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1938|回復: 384

至尊仙道 作者︰寒冷晴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11-13 13:28: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38 編輯

內容簡介︰
        身患九陰絕脈的薛凌雲從小被宋玉瑤收養,他機緣巧合之下吞食了赤陽草,得到神秘小鼎......
  溫柔的師傅、美麗的師叔、妖女、魔女,紛紛出場
  正道、邪道,何處才是真正的仙道......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28: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38 編輯

第一章 九陰絕脈

  公元2500年,世界核戰爭爆發,整個地球籠罩在一片核煙霧之中,人類文明基本毀滅。

  一千年之後,地球慢慢恢復了生機,由於核戰爭的緣故地球體積膨脹了數倍,地球的表面積變成了原來的十倍。

  人類再次繁衍生息,不過科技文明卻已經徹底沒落,修真文明成當今天下的主流。

  此時的華夏大地出現了十大正邪門派,正派七大門派分別是:崑崙派、崆峒派、蜀山派、天師道、長生門、菩提宗、萬佛寺,邪道三大門派則是:天魔教、陰陽宗、萬鬼宗,正邪之間互相爭鬥不止,人間也是戰火紛紛!

  ******

  宋玉瑤和李玉真正在小山上採藥,她們二人都是長生門的弟子,是長生門當代掌門的師妹!

  宋玉瑤一身白衣如雪,身材勻稱修長,兩顆眼睛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明亮。李玉真全身都帶著一股出塵的氣息,膚如凝脂,頭髮又黑又亮。

  二女都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大美人,也是長生門二代弟子中修為最高的五人之一,都已經達到分神期的修為!

  天色漸黑,二女正準備回轉長生門,突然宋玉瑤道:「師妹,你快聽,山腳下似乎有嬰兒哭泣的聲音!」

  李玉真凝神聽了下,道:「果然是嬰兒的哭聲,師姐,我們快下去看一看吧!」

  二女朝著山腳飛去,果然在山腳的草叢中見到了一個小男孩。小男孩估計只有半歲大小,此刻臉上滿是淚痕,正悲悲切切的哭泣著。

  宋玉瑤將小孩抱起,輕輕拍了拍小孩的身子,小孩慢慢停止了哭泣,宋玉瑤憐惜的道:「也不知這小孩的父母是誰,竟然這麼狠心將孩子拋棄在這裡!」

  看著小孩悲傷的面孔,宋玉瑤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股從來沒有過的母性,她輕輕的摟著小孩,忍不住在小孩的臉上吻了吻。

  李玉真則是道:「師姐,我們怎麼處理這個小孩呢?要不我們在山下找一戶人家,將小孩托付給他們吧?」

  宋玉瑤搖了搖頭,道:「師妹,這小孩如此可憐,我……我決定親自收養這個小孩!掌門師兄一直讓我們尋找弟子,乾脆我就收這個小孩子為徒吧!從今日起,他就是我的弟子了!」

  看著小孩明亮的眼睛,宋玉瑤竟然感覺心中微顫,她是絕對不願意再讓這個小孩再受到傷害了!

  這……

  李玉真微微的有些猶豫,七大門派收徒十分嚴格,資質、悟性、性情都需經過認真考驗,考驗不過的人絕不會收為弟子的,自己這個師姐今天有些太隨意了吧!

  宋玉瑤此刻只顧著照料小孩,她用手輕拍小孩的屁股,小孩朝她微微一笑,宋玉瑤也忍不住嬌笑了起來,道:「師妹,他好可愛啊!就這麼定了,從今以後他就是我的弟子了!」

  當下宋玉瑤將小孩帶回了長生山中,她為小孩洗了洗身子,竟然在小孩的脖子上發現了一個玉珮,玉珮上有一個「薛」字,宋玉瑤立即猜到這小孩應該姓薛。

  「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弟子了,師傅要為你起一個好聽的名字!嗯,就叫凌雲吧,但願我的弟子有凌雲之志!」宋玉瑤一邊逗著小孩,一邊自言自語道。

  從那天起小孩就被叫做薛凌雲了,他成了宋玉瑤開山關門大弟子。

  薛凌雲三歲的時候,宋玉瑤開始傳授薛凌雲修真法門。可是薛凌雲卻一直無法吸收天地靈氣,等到薛凌雲五歲的時候,宋玉瑤意識到了有些不對。

  當天宋玉瑤將自己的掌門師兄了情請了過來,道:「師兄,你修為高深,為我檢查一下這個孩子的身體吧!他修煉長生經已經兩年了,到現在體內還沒有一絲天地靈氣,這太不正常了!」

  了情點了點頭,開始為薛凌雲檢查身體,半個時辰後了情皺眉道:「師妹,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孩子應該是九陰絕脈!」

  什麼!

  宋玉瑤心中一震,她曾經在長生門典籍中見過九陰絕脈的記載,傳聞九陰絕脈是萬中無一的稀世經脈,擁有這種經脈的人根本無法修真,更可怕的是擁有這種經脈的人根本活不過20歲!

  宋玉瑤輕輕的摟著小凌雲,她的眼淚一顆顆流了下來,流到了薛凌雲的臉龐上。

  薛凌雲伸手擦去宋玉瑤臉上的淚珠,嫩聲嫩氣的道:「師傅,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凌雲今後都無法修真了?沒關係的,只要能和師傅在一起就行了!」

  聽了薛凌雲的話後,宋玉瑤越發的悲傷了,自己的徒兒不但不能修真,而且很可能活不過20歲!她越想越感覺自己這個徒兒可憐,從小就被父母遺棄,而且還很可能活不過20歲,老天爺為什麼這麼不公啊!

  宋玉瑤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吻了吻薛凌雲,柔聲道:「凌雲,你放心,師傅一定會把你的九陰絕脈治好的,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薛凌雲此刻還不知道這九陰絕脈究竟有多麼嚴重,他只是好奇的抬頭看著宋玉瑤,道:「師傅,這病很難治嗎?如果太難治的話,你就不要管我了,凌雲不願意看到師傅為我操心!」

  宋玉瑤臉上的淚珠再次湧出,她怎麼都不明白,這麼懂事這麼可愛的小凌雲為何命運如此淒慘呢?!

  過了不久,長生門的二代弟子都知道宋玉瑤的徒兒根本無法修真,有人勸宋玉瑤再去收一個弟子,宋玉瑤卻死活不答應,她發誓要治好薛凌雲,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29: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39 編輯

第二章 欺凌

  「哈哈,快看,那個廢物來了!」長生山的一座山峰上,幾個十歲左右的小孩正在練習法術,突然一個男孩大聲叫了一句。

  只見從山腳下走來一個小男孩,這男孩臉色有些蒼白,他手中正拿著一個藥簍,裡面放著他採來的藥物。

  這小男孩正是薛凌雲,他今年已經十歲了,到現在為止他仍然無法修真,長生門的其他三代弟子都將他視作廢物,不過薛凌雲也不太在意,只要師傅對他好就行了!

  「廢物,看鏢!」突然旁邊傳來一聲大叫,山峰上的一個男孩大笑著向薛凌雲扔來一個野果。

  野果呼嘯著朝薛凌雲衝了過來,薛凌雲趕緊閃過,他身體素質太差,這一次閃的急了,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

  山峰上的那些男男女女發出一陣嘲笑聲,有一個穿紅衣的小女孩還朝著薛凌雲扔來一團泥巴,然後不屑的撇撇嘴。

  薛凌雲艱難的從地上爬起,剛才他腿部被絆了一下,生疼生疼的!薛凌雲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怒火,不過他根本不是這些人的對手,為今之計只有趕快離開了!

  當下薛凌雲提著藥簍急速離去,山峰上的那些少年們哈哈大笑,彷彿打了一個大勝仗一樣。

  走了大約有兩個小時的路程,前方出現了一片竹林,在竹林深處有一間小屋,那就是薛凌雲和宋玉瑤的家了。

  宋玉瑤看到薛凌雲回來,打量了一下薛凌雲,皺眉道:「凌雲,那些小孩子又欺負你了?」

  薛凌雲搖了搖頭,笑道:「我只是在路上摔了一跤而已!」他可不敢將真相告訴自己的師傅,前幾次他曾經向師傅告過狀,師傅也曾狠狠的教訓那幾個小孩,但是薛凌雲後來知道師傅因此和幾個師伯師叔的關係變差了,從那以後薛凌雲就再也不向師傅告狀了,他不願師傅因為自己和師伯師叔們關係變差。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無能,薛凌雲因此很痛恨自己,他多麼希望自己也能修真,多麼希望自己能夠擺脫「廢物」這個外號,多麼希望不要再給師傅添麻煩!

  宋玉瑤輕輕歎了一口氣,她仙子般的容顏上帶著一絲愁容,到現在她還是無法將薛凌雲的九陰絕脈治癒,這兩年薛凌雲的身體越來越差,這成為宋玉瑤的一大心病!

  「凌雲,把衣服脫了,師傅為你療傷!」宋玉瑤輕聲說道,她每隔一個月就要為薛凌雲疏通一次經脈,每疏通一次經脈都要消耗極大的真元,不過宋玉瑤不在乎,為了徒兒消耗一點真元又算什麼!

  薛凌雲乖乖的將上衣脫掉,他盤膝坐在地上,輕輕閉上雙眼,又開始了每月一次的治療。

  宋玉瑤也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上,她看著徒兒光滑的後背,心想自己的徒兒越長越大了,現在已經有點男人的氣質了。當下她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玉手輕輕的按到薛凌雲的背上,開始向薛凌雲輸送真元。

  薛凌雲的頭頂冒起一陣陣雲霧,他的身體一陣舒爽,如同被溫水浸泡一般,原來冰涼的身體竟然隱隱有了溫暖的感覺,他卻不知他背後的宋玉瑤已經是臉色蒼白,強忍從薛凌雲身體上傳來的刺骨的冰冷!

  

  轉眼間又是六年過去了,薛凌雲已經16歲了,他的身體已經完全長成了,和周圍的大人沒有什麼區別。而且這些年飽受欺凌,他的臉上也不像其他人那樣帶著稚氣,而是帶著成年人才有的成熟氣質。

  這天薛凌雲又去山下採藥,上山的時候路過一片桃林,剛剛進入桃林,他竟然發現一個少女坐在桃林的地上,少女摀住自己的右腳,痛苦的哼著。

  宋玉瑤認出這個少女是李玉真師叔的弟子林鳳舞,當下他走了過去,問道:「林師妹,你這是怎麼了?扭到腳了嗎?」

  少女林鳳舞抬頭看了一眼,發現是薛凌雲之後,她冷聲道:「原來是你這個廢物,你是不是要看我的笑話啊,趕緊給我走開!」

  我……

  薛凌雲張口結舌,他不知該怎麼回答,不過他還是走了過去,一把按住林鳳舞的小腳,輕輕一用力,只聽「卡嚓」一聲輕響,薛凌雲替林鳳舞接好了關節,這才站起身離開。

  啊!

  林鳳舞則是一聲慘叫,慘叫過後卻感覺腳部不像剛才那麼痛了,她立即知道這是薛凌雲做的好事,不過林鳳舞不但不感激心中還有著一股怨氣,她怒道:「你這個廢物,我不會放過你的!」

  薛凌雲搖了搖頭,只是往前大步走著,後面林鳳舞則是呆呆的看著薛凌雲。

  

  回到竹屋之後,宋玉瑤愛憐的看著自己的弟子,道:「凌雲,你不必每天下山採藥,你的身體不太好,呆在這裡就行了!」

  薛凌雲堅定的搖了搖頭,道:「師傅,我無法修真,但是我也不願意做一個廢物!採藥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如果不去採藥的話我會感覺人生毫無意義的!」

  宋玉瑤心中悲傷,自己的這個徒兒又懂事又能幹,可惜偏偏是九陰絕脈!當下宋玉瑤道:「你將衣服脫掉吧,今天又該為你療傷了!」

  薛凌雲點了點頭,將上衣脫去,寬闊的脊背露在了外面,他盤膝坐到一個蒲團上,輕輕閉上雙眼,每個月的療傷是他最享受的時刻。

  宋玉瑤看著徒兒的後背,輕輕的將雙手按了上去。現在徒兒越長越大了,她每次療傷的時候都感覺有些尷尬,尤其是兩人肌膚相接的時候。不過這是自己心愛的徒兒,再尷尬也要給他療傷。

  一道道熱流進入薛凌雲的體內,薛凌雲經脈中的冰寒慢慢褪去,薛凌雲感覺異常的愜意……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29: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39 編輯

第三章 赤陽草

  第二天薛凌雲仍是像往常一樣去採藥,他天不亮就下山去了,到了太陽初生的時候他已經采滿整整一婁藥,朝著長生山上走去。

  「快!那個廢物來了!」「你們給我好好的收拾他!」「今天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

  薛凌雲剛剛走了沒有幾步,突然眼前出現幾個少年少女,為首的正是昨天救過的那個林鳳舞,這些人一個個氣勢洶洶的看著薛凌雲。

  「你們要幹什麼!」薛凌雲皺眉道!他不願意和這些人打交道,當下就準備趕緊離開。

  哼!

  昨天救過的那個林鳳舞冷哼一聲,道:「我們想幹什麼?當然是收拾你了?」

  薛凌雲氣極,道:「林鳳舞,昨天我剛剛幫了你一次,今天你怎麼這樣對我呢?」

  「你胡說什麼呢!大家給我收拾他啊!」林鳳舞惱羞成怒的道,正是因為昨天被薛凌雲這個「廢物」救了,所以林鳳舞感覺很沒面子,心中很不舒服,她要好好的收拾薛凌雲一頓。

  這些人朝著薛凌雲打了過來,他們中修為最高的兩個人已經是金丹期的修為了,對付區區一個薛凌雲根本不在話下。

  薛凌雲的臉上挨了幾拳,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得破破爛爛,全身都劇痛無比。但是薛凌雲沒有叫一聲,他只是用冰冷的眼神打量著眼前的這幾個人,雖然他不是這幾個人的對手,但是他的心永遠不會屈服的!

  「咦,他脖子上還有一個玉珮,把那個玉珮摘下來!」突然小姑娘林鳳舞看到薛凌雲脖子上的玉珮,大聲叫道。

  「好的!」一個名叫趙志平的三代弟子一把將薛凌雲的玉珮扯了下來,哈哈大笑著。

  薛凌雲這下子有些驚了,這玉珮可是他身世的唯一線索,他是絕不能讓玉珮落到其他人的手中的。當下薛凌雲大叫:「還給我!」

  哈哈哈哈!

  林鳳舞和趙志平哈哈大笑著,林鳳舞道:「只要你能追上我們,這玉珮我就還給你!」

  說完林鳳舞和趙志平竟然凌空而起,他們施展浮空術朝山峰頂端飛去!

  薛凌雲呆呆的看著這兩人,他又看了看周圍的山峰,然後狠狠咬了咬牙,朝著山峰頂部爬了上去!

  山峰異常的陡峭,不過薛凌雲此刻已經不顧一切了,他在這個世上只有兩件值得珍惜的東西,一個是師傅,一個就是這玉珮,這兩個都是他的命根子,他是絕對不許別人奪去的!

  他身上的肌膚被劃傷了,一道道血口出現在他的身體上,不斷有鮮血流出,但是薛凌雲毫不停止,雙手抓住草根往前攀爬著。

  在無比陡峭的山峰上,一個少年抓著野草往上面攀爬,下面的三代弟子們都看呆了!

  「趙志平,我們這樣做會不會太過分了?」小姑娘林鳳舞有些不安了。

  「好像……確實……有些不太好!」三代弟子趙志平也有些惶恐起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林鳳舞不安的問道。

  「我們趕緊離開吧,這玉珮就給他放到山頂!」趙志平張口說道。

  兩人再也不敢停留下來,林鳳舞展開浮空術朝著下方飛去,一邊飛一邊大叫:「你的玉珮就在山頂,你自己去拿吧!我們要走了!」

  這些捉弄薛凌雲的人一哄而散,而薛凌雲還在艱難的攀登著!

  砰!

  只聽一聲悶響,薛凌雲的身子一顫,他的腳蹬空了,他左手中抓著的那根野草吃不住他的重量,一下子被連根拔起,薛凌雲險些掉了下去。

  這已經是數百米高的山壁上了,要是掉下來必死無疑!薛凌雲臉色一陣蒼白,不過他還是朝著上方努力爬去。

  不知過了多久,他胳膊上、腿上關節處已經一片烏黑了,這烏黑是獻血和泥土混在一起的顏色,看起來十分的猙獰!

  薛凌雲大口的喘息著,他的身體本來就不太好,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攀登之後更是臉色蒼白的如紙一般,不過他的眼神仍然堅定,仍是不顧一切的往前攀登著。

  又高又陡峭的山峰,一個小小的人影在努力的攀登著,他咬著牙目光堅定的看著前方,誓死也要奪回那個玉珮來!

  

  又爬了一陣,薛凌雲又累又痛又渴,突然他在前方的峭壁上發現了一棵血紅的小草,小草上面似乎還有著果實!

  「這是什麼東西?能不能吃呢?」薛凌雲暗暗的想道,不過此時的他已經飢渴難耐了,也不管能不能吃就把紅色的小草拔了下來。

  拔下來之後薛凌雲才發現這小草根本沒有果實,剛才之所以看到有果實存在,其實是眼花了而已,這小草的葉子圓圓的,加上血紅的顏色,真容易被看錯!

  「哼!不管了,先把你吃了再說!」看到沒有果實,薛凌雲心中氣惱,當下一把將這棵血紅的小草吞進了肚子中。

  這小草咀嚼起來竟然十分的甘甜,這讓薛凌雲心中一喜,他大口大口的嚼著小草,歇了片刻,然後又往山上爬去。

  終於來到了峰頂,玉珮就在峰頂放著,薛凌雲把玉珮收好,心中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此時已經是下午時分了,薛凌雲從峰頂往下看去,忍不住一陣後怕,所謂「上山容易下山難」,這山峰他是攀登上來了,但是要下去真的是太困難了!

  「如果我不及時下去,師傅一定會著急壞的!」他在峰頂上思考了片刻,突然想起自己的師傅來,再也不願意呆下去了!

  當下薛凌雲又朝著山峰下面爬去,原本已經疲憊不堪的他竟然感覺全身充滿精力,而且以往冰冷的身體此刻竟然火熱了起來。

  薛凌雲初時沒有注意,後來漸漸的發現不對,自己的身體如同被火燙一般,又好像放在油鍋裡煎炸一般,異常的痛苦難受。

  此刻薛凌雲還在往山下爬著,他的手抓著野草,兩隻腳瞪著山上的石頭,強忍劇痛一步步的往下。

  不知過了多久,薛凌雲終於來到了山峰下面,此刻他的雙手雙腳已經變成了火紅的顏色,說不出的詭異!

  薛凌雲此刻的眼睛其實也是一片火紅,不過他自己看不到罷了!

  當下薛凌雲朝著竹林快速行去,他知道自己的師傅肯定已經等急了,自己不能讓她擔憂!還有,自己現在全身火熱,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一定要讓師傅治療一下!

  突然薛凌雲又想起了那顆血紅血紅的小草,他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看來一切都是那棵小草的緣故,因為吞了那棵小草,所以自己的身體才會產生這種變化!

  他根本不知道那棵小草到底有多麼的珍貴,那是修真界傳說中的赤陽草,能夠補充修真者的陽氣,如果用正確的方法煉化之後,修真者的修為會大幅提升!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30: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39 編輯

第四章 乞丐

可惜薛凌雲雖是七大門派長生門的弟子,但是他卻無法修真,根本無法煉化這赤陽草。

  但是也好在薛凌雲是九陰絕脈之人,九陰絕脈中蘊含著巨大的陰氣,這陰氣把大部分的赤陽草陽氣都中和了,這才讓薛凌雲沒有當場死去!

  不過薛凌雲體內還是殘留著很多陽氣,這陽氣必須及時發洩,否則他最終也是一個死亡的結局!

  薛凌雲磕磕碰碰的趕回了竹林中,大口喘息著進入了竹屋裡。

  「凌雲,你怎麼了?」宋玉瑤焦急的看著自己的徒兒,不知他怎麼弄成了這幅模樣。

  只見薛凌雲全身衣服破破爛爛,身上到處都是傷口!這也罷了,薛凌雲全身的肌膚竟然是火紅的顏色,就連兩顆眼睛都彷彿在冒火一般。

  「凌雲,到底發生了何事?你身體現在感覺如何?」宋玉瑤焦急的問道。

  「師傅,我好熱、好熱、好熱啊!!!」薛凌雲感覺太熱了,他最後甚至忍不住吼了起來!

  宋玉瑤抓住薛凌雲的一條胳膊,一道真元送入薛凌雲的體內,這時她也發現薛凌雲身體內似乎充滿著一股先天陽氣。可是自己的弟子明明是九陰絕脈,他的體內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先天陽氣呢?

  薛凌雲終於忍不住了,他「砰」的一聲跌倒在了地上,宋玉瑤趕緊心痛的把他扶起,心道:「我必須趕緊為凌雲療傷!」

  當下宋玉瑤將薛凌雲的身體扶好,然後她盤膝坐在薛凌雲的身後,將薛凌雲的上衣脫去,開始為薛凌雲療傷。

  宋玉瑤根本沒有注意到薛凌雲現在的身體異狀,他的陽根此刻高高聳起,那是身體裡的陽氣達到極點的狀態!

  宋玉瑤體內的真元一道道湧向了薛凌雲,試圖平息化解薛凌雲體內的陽氣,她的額頭也有汗珠滴下,顯然她也已經盡了全力!

  啊!

  突然薛凌雲一聲狂叫,猛地睜開眼來。他全身散發著洶湧的陽氣,這澎湃的陽氣一下子把宋玉瑤的雙手震開,宋玉瑤的身體「砰」的一聲跌倒在地!

  啊!

  薛凌雲長嘯著,過了不知多久他的嘯聲停了下來,但是宋玉瑤卻能夠聽到自己徒兒急促的喘息聲,她忍不住問道:「凌雲,你是怎麼了?不要嚇師傅啊?」

  薛凌雲聽到了宋玉瑤的話,他轉過頭來,用火熱的眼睛盯著宋玉瑤。宋玉瑤心中突然有些害怕起來,她在這雙眼睛中看不到任何的理智,看到的竟然是慾望!

  「凌雲!」宋玉瑤不知死活的又叫了一句,此刻薛凌雲終於認定了目標,朝著宋玉瑤撲了過來。

  「凌雲,你這是做什麼?不要啊!」突然薛凌雲一把扯開了宋玉瑤的衣服,宋玉瑤潔白的肚兜露在了外面,她驚恐的大叫著。

  可惜薛凌雲此刻已經喪失了所有的理智,赤陽草的威力根本不是他一個普通人能夠抵擋的!雖然九陰絕脈已經化解了大部分的陽氣,但是剩餘的那些陽氣還是讓薛凌雲陷入到一種發狂的狀態。

  他猛地撕開宋玉瑤的衣服,將宋玉瑤的貼身內衣也撕了下來,頓時一具冰肌玉骨般的身體出現在了薛凌雲的面前!

  宋玉瑤眼角有淚水流出,她呆呆的看著薛凌雲,低聲道:「凌雲,我是你的師傅啊!我是你的師傅啊!」

  薛凌雲卻毫不為所動,他此刻什麼都不記得了,什麼都不知道了,身體裡的那股龐大的陽氣已經控制了他的身體!只見他雙臂一震,他身上的衣服也紛紛化為粉碎。

  「看來這就是我的命了!凌雲,我不知道你為何變成這樣,但是我知道這絕不是你的本意!師傅不後悔,師傅願意為凌雲付出一切!」宋玉瑤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了一絲紅暈,她此刻也知道這件事不能怪薛凌雲,既然不是徒兒的本意,那就不是徒兒的錯了!她對薛凌雲真的是太寵溺了,可以原諒薛凌雲的無意之過!

  啊!

  薛凌雲一聲大叫,進入了宋玉瑤的身體中,兩人的身體緊緊的糾纏在了一起。16年前的那個嬰兒已經長大了,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

  一夜的時間過去了,天色漸漸明亮起來,薛凌雲和宋玉瑤的身體仍是纏在一起。所謂陰陽交泰,薛凌雲體內的陽氣終於到了一個可以控制的地步,他的九陰絕脈之症也徹底治癒了!

  不過薛凌雲此刻卻滿是痛苦,他終於恢復了所有的意識,終於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

  宋玉瑤雖是分神期的修仙者,但是一夜的交歡還是讓她筋疲力盡,此刻的宋玉瑤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

  沉睡中的宋玉瑤更加美麗,她潔白柔膩的肌膚還透著一絲粉紅,想來夢裡都在回味剛才的那番銷魂滋味,她勻稱修長的身體上還有著一道道傷痕,那是薛凌雲昨夜激情時留下來的!

  「我竟然對師傅做了這種事?我還是人嗎?我還有何資格活在世上!」薛凌雲驚恐的大叫著,他不願意相信這是他做的事情,可是昨夜雖然理智不在了,但是記憶仍在,他清清楚楚的記著昨天的一切!他是如何蹂躪宋玉瑤的,他是如何進入宋玉瑤身體的,這一切的一切如同毒蛇一般噬咬著他的內心!

  啊!

  薛凌雲一聲大叫,朝著山下奔去,他不敢再停留在這個地方了,不敢面對自己的師傅宋玉瑤!

  ******

  薛凌雲拚命的奔跑著,不知過了多久,天上的太陽已經掛到了正空中,薛凌雲仍是在跑著,他已經來到長生山的山腳下了,但是他還是不敢停留!

  一天的時間過去了,夜色漸深,薛凌云「砰」的一聲跌倒在了地上,一天的奔跑已經耗盡了他全身的精力,他筋疲力盡的昏倒了!

  天亮之後薛凌雲不再奔跑了,他來到附近的一座城市中,目光渙散的四處走著,他也不知道他該做些什麼。

  他身上的衣服又破又爛又髒,臉上也到處都是灰塵泥土,身上還有著一塊塊傷疤,路上的人都將他當成乞丐。

  終於走累了,他趴在一個牆角休息,醒來後竟然發現身邊有幾個饅頭,想來是有好心人送過來的。

  他抓起饅頭大口的吞食著,以前的他從來不知道饅頭也這麼好吃,吃的差點噎住,周圍的人好笑的看著這個「乞丐」,有人又為薛凌雲送來一碗水,薛凌雲一口將水喝乾!

  就這樣走路、睡覺、討飯,薛凌雲已經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乞丐,他彷彿忘記了所有的一切,將自己麻醉在這種生活中!其實他不是忘記,而是不敢想,他不敢想宋玉瑤,不敢想長生門的一切,他強迫自己忘掉以前16年發生的所有事情,現在他就是一個乞丐而已!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31: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0 編輯

第五章 回山

這天薛凌雲又像往常一樣來到一家酒店的門口,他知道這裡一到下午就會散發饅頭的,他想到這裡討幾個饅頭來。

  「走開,走開,沒看到大爺我來了嗎?!」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嚷嚷,一個身高兩米又粗又壯的中年乞丐走了過來,他一把推開周圍的其他乞丐,搶到了前面。

  前方的幾個乞丐根本不敢擋路,立刻閃開,但是有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乞丐卻躲閃不及,仍然擋在那個強壯乞丐的面前!

  「老不死的,竟然敢擋大爺的路!年紀這麼大了還不去閻王那裡投胎,今天大爺就送你去見閻王!」強壯乞丐一把將老年乞丐推倒在了地上,狠狠的踢著這個老年乞丐!

  周圍的那些乞丐都冷眼旁觀著,沒有一個人上前,強壯乞丐越發的得意了,只聽「卡嚓」一聲脆響,老乞丐的腿部被強壯乞丐踩斷了!

  住手!

  薛凌雲一聲怒喝,他推開其他乞丐,來到強壯乞丐的面前,大聲道:「你怎麼欺負老人!」

  嘿嘿!

  看到有人敢管自己的閒事,強壯乞丐一聲冷笑,道:「你小子活的不耐煩了!」

  說完強壯乞丐一拳就朝著薛凌雲打了過去,薛凌雲微微一閃,將強壯乞丐的這一拳閃過。

  他已經不是長生山上的那個脆弱少年了,自從吞食了赤陽草之後,他的九陰絕脈已經完全症愈了,加上陽氣滋潤,現在他的身體比普通人要好得多!

  砰!

  一聲悶響,薛凌雲一拳打在強壯乞丐的鼻樑上,當即便把強壯乞丐的鼻樑打斷了!

  操!

  強壯乞丐又痛又羞,他在這裡還沒有吃過虧了,當下大叫一聲:「兄弟們,給我上!」

  原來強壯乞丐並不是一個人,他還有不少的小弟的!其實大部分城市中的乞丐都是結幫成派的,所謂的「丐幫」是也!

  一群乞丐將薛凌雲圍在中間,他們有的赤手空拳,有的手中拿著打狗棒,都是青年人或者中年人。

  薛凌雲的身體雖然比以前強壯的多,但是雙拳難敵四手,很快他便被人踢到了地上,周圍的那些乞丐狠狠地踢著薛凌雲。

  薛凌雲的身體傳來一陣陣劇痛,身上到處都是傷口,他的眼角也開始流血了,薛凌雲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了,或許他就要死了,這時的薛凌雲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死了也好,死了就解脫了!師傅,我這輩子對不起你,下輩子我做牛做馬來報答你!」

  薛凌雲此刻沒有痛苦沒有悲傷,他只想著能再見宋玉瑤一面,遠遠的看一眼就足夠了!

  「師傅,永別了,下一輩子凌雲再報答你的深恩!」薛凌雲喃喃低語著,他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啊!

  那名強壯乞丐惡狠狠的一聲大叫,手中奪過一個打狗棒就朝著薛凌雲的臉部打去,眼看著這一棒就要打在薛凌雲的臉上……

  哎喲!

  突然強壯乞丐一聲慘叫,他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只見自己手中的打狗棒消失不見了,而自己的一雙手已經變成了纍纍白骨!強壯乞丐一聲痛叫,暈倒在了地上。

  沒有人注意到強壯乞丐的慘狀,所有人都用異常崇敬的眼神看著天空中的那個仙子!她腳踏雲彩,一身白衣如雪,宛如月宮仙子來到人間,這個女子正是薛凌雲的師傅宋玉瑤!

  宋玉瑤從天空落下,緩緩來到薛凌雲的身邊,看著雙眼緊閉的薛凌雲,宋玉瑤的臉上滿是悲傷,她的眼淚忍不住滴了下來。

  薛凌雲感覺自己的臉龐微微的有點濕,他掙扎著睜開雙眼,眼前出現了一個朝思暮想的人影!

  「師傅,是……是你!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薛凌雲不可置信的說道,他直以為自己是在夢中。

  「不要說話,凌雲,跟我走!」宋玉瑤心痛的抱起薛凌雲,朝著空中飛去,離開前她的左右輕輕一揮,一道劍氣閃爍,剛才所有傷害薛凌雲的人都被斬斷了雙手!

  「娘啊,是神仙啊!」「神仙竟然下凡了!」「我見到仙子了!」……宋玉瑤帶著薛凌雲飛走,留下一批目瞪口呆的乞丐,不過他們也只是呆了片刻,接著立即朝著宋玉瑤離開的方向跪了下來,一個個還唸唸有詞的,希望能夠得到仙子保佑!

  ******

  「師傅,你為何要來救我?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乾脆讓我死了算了!」薛凌雲被宋玉瑤摟著,他強忍劇痛說道。

  「你死了我怎麼辦?」宋玉瑤停在了空中,有些傷心的道:「凌雲,你就這麼討厭師傅嗎?不願意再做師傅的弟子嗎?」

  我……

  薛凌雲緩緩搖了搖頭,痛苦的道:「不是的,凌雲永遠是師傅的弟子!只是那天凌雲做了對不起師傅的事情,我很後悔,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師傅,我真的希望能夠用死來解脫所有的痛苦!」

  宋玉瑤苦笑著看著自己這個徒兒,這大半年來她都已經想開了,沒有想到自己的徒兒還沒有想開!

  當下宋玉瑤道:「凌雲,那天的事情我不怪你!我問你一件事,你說師傅我漂亮嗎?」

  薛凌雲點了點頭,道:「師傅是我心中最美麗的女人!」

  宋玉瑤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她忽然輕聲道:「凌雲,我也沒想到我們會變成這樣!現在我問你一句話,我要做你的女人,你答應嗎?」

  這……

  薛凌雲做夢都沒有想到宋玉瑤說出這種話來,他張口結舌不知該如何回答!

  宋玉瑤輕歎了一口氣,笑道:「凌雲,師傅都想開了,或許這就是師傅的命了!我想了大半年,只有這樣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只是不知凌雲肯不肯接受師傅?」

  我……

  薛凌雲呆呆的看著宋玉瑤,看著宋玉瑤那聖潔的面孔,薛凌雲不斷的點頭,道:「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守護師傅一生一世,不讓師傅受到任何傷害!」

  宋玉瑤欣慰的點了點頭,這件事不但是薛凌雲的一個心結,也是她的一個心結,今天這個心結終於打開了!從此兩人只見不但是師徒,還是夫妻,自己要換一個新的方式和徒兒相處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31: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0 編輯

第六章 修真

薛凌雲和宋玉瑤再次回到了長生山的那間竹屋中,宋玉瑤微笑著打量薛凌雲,道:「半年不見,我的凌雲變得更成熟了!不過,你身上好髒,師傅為你打水去,待會你好好洗一個澡!」

  薛凌雲輕輕點了點頭,直到現在他仍然感覺像是做夢一樣,師傅不但原諒了他而且要做他的女人。這讓他不可置信,同時也有些不知所措。原本單純的師徒之情要加入男女之情了,自己還是有些難以面對師傅。

  很快宋玉瑤打好了水,然後讓薛凌雲洗澡,薛凌雲將外衣脫去,有些臉紅的道:「師傅,你出去吧,我一個人就行了!」

  宋玉瑤搖了搖頭,笑道:「你忘了我說的話了?現在你不但是我的徒兒,還是我的男人,今天師傅伺候你洗澡!」

  說完宋玉瑤不由分說的將薛凌雲的衣服脫下,開始侍奉薛凌雲洗澡。

  薛凌雲感覺十分的異樣,尤其是師傅的目光掃向自己身體的時候,他竟然有了微微的衝動!

  呵呵……

  突然宋玉瑤笑了起來,道:「凌雲,你用手遮住那裡做什麼?你是師傅從小養大的,你的身體師傅從小就看過了,何必害羞呢?」

  看著徒兒強壯的身體,宋玉瑤其實也很羞澀,不過她畢竟是師傅,表面上仍是往常的樣子。

  「從今天起他就是我的男人了,我要好好的照料他,不要讓他再受苦受累了!」宋玉瑤心中暗暗想道,原本她就很喜歡自己這個徒兒,現在更是喜歡了!以前是師傅對徒兒的愛,現在又加上了一絲女人對男人的愛。

  洗澡完畢,宋玉瑤又取出一件新的道服,讓薛凌雲傳了起來。只見薛凌雲身體健壯、唇紅齒白,好一個英俊瀟灑的男兒!

  宋玉瑤撲入薛凌雲的懷中,輕聲道:「凌雲,抱住師傅,吻我……」

  薛凌雲猶豫了半響,這才將師傅摟住,他低下頭去,朝著宋玉瑤的紅唇輕輕吻去。

  兩人的嘴唇輕輕的碰在了一起,這一刻兩人心中都狂跳不止,他們終於不再是單純的師徒了,從今以後他們還是真正的情人!

  宋玉瑤輕輕的閉上了雙眼,任由薛凌雲蹂躪著她的小嘴,漸漸的薛凌雲的舌頭頂開她的牙齒,和她的小香捨纏在了一起!這一刻她的心也在顫抖,這個男孩已經長大了,已經是自己的男人了!

  

  吻了許久許久,兩人終於分開了,薛凌雲還摟著宋玉瑤的玉體,他在宋玉瑤的耳邊輕聲道:「師傅,你放心,凌雲這一生一世都會對師傅好的!」

  宋玉瑤輕輕點了點頭,笑道:「我也會對凌雲好一輩子的!凌雲,我們坐下來,你給師傅好好講講那天的事情,為何……為何你那天那麼奇怪呢?」

  說到這裡宋玉瑤臉色微紅,那天是自己失身的日子,自己的處子之身被徒兒佔有了,不過她並不後悔。

  兩人坐了下來,薛凌雲開始講那天的事情,講到自己被人捉弄的時候,宋玉瑤心中狂怒,打斷薛凌雲的話道:「凌雲,當時你應該立即來找師傅,師傅會為你出頭的!」

  薛凌雲笑了笑,繼續說下去,最後道:「我懷疑就是那棵紅色小草的緣故!」

  宋玉瑤皺眉思索著,過了片刻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棵紅色小草就是傳說中的赤陽草!難怪你吞了那棵小草後會變成那個樣子!」

  薛凌雲點了點頭,道:「不過我身上的九陰絕脈已經被赤陽草治好了,這半年來我的經脈再也沒有痛過,我的身體也感覺強健了很多!」

  哦!

  宋玉瑤聽後大喜,她還沒有來得及詢問九陰絕脈的事情,沒有想到薛凌雲竟然說九陰絕脈已經症愈了,這真的是大喜事!自己的徒兒、自己的男人今後不用再受苦了,他也不會活不過20歲了!

  當下宋玉瑤立即伸出右手,她將手搭在薛凌雲的手腕上,一道真元渡入了薛凌雲的體內!

  她的真元在薛凌雲體內遊走著,果然再也感覺不到那種冰涼的感覺了,而是一股溫和的生機勃勃的感覺。

  她的真元繼續遊走著,慢慢的來到了薛凌雲的丹田位置,此時宋玉瑤的眉頭輕輕皺起,片刻後她睜開眼睛,道:「凌雲,你的九陰絕脈確實症愈了,真的是太好了,師傅太高興了!不過,你的丹田處還有一股異常強大的陽氣,這應該是赤陽草留下來的,這股陽氣雖然遠比不上九陰絕脈,但是也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傷害的!」

  薛凌雲愣了一下,接著問道:「師傅,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宋玉瑤輕輕點了點頭,接著她的臉上升起一絲紅暈,低聲道:「我會將本門的長生經教給你,你修煉之後就可以自己慢慢煉化那股陽氣了。另外,男女交合也可以化解你體內的那股陽氣。今後你一方面修習長生經,另一方面……另一方面……和師傅……」

  說到這裡宋玉瑤實在說不出口了,真的是太羞人了!薛凌雲顯然也明白了宋玉瑤的意思,他也臉色微紅的點了點頭。

  房中一下子安靜了起來,不過兩人的體溫都漸漸升高。過了片刻,只聽宋玉瑤用蚊子哼哼般的聲音道:「凌雲,好好疼師傅吧!」

  薛凌雲顫抖著伸出雙手,輕輕褪去宋玉瑤的衣物,抱著玉人來到竹床上,撫摸著玉人的冰肌玉骨,薛凌雲深深的陶醉了!

  「她是我的師傅,她也是我的女人!我要愛她一生一世!」薛凌雲心中只剩下這個念頭,他褪去自己的衣物,和宋玉瑤糾纏在了一起,房中響起動人心魄的呻吟聲……

  

  一天一夜的時間,師徒關係徹底變質了,薛凌雲和宋玉瑤都在適應這種新的關係,心中都感覺異常的甜蜜。

  「凌雲,你的九陰絕脈已經完全症愈了,今天師傅就傳授你長生經!長生經是我長生門最高心法,原本是只有核心弟子才有資格修煉的!但是你是我的徒兒兼男人,師傅當然會毫無保留的交給你了!」宋玉瑤微笑著說道。

  薛凌雲在一旁靜靜的聽著,聽著宋玉瑤給他念誦《長生經》。

  宋玉瑤念了大概有5遍,薛凌雲終於將長生經一字不差的記了下來。

  只聽宋玉瑤又道:「修真共有十個階段,分別是入門、築基、金丹、元嬰、分神、大成、度劫、散仙、天仙、大羅金仙,師傅我現在已經是分神期的修為了,你可要努力修煉,爭取早日趕上師傅!」

  薛凌雲點了點頭,只聽宋玉瑤又道:「修真界共有七大門派,分別是崑崙派、崆峒派、天師道、蜀山派、萬佛寺、菩提宗和我們長生門!我們長生門是前輩先賢莊周所創,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了!我們長生門中最厲害的是秋水三劍和滅魔神雷,秋水三劍一直被稱為修真界第一劍法,等你到了金丹期之後師傅就傳授你秋水三劍!」

  薛凌雲點了點頭,當下宋玉瑤又講了一些其他修真的要訣,這才停了下來。

  

  薛凌雲輕輕閉上雙眼,開始真正的修真生涯了,修真的第一步就是入門,入門的關鍵是入定,入定時間越長證明資質越好。當年宋玉瑤第一次入定的時間是十天,這在長生門中已經是了不得的好成績了,她迫切的想知道自己這個弟子能入定多長時間。

  薛凌雲運轉長生經心法,感受周圍的天地靈氣,試圖讓這些天地靈氣進入自己的體內……

  十天過去了,薛凌雲沒有醒來;二十天過去了,薛凌雲還沒有醒來;三十天過去了,薛凌雲還是沒有醒來!

  宋玉瑤原本欣喜的心越來越惶恐,她的心中充滿了擔憂。自己的愛徒是不是走火入魔了?是不是沒有記清長生經的入門心法?但是她又不敢打擾薛凌雲的入定,要知道第一次入定對一個修真者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

  31天、32天、33天,到了第三十三天的時候,薛凌雲終於睜開了眼睛,出現在他面前的正是宋玉瑤焦急的面孔。

  「凌雲,你感覺如何?」宋玉瑤著急的問道。

  「師傅,感覺身體很舒適,我體內的真氣似乎已經達到築基的境界了!」薛凌雲微笑著說道。

  宋玉瑤吃了一驚,道:「你說你已經達到築基的境界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徒兒第一次入定就會跨過一個境界!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33: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1 編輯

第七章 寒玉劍

薛凌雲的修煉速度能這麼快,原因也很簡單:蓋因九陰絕脈和赤陽草也!九陰絕脈是世間奇脈之一,億萬中人才能誕生一個,九陰絕脈中蘊含極為龐大的陰性能量。而赤陽草是無數修真者心目中的珍寶,赤陽草中蘊含著龐大的陽性能量。這兩股能量在薛凌雲的體內中和了,但是中和不代表湮滅,現在薛凌雲的經脈、毛孔中都充滿了龐大的能量,這些能量足以讓他提高到一個非凡的地步!

  同時薛凌雲的資質也被九陰絕脈和赤陽草留下的能量不斷改造,不但如此,巨大的能量甚至使宋玉瑤的身體也得到了改造!

  薛凌雲感受著身體的變化,無比的興奮,他問宋玉瑤道:「師傅,不知我比林鳳舞、趙志平他們能差多少?」林鳳舞、趙志平就是以前經常欺負他的人,現在薛凌雲能夠修真了,他迫切的想找那些人比試比試!

  呵呵!

  宋玉瑤輕輕一笑,道:「你才剛剛邁入修真門檻,是無法和他們相比的!不過,凌雲你第一次入定就有33天,以後修煉速度必然極快,最多10年你就能趕上他們的!」

  十年?

  薛凌雲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道:「師傅,還需要十年啊?我以為能很快趕上他們的!」

  宋玉瑤搖了搖頭,表情嚴肅的道:「修真講究的是循序漸進,決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你說的那幾個少年從小就開始修煉了,他們中修為最高的已經達到金丹中期的境界了,你才剛剛修煉,一時間肯定無法追上他們的!」

  其實宋玉瑤也估錯了薛凌雲的修煉速度,她根本不知道薛凌雲體內的能量到底有多麼巨大,那絕對超乎她的想像的!

  ******

  轉眼間三年的時間過去了,薛凌雲這三年來一直在用心修煉,宋玉瑤也在全心的指導著他,同時也在慢慢的化解著薛凌雲體內的陽氣。

  這天兩人從激情中清醒過來,宋玉瑤查探了一下薛凌雲的身體,驚喜的道:「凌雲,你丹田中的過剩陽氣已經完全消失了!從今天起,你的身體再無其他問題了!」

  薛凌雲輕輕一笑,撫摸著師傅光滑柔膩的身體,笑道:「師傅,我丹田中的過剩陽氣消失了,是不是你以後就不再和我這樣了?」

  宋玉瑤嬌嗔了一句,道:「說什麼呢!師傅是你的女人,只要你願意,師傅隨時都和你……都和你……」

  哈哈哈哈……

  薛凌雲一聲長笑,摟住宋玉瑤吻了起來,許久許久才分開。

  宋玉瑤倚靠在薛凌雲的胸膛上,輕聲道:「凌雲,你的身體已經完全康復了,我也準備閉關一段時間了!」

  閉關?

  薛凌雲眉頭輕輕皺起,道:「師傅,你為何要閉關呢?我們每日裡也在勤奮修煉,莫非你碰到瓶頸了嗎?」

  宋玉瑤微笑搖頭,道:「不是這樣的,我閉關是想為你煉製一件法寶!沒想到你修煉速度如此之快,現在已經是金丹期的修為了,已經可以使用法寶了,所以師傅要閉關為你煉製一件法寶!」

  薛凌雲修煉速度確實奇快無比,短短三年就達到了金丹境界,這絕對是駭人聽聞!

  薛凌雲微微沉默了一陣,過了會道:「師傅,你準備為我煉製什麼法寶?」

  宋玉瑤笑道:「修真者的第一件法寶一般都是飛劍,所以師傅決定為你煉製一把飛劍,我手裡還有一塊萬年寒玉,那是當年你師祖留給我的寶物,正好來為你打造一把寒玉寶劍!」

  當天宋玉瑤就開始閉關了,她從儲物手鐲中取出那塊寒玉來,頓時周圍的溫度降低了數倍!宋玉瑤仔細的打量著這塊寒玉,這是當年她的師傅送給她的寶物,她一直捨不得用這塊寒玉,現在終於要將這塊寒玉用在自己的徒兒身上了!

  當下宋玉瑤從口中噴出一股真元來,真元進入寒玉的體內,寒玉一陣顫抖,接著寒玉竟然飄在了空中。

  宋玉瑤右手輕輕一揮,一道紫色的三昧真火出現在空中,開始慢慢的鍛造這塊寒玉……

  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寒玉終於成形了,原本方形的寒玉變成了一把閃爍著寒光的三尺長劍。宋玉瑤雙目緊閉,她的一絲神識進入長劍之中,思索著佈陣的方法。

  閉關之前她已經想過無數遍了,心中也有了一個很好的決策,不過此時她還是需要再觀察一下這把初具雛形的寶劍。

  喝!

  突然宋玉瑤一聲輕喝,她的雙手不斷揮出,有時做劍指、有時捏著手印、有時發出透明的真元,周圍的天地靈氣不斷湧向宋玉瑤和那把即將完全成形的寶劍!

  三天三夜的時間過去了,宋玉瑤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不過她還是欣慰的看著眼前這把寶劍。劍長三尺三分,通體透明,劍身中彷彿有一道藍色的光芒閃爍不定,此刻長劍正在不斷的輕鳴著,彷彿期待著自己的主人!

  宋玉瑤深吸了一口氣,將最後一口真元噴出,長劍吸收了真元之後,劍身散發出凌厲的劍氣,宋玉瑤心知長劍終於煉成了,為了這把劍她可是耗盡了心神,現在看來此劍相當不錯。

  「凌雲,你進來吧!」薛凌雲正在旁邊的竹屋中靜坐,突然耳邊傳來一聲招呼,薛凌雲立即睜開眼睛,驚喜的朝著宋玉瑤閉關的地方跑去。

  宋玉瑤閉關之地也是在這片竹林中,竹林裡已經被宋玉瑤布下了層層陣法,不怕外人侵犯。

  跑了幾步,來到宋玉瑤閉關的那個竹屋中,薛凌雲驚喜的道:「師傅,你閉關結束了?」

  宋玉瑤微笑著點了點頭,指了指身旁的寒玉劍,道:「凌雲,你看看,這把劍應該很不錯了!」

  薛凌雲掃了寒玉劍一眼,立刻又將目光放到了宋玉瑤的身上,他有些心疼的摟住宋玉瑤,道:「師傅,你臉色好蒼白,這半年來一定將你累壞了!法寶有沒有都無所謂,但是師傅你一定要保重好身體!」

  宋玉瑤嬌笑一聲,道:「做什麼呢,怎麼這麼肉麻啊!師傅我靜坐幾日就好了,你先看看這把劍吧!」

  薛凌雲這才認真的打量這把寒玉劍,寒玉劍恰如其名,劍身散發著森寒的氣息,整把劍彷彿都在低鳴不已!

  嗖!

  突然一道風聲傳來,還沒有等薛凌雲反應過來,寒玉劍竟然朝著薛凌雲飛了過來,在薛凌雲的手指上輕輕一劃,一道獻血流進了寒玉劍的劍身中!

  太好了!

  旁邊的宋玉瑤突然發出一聲歡呼,薛凌雲轉頭朝宋玉瑤看去,只見宋玉瑤滿臉笑容,道:「凌雲,這把寒玉劍竟然可以主動認主,可見它頗有靈性,這是修真界靈器的象徵!」

  薛凌雲詫異的看著空中漂浮的那把寒玉劍,他的手輕輕一伸,寒玉劍竟然主動溜到了他的手中,薛凌雲感覺到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傳來。

  修真界的法寶分為法器、寶器、靈器、仙器、聖器,而靈器則是散仙以下修真者可以煉製的最高級的法寶!

  薛凌雲手執寒玉劍,朝著前方輕輕一揮,一道長達十米的冰寒劍氣射出,將前方的幾棵竹子砍成了兩半,薛凌雲臉上滿是歡喜。

  宋玉瑤又笑道:「你現在雖然讓寒玉劍認主了,但是你修為太低了,等你達到元嬰期的時候就可以和這把寒玉劍做到人劍合一,那時才能真正發揮出這把寒玉劍的威力!」

  薛凌雲點了點頭,將寒玉劍放到一旁,一把將宋玉瑤摟住,吻了吻宋玉瑤的小嘴,感激的道:「師傅,你讓徒兒我怎麼報答你呢?」

  宋玉瑤臉色微紅,笑道:「只要你能永遠對師傅好就行了!你是師傅的男人,師傅今後都要靠著你呢!」

  看著宋玉瑤嬌媚的容顏,薛凌雲心中大動,他伸手抬起宋玉瑤的下巴,低聲道:「師傅,我們好久沒有歡愛了,現在徒兒要好好的撫慰我的美麗師傅!」

  宋玉瑤臉色羞紅,不過她還是輕輕閉上雙眼,任由薛凌雲施為。

  薛凌雲輕輕褪去宋玉瑤的外衣,他的手朝著宋玉瑤的肚兜伸去,突然宋玉瑤睜開了眼睛,擋住薛凌雲的手,有些焦急的道:「凌雲,外面有人來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34: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2 編輯

第八章 崑崙來人

來的人是一名三代弟子,薛凌雲以前沒有見過這個弟子,不知是誰的徒兒。這個三代弟子明顯聽過薛凌雲的「廢物」名號,他用不屑的眼神掃了薛凌雲一眼,薛凌雲眉頭微微皺起。

  只見這個弟子朝宋玉瑤一拜,道:「宋師叔,我是掌門了情的弟子張大年,奉師傅之命請師叔前往飄渺峰一行!」

  這裡要介紹一下長生山,長生山佔地面積極大,是一座由十餘個山峰組成的大山脈!主峰名叫飄渺峰,是掌門了情居住的地方,歷代掌門以及掌門一脈的弟子都在飄渺峰上修煉。宋玉瑤和薛凌雲所在的這個山峰是玉竹峰,這個山峰上除了宋玉瑤和薛凌雲之外再沒有其他人居住。

  哦!

  宋玉瑤淡淡的點了點頭,問道:「有什麼要事嗎?」

  張大年道:「聽師傅說是崑崙派的一位師伯來了,所以請本門的各位師伯師叔都去飄渺峰商討事宜!」

  宋玉瑤暗暗思索著,不知崑崙派的人來這裡有什麼事情,過了片刻她道:「你先走吧,待會我就會去飄渺峰的!」

  張大年轉身離去,薛凌雲目光中閃過一道寒芒,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那把寒玉劍,寒玉劍發出一道劍氣,朝著張大年射了過去。

  宋玉瑤好笑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弟子,她也沒有出手阻攔。張大年剛剛走了兩步,突然感覺背後奇寒無比,他慌忙朝前方一滾,這才閃了過去。張大年有些惱怒的回頭看了一眼,只見宋玉瑤好薛凌雲都端端正正的坐著,張大年心知薛凌雲是個「廢物」,看來剛才捉弄他的應該是這個美麗師叔,只不知自己何時的罪過這個師叔,為何她要攻擊自己呢?

  張大年怏怏離去,薛凌雲和宋玉瑤在竹屋中笑了起來,宋玉瑤道:「凌雲,我知道你心中對這些師侄都不滿,他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廢物』,卻不知我的凌雲已經是金丹後期的修真者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凌雲你的修為在三代弟子中應該算是非常不錯的了!」

  得益於九陰絕脈和赤陽草的能量,薛凌雲修煉速度極快,一般人需要數十年才能夠成就金丹,薛凌雲卻只用了三年的時間就結成金丹,這種修煉速度真的是駭人聽聞!

  「凌雲,我去飄渺峰一趟,看看掌門師兄要說些什麼,你留在家裡!」當下宋玉瑤便朝著飄渺峰飛了過去!

  ******

  宋玉瑤來到了飄渺峰的議事廳中,這裡已經坐滿了人。

  坐在上首的有兩個人,一個是長生門門主了情,另一個便是崑崙派的來人了。崑崙派的這個人看樣子大概有30歲左右,他身上穿著藍色的道袍,臉上三縷長鬚,便是坐在那裡也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這人就是崑崙派的當代長老之一--崑崙李破塵!

  宋玉瑤的幾個師兄師妹也到了,有了道、了凡、李玉真等人。

  看到宋玉瑤走了進來,崑崙李破塵立即站起,他用熱切的眼神打量著宋玉瑤,恨不得立即衝上前去,長生門的其他弟子則是一臉微笑的看著兩人。

  薛凌雲雖是宋玉瑤的弟子,但是卻不知道自己這個師傅在修真界有多大的名頭!宋玉瑤的名頭不是來自她的修為,而是源自她的美麗!這數十年來修真界無聊之人評選出了「四大美人」,其中一個便是長生門宋玉瑤,剩餘的三個則是宋玉瑤的師妹李玉真、陰陽宗長老凌若雨,以及天魔教的天魔聖女!

  這些年來也有不少的男子追求過宋玉瑤,這崑崙李破塵就是其中之一,兩人在50年前的仙道大會上見過一面,從那以後李破塵就經常糾纏著宋玉瑤。而長生門的幾個二代弟子也覺得這個李破塵很不錯,修為高超長相也過得去,曾經有一段時間掌門了情還撮合過李破塵和宋玉瑤。

  宋玉瑤見到李破塵後,一臉平淡的道:「原來是李師兄大駕光臨!」打了個招呼之後不再說話。

  李破塵心中有些驚訝,以往宋玉瑤雖然對他也不熱情,但是好歹臉上帶著笑容,今天怎麼如此冷淡呢?

  長生門的幾個二代弟子也有些錯愕,十餘年前宋玉瑤還和李破塵有說有笑,當時眾人還想著撮合宋玉瑤和李破塵,怎麼今天宋玉瑤對李破塵如此冷淡呢?

  卻不知宋玉瑤已經不是以前的宋玉瑤了,現在的她已經有了自己深愛的對象,她的心已經完全屬於薛凌雲,不願意再讓那些追求者有絲毫的誤解了!

  當下宋玉瑤坐了下來,掌門了情將李破塵到來的目的說了出來。原來這些年魔道三派實力越來越大,所以崑崙派有意召開仙道大會,召集七大門派的高手商討對付魔道的事情,李破塵作為崑崙長老是專門來通知長生門的!

  「仙道大會就在明年召開,希望長生門的各位道友能夠前去!」李破塵真誠的說道。

  「掌門人,李道友,我的意思是一定要去參加的!除魔衛道乃是我們修仙者的責任,我們絕不能眼看著魔道猖獗下去!」了道開口說道。

  「不錯,雖然我們長生門在西南邊陲,魔道三派暫時不能侵犯到這裡,但是我們也不能看著魔道坐大!」了凡開口道。

  「掌門人,這次能不能派幾個三代弟子參加大會?這些三代弟子也需要多多鍛煉!」李玉真開口道。

  當下終於議論紛紛,長生門已經決定參加這次仙道大會了,長生門門主了情甚至決定親自參會,另外還要帶上幾個三代弟子,讓這些三代弟子也長長見識!

  事情就這麼說定了,掌門了情示意大家可以離開了,宋玉瑤剛剛站起,那邊的李破塵突然道:「宋師妹,我和你多年不見,咱們好好的敘敘舊吧!」

  宋玉瑤目光中一片淡然,冷聲道:「對不起了,我還有其他事情,請恕玉瑤不能奉陪!」

  說完宋玉瑤不再理會李破塵,朝著玉竹峰的方向飛去,議事廳裡的眾人都是驚愕無比!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38: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2 編輯

第九章 前往崑崙

宋玉瑤回到了玉竹峰,來到小屋中,這下子她感覺無比的輕鬆。只有和自己的愛徒在一起才有這種感覺,薛凌雲道:「師傅,究竟是什麼事情呢?」

  宋玉瑤笑道:「崑崙派要召開仙道大會,讓我們七大門派的人都去參加,掌門師兄就是和我們討論這件事!」

  頓了頓,宋玉瑤又道:「凌雲,我已經決定去崑崙派一趟了,另外你也跟我去!」

  我!

  薛凌雲指了指自己,然後點了點頭,道:「太好了,我早就想接觸一下其他門派的修真者了!」

  宋玉瑤笑道:「這仙道大會數十年才有一次,機會來之不易。大會明年才召開,今年師傅要傳授你一些本門的絕學!」

  當下宋玉瑤開始向薛凌雲傳授一些金丹期能夠修煉的法術,有浮空術、飛行術、隱身術、滅魔神雷、秋水劍法等等的。

  其中秋水劍法最為厲害,是長生門的鎮派之寶,只有核心弟子才能修煉。不過宋玉瑤根本不管門派中的那些戒律,反正她已經是二代弟子了,就連掌門人都不能多管她的事情。

  秋水劍法共有三招,每一招又有七式,第一招名曰「柔柳」,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是純防守的招式,利用的是四兩撥千斤的手法;第二招名曰「長虹」,這是進攻的招式;第三招名曰「落英」,是一種大面積攻擊的方式。雖只三招二十一式,但是若能靈活運用,自然可以降妖除魔!

  ******

  一年時間轉眼既過,薛凌雲這一年中都在用心練習這幾種基礎法術,這一天終於到了出發的時間。

  薛凌雲隨著宋玉瑤來到了飄渺峰議事廳,發現裡面已經有好幾個人了。二代弟子有了情、了道、李玉真,三代弟子有林鳳舞、趙志平、張大年。

  看到宋玉瑤竟然帶著薛凌雲進來,大家的眉頭都皺了起來,了情道:「宋師妹,你……怎麼帶他來了?這位薛師侄不是一直無法修真嗎?」

  這些人一個個好奇的打量著薛凌雲,薛凌雲的「廢物」之名在長生山也是無人不知,不過在場的很多人都沒有講過薛凌雲而已。被這些人的目光掃過,薛凌雲不為所動,只是眼觀鼻鼻觀心,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宋玉瑤淡淡的笑了笑,道:「凌雲的九陰絕脈在四年前已經治癒了,他從小受苦,我決定帶他出去看看!」

  什麼!

  了情等人都吃了一驚,了情忍不住問道:「宋師妹,你說的是真的?這怎麼可能,九陰絕脈明明是絕症,你怎麼能將他治癒呢?」

  薛凌雲站在原地,他能夠感到一道道神識在自己的身上穿過,他知道這些師伯師叔們正在探查自己的身體。

  果然,片刻後了情又道:「確實是真的!只是……宋師妹,你到底是如何將他的九陰絕脈治癒的?」

  這……

  宋玉瑤臉上飛過一絲紅暈,那天的事情她終身難忘,不過這只是屬於她和薛凌雲的秘密,是無法告訴這些人的。

  大家都目光炯炯的盯著宋玉瑤,過了半響宋玉瑤終於開口道:「我每隔一個月就為凌雲疏通一次經脈,漸漸的他的九陰絕脈就被治癒了!」

  啊!

  宋玉瑤說完,其他的幾個二代弟子都是滿臉的不可置信,這怎麼可能呢?如果九陰絕脈真的如此好治,那九陰絕脈也不會被人稱為絕症了!

  眾人都是一副皺眉思考的樣子,過了好半天,了情道:「不管怎樣,薛師侄的九陰絕脈已經治癒了,恭喜師妹和薛師侄了!現在人已經到齊了,我們前往崑崙派吧!」

  當下了情往空中一指,一片雲彩落下,了情當下躍到了雲彩上,其他人接連跳上去。等人都上來之後,了情、了道、宋玉瑤、李玉真四人紛紛出手,這片雲彩朝著空中急馳而去!

  薛凌雲以前也曾經在空中飛過,但是騰雲駕霧還是第一次,坐在雲彩上無比的舒適,周圍的雲彩如同棉花一般柔軟。

  旁邊的林鳳舞、趙志平、張大年三人都盯著薛凌雲,他們三人都是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以前根本瞧不起薛凌雲這個「廢物」,沒有想到轉眼間薛凌雲竟然和他們一起前往崑崙山,而且看樣子幾位長輩對薛凌雲還很是看重,這讓三人心中不平!

  尤其是林鳳舞和趙志平,這兩人以前就經常欺凌薛凌雲,上次就是他們二人奪走了薛凌雲的玉珮,讓薛凌雲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奪了回來。不過薛凌雲也因禍得福,不但治癒了九陰絕脈,而且把自己的師傅宋玉瑤變成了自己的女人!

  三人都冷冷的看著薛凌雲,薛凌雲心中也在冷笑,他吃虧了十幾年,對這些三代弟子的怨氣也極大,有朝一日他一定會給這些人一個教訓的!

  ******

  雲彩飛行速度極快,當天下午的時候眾人就看見眼前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脈!這山脈綿延起伏,如同巨龍一般,山脈共有七十二峰,每座山峰都是靈氣逼人,非同尋常!

  「這裡就是崑崙山了!傳聞是當年元始天尊修行的地方,崑崙派也一直號稱道門正宗,實力在七大門派中數一數二!」長生門掌門了情說道。

  不一會來到崑崙主峰,只見崑崙主峰彷彿被人攔腰切斷一般,上面竟然是一片平坦的大地!

  在崑崙主峰上有一座不斷散發七彩光芒的巨大宮殿,了情道:「這宮殿就是崑崙玉虛宮了,傳聞是元始天尊所建,在宮殿中修煉可以不受外魔入侵!」

  長生門的這些人降下雲頭,立即便有崑崙派的那些人前來招待。

  崑崙派的弟子將長生門這些人安排到了玉虛宮中,然後留下幾個弟子陪同眾人。

  長生門掌門了情此刻已經去會見崑崙掌門了,而其他的人則留在玉虛宮中。

  「凌雲,這崑崙七十二峰都是仙山勝景,我們去遊玩一番吧!」宋玉瑤擔心在這玉虛宮中又遇到李破塵,所以開口對薛凌雲道。

  薛凌雲點了點頭,他正有這個想法,當下宋玉瑤抓住他的手,帶著他往空中飛去,遠遠的留下一句話:「了道師兄、玉真師妹,我出去轉轉,待會就回來!」

  宋玉瑤和薛凌雲朝著遠處的大小山峰飛去,兩人很少這麼遊玩過,玩的興起,連時間都忘記了。

  漸漸的天色黑了起來,宋玉瑤道:「凌雲,我們回去吧,要不師兄他們會著急的!」

  薛凌雲卻是不願意回去,他真不願意看那些三代弟子的醜惡嘴臉,當下摟著宋玉瑤,輕聲道:「師傅,這裡如此安靜,我們就多呆一會吧!你我好久沒有親熱了!」

  宋玉瑤的身體慢慢的柔軟了起來,其實她也很渴望和薛凌雲親熱,只是怕因此影響薛凌雲的修為,所以一直不敢太放縱。

  薛凌雲撫慰著自己的美人師傅,月亮漸漸升起,皎潔的月光籠罩著山峰,此時二人激情已過,薛凌雲坐在地上,將宋玉瑤抱在自己的懷中。

  他撫摸著宋玉瑤柔膩的肌膚,輕聲道:「師傅,我想叫你的名字?」

  名字?

  宋玉瑤愣了一下,此刻她仍在回味剛才的銷魂滋味,也沒有多想,道:「你想怎麼稱呼師傅都行!」

  薛凌雲點了點頭,在宋玉瑤的耳邊輕輕喚了一聲:「阿瑤,阿瑤,我好愛你,今後我都這樣叫你,好不好?」

  聽到「阿瑤」這個名字,宋玉瑤又是喜悅又是害羞,她輕輕點了點頭,嬌聲道:「我喜歡你這樣叫我,今後師傅就是你的阿瑤!凌雲你……是師傅的郎君,好郎君,阿瑤也愛死你了!」

  阿瑤!薛凌雲又喚了一聲,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情,將宋玉瑤的身體擺正,再次進入了宋玉瑤的體內,寂靜的山峰上響起銷魂的呻吟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4-21 15:38 , Processed in 0.023015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