就這樣離開,他們很難接受,可也怕這個秦家的人一發火,星辰閣的人可沒人能擋住他的神器。

    “怎麼?你們還不走?”鴻鈞的笑容停了下來,又冷冷的掃了圈所有的人。

    “看來你們還是不死心啊,白虎的下場你們沒有看到,還在想著我秦家的寶藏?”

    鴻鈞心裏很惱火,白虎死後,這些人竟還不知進退,依然留戀秦家留下的東西。鴻鈞很想把這些人全部殺了,可惜,他現在修為太低,無影刀雖是二流鴻蒙靈寶,但 已他現在的能力,每天最多只能使用三次,三次之後,也會脫力。鴻蒙靈寶不同於神器,使用起來耗費的力量太多,還好,這件鴻蒙靈寶鴻鈞早已煉化,否則,使用 一次都可以將他的力量掏空。

    “秦先生,我們好不容易來到了這裏,為了這份寶藏,已經死了那麼多人,寶藏是你們秦家的,我們不要,只是讓我們看看也好啊!”這次說話的是鳳希,鳳希認 為,眼前這個秦家的人身上定有兩件神器,一件是那把刀,一件是看不見的護身神器,否則,他怎會挨了白虎一掌而絲毫沒有受傷。

    極品仙器鵬魔島已有,鳳希對它的興趣沒那麼多,最讓鳳希趕興趣的是門上所講的,秦家的護族之寶,那個叫劍仙傀儡的東西。劍仙傀儡,在鵬魔島留下的記載中,沒有這個東西的說明,不過按門上留言所講,劍仙傀儡顯然要比極品仙器的作用還要大。

    鳳希的算盤打的很好,一旦進入寶藏,只奪那仙劍傀儡,一旦奪到,立即飛跑,論速度,沒人比得上飛禽類超級神獸。

    “秦先生,鳳島主所言極是,我們辛辛苦苦找到了這個地方,難道看一眼的權利都沒有嗎?”龍族族長‘方鐸’贊成鳳希的提議,不過他內心的真正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一時間,現場所有人都點頭稱是,費了那麼大的勁,現在就這樣無功而返,這些人當然不願意,若不是畏懼鴻鈞手中的神器,早都一轟而上,擒下鴻鈞,用鴻鈞的血打開寶藏的大門。

    “哈哈,好!”鴻鈞怒極反笑,秦家離開紫玄星那麼多年,這些人早已忘了秦家的恐怖,鴻鈞不在還好,在這裏,就絕對不會允許這些人挑戰秦家的威壓。

    突然,鴻鈞動了。

    鴻鈞第一個目標是藍須真人身旁的散仙藍風真人,上次就被他逃了,這次,鴻鈞絕定先拿他開刀。

    鴻鈞速度很快,不過比起面前這些人還是慢了一些。鴻鈞沒有直接沖向藍風真人,對的目標是藍須真人,金色長刀重新出現在手中,長刀散發的寒氣讓所有人膽寒,被鴻鈞刀風籠罩住的藍須真人更是如此。

    所有紫陽門的人全部凝力,齊齊向鴻鈞打去,各種仙器,還有靈器,打在鴻鈞的身上,只是讓他身形受阻,沒有一點傷害。

    借助這些攻擊的衝擊力,鴻鈞一個反身,跳到了藍須真人和藍風真人中間,刀正面砍向的是藍須真人,藍須真人急速後退,躲過了這一刀。金刀卻沒有停下,借著餘力旋轉飛出鴻鈞的手中,瞬間穿過了後面的藍風真人的身體。

    藍分真人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鴻鈞猙獰的面孔,這才明白鴻鈞真正的目標是他。

    “劈啪”

    藍風真人的仙甲斷成兩半,身子也一分為二,地上,很快被藍風真人的鮮血染紅。鴻鈞的封神榜中,又多了一個真靈。

    “藍風師弟!”

    藍須真人悲叫一聲,扶著藍風真人半截的身體,怒視著鴻鈞,心中升起了一股無力感。打,這麼多人,對人家造不成一點傷害,不打,藍風真人又這樣死在這麼多人面前,紫陽門的面子全部被丟光。

    “這是第一個!”鴻鈞持刀而立,冰冷的聲音再次說道。

    鴻鈞手中的金刀再次出手,在洞中化了一個金圈,所有人都躲過了這一刀,不料,金刀後面還跟這把小劍,陰月山一名散魔這次步了藍風真人的後塵,被小劍穿過,橫死當場。

    “這是第二個!”

    “神器!那是神器!你怎麼有那麼多神器?”鳳希驚駭的看這鴻鈞左手裏面的那把小劍,和金丹一樣,散發的寒氣讓大家不寒而慄。

    “我秦家的神器之多,啟是你們所能想像!”鴻鈞的話說的沒錯,秦羽當年單單下品天神器就煉製了上百萬件,更何況這把劍還只是件上品神器。

    “鳳島主,大家一起上吧,他神器在多,不過空冥期,我們這麼多高手,累也能累死他!”藍須真人對鳳希傳音道,對鴻鈞,他恨不得立即殺了。

    “楚閣主,藍須想要我們聯手對付這個秦家的人,你們的意思呢?”鳳希沒有回答藍須真人,卻對楚禦天傳音問道。

    星辰閣和秦家畢竟有著淵源,關鍵時刻若是星辰閣反助秦家的這個小子,鳳希雖沒有把星辰閣放在眼裏,可也不想有這樣的變數。

    “鳳島主,秦家太上三長老畢竟是我們的開閣祖師,我們不能對秦家後人下手,還請見諒!”楚禦天暗暗徵集了星辰閣其他人的意見,決定還是暫時旁觀,兩不相幫。

    鳳希皺了皺眉頭,眼前秦家的這個小子雖然修為並不高,可是身上神器層出不窮,自己這邊無一人可以擋住他的神器。

    鳳希還沒下決定,鴻鈞又出手了,這次的目標的是她暴亂星海的人,還好狂狼機警,堪堪躲過了鴻鈞的後招,不過也是嚇了身冷汗。

    狂狼躲了過去,跟著紫陽門他們下來的其他暴亂星海的人沒有躲過去,連雲島一個散妖被鴻鈞擊中,倒在了地上。

    “第三個!”

    鴻鈞冰冷的聲音如同催命符,讓在場所有人,包括鳳希都感覺脖子涼涼的,生怕下一個就是自己。

    “楚閣主,你們不對秦家的人動手我們可以理解,但也不要幫這個秦家的小子,可好?”鳳希再次給楚禦天傳音,形式緊迫,再不聯手一搏,恐怕這些人會慢慢的被這個秦家小子一個一個殺死。

    “就依鳳島主之意,我們誰也不幫!”鳳希的提議正是楚禦天想要的,楚禦天悄悄帶著星辰閣的人往後退了退。

    “藍須,陰姬,聽我信號,我們同時出手,務必要將這個秦家小子一舉拿下,無盡洪荒的人我來安排!”

    白虎已死,無盡洪荒目前修為最高的是那個十一劫的上級神獸,鳳希傳音給他,約定好,在鳳希發出信號後,所有人一起向秦家的小子攻擊,無論如何,都要將秦家的這個小子擒下,絕不能再給他出手的機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7-17 10:17 , Processed in 0.032566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