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0029|回復: 62

在燦爛的星空下 作者:明琲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9-12-23 01:41: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燦爛的星空下--01


週六晚上。熱鬧非凡的台北東區。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熊與花」PUB前的一排人龍。說人龍可是一點也不誇張,小小的一條巷子裡人聲鼎沸,笑語聲連幾個路口外都可以聽見。路過的逛街人潮很少不停下來問上一句:「是排隊等進PUB啊?要排這麼久?」而排隊中的,一個個打扮新潮搶眼的新新人類就會語帶驕傲及興奮地大聲回答:「你不知道嗎?今天是任真的LIVE演唱會喔!」

若是年紀稍長,不識「任真」為何方神聖的,大多搖搖頭,不解地走開。不過
倘若是對這個紅透半邊天,叱吒大學校園、流行歌壇的異類有所認識的,多半會尖叫以示忠誠:「排隊進場嗎?幾點開始?」

「要買票的。我一個月以前就買了!」回答的語氣更是興奮,外帶一點睥睨。
而那些沒能預先買票的後知後覺者,要不是搥胸頓足,懊悔不已,就是忙忙的詢問打聽下一場會是什麼時候。

「開始進場了!請大家把票準備好!」工作人員穿著一身整齊的黑色制服,緊
身T恤加牛仔褲,胸前都掛著大大的銀色識別證,在夜色中十分耀眼。不過比起爭奇鬥艷的歌迷們,一個個挖空心思打扮穿戴的行頭比起來,就毫無疑問的略遜一籌了。十二月初的台北街頭已經寒意襲人,而在戶外排了一個多小時隊的歌迷們,顯然被興奮給燃燒著,一點也不覺得冷。短得引人注目的皮裙,露出一截肚子的中空裝,甚至是季節明顯錯亂的削肩短洋裝……堪稱五花八門。不過因為此歌手在校園莫名其妙的刮起一陣旋風,隊伍中也不乏打扮十分簡單輕便的學生。牛仔褲,襯衫加球鞋,有的還背著個破書包。甚至還有膽子奇大,穿著軍服來排隊的革命軍人。林林總總,只能用「歎為觀止」來形容隊伍之偉大。

「熊與花」其實不算大,平時了不起來個一兩百人,今晚硬是擠進了五倍的歌
迷。座位買在後面的拚命伸長脖子往前張望,甚至坐不住,在位子上蠢蠢欲動。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任真和他的樂團一出現,場面要不失控也很難。唱片公司和「熊與花」都派出了大批工作人員,努力加吃力的維持現場即將沸騰的秩序。

「任真!任真!任真!」在規律的吶喊聲中,舞台的燈光乍然亮起,聚光燈中,
黑色襯衫和黑色牛仔褲的任真站在正中,深峻冷酷的五官,一頭性格的短髮,精壯的身材蘊藏著蓄勢待發的爆發力。全場一見到偶像現身,立刻掀起一陣陣震耳的尖叫,久久不衰。

「大家晚安!」只有一句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開場,聽眾依然熱烈回應著。任
真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在舞台上一句廢話都沒有,堪稱惜字如金。一首風格迥異於一般流行歌曲的「嫉妒心」響起,歌迷們連前奏都可以大聲唱和,頓時台上台下唱成一片。其實嚴格說起來,任真的歌聲並不算好,只是那股爆發力令人無法克制的會隨他起舞。

「任真!我們愛你!」歌迷尖叫著。才幾首歌下來,台上賣力的表演者已經大
汗淋漓,而跟著又唱又叫的聽眾們更把氣氛炒到最高點。不論是強勁的搖滾或是風格詭異的抒情,都讓全場完全投入,幾近瘋狂。唯一沒能這般投入的,當然就是負責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了。他們要壓制隨時可能失控的場面,把站在位置上擋住後面的人拉下來,把一直往前擠,想接近舞台的歌迷們推回去……忙得連聽歌的時間、心情都沒有。當然也惹起歌迷多多少少的不滿。簡直是掃興嘛!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42:41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2


中場休息時,情況雖然稍好一些,但另一種棘手狀況又跟著出現。不少死忠歌迷想要趁亂擠到後台,一睹心中偶像的近貌,或送禮物、送信的都有。「不行,不能進去!」工作人員已經被節節逼退到休息室門口,只好手牽手拉起一道人牆,奮力把熱情的歌迷擋在門外。

「我們也只是要送東西給任真啊!」幾個穿著十分新潮的漂亮妹妹嬌滴滴地喊
著。「任真!你出來一下嘛!」

「妳們,妳們不要大聲叫啊,噓!」工作人員之一趕緊制止。


「你也長得很帥啊!大哥,讓我們過去嘛!只要一下下,東西送到了我們就走
啊,好不好嘛?」辣妹們開始撒嬌了。

「不行,真的不行啦。」


「怎麼會嘛。可以啦!只是一下子!」


「阿邱,你跟她們攪和什麼?」工作人員的人牆中一個清脆的嗓音響起,不耐
煩地教訓著辣妹們。「說不行就是不行!通通退回去!」

「噯,妳這個兇婆娘,鬼叫什麼?」辣妹們對女生工作人員顯然沒有那麼好的
胃口,笑容沒了,嗓門也粗了,還趁機推擠,想突破重圍。人群漸漸逼近休息室的門口,工作人員十分可憐。有幾個甚至被擠到門邊了,還要奮力抵抗。

而休息室內,任真和團員的對話好幾次都被外面辣妹們的尖嗓子打斷。他們也
只能無奈的面面相覷。

「任真,不如你出去說幾句話,他們應該就會滿意了吧!」唱片公司的副總經
理,也是演唱會的執行負責人皺著眉頭建議。

「這個……楊副總……」鼓手胡名州還來不及說什麼,鎖著濃眉,面色冷酷凝
重的任真已經回身大步向門外走去。胡名州連忙阻攔:「拉住他,大白!」

貝斯手大白依言伸手想攔住任真,不過蹙著眉的任真只看他一眼,就推開大白
繼續往外走。

「讓他去啊!有什麼不對?」楊副總還在說。


「你以為任真出去會說什麼?」胡名州嘆氣。


「他會……」楊副總話還沒問完,任真已經拉開休息室的門,然後是一陣興奮
的鼓噪聲湧進休息室。

出人意料的,任真用不必麥克風就大得嚇人的渾厚嗓子吼:「妳們不認識字啊?
休、息、室!讓我們休息行不行!」

歌迷才不理,一股腦的繼續往前推擠。尖叫著,笑鬧著,照相機也此起彼落閃
來閃去。眾人興奮而激動,高興終於看到了任真,而且,就近在眼前!

「你這樣說有個屁用!」眼看情況失控,剛剛罵過歌迷的那個女工作人員顯然
也動了肝火。沒看過這麼蠻橫的歌迷和歌手!她略偏過頭,喝令任真:「就叫她們回去坐下,要不然下半場你就不上台!」

任真被兇了回來,愣了一下才領悟到,口出惡言的不是歌迷,而是被推擠得臉
都有點變型的工讀生。

「通通回去坐好!不然我們下半場就不唱了!」任真回過神來,照著指示宣稱。


果然此舉奏效,辣妹們心不甘情不願的離去,一面還尖聲罵那個獻計的工讀生:
「雞婆!恰查某!」

「你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那個連頭髮都被拉扯得披散下來的工作人員沒好氣
的說:「想再引來另一批歌迷嗎?」

「丁香!少說一句吧!」小邱把她拉開了。她還瞪了任真一眼。


好亮的一雙眼睛!任真心中一凜。


又過了好幾秒任真才勉強恢復正常。這麼兇的工作人員!


「進去喝口水,快開始了。」身後大白在說。任真摸摸鼻子,轉身回休息室。
一回頭就看到努力忍著笑的大白。相信他什麼都看到了。休息室中除了楊副總漲紅了臉,為公司的工作人員道著歉之外,其他的人,包括團員與宣傳、助理,也全是一臉忍得十分痛苦的笑。

「想笑就笑啊!忍什麼?」任真還一面自言自語。「這麼兇!」


「哈哈哈!」團員們全體放聲大笑。一向酷得嚇人的任真,居然也會有像這樣
吃鱉的時候!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43:58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3


演唱會一直持續到過了午夜才結束,任真連嗓子都啞了。全心投入剛剛三個小時的演唱會後,他的疲累是無法言說的。只有一雙眼睛裡面還閃爍著剛剛激情的光芒。他,幾分鐘前領導數百人瘋狂唱和的天王歌手,此刻只是沈默地收拾著自己的吉他。

休息室裡眾人都很累了,除了幾個在收拾的工讀生穿梭其中,一角還有正在抽
煙的,早一步進來的楊副總,以及公司的其他工作人員。

「好了。可以走了嗎?」清脆的嗓音揚起,這下令任真大吃一驚。說話的是剛
從洗手間出來的,今晚兇過任真的那個工讀生女孩。她的臉上還有明顯的指甲抓痕。她正用沾溼的手帕敷著額角,看到任真投過來的銳利視線,也怔了一下。

「好點沒有?」小邱迎過去。


「我就說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站這個位置是很閒沒錯,可是一到中場或散場,
跟打仗一樣!」女孩咕噥著。

「你們的位置是誰排的?叫你們站這裡!」楊副總皺眉說。


「哪裡還有更輕鬆的位置?」楊副總的秘書也很無奈:「台前更慘啊!」


「下次我們會多請幾個工讀生……」楊副總十分抱歉。


任真一面繼續默默收著樂器,一面心裡覺得稀奇起來。這兩個「工讀生」顯然
來頭不小,連楊副總和秘書對他們講話時,也一點不像對工讀生的口吻。倒像是還帶著三分客氣?

「不好意思,今天是急了才對著你吼。我很抱歉!」女孩過來,站在任真面前
說,手還捂著額角的溼手帕。

此刻女孩的長髮已經梳理整齊,任真總算是看清了她的容顏。修眉彎彎,翹翹
的小鼻尖,潤紅的唇……長得相當清新秀麗。而此刻粉嫩的頰上那幾道傷痕,特別觸目驚心。當然,還有那一雙匆匆一瞥就讓任真難忘的晶亮眼睛……

「妳還好吧?怎麼回事?」就算清了清喉嚨,咳嗽數聲,任真的嗓音還是完全
沙啞了。

「歌迷的熱情。擠不過就動手。」她聳聳肩,不太在乎。


「這兩位其實是我們公司的工程師。因為演唱會人手不夠,臨時調他們來幫忙
的。」副總的秘書葉小姐過來介紹:「邱達人,紀丁香。這是我們的大明星任真,胡名州,白勝智,劉宗凱。」

眾人只是客氣地點了點頭。


「禮拜一老總和周老大看到你們這個傷痕累累的樣子,我和人事組都要被砍頭
了。」楊副總無奈地說。

「那我們禮拜一可以放假嗎?」紀丁香雀躍。


「好吧,放你們一天假,好好休息。禮拜二再來上班。」


「COOL!」她和小邱告別眾人離去。


「我還以為是工讀生呢,原來是工程師。怪不得這麼兇,連我們任大牌都敢罵!」
大白低聲說,一面笑。

任真沒答腔,只是下意識又抬頭望向門邊,那一身黑的窈窕身影,言笑晏晏的
生動活潑表情,彷彿還在眼前。

「任真?」阿州在一旁伸手準備接過任真整理好的樂譜,手伸了半天,見任真
一點動靜都沒有,逕自凝著神,忍不住開口叫他。

「啊,哦,什麼?」


「譜給我。你累垮了是吧,難得看你神不守舍的。」阿州接過譜,不經意地說。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45:19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4


唱完台北場,緊接著是任真中南部巡迴演唱會。

一連唱下來,任真他們是越唱越紅,人氣旺到不能再旺,歌迷的熱情直接、如痴如醉,讓他們所有人都打心裡感動不已,更加賣力投入地演出。

台南場唱完,突破歌迷的重重包圍,好不容易回到下榻的旅館,副總秘書葉小
姐笑吟吟的在旅館迎接他們。

「葉姐!妳怎麼來了?」大白第一個發現,高興地叫起來。


「董事長千金明天要到高雄,聽你們星期天的最後一場,我奉命作陪,先來看
看你們。恭喜啊,唱得很成功,連現場預留票都賣得乾乾淨淨!」葉秘書笑著招呼:「我還訂了一桌宵夜給你們。一起來吃吧!」

「我先上去洗把臉。」任真按著額角。一進電梯就靠著電梯壁,一面閉上眼睛。
真是太累了,整場演唱會讓他精疲力竭。電梯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他也沒抬頭。房間在十一樓,不用看也知道還沒到。

「這麼累啊?大明星?」一個熟悉的嗓音令他猛然抬起頭。眼前果然是微笑著
的紀丁香。她顯然也相當累了,大大的眼睛底下,有著淡淡的陰影。身上還是工作人員的黑色衣服,長髮也還是工作中的樣子,紮成辮子垂在腦後。

從上次熊與花相識,後面幾場演唱會中她都是工作人員之一。兩人已經可以算
是點頭之交了。

「妳也是啊,看起來很累。」任真沙啞著嗓子寒暄。「辛苦了。」


電梯到了,紀丁香和他一起走出來。


「妳也住十一樓?」


「不是,我來周老大房間,我們要開會。」


「開會?現在?」任真吃了一驚。現在一定接近午夜兩點鐘了。紀丁香手上還
拿著一大捲場地圖,和一本筆記。「還不能休息?」

「早著呢!」紀丁香還是笑笑。剛剛還在演唱會場地拆台,雖不必留到清點器
材完畢,先回來旅館,還是要開檢討會。因為累,她澄澈的眼眸裡帶著倦意,和平時在演唱會場精神奕奕、生龍活虎的樣子很是不同。清秀細緻的臉蛋上多了幾分慵懶的味道,大眼睛裡閃爍溫暖的笑意。

「妳們也是明天晚上到高雄?也許明天早上可以睡晚一點……」不知為何,在
那雙明亮眼睛的注視下,任真忍不住破了慣例的多說了幾句。平日,他就像大白所描述,「除了音樂話題之外,能兩個字講完的,絕對不會用到三個字」般惜言如金。

「可以明天晚上到的是你們。」紀丁香往走廊另一頭走,淺淺微笑︰「我們工
作人員是一早就得出發了。晚安,大明星,好好休息!」

紀丁香推開就在任真房間隔壁,周總工程師虛掩著的房門,果然一室的人聲。
任真還站在走廊待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開門走進自己房間。

進門,電話正叮呤呤的響著。他過去接起來。


「任真?你剛回來?」電話那邊是個動聽的女聲。


「這麼晚了,還沒睡?」其實接電話之前,任真就心裡有數,不會是別人,一
定是『她』打來的。

「我剛剛打過,沒人接,你們大概還在忙。怎麼樣,一切都順利嗎?」對方聲
音柔媚而婉轉。

「蠻順利。」


「我真應該跟你們去的。」


「身體要緊。」任真說著,一面在床上躺下來。


「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只是開個盲腸,又不是大病……其實,我是要打來跟
你說,後天我會下高雄……」

「妳?何必這樣跑?」任真皺起濃眉。


「我要去看天王演唱會啊!」一陣甜甜的笑聲,非常悅耳。「別忘了你們的演唱
會可是我一手包辦的,到驗收成果的時候,我怎麼可以錯過呢?」

任真苦笑。他知道電話那頭的呂安琪一旦決定了,很少有人能改變她的心意。


呂安琪是誰?簡單來說,可以算是任真他們的大恩人、伯樂。


只有這麼簡單嗎?不,當然不。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46:45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5


想當初任真他們剛在PUB闖出一點點成績時,第一張唱片賣得並不理想。而不顧銷售數字,毅然向楊副總提出巡迴演唱會的點子的,就是呂安琪。在當時可以算是相當冒險、大膽的提案,因為任真他們雖然在PUB有了些許名氣,但在歌壇來說,卻算是完完全全的新人。

而且,很現實的是,他們並不是所謂的「主流」。


呂安琪是楊副總手下的悍將一名。她成功地談成企劃案,讓一家知名的運動鞋
廠商贊助演唱會。而當時並沒有很紅的任真他們,為這家廠商所拍的廣告,在沒多久之後,也讓該廠商賺進大把鈔票。巡迴演唱會飆起人氣之後,打鐵趁熱,跟著馬上發第二張專輯。這次連宣傳都沒怎麼作,居然就大賣特賣,令所有的同行跌破眼鏡。這一切的幕後最大功臣,要算是運籌帷幄的呂安琪,當之無愧。

潮流,一點合理解釋都沒有。


不過令所有人再次狠狠跌破眼鏡的是,第一次演唱會才剛結束,外型冷酷寡言,
要說帥並不帥,卻給人狂傲不羈印象的任真,和能言善道,面面俱到,外貌柔媚動人的呂安琪成了情侶,出雙入對,算是公開的祕密。兩年多以來,呂安琪擔任任真他們的經紀人,一切演唱、出片事宜都是她一把抓。這次巡迴本來她也是總負責人,只是天有不測風雲,呂安琪在台北第一場還沒唱之前,就因急性盲腸炎入院開刀,南下行程只好另由公司別的人員臨時接手。

「妳一定要來,我還能說什麼?」任真嘆氣,無奈地問。「有沒有人接妳?」


「葉秘書會來接,你不必擔心這些。」呂安琪輕快而果斷地說。「你就好好休
息吧,後天見!」

掛了電話,任真只覺得一陣陣倦意襲來,連衣服都沒換,眼睛一閉,就立刻跌
入了夢鄉。也不知睡過去了多久,直到同房間的大白吃完宵夜上來,任真才被大白的聲音吵醒:「就知道你睡著了!葉姐留了幾樣菜,叫我帶上來。喂,喂!你是要不要吃啊?」

「現在都幾點了?你要把所有人吵醒?」任真掙扎著起身,搖搖頭,他一腳高
一腳低的往浴室走。

「兩點半嘍!不過你放心,隔壁都是工程部的人,他們開會剛剛才散……任真,
任真?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洗澡啊!」任真一面解開襯衫紐扣,準備沖個澡,一面拉開浴室的
門。他迷迷糊糊的,也沒反應過來大白為什麼突然叫住他。

「那……不是……」大白徒勞無功的喊著。


任真一拉開門,頓時以為自己還在做夢。顯然不是浴室的門外,走廊上站著幾
個人,分別是剛開完會的紀丁香、邱達人和吃完宵夜上來的胡名州、劉宗凱。見他開門,所有人不約而同停下交談,全目瞪口呆地看著睡眼惺忪,光裸著上身,手裡還拿著剛脫下來的襯衫的任真。

「噗!」紀丁香第一個忍不住笑出來,她立刻別過臉去,掩著小嘴,連耳根都
紅了。

任真清醒過來。下意識地反身關上門,驚魂未定,回頭瞪著大白。


「浴室……在……在這邊……那邊是……是……房門!」大白已經笑得滾倒在
地板上,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任真悻悻然地往浴室走,一面低聲喃喃咒罵著:「真是見鬼了!」


「見鬼的不是你,是外面的他們……」大白在大笑和喘息中,好不容易又擠出
這句話來。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48:22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6



從台南到高雄,對任真他們來說,也只是換個飯店而已。任真累得一進房間又埋頭大睡,直到助理來叫吃飯了才起來。當然團裡其他人情況也好不到哪去,全是惺惺忪忪的,簡直像在夢遊。

「阿州呢?」一直到進了電梯,大白才發現少了一個胡名州。


「去接他老婆。為什麼大家都挑高雄場來聽?安琪聽說也是明天來?」劉宗凱
轉向任真問。任真點頭,沒搭腔。

「她身體好多了吧?」


任真又點頭。一面還打了個大呵欠。


餐廳在二樓,有一個房間留給他們。開門進去,居然是一房間人。助理們,葉
秘書,阿州和州嫂,應該明天才出現的呂安琪,和董事長千金!

「快進來!」呂安琪熟絡的招呼著︰「大家辛苦了!」


「安琪!身體好多了吧?」大白打了招呼,一面對任真低聲說:「拜託不要擺
那個想咬人的表情,我去招架胡大小姐!」

呂安琪一身精神奕奕的鵝黃色套裝,削得薄薄的短髮貼在額前,一雙柔媚的細
長鳳眼此時盈著笑。她過來親暱地攬著任真的手臂。不過很快就放開了。

「不是說明天來?」任真低聲問她。


「你的頭號大歌迷胡小姐今天要來請偶像吃飯,我陪她一道下來。也順便驗收
一下我的案子啊!」呂安琪淺淺笑著。

「我又不是舞女,還坐檯子陪客!」任真一肚子不滿,皺起兩道濃濃的眉,悶
著嗓子抱怨。

「只是吃頓飯而已,沒那麼嚴重。更何況,有我在,誰敢叫你坐檯子?」呂安
琪拉著他到談笑風生的眾人之中,介紹董事長千金給樂團的眾人認識。那位胡小姐相貌不過中人,身材倒是一等一的好,又打扮得十分時髦。任真隨便點了個頭,看都沒有多看人家一眼。

好不容易坐下來吃飯時,任著那顯然有些興奮過了頭的胡小姐問東問西,任真
罔若未聞,只是埋頭專心吃他的菜。而呂安琪、大白和葉秘書只得一再代任真回答問題,免得場面太難看。

「你跟呂小姐,是不是快結婚了?感情好像很好?」胡大小姐問個沒完。「雜
誌上都這樣寫,到底是不是?」

「我們是工作上的搭檔,感情一定不能太壞啊!」呂安琪的鳳眼一笑就瞇起來,
十分嫵媚。

「可是大家都說……」她還不罷休,一定要問下去。


「我出去抽枝煙,你們慢用!」突然,任真刷的一聲站起來。頭也不回地往外
走了。

站在二樓,往下看就是一樓挑高的氣派大廳。出來給冷空氣一吹之後,果然在
裡面時的焦躁感馬上好得多了。任真點起一根煙,緩緩的抽著。吞吐之間,心情也慢慢平靜下來。

「還是這麼性格?不怕胡小姐到她老爸面前去告一狀?」呂安琪不知何時已到
了他身邊。她淡淡地說著。

任真看她一眼,沒有搭腔。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49:42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7


「又抽煙?還有兩場呢。」她接過任真手上的煙,熟練地繼續抽著。任真靜靜看她噴出一縷白色煙霧。

「安琪!」任真轉過頭,視線投向一樓大廳正中的華麗噴水池。他低低的說著。
「我唱完這次巡迴,可以休息一陣子了吧?」

「當然。一直到舊曆年以前,你們都沒有排正式演出……」呂安琪有點詫異。


「我是說真的休息。」


「你是不是想出去走走,度個假?明年六月去香港,如果可以……」


「安琪,我要休息,什麼都不做,不幫人家寫歌,不幫人家製作,不唱PUB,
什麼都不做,只是休息,看書,做我自己的音樂,妳明白嗎?」任真耐著性子向顯然沒有共鳴的呂安琪解釋著。一雙濃眉又聚攏,冷峻剛硬的五官帶著煩鬱的神色。

呂安琪柔媚的丹鳳眼不解地看著他。


「到底是哪裡出錯?越來越多像胡千金那樣的人說是我的歌迷。可是她關心什
麼?我的八卦!」任真揉揉眉心。「我想要休息,好好思考一下,到底將來的方向怎麼走?再這樣下去,我跟一般的明星、偶像又有什麼不同?」

「任真,你聽我說。」此時呂安琪的女強人特質馬上出場,她也很明白任真這
種所謂的藝術家脾氣:「你不是說,只要你的音樂能被接受,其他的你不管嗎?現在的聽眾和以前的不一樣,在接受音樂之外,他們還想知道更多關於歌手的資訊。這也許是八卦沒錯,可是你得承認,沒有所謂的八卦,人氣怎麼炒得起來呢?我已經盡量把你們的宣傳量降到最低了。想想其他的歌手吧!」

「可是,我不需要那些只在意八卦,而不聽歌的歌迷。」任真堅持。


「需要,你都需要。否則你在PUB唱一輩子也不會出頭。」呂安琪知道不能
再多說,否則只是越扭越擰。任真的牛脾氣她是領教過了。「回台北以後,我會跟楊副總他們反應,放你們一陣子假。現在先別管那些。要不要陪我去演唱會現場看看?我下午過來,還沒時間去看搭台搭得怎樣呢。」

「現在?妳去做什麼?」任真被拉著往樓下走,一面皺著眉問。


「去看看嘛,順便慰勞一下可憐的代打山貓哥。走嘛,只要一下就回來……這
次要不是他,兵荒馬亂的,還不知道怎麼收拾呢!」呂安琪一面拉他往停車場去,一面回頭對著他嬌笑。任真沒輒,也只能任她擺佈。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50:54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8


高雄場演唱會當天下午彩排結束,還有兩個小時才正式開始,外面早已經開始安排著排隊的人潮進場了。任真他們一面吃東西補充體力,一面與工作人員開最後的演出前製作會議。休息室裡面人聲吵雜,鬧熱滾滾。而呂安琪這次不是主要工作人員,只是悠閒的在幫造型師和化妝師的忙。

「這裡,樂團要從左邊下,FOLLOW打任真。乾冰會從後面放……不過,這個,
三跟四中間改過了,現在有多長?四十五秒?一分半?四中間有沒有LOOP?」舞台總監回頭找硬體總監山貓問。

「問燈光組的,我不知道!」山貓頭也沒抬,一面低頭做著筆記。


「燈光?周老大!」舞台總監他老兄拿起對講機就吼叫,把後台的眾人都給嚇
了一跳。「那個第三跟第四區間……」

「我在忙!丁香在後台,你跟她說!」負責燈光的周老大也性格。


果然紀丁香和負責拍攝演唱會過程的攝影師一起進來了。她先和攝影師溝通完
了,又去為舞台總監解惑,扯了半天,她的對講機也響:

「丁香,妳順便去檢查小蜜蜂換了沒!快點啦,二組都在等!」越接近開場,
所有工作人員的火氣也越大。傳來的口氣很不耐煩。

「對不起。」紀丁香過來正在被造型師摧殘的任真身邊:「剛剛彩排時你的小
蜜蜂有點問題對吧?麻煩你再試一下。」她幫他戴上HEADSETMIC,一面還對任真歉意地笑笑。

「喂喂,這邊是一組!如果聽到雜訊,請馬上告訴工作人員。」耳機中傳來簡
潔的指示。

「很清楚,沒有問題。」任真說著。


抬頭面對那雙認真看著他的清亮眼睛,任真深吸了一口氣。她真是清秀!他模
糊地想著。房間裡鬧哄哄的,再過一個小時要上台,氣氛正緊繃著。而身為演唱會靈魂人物的他,居然有片刻的失神。

「好了!丁香,搞定了就過來控制台!」對講機又傳來燈光總負責人周老大的
毫不客氣的吼聲。

「我查完二組就過去!」她一面對樂團的眾人打個加油的手勢,一面避開正在
拍攝的鏡頭,往外走去。

「現在的工讀生越找越漂亮了啊?」負責抓時間訪問的娛樂記者注意到了紀丁
香,跟一旁的宣傳人員閒閒說起。

「你說剛剛那個?」宣傳嗤一聲地笑出來。「她不是工讀生,人家是工程師呢!
這兩個新來的工程師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被認成工讀生!」

「一定是上次被抓去做過一次工讀生,就再也擺脫不到那印象了!」舞台總監
顯然也有耳聞上次巡迴第一場在熊與花的慘況。眾人知道內情的都在笑。

「你怎麼樣?在想什麼?」呂安琪是何等人物,她敏銳地察覺到任真的失神,
就算只有短短一下子。她過來幫任真整理頭髮,一面溫柔地問。

任真好像做壞事被抓到一般,心中突然湧出一股心虛,他不動聲色地收回一直
下意識追隨著紀丁香的視線,搖搖頭,閉上眼睛。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52:19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09


高雄場,一切如預期般的順利,聽眾也一樣熱情投入。任真唱得十分過癮,直到接近尾聲,一段由大白的貝斯獨奏配上華麗的鼓手阿州表演時,任真才略喘了一口氣,全場的燈光竟戲劇化地驟然消失,變成漆黑一片。

任真立刻警覺地回頭。而站在離他不遠處的鍵盤手劉宗凱,此時只是低聲對任
真說:「不要慌,應該是停電。」

任真心中一涼,但依然保持著冷靜。這樣的事在PUB也發生過,只不過當時
場地小,人也沒這麼多,工作人員一下就修好了。沒有造成太大的騷動。

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中,已經停下來的鼓手阿州又突然開始一陣簡單活潑的節奏。
打著打著,鍵盤也加進來,漂亮的幾個和絃後,赫然是人人耳熟能詳的「生日快樂」旋律出現了!

任真大吃一驚,還沒反應過來時,大白低低的嗓音重新響起:「祝你生日快樂,
祝你生日快樂……」然後是越來越多的聽眾加進來,最後都成了萬人大合唱了。

「等一下!這……」任真簡直不敢置信,又回頭找原本該在舞台邊的舞台總監。
只見總監大人抱著雙臂,笑吟吟的一副老神在在。任真這才明白過來,這根本不是什麼突發的停電事件,而是早在眾人計劃中的插曲!

「很高興大家今天在這裡,讓我們一起祝任真……生日快樂!」大白對著麥克
風大喊,台下立刻響起如雷的掌聲,和震耳欲聾的吼叫:「生日快樂!」「我們愛你,任真!」

舞台上的燈光重新大亮,強力聚光燈打在任真身上。搖滾版的生日快樂歌一次
次奏著,任真看到從樂團夥伴到工作人員全都用力鼓著掌,他苦笑著,在全場的吼叫中被推到舞台中央,大白笑:「說幾句話吧!」

「……」真的沒料到這種場面的發生,也完全忘記今天是自己生日的任真,仍
是不敢置信地搖著頭,無法反應過來。

「任真!任真!」台下的吼聲漸漸規律:「任真!任真!」


「講幾句話吧,就算只是『謝謝』也好。」耳機裡也傳來控制室中紀丁香溫暖
的嗓音。

「好吧,算你們有一套!」他一開口立刻博得哄堂大笑,和一陣驚人熱烈的掌
聲。「感謝大家!」

他深深一鞠躬,直起身時一個漂亮的甩頭,在一陣陣尖叫聲中,再度開始他狂
野得令所有人血液沸騰的演奏。一面嘶吼著,一面努力逼回眼中激動的霧氣。迷濛中任真看見台上夥伴們臉上帶著滿意的笑,而台下是一雙雙熱情揮舞的手。這一切,這一切,他發誓到他老到死,都不會忘記。一直到回台北後,謎底才揭曉。高雄場時,那個意外的「停電事件」,乃是呂安琪的主意。她料定任真絕不會記得自己的生日,所以聯絡好了所有的工作人員,場地負責人,舞台總監和樂團的大夥兒,給任真來了一個大大的驚奇!在彩排時,還故意給了任真一個有點問題的耳機,讓他沒能察覺舞台工作人員和大白他們在他身後的「私下」商討。開場前紀丁香換給他的,才是個正常運作的耳機。之前根本不是什麼電池的問題。

「你真的不記得那天是你生日?」大白在回台北的飛機上還問。


「完全忘了!」任真除了苦笑,還是苦笑。


「安琪真是有心。」大白看他一眼。「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要結婚?快了吧?」


任真沒搭腔。線條剛硬的臉上,依然還是那個淺淡的苦笑。


他的心事,有誰知道呢?


天邊月?
 樓主| 發表於 2009-12-23 01:53:38 | 顯示全部樓層
在燦爛的星空下--10


回到台北,累得不成人形的任真狠狠在家睡了好幾天,連午、晚餐都是呂安琪或是助理幫他買好帶過來的。在唱片公司裡擔任要職的呂安琪自己也忙得很,東西送到旋即又得回公司,有時她來了,任真還在埋頭大睡,她就自己開門進來,幫他收拾兩下,喝杯水,又悄悄離去。就算好不容易有時間在一起,也是匆匆忙忙會個面,馬上被呼叫器或大哥大追著跑。

「這麼晚了,還要過去?」任真懶洋洋的靠在床頭,看著呂安琪起身整理一下,
又去化妝。

「應酬啊,有什麼辦法。今天晚飯給我逃掉了,現在這一攤一定得去一下。」
她過來摟住他,一面吻著他皺著的眉:「你好好休息。如果散得早的話,我晚點再過來。」

「要不要我送妳?」他皺著的眉還是沒解開。


「不用。」說著,她送上一個甜甜的長吻。「不要不高興嘛……」


「妳口紅掉了。」任真還是沒精打采。


呂安琪站起來,對他嫣然笑著。「又是藝術家脾氣發作?」


「妳老是這樣說,我有什麼辦法?」任真開始點一枝煙。「我說妳不了解我,
大概不會有人相信吧。」

「別再鬧彆扭了。明天記得下午到公司,要談出這次巡迴錄影帶的事。」呂安
琪整整衣衫,拿了皮包和車鑰匙。

「安琪,妳是不是一直把我當個小孩?」任真突然抬頭,直直地看進她的眼睛。


「你看,明明在說孩子話……」呂安琪不是太認真,身上的呼叫器又響了。她
忙著把它關掉,一面往外走。「明天一點半公司開會,別忘了!」

任真就靠在床頭抽煙,一枝又一枝。在一起一年多了,他始終覺得兩人之間少
了點什麼。這種感覺他跟安琪談過,也跟大白稍微提了一下,卻都被視作藝術家的情緒反彈。

「唉!」他對著空中吐著煙。


電話響起來。


「喂,要不要喝酒?我在樓下。」是大白。


「上來吧。」他起身稍微整理一下,門鈴隨即響起。他過去開門。


「怎麼沒出去晃?」任真看他一眼,一面接過他手上提著的啤酒。「女朋友呢?
又吹了?」

「女朋友?什麼女朋友?你也知道,我不過是玩玩……」大白一進門就往沙發
上一癱:「現在的女孩子也很精,我玩她們也玩,各取所需嘛。」

「是啊,是啊。」任真不以為然的搖著頭。把啤酒打開。


「安琪剛剛走?」空氣中還有她淡淡的香水味。「還是你跟阿州好,兩對感情
都那麼穩定。照我說,真該趕快定下來,免得夜長夢多……」大白顯然來之前就喝了酒,話多了起來。

「咦?你不是一向主張要再多看看,多比較,不要急著定下來的嗎?」任真也
在他對面坐下。

「那是我還……可是,安琪對你真是沒話說,人又漂亮又能幹。如果我找到這
樣的女人,我一定乖乖的定下來。」

任真略蹙著眉,盯著自己手上的啤酒鋁罐。


「說到這個,」大白顯然沒察覺任真突來的沈默,突然精神一振:「最近,我
倒是發現一個不錯的新目標!」

「這次又是在哪個PUB遇到辣妹了?」任真刺他一句。


「不是,不是那種。也不是同行……我是說,不是唱歌的,不過也可以算是同
行……哎呀,反正這一個不太一樣啦!」大白因為興奮和酒精的作用,瘦長的俊臉慢慢紅起來。他穿著輕便的襯衫長褲,腦後有著束得整整齊齊的馬尾,看起來相當像個藝術家。

「你每次都說不一樣不一樣,還不是三個月半年就甩掉人家。」任真不太相信。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9-21 04:22 , Processed in 0.200819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