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火兒

[其他]庶務三課 作者:火兒 第五集 新來的警衛(連載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2-22 19:03:02 |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精彩內容,期待續集啊
 樓主| 發表於 2010-2-22 21:35:00 | 顯示全部樓層
哇~~超感動的
發紅包魅力超大
回應好多

看來以後要多發紅包^^
明天再寫下一集
發表於 2010-2-22 21:41:47 | 顯示全部樓層
火兒
寫的真好看  期待你在寫出好文章
分亨
發表於 2010-2-23 04:46:45 | 顯示全部樓層
下一集續集能快一點完成
 樓主| 發表於 2010-2-23 21:19: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集 人事部長的陰謀

本帖最後由 火兒 於 2010-2-23 21:24 編輯

早上在庶務三課裡,葉秀藤董事長陪政龍課長聊天,身穿清潔衣服,其他同事還沒來。

「最近員工抱怨越來越多了,老爸好像沒弄好的樣子。」董事長脫掉廚房專用手套。

「是喔。」政龍課長摸小狗的頭。

一會兒,其他同事來了。

「早,老藤。」千秋第一個進門。

「哈哈,你是第一位這樣叫我,我喜歡。」秀藤不以為意說。

「秀藤很難得來耶。」靈梅放下皮包。

「我是經過這裡,順便來這裡清潔,我看課長好像無聊,我就陪他聊囉。」秀藤也摸小狗。

「呵,二樓的廁所清潔了嗎?」靜婷換清潔用的廚房專用手套。

「還沒,剛清潔完一樓而已。」秀藤站起來。

「那等下我們一起去吧。」靜婷準備清潔東西的推車。

「好,你先去二樓,我等下回辦公室簽一些文件。」秀藤離開。

三十分鐘後,秀藤董事長經過會計部。

「董事長好,吃早餐了嗎?」愛玲發現秀藤,站起來。

「吃了,有一些文件嗎?」秀藤問。

「有,在桌上。」愛玲指背後的辦公室。

「嗯,謝謝。」秀藤轉身進去。


另一方面,人事部裡,郭永宜部長想辦法,走來走去,嘉韋課長注意到了,便去問。

「難不成你還在想辦法,怎麼砍庶務三課預算?」嘉韋邪笑。

「那還用說,何止砍,我還想把她們砍頭,還不趕快給我想辦法。」永宜部長不高興。

「在下有一計。」嘉韋靠近永宜部長的耳朵。

嘉韋一直說,永宜臉上不高興表情慢慢消失,出現邪笑。

「好計啊,如果成功的話,我升你副部長,我就升副董事長了,哈哈。」永宜突然大笑。

「謝謝部長賞識。」嘉韋跟著笑。

過了一個小時,在董事長辦公室,一些女同事進來,不過愛玲擋住她們。

「這裡是董事長辦公室,你們不能進來。」愛玲擋門口。

「董事長說可以的,我有事要找董事長啦。」女同事甲

「董事長,在嗎?」女同事乙急往門口看。

秀藤覺得門口很吵,往門口看,發現一些人想進來,愛玲想趕走她們,於是打電話。

「愛玲,讓她們進來吧,幫我倒水給她們喝。」秀藤用擴音,沒拿起話筒。

愛玲應一聲後,掛斷,愛玲請她們進去,便去倒水。

一些女同事有點生氣,找董事長抱怨,還要被擋在門外,浪費一些時間,不過看到董事長穿的清潔人員

的衣服,心中怒火已經消失了,開始出現笑意。

「請坐,什麼事。」秀藤坐中間的沙發。


「我是人事部的總務,人事部長說要減大家薪水,人家加班那麼多,沒加班費就算了,還要減我們薪水
,這樣怎麼過的下去啊。」女同事甲難過。

「就是說啊,還不如辭職算了,她是總務耶,薪水為什麼跟一般員工一樣,不合理啦,我去跳樓好了。

」女同事乙站起來。

「好好,請坐,我等下會叫他們來解釋。」秀藤忙安慰。

一會兒後,愛玲端來水給她們喝。

秀藤跟她們閒聊平日抱怨後,她們回去了,過了幾分鐘,又打電話。

「幫我叫郭永宜人事部長和謝佳文人事部課長來。」秀藤靠近電話說。

「是,我馬上為您叫他們過來,請等一下。」愛玲掛斷。

幾分鐘後,二位敲門。

「進來。」秀藤停止簽文件。

坐中間沙發,等他們進來坐。

二位進來坐,桌上已倒好水。

「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們來嗎?」秀藤看著他們。

「不知道,什麼事?」永宜裝不知道。

「你的員工向我抱怨,為何減人事部薪水?」秀藤不是很高興。

人事部減薪沒有報告董事長知道,秀藤一定會不高興。

「因為公司收入不好,支出太多,所以我們先減薪,為了讓公司穩定,所以這也
沒辦法的事。」永宜解釋。

「對啊,我跟他也減薪到一般員工的薪水呢,我們也是不願意。」嘉韋附和。

「喔,那我知道了,沒事了。」秀藤站起來。

二位喝完水,就回去了,秀藤又叫愛玲拿上個月財政報表來。

「這就是了。」愛玲拿出報表。

秀藤看了,其他部門支出非常多,收入少,只有人事部相反,收入多,支出少。

「唉,看來只好不管人事部的抱怨了,為了公司,也是沒辦法的事。」秀藤搖頭。

到了假日,永宜和嘉韋去很高級的飯店。

「太棒啦,虧你想到這招,我請客。」永宜高興。

「謝謝部長。」嘉韋說。

整天二位吃大餐,泡溫泉,晚上看穿著浴袍女人跳舞,天堂一樣,超快樂,沒人知道。

在董事長辦公室裡,秀藤出來了。

「愛玲,小會議叫老周代我去,要留語音告訴我,大會議用留紙條給我,我會抽空去的,重要文件放電
話旁邊就好,我也會抽空簽,還有問題?」秀藤這次穿見習人員衣服。

「 嗯,請恕我冒味問一句,我覺得您應該照行程走就好,不應該去各部門幫忙做事,影響公司效率。」

愛玲終於問了。

「好,你看這個。」秀藤從公事包裡拿出幾張紙。

愛玲拿後,看了會兒,全都是各部門的抱怨,秀藤記錄印出來。


「這是神寶公司的所有部門抱怨,如果不理員工抱怨,那才是影響公司效率,現在,你還要請我照行程
表嗎?」秀藤指著紙說。

「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了,請加油,我會為周瑜安排會議行程的。」愛玲還給秀藤。

「嗯,沒關係,走了。」秀藤轉身離開。

「董事長請慢走。」愛玲彎腰。

中午,在員工餐廳,庶務三課的人都在吃飯。

「老婷,你跟老藤進展怎樣啦。」千秋喝水。

「別亂說,還是老樣子阿,就一起清潔而已,可惜今天他去別的部門當見習人員。」靜婷吃菜。

「是喔,那麼想他啊,那我等下去找他,說你太想他。」千秋開玩笑。

「不要啦。」靜婷臉紅。

「哈哈,你臉紅成這樣,大家快來看。」千秋指著靜婷的臉。

「真的耶,好紅呢。」旁邊的惠舞附和。

靈梅突然放下筷子,抬頭。

「我看到邪惡的狐狸在笑。」靈梅說。

「我們有養狐狸嗎?」惠舞疑問。

大家突然大笑。

秀藤太'忙,每天要到各部門意見調查,簽文件,參加重要會議,人事部抱怨越來越嚴重,秀藤只好抽空
去庶務三課。

庶務三課沒事做,這次玩四手八腳,地上有一張紙,很多顏色的圈圈,千秋喊,惠舞站在上面。

「阿舞,左手在藍色,右腳在黃色,右手在綠色,左手在紅色。」千秋指各顏色。

靜婷在旁邊看,課長在看文件,靈梅在玩狗,惠舞在地上蹲不像蹲,站不像站,四肢都放在不同顏色。

「等等,我看到希望之光又照進來了。」靈梅突然站起來了。

「你說董事長現在要過來了,是吧?」千秋很聰明。

「是啊。」靈梅點頭。

門突然被打開,有人進來,果然是秀藤。

「國王駕到了,請接受小女子一拜。」千秋像娘娘一樣半蹲。

大家在一次哄堂大笑。

「哈哈,平身,我最近太忙,沒辦法處理人事部那邊的員工抱怨,我想給你們任務。」秀藤被惠舞動作

吸引。

「可以啊,什麼任務?」千秋問。

「她們抱怨都是同一件事,我看過財政報表,其他部門支出超多,收入低,只有人事部支出少,收入多

,更奇怪是,人事部減薪還在持續,她們薪水已經減到見習員工薪水了,打電話來太多,害我差點打不
到會議電話。」秀藤脫外套。

「嗯,沒問題,我等下找愛玲大小姐談財政的事,一定會解決人事部抱怨。」千秋心裡有個底了。

「那就拜託你了,我可不可以玩這個,這叫什麼,怎麼玩。」秀藤好奇。

「這叫四手八腳,站在上面,我喊的,你要照做,只要任何手或腳離開顏色位子就輸了,請脫鞋。」千

秋坐辦公桌上。

秀藤脫鞋,千秋說每個顏色,秀藤很猛,都照做了,大家拍拍手,連課長也過來看了。

「董事長很棒。」政龍課長拍手。

千秋念顏色範圍越來越大,秀藤手腳幾乎穿過去,沒辦法,終於放棄了,坐在紙上。

「你好強,你是唯一這樣撐到一小時耶,破記錄了。」千秋拍手。

「哈哈,超好玩的,工作的壓力全消了,我該回去了,謝謝,剛的事拜託你了。」秀藤穿外套。


「好,我知道了,有空要來玩啊,下一位。」千秋叫下一位。

秀藤離開了,課長照顧狗,三人一直玩。

「你們玩,我要去找沒人要的愛玲。」千秋也要離開了。

「好。」惠舞過來。

在會計部,愛玲在打電腦,千秋進來了,愛玲看到千秋,冷冷看一眼,就甩頭,繼續打電腦,不打招乎



「看到本姑娘,不打招乎喔,真沒禮貌呢。」千秋碰螢幕。


「幹嘛,我不認識你。」愛玲沒有看千秋。

「人事部的薪水,減薪後,剩下來的錢都到誰口袋裡了?」千秋問。

「關你什麼事,暴力女。」愛玲不太理。

「當然關我的事,這可是皇上親自交待我的任務喔。」千秋朝天拜。

「啊,是董事長嗎,不早說,要查人事部的薪水到哪裡去,是嗎?」愛玲態度突然改變。

千秋在旁邊看,愛玲調出上個月的人事部的財政報表,發現人事部所有薪水,都到郭永宜口袋去了,轉

帳到永宜的帳戶了。

「又是他做的好事,這隻邪惡的老狐狸。」千秋突然想到。

「說到狐狸,靈梅說的邪惡狐狸在笑,就是他嗎?」千秋自言自語。

「謝啦,有空我請你吃飯唷,拜拜。」千秋離開。

「誰要吃你的飯啊,以後不要來了,討厭。」愛玲站起來。

下午五點,秀藤回到庶務三課。

「有進展了,人事部的所有被減的薪水,都到郭永宜的帳戶了,上個月財政報表,我懷疑他是偽造的,

怎麼可能支出那麼底。」千秋說。

「太過份了,這次一定要好好減他薪。」秀藤露出不悅表情。

星期日,人事部長和課長仍然逍遙快活,豪華飯店不斷升級,室內游泳池,打高爾夫球,樣樣都有,房

間是總統級,連廁所比老百姓的客廳還大。

「太棒了,今天吃什麼?」永宜喝紅酒。

「先來燕窩,在吃龍蝦,在吃高級牛排,好嗎?」嘉韋也喝紅酒。

「好像不錯,如你所願。」永宜看窗外。

到了星期一,二位假期結束了,二位進公司門口後,永宜發現別人都在看他,很多人圍著佈告欄,二位

過去了。

佈告欄上貼著,是二位的逍遙快活的照片,吃牛排、游泳、看穿浴裝女跳舞,通通被拍進去了。

「這是,誰拍的。」永宜東張西望。

一些人事部的員工很生氣,馬上圍住永宜和嘉韋。

「你為什麼減我們薪水,拿我們薪水亂花,那是我們血汗錢耶。」女同事甲。

「是他建議的,我沒有。」永宜指嘉韋。

「你怎麼這樣說,我建議,你也照做了。」嘉韋推永宜。

「太過份了,超想打你耶。」女同事乙。

庶務三課的人過來了,千秋第一個講話。

「不用打他,等下你的錢統統吐出來,讓秀藤代替大家懲罰你吧。」千秋出現邪笑。

公司突然廣播,是張靈梅的聲音,張靈梅工作之一就是廣播。

「請邪惡的老狐狸郭永宜和邪惡的小狐狸謝嘉韋,到葉秀藤董事長辦公室,準備接受上帝懲罰吧。」上

面傳出廣播的聲音。

二位帶著緊張心情,去秀藤辦公室,剛進去,發現所有人事部的員工都在,每人很生氣瞪永宜,秀藤也
生氣,愛玲也進去了。

「做好心理準備嗎?」秀藤不再請永宜坐。

「是的。」證據都在,永宜沒辦法反駁。

「愛玲,從今天開始,用力減二位比見習人員薪水還要底,還要之前花費的錢,吐出來,還給她們,不

能週休二日,常加班,不用給加班費,加薪其他的人,回到原來薪水,再加薪,有加班,除了給加班費
再加紅利。」秀藤第一次用嚴肅表情。

其他的人馬上拍手,愛玲也跟著拍手。

「遵命。」愛玲露出微笑。

二位互看,出現失望表情。

就這樣,邪惡軍師建議的減本部門薪水大作戰失敗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2-26 21:37: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集 周朝玉的相親(上)

本帖最後由 火兒 於 2010-2-26 21:38 編輯

星期一早上在庶務三課的二樓,二樓可以看到一樓的一些桌子,二樓有鞋櫃、置物櫃、衣櫃,附近多了
門簾,是女同事換衣服用,千秋在二樓換制服,靜婷放皮包,惠舞換鞋子,靈梅也換制服。

「我跟你說喔,我朋友在研究一種東西,他剛給我很好玩的東西,等下我們整課長,好不好?」千秋邪
笑。

「好啊,什麼東西?」惠舞也開始換制服。

「秋姐真愛玩。」靜婷開始戴手術用手套。

「等下就知道了,喔,呵呵」千秋學愛玲女王笑聲。

「一定很好玩唷。」靈梅也跟著笑。

所有同事都換好了,都下去一樓,政龍課長在餵小狗,千秋靠近課長。

「課長喔,手伸出來,握緊拳頭,手腕互靠著。」千秋手放口袋。

「喔,這樣嗎,要做什麼?」課長照做了。

千秋拿出像手拷,有感應紅外線,剛靠手腕,馬上拷住了,其他同事嚇一跳。

「好高科技呀,不用弄,自動拷著了,這是警用的嗎?」靜婷目蹬口呆。

「現在還研發中,還不算是警用的,朋友弄半完成品借我用的。」千秋笑。

「可以解開了吧,怎沒鑰匙孔?」課長疑惑。

「剛說過是半成品,所以沒鑰匙,哈哈。」千秋撐腰。

課長嚇一跳,驚慌的表情,其他同事都笑了。


「不鬧你啦,怎麼可能沒有鑰匙。」千秋口袋又拿出來。

很像汽車專用的小遙控器,千秋一按,課長的手拷自動解開了,掉下去,其他人再一次目瞪口呆。

「超棒耶,如果能拷住我跟周瑜就好了。」惠舞很小聲。

「呵,我聽到了喔。」千秋轉頭看惠舞。

惠舞超害羞,其他同事馬上一直玩,完全忘記工作的事,千秋把小遙控器放靜婷桌上,也跟著玩,一會
兒後,周瑜進來了,這次穿男生的黑色西裝,男子漢帶些女人味,應該是要開會議樣子。

「靈梅,昨天的報告,印好了嗎?」周瑜看靈梅。

「好了,在我的抽屜。」靈梅點頭。

鬼點子超多的千秋,看到周瑜旁邊剛好是惠舞,突然想到。

「老瑜,來來,我介紹給你高科技。」千秋再邪笑。

千秋拿周瑜右手,自動拷住了,突然拿惠舞左手,準備要拷住時,惠舞嚇一跳,突然反抗。

「啊,千秋姐,你要做什麼?」惠舞推千秋的手。

千秋穿高根鞋,惠舞一直推,突然站不穩,跌倒了,周瑜的手拷被千秋抓著,當然也跟著跌倒了,千秋
坐地上,搖頭,有一點昏。

「啊咧,早知不穿高跟鞋了。」千秋準備起身。

千秋舉手摸頭,周瑜的手也跟著千秋的手晃,千秋覺得奇怪,看手腕,才知道被拷住了。


「哇,被拷住啦,快拿鑰匙。」千秋指靈梅桌上。

惠舞看桌上,那小遙控器早不見了,一直找,狗狗突然咬著甩頭,馬上吸引大家注意。

「課長,應該被狗咬走了,快拿出來,遙控器不能碰到水的,半成品沒做防水功能,外殼沒做保護。」
千秋叫課長。

課長旁邊剛好小狗在玩,課長馬上抓住狗,抱起,嘴巴馬上鬆開,遙控器掉了,惠舞馬上拿起來。

「遙控器都是口水,好髒。」惠舞拿衛生紙擦乾淨。

惠舞對著手拷,趕快按遙控器,手拷沒反應。

「靠近點啦,太遠了。」千秋舉起手拷。

惠舞走過去,很靠近,再按,又沒反應,千秋拿過來,按了半天。

「完了,壞掉了啦,怎麼辦。」千秋看著大家。

「我想起來了,我要去印東西,準備工作了。」靈梅回坐位。

「我也是,秀藤還在等我一起掃廁所呢。」靜婷準備清潔工具。

剩下惠舞,千秋用必殺技,淚汪汪眼神看著惠舞。

「救我,別走。」千秋伸手。

「對喔,早上門口的服務小姐說有東西,要我去領。」惠舞出去了。

靜婷準備好,靈梅抽屜拿出昨天印好的文件,跟靜婷一起出去。

「沒良心啦,我平日對你們那麼好,丟下我走了。」千秋大喊。

「現在怎麼辦?」周瑜說。


「我打電話問朋友,應該還有備用遙控器。」

千秋坐在靈梅桌上,最靠近門,周瑜站著,周瑜右手放電話旁,讓千秋打電話,一會兒後,電話通了。

「喂,你借我的那個手拷,有備用鑰匙嗎?」千秋拿起話筒。

「喔,那個喔,我不是給你了嗎?」另一頭講話聲。

「早上不小心被狗咬去玩了,碰到口水,壞了,有備用嗎?」千秋看著周瑜的潔白的手。

「那麼不小心,沒有備用,要做新的,大概要下禮拜才會做好,那遙控超精密,花時間也長。」另一頭
講話聲。

「喔,那下禮拜等你。」千秋露出失望表情。

「沒問題。」另一頭講完就掛斷了。

「只好等下禮拜了,早上你跟我去換燈泡,下午有事?」千秋抬頭看周瑜。

「下午要開會。」周瑜開始擔心。

「嗯,那我就陪你開會吧,下班你跟我回家住吧,你賺到囉。」千秋邪笑。

「那怎麼行,手拷真的沒辦法解嗎?」周瑜舉手。

「沒辦法,超合金做的,鋸不斷,燒沒用,難不成你要本姑娘住你家喔?」千秋問。

「好好,住你家,但是不能佔我便宜喔。」周瑜難得幽默。

「什麼佔你便宜,我還怕你佔我便宜。」千秋瞪。

課長聽了,一直笑,千秋又瞪課長。


「有什麼好笑的,準備工作了。」千秋站起來。

千秋推燈泡車,放了很多新燈泡,長的日光燈管,正準備扛起梯子時。

「那個,我想上洗手間。」周瑜害羞。

「好啦,等下我也想上廁所。」千秋準備好了。

千秋拿出粉紅的手帕,把手拷綁好,怕別人看到,一起去女廁所門口,周瑜馬上開口。

「不能去男廁所嗎?」周瑜不敢進去。

「我進去,會被當變態女啊,你樣子是女生,別人看不出來啊。」千秋拉周瑜進去。

「也對,好吧。」周瑜進去。

千秋打開廁所門,千秋講了一句話,周瑜臉更紅了。

「要不要一起進來?」千秋笑。

「哇咧,不要啦,我在外面就好。」周瑜舉高手。

「你真可愛,開玩笑也當真。」千秋舉也高手。

過了幾分鐘,千秋好了,換周瑜,又幾分鐘,周瑜出來了。

「那個,可以不要告訴別人,我第一次上女廁所嗎?」周瑜不敢看千秋。

千秋突然想到,可以利用周瑜弱點。

「可以啊,你要一個禮拜內聽我的話喔,不然公布你上過女廁所,我會叫靈梅每天廣播喔。」千秋再邪
笑。


「哪有這樣子的,我一世英名會毀在你手裡,我聽就是了。」周瑜瞪千秋。

「哈,感覺真棒,走了。」千秋出發。

二位回倉庫準備好,去三樓的走廊,走廊很多女同事吃醋。

「你看,那女人黏周瑜好緊喔。」女同事甲。

「她是周瑜女朋友嗎?」女同事乙。

千秋看到不亮的燈泡,架上梯子,準備上去,周瑜拿新燈泡,愛玲和二位女同事經過,看到這一幕,醋
勁大發。

「這不是周瑜嗎,你怎麼會幫暴力女?」愛玲嚇跳。

千秋下來,開始炫耀。

「唉唷,這不是肌渴到不行豬頭女嗎,他是我男朋友,他不幫我,幫誰呀?」千秋牽周瑜手。

「亂講,這是真的嗎?」愛玲不悅。

「你跟她說,老瑜」千秋轉頭。

「嗯....,是的,我是她男朋友。」周瑜低頭。

「看吧,豬頭女。」千秋裝鬼臉。

「這不可能真的.....」愛玲說完,心碎淚奔。

「哼,終於報仇了,老愛欺負我。」千秋甩長髮。

就這樣二人幫忙換三樓的所有燈泡,到了中午,所有庶務三課同事都在餐廳吃飯,只不過多了一位,那
就是貌如天仙的周瑜。


別的餐桌都在看庶務三課,周瑜是唯一男性,很容易吸引目光,餐廳大部份都是女性,餐廳的人都在看
周瑜,周瑜非常害羞,手腕多了粉紅布,放進袖子裡,別人看不出來,由於右手拷著,沒辦法吃飯,千
秋只好餵周瑜。

「我自己來就好。」周瑜不敢吃。

周瑜左手拿筷子,笨手笨腳,豆腐掉桌上,試幾次,放棄了,千秋正要餵時,惠舞叫了一下。

「千秋姐,請不要這樣子,在公眾場合,這樣不太好。」惠舞吃醋。

「喔,那你餵他吧,人家自己也要吃飯。」千秋知道惠舞吃醋,給惠舞機會。

惠舞一直餵,靜婷也羨慕。

「我都想餵秀藤,她們好像情侶喔。」靜婷開始吃飯。

「亂講,我沒有喜歡周瑜啦。」惠舞開始臉紅。

大家笑了,靈梅一直看周瑜,馬上吸引千秋注意。

「老梅,怎了?」千秋吃東西。

「今天你即將會有終身的事發生。」靈梅看周瑜。

「喔,什麼事?」周瑜差不多吃完了。

「天機不可洩露。」靈梅賣關子。

大家吃完了,下午一點,庶務三課沒事做,都在倉庫休息,周瑜開始想辦法。

「下午二點我代董事長開會,在海外事業部,我要怎麼跟客戶說你的事?」周瑜擔心。


「安啦,就說你女朋友或姐姐、妹妹,隨便啦。」千秋覺得無聊的事,沒有看周瑜。

「不行啦,重要的客戶耶,失敗的話,客戶不會再跟我們合作了。」周瑜看千秋。

一會兒後,靈梅突然說話了。

「狐狸又來了,旁邊多一位小狐狸。」靈梅沒有加邪惡二個字,代表他不是為了做壞事才來的。

「喔,永宜又來了。」千秋轉頭看門口。

打開門,果然是永宜和嘉韋進來了,馬上看到周瑜跟千秋旁邊坐著。

「你還在這裡幹什麼,快跟我回去打電話。」永宜非常急。

永宜拉著周瑜的手,千秋自動跟著。

「我沒叫你,跟著做什麼。」永宜看千秋。

「我也不想啊。」千秋突然舉高手,拿掉粉紅手帕,露手拷,永宜看到了。

「這是,快拿鑰匙解開啊,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永宜嚴肅的表情。

「鑰匙被狗的口水弄壞了,還能怎麼辦。」千秋一付冷靜。

「發生什麼事了?」周瑜問。

「六封公司董事長的女兒喜歡你,如果你跟她結婚,她的爸爸會投資我們,對公司有很大幫助,所以星
期六,你準備跟她相親。」永宜說。

「但是我不.....」周瑜正想婉拒時,被永宜打斷了。

「就這樣了,你留下,我回去打電話,跟她約定星期六,一定要去他家,等下地點時間,會寄簡訊給你


,星期六我跟他會在家前面那條路等你。」永宜說完,和嘉韋離開。

大家看周瑜,周瑜露出很失望表情。

「咦,原來靈梅說終身大事,就是指這個啊。」千秋突然想到。

「唉,我真的不喜歡為了工作,而結婚,這根本不是我的作風。」周瑜看下面。

一點三十分,千秋和周瑜回海外事業部整理開會議的資料,其他同事繼續休息。

在海外事業部裡,男同事看到周瑜來了,旁邊多了千秋,便靠近。

「早上去哪了,原來是把妹妹,深藏不露呢。」男同事靠近周瑜耳朵小聲說。

「無聊,我才沒那麼多閒功夫把妹妹,準備開會議了,客戶到了沒?」周瑜正經說。

「到了,正在上來。」男同事甲回位子忙。

「拜託你,等下不要亂講話,我講話就好。」周瑜非常擔心千秋說話不經大腦。

「好啦,隨便。」千秋邊說邊東張西望,千秋很少來海外事業部,那裡同事幾乎都是經理級的,都是穿
黑色西裝。

一會兒後,幾位客戶來了,已進去周瑜辦公室,周瑜馬上迎接,千秋微彎腰敬禮。

「歡迎,閣下能親自來貴公司,在下實在很光榮。」周瑜伸手。

「哪裡,應該是我很光榮才對。」客戶也伸手。

二人握手,客戶發現旁邊一位女性。

「這位是?」客戶也伸手。

「這位是新來的秘書,叫千秋。」周瑜指千秋。


千秋沒有講話,只彎腰,也有禮貌握手。

「你是新來的喔,之前怎沒有看過你?」客戶覺得千秋很美。

「嗯,她是今天剛進海外事業部,所以您當然沒看過她。」周瑜馬上插嘴。

「抱歉,我在問她。」客戶好奇看千秋。

「他在問你。」周瑜示意可以回答了,但很擔心。

「嗯,人家要說的話,被老瑜說啦,不是,是朝玉主任。」千秋又說錯話。

周瑜表情很難看,但客戶竟然不在意。

「哈哈,我喜歡這女孩,可以開始談企劃了嗎?」客戶看旁邊客戶乙。

「抱歉,都顧著聊天,請坐,請喝水。」周瑜指中間沙發,桌上已有水杯放著。

「謝謝,服務真周到。」客戶笑了。

就這樣開會議二小時,開完會,順利談完合作的事,也簽好名,心情總算好一點,想到自己要結婚的事
,便悶悶不樂。
 樓主| 發表於 2010-2-26 21:39:0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集 周朝玉的相親(下)

本帖最後由 火兒 於 2010-2-26 21:45 編輯

在倉庫千秋有幫周瑜放椅子坐,回到海外事業部,周瑜也幫千秋弄椅子,千秋在旁邊玩接龍,周瑜忙自
己的工作,看一些重要的文件。

很快到了下班時間,千秋知道周瑜心情不好,便問了。

「你晚上要不要吃飯,我請你。」千秋想辦法讓周瑜開心一點。

「嗯,好,我餓很久了,中午沒吃多少。」周瑜開始收文件,千秋也準備關筆記型電腦。



周瑜陪千秋回倉庫換衣服,拿皮包和鞋子,準備去找餐廳。

服務生發現客人,馬上靠近。

「老樣子,你呢?」千秋轉頭看周瑜。

千秋幾乎每天去餐廳吃飯,服務生已經認識千秋了。

「跟她一樣。」周瑜不想看菜單,選菜浪費時間。

「好的。」服務生端上水後離開。

「你知道嗎,鄭靜婷心情不好時,我也帶她來過。」千秋看著周瑜

「喔,我的工作總是順利做好,可是碰到感情的事,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周瑜喝水。

「怕什麼,我也是一樣沒男朋友啊,但卻不擔心感情的事。」千秋看著杯子。

「是沒錯啦,但我不喜歡為了工作而跟她結婚,如果她知道了,一定很難過,到時六封董事長很生氣,
不再投資我們了,那該怎麼辦。」周瑜擔心。

「管他的,明天會比現在更好。」千秋很單純。

服務生端來二碗牛肉飯、貢丸湯,一些水果。

「吃吧,每下班後,不許在想工作的事喲,不然我公佈你上女廁所的事喔。」千秋笑了。

「哈哈,你還記得啊,我都忘了。」周瑜終於笑了。

二位開始吃完飯,準備回千秋家。

千秋還算小康,住在公寓裡,二人搭樓梯上去,開門進去,客廳還算中,千秋開燈。



「隨便坐,我去洗澡了。」千秋脫外套。

「怎麼坐?」周瑜瞪一眼。

「對喔,我又忘記了,那可以請你綁眼睛嗎,如果你要看,我倒是無所謂啦。」千秋解開手腕粉紅手帕


「哇咧,那麼開放啊,難怪沒人要你。」周瑜嚇一跳。

「誰說的,一堆男人排隊等著我呢。」千秋開始綁周瑜眼睛。

「吃飯時,你不是說沒男朋友嗎?」周瑜全打開耳朵靈敏度,一點聲音不放過。

「被發現了,我去拿衣服,手放我肩上。」千秋說。

「為什麼不先拿衣服,再進去綁眼睛。」周瑜覺得奇怪。

「我的房間從來沒給別人看過,加上我要拿胸罩內褲,你要看嗎?」千秋問。

「啊,不用不用,我綁著就好。」周瑜突然臉超紅。

千秋到房間拿衣服,也找幾件周瑜穿的,周瑜身材跟女性沒二樣。

二人順利輪流洗完,千秋穿著連身衣服,露右肩,大腿幾乎都露出來了,穿著有點隨便,周瑜穿千秋的
長褲,紅色的衣服。

「那個,可以穿褲子嗎?」周瑜不敢看千秋。

「我們老朋友了,有什麼好怕的,你穿人家唯一的褲子,其他都涼乾。」千秋坐客廳,吹頭髮,看電視
,周瑜旁邊坐著。

周瑜努力看別的地方,怕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等下你還要綁眼睛跟我睡,如果你睡地上,我會被你拖下去,會摔很重哩。」千秋淡笑,增加女人味


「為什麼,有棉被遮不是看不到嗎?」周瑜好奇。

「又來了,人家沒穿褲子,早上打開棉被,不是被你看光?如果你想看,就說一聲吧。」千秋捉弄。

「不不,我綁就是了。」周瑜急拒絕。

「你真可愛,哈哈」千秋笑很大聲。

二人就睡一晚,隔天一起上班。

每天在一起做事,周瑜很少會開,大部份都在倉庫陪千秋,到了星期五,星期五算是庶務三課的遊戲日
,庶務三課每次早上沒事,大家會聚起來玩遊戲。

千秋玩撲克牌,玩大老二遊戲,只有周瑜不玩,坐旁邊想事情。

「換你。」千秋拿牌對著靜婷,眨眼睛,故意把左邊牌拉很高讓她抽。

「哇,抽到鬼牌。」靜婷知道有詐,就選旁邊最低的牌,沒想到中了。

「哈,真爽。」千秋笑很開心。

「二選一唷,換你。」靜婷拿牌對著靈梅。

靈梅摸到有鬼牌,沒有看,感應很強烈,馬上放開,抽起另張牌。

「耶,是十一點,靜婷當鬼了,中午你負責買大家的飲料。」靈梅跳起來。

「不公平啦,說好不能用能力,好幾十場沒一次你當鬼。」靜婷無奈表情。



「人家沒用能力啊,我猜的啊,猜的不行喔。」靈梅一直笑。

大家很開心笑,只有周瑜沒笑,千秋都看在眼裡。

玩了整天,下班了。

終於到了隔天早上,千秋換牛仔褲,穿普通衣服和薄外套,千秋找了幾件男生衣服和牛仔褲給周瑜穿,
周瑜和千秋回到周瑜家附近,準備開車出發,周瑜打開手機看,地點和時間,一小時後,周瑜看到路邊
有二位招手,靠近後,是永宜和嘉韋。

周瑜下車,千秋要穿過駕駛座下車,永宜發現千秋也跟著,有點生氣。

「你怎麼還跟著啊,周瑜要相親,不是你。」永宜不高興。

「我不想跟啊,下星期一才會有鑰匙,難道人家要變魔術,變出來喔。」千秋舉手。

「那怎麼辦?」永宜擔心。

「放心,我有辦法,等下自我介紹,我的黃姓改周姓哦。」千秋軍師已經有點子了。

四人準備進去,敲門。

很快就有人來開門,開門後,出現老先生和身後小姐。

「你好,我是神寶公司的海外事業部主任周朝玉,這位是人事部長郭永宜和謝嘉韋課長,這位是庶務三
課的員工周千秋。」周瑜一一介紹,說完就伸手。

「嗯,我是六封董事長,她是我女兒,請進來。」老先生握手。

四人進去,裡面超大,大家上二樓,窗戶都是四面的,都可以看到外面,來到餐



桌,桌上已有菜了,周
瑜覺得不妙,沒辦法吃飯。

「請坐,不要客氣。」老董事長指著椅子。

「謝謝,能讓六封董事長請吃飯,真是不勝感激。」周瑜坐著。

大家開始吃飯,千秋開始餵周瑜,馬上吸引女兒注意。

「你跟她什麼關係?」女兒有點吃醋。

「我是他姐姐,他右手骨折了,不方便吃飯,所以我餵他吃飯啦。」千秋軍師很快編好話。

「原來是這樣,真是很感動。」女兒很感動。

永宜怕吃飯時間久會穿幫,突然指窗外。

「你看,外面的熊會跳舞。」永宜等二位轉頭。

老董事長和女兒看外面,千秋和永宜和嘉韋,三人用手抓菜,很快往周瑜嘴裡塞,十秒鐘內,桌上的菜
都沒了。

「沒有啊?」女兒轉頭看,發現桌上菜沒了。

「嗯,我看錯了,抱歉,我眼睛不太好,我們吃飽了。」永宜很滿意速度快。

「我們可以開始談婚禮的事嗎?」女兒終於說到重點。

「好啊,那我們開始吧。」永宜終於等到她說這句話。

「抱歉,我想上廁所」周瑜擦乾嘴巴。

永宜擋住了,靠近周瑜耳朵。



「你在幹什麼,這很難得機會耶。」永宜輕推。

「就是說啊,下次找不到這樣機會了,忍一下吧。」嘉韋附和。

「抱歉,我真的想上廁所。」周瑜不理。

千秋跟著周瑜走,女兒馬上注意到。

「他上廁所,那位周姐姐為什麼跟?」女兒好奇問。

「喔,弟弟右手不方便,所以姐姐代勞」永宜第一次為千秋說話。

「原來是這樣。」女兒再一次感動。

千秋和周瑜沒有真的上廁所,坐在董事長的小花園長椅上,非常煩腦。

「有必要煩腦嗎,去拒絕就好了啊。」千秋看著周瑜。

「可是拒絕後,那位董事長不再投資我們,我也會被秀藤踢走,如果同意,我為了工作而跟她結婚,過
著不幸福的生活,進退二難,我該怎麼辦?」周瑜說出來了。

千秋沒有說話,一會兒後,那位女兒出來找周瑜。

周瑜打招呼,那位女兒靠近。

「原來你在這,董事長找你。」女兒說。

「好,走吧。」周瑜幾秒內決定了。

在客廳裡,老董事長坐著沙發,女兒坐旁邊,周瑜和千秋坐著,永宜和嘉韋在沙發後面站著。

「我覺得你人好像不錯,做事也很棒,我很滿意,我願意讓女兒嫁給你。」老董事長高興。

永宜和嘉韋高興跳起來,周瑜說一句話,開心的心情馬上消失。



「請等一等,我想說實話。」周瑜出手阻止。

永宜彎腰,頭靠近周瑜耳朵。

「你在幹什麼,快成功了啊。」永宜開始很急。

周瑜不理,突然舉手,拿掉粉紅手帕,露手拷,老董事長和女兒嚇跳。

「她不是我姐姐,她姓黃,很抱歉,我不能跟你結婚。」周瑜說完,讓大家驚訝。

「為什麼騙我。」老董事長笑容消失了。

「因為我不想為了錢,跟她結婚。」周瑜成實說出來了。

「原來你是為錢跟她結婚的,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以後也不會投資你們了。」老董事長不高興。

「我之前在某宴會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一直不敢表白,父親才幫我找你,現在終於找到了。」女兒
開始難過。

「你這樣算什麼董事長,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冒著被解雇的心情,成實說出來,如果沒說出來,你不是
被他騙更深?」千秋軍師開始罵。

老董事長一時講不出話了,千秋繼續說。

「換是你,你會說嗎,鼓起很大勇氣不容易的,他馬上會被解雇,找不到工作,將去何從?」千秋指董
事長。

旁邊永宜拉著千秋手,制止她不要說下去,千秋甩掉他的手。

老董事長反省,千秋轉頭看女兒。



「還有你,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追求,不要老讓父親幫你找,幾歲了,還像小孩子。」千秋也罵女兒


「說完了,罵完了,吃完了,回家了。」千秋轉身準備離開。

四人轉身正要走時,老董事長叫一下。

「等等,你說的對,鼓起非常大勇氣非常不容易,換是我,我也會騙,讓我們繼續努力吧,我以後會繼
續投資的,至於她。」老董事長轉頭看女兒。

「我願意等你,到時會娶我嗎?」女兒笑了。

「我願意。」周瑜也笑了。

四人留下,談心很久,都回家了。



到了星期一,在倉庫裡,千秋已經拿到遙控器了,一按,手拷解開了。

「終於解開了,還真不習慣呢。」周瑜摸手腕。

「要不要再戴一次,繼續跟我生活一個禮拜,在慢慢習慣呀?」千秋笑了。

大家都笑了,只有惠舞沒笑。

「千秋姐不要這樣啦。」惠舞臉紅。


「我回去了,謝謝你照顧。」周瑜伸手。



「不客氣。」千秋也握手。


周瑜回海外事業部,在途中想事情,對庶務三課有好感,帶著淡淡的微笑,離開。
發表於 2010-2-27 07:36:01 | 顯示全部樓層
甘巴爹 期待你的續集
 樓主| 發表於 2010-3-4 21:13:0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集 新來的警衛

本帖最後由 火兒 於 2010-3-4 21:14 編輯

在人事部的早上,永宜和嘉韋坐中間聊天。

「今天有新人要來?」嘉韋問。

「對啊,這位可不得了,他是重要客戶公司之一的高層人員,等下要有禮貌點,知道嗎?」永宜準備開水


「好。」嘉韋點頭。

一會兒,新人敲門了,永宜馬上開門。

「歡迎,你是?」永宜先問。

「我是六封公司的科技研發部門的組長,蔡羽吉。」羽吉伸手。

永宜和嘉韋都嚇了大跳,上次周朝玉相親,見過六封的董事長,他剛好是董事長的部屬。

「你好,這裡剛好有總務職位,從今天開始,你就當人事總務,管理一下一些人同事吧。」永宜握手。

羽吉很感動,如此重視他,之前在六封公司,做好幾十年了,只有小小的組長而已,神寶公司二話不說
就送人事總務,職位比組長還高。


「好的,我之前有在科技研發部門,做了一套精密監視系統計劃,可惜六封公司,從來不重視我的作品
,所以只好辭職,來這裡,希望董事長可以認同我這個計劃方案。」羽吉灰心的說。

「喔,我可以看看嗎,不錯的話,我會給董事長看,如果他喜歡的話,本公司會大量買你的什麼系統來
的。」永宜指開水杯。

「是精密監視系統。」羽吉注意到了,馬上拿起喝水。

「對對,就是那個系統。」永怡點頭。

「可以拉上窗簾和關上門嗎,這份文件列為最高機密。」羽吉看著永宜。

「喔,嘉韋。」永宜眨眼。

嘉韋關門,拉好窗簾,羽吉公事包拿出最高機密文件,給永宜看,看了會兒,驚嚇很久。

「這不是普通的系統,這是你自己做的嗎?」永宜睜大眼睛。

「是啊,我會寫一些程式,這個可以裝在走廊,每人要掛著紅外線用的職別證,說話內容和錄影功能,
都會記錄,傳到電腦上,會自動24小時不斷列印。」羽吉開始講解。

「這好像扮演救世主上帝喔,知道每人做什麼事、說什麼話,不錯耶,我喜歡。」永宜笑了。

嘉韋邪惡軍師,好像想到壞建議,靠近永宜耳朵一直講,永宜嘴角露出邪笑,不時點頭。

「嗯,那就這樣了,下午三點你帶著這文件,跟我們去見董事長,說明系統內容,成功的話,你就出名

啦。」永宜還給羽吉文件。

「好,我的位子在外面嗎?」羽吉指門口。

「什麼外面,你是總務耶,你就坐這裡。」永宜指旁邊的空位。

羽吉剛進來,都是普通員工位子,在進去人事部長室,地方還大了些,有部長、課長、總務位子。

「嗯,謝謝。」羽吉站起來。

做到下午三點後,三人就去董事長辦公室,秀藤剛好在簽文件,文件太多,秀藤沒去別的部門做事,知
道新人要來,特別穿黑色西裝,愛玲看到他們,打招乎後就繼續做事,三人進去後,秀藤看到他們,馬
上站起來。

「他是人事部新總務蔡羽吉,帶來作品給你看。」永宜介紹。

「你好,這是我研發的精密監視計劃。」羽吉拿出來。

秀藤過目後,也嚇了一跳,覺得秀吉不是普通的人材。

「這很棒,你之前做什麼的?」秀藤好奇。

「我之前是六封公司的科技研發部門的組長。」羽吉又拿出履歷表。

秀藤看了履歷表,功績非常多。

「啊,你是重要客戶之一的人,我不懂,為何不繼續做下去,跑來這裡呢?」秀藤發現自己顧聊天,忘記
請他們坐。

「因為沒人重視我作品,付出那麼多,卻換來無視,大家都很討厭我,我灰心就辭職了,希望來這裡發揮

所長。」羽吉邊說邊注意到秀藤指沙發,馬上坐下。

「你的作品非常棒啊,可以介紹這個監視系統嗎?」秀藤繼續看文件。

「好的。」羽吉知道董事長很喜歡,突然興奮。

就這樣解說一小時,董事長很滿意。

「如果可以知道員工做什麼事,抱怨什麼事,這樣我就不用跑來跑去,聽別人抱怨了。」秀藤邊想邊說


「對啊,以後你可以專心開會議囉。」永宜的詭計快成功了。

「好,那本公司正式跟你訂購這些,放每層樓走廊,由各部門上司發放辨認職別證給所有員工,然後加
裝印表機,每早上把昨天的抱怨紙都拿過來。」秀藤站起來。

「嗯,謝謝。」羽吉超開心,伸手。

秀藤握手,三人出去了。

一個禮拜後,每層樓的天花板,都加裝一個球,每人胸前都有職別證,過幾天後,秀藤辦公室的桌上,
紙推的一層樓高,地上有很多,幾乎都是抱怨監視系統的事,有一部份是抱怨人事部,秀藤拿出抱怨人
事部的文件。

上面寫:

「我跟你講喔,老狐狸要取消年終獎金、員工旅遊活動,還禁止情人節發巧克力耶」女同事甲。


「這太過份了,他怎麼可以這樣。」女同事乙。

「上次減我們薪水,已經很過份了,這次還取消年終獎金。」女同事丙。

「時間到了。」女同事甲。

秀藤臉已經很難看了,打電話給門口前的愛玲秘書。

「喂,這裡是秘書室,有什麼事。」愛玲拿起話筒。

「幫我叫永宜過來。」秀藤說完,按紐掛斷。

一會兒後,永宜來了,看到秀藤已經坐上沙發,桌上多了幾張紙。

「你看吧,這是怎麼回事?」秀藤指桌上。

永宜看了後。

「是這樣的,我們大量訂購監視系統,預算嚴重不足,所以我才想取消年終獎金和員工旅遊的經費,來
維持公司運作。」永宜把紙放桌上。

秀藤聽了後,臉上不悅表情已經消失了。

「為了公司,只好這樣了。」秀藤低頭。

「沒事的話,我回去了。」永宜偷露出邪笑。

另一方面,羽吉賺了不少錢,想要請大家吃飯,就去了海外事業部,剛進去,第一個看到周瑜,先過去
了。

「你好,我是新來的人事部的總務,我可以請你吃飯嗎?」羽吉看她樣子很像男子漢,感到好奇。

「啊,抱歉,我有事。」周瑜不太喜歡他。


羽吉問每位同事,結果幾乎都一樣不理他,羽吉便失望,走到走廊,問每一位,一樣不理他,女同事旁
邊私下聊天,剛好被羽吉聽到。

「都是他害的,我頭髮太長也要扣分,窄裙太長也扣分,連上班時不能講話,統統扣分,再這樣下去,
連薪水沒了,都是什麼系統害的啦。」女同事甲。

「你太大聲啦,他看這裡了。」女同事乙。

「大聲又怎樣,省得他到處請別人吃飯,我還想打他咧。」女同事甲。

羽吉突然才明白,他做了非常大錯事,羽吉想去倉庫躲起來。

在人事部裡。二位狐狸開始聊天。

「太棒了,有你的,有了這個系統,我們可以正大光明扣他們薪水,取消獎金和活動,最後解散庶務三
課,天下是我們的啦,哈哈。」嘉韋高興。

「對啊,我們又可以去總統級套房住幾天,真爽,喝紅酒,泡溫泉,看著夕陽落日。」永宜樂的開心。

另一方面,在庶務三課,課長和同事都去做事了,倉庫沒人在,羽吉進去後,覺得倉庫為什麼有桌子和
椅子,想可能是報廢的,不以為意,便坐下,寫辭職信,非常難過。

下午五點後,庶務三課的所有同事都回來了,課長還沒回來,千秋扛著梯子放下,惠舞推燈泡車放旁邊
,靈梅把印好的文件放桌上,靜婷推清潔車。

千秋發現有人坐課長的位子,走近看,才知道不是課長。


「你是誰,怎麼坐課長位子。」千秋問。

「喔,我是人事部新總務。」羽吉繼續寫。

「新來的喔,難怪沒看過你,你在寫什麼,該不會是遺書吧。」千秋靠近。

「千秋姐不要亂說啦。」惠舞也跟著。

大家靠近羽吉,千秋偷拿羽吉正寫的紙。

千秋看了會兒後。

「你要辭職,不是做好好的嗎?」千秋把紙張撕掉。

大家嚇了一跳,羽吉也是。

「我做了一套系統,以為大家喜歡我,沒想到大家很討厭我,我留著這裡有什麼用。」羽吉難過的說。

「拜託,我們隨時會被解雇,但非常珍惜工作,不管做的好不好,在不在意別人眼光,自己就是自己,
別人就是別人,工作不容易找到,哪能讓你想辭就辭,我絕不容許任何人辭職的。」千秋擺出大小姐姿
勢。

羽吉突然撥雲見天,隨後又說。

「但是我真的很想出人頭地,大家那麼討厭我,怎麼辦。」羽吉擔心問。

「放心吧,這事交給我,明天早上去早會,你要告訴董事長,取消監視系統,要求恢復年終獎金和員工
旅遊活動,這樣就可以了,我們會站在你旁邊的,其他的,我會幫你講話。」千秋指著羽吉。


「嗯,好。」羽吉說完後,離開。

到了隔天早上,神寶公司所有部門主管、同事,都聚在中心,大家都坐好了,千秋還幫羽吉佔位子,千
秋看到羽吉來了,馬上招手,羽吉過去後,就坐著,庶務三課的人都站旁邊陪羽吉,羽吉很感動,人事

部長和課長沒有來。

秀藤董事長,開始講話。

「大家好,最近我沒有去各部門做事,大家知道為什麼嗎?」秀藤問。

台下好多七嘴八舌講話,非常吵。

「好好,因為新來的人事部新總務,之前是六封公司的科技研發部門做的監視系統,我是為了減少跑來
跑去,聽大家抱怨,沒想到,抱怨更多了,幾乎都是抱怨系統的事,這一點,我非常抱歉。」秀藤首次
彎腰敬禮。

大家嚇一跳,過去很少董事長道歉。

「不過希望以後可以繼續改善系統,我相信會越改越好,還有什麼問題?」秀藤舉高麥克風。

台下有一位女同事舉手,秀藤指她。

「請問可以恢復年終獎金和活動嗎?」女同事甲。

「抱歉,由於買系統超出預算了,所以可能無法恢復,不過我保證,大家不會減薪的,還有問題?」秀藤
再找。

千秋示意羽吉可以舉手了,但羽吉很內向,千秋只好幫他舉。


「有,老藤,這裡。」千秋舉羽吉的手。

秀藤發現,指羽吉,站起來,說了很多,所有同事都在看他。

「系統是我開發的,我知道大家很討厭我,都是系統害大家取消獎金和活動,也侵犯了大家隱私,所以
我決定收回系統,希望神寶公司回歸以前一樣,在此請求秀藤董事長恢復大家的福利,獎金和活動,如
果預算不夠,我可以捐薪水。」羽吉說完。

大家馬上拍手,羽吉發現旁邊庶務三課的人也在拍手。

「羽吉說的太好了,那就取消監視系統了,恢復各項福利,大家沒異議吧?」秀藤再舉麥克風。

台下好多人說沒有。

「那就決定了,下個月員工旅遊活動,交給你了,千秋。」秀藤看千秋。

「遵命,少爺。」千秋比勝利手勢。

千秋比姆指給羽吉看,羽吉也回比姆指。

就這樣早會順利結束了,到了隔天。

神寶公司門口多了警衛,千秋剛進去,那位警衛突然向她敬禮,千秋嚇一跳,差一點跌倒,她穿紅色高
根鞋。

「啊,你是羽吉,你不是在人事室做事嗎,怎當起警衛了。」千秋總算看清楚長相。

「我在六封公司也當過警衛呀,我覺得坐著多無聊,還不如當警衛,巡邏多有趣。」羽吉調整警帽。


「哈哈,你是唯一跟我打招呼的人,加油。」千秋高興,往裡面走。

千秋走一半,背後傳來聲音。

「對了,我還沒問你名字和部門。」羽吉怕聽不到,大聲。

「庶務三課,黃千秋。」千秋轉頭,長髮飄,說完就離開。

「啊,原來是傳說庶務三課哦,在六封公司,聽過很多庶務三課的事。」羽吉自言自語。

羽吉對庶務三課更加崇拜了。

發表於 2010-3-9 00:48:43 | 顯示全部樓層
辦公室這個標題很好...
又好發揮
加油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18 09:36 PM , Processed in 0.06421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