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可可

心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6:16 | 顯示全部樓層
  他自然要用心聽著,他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伊鐵爾繼續用他緩慢的語調講述著:「有了神,有了廟,也有了信徒。可是不
     久之後,神就發現,世人的心,正在急速地變,人心應該是向美好一面變的,可是
     卻剛剛相反,人心在變,變向醜惡。於是,眾神感到無可忍受,不值得再停留在世
     上,他們離去了,當他們離去之際,他們曾作了預言,預言人心會繼續變壞下去,
     直壞到趨於全體毀滅為止。」

       伊鐵爾苦笑了一下,道:「你可以看得到,眾神的預言,正在逐步實現中!」

       李豪的心頭十分沉重,道:「是。」

       那一番話,李豪已經聽伊鐵爾約略提起過,可是在第一次聽到的時候,他只覺
     得可厭,而現在,他卻有─種虔誠的心情。那使他感到,很多言詞,托宗教之名來
     傳播,實是在很有道理的。

       伊鐵爾繼續道:「在諸神想到對世人失望,又回返天上之際,有一位神,和諸
     神抱不同的希望,他留下了下來,留在世上,要盡他的力量,來挽救日趨墮落的人
     心,這位神,你已經崇拜過他了!」

       李豪苦澀地笑了一下,道:「看來,他的努力,並不成功!」

       伊鐵爾的臉上,現出了一種深切的悲哀來,道:「是的,他留下來,可是不知
     為了什麼原因,古老的傳說是,在當時,有一個在教中很有地位的信徒,出賣了他
     ,那個教徒,為了自己的富貴,不知做了一件什麼事,令神的力量消失了,使他變
     得只能呆坐在那裡,只能略為轉動一下,看起來像睡著了一樣。從那時候起,保護
     廟,保護他,和喚醒他,是我們教派的神聖任務!」

       李豪攤了攤手,道:「我們有什麼本事,可以……叫醒這位神?」

       伊鐵爾道:「這件事發生已經很多年了,但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當年事實的真
     相,沒有經過歪曲。當神發覺自己被欺騙之際,在最後一刻,他懲罰了那個教徒,
     然後,運用了最後一分力量,使他自己進入沉睡狀態。在進入沉睡之前,神曾祈告
     ,他自己替自己作了安排,他說,他需要沉睡很久很久,諸神由於對世人的徹底失
     望,不會再來看他,只有他的信徒才能保護他,他也告訴了信徒,只有一種人,可
     以有能力去叫醒他。」

       李豪聽到這裡,有點緊張起來,「只有一種人可以叫醒他」,寇克就是這種人
     。

       李豪對伊鐵爾的敘述,有他自己的見解。伊鐵爾是把一切當作神話來處理的,
     但是李豪的見解卻是,這個如今在玻璃房子中的外星人,當年一定曾吃了一個地球
     人的大虧,以致發生了意外,雖然他盡自己的力量,使自己保持了生的狀態,不致
     於死去,但一定要通過相當困難的步驟,才能使他回復正常。

       為什麼寇克會有這樣的能力呢?李豪倒真的急於想知道原因。

       伊鐵爾道:「神留下來的指示是,只有一種人能叫醒他,這種人,必須是沒有
     思想的。」

       伊鐵爾講到這裡,停了一停,向李豪望來。

       李豪的神情也十分茫然。「沒有思想的人」,這是什麼意思呢?哪裡會有人是
     沒有思想的?他沒有發問,但是神情上的疑惑,已經說明了他全然不明白那是什麼
     意思。

       伊鐵爾嘆了一聲,道:「真可惜,當時神在最後囑咐之際,只有三個人聽到,
     這三個人,當時其實也不明白神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可是他們卻沒有進一步問個
     明白。只是記了下來,當時,神在這裡說了之後,還指著一件東西,說那是最重要
     的一樣東西,一定要極其妥善的保管,那件東西,和有關廟堂的十八具神像有關係
     ,我稍後再向你詳細說明。」

       李豪只覺得越聽越玄。他道:「那麼,什麼叫沒有思想的人?」

       伊鐵爾道:「關於這一點,一直沒有人明白,聽到的那三個人,各人在事後,
     都有自己的解釋,人總是有思想的,再愚蠢的人都有。三個人的意見發生分歧,各
     有各的想法,甚至引起了宗教的分裂。」

       李豪訝然。道:「那麼嚴重?」

       伊鐵爾苦笑道:「是的,其中一個,認為沒有思想的人,是指嬰兒而言,於是
     ,他把嬰兒弄到神的前面去,結果如何,由於年代已久,也沒有人知道,當然是失
     敗了。但是他卻一次又一次試著。由於嬰兒的父母,都不願意自己的孩子去冒險,
     而且行事又非秘密不可。所以,這個人和他的信徒,漸漸地變為十分神秘,充滿了
     邪惡的邪教,再後來,他們也背棄了神聖的任務,不肯再守護神廟了。」

       李豪「喂」地一聲,道:「還有一派呢?」

       伊鐵爾道:「還有一派,認為任何人都有思想,要使一個人沒有思想,除非是
     這個人肯把自己的思想擯棄。於是,他和他的信徒,就自己開始實行,他們的方法
     是靜坐,摒除萬慮,什麼也不想,可是他們雖然沒有成功,但是他們的這種信念,
     卻越來越根深蒂固,他們全變成了隱士,只是在人類不到之處去修行,務求達到這
     個境界,早已和神廟無關了。到現在,這一教派的人,甚至已不知道有這座神廟了
     !」

       李豪道:「當然,沒有思想,還知道什麼神廟?」

       伊鐵爾停了一下,又道:「最後一派,就是神的祖先,他也不明白那句話是什
     麼意思,但是他堅持著自己的任務,認為一代一代傳下去,總有一天,有信徒會明
     白神這句話的意思的,可是,也一直沒有成功過。直到我遇到了寇克──」

       李豪陡地一怔:「你怎麼認為他是一個沒有思想的人?他一樣有思想。」

       伊鐵爾現出深切後悔的神情來。道:「寇克,當我遇到他的時候,發現他對自
     己的過去,完全忘記了,全然沒有了記億,沒有了記憶,豈非就是沒有了思想?」

       李豪忍不住責備道:「你這樣解釋法,太牽強了。」

       伊鐵爾苦澀地道:「你說得是,可是,神已經沉睡了那麼久,雖然他當日曾說
     自己可以維持這樣的狀態很久很久,但究竟是多久?如果突然之間起了變化,那怎
     麼辦?所以我要試每一個可能的辦法,我也不知道後果會這樣嚴重的!」

       李豪感到了一股寒意。寇克究竟怎麼了,他還不知道,但是從伊鐵爾的神情和
     他的話聽來,已經可以知道事情真的十分嚴重!

       李豪沒有插言,伊鐵爾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撫摸了一下。道:「我想,寇克或
     者可以擔當這個任務,所以我向他說明,帶他來到這裡,用告訴他過往的一切,作
     為交換的條件。寇克來到這裡之後,驚訝萬分,當他看到神的時候,他說了一些不
     敬的話,但我也沒有怪他。」


     六、觸犯神靈寇克癱瘓 甘甜被選喚醒睡神

       寇克來到那個「圓筒」底部,抬頭向上望去時,驚叫了起來,道:「天!這不
     是神,可能是外星來的人。」

       寇克當時的反應,其實和李豪是一樣的,他立時想到了那是怎麼一回事,知道
     :「神」,其實是外星來的高級生物。當時,伊鐵爾就認為他這句話是對神的不敬
     ,不過他也沒有於涉。因為他把叫醒「神」的希望,放在寇克的身上。

       伊鐵爾只是道:「他是神!」

       伊鐵爾已經向寇克簡單地敘述過這個神的事,寇克也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他一
     直抬頭向上看著。又道:「即使我能沿著柱子向上爬上去,我又有什麼法子進入那
     個玻璃房間之中去叫醒他?」

       伊鐵爾皺眉,道:「這一點,我不知道,因為在我這一代,還是第一次嘗試去
     叫醒他。但是曾經一代一代不斷有人試過,我看一定有辦法的,別忘記雖然是一個
     沉睡中的神,一樣是神!」

       寇克聳了聳肩,他一直是一個天性很樂觀的人,失去了記憶,並不改變他的性
     格。

       他開始向上攀去,出乎他意外之外的容易。

       伊鐵爾和另外三個地位重要的信徒,在下面,仰著頭向上看著,三個人之中,
     包括巨靈在內。四個看著寇克向上攀去的人,神情都十分緊張。因為在一代又一代
     的傳說中,神要是醒了之後,就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由於寇克一個人向上攀去,所以在下面看著的四個人,只能看到發生了什麼事
     ,至於真正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是無法知道的。

       他們看到,寇克一直攀到了那「玻璃房間」的底部,他一手攀著柱子,一手伸
     出去,像是叩門一樣,向上叩著。

       當他這樣做的時候,他還向下望來,同時做了一個鬼臉。寇克的性子相當活潑
     ,這種輕鬆的動作,正是他個性的表現。

       伊鐵爾在下面看了,又皺了皺眉。寇克在做了一個鬼臉之後,又抬頭向上,不
     再去「叩」,而是用拳頭用力去打,一面打,一面叫道:「我來了,喚醒你的人來
     了!閣下沉睡了多久?幾百年?是不是地球上的幾百年,是等於你們那裡的幾小時
     ?」

       寇克叫得十分大聲,他的叫聲,在那「圓筒」形的空間之中,引起了陣陣回聲
     。伊鐵爾倒可以忍受,巨靈由於信仰太度誠之故,發出了極度不滿的低吼聲。就在
     這時候,寇克的叫聲,陡然停止了。

       在下面仰著頭向上看的四個人,也呆住了。

       在那「玻璃房子」的底部,突然有一件東西伸了出來。由於那伸出來的東西,
     也是透明體,所以很難看清是什麼東西,像是一塊斜斜伸出來的透明物。

       下面的四個人,只是十分清楚地看到寇克陡然一呆,然後,他的雙手,一起抓
     住了那東西,當他的雙手抓住了那東西之後,那東西縮回去,連帶把寇克也帶著向
     上升。不到十秒鐘,寇克已經身在那玻璃房子之中了。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6:38 | 顯示全部樓層
  他站在那個人面前,從下面望上去,依稀可以看出他的神情,極度訝異,看得
     出,他正對著「神」在講話,可是他的聲音卻完全聽不到。

       這樣的情形,大約維持了好幾分鐘,在下面的四個人,真是緊張到了極點,他
     們不知道事情的發展會怎樣,只好焦急地等待著。

       看情形,寇克像是正在用心傾聽著什麼,可是從下面的角度看上去,又看不到
     「神」在說話。

       幾乎是僵立著不動的寇克,終於有了動作,他緩緩轉過身去。

       當寇克轉過身去之後,在他面前,有幾個方形的透明立方體,開始現出顏色來
     ,每一個立方體現出的顏色都不同,而且在迅速地變幻著,寇克看來有點手忙腳亂
     ,他不斷地在接著那些立方體。

       下面的四個人都注意到,當寇克的手一接上去時,透明立方體立時就變色,而
     且發出不同顏色的閃光來。這時候,寇克在各色閃光的照耀下,整個玻璃房間之中
     ,充滿了各色的光彩,光彩還射向「圓筒」的筒壁,連在下面的四個人,也都可以
     見到彩光在自己的身上流轉,情形真是奇妙到了極點。

       伊鐵爾等四個人,一看到了這樣絢麗的光彩和奇妙的景像,他們都不由自主,
     跪了下來,膜拜著。

       由於這個緣故,他們大約有一分鐘的時間,未曾抬頭向上看,要不是突然之間
     有了變化的話,只怕他們會一直膜拜下去的。

       可是突然之際,變化發生了,正在膜拜的四個人,感到有一股極強的光線,自
     上面射了下來,他們連忙抬頭向上看去。

       那股自上面射下來的光線如此之強烈,以致他們在抬頭向上望去之際,被那股
     強光刺激得什麼也看不到。

       那「玻璃房間」中充滿了強光,他們勉力看去,只可以看到在強光之中,有一
     個人影,正在不斷地揮舞著雙手,看起來像是在舞蹈一樣。

       但是立即,他們發現那個人不是在舞蹈,是在掙扎,而且是極度痛苦的掙扎,
     那個人不多久,就撲倒在地,臉向著下。

       在下面的四個人,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個人,正是寇克,他撲倒在地之後,把
     自己的臉,緊貼在底部,連鼻子都壓扁了,他的臉上肌肉,可怕地扭曲著,而他的
     雙手,正用力抓著,想抓到些什麼,可是什麼也抓不到。他的口張得極大,像是正
     在拼命叫喊,可是下面的四個人,卻一點聲音也聽不到。

       即使作為教派的領導人,看到了這樣的情形,也驚惶得不知所措。

       他們四個人完全不知道怎樣才好,只是仰頭看著,他們看到寇克的口在張動著
     ,像是在叫喚,臉上的神情也越來越痛苦。

       那種痛苦的神情,感染了他們四個人,他們寧願可以聽到寇克發出來的痛苦的
     叫聲,總比無聲的痛苦神情容易忍受些。

       他們四個人,也不由自主,一起大叫了起來。他們雖然不知道自己這樣叫有什
     麼作用,但由於無法控制當時的思想感情,除了大聲呼叫,他們就不知道應如何才
     好了。

       他們叫了沒有多久,至多只有三兩下,強光突然熄滅。

       本來,在「園筒」的頂部,有一種十分柔和的光線發出來的,可是這時,當強
     光熄滅之後,連帶那種柔和的光線也消失了,眼前變得一片漆黑。

       在黑暗中,巨靈驚叫了一聲,道:「神發怒了,那個人觸怒了神!」

       伊鐵爾一聽到巨靈這樣叫,不由自主,跪了下來,在黑暗之中,他看不到其他
     的人,但是他相信巨靈和另外兩個人,和他一樣,也跪了下來,而且身子縮成一團
     ,他們的心裡,卻感到了極度的害怕,人在極度害怕的時候,會自然而然跪下來,
     而且縮成一團的,他們的口中,不斷地叫著求神寬恕的話。

       黑暗並沒有維持了多久,柔和的光又從上面射下來,他們一面喘息著,一面身
     子發著抖,戰戰兢兢抬頭向上看去,看到「玻璃房間」的底部,那伸出來,接引寇
     克進房間去的東西,又伸了出來,而寇克正在那東西上面。雖然他的雙手抓著那東
     西,可是看起來,卻搖搖欲墜;隨時可能跌下來。

       伊鐵爾首先眺起來,抓住了圓柱,向上攀去,巨靈也跟著攀上去幫忙,他們兩
     人到了寇克的身邊,抓住了寇克,又合力向下滑,把寇克安全地帶了下來。

       伊鐵爾喘息著。問:「真神在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寇克沒有回答──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沒有說過任何話。他不但不說話,而且
     ,雖然睜著眼睛,但是可以看得出,在他睜大的眼睛中,是那樣地茫然,令人感到
     他的眼睛,是在望向一個不可測的另一空間。

       寇克的身子也不能動,他看起來完全像一個死人一樣,可是他卻不是死人,他
     還活著,他是一個活著的死人!

       伊鐵爾在弄清楚了寇克的情況之後,再抬頭向上看去,「神」仍然坐著一動不
     動,看起來,和一動不動的寇克完全一樣。

       而那自「玻璃房間」底部伸出來的梯狀物,也已經縮了回去。

       一切,全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唯一的不同是,剛才這嘻哈笑著,向上
     攀去的寇克,變成了一動也不能動。

       由於寇克根本聽不到旁人的問話,所以。在神的面前,在那些有奇異的光彩發
     出來的透明立方體之前,究竟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沒有人知道!

       聽伊鐵爾講了寇克去喚醒「沉睡的神」的經過,李豪的心直向下沉。過了好一
     會,他才十分艱難地講出了一句話來。道:「寇克……死了!」

       伊鐵爾搖著頭。道:「不,他沒有死,他一直是這樣,我們的人照料著他,他
     一直是這樣!」

       李豪不由自主喘著氣,道、「讓我見見他!」

       伊鐵爾嘆了一聲。道:「現在你已明白了一切,當然我會讓你見他!」

       伊鐵爾伸手,在石桌旁,按了一下,一道暗門打開,暗門打開之後,現出了一
     條傾斜度十分低的通道,然後,坐在一張椅上的寇克,從那條通道之中,滑了出來
     ,一直滑到了暗門口。

       李豪看到了寇克,在經過好幾年的訪尋之後,終於看到了寇克,他心情的激動
     ,可想而知,他立時衝向前,緊緊握住了寇克的手。寇克的手雖然冷些,但是卻很
     柔軟,毫無反應,那絕不會是死人的手。

       可是寇克卻一動也不動,他甚至不望向李豪,雙眼睜著。眼神是如此茫然。李
     豪大聲叫著,可是寇克一點反應也沒有。

       如果不是李豪已在這古廟中有過那樣的經歷,這時他一看到寇克這樣的情形,
     他一定會毫不考慮,轉身就揮拳擊向伊鐵爾了。

       但這時,他已經知道這座古廟的來歷,知道有一個外星人,由於不明的原因,
     還在廟中。知道這一切,都和恆古以來,人類想探索而又一點成績也沒有的宇宙奧
     秘有關!所以,盡管他心中傷痛,他卻並不衝動,只是頹然放開了寇克的手。道:
     「把他交給我,我會找世上最好的醫生替他醫治!」

       伊鐵爾嘆了一聲。道:「世上最好的醫生,也不過是人。人,能敵得過神的旨
     意嗎?」

       李豪怔了一怔,轉過身來。道:「那……不能讓他一直這樣子!」

       伊鐵爾緩緩地道:「別以為我不關心他,他是因為我的吩咐而變成這樣的,相
     信我,我對他進行過長時期的觀察,我想到他現在這樣,並不會感到痛苦。」

       李豪叫了起來:「那也不行,總得醫好他!」

       伊鐵爾道:「我相信,如果沉睡的神醒來了,他也會醒來。」

       李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完全可以肯定,寇克變成眼前這等模樣,一定和那
     個外星人有關,據伊鐵爾的形容,寇克曾在那玻璃房中做了些什麼,才變成這樣子
     的,那麼,說是外星人使他變成這樣的,絕不會有錯!

       李豪一想到這裡,堅決地道:「我去求他,我去求他令寇克復原!」

       伊鐵爾神情駭然,望著李豪,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李豪知道,那個外星人
     ,在伊鐵爾的心目之中是神,是絕不可侵犯的。但是他卻不怕,他是那麼注重和寇
     克之間的友誼,而且他又是一個熱情激動的人,這時,他絕不考慮後果,而且,大
     不了,事過他也和寇克一樣,有什麼大不了的。

       所以,他用力一拳,打在石桌上。道:「不,我一定要去求他令寇克復原。」

       伊爾鐵隔了許久,才緩緩呼出一口氣來。道:「好,可是你千萬別冒犯了神!
     」

       李豪苦笑了一下。道:「不會,別忘記,我也是他的信徒,他的偉大,在我看
     來,簡直是無可形容的。和他相比,地球上的人,算是什麼?」

       李豪的這幾句話,倒是出自衷心的。伊鐵爾又嘆了一聲,於是李豪又來到了那
     個「圓筒」中。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6:55 | 顯示全部樓層
  李豪攀上圓柱,到了玻璃房子的底部,用力敲打著,叫著,求告著,可是一點
     用處也沒有,並沒有什麼東西升出來,讓他可以進入。他不斷地說著話,因為他知
     道,他所說的話,對方會聽得到。

       幾乎在一小時之後,李豪已經是精疲力竭,只好附在那圓柱之上了,他還在不
     斷求告,李豪的一生之中,未曾這樣求告過一個人!在他已經要絕望的時候,他陡
     然看到,「神」的手指又動了一下,和上次一樣,仍然是指向他前面的一個透明立
     方體。

       李豪連忙向前看去,只見那透明立方體中,現出了一重又一重十分淡的彩霧,
     接著,有印象現出來,李豪看得十分真切,那情形,就像是他對著一具電視機一樣
     ,只不過看到的東西,全然是有立體感的。

       他看到寇克在「玻璃房間」中的情形,和伊鐵爾敘述的完全一樣。所不同的是
     ,當時,伊鐵爾並沒有看到全部過程,因為當彩光四射之際,大約有一分鐘的時間
     ,伊鐵爾和另外三個人,都因為「神跡」的奇妙,而在跪地膜拜。

       李豪這時,在透明立方體中所看到的,顯然是當時紀錄下來的全部過程,所以
     ,在那一分鐘之中發生的事,他也看到了。

       他看到寇克面對著發出各種幻麗色彩的透明立方體,神情訝異莫名,接著,他
     試圖去提起其中一個來,但是卻不成功。

       然後,寇克突然轉過身,來到「神」的面前,伸手抓住了「神」胸前的衣服,
     他用力想把對方提起來,但是卻不成功。

       這時候,「神」的怪臉上,神情也起著急劇的變化,他那只獨眼,睜了開來,
     現出一種可怕的光芒來,寇克還在用力拉著,「神」又閉上了眼,寇克在那時候,
     身子陡然之間,像是被一種巨大的力量,彈得閃後,跌了開去,背部撞在一些透明
     立方體上。、就在這時,強光陡生,寇克的身子又再彈回來,撲倒在「玻璃房間」
     的底部。

       再接下來的情形,直到一片漆黑,又和伊鐵爾的敘述,完全一樣。

       在漆黑過後,柔和的光芒又射出來,李豪繼續注視著那有形象現出的透明立方
     體,看到了一連串顫動的線條,李豪強烈地感到,這組顫動的線條,是在向他表達
     一些什麼意思,看起來,那像是聲波轉變為電波後的波形,可是他卻全然不明白對
     方想表達什麼。

       閃動的電波形在大約一分鐘之後靜止,透明立方體又回復了透明。

       李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雖然他未能弄懂最後一部分是什麼意思,但是他也明
     白了大概,他道:「請問,是不是寇克──他就是曾來過你面前的那個人,做錯了
     什麼?」

       他連問了三次,得不到反應,他又問道:「寇克的處境,難道沒有辦法改變的
     嗎?」

       他也連問了三次,也沒有反應。李豪嘆了一聲,慢慢滑下了圓柱。

       當他再回到石室,面對寇克之際,他對伊鐵爾道:「寇克的確做了一些錯事,
     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也不知道。我看他的情形不是人力所能改變的,就讓他繼續保
     持這樣的情形吧!」

       這正是伊鐵爾同意的事,伊鐵爾連連點頭。李豪道:「有一個人,可以十分妥
     善地照顧寇克,我去叫她來。」

       伊鐵爾道:「他的妻子?可是她……不是我們的信徒!好像──」

       李豪打斷了伊鐵爾的話頭,道:「雅蒂對寇克,有著極深的感情,她一定願意
     為寇克做任何事!信徒不信徒,不是主要問題吧?我倒希望,雅蒂那種人世間罕見
     的愛情,可以感動神,使寇克早點回復正常!」

       伊鐵爾喃喃地道:「但願如此!」

       李豪又伸手,在一動不動的寇克臉上,輕輕拍了幾下,才又道:「我已經是信
     徒了,以後,任何和這座廟有關的事,我一定盡我最大的力量,不過,現在我不可
     能常住在這裡,我一定會經常來。」

       伊鐵爾並不十分挽留李豪,只是道:「我知道辛開林賣了一顆『女神的眼睛』
     ,其餘那些寶石呢?」

       李豪搖頭:「那是他的財產,他對我已經夠好了,我沒有再去過問他財產的理
     由!」

       伊鐵爾皺著眉,現出很為難的樣子來,李豪以為他還有重要的話要說,可是等
     了一會,伊鐵爾只是嘆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李豪卻忍不住問道:「你交給辛開林的那隻箱子中,究竟放著什麼?」

       伊鐵爾看來有點心不在焉,道:「那是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以後再說罷!」

       李豪沒有再問下去,他還是駕駛著那架小型飛機離去的。

       回到了拉合爾,他把寇克的情形告訴雅蒂,還沒有等他問雅蒂是不是願意去照
     顧寇克,雅蒂已經極其鎮定地道:「我去陪他,和他在一起!」她停了一停。又道
     :「我很害怕失去他,現在,至少他不會離開我了!」

       她說得極平靜,可是話才說到一半,淚水已經湧出來,順著她的臉頰,直向下
     淌,令得李豪、倫星和三達,都不敢正面看她。

       李豪把雅蒂送到神廟之後,他並沒有把自己的經歷,寇克的遭遇告訴辛開林。
     他感到告訴了辛開林,於事無補,整個事情是這樣奇妙和不可思議,他知道辛開林
     的性格,要是辛開林知道了這些,他一定會放棄一切,去追索事情的真相。而那時
     候,正是辛氏機構的事業開始發展的時候,需要具有高度商業才能的辛開林全力以
     赴,絕不能有任何分心。

       李豪自己一個人承受了那種難以形容的精神上的壓力。

       在那座神廟中的遭遇,的確是使李豪的心理上,形成了極度的壓力。他和其他
     的信徒不同,連伊鐵爾在內,把一切事情全都宗教化了,心理上就比較容易消化得
     多,可是李豪卻知道,那不是宗教問題。那個「神」,毫無疑問,是一個外星人。
     那「玻璃房間」,那些立方的透明體,全是他一點不了解,地球人的知識還遠遠無
     法接近的科學儀器。

       其餘的外星人走了,這一個留了下來,當年曾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一動都
     不能動?寇克為什麼忽然要對他不利?種種沒有答案的疑問,使他時時有喘不過氣
     來的感覺。

       於是,李豪索性縱情聲色,想在醇酒美人之中,令自己變得輕鬆些,他在全世
     界各地追求出名的美女,每次成功了之後又厭倦,他每年都到巴基斯坦去,每次一
     到之後,就駕著小型飛機,直飛那座神廟。每次,他也都要攀上那根圓柱去,看看
     那個「神」,「神」的情形一點也沒有改變。

       時間一年一年過去,有一次,他到神廟,意外地發現了阿道和甘甜。

       當李豪第一次看到阿道的時候,他就忍不住,大叫了起來,他立即就可以肯定
     ,眼前這個青年人,一定就是寇克和雅蒂生的兒子,當年在那荒僻的山村中,叫仇
     視雅蒂的村民抱走的。

       阿道被李豪的態度嚇了一大跳,有點不知所措,李豪立時向伊鐵爾望去。伊鐵
     爾道:「我是在一家孤兒院中,把他領出來的。這小伙子,他是在很小的時候,被
     人在街頭發現的,因此,到現在還沒有名字的。」

       李豪立時道:「叫他道格拉斯吧!」

       伊鐵爾也沒有問是什麼原因,阿道也欣然接受了這個新名字。然後,李豪當阿
     道不在場的時候問伊鐵爾:「他見過他的父親沒有?」

       伊鐵爾搖頭:「沒有,他是一個很勤奮的小伙子,但年輕人有年輕人的衝動,
     我不知道當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後,會怎麼樣,所以我什麼也沒有和他講。他的父
     母生活在廟中普通人不能到的地方,他也沒有機會遇到他們的。遺傳真是奇怪的事
     !他和寇克長得一模一樣,任何人一看,都知道他是寇克的兒子!」

       李豪的心情十分興奮,他們三個老職友,直到現在,還只有寇克有了一個兒子
     。

       李豪當時就決定:「我這次回去之後,一定要把所有的事全講給辛開林聽!他
     的事業已到了顛峰,可以不必再那麼操勞,可以騰些時間出來做些別的事了!」

       伊鐵爾忙道:「不,還是先別告訴他!」

       李豪感到有點意外,不知道伊鐵爾為什麼要阻止他把這裡的一切告訴辛開林。
     照他想來,那是絕對有好處的事情。

       辛開林知道了這裡的情形,依他的性格而論,他一定會盡他的力量,集中世界
     上一流科學家,來研究這件事。這件事,足可以使得人類以後的歷史,完全改寫!
     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大事。

       伊鐵爾在李豪的注視下,緩緩地道:「你看到了甘甜?她也是我從孤兒院帶出
     來的。」

       李豪仍然不明白:「很可愛的小姑娘,她又有什麼關係,看來她是個白癡──
     」

       李豪講到這裡,陡然停了下來,望向伊鐵爾,伊鐵爾也知道李豪為什麼望向他
     ,慢慢點了點頭。

       李豪大搖其頭。道:「你以為她沒有思想?你錯了,她智力低,可是也有思想
     ,只不過她的思想不成熟而已,寇克的事,還不足以構成教訓嗎?」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7:17 | 顯示全部樓層
  伊鐵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我還沒有告訴你,在你上次離去之後不久,
     我又在廟中發現了一問房間。這座廟,我是從來沒有見過的。神的建築,不是我們
     所能想像的,在那間房間中,我找到了一本上代留下來的書。」

       李豪道:「那又怎麼樣?」

       伊鐵爾向李豪作了一個手勢,他們一起向前走去,經過了一條走廊,走廊的兩
     壁上全是浮雕,伊鐵爾突然停下來,伸手去推一個浮雕的神像,神像向後縮去,現
     出恰可供人進去的隙縫來。

       隙縫並不是很寬,剛好可以供一個人打橫身子擠過去,伊鐵爾在前,李豪在後
     ,一起擠了過去。隙縫之後,看來只是一個極小的空間,四面都是石壁,兩個人擠
     在那個小空間中,幾乎連身子也轉不過來。李豪剛想發問,伊鐵爾掂起腳來,仰手
     向上,手按在頭頂上的石塊上,然後用力向上頂著。

       李豪看他頂得十分吃力,可是卻又沒有法子去幫他,因為他的身材非常矮小。
     伊鐵爾頂了一會,發出了一下出盡氣的悶哼聲之後,一邊的石壁,又向後退去,再
     現出一度隙縫,而且,有光亮透了出來。

       李豪吸了一口氣,喃喃地道:「光線……是從哪裡來的?」

       伊鐵爾道:「這是神的能力!」

       李豪沒有再說什麼,他自然知道,那的確是「神的能力」。

       那種外星人早已發現了可以長久維持的一種能量,在這古廟中,種種想像不到
     的地方,都會有光源,自然是由於這種能量在起作用之故。

       進了那道隙縫,是一個小小的房間,李豪又不禁吸了一口氣,這間房間中的一
     切,和整座古廟,實在太不調和了。

       整座古廟,不論和什麼有關,看起來總是神沉幽秘,有著古老悠遠的氣氛。可
     是,這間房中,簡單的陳設,卻有著簡潔明快的線條,一切都給人以一種未有的夢
     幻般的感覺。

       簡單的陳設,包括了一張桌子,一張椅子,還有在一邊牆上的許多不同顏色的
     按鈕。

       伊鐵爾望著李豪,道:「很奇特,是不是?」

       李豪點頭道:「是,我猜想……這不知是哪一位神……用過的地方?」

       伊鐵爾沒有表示什麼,來到桌前,道:「你看那邊牆上,有許多按鈕,看來每
     一個都可以按動,但是我卻碰也不敢去碰它們!」

       李豪突然衝動了起來,他大聲道:「伊鐵爾,你難道不覺得,你心目中的神,
     其實並不是神,他們是──」

       李豪的話還沒有講完,伊鐵爾已陡然喝道:「住口!」他呼叱得這樣嚴肅以致
     李豪立時停止了說下去。伊鐵爾立時又道:「不管他們是什麼,我們用『神』來稱
     呼他們,有什麼錯?」

       李豪沒有再說什麼,隔了半晌,才道:「對,一點也沒有錯!」他說著,向牆
     上的那些按鈕看了一下,又道:「我也不敢去碰他們……」他苦笑了起來:「誰知
     道一下子輕微的動作,會有什麼結果?」

       伊鐵爾也會心地笑了起來,李豪知道,伊鐵爾其實也知道:「神」其實是外星
     的高級生物,但正如他所說,稱他們為「神」,有什麼錯呢?

       伊鐵爾指著桌上,李豪早就注意到了,桌上有一本看來極薄的本子,那不知是
     一種什麼紙張,每一頁都薄得意想之外,但是又的確是紙張。

       伊鐵爾揭開了一頁來,道:「你看!」

       李豪看到了上面的文字,但是他卻不認識,伊鐵爾道:「這是古代印度文字的
     一種,上面寫的是──」

       他吸了一口氣,然後低聲誦讀了起來:「必須有一個沒有思想,堅深而忠神的
     人,幫助沉睡的神,神才會醒過來。這個人一定要保持著人類上古時代清靈的心,
     而不是隨著時代的轉移,而變得充滿了自私欲念。這是神的訓示,極其重要。如果
     沒有這樣的一個人,沉睡的神,無法醒來!」

       他讀到這裡,向李豪望了一眼。

       李豪苦澀地笑了一下,道:「這樣的人……世上還找得出來嗎?」

       伊鐵爾並沒有回答,可是他的神情卻相當沉著,看來像是胸有成竹一樣。李豪
     看到他這種神情,陡然震動了一下,他已經猜到了伊鐵爾的計劃了,是以失聲道:
     「甘甜!你準備以那低能小女孩去做這件事?」

       伊鐵爾神情嚴肅,道:「我想不出還有誰,會比她更適合。」

       李豪一面搖頭,一面苦笑,道:「不行,她低能,可是她一樣有思想,只不過
     思想幼稚而不成熟罷了!」

       伊鐵爾道:「是,但是我已經觀察了她一個時期,發現她極其純真,一點也沒
     有自私的欲念,如果世上還有一個人,更像神的訓示所說那樣的話,那應該只有她
     。甘甜,才是我們的希望!」

       伊鐵爾躊躇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正確的時機!」

       李豪不明白他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伊鐵爾又翻過了一頁,道:「這上面記著,
     當廟堂中十八具神像,射出他們眼中的光芒時,……就會變起來。」

       他讀到這裡,停了一停,道:「剛才我沒讀出來的那個字,我不認得,我曾經
     去問過這種古代印度文的專家,他也不認識,只知道這個字的讀音是『欽蘭』。」

       李豪道:「既然會變起來,那一定是一件東西!」

       伊鐵爾道:「是,我也相信『欽蘭』是一樣東西,可能就是那件一再被提及過
     的那件最重要的東西!」

       李豪「啊」地一聲,道:「就是你裝在木箱子裡,在混亂之中,交給辛開林保
     管的那東西?」

       伊鐵爾點了點頭,李豪喃喃地道:「『欽蘭』,這個發音是沒有意義的,那一
     定是他們的語言,這是一件什麼樣的東西?你一定曾見過?」

       其實,多年來,不但是辛開林想知道那隻木箱子中放的是什麼東西,李豪也一
     直很想知道,不過他想知道的程度,不如辛開林之甚而己。

       伊鐵爾聽得辛開林這樣問,皺了皺眉,並不回答,李豪又道:「它的外形怎樣
     的?」

       伊鐵爾仍然不回答,而且,揮了揮手,明顯地不讓李豪再問下去,李豪悶哼了
     一聲,伊鐵爾又讀道:「然後,神就會徹底醒來,就會和以前一樣,就會令得整個
     世界改觀,神有這個決心,也有這個能力,可以改變整個世界,整個人類。」

       李豪越聽越覺得心驚肉跳,他道:「照這記載來看,這個沉睡的神要是醒來了
     之後……」

       伊鐵爾道:「照我的理解,神一醒來,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李豪道:「什麼樣的變化?」

       「不知道。」伊鐵爾合上了本子。「這上面一點也沒有提及,這本子一共有一
     百頁,有文字記載的,只有第一第二兩頁。」

       李豪道:「而且文意十分不清楚。」

       伊鐵爾道:「有些,是很清楚的。例如,十八具神像,射出他們眼中的光芒─
     ─」

       李豪道:「我就不明白!」

       伊鐵爾解釋:「那十八具神像,如今看來,眼睛部分是凹陷進去的,本來,每
     一個神像的眼眶之中,都有一顆寶石鑲嵌著的。」

       李豪「啊」地一聲,道:「你給辛開林的那十八顆──」

       伊鐵爾有點傷感,道:「是,就是那十八顆。」

       李豪想起多年之前,自己用小刀把那手皮袋子割開來,發現那些價值連城的寶
     石,卻把它們當作是開玩笑用的顏色玻璃時的情形,也不禁有點好笑。

       伊鐵爾道:「那一年,混亂在各地發生,這裡正是大混亂的中心地區,我是負
     有保護神廟的責任的,我想號召一大批人來,用武裝來保護神廟,可是在那種大混
     亂之中,人心變得連信仰也沒有了。我看到神廟幾乎隨時可能毀於兵禍之中,所以
     ,就想把廟中最重要的東西,轉移到別的安全的地方去。」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7:37 | 顯示全部樓層
  李豪用心聽著,伊鐵爾這時的決定,在日後,影響了他們三個老朋友的一生
     t世事就是這樣奇妙,遠在萬里之外的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做了一些事,就有可
     能影響到另一個全然不相干的人的一生!

       伊鐵爾也在回想著當時的情形,他繼續道:「我知道神像眼中所嵌的鑽石,價
     值極高,如果一有亂兵侵人,神像可能會遭到破壞,所以我將它們取了下來。還有
     一樣重要的東西,就是『欽蘭』。然而,當我帶著它們來到拉合爾機場之際,根本
     已經沒有正常的班機了,就在那時候,我遇上了辛開林。那實在是一種冒險,可是
     我有一種直覺,感到他是一個可信任的人。當時,我把十八顆寶石也給了他,是因
     為我沒有別的可以給他作酬勞,而我必須付他酬勞。我也想到過,任何人都不可能
     把那麼值錢的寶石,一下子全都賣完的!」

       李豪推了推手,道:「那十八顆寶石,幾乎被我們拋到街上去!」

       伊鐵爾道:「我發現了這個本子上的記載之後,想到那十八顆寶石,一定另有
     作用,一定要留在它們原來的位置,留在神像的眼眶之中,這可能有重大的作用!
     」

       李豪道:「據我所知,辛開林只出售了其中的一顆:女神的眼睛,給我時間,
     我可以找回它來,其餘的,可以向辛開林要回來。」

       伊鐵爾嘆了一聲,道:「所以,我不主張先讓辛開林知道,以他現在的地位,
     除非是他自願,不然,誰也強迫不了他。還是先把『女神的眼睛』找回來再說!」

       李豪點頭,表示同意,他們又商量了一會,才離開了那個房間。

       李豪在離開拉合爾之後,馬上極力尋找「女神的眼睛」的下落,可是,這顆完
     美無瑕的鑽石,究竟落在什麼人手裡,李豪用盡了方法,也查不出來,他做夢也沒
     有想到是辛開林以當年出售的十倍價錢,把它買回去了。

       時間又飛快地過去,到了那個大水庫的計劃被提出來之後,李豪一算地點,水
     庫工程,會令得神廟淹沒在幾十公尺深的水下,他當然要竭力反對這個計劃的實行
     !

       他反對水壩的建造計劃,真正的原因,又說不出口,辛開林當然不肯接受,於
     是,兩個幾十年的朋友翻了臉。辛開林依計劃和巴基斯坦政府合作,而李豪則開始
     他的反對行動,到後來,他索性長駐在拉合爾,用他私人的財產,造成巨大的影響
     力,令得建造水壩的計劃不能實現。

       在這段日子內,甘甜一天一天長大,可是盡管她的身體越來越成熟,但是她的
     智力,卻始終停止在兒童的階段。經過長時間的觀察,李豪也承認甘甜可能是最適
     宜「喚醒」沉睡的神的人選。

       伊鐵爾覺得不能再等下去了,盡管李豪還沒有找到「女神的眼睛」,但伊鐵爾
     決定將「欽蘭」要回來。他知道,辛開林會忍不住好奇心,一定會提出以極高的代
     價來交換那隻木箱,所以,他派了甘甜去見辛開林。

       伊鐵爾知道,吩咐了甘甜怎麼做,甘甜一定會照做的。

       然而,伊鐵爾所未料到的是,已經是大富豪的辛開林,財富多得像天文數字一
     樣,但是他所得到的快樂,卻和普通人一樣,和世上所有的人一樣──少得可憐。

       辛開林直到和甘甜在一起,才感到自己可以找到真正的的快樂。

       這一點是伊鐵爾所絕料不到的!


     七、惡靈作怪人心大變 為救萬民作別地球

       古廟的石室中,維持著極度的寂靜。

       過去的經過,由伊鐵爾講出來,小部分由李豪補充,辛開林一直在用心聽著,
     在那一小時多,聽伊鐵爾和李豪兩人的敘述過程之中,他整個人,如同墮進了一個
     夢幻的境界中一樣,等到他們兩人講完,辛開林仍然未能從這樣的境界之中醒悟過
     來。他還是呆呆的坐著,一動也不動。

       李豪看到了他這種神情,又性急了起來,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帶你去
     看那個『神』!」

       辛開林又呆了一會,然後,才深深吸了一口氣,望向李豪。

       他看著李豪,又是半晌不出聲,實在是他心中一片混亂,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
     好。

       他終於開了口,指著李豪,道:「你這頭蠢驢子,你為什麼不早對我說?」

       李豪翻著眼,道:「我看你只顧埋頭賺錢,賺錢,多了還要再多,誰知道你對
     這種事情是不是有興趣?你憑良心說,如果我早對你說了,你會怎麼樣?」

       辛開林呆了一呆,才嘆了一聲,道:「是的,我會說你在夢囈,根本不會相信
     !」

       李豪聽得辛開林這樣說,一陣激動,老朋友畢竟是老朋友了,在這樣的情形下
     ,根本不必說什麼假話。他站了起來,張開雙臂,抱了辛開林一下,辛開林也大力
     在李豪的背上拍了一拍。

       兩個老朋友之間的芥蒂,到這時候,可以說完全消除了,但是這絕不表示他們
     兩人之間的歧見已經消除了。辛開林指著像塑像一樣,坐著一動也不動,甚至連雙
     眼之中也一點沒有神采的寇克,大聲道:「伊鐵爾先生,寇克可以說是給你害成這
     樣的──」

       伊鐵爾想要分辯,可是他還沒有開口,辛開林陡然一揮手,不讓他開口,道:
     「我絕對不會讓同樣的情形,出現在甘甜的身上!」

       伊鐵爾還未曾來得及有反應,李豪已經道:「甘甜和寇克不同,她合乎條件!
     」

       辛開林冷笑了一聲,道:「所謂合乎條件,那只是你們的想法!伊鐵爾也曾經
     認為寇克合乎條件。」

       李豪又按捺不住怒意,道:「可是那沉睡的──」

       他下面一個「神」字還沒有出口,辛開林已經道:「就讓他一直沉睡好了!地
     球上沒有他,地球上的人一樣在過日子,為什麼一定要他醒來?」

       辛開林的話才一說完,伊鐵爾的臉色,已經變成蒼白,對他來說,辛開林的話
     ,是他從來也沒有聽到過的叛逆語言,他已經用手按住了腰際懸著的那柄小彎刀,
     而且手指節發響。這表示他真的已下定了決心,不把這把小彎刀拔出來則已,若是
     拔出來的話,─定一下子,就會把刀子插進辛開林的心臟去。

       李豪也憤怒得講不出話來,伸手指著辛開林,道:「你……你……你……」

       辛開林知道自己的處境並不是很好,雖然他曾在大風大浪中翻過筋斗,但是他
     一生的經歷之中,從來也未曾有過如今這樣的經驗。然而,他堅強的性格,使他在
     這樣的情形下,保持鎮定。

       他的語調變得更沉著,道:「請原諒我講話直率,我必須提醒你們,你們的情
     緒,都受一種狂熱的宗教情緒的影響!」

       李豪吼叫道:「住口,剛才我在敘述中已經說明了我的認識,神,其實是來自
     外星的高級生物,他比我們高級得多,他所代表的文明,可以令得地球人像螞蟻一
     樣!」

       辛開林仍然十分沉著,道:「是,我承認這一點,可是你平心靜氣想一想,一
     群螞蟻,按照螞蟻的方式在生活,會歡迎在螞蟻之中,忽然來一個人去干擾它們嗎
     ?」

       伊鐵爾變聲道:「神會改變世人的生活!」

       辛開林道:「肯定會,已經有這樣的記載,是向好的方向改變,還是向壞的方
     向改變?」

       伊鐵爾和李豪都怔了一怔,一時之間,答不上來,辛開林又道:「就算是向好
     的方向改變,是對誰來說?對神來說,是好的方向,對地球人來說,就未必好!」

       伊鐵爾的聲音更嚴肅,道:「這是什麼話?神的方向,一定是好的!」

       辛開林冷笑了一聲,道:「這是你的想法,因為你是神的信徒,可是世界上有
     更多人不是信徒,你有什麼權利剝奪他們的自由的意志和自由選擇的權利?還是你
     準備用你手中的利刀,去強迫他們接受你的意旨?」

       當辛開林在這樣說的時候,伊鐵爾腰際的彎刀,已經一半出鞘了,即使只是一
     半出鞘,也可看出那是一柄極其鋒銳的利刃。

       伊鐵爾停了一停,道:「神只要醒過來,自然會使世人都成為他的信徒!」

       辛開林嘆了一聲,道:「他來自另一個星球,對我們所知實在太少,已經有很
     多……神,來了又回去,是因為對世人的失望,只有他留下來,想要改變世人,兩
     位,這是他單獨的願望!是的,世人在變,那是一種自然的變,一種因環境的變遷
     所造成的轉變。我不否認人心越來越壞,但是人心美好的一面,難道不是一樣被保
     留了下來。美與惡的鬥爭,是一直在進行著的,不要對人太悲觀了!」

       李豪揮著手,道:「我們不必討論這個問題,問題是,一定要有人喚醒神,而
     甘甜是唯一的人選。」

       辛開林又憤怒又激動,道:「即使會害了她,你們也不顧?」

       李豪道:「就算她變得和寇克一樣了,也沒有損失,她本來就是一個白癡!」

       李豪的這一句話,真正將辛開林激怒了!

       辛開林發出了一下憤怒之極的吼叫聲,在他的一生之中,從來也沒有這樣憤怒
     過,他漲紅了臉,緊握著拳,叫道:「她是人!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你們不能把
     她當作工具,隨便利用她去做不可測的事!」

       他把這幾句話重覆叫了兩遍,才喘著氣道:「我絕不會讓你們這樣做,你們會
     後悔,至少我就不會把那十八顆寶石還給你!」

       他指著伊鐵爾,激動得手指在發抖。

       伊鐵爾的神情,冷得像冰盤出來的一樣,道﹔「我們一定要這樣做,你不肯還
     那十八顆寶石,可能導致甘甜行動的失敗,那就是你害了她!」

       辛開林呆住了。

       剎那之間,他心念電轉,憑他豐富的處事經驗,設想著可以阻止伊鐵爾行動的
     方法,可是卻沒有一個方法是有用的。他不交出那十八顆寶石來,伊鐵爾一樣要行
     動。他個人的力量,絕無法阻止,而就算他能施加壓力,使巴基斯坦政府出面來阻
     止這件事,也一樣不成功,至少在時間上,是來不及了!

       辛開林的手心冒著汗,汗珠很快地從他的鼻尖和額頭上滲出來。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7:56 | 顯示全部樓層
  伊鐵爾目光冷而硬,李豪揮著手,道:「你是怎麼一回事?甘甜只不過是一個
     白癡女孩子!」

       辛開林陡地轉過頭去,望向李豪,他雙眼中射出來的那種憤怒的光芒,令得李
     豪陡然震動了一下,這個一生脾氣暴烈,什麼也不怕的人,也不由自主,在辛開林
     的那種眼光之下,感到了震驚。

       辛開林用聽來極其嘶啞的聲音,向李豪呼喝:「你知道什麼?」

       李豪吞下了一口口水,沒有出聲。伊鐵爾道:「辛先生,這裡的事,不是你的
     力量所能阻止的,你應該已看到了這一點!」

       辛開林的身子不由自主發著抖,連帶使他的聲音,也有點發顫,他道:「我…
     …知道!」

       伊鐵爾的聲音聽來緩和了一些,道:「我們讓你知道了一切經過,是希望你能
     夠諒解──」

       辛開林陡地吸了一口氣。這時,他已經有了決定,所以他的神態鎮定了許多。
     他一揮手,打斷了伊鐵爾的話頭,道:「我不諒解──」

       伊鐵爾皺了皺眉,道:「那只好很抱歉,不能為了你,而妨礙我們的行動。」

       辛開林的神情,已變得十分沉著,他緩緩地道:「那十八顆寶石,我還是可以
     拿出來──」

       伊鐵爾和李豪,在剎那間,都現出詫異的神色來,不知這辛開林何以又改變了
     主意,他們想插話,可是辛開林立時作了一個堅決的手勢,不讓他們開口。續道: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他講到這裡,頓了一頓。伊鐵爾道:「在不知道你的條件之前,我無法答覆。
     」

       辛開林把聲音壓得十分低沉,聽來更給人以堅決的感覺,那表示他的條件,是
     不能討價還價的:「甘甜去叫醒那個睡著的神時,我要在她的身邊!」

       伊鐵爾的喉際,發出了「咯」地一聲響,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李豪忙道:「這恐怕不行……」

       辛開林重覆了一遍,語氣更加堅決,道:「我要在甘甜的身邊!」

       伊鐵爾的頸部,看來有點僵硬,以致當他轉過頭,向辛開林望去之際,頸骨甚
     至發出了一陣輕微的「格格」聲來,他望定了辛開林之後,道:「這樣,有什麼作
     用?」

       辛開林道:「至少,如果有類似發生寇克身上的意外發生之際,我可以幫助她
     。如果你不答應,那麼,請相信,雖然我無可奈何,但是我會盡我一切的力量來阻
     止這件事!」

       伊鐵爾嘆了一聲,道:「你讓我們考慮一下。」

       辛開林立時道:「在你們考慮的時候,我要和甘甜在一起。」

       伊鐵爾點了點頭,走向石室的門口,打開了門,用辛開林聽下懂的語言,大聲
     叫了幾聲。然後,他作了一個請辛開林出去的手勢。

       當辛開林推開石室,向外走去之際,他看到好幾個人,包括身型異常高大的巨
     靈在內,神色凝重地向石室走來。一看到了他,就側身讓路,神態十分恭敬。

       辛開林再向前走,就看到阿道和甘甜一起出來,甘甜一見到他,大聲歡呼著,
     奔了過來,雙臂一伸,緊緊摟住了他的脖子,身子也盡量向他靠了過來。辛開林也
     感到了一陣無比的快慰。他抱住了甘甜,在甘甜的耳邊低聲道:「來,我們出去走
     走!」

       天色,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段時刻,在黑暗中看來,天際的星星,似乎也
     帶有一種極度的神秘和暖昧。辛開林和甘甜並頭躺在地上。他們所躺著的地方,是
     那四根巨大的石柱的中間。

       在黑暗中看來,那四根巨大的石柱,筆直地聳立著,指向天空,天空是一種接
     近黑色的深藍。辛開林望著無窮無盡的蒼穹,心中在想,曾經來到過地球,又離去
     了的那些「神」,究竟是從這許多星球中哪一個來的呢?更可能,他們來自遙遠的
     ,肉眼所望不到的一個不知名的星球。宇宙是如此浩渺,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根本
     無法窺視它的奧秘於萬一。

       甘甜只是枕在辛開林的手臂上,看來已經睡著了,但當辛開林側頭向她看過去
     時,卻看到她雖然閉著眼睛,但是長長的睫毛,卻還在輕輕地顫動。顯然她沒有睡
     著,只是在享受那份寧靜。

       令到辛開林自己也感到驚訝的是,在有過了那樣的驚濤駭浪似的經歷之後,這
     時他的心境,也十分寧靜,他知道,這份寧靜,是由於他和甘甜在一起才獲致的。
     他把手臂讓甘甜擾著,他的手輕輕撫摸著甘甜豐腆柔潤的手臂,那使他感到無比的
     舒適。已經有多久未曾有這樣的心情了?大學時期,和初戀的女同學,並排躺在草
     地上的時候,就是這樣的心情。

       辛開林覺得自己已完全回到了過去,重新得到了逝去的那種日子的快樂。這並
     不是一種虛幻的感覺,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感受。

       他知道,在常人的眼中,甘甜只不過是一個白癡女孩子,但是在他的心中,甘
     甜卻是他以後的生命!要是沒有了甘甜的話,事業上的成功,財富的積聚,那才只
     不過是一種幻覺。

       辛開林感到了極度的滿足,現在,甘甜就在他的身邊,就在他的懷中!

       他略轉了轉頭,極輕地在甘甜的臉頰上吻了一下,甘甜的睫毛,顫動得厲害了
     些,辛開林低聲道:「別裝睡了!」

       甘甜頑皮地坐了起來,睜大眼,道:「我不是裝睡,只是靠著你,好舒服,叫
     人想睡。」

       辛開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伸手掠開了被微風吹拂在甘甜臉上的髮絲,低聲道
     :「甘甜,伊鐵爾他們,會叫你去叫醒那個……神。」

       甘甜現出害怕的神情來:「不,不要……我害怕,那個……神……可怕得很!
     」

       辛開林扳過她的臉:「我知道你害怕,可是到時,我會和你在一起。」

       甘甜一時之間,有點不明白辛開林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只是眨動她明亮深澈
     的眼睛,辛開林解釋道:「我和你在一起,一起去叫醒那個神,不論有什麼事發生
     ,我都在你的身邊。」

       甘甜高興起來,她爬起來坐著,在朦朧的晨曦之下,辛開林面對著甘甜的笑容
     ,他感到自己整個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這種感覺,令他把甘甜緊緊摟在懷中。
     而他的感覺,又迅速傳給了甘甜,甘甜也緊緊地回摟著他。

       天色漸漸明亮,等到朝陽的光芒,照在他們兩人身上之際,那種暖洋洋的感受
     ,更令人的舒適擴大。辛開林全心全意地把自己浸在這種安寧之中,雖然他聽到有
     腳步聲向他傳了過來。他仍然一動不動。

       胸步聲在他的身邊停止,辛開林睜開眼來,看到身邊多了幾個長長的影子。這
     時候,甘甜真的睡著了,辛開林不等來到他身邊的人開口,就低聲道:「輕點,不
     要吵醒了甘甜。」

       他聽到李豪不以為然的悶哼聲,又聽到了伊鐵爾的聲音:「辛先生,我們已經
     商議好了,接受你的條件,讓你和甘甜在一起。」

       辛開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望著在沉睡中的甘甜。陽光可能令甘甜感到不適,
     她看來微蹩著眉,辛開林舉起手來,放在甘甜的臉前,替她擋住了陽光。

       伊鐵爾又道:「你得離開這裡幾天,抱歉,甘甜不能和你一起去,你想快些再
     見她,就得趕快把那十八顆寶石帶回來!」

       辛開林聽得伊鐵爾這樣說,心中感到好笑。和甘甜相比,十八顆寶石算得了什
     麼?他搖著頭,道:「不必我去,我把保險庫中的密碼告訴李豪,李豪可以處理這
     種小事。我,留在這裡,陪甘甜。」

       辛開林的回答,很使別人感到意外,李豪失聲道:「天,你真是認真了!」

       辛開林緩緩地道:「是的,老朋友,我真的認真了!」

       辛開林的手,繼續為甘甜遮著太陽,他昂起臉來,望向李豪,伊鐵爾和另外幾
     個人,看到辛開林的神情,沒有人會懷疑他的那句話:他真的認真了!

       當天上午,李豪就離開了古廟,帶著辛開林的授權書。

       有了這份授權書,他可以代辛開林處理這個龐大企業組織中的任何事務和辛開
     林的個人事務。

       伊鐵爾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了一句:「辛先生,在甘甜還沒有完成她的神聖
     使命之前,請你別破壞她聖潔的身份!」

       辛開林當然明白伊鐵爾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微笑著,道:「你放心!」

       辛開林並沒有進一步解釋,他的心情,只有他自己了解。當他初次看到甘甜的
     時候,甘甜豐滿成熟,像是隨時可以滴出蜜汁一樣的胴體,的確會給他以極度的誘
     惑。可是到了現在,情形已經開始轉變,他覺得自己和甘甜之間,已經有了某種程
     度的心意相通,和甘甜在一起的那種、平靜、舒適、愉快、滿足,幾乎全是精神上
     的,任何肉體上的誘惑,相形之下,又變得微不足道了。

       伊鐵爾在李豪走了之後,就沒有再露面,把他自己關在那問新發現的石室之中
     ,專心一致去研究上一代「祖師」留下來的記載,找尋使睡著的神醒過來的法子。
     其餘的人,也不來干擾辛開林和甘甜。

       辛開林和甘甜在一起,享受著快樂的時光之餘,有時也會去看看寇克,寇克仍
     然一動也不動,看來他的生命只像植物一樣。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8:19 | 顯示全部樓層
  辛開林也見到寇克的妻子雅蒂,雅蒂很沉默,辛開林勸慰著她,她只是默默地
     聽著,視線一直停在她丈夫的身上,任何人都可以在雅蒂的眼神中看出來,這個像
     植物一樣活著的男人,是她的全部生命。雅蒂可能並不知道許多有關愛情的形容詞
     ,但是她不必知道,她已經用她的生命,全心全意在做。

       辛開林也已下定了決心,即使召集全世界的醫生,也要令寇克復原。當然,他
     更知道,寇克變成了現在這樣子,是「神」的所賜,他在想,當甘甜面對那個「神
     」之際,是不是可以向他求求情,令寇克復原。

       辛開林也想到了,如何培養寇克的兒子──阿道。這一點倒十分簡單,以他的
     財力而論,可以輕而易舉地做到達一點。

       日子過得飛快,簡直就像是一分鐘一樣,已經三天過去了。那天下午,傍晚時
     分,李豪駕駛的小型飛機,衝破了山谷的寂靜,停在神廟之前。

       辛開林感到緊張,緊握著甘甜的手,靠著石柱,站著。

       伊鐵爾和巨靈,從神廟裡走出來,李豪提了一個手提箱,走下飛機來。

       伊鐵爾向李豪追了上去,兩人交談了幾句,一起向辛開林走了過來。

       辛開林道:「你們去辦你們的事,到最後一刻,才來叫我!」

       伊鐵爾和李豪都沒有說什麼,李豪只說了一句:「企業中的一切都順利。」

       辛開林笑了起來:「不管你是不是相信,李豪,我對於企業中的一切,一點也
     不關心。」

       李豪揚了揚眉,和伊鐵爾一起走進了神廟之中。辛開林不但不關心企業的順利
     與否,甚至也不關心伊鐵爾有了那十八顆寶石之後,怎麼樣處理。這幾天,他根本
     連想也未曾想到那隻木箱中是什麼東西,這是他多少年來,每天要想上幾百遍的事
     。

       他所關心的只是:當那一刻終於來到的時候,甘甜會遇到什麼意外?

       這幾天,甘甜看來,也分外沉靜,不像以前那樣頑皮,像是懂事了許多。她依
     在辛開林的身上,一聲也不出。

       夕陽已經沉下山去,映起一大片一大片的晚霞。辛開林道:「我們向前去走走
     !」

       甘甜柔順地點著頭,他們互相挽著,漫無目的地向前走去。天色迅速黑了下來
     ,回頭看去,四根石柱已經成了朦朧的影子。

       他們慢慢向前走著,當天色迅速黑下來之際,他們挽得更緊。』

       當他們發覺到,四周圍一片漆黑,他們也走出了相當遠。向神廟所在的方向望
     去,只看到幾點閃爍的燈光之際,夜已經相當深了。

       這樣的濃黑,本來會使人產生恐懼感,可是這時,辛開林反而覺得,讓黑暗把
     自己和甘甜緊緊裹起來,反而有一種安全感。他們停了下來,靠在一塊大石上,一
     動也不動,甘甜像是一隻小貓一樣,只要靠著辛開林,就有無比的滿足。

       辛開林閉上了眼睛,甘甜的氣息,呼在他的臉上,令他感到有點發癢,他正想
     伸手向自己臉上去撫摸一下之際,手才抬起來,卻陡然僵住了?在那一剎間,他有
     極其奇異的感覺,感到就在他和甘甜的附近,多了一個人!

       四周圍靜到了極點,靜得他不但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甚至也隱約可以感到
     甘甜的心跳。他實實在在沒有聽到任何其他的聲音,可是,他卻感到身邊已經多了
     一個人。而且,他也立即想到,這種感覺,他曾有過一次,那是幾天之前,他在黑
     暗中飛馳向神廟,半途中自馬上摔下來之後的事。

       那一次,在慌亂之中,他伸手亂抓,還抓下了一幅像是絲織品的東西,那幅東
     西,在和甘甜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中,已不知道給他拋到哪裡去了。

       這時,陡然又有了這種感覺,令得他心跳不由自主加劇。甘甜顯然沒有感到有
     什麼不對,只是感到了辛開林的心跳在加劇,她把手按在辛開林的心口。辛開林把
     手加在她的手背上。他不敢現出太驚惶的神情來,怕甘甜受了驚。他盡量使自己的
     動作緩慢而鎮定,慢慢地轉頭,向左首看去。那正是他感到有人在黑暗中隱匿著的
     地方。在黑暗之中,他實在看不到什麼,只是極勉強地可以看到幾塊大石的影子。

       然而,他卻感到,那個人,正離他越來越近,那種感覺,簡直令人遍體生寒,
     毛髮直豎!

       甘甜感到了他的驚恐,道:「怎麼啦?」

       辛開林把她抱得緊一點,道:「好像有人……在我們的身邊。」甘甜四周看了
     一下,道:「沒有啊!」

       辛開林「暇」地一聲,道:「沒有,最好!」

       他一面和甘甜交談,一面用心凝視著,他是那麼用心在凝視,以致令得眼睛也
     痛了起來。然後,他看到了一個極其模糊的人形。那人形幾乎是不可捕捉的,與其
     說是他看到了,還不如說是他凝視太久,心中又以為有人而產生出來的幻覺。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想問「誰」,可是他才一開口,就聽到了聲音,那是一種
     十分細微的聲音,辛開林真疑心自己是不是真的聽到了,還是只是感到了,那聲音
     在道:「別去叫醒那個睡著的人,讓他一直睡下去!你為什麼不帶著你心愛的女人
     離開這裡?」

       辛開林陡地一震,失聲道:「你是誰?」

       甘甜抬起頭來:「你在和誰講話?」

       辛開林一怔,道:「你剛才沒有聽到有人說話?」

       甘甜又把頭靠向辛開林的胸口,道:「沒有,靜得什麼聲音也沒有。」

       辛開林剛才就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聽」到了聲音,這時,他更可以肯定,那
     只是一種感覺。就在他一怔間,那聲音又令他可以感到:「你不必問什麼,聽勸告
     ,趕快離開這裡!」

       辛開林不是沒有考慮過,他可以帶甘甜離開,只要能夠逃出這個山谷,整個世
     界全是他們的。而伊鐵爾對他們的監視,也不是如何嚴格。

       可是辛開林卻是一個極守信用的人,他不會違背自己的諾言。再加上那個在神
     廟的「神」,實實在在,也令得他感到極度的迷惑!一個來自外星的人!他也願意
     看到這個人的「醒來」!

       在黑暗中,辛開林緩緩搖了搖頭,他立即又感到了一下嘆息聲和語聲:「真可
     惜,這個來自第六銀河系的人,會給你帶來災害!」

       辛開林陡地一震,「第六銀河系」,那是什麼意思,他又想問對方是誰時,聲
     音又令他感到:「我和他是鄰居,是和他們一起來的,我倒很喜歡你們這個小星球
     ,你們這些人多可愛,在這裡,我可以隨心所欲,隨便把你們怎麼樣,可是如果那
     傢伙醒了──」

       辛開林本來,絕不想驚嚇甘甜,可是這時,他陡然向前,伸出手去,黑暗中,
     他似乎又抓到了什麼,可是立時又被掙脫,隨著聲音,遠飄了開去:「聽勸告,聽
     勸告,別遵守什麼諾言,帶著甘甜走,根本沒有人可以阻攔你們,多為自己著想一
     下,何必只為別人打算?」

       辛開林的心跳得更劇烈,雖然他感到的那個聲音,是如此詭異,但是卻每一個
     字,都打進了他的心坎之中!是的,他想,何必遵守諾言?要是他早就打開那隻木
     箱,知道了箱中的,是神廟中最重要的一件東西,那麼反過來他可以控制伊鐵爾,
     而不會讓伊鐵爾控制自己了。是的!何必考慮別人,多為自己著想一下,多好!

       辛開林想到這裡,不由自主,陡地叫了起來,道:「對!」

       他忽然之間高叫了一聲,令得甘甜嚇了一跳,又抬起頭來,道:「什麼?」

       辛開林再想感到那聲音,可是卻已感不到了,同時,那種有人在身邊的感覺,
     也已消失了。

       他思緒十分紊亂,一時之間,他對發生的事,無法整理出一個頭緒來,當甘甜
     問他之際,他盯著甘甜,低聲道:「我們離開這裡!」

       甘甜呆了一呆,道:「我……還沒有做我應該做的事,我要去叫醒……那位神
     !」

       甘甜在這樣說的時候,顯然很害怕和很不願意去做這件事,但是在她簡單的心
     靈之中,她還是認為這件事,是必須去做的。

       甘甜的這種態度,令得辛開林的心中,感到了慚愧,但是這種慚愧的感覺,卻
     一閃就過,他也沒有向甘甜進一步地解釋,要為自己打算多一點。而且,他覺得沒
     有什麼不對,自己為伊鐵爾他們,已經做得夠多了,不必再為他們做事了。

       他緊握住甘甜的手,道:「聽我的話,趁現在沒有人,我們去弄兩匹馬來,回
     到文明世界去,我會給你一切快樂,我們……」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8:38 | 顯示全部樓層
  甘甜望著辛開林,現出極訝異的神情來,看她的情形,像是望著一個陌生人一
     樣。

       辛開林有點不敢和她的目光接觸,略轉過頭去,仍然緊握著甘甜的手,一起向
     外走去,他們繞過了神廟的建築,來到神廟的後面。辛開林知道在廟後的空地上,
     有著許多匹馬。

       天色仍然是那麼黑,當他們來到馬群的附近時,馬兒的呼吸聲此起彼伏,辛開
     林摸到了一匹馬,把韁繩交在甘甜的手裡。牽著馬走了幾步,又拉住了另一匹馬,
     他先托著甘甜

       上了馬,然後自己也跨上了馬背。

       甘甜低聲道:「不告訴伊鐵爾叔叔了?」

       辛開林壓低聲音,道:「不告訴他們,何必為他們做事,要為我們自己做事!
     」

       甘甜再沒有說什麼,辛開林輕輕一拍馬股,馬向外慢慢走去,甘甜也策著馬,
     緊緊跟在他的身邊,他們悄悄地繞過了神廟,那四根大石柱,在黑暗中看來,仍然
     是那樣給人以震懾的感覺。

       就在他們快來到石柱前之際,眼前陡地一亮,至少有二十根火把,同時突然亮
     了起來。火把的光芒突如其來,令得他們乘坐的馬吃了一驚,急嘶著,人立起來,
     甘甜發出一下驚叫,已從馬上跌了下來,辛開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甘甜一跌下
     馬,他忙也下了馬,把甘甜扶了起來。他們才一站直身子,就看到除了高舉火把的
     人外,伊鐵爾、李豪、阿道、巨靈站在前面,每一個人,都以極詭異的眼光,望著
     他們。

       李豪最先叫了起來,道:「天,辛開林,你想幹什麼?逃走?」

       辛開林的臉上有點發麻,僵住了講不出話來。李豪向前走出了兩步,盯著辛開
     林,現出極訝異的神情來。李豪盯著辛開林的這種樣子,令得辛開林幾乎認為自己
     的臉上爬滿了毒蜘蛛!

       李豪的聲音也充滿了訝異:「你……究竟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辛開林勉力鎮定,道:「沒有什麼,有什麼事?」

       李豪口唇顫動著,像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好,過了半晌,他才道:「你變了
     !」

       辛開林有點老羞成怒,道:「變什麼,什麼變了!」

       李豪緩緩在搖著頭,神情極之迷惑,道:「我也說不出來,可是……老朋友,
     你現在的樣子,我從來也沒有看到過你……臉上有這樣的神情過,你……像是變成
     了另一個人,一個我根本不認識的人!」

       辛開林轉過頭去,李豪還在道:「或許,只有你自己才明白,在你心中發生了
     什麼變化!」

       李豪的話,可能是無意的,而這時候,他也真的感到迷惑。在火把的照耀之下
     ,他所熟悉的辛開林,臉上所顯露出來的那種自私、狠毒、無情的樣子,真是他從
     來也末曾見到過的!

       李豪的話,聽在辛開林的耳中,卻令他像是被針刺了一下一樣,不由自主,伸
     手在自己的臉上,撫摸了一下。他自己自然明白發生了什麼變化。他的心意完全改
     變了!在「感覺」

       到了那一番話之後,他的想法,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心意上的變化,反映在神情上,所以令李豪覺得訝異。

       辛開林也不知道該如何掩飾才好。就在這時,伊鐵爾向前走了過去,神情看來
     十分嚴肅,道:「一切全都準備好了,當陽光升起,甘甜就可以開始行動!」

       甘甜一直依在辛開林的身邊,她望著辛開林,低聲道:「我們……我們不要…
     …」

       辛開林知道現在要帶著甘甜逃走,已經不可能了,他忙阻止甘甜說下去,大聲
     道:「我們要去叫醒那位沉睡的神!」

       甘甜十分訝異,辛開林已經轉過身,向著神廟走去。持著火把的人,有十多個
     在前面引路,李豪和伊鐵爾走在他們的身邊,其餘的人,跟在後面。

       辛開林的心緒十分亂,在未曾「感覺」到那番話之前,他對自己要做的事,十
     分清楚,應該怎麼做。可是現在,一切似乎全都調亂了!

       在他身邊的李豪,不時用訝異的目光望向他,辛開林不敢和他的目光接觸。

       等到進了神廟,辛開林陡地一怔,甘甜也發出了一下呼叫聲。

       神廟殿堂之中的那些神像,還是和以前一樣,看來東一個西一個站在殿堂之中
     ,可是每一個神像的頭部,那個凹陷進去的眼睛部位,卻都已嵌上了一顆寶石,在
     火把的光芒照耀下,每一顆寶石,都發出奪目的光彩來,看得人眼花繚亂。

       甘甜一面呼叫著,一面道:「真美麗!」

       伊鐵爾沉聲道:「這是神的光芒,你們看……」

       他手向上指著,辛開林和甘甜一起抬頭看去,看到神廟的頂部,現出了一個直
     徑大約有兩公尺的圓洞,從圓洞中望出去,可以看到天上閃爍的星星。

       辛開林向伊鐵爾望去,伊鐵爾道:「這是令神醒過來的程序,當太陽升起,陽
     光從那圓洞中照射進來,就會發生一些變化……什麼樣的變化,並沒有記載,然後
     ,就需要『欽蘭』,那是整個神廟中最重要的東西……」

       伊鐵爾講到這裡,拍了兩下手掌,巨靈立時答應了一聲,向內走去。伊鐵爾繼
     續道:「看到那根石柱沒有?『欽蘭』,應該放在那根石柱之上。」

       伊鐵爾手向前指著,辛開林在這時,才注意到,在殿堂的中心部分,多了一根
     約莫三公尺高的石柱。這根石柱,是早已在的,還是現在才出現的,辛開林也不能
     肯定。

       這時候,巨靈已經從裡面走了出來,雙手高舉,托著那只木箱。

       辛開林陡地吸了一口氣,多少年來,這木箱中放的是什麼,他曾猜過幾千次。
     現在,他已經知道箱子裡所放的是一件叫「欽蘭」的東西,但那究竟是什麼呢?仍
     然是完全不可捉摸的。

       多少年來的一個謎,就可以有謎底了,這多少令辛開林感到有點興奮。

       巨靈把木箱托到了石柱前,放了下來,伊鐵爾雙手高舉,大聲誦念著辛開林完
     全聽不懂的經文。李豪和所有人都跟著誦念。然後,巨靈雙手一分,把木箱拆了開
     來,揭開了木箱內的麻袋,辛開林雙眼一眨也不眨地盯著,麻袋揭開之後,他不禁
     發出了一下呼叫聲。那是一塊透明的立方體!看來就像是玻璃一樣!

       但那當然不會是玻璃,一塊這樣的玻璃,重量一定要重得多!那只是一個透明
     的立方體。同樣的透明立方體,在那間「玻璃房間」中有很多,這一塊看來也沒有
     什麼特異之處。

       李豪的神情也十分訝異,失聲道:「這東西……就是最重要的『欽蘭』?」

       伊鐵爾道:「神的一切,不是我們所能了解的!」

       李豪沒有再說什麼,辛開林也知道,伊鐵爾的話,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解釋
     ,也可以解釋得通。來自外星的高級生物,科學上的成就,遠遠超過了地球上的人
     類,他們的一切,地球人自然無法了解。這情形,就像是把一具電腦放在原始人的
     面前,原始人絕對無法了解一樣。

       伊鐵爾向前走去,恭而敬之,把「欽蘭」捧起來,來到石柱前,由巨靈把他的
     身子托高,伊鐵爾將「欽蘭」放到了石柱上;伊鐵爾放好了「欽蘭」,回到地面,
     轉頭向辛開林,道:「這是維持原來的決定。」

       這時,辛開林當然有了另外的想法,可是他卻也知道,自己帶著甘甜逃走,是
     不能成功的,他只好吸了一口氣,語音聽來十分乾澀,道:「是!」

       伊鐵爾雙手高舉,大聲道:「太陽就快升起,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時刻,就要
     到來,一位沉睡的神,快要復蘇,我們一起為能替神盡力而感到高傲!」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8:56 | 顯示全部樓層
  許多人隨著伊鐵爾一起叫著,辛開林抬頭向上看去,從廟頂的那個圓洞中看出
     去,天空已經成灰白色,天亮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廟堂中的所有人,幾乎都沉醉在宗教的迷惑氣氛之中,
     而當陽光自那個圓洞中射進來之際,人人屏住了氣息。

       自廟頂圓洞中射進來的陽光,散了開來,照在那十八具神像上,剎那之間,嵌
     在神像眼部的各種寶石,由於陽光的照射,折射出奪目的光彩來,那許多道折射出
     來的光彩,雖然來自各個不同的方向,但是顯然,這些方向,都曾經經過精密的計
     算,因為十八股令人目為之眩,神為之奪的彩光,一起射向石柱上的「欽蘭」。

       彩光射進了「欽蘭」之後,直透進去,在內部形成了一個一個變幻不定的光環
     。

       所有的人都被眼前這種奇異的現象弄得張口結舌,當每一個人,都自然而然,
     想要發出驚嘆之際,突然,自地底下,傳來了一陣震動。那是一陣隱隱的震動,連
     著一種聽來十分悶啞的聲響。

       有幾個信徒,在震動發生之際,嚇得俯伏在地上,伊鐵爾也臉上失色,不知發
     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震動律快就停歇,只有在「欽蘭」的內部,各色光環,仍然在不斷地旋轉
     ,令人無法迫視。

       除了甘甜之外,人人神情肅穆,甘甜卻只是覺得有趣,依她的心思,真想去摸
     一摸那看來瑰麗得無可形容的「欽蘭」

       但是她卻又不敢造次,因為其餘人的神情,太嚴肅了。

       伊鐵爾緩緩轉過身,道:「甘甜,該你去喚醒沉睡的神了!」

       甘甜立時向辛開林望去,辛開林心想,事情已經這樣,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向甘甜點著頭,給甘甜一個鼓勵的微笑。

       然後,伊鐵爾和李豪帶著路,辛開林和甘甜手挽著手,向前走去。其餘的人,
     都在廟堂之中,不斷祈禱。

       當他們四個人,來到那個「圓筒」中的時候,還未曾抬頭向上看,就看到許多
     活動的,發出各種色彩的光團。那些光團,映在他們的臉上,令得他們的臉,色彩
     變幻不定,看來詭異莫名。

       辛開林抬頭向上看去,看到那些光團,是由「玻璃房間」之中,幾組透明立方
     體所發出來的。

       伊鐵爾向著圓柱指了一指,甘甜向圓柱走去,來到圓柱的旁邊,雙手握住了圓
     柱。辛開林忙道:「等一等!」

       伊鐵爾一怔,道:「我們早就講好了的!一切全和記載中的相同,甘甜一定可
     以順利完成她神聖的使命!」

       辛開林悶哼了一聲,道:「包括剛才那一陣震動?」

       伊鐵爾陡然一呆,辛開林逼問道:「你也不知道剛才那一陣震動是吉是兇,是
     不是?」

       伊鐵爾緩緩地道:「是,我不知道,我已經說過,神的一切行動,我們知道得
     實在太少了!」

       辛開林還想說什麼,李豪沉聲道:「你要是害怕,就讓甘甜一個人上去!」

       辛開林的心中,混亂到了極點,黑暗中感覺到的聲音,似乎又在他耳際響起:
     「多為自己著想一下,少為別人打算!」

       如果多為自己打算,這時候他應該怎樣?辛開林真的感到迷惑,而在這時候,
     甘甜突然現出一下驚訝的神情,抬頭向上望,一面望著,一面已向上攀去。

       辛開林一看到甘甜向上攀去,叫了一聲,也奔了過去,一起向上攀去。

       在下面的伊鐵爾和李豪,緊張得屏住了氣息,等到辛開林和甘甜攀到了一半的
     時候,伊鐵爾開始喃喃的、急速的祈禱。

       李豪一直抬頭向上看,他看到甘甜先到了「玻璃房間」的底部,自「房間」內
     射出來,絢麗色彩的光芒,幾乎將她全身都包圍在內,令得在下面仰望向上的李豪
     ,有點看不真切,看起來,甘甜也像是成了虛幻的人物一樣。

       然後,突如其來地,梯狀物體垂下來,甘甜已經向上攀上去,而緊跟著甘甜的
     辛開林,只相隔極短的時間,也進入了「玻璃房間」。

       李豪緊張得手心在直冒汗,他心中只想起伊鐵爾的話:「對於神的一切,我們
     知得實在太少了!」

       辛開林和甘甜兩人,進入了「玻璃房間」之後,結果會怎樣,根本是無從猜測
     的。

       李豪竭力想看清楚「玻璃房間」中的情形,可是色彩變幻的光芒,越來越強烈
     ,令得李豪用盡了目力,也看不清楚,他只看到朦朧的人影,挺立著不動,一共是
     兩個,可是他甚至連哪一個是甘甜,哪一個是辛開林,都分不清楚,至於坐在椅子
     上的「神」,看起來更是朦朧。

       在那一剎間,他真想也沿著圓柱,攀上去看個究竟。但是他還未曾有任何行動
     ,伊鐵爾已經抓住了他的手臂,道:「我們該到廟堂去,等候神的降臨了!」

       李豪吞了一口口水,道:「如果……和上次寇克一樣,他們需要幫助?」

       伊鐵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不會的,上次太魯莽了,這次,一切都依照
     指示進行,偉大的神,一定會醒來,帶領人類進入神的領域!」

       李豪再抬頭向上望了一眼,兩個朦朧的人影,仍然站立著不動,他嘆了一聲,
     和伊鐵爾一起走了出去。

       辛開林在向圓柱上攀去的時候,比在下面更加感到色彩強烈的光芒對視線的影
     響,他甚至無法看到就在他上面的甘甜,以致他要不時伸手向上,去碰觸一下甘甜
     的腳跟,肯定甘甜就在他的上面。

       越是向上攀,光線越見強烈,直到他在感覺上,那些變幻不定的光芒,簡直就
     像是實質一樣,將他緊緊的包在裡面。那是一種十分奇妙的感覺,人像是陷進了實
     質的彩光之中!

       然後,他陡然感到,自己抓著的,已不是圓柱,身子像是有什麼力量向上托了
     一下,人已進了「玻璃房間」之中!

       辛開林一感到自己已經進入了「玻璃房間」,立時伸手向旁,碰到了甘甜的手
     ,他立刻緊緊握著。這時,他真的只能感到自己是在「玻璃房間」之中,因為看出
     去,除了變幻的色彩之外,什麼也看不到。那情形有點像閉上眼睛,有許多不同的
     光彩在閃動一樣,不過,閉著眼睛的時候,背景的顏色是黑暗的,而這時,卻只覺
     得明亮。

       當他握住了甘甜的手之後,他想和甘甜講話,可是明明開了口,卻完全沒有聲
     音發出來,那使辛開林又震驚又著急。同時,他感到甘甜正在用力掙扎,想掙脫他
     的手。

       辛開林叫著,雖然他全然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但是他還是叫著,他整個人,都
     像是陷進了一個噩夢之中一樣。甘甜

       已經掙脫了他的手,他雙手掙動著,想向前摸去。也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個
     很柔和的聲音,道:「你靜下來,不要亂動!」

       辛開林喘著氣,不再動,可是他仍然道:「甘甜怎麼了?我們會怎樣?」

       他竭力想看清楚眼前的情形,但是卻仍然只見閃動的光彩。那柔和的聲音又傳
     了過來,道:「情形很好,你先問甘甜,再問自己。」

       辛開林一時之間,不知那聲音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他在一怔之間,眼前突然一
     片漆黑,但是那種漆黑,只是維持了極短的時間,光亮又再出現,這一次,卻只是
     柔和的,適合於人的視力的光線。辛開林看到,自己的確是在那「玻璃房間」之中
     。而且,正站在那個「神」的面前。

       當辛開林看清楚這一點時,他心中的驚駭,真是難以言喻。知道除了地球之外
     的星球上,有著高級生物是一回事,面對著他,又是另一回事!

       辛開林明知道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來自不可測的宇宙的某一處的一個「人」
     ,可是由於雙方之間,智能上的距離實在太遠,是以他在感覺上,和面對著神,並
     無二致。他勉力使自己鎮定下來,深深地吸著氣。

       那「人」仍然坐著,可是臉上卻已有了表情,額正中的那只眼睛,正望著辛開
     林,他的眼睛之中,有各色的光芒,在不斷變幻。

       面對著這樣的一個外星人,辛開林實在不知道怎麼才好,他只感到自己全身的
     每一根神經,都像繃緊了的弓弦一樣,肌肉也為之僵硬。他要用盡了氣力,才能轉
     過頭,向站在一旁的甘甜望去。
 樓主| 發表於 2007-3-26 15:39:15 | 顯示全部樓層
  而當他看到了甘甜的時候,他更加訝異莫名,甘甜這時,正站在一大堆透明立
     方體之前。那些透明立方體之中,仍然有著變幻不定的光團在旋轉。令得辛開林訝
     異的是,甘甜這時的神情,並不是一無所知,也不是單純的好奇,而是一種十分成
     熟,胸有成竹,像是了解了一切情形之後的安詳。

       而且,她面對著那些立方體,看起來,就像是面對著什麼人,在聽對方的講話
     一樣,不時像是聽懂了對方的話一樣地點著頭。

       辛開林叫道:「甘甜!」

       甘甜好像是沒有聽到一樣沒有回答,仍然是專心一致地望著那些透明立方體。
     辛開林心跳得極劇烈,在這裡的一切,全都太不可測了,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根本
     不是他所能想像的!他待要走向甘甜,那柔和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別去打擾她,
     她正在接受我的指示!」

       辛開林陡地吞下了一口口水,向著那人道:「你……你怎麼可以同時和兩個人
     講話!」

       柔和的聲音道:「我不是同時向兩個人講話,而是同時使你們兩個人,感到我
     在對你們講話。」

       辛開林並不十分明白,但是不等他發問,柔和的聲音又響起:「這一次,你們
     選擇的人很好,她可以完全接受我的指示!」

       。辛開林在極度的迷惑之中,盡量鎮定心神,道:「你在指示她如何令你『醒
     過來』?」

       柔和的聲音道:「是的,我會醒來,我會盡我的一切力量,代地球上的人類,
     扭轉惡靈給人類造成的變化!」

       辛開林更加不明白,他反問:「惡靈?那……又是什麼東西?」

       柔和的聲音像是有點憤怒,道:「惡靈,是我們的鄰居,宇宙中各種各樣的高
     等生物太多了,你其實沒有必要去一一了解他們!」

       辛開林陡然震動了一下,脫口道:「惡靈,就是和你一起來自第六銀河系的…
     …另一種人?」

       柔和的聲音「喂」地一聲,道:「我知道你已經遇到過惡靈,他甚至令你改變
     了心意,忘掉了自己的諾言,他要你多點為自己打算,是不是?」

       辛開林只感到身子一陣陣發涼,他思緒之中,已經有了一個模糊的概念,可是
     他卻仍然捕捉不到中心,他的思緒紊亂到極點,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要問,可是那
     是什麼問題呢?那是什麼問題呢?

       他拼命思索,陡然之間,他捕捉到這個問題了:「那惡靈……是和你們一起來
     到地球的?」

       柔和的聲音發出了一下如同嘆息的聲響:「是,也可以說是我們帶來的。我們
     並不知道惡靈附在我們的飛船上來到了地球。直到後來,我們發現地球人開始變,
     變得和地球上的生物不一樣,變得那樣自私,那樣狠毒,我們才知道,惡靈隨著我
     們到了地球!」

       辛開林悶哼了一聲:「那是你們帶來的惡果!」

       柔和的聲音道:「可以這樣說,所以,當我的同伴,已經對地球人這樣容易受
     惡靈的影響而失望,決心回去之際,我留了下來。本來,我早就可以展開驅除惡靈
     的工作,但是一個一向信任的人,也受了惡靈的影響,做了一些對我十分不利的事
     ,令得我的一切能力,無法發揮,這才耽擱了下來。」

       辛開林聽得手隱隱冒汗,他只是急速地吸著氣,那柔和的聲音接著道:「我的
     信徒,作了不少努力,但是惡靈的影響似乎越來越深,只有全然不受影響的人,才
     能擔當幫助我的任務,這一次,他們選對了!上次的那個人,想來也受了惡靈的影
     響,更對我不利,我已給了他應有的懲戒!」

       辛開林的面肉跳動著,「上次那人」當然是寇克了。他有點囁嚅,道:「那…
     …惡靈……是什麼樣子的?」

       柔和的聲音道:「真抱歉,我也不知道,或者說,他們根本沒有固定的樣子,
     也可以是任何樣子──這一點,是你無法想像的,他所發出的─種能力,可以隨時
     隨地,影響人類的思想活動,使本來純樸、忠直、善良的人,變得邪惡、自私、刻
     毒!他甚至還會像人一樣,和穿起衣服的人一樣!」

       辛開林感到十分苦澀,他第一次在曠野之中,感到有人接近他,他曾抓到了一
     幅像絲織衣料一樣的東西在手,那自然是「惡靈」的另一種形態下,□一個「穿著
     衣服的人」一樣了。

       辛開林心中的迷惑越來越甚,他向甘甜看去,只見甘甜

       看來,像是正在迅速地領悟和記憶著什麼,全神貫注。辛開林苦笑道,「如你
     所說,惡靈是這樣飄忽和神通廣大,你能用什麼方法對付他?」

       柔和的聲音,響來變得語調十分堅決,道:「那是一場天翻地覆的大變化!」

       辛開林在震動了一下之後,變得沉著起來,道:「那太玄妙了,究竟是什麼樣
     的變化?」

       聲音聽來已經不柔和,而是一種極度的堅決:「鏟除惡靈的影響,在消滅惡靈
     的同時,使人類的心靈回復過去一樣!」

       辛開林緩緩地道:「恕我不明白,這樣子,不是要地球上的人類,倒遲到過去
     ,好幾千年前,甚至是好幾萬年之前?」

       聲音道:「可以這樣說,那也沒有什麼不好,文明可以再度發展。」

       辛開林越聽越是吃驚,在這個「神」的面前,他深切地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
     足道,可是有幾句話,他還是非說不可,他挺了挺胸膛,以增加自己的勇氣,然後
     道:「這樣子的變化之中,地球上的人類,要喪失多少生命!」

       「神」似乎對地球人的生命,並不當其一回事,以致聲音聽來是輕描淡寫的:
     「現在,我還無法估計,一半?或許一半以上?或許,十分之九?」

       當聲音在提到「一半」時,辛開林整個人,已經像是浸在冰窯裡一樣,而聽到
     「十分之九」時,他的心臟幾乎要從口中直跳了出來!

       他失聲道:「那樣,不是拯救人類,簡直是對人類的大屠殺!」

       聲音聽來甚至有點冷酷:「除了這樣,沒有法子消滅惡靈!」

       辛開林陡地激動起來,突然之間,他的思緒不再紊亂,他已經想通了一切,是
     以語調也流利起來,聲音也變得高吭激昂,他大聲道:「何不將你和惡靈之間的鬥
     爭,搬到宇宙上去?不要在地球上進行?」

       聲音怒道:「什麼意思?」

       辛開林更激動:「你太低估地球上的人類的能力了!不錯,人心一直在變,惡
     靈是在憑他的能力,在影響著人類的思想和活動,但是你也要知道,人類也一直在
     和惡靈對抗,善和惡的對抗一直在進行!」

       聲音冷笑:「是善占了上風,還是惡占了上風?你們太脆弱,根本沒有力量對
     抗惡靈!」

       辛開林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叫著,道:「有!有!人類有能力對抗惡靈,給我們
     時間,讓我們發揮自己的能力,逐步戰勝惡靈!人.類一定可以達到這一個目的!
     你一定已沉睡太久了,不知道人類正一步一步,在前向文明進步,許多兇殘黑暗,
     已經是歷史陳跡,早已在人的思想之中消失!有時有點死灰復燃,但那決不是主流
     !人類有光明的前途,決不需要照你的辦法,用犧牲十分之九的人類生命,使人再
     回到洪荒時代,才能做到消滅惡靈!」

       辛開林越說越是激動,「神」的獨眼之中,射出了強烈的光芒來,令得辛開林
     無法向他迫視。辛開林的心中,害怕到了極點,可是他卻鼓起了他所能聚集的勇氣
     ,勇敢地挺立著!

       「神」的聲音又傳入他的耳中:「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辛開林嘶叫道:「我知道,我知道得比你清楚,我知道人類可以自己解決自己
     的問題。你,作為來自另一世界的神,你可以影響我們,指導我們怎麼做,把你的
     教義,在世上廣為傳播,但是別把地球作為戰場,別讓地球人回到洪荒時代!」

       「神」的聲音聽來令人不寒而慄:「遲了!當『欽蘭』受了十八種不同力量的
     激光的照射,已經發動了我們儲存的能量,我很快就可以運用這般能量,來實現我
     消滅惡靈的計劃!」

       辛開林不由自主,閉上了眼睛。

       那一陣震動,連伊鐵爾也不知道的震動,是儲存的能力在發動!而「神」可以
     運用這股能量,來實現他的計劃!

       辛開林緊緊地握著拳,一半或甚至十分之九的人的死亡!

       他真後悔為什麼不早一點打開那個木箱來,把木箱中的東西毀去,而只是傻瓜
     一樣,積年累月,對著那隻木箱,去猜測箱中放著什麼東西,當作是一種娛樂!

       只怕那是有史以來,代價最大的娛樂了!

       辛開林只覺得自己的心直往內絞,正當他不知如何才好之際,甘甜忽然道:「
     這股能量,可以實現你的計劃,也可以使你回到原來的星球去。」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4-23 02:17 , Processed in 0.027692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