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等待ㄉ人

至尊仙道 作者︰寒冷晴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4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3 編輯

第十章 神秘小鼎

許久許久,山峰上再次安靜了下來,薛凌雲替宋玉瑤整理好衣裳,親了親宋玉瑤,柔聲道:「阿瑤,要是能一直這樣該多好!」

  宋玉瑤看著天邊的明月,心中滿是溫馨和幸福,在這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凌雲變了!以前的薛凌雲更多的將宋玉瑤當成師傅來看待,現在的他則是把宋玉瑤當成自己的女人。

  薛凌雲也完成了一個男孩到男人的轉變,以前的他或許還要庇佑在宋玉瑤的身下,從今日起他將逐漸為宋玉瑤的依靠!

  兩人輕輕的相擁著,宋玉瑤道:「凌雲,今後沒人的時候你都要叫我阿瑤,我喜歡這個稱謂!」

  薛凌雲笑著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宋玉瑤豐滿的臀部,道:「我的阿瑤是世上最美的人,是完全屬於我一個人的!」

  宋玉瑤輕輕一笑,嬌聲道:「阿瑤的美麗永遠只為凌雲一人綻放!凌雲,當年我剛收養你的時候,就知道你不是好東西,那知你連師傅都霸佔了!」

  哈哈哈哈……

  薛凌雲一聲長笑,心中滿是得意,他拉住宋玉瑤的玉手,道:「阿瑤你不也是心甘情願嗎?我們走吧,再不回去他們就擔心了!」

  ******

  第二天仙道大會正式召開,七大門派的首腦們商議如何應付魔道的擴張,決定對魔門採取一次大行動!

  宋玉瑤對這種事情根本不感興趣,薛凌雲則是沒有資格參與七大門派首腦的商議。師徒二人整日裡仍是遊山玩水,這仙道大會儼然成了兩人的親密假期。

  轉眼間又過去了幾天,這天宋玉瑤對薛凌雲道:「凌雲,下午的時候會有一個大型的法寶交易會,我們去看一看!」

  當天下午,就在玉虛宮前的那片廣場之上,來自七大門派的修真者和一些其他散修開始進行法寶交易。

  其實每次仙道大會都會有這麼一個交易會,很多修真者來參加仙道大會就是為了這個交易會。

  數百名修真者在廣場上叫賣著,看起來如同人間的集市一般,十分的熱鬧。

  薛凌雲和宋玉瑤穿梭在人群之中,宋玉瑤所過之處人們紛紛側目,好多人都認出了這是修真界四大美人之一的宋玉瑤,還有人對薛凌雲的身份很好奇,稍稍打聽之後人們立即知道這是宋玉瑤的弟子。

  有賣藥材的、有賣煉器材料的、有賣成形法寶的、還有賣修真秘笈的,真是無所不有啊!

  宋玉瑤在那些賣藥材的攤子上挑來揀去的,薛凌雲有些好奇的道:「師傅,你要藥材做什麼?」

  宋玉瑤道:「我準備煉製一爐青源丹,有了青源丹你將來凝結元嬰的時候會省很多功夫!正好來這裡找些藥材!」

  聽了宋玉瑤的話後,薛凌雲心中大為感動。他沒有想到宋玉瑤對自己關心到這個程度,估計宋玉瑤參加這仙道大會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收集藥材吧!

  薛凌雲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輕輕的抓住了宋玉瑤的手。這是公共場合,以兩人的身份不應表現的太過親密,但是薛凌雲卻根本不管,他現在真想摟住這個女人,好好的親親這個女人!

  宋玉瑤輕輕一笑,將手從薛凌雲的手中抽出,輕聲道:「凌雲,你是我的一切,師傅做事情首先考慮的都是你!」

  薛凌雲心中感動,他沒有再說些什麼,只是暗暗發誓要一生一世的疼愛這個女人,不要讓她收到任何委屈!

  轉了一大圈,宋玉瑤收集到了幾份藥材,問薛凌雲道:「凌雲,你看中什麼東西了?」

  薛凌雲搖了搖頭,這裡的法寶都是一些普通的法器、寶器,最好的就是低級靈器了,沒有更好的東西了!其實真正優秀的東西大家都不會拿出來賣的,這個道理誰都明白。

  哦!

  宋玉瑤點了點頭,她也看不上這裡的東西,至少這裡沒有一件法寶能夠比上她送給薛凌雲的寒玉劍!

  「凌雲,要不我們這就走吧?」宋玉瑤開口道,她已經得到她想要的東西了,周圍的人又都在看著她這個「大美人」,她實在不願意呆下去了!

  薛凌雲點了點頭,正想說「好的」,突然他停了下來,目光緊緊的盯著身邊攤子上的一個小鼎!

  這小鼎渾身烏黑,大概有拳頭大小,鼎身上刻著奇怪的銘文、畫像,在這個小鼎上薛凌雲感覺不到絲毫的法力波動,但是他就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這個小鼎中蘊含著巨大的能量,只是不外顯而已!

  「凌雲,你怎麼停下來了?」宋玉瑤回頭看了薛凌雲一眼,看到薛凌雲正盯著這個小鼎看,當下宋玉瑤也停住觀察這個小鼎。

  小鼎沒有絲毫出奇的地方,除了上面的花紋圖飾比較神秘之外,其他的也一般,連普通法寶的法力波動都沒有。當下宋玉瑤微微搖了搖頭,不過看到自己的弟子一臉著迷的樣子,宋玉瑤笑道:「凌雲,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們就把這個小鼎買下來吧!」

  薛凌雲沒有回話,他只是把小鼎拿了起來,用心的觀察這個小鼎。過了會他試圖打開鼎蓋,誰知卻根本無法打開。

  攤子上的修真者訕笑道:「這是我在東海發現的一件法寶,這鼎蓋我也一直無法打開,今天就便宜賣給兩位了,只要一塊仙石就可以了!」

  啊!

  宋玉瑤和薛凌雲都是一聲輕呼,不是因為價格貴,而是因為價格太便宜了,簡直等於白送!

  其實這小鼎在這個修真者眼中就是一個廢物,既沒有法力波動又無法打開鼎蓋,他本來是準備當成其他法寶的贈品的,現在既然有人看中小鼎,他乾脆一個仙石賣了了事!

  宋玉瑤掏出一塊仙石來,帶著薛凌雲離開了現場。

  ******

  「凌雲,這個小鼎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你怎麼一直拿著不放啊?」宋玉瑤好奇的問道。

  此刻兩人不在玉虛宮中,而是在周圍的一座山峰之上,這座山峰叫做坐忘峰,是崑崙的一個偏峰而已。

  薛凌雲輕輕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這個小鼎有何出奇的地方,但是我就是感覺這個小鼎很吸引人,彷彿裡面有什麼東西在招呼我一樣!」

  哦!

  宋玉瑤也好奇起來,她從薛凌雲的手中拿過小鼎,左看右看、翻來覆去,就是沒有看到任何出奇的地方。

  接著宋玉瑤又向小鼎渡去一絲真元,這真元剛剛接觸小鼎的表面,立刻消失不見了!

  這下宋玉瑤也感覺有點意思了,她再次發出一道真元,仍是被小鼎吸收了!接著她又發出一道神識,企圖進入這個小鼎之中,誰知她的神識竟然被小鼎擋在了外面,怎麼都無法進入!

  「好奇怪的小鼎,我的神識竟然無法進入!看來凌雲你的眼光不錯,這個應該是一件不錯的東西!」宋玉瑤將小鼎遞給了薛凌雲,笑著道。

  薛凌雲接了過來,當下他也向著小鼎渡去一道真元,果然他的真元很快被小鼎吸收了!此刻薛凌雲更加強烈的感受到了小鼎中發出的呼喚,他有些不知所措了!

  接著薛凌雲也發出一道神識向著小鼎裡衝去,不同於宋玉瑤,他的神識不但沒有被小鼎擋在外面,反而急速朝著小鼎飛去。

  隨著這道神識發出,薛凌雲突然感覺到了不對,他原本只是發出了一道神識,現在竟然全部的神識都在顫抖著,片刻間他的所有神識都不受控制的朝著小鼎飛去,現在他的身體已經完全是一個空殼了!

  ******

  哇哈哈哈哈……

  薛凌雲眼前一片漆黑,他只聽到一聲張狂至極的笑聲,接著他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宋玉瑤看到的聽到的卻和薛凌雲完全不同,她看到小鼎突然急速的旋轉起來,片刻後小鼎竟然朝著薛凌雲的額頭飛了過去。原本拳頭大的小鼎竟然變得只有核桃大,接著小鼎便進入了薛凌雲的額頭中,在薛凌雲的額頭中央留下了一個鼎形的印記!

  「凌雲,凌雲!凌雲!」宋玉瑤驚恐的搖著薛凌雲的身體,可是薛凌雲卻一動不動;宋玉瑤深吸了一口氣,穩住心神,接著她又把自己的真元渡入薛凌雲的體內,薛凌雲仍是一動不動,就在宋玉瑤急的都快哭出來的時候,薛凌雲突然醒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40: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3 編輯

第十一章 論道比武


「凌雲你嚇死我了!你的身體怎麼樣了?那小鼎鑽入你的體內,不會對你造成傷害吧?」宋玉瑤焦急的詢問著。

  薛凌雲茫然的抬起頭來,然後有些驚恐的道:「師傅,你說什麼?那個小鼎鑽進了我的體內?」

  宋玉瑤點了點頭,臉上滿是擔憂,道:「那小鼎為何會鑽進你的體內呢?你剛才做了什麼?」

  薛凌雲皺起眉頭,好半晌才道:「我剛才將一絲神識送進了小鼎中,誰知小鼎中竟然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然後我的全部神識都被吸到了小鼎中,再後來我似乎聽到一陣笑聲,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啊!

  薛凌雲正在回想剛才的事情,突然頭部傳來一陣劇痛,薛凌雲忍不住慘哼一聲,旁邊的宋玉瑤也嚇了一跳,接著宋玉瑤立刻將薛凌雲的身體扶住,關切的道:「凌雲,你怎麼了?怎麼了?」

  過了大概有半柱香的時間,薛凌雲終於恢復了平靜,不過他的臉色還是蒼白無比,此刻在大口的喘息著,宋玉瑤緊緊的摟著他!

  「阿瑤,似乎……似乎我的腦子中多了很多很多東西!看來你說的沒錯,那個小鼎是進入了我的體內!」薛凌雲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安慰著宋玉瑤。

  「快別說話,好好的休息一陣!凌雲,我擔心死了!」宋玉瑤仍是滿面愁容,她用手在薛凌雲的臉上輕輕撫摸著,盼望自己的男人能早些好起來。

  緊緊過了片刻功夫,薛凌雲突然感覺額頭傳來一股異常強大精純的能量,他的身體一震,剛才耗去的所有真元竟然全部恢復了!

  這……

  薛凌雲原本蒼白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得正常起來,薛凌雲坐正身子,對宋玉瑤道:「阿瑤,我已經沒事了!看來一切都是那個小鼎在作怪!現在這小鼎就在我的體內,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宋玉瑤苦苦思索著,過了好一陣她也搖頭道:「現在想不出辦法來,只有以後再慢慢的想法子來解決了!對了,凌雲,你剛才說你的頭腦中多了很多東西,這是怎麼回事?」

  宋玉瑤這麼一說,薛凌雲道:「是多了很多東西,我感覺頭腦裡似乎出現一段段玄奧的語句,阿瑤你先為我護法,我要把這些語句好好的整理一下!」

  宋玉瑤點了點頭,乖乖的在一旁為薛凌雲護法,而薛凌雲則閉上雙眼回想那些語句,把這些突然出現的語句組織整理起來。

  過了許久,薛凌雲終於睜開了雙眼,他對旁邊的宋玉瑤道:「阿瑤,我已經知道那個小鼎的名字,小鼎叫做黑玄鼎!至於我頭腦中突然出現的語句,似乎是一部修真秘笈,但是又不像是普通的修真秘笈,等我們回到長生山之後再好好探索吧!」

  宋玉瑤點了點頭,她仍是擔心薛凌雲的身體,緊緊的摟住薛凌雲,生怕自己的男人再有異狀發生。

  

  3天後仙道大會也結束了,長生門眾人再次回轉長生山,這次崑崙派長老李破塵特地來向眾人送別,其實他的目的只是為了見宋玉瑤一面。

  有薛凌雲在身邊,宋玉瑤更是不給李破塵一點面子,她像是沒有見到這個人一般,根本不理會李破塵!

  薛凌雲也感覺到這個李破塵對師傅似乎有其他心思,當下他心中暗惱。旁邊宋玉瑤轉過頭來,對薛凌雲微微一笑,薛凌雲這才舒服起來。

  一行人朝著長生山飛去,林鳳舞、趙志平等三代弟子對薛凌雲仍是不屑一顧,薛凌雲也不願意和這些人打交道,一路無語。

  當天下午回到了長生山上,薛凌雲和宋玉瑤又來到了玉竹峰,回到那片竹林裡,這裡才是他們的家!

  這一次仙道大會收穫頗豐,宋玉瑤得到不少的珍貴藥材,再收集幾味就可以煉製青源丹了,青源丹對分神期以下的修真者都有很大的幫助,尤其是對凝結元嬰有好處。

  薛凌雲則是得到了一個黑玄鼎,現在這黑玄鼎在薛凌雲的體內,不知道對自己的身體有沒有傷害。另外他還得到一篇修真秘笈,這修真秘笈應該也是從黑玄鼎中得來的。

  「刻意言精,失契真要,動則有成,鬼神憂贊……」薛凌雲將頭腦中突然出現的那篇修真秘笈認認真真的講給宋玉瑤聽。

  宋玉瑤臉上的表情不斷變幻著,等薛凌雲將這篇修真秘笈講完之後,宋玉瑤沉默了許久,等薛凌雲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宋玉瑤終於開口道:「凌雲,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不是修真秘笈,而是大道!這裡面講的是大道,是至聖之道!」

  薛凌雲問道:「大道究竟是什麼?至聖之道呢?」

  宋玉瑤苦笑道:「道可道,非常道,我也說不清大道是什麼,如果能說清的話就不是真正的大道了!我們修真之人表面上是增進真元、鍛煉身體,其實最終都是為了大道!而你剛才說的這篇應該就是在講解『道』,不過實在是太玄奧了,我也只能理解一點皮毛!」

  薛凌雲似懂非懂,宋玉瑤又道:「凌雲,我們修真者若想提高實力,第一是努力增強法力,第二是提升境界,法力容易增加,境界則不好提升!所謂的提升境界,就是提升自己對生命和宇宙的體悟,提升自己對大道的感悟!」

  薛凌雲點頭稱是,宋玉瑤又道:「道無處不在,一石一木皆蘊含大道,不過一般人很難體悟罷了!你腦中的這篇秘笈我們乾脆就命名為『天書』吧,今後我們認真研習這部『天書』,對我們修為大有裨益!」

  當下兩人認真研習這部「天書」,過了一個多月,雖然法力沒有增強多少,但是薛凌雲卻感覺自己對長生經的修煉方法有了更多體悟,宋玉瑤收穫也是極大!

  

  如此又過了大半年,師徒二人一邊研習「天書」,一邊努力修煉,過著平靜溫馨而滿足的生活。薛凌雲仍是金丹後期的修為,宋玉瑤仍是分神初期的修為,不過兩人比起半年前已經提升了不少了!

  這天宋玉瑤終於離開竹林,朝著飄渺峰的議事廳飛去,回來之後告訴了薛凌雲一個消息:「凌雲,再過三天就是本門論道比武之日,先由門中長輩論道,再是三代弟子之間互相比試。這次掌門人準備了不少的好東西,三代弟子比試的前三名都有重寶!」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44: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4 編輯

第十二章 第一場

「阿瑤,是什麼寶貝呢?」薛凌雲摟住宋玉瑤,笑著問道。

  距離崑崙山的仙道大會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了,現在薛凌雲和宋玉瑤之間更是親密了。兩人之間師徒之情仍在,不過更多的是男女之情,以前薛凌雲更多的把宋玉瑤看成尊敬的師傅,現在則是把她看成需要自己疼愛的女人。既然都是自己的女人了,平日裡自然要隨意的多。

  宋玉瑤任由薛凌雲摟著,呵呵笑道:「我不告訴你!如果你能夠進入前三名,自然知道是什麼寶貝了!」

  薛凌雲吻了吻宋玉瑤的小耳垂,道:「阿瑤,我不但要進入前三名,還要奪冠!這些年來門中的那些三代弟子都將我當成廢物看待,我要讓他們瞧瞧這個廢物到底有多麼的厲害!」

  宋玉瑤嬌笑一聲,道:「你還是忘不了那些事啊,都過去好幾年了,當時你們才多大啊,何必太計較呢?」

  薛凌雲輕哼一聲,捏了捏宋玉瑤的小鼻子,道:「事情是過去幾年了,不過他們的那副嘴臉我一直難忘,這一次為夫我要好好的出一次風頭!」

  呵呵……

  宋玉瑤輕笑起來,嗔道:「什麼為夫啊?你明明是我的徒兒,哪有師傅給徒兒當老婆的?」

  宋玉瑤這是在說笑,薛凌雲也不計較,只是猛地將她抱起來,朝著屋子裡的那個竹床走去,一邊走一邊笑道:「壞師傅,明明是我的老婆還不承認,今天為夫要好好打你的屁股!」

  當下薛凌雲把宋玉瑤往床上一扔,自己也撲了上去,竹屋裡頓時春色無邊。

  ******

  三天之後論道比武終於正式開始了,這論道比武大會是長生門50年一次的盛會,除了幾個閉關的老怪物之外,幾乎所有的人都來參加了。其中共有二代弟子13人,三代弟子87人,另外還有四代弟子12人。

  薛凌雲倒是不知道已經有四代弟子了,他這些年只顧著用心修煉,很少打聽門派裡的事情,宋玉瑤對門派的這些雜事也不敢興趣,一般也不向薛凌雲提及。

  薛凌雲雖然是三代弟子,但是三代弟子絕不止他認識的那幾個。有幾個三代弟子入門已接近百年,這些三代弟子有的就已經收徒傳藝了,他們的弟子自然就是四代弟子了。

  其實長生門還有幾個一代弟子,這些一代弟子都是一些隱世多年的老怪物,這些老怪物們閉關多年,一般是不會管門派的俗世的。除非長生門遇到滅頂之災,否則這些老怪物是不會出手的!

  長生門的修真者人數是七大門派中最少的,門中對收徒要求極為嚴格,首先資質要優秀、其次心性要好、再次悟性要佳,除了薛凌雲是被宋玉瑤隨手抱上長生山之外,其他的那些弟子無一不是天才人物!

  第一天是論道,二代弟子坐在上方,三代四代弟子坐在下面,所有人都盤膝而坐,由門中修為高深著講解大道!

  第一個開講的是掌門人了情,他講解的是門中的《長生經》,將他這些年對長生經的理解都講了出來,偶爾還和其他的二代弟子們討論一下。

  了情這一講就是整整半天,之後是了道開講,了道講的是雷術的運用,他平日裡精研雷術,對雷術極是精通。

  天色慢慢黑了下來,大家都是修真者,也不在意。後面其他的二代弟子也開始論道,薛凌雲的師傅宋玉瑤自然也沒有避免,宋玉瑤將這些年從天書上得來的東西講了出來,立即引起所有二代弟子的注意,這些人都驚詫莫名,沒有想到宋玉瑤竟然精進若此,他們平日裡遇到的很多瓶頸都在宋玉瑤的話中得到了答案!

  所謂「論道」,除了上面的人講解之外,下面的弟子們也在互相討論著,眾人都沉浸在這種氣氛之中,彷彿忘記了時間空間,此刻所有人的心都在大道之上!

  論道整整進行了十天,眾人並沒有散去,仍是在原地靜坐,他們要認真體悟這些天的所得,這也是長生門論道的一個傳統。

  又過了三天,「論道比武」中的論道終於結束了,下一步是「比武」,長生門掌門了情開口道:「各位弟子,半年前七大門派在崑崙聚會,商量對付魔道三派的事情,當時我們就準備挑選一批年輕弟子來鍛煉!所以這一次的論道比武非比尋常,挑選出來的年輕弟子還要承擔對付魔道的重任,為此我們也準備了三件法寶,分別送給前三名!這三件法寶都是靈器級別的法寶,威力巨大,希望各位弟子珍惜這次機會!」

  下面的三代弟子、四代弟子都歡呼起來,沒有想到竟然有三件靈器級別的法寶,真的是太出乎意料了!要知道靈器級別的法寶在修真界也是難得一見的東西,要想煉製靈寶級別的法器,第一要有超絕的材料,第二要有元嬰期以上的修為,第三煉器手法要好!其他的也罷了,這絕頂煉器材料是很難遇到的。現在獎品竟然是三件靈器法寶,這些弟子們自然興奮不已。

  薛凌雲心中也很興奮,他不是為了那三件法寶,那三件法寶也只是靈器而已,和他手中的寒玉劍是一個等級的法器,他有寒玉劍就足夠了!他興奮的是可以在比武大會上證明自己,他不再是一個廢物了,他現在是金丹後期的修真者,是三代弟子中的強者!

  ******

  報名參賽的一共有40多人,其中絕大多數是三代弟子,只有一兩個四代弟子。

  這些弟子中人們最看好的是蕭青松、林鳳舞、趙志平、張子隱四人,蕭青松和張子隱入門都有80多年,有人估計這兩人的修為已經突破元嬰期了,最後的冠軍肯定在這兩人之間產生!至於林鳳舞和趙志平,這兩人是新近冒出來的精英弟子,據說他們小小年紀都已修煉到金丹後期,資質之優秀遠超其他弟子!

  沒有一個人看好薛凌雲,在很多人的眼中薛凌雲還是那個「廢物」。只有少數幾人知道薛凌雲的九陰絕脈已經治癒,即使如此,他們也絕不會看好薛凌雲的,因為薛凌雲修真的時間真的是太短了!

  當下比試正式開始,40多人兩兩相鬥,勝者進入下一場。

  薛凌雲的第一個對手是一個大胖子,這個大胖子手中拿著一把長刀,聲音十分憨厚:「俺是牛峰,俺的師傅是了凡,請指教!」

  薛凌雲剛想介紹一下自己,誰料這個大胖子已經衝了過來!大胖子的長刀上閃出一陣紅光,周圍的溫度頓時升高了許多。

  薛凌雲往後輕輕一閃,閃過了這一刀。他已經看出這個大胖子牛峰的修為了,這僅是一個築基期的修真者,估計連浮空術還沒有學會呢,對付這樣的人實在是太無趣了!

  當下薛凌雲抽出寒玉劍,往前輕輕一揮,一道劍氣朝著大胖子牛峰衝了過去,劍氣異常冰冷,周圍原本已經升高的溫度瞬間降低到了冰點,比武的高台上也結上了一層薄薄的白霜!

  牛峰正往前衝著,突然感覺到劍氣衝來,他急忙揮刀格擋,希望能擋住這道劍氣!

  誰知劍氣凌厲無比,只聽「卡嚓」一聲脆響,牛峰手中的長刀斷成了兩截!

  牛峰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中的斷刀,他的嘴巴大大的張開,片刻後竟然哀嚎了起來:「我的天火刀啊!我的天火刀啊!你把我的天火刀砍成兩段了,你陪我!」

  薛凌雲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對手,他有些哭笑不得,幸好旁邊的一位師叔道:「薛凌雲獲勝,你可以離開了!牛峰,待會我給你找一把更好的武器,這天火刀只是最普通的法器,不用太珍惜了!」

  薛凌雲已經離開了現場,他仍然能夠聽到身後的哀嚎:「我的天火刀……天火刀……」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45: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5 編輯

第十三章 連戰

宋玉瑤正在下方等著薛凌雲,看到薛凌雲後笑道:「恭喜凌雲了,這麼輕鬆戰勝對手!」

  薛凌雲道:「勝之不武啊!這個對手實在是太弱小了,估計也就是築基期的修為,我的境界比他高許多,他如何能是我的對手!」

  宋玉瑤點了點頭,道:「這個對手確實是太弱了,不過後面會一場比一場更強的,那蕭青松和張子隱估計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真者了,林鳳舞和趙志平也都是金丹後期,你遇上他們要小心點!」

  薛凌雲點了點頭,笑道:「這是自然,我也未必會輸給他們!師傅,你給我煉製的這把寒玉劍真的是好東西,比其他弟子的法寶強多了!」此時是公眾場合,薛凌雲和宋玉瑤都不敢太放肆,所以宋玉瑤又成了薛凌雲的「師傅」。

  宋玉瑤得意的一笑,道:「這寒玉劍是用萬年寒玉煉製而成的,萬年寒玉只有在極北冰寒之地才有,是你師祖當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來的,後來你師祖把這塊萬年寒玉傳給我,我一直捨不得用呢!」

  薛凌雲心中感動,知道宋玉瑤把最好的東西都送給了自己,其實這塊萬年寒玉對宋玉瑤的作用更大,畢竟她的修為比自己高深的多,但是宋玉瑤偏偏用這塊萬年寒玉為自己煉製了一把寶劍!

  宋玉瑤又道:「凌雲,我們去看看其他人的比試吧,你這一場實在是太輕鬆了!」

  當下兩人開始觀察其他人的比試,這些都是三代弟子,除了少數幾個達到金丹後期甚至元嬰期的之外,大部分都是金丹初期中期的修為,偶爾還有幾個是築基期的修為。

  長輩們似乎有意將那些「優秀弟子」錯開,第一天的比試毫無吸引人的地方,薛凌雲和宋玉瑤轉了一圈後就飛回玉竹峰了。

  每人一天只進行一次比試,除了像薛凌雲這樣的特殊情況之外,大部分人都是費了很大功夫才戰勝對手,他們都耗費了巨大的真元,需要好好的恢復一番。還有些人受傷了,也需要及時救治,勝利者還需要參加明天的比試。

  ******

  第二天參加比試的只有20多人了,那些淘汰的弟子都在觀摩這20人比試,不過他們都是圍在蕭青松、張子隱、趙志平、林鳳舞四人的周圍,都在期待這四人能有精彩表現。

  薛凌雲這天的對手是一個女子,這女子長得頗有些姿色,先是朝著薛凌雲微微一笑,道:「小女子肖艷琴,特向師兄請教!」說完,這女子笑的更加的嬌媚了!

  薛凌雲也微微行了一禮,道:「我叫薛凌雲,師妹請吧!」

  肖艷琴此刻仍在微笑,但是她心中卻震撼不已,她也聽說過薛凌雲的「大名」,知道薛凌雲是一個剛剛修真沒有幾年的「廢物」,應該不會超過築基期的修為,怎麼剛才竟然不受自己媚術所惑,難道他的修為比自己還高?

  原來肖艷琴一開始就向薛凌雲施展了媚術,雖然名門正派中人習練媚術有些不像話,但是肖艷琴也只是想著捉弄一下這個傳說中的「廢物」,並沒有其他的心思!

  肖艷琴不信邪的繼續朝著薛凌雲媚笑,此刻薛凌雲確實感覺到了一絲不對,這女子笑的好奇怪,似乎能夠擾亂人的心神!

  哼!

  薛凌雲一聲冷哼,也不多說,當下手中的寒玉劍朝著空中一揮,一道紫色閃電從空而降,當即打在了肖艷琴的身上,只聽一聲巨響,紫色閃電轟中了肖艷琴。

  「紫雷術?!」雖然大部分弟子都去觀看那四個精英了,但是仍然有人注意到了薛凌雲用出的紫雷術,這些人目瞪口呆,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要知道紫雷術是金丹期修真者才可以使用的法術,難道這個傳說中的「廢物」已經修煉到金丹期了?

  至於那個肖艷琴,此刻她的頭髮一根根炸起,臉色焦黑,嘴巴長得大大的,呆滯的看著薛凌雲,她本只是想用媚術逗一下這個傳說中的廢物,卻沒有想到遭受到這麼大的打擊!

  砰!

  一聲悶響,肖艷琴倒在了地上,旁邊的師叔趕忙將肖艷琴扶起,同時宣佈薛凌雲獲勝。

  呵呵……

  宋玉瑤正在等著自己的愛徒,此刻她呵呵笑個不停,薛凌雲有些納悶的道:「師傅,你笑什麼呢?還有,今天那個對手好奇怪,她為啥站著不動,只是用眼睛看我呢?」

  呵呵……

  宋玉瑤又是一陣輕笑,最後道:「凌雲,那個女孩用的是迷惑心神的法術,不過這種法術只對修為相差極大的人才有用,誰知你竟然一道紫雷轟中了那個女孩!」

  薛凌雲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師徒二人又觀摩了幾場其他人的比試,這才回到了玉竹峰。

  ******

  第三天參加比試的已經只有十個人了,本來是十三個人,結果那三個弟子傷勢太重、無法參加今天的比試,所以剩下整整十人。

  此刻大部分弟子都已經淘汰了,剩下的十人異常的引人注目,有人看到「廢物」薛凌雲竟然也在場上,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有好多人都決定好好的看看薛凌雲的比試,看看他為何能堅持到現在。

  薛凌雲也觀察著身邊剩下的九人,這些應該都是三代弟子中的精英,其中就有蕭青松、林鳳舞、張子隱、趙志平四人。

  當下十人分成五對,開始了第三天的比試。

  薛凌雲對面站著一個瘦弱的年輕人,這年輕人朝著薛凌雲行了一禮,道:「師兄好,我是岳雲帆,請多指教!」

  薛凌雲回了一禮,道:「薛凌雲特來討教!」

  岳雲帆一臉謹慎的看著薛凌雲,他以前也聽說過薛凌云「廢物」的名號,但是他竟然能夠一路戰到現在,可見不能將他當「廢物」來看待,說不定他也有驚人的手段。

  當下兩人開始鬥了起來,岳雲帆右手輕輕一揮,一道綠光閃過,一個玉如意朝著薛凌雲飛了過來。

  薛凌雲站著不動,他手中的寒玉劍朝前一揮,頓時一道劍氣朝著前方揮出,當下將玉如意打落在地。

  兩人這只是試探而已,此時都明白對方功力不凡了,至少都是金丹期的修為。只聽岳雲帆哈哈一笑,道:「薛師兄果然厲害,師弟要獻醜了!」

  只見岳雲帆的身體微微一晃,突然他由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接著這兩個身影又是一晃,由二便四,接著由四變八,由八變十六,薛凌雲的面前竟然出現了十六個幻影!

  也不知道岳雲帆用的是何等道術,薛凌雲竟然無法看透這些幻影,不知那個是真那個是假!

  旁邊觀戰的弟子也被岳雲帆的這一招驚呆了,此時還有兩個二代弟子在觀戰,其中一個正是岳雲帆的弟子了凡,了凡笑著對旁邊的師弟道:「劉師弟,我將本門重寶幻魔珠送給了雲帆,他竟然能夠悟出這麼多的變化,真是不簡單了!」了凡臉上一臉得意,看來自己的徒弟今天要得勝了。對於薛凌雲他也很震驚,他沒有想到薛凌雲才修煉短短幾年就有金丹期的修為,真是令人震撼!

  薛凌雲飛到空中,那些幻影也是飛到空中,這些幻影將薛凌雲團團圍住,薛凌雲明知其中有一個是真的,但是卻偏偏分辨不出真假來!

  哈哈哈哈……

  突然薛凌雲一聲長笑,他現在雖驚不亂,他將手中寒玉劍高高舉起,猛地朝下一揮,頓時只見一道道劍氣閃爍,從空中降下無數道劍氣,方圓30米都籠罩在劍氣之中。

  「不……不可能,他竟然用出了落英,這最少需要金丹後期的修為啊?!」岳雲帆的師傅了凡一臉的不可置信,呆呆的看著薛凌雲!

  這「落英」正是秋水劍法中的一招,是秋水劍法中唯一的一招範圍攻擊,要想使用落英最少都要是金丹後期的修為,不過很多長生門的弟子終身都無法掌握這招落英,因為落英需要的不僅是法力高深,更重要的是悟性和天資!了凡做夢都沒有想到薛凌雲能掌握落英,這真的是太震撼了!

  不僅僅是了凡,此刻其他觀戰的人也是震撼不已,這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廢物」嗎?他不是從小就有九陰絕脈,五年前才剛剛治癒的嗎?為何他僅僅修煉五年就能夠達到金丹後期的修為?為何他在金丹後期就能掌握這招落英式?!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48: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5 編輯

第十四章 柔柳

薛凌雲長劍又是一揮,頓時又是無數道劍氣落下,瞬間所有的幻影都被薛凌雲劈成粉碎!

  岳雲帆丹田中金丹一陣顫抖,他「噗」的一聲噴出一口獻血來,幻影被破,他的心神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

  薛凌雲毫不停留,手中長劍繼續往前揮去,這次不再是落英而是長虹,一道冰寒的劍氣朝著岳雲帆射去!

  砰!

  岳雲帆被薛凌雲的劍氣擊中,他再也堅持不住,砰的一聲跌倒在了地上。他的師傅了凡立刻飛了過來,將自己的徒兒扶起,一股真元渡入岳雲帆的體內。感覺到徒兒體內無比冰寒,了凡心中震驚,心想薛凌雲到底用的是何法寶,竟然如此厲害,這冰寒不是一時半刻可以驅除的!

  薛凌雲獲勝!

  此刻薛凌雲淡淡一笑,朝著外圍飛去,宋玉瑤正在那裡等待著自己!

  周圍觀戰的二代弟子和三代弟子們都用震驚的眼神看著薛凌雲,這個少年一直是大家心目中的「廢物」,即使後來他的九陰絕脈治癒了,但是大家仍然不看好他,仍然將他當成「廢物」看待,誰料他的修為竟是如此的超群,資質悟性也是如此的不凡!

  很多二代弟子一直都在為宋玉瑤不值,認為宋玉瑤收了一個「廢物」徒兒,很多二代弟子還曾經勸過宋玉瑤,想讓宋玉瑤再收一個弟子,直到現在他們才知道這個「廢物」徒兒有多麼的厲害!

  當天夜裡掌門人了情來看望了凡和岳雲帆,安慰了岳雲帆幾句之後,了情將了凡叫到了門外。

  「師弟,那個薛凌雲當真用出了落英一式?」了情開口就這麼問道。

  了凡點了點頭,苦笑道:「沒有想到他這麼厲害!這落英是秋水劍法中最難的一招,資質悟性稍差一些都不可能領悟,很多二代弟子至今都沒有領悟落英,他小小年紀倒是領悟了這招!」

  了情雖然已經知道了實情,但是在了凡這裡確認之後,他仍是一臉的不可置信,道:「他五歲的時候我親自查看過他的身體,當時他確實是九陰絕脈!這九陰絕脈是必死之症,一般來說是活不過20歲的。真不知宋師妹是如何將這九陰絕脈治癒的?這孩子修真才有幾年,他竟然就達到了金丹後期,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了凡點了點頭,又道:「師兄,他手中的那把劍很是厲害呢!雲帆被他的劍氣擊中,體內全是寒氣,我估計要將養三個月才能恢復!」

  了情聽了之後若有所思,最後道:「我知道了,那把劍一定是用那塊萬年寒玉煉製的,那是師傅飛昇前留給宋師妹的重寶,沒有想到宋師妹竟然把這寒玉送給了徒兒!」

  了凡歎息了一聲,笑道:「說起來宋師妹對薛師侄真的很好呢,可是她對其他人為何都不冷不淡的,尤其是了空師兄!」

  說起了空,掌門了情也是一聲長歎,最後道:「蕭青松就是了空師兄的弟子,這次很有希望奪冠,希望他能給了空師兄爭點氣吧!」

  了凡點了點頭,當下了情告辭而去,了凡回屋照看自己的弟子岳雲帆,這且不提。

  經過了這幾天的比試,現在剩下來的只有五個人了,除了薛凌雲之外還有大家之前看好的四個人:林鳳舞、趙志平、蕭青松、張子隱。

  林鳳舞和趙志平此刻正聚在一起,林鳳舞有些悶悶不樂,旁邊趙志平問道:「鳳舞,你這是怎麼了?怎麼不高興啊?」

  林鳳舞輕哼一聲,道:「誰不高興了?我只是想起那個『廢物』了,沒想到他現在這麼厲害!」

  趙志平也是點了點頭,道:「我們當年經常欺負他呢,現在想起來有些後悔,當時太小了不懂事。」

  林鳳舞又是一聲冷哼,道:「後悔什麼?反正在我心中他還是那個『廢物』,明天我要好好的教訓他!」

  呵呵……

  趙志平笑了一聲,道:「還不知道是誰教訓誰呢!明天也不知道我們的對手是誰,據說明天是要抽籤決定的,有一個人明天不用比賽!」

  ******

  比試的第四天終於到來了,這時只剩下五個三代弟子了,五人中有一人可以不用參加今天的比賽,直接晉級下一場,為了表示公平採用抽籤的方式。

  結果林鳳舞運氣較好,直接晉級了,小姑娘臉上滿是笑容,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前三了,肯定有一件靈器級別的法寶。

  剩下的薛凌雲對趙志平,蕭青松對張子隱,因為今天只有兩場比試,所以安排的是依次進行,先進行的是薛凌雲和趙志平的比試!

  趙志平先是向薛凌雲行了一禮,道:「薛師兄你好,請多多指教!」

  薛凌雲點了點頭,原本他對趙志平印象很差,當年就數趙志平和林鳳舞欺負自己最厲害,沒有想到今天趙志平的態度如此謙恭,這倒有些出人意料了,薛凌雲對趙志平的印象也有了一個小小的改善。

  兩人不再廢話,當即開始比試。只見兩人都飛在空中,用的都是嫡傳的長生門劍術。

  薛凌雲用的是寒玉劍,一道道森寒的劍氣射出,下面的高台上頓時被白霜所籠罩!趙志平用的是一把黑色的巨劍,這把黑色巨劍顯然也是一個靈器級別的法寶,竟然能和薛凌雲手中的寒玉劍相抗衡!

  兩人過了幾招之後,對彼此的修為都有了一個瞭解,雙方都是金丹後期的修真者,現在要比試的就是法寶的威力和對道術的使用了!

  只見趙志平右手握著巨劍,左手捏了一個玄奧的手勢,頓時一道紫電出現在薛凌雲的頭頂!

  薛凌雲淡淡笑了笑,手中的寒玉劍輕輕一揮,用出柔柳一式來,這是秋水三劍中的防禦招式,專門以柔克剛,紫電剛剛碰到劍氣,立刻消失無蹤了!

  此刻的薛凌雲忽然想起「天書」中的一句話「善戰者,其剛不可折,其柔不可卷」,他心中忽有所悟,竟然不再使用其他的招式,只是在空中將「柔柳」一式不斷用出!

  天書中的那句話講的是大道,說的就是「以柔克剛」的情況,正好契合目前的狀況,薛凌雲此刻彷彿忘記了一切,只是在不斷的揮劍、悟劍,周圍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

  對面的趙志平驚駭莫名,他已經發出無數道攻擊了,有劍氣、有雷電、有符咒、有法寶,但是都被薛凌雲輕而易舉的擋了下來,薛凌雲只是輕輕一揮,自己的攻擊立即就被瓦解!

  趙志平能夠認出薛凌雲用的是秋水三劍中的柔柳一式,但是這一式為何會變得如此厲害,如此牢不可破,趙志平打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下面觀戰的長生門弟子也都目瞪口呆,昨天他們已經見識到了薛凌雲的不凡,有些人對薛凌雲的修為還是將信將疑,甚至有人認為昨天薛凌雲是超常發揮,今天他們才徹底的心服口服,人家是真厲害,瞧人家只用「柔柳」一式就擋住了趙志平無數次攻擊,而且是輕描淡寫,真的是太厲害了!

  幾個二代弟子也都在震驚的看著薛凌雲,他們清清楚楚的看到薛凌雲在使用柔柳一式,薛凌雲所用的柔柳一式和其他弟子也沒有任何區別,但是他偏偏能用的恰到好處,在最適當的時機出現在最巧妙的位置,用最少的力氣將對手的攻擊化解!

  「原來這位薛師侄竟天才到如此地步!」長生門掌門了情歎息著說道,就算是他自己也無法將秋水劍法用到如此地步,僅憑區區一招柔柳便擋住所有攻擊。

  對面的趙志平感受和其他人又有不同,剛才他只是感到自己的攻擊被薛凌雲全部擋下來了,現在他竟然感覺到薛凌雲的柔柳一式中還帶著隱隱的反擊!這怎麼可能呢?柔柳明明是純防守的招式,薛凌雲為何會給他反擊的感覺呢?

  這種玄奧的意境估計薛凌雲自己也說不清楚,現在的他深深的沉浸在這種狀態中,沉浸在對大道的理解之中,早就忘了周圍的一切,等他從這種狀態中甦醒之後他也未必能發揮出如此水準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49: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6 編輯

第十五章 林鳳舞

 「薛師兄,小弟不是你的對手,這次比試就到此為止吧!」趙志平長歎了一口氣,苦笑著說道。

  薛凌雲這才從這種玄奧的狀態中清醒過來,他有些驚訝的道:「你要認輸?」

  趙志平點了點頭,笑道:「薛師兄的劍法讓我心服口服,我自認不是師兄的對手,所以這一戰到此為止!」

  薛凌雲心中驚訝不已,不過他的臉上仍是一副淡淡的表情,當下兩人便從空中飛下。下面的二代弟子三代弟子對薛凌雲是刮目相看,這人竟然能將秋水劍法用到如此地步,真的是天資聰穎至極,恐怕金丹期的修真者中已經沒有對手了!

  薛凌雲來到宋玉瑤的身邊,笑道:「師傅,剛才我領悟了不少天書上的東西!」

  宋玉瑤笑道:「我猜你也是突然有所領悟的,否則以你的劍術道法,要想戰勝趙志平還是有點難度的!我們回去再討論這個東西吧,先看蕭青松和張子隱的決鬥,他們兩人中有一人就是你將來的對手!」

  宋玉瑤心中極為欣慰,看到薛凌雲在台上大展神威、戰勝了對手,她覺得比自己戰勝對手都要高興無數倍。她在薛凌雲的身上付出了無數的心血,這是自己的弟子,也是自己的男人,他如此爭氣就是對自己的最大安慰!

  周圍的三代弟子都用佩服的目光看著薛凌雲,一邊的那個林鳳舞則是又奇又驚,她忍不住問李玉真道:「師傅,這個廢……薛凌雲竟然如此的厲害,不知我能不能戰勝他?」

  李玉真心中也很震驚,當年就是她和宋玉瑤將薛凌雲撿回長生山中,後來得知薛凌雲是九陰絕脈,李玉真很為自己的師姐不值。現在一轉眼就是20年過去了,原本那個襁褓中的嬰兒竟然變成了一個翩翩美男子,而且修為也是如此高超,最令人歎服的是他對秋水三劍的理解,李玉真自忖自己都未必能將秋水劍法發揮到如此地步。

  聽了徒兒的話,李玉真道:「你們的修為差不多,不過他對劍術的理解比你高的太多了,幸好你手中還有一個摩天火焰輪,否則你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聽了李玉真的話後,林鳳舞放下心來,笑道:「摩天火焰輪是准仙器級別的法寶,那個薛凌雲一定不是我的對手了!」薛凌雲大出風頭,林鳳舞對薛凌雲的叫法也不再是「廢物」了,而變成了薛凌雲的名字。

  過了沒有多久,蕭青松和張子隱的戰鬥開始了!兩人都是長生門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蕭青松入門已經有87多年了,張子隱進入門派也有85年,有人猜測他們已經達到元嬰境界,也不知是真是假!

  刷!

  天邊亮起一道劍氣,蕭青松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另一邊張子隱也隱匿了身形,天空中只見到一道道劍光、劍氣、雷電閃爍,金丹期以下修真者根本看不透裡面的景象!

  薛凌雲和宋玉瑤自然看的一清二楚,這兩人速度都是極快,他們的法寶也是千姿百態,蕭青松一邊揮動著手中的仙劍,一邊釋放雷術,而張子隱則是釋放出各種符咒,希望能對蕭青松造成影響。

  忽然場中景象發生了極大的變化,蕭青松的身上突然冒出一股綠光來,這綠光越來越亮,漸漸的整個場地都被綠光所籠罩。

  「原來這位蕭師侄精通的是木系道法,看來他要獲勝了!」宋玉瑤在薛凌雲耳旁輕聲說道。

  果然,只見蕭青松整個人如同化成了一棵萬年古木,朝著張子隱急射而去,只聽「砰」的一聲巨響,蕭青松獨自一人站立在空中,而張子隱已經消失不見了!

  地面上出現了一個深達百米的巨坑,在巨坑的最中央躺著一個人影,正是張子隱!

  「這蕭青松將幻術、劍法、御劍術合而為一,竟然闖出如此招式來,果然是厲害啊!不過這一招消耗真元極大,你看天上的蕭青松,他現在臉色很蒼白!」宋玉瑤為薛凌雲解釋著剛才的那一招,薛凌雲點了點頭,心中暗暗思索破解的方法。

  李玉真和林鳳舞也在說著這場戰事,林鳳舞此時有些驚懼的道:「師傅,這個蕭青松好厲害,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李玉真點了點頭,道:「他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為了,你才是金丹後期,雖說只差了一個境界,但是實力相差已是千里,這冠軍的位置和你是無緣了,你就和那個薛師侄爭取第二名吧!」

  ******

  第五天終於到來了,此時只剩下三個人了,薛凌雲、林鳳舞、蕭青松。原本是沒有人猜到薛凌雲會進入前三,但是經過這幾場比試之後,所有的長生門弟子都對薛凌雲心服口服,認為他進前三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也沒有人認為薛凌雲能夠奪冠,畢竟薛凌雲只是金丹後期的修為,而蕭青松已經是元嬰初期的修為了,這蕭青松才應該是奪冠的唯一熱門!

  還是抽籤決定比賽順序,先是薛凌雲和林鳳舞比試,明天是薛凌雲和蕭青松比試,後天是最後一場蕭青松和林鳳舞比試,誰能夠連勝兩場就能奪冠!

  薛凌雲和林鳳舞站在比試場上,宋玉瑤和李玉真在場下看著自己的弟子。林鳳舞心中有些複雜,對面那個就是自己小時候經常欺負的「廢物」,沒想到他現在這麼厲害呢,當年他似乎還替自己治過腳呢……

  薛凌雲冷冷的看著對面的林鳳舞,道:「林師妹,出手吧!」

  兩人正式交手,論修為都是金丹後期,不過薛凌雲對劍術的掌握明顯強過林鳳舞,戰鬥一開始就將林鳳舞壓在了下風。

  就這麼你來我往,眼看著薛凌雲就要獲勝,突然林鳳舞一聲嬌喝,從她的手中突然飛出一個圓形的輪狀法寶來,正是摩天火焰輪!

  薛凌雲往旁邊一閃,誰料這火焰輪徑直來到了薛凌雲的頭頂,突然無數的火焰從摩天火焰輪中湧出,火焰將薛凌雲緊緊的包裹在裡面。

  這摩天火焰輪發出的竟是元嬰期修真者才有的三昧真火,就算薛凌雲的道術再精深,碰到這三昧真火也是有些手忙腳亂了!

  宋玉瑤和李玉真在下面觀戰,此刻宋玉瑤「啊」的輕呼一聲,心中擔憂不已,不知薛凌雲能否平安無事。旁邊的李玉真則有些驚訝的看著宋玉瑤,自己這個師姐似乎對她的徒兒異常關心。

  這摩天火焰輪是李玉真在一次外出時發現的,這件法寶應該是佛門中人煉製的,它明明不是仙器,但是卻能夠發出仙器才有的威力,長生門的不少二代弟子都將這個摩天火焰輪看成是介於靈器和仙器之間的法寶。

  長生門掌門了情的眉頭皺起,道:「玉真師妹的摩天火焰輪果然不凡,這件法寶根本不是金丹期修真者能夠抵擋的,那小姑娘林鳳舞即使獲勝也說明不了什麼!」

  了凡點了點頭,道:「有了這摩天火焰輪,這林鳳舞說不定能和那蕭青松比試一番呢!」

  咦!

  突然他們身邊的幾個二代弟子驚叫了起來,了情和了凡也急忙朝著薛凌雲看去,這一看之下大吃一驚!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1: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6 編輯

第十六章 長生劍

只見薛凌雲身上的火焰越來越少,他的額頭出現了一個鼎裝的印記,所有的火焰都朝著他的額頭衝了過去!

  啊!

  薛凌雲一聲大叫,突然黑玄鼎從他的額頭盤旋著飛了出來,黑玄鼎徑直朝著前方的摩天火焰輪飛去。

  摩天火焰輪仍在不斷的噴出三昧真火,可惜這三昧真火都被黑玄鼎吸收了,即使如此摩天火焰輪仍在噴著火焰!

  林鳳舞都急的快哭了,她不斷的指揮摩天火焰輪,希望摩天火焰輪能夠飛回來,可是摩天火焰輪似乎不聽她的召喚了,無論她用出何種方法,摩天火焰輪都只是呆呆的往外噴著火焰!

  「這……這個小鼎似乎在吸收摩天火焰輪的火焰,這個究竟是什麼法寶?」了情驚訝的大叫起來。

  「至少是仙器級別的法寶,否則不可能和摩天火焰輪相抗衡的!」了凡在一旁道。

  長生門的弟子們都在驚訝的看著這一幕,現在是小鼎在不斷的吞噬摩天火焰輪的三昧真火,摩天火焰輪則是一動不動!

  下方的蕭青松也在觀戰,看到薛凌雲竟然有如此厲害的法寶,他微微的皺了皺眉,心道明天必須用那把長生劍了!

  又過了片刻,突然摩天火焰輪不再噴出火焰,而黑玄鼎也再次飛回了薛凌雲的額頭,薛凌雲的額頭上又出現那個鼎形的印記,不過很快消失不見了!

  薛凌雲此刻心中也在困惑,這小鼎進入自己的身體已經兩年多了,除了送給自己一篇「天書」之外,再也沒有見到它發揮作用,自己也根本無法控制這個小鼎,沒有想到今天小鼎倒自己出動了,替自己解決了對方的摩天火焰輪!

  此時兩人仍在比試,林鳳舞已經收回了摩天火焰輪,現在摩天火焰輪已經喪失了所有的靈性,裡面蘊含的火系能量也全部消失不見了,林鳳舞焦急的跺著腳,忍不住問道:「薛凌雲,你對我的法寶做了什麼?怎麼我的摩天火焰輪成了這個樣子?」

  林鳳舞正在詢問,根本沒有注意到她頭頂的異狀,只見她的頭頂上方出現一片淡淡的黑雲,這黑雲中正在醞釀著閃電!

  砰!

  一聲巨響,一道紫色的閃電從空而落,猛的擊中了林鳳舞,林鳳舞又氣又羞的看著薛凌雲,她的身體慢慢的倒了下來。

  「這是比武,你自己不小心,也不要怪我!」薛凌雲冷哼一聲,他至今都記得林鳳舞、趙志平等人對自己的羞辱,今天就算是給林鳳舞一個小小教訓了!

  李玉真立即飛上台去將自己的徒兒抱起,她有些惱怒的看了薛凌雲一眼,道:「你對女孩子也下這種黑手,真沒有風度!」

  薛凌雲朝著李玉真行了一禮,也沒有說話,向著台下飛了過去,今天這場他獲勝了。

  

  回到玉竹峰的小屋中,宋玉瑤關切的問著薛凌云:「凌雲,今天是怎麼回事,那個小鼎為何再次出現了?」

  薛凌雲苦笑了一聲,道:「我也說不清小鼎會為何出現,當時我被火焰包圍著,立刻就感受到黑玄鼎的活動了,它似乎在吸收這些火焰,最後甚至飛出我的體外吸收那個摩天火焰輪的能量!」

  宋玉瑤心中仍是擔心,道:「有這麼一件法寶在你的體內,我真是不放心呢,誰知那天會對你造成傷害?」

  薛凌雲哈哈一下,一把摟住宋玉瑤,在宋玉瑤光滑的臉龐上輕吻了一下,道:「我很好,你不要擔心了!師傅,徒兒我贏了這麼多場,你是不是該給點獎勵了?」

  說完薛凌雲用色色的目光盯著宋玉瑤的身體,宋玉瑤臉色微紅,抬頭主動吻了薛凌雲一下,嬌笑道:「明天還有一場呢!等明天你勝了,你讓師傅怎樣都行!」

  薛凌雲哈哈一笑,道:「好,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要和阿瑤好好的『玩』幾天!」

  說笑完畢,薛凌雲開始靜坐修煉,他今天也耗費了不少的真元,一定要恢復過來,爭取明天以最佳的狀態來迎戰蕭青松。

  另外這些天對「天書」上的大道頗有領悟,薛凌雲還需好好的整理一下這些感悟。

  天色微亮,薛凌雲站起身來,旁邊的宋玉瑤也站起身來,薛凌雲朝著宋玉瑤一笑,道:「阿瑤,等著我的好消息,今天我一定要戰勝蕭青松!」

  話雖是這樣說,但是薛凌雲卻知道今天這一戰肯定很艱難,那蕭青松的修為比自己高了一個層次,道術也比自己要高明一些,要想戰勝他很難!

  宋玉瑤伸手摟住薛凌雲,抬頭吻了薛凌雲一口,道:「凌雲,好好去戰鬥吧,即使敗了也沒有什麼!」

  薛凌雲哈哈一笑,當下兩人朝著飄渺峰的方向飛去。

  

  所有人都認為薛凌雲必敗無疑,沒有一個人看好他!他畢竟入門只有20年,修真時間只有短短五年,他能夠取得現在這樣的成績已經是驚世駭俗了,他要想再戰勝元嬰期的蕭青松,這根本就不可能!

  除了少數幾個閉關的弟子之外,所有的長生門二代、三代、四代弟子都趕來了,他們雖知薛凌雲必敗,但還是要看看這兩個精英弟子之間的決鬥。

  薛凌雲和宋玉瑤飛到了飄渺峰上,他們一來就成為眾人的焦點。李玉真也在看著自己的師姐和這個薛師侄,她昨天感覺到自己的師姐對徒兒有些太關心了,今天細細的打量這兩人,竟然感覺這兩人不像師徒更像是夫妻!李玉真嚇了一跳,暗罵自己:「胡想什麼呢?」

  薛凌雲獨自一人飛到了台上,此時太陽剛剛升起,金黃的日光灑在薛凌雲的身上,薛凌雲輕輕閉上雙眼,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

  下方的長生門弟子都瞧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三代精英弟子,心中有的敬佩有的不服有的好奇。台上的這個少年原本是人盡皆知的「廢物」,傳聞他從小就是九陰絕脈,後來雖然治癒了,但是修真也沒有幾年,然而就是這短短幾年的修煉就讓他達到如此一個超人的境界,三代弟子中幾乎沒有對手!

  有不少女弟子都對薛凌雲產生了傾慕之心,這個少年在長生門是一個傳奇,他是那樣的天資聰穎那樣的資質非凡那樣的神秘!

  李玉真和林鳳舞師徒坐在下方,李玉真也看著這個少年,少年沐浴在陽光之中,彷彿一個孤傲的王子站在巔峰一般,李玉真歎息著道:「師姐收了一個好弟子啊!」

  林鳳舞輕哼一聲,道:「好什麼好,昨天竟然那麼卑鄙,趁我不注意的時候用雷轟我!」想起昨天的時候林鳳舞就有些惱怒。

  李玉真呵呵一笑,道:「昨天你們那是比試,你自己不小心還怨別人,再說了你也確實不是人家對手!」

  長生門弟子逐漸到齊了,蕭青松還沒有到來,眾人都等的有些不耐煩了,正在此時,有人指著天邊,道:「快看,蕭師兄來了!」

  蕭青松果然出現在了天際,他的飛行速度極快,轉瞬便來到了大家面前,他也飛上高台,站在了薛凌雲的對面。

  蕭青松一身藍色道袍,他的長相比薛凌雲要俊美很多,此刻他輕輕一笑,一把長劍突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看到這把長劍,台下的那些二代弟子們一個個都驚呆了,了情猛地站起身來,失聲道:「長生劍!」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6 編輯

第十七章 神鼎之威

長生劍,長生門排名第一的法寶,傳聞是長生門祖師莊周煉魔除妖所用的兵器,莊周飛昇天界之後將長生劍留在了人間,長生劍可以說是長生門的象徵!

  長生劍歷來只有長生門門主才能佩戴,但是到了宋玉瑤這一代出了點問題。原本這一代的掌門人應該是宋玉瑤他們的大師兄了空,可惜了空最終沒能成為掌門,不過當時長生劍已經傳給了了空,自那以後長生劍就一直由了空掌管著。

  蕭青松身為了空的弟子,這把長生劍也一定是了空交給蕭青松的。

  了情、了道、了凡、宋玉瑤、李玉真等人的臉色都有些複雜,師兄把長生劍交給了蕭青松,是不是意味著要推選蕭青松當下一代掌門人?了情心中更是複雜,本來這掌門之位就應該是了空的,今後自己要不要把掌門之位還給了空的弟子蕭青松呢?

  宋玉瑤心中也很是複雜,她明白師兄了空歸隱的緣故,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因為自己拒絕了他的求愛,所以了空最終心灰意冷,甚至連長生門門主都不願意做了!

  下面的三代弟子此刻也知道蕭青松手中的長劍非同凡品了,他們離的老遠都能夠感覺到長生劍上散發出來的凌厲氣勢,這把劍絕對非同小可。加上了情等人臉上的複雜表情,心思稍微精明一點的立刻猜到了一點點東西。

  李玉真輕歎一口氣,道:「這一場沒有看頭了,蕭青松必勝無疑!」

  林鳳舞好奇的道:「師傅,只怕未必吧。蕭青松手上的那把劍是很厲害,我們離的這麼遠都能感覺到那把劍的凌厲氣勢,可是……可是昨天薛凌雲的那個小鼎也很厲害呢,把我們的摩天火焰輪都破了!」

  李玉真苦笑了一聲,道:「薛師侄的那個小鼎是很厲害,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仙器!」

  林鳳舞「啊」了一聲,驚道:「原來是仙器啊!師傅,既然薛凌雲拿的是仙器,那他肯定能取勝了!」

  李玉真搖了搖頭,道:「仙器也是有等級之分的,薛凌雲的那個小鼎最多只是中級的仙器,而蕭青松手中的這把劍則是最頂級的仙劍!那把劍是我長生門祖師莊周的佩劍,曾經降妖除魔、無人能擋,如此神劍又豈是薛凌雲的那個小鼎能夠抵擋的?」

  林鳳舞心中大震,她也不再說話,只是呆呆的看著長生劍,看著這把祖師莊周所用的佩劍!

  ******

  薛凌雲也感覺到了對面長生劍的巨大威壓,不過此時他的額頭也傳來一股巨大的能量,竟然將對面長生劍的威壓抵消了!

  蕭青松心中吃了一驚,他刻意將真元渡入長生劍的劍身中,將長生劍的威壓發揮到極致,沒有想到對面的薛凌雲竟然不受影響,看來這個小子確實有點門道。不過蕭青松相當自信,他是元嬰期,薛凌雲只是金丹期,境界的差別放在那裡,就算沒有仙劍也必勝無疑。

  蕭青松之所以拿著這把仙劍,主要是為了提防薛凌雲昨天的那個小鼎。昨天的那個小鼎明顯是仙器,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將長生劍拿上最好。

  蕭青松先是一陣長笑,道:「我聽說薛師弟修煉僅有短短五年,竟然能達到如此地步,真的是令人驚訝啊!不過薛師弟你和我畢竟相差一個境界,今天我和你比武有些勝之不武了!」

  聽蕭青松的話他彷彿已經勝利了一樣,現在他完全是在用勝利者的口吻來和薛凌雲說話,這讓薛凌雲一陣不悅,當下薛凌雲冷冷道:「出手吧!」

  當下兩人開始戰鬥,蕭青松竟然沒有使用手中的長生劍,他將長生劍交到左手,右手捏成一個劍指,以指當劍,用出秋水三劍中的長虹一式來。

  薛凌雲手中的寒玉劍輕輕一揮,用柔柳一式將蕭青松的攻擊擋住。雖然將這道攻擊擋住了,但是薛凌雲竟然感覺手中微微一顫,心中明白蕭青松的修為比自己高的太多,元嬰期和金丹期的差別果然不是一點半點。

  蕭青松仍是滿臉微笑,薛凌雲能夠擋住他這一下也沒什麼奇怪的,要是擋不住才奇怪呢!

  片刻後兩人飛到了空中,真正的戰鬥開始了!

  薛凌雲不斷施展秋水三劍,他的左手還在施展著紫電術,一道道劍氣、閃電朝著蕭青松攻了過去。

  蕭青松以指代劍,同樣施展的是秋水三劍,他是元嬰期的修為,法力比薛凌雲高了許多,雖是以指代劍也不落下風。

  片刻後,蕭青松的手中又飛出一道綠色的光芒,竟然是一個綠色的小印章。這印章朝著薛凌雲徑直拍去,當來到薛凌雲身邊的時候印章已經有方圓一丈大小了。

  薛凌雲避了過去,印章仍是在後面緊緊的追隨著他。

  此刻薛凌雲將道術發揮到了極致,秋水三劍、紫電術、落雷術、御劍術、幻影術,種種法術都用的恰到好處,幾次都是險之又險的躲過蕭青松的攻擊。

  下面的長生門弟子都讚歎不已,這薛凌雲竟然將本門道法用到這種地步,的確是很不凡了!

  蕭青松有些不耐起來,他的境界比薛凌雲高了一層,即使勝利了也沒有什麼誇耀的,若是讓薛凌雲堅持過一炷香的時間,那他今後也沒臉見人了!

  「薛師弟小心了!」突然蕭青松一聲歷喝,他將左手的長生劍交到右手中,頓時一股澎湃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

  刷!

  蕭青松輕輕的一揮劍,一道透明的長虹劍氣朝著薛凌雲撲了過來,這道劍氣和他之前發出的指氣根本是天上地下,劍氣中蘊含著凌厲至極的力量,彷彿可以撕裂天地一般!

  下方觀戰的長生門弟子都感覺到這股劍氣中的澎湃力量,眾人都是駭然失色,這寶劍也太厲害了吧!

  了情等二代弟子都是心中緊張,他們已經準備隨時施救了,要是薛凌雲擋不住這一劍,他們會立即出手救援的!

  宋玉瑤自然更是緊張,此刻她已凌空飛去,隨時準備朝著高台上飛去。

  下面的人都感受如此強烈,薛凌雲自然更不用說了!劍氣現在離他還有數十丈的距離,但是薛凌雲已經感覺寒風吹面,他身體外面的真元罩竟然在微微的破碎著!

  拼了!

  薛凌雲心中怒吼一聲,手中寒玉劍用出柔柳一式來,頓時一道劍網出現在薛凌雲的面前。

  劍氣和劍網相碰,眾人彷彿聽到一聲巨響,劍網竟然被這道劍氣瞬間撕裂,劍氣仍是朝著薛凌雲的方向譜曲。

  「媽的,今天輸了!這鬼劍也太厲害了吧!」薛凌雲心知必敗,不過他還是將所有的真元都佈置在外,希望能夠再抵擋一下。

  劍氣朝著薛凌雲的身體襲來,下面的了情等人都凌空飛起,他們都功聚全身,隨時都會出手。

  砰!

  眼看著劍氣就要攻到薛凌雲的身上,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情等人已經接近比武的高台了,猛然一聲巨響傳來。

  巨響的源頭正是薛凌雲,眾人震驚的朝著薛凌雲看去,只見薛凌雲的身上此刻散發著無比濃烈的七彩光芒,而那道劍氣已經消失無蹤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不對,七彩光芒是那個小鼎散發出來的!」了情先是呆呆的看著薛凌雲,接著立刻發現這光芒是小鼎散發出來的!

  長生門的其他弟子也發現了七彩光芒的來源,只見薛凌雲的頭頂浮現出一個黑色的小鼎,而七彩光芒就是從那上面散發的!

  「這七彩光芒竟然能擋住長生劍的劍氣,這怎麼可能?」所有的二代弟子都一臉驚駭,長生劍是他們心目中的最強神劍,現在竟然被這個小鼎擋住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1: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7 編輯

第十八章 冠軍

蕭青松也是滿臉的不可置信,他呆呆的看著黑玄鼎,嘴裡喃喃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長生劍的劍氣竟然被擋住了!」

  不!蕭青松一聲大叫,手中的長生劍再次出手,一道比剛才更加凌厲的劍氣朝著薛凌雲揮了過去。

  黑玄鼎仍是散發著七彩光芒,這道劍氣剛剛接觸到七彩光芒後竟然消失不見了,再無一絲蹤跡!

  眾人這次才算是真正看清事情的全部了,長生劍的劍氣果然是被那個小鼎擋了下來。

  蕭青松還是不信,他將一半的真元渡入長生劍中,一道巨大的長虹劍氣朝著薛凌雲撲了過來。

  這次的氣勢遠超前兩次,下方觀戰的三代弟子紛紛往後退去,光是這外在的氣勢就不是普通的三代弟子能夠抵擋的。

  「蕭師侄瘋了!」李玉真淡淡的說道,這個蕭青松竟然發出這麼凌厲的一招,真是不顧一切後果了。

  黑玄鼎還在那裡散發著七彩光芒,這道無比凌厲的劍氣碰到七彩光芒後再次消散,眾人目瞪口呆。

  突然,所有的七彩光芒消失不見,黑玄鼎居然劇烈的旋轉起來,長生門的眾人都聽到「嗚嗚」的低沉的聲音,那是旋轉過快的表現。

  嗖!

  劇烈旋轉了一陣,黑玄鼎居然呼嘯著朝著蕭青松撲了過去,只見一道黑線朝著蕭青松攻來。

  蕭青松此刻雖然震撼莫名,但他還是立即舉起長生劍,希望能擋住這個小鼎。

  砰!

  一聲脆響,蕭青松被小鼎擊中,他雙眼翻白昏倒在了地上,而長生劍則是「噹」的一聲從他手中落了下來。

  黑玄鼎再次開始旋轉起來,片刻後又回到了薛凌雲的額頭中,高台上只剩薛凌雲一人站在空中。

  「這場比試薛師侄獲勝!」過了許久許久,了情終於開口說道。

  

  蕭青松被人救了過來,他倒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只是被震暈了而已,那把長生劍也完好無損,又被交到了他的手中。

  蕭青松心中極是憤怒,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十拿九穩的冠軍竟然被薛凌雲奪去了,自己竟然敗在了一個金丹期修真者的手下,真是恥辱!

  第二天蕭青松又和林鳳舞比了一場,林鳳舞根本不是蕭青松的對手,沒過幾招就主動投降了,論道比武到此完全結束!

  前三名分別是薛凌雲、蕭青松、林鳳舞,當天下午了情就向三位弟子派發法寶。薛凌雲三人進入了飄渺峰的議事廳,大部分二代弟子都在座位上坐著,薛凌雲看了自己的師傅宋玉瑤一眼,宋玉瑤的臉上滿是笑意,她心中又是高興又是得意,朝著薛凌雲點了點頭。

  一共有三件靈器級別的法寶,分別是一把長劍、一個玉鐲、一個木杖。長劍的名字叫做青蘊,是長生門一位前輩煉製的,結果這位前輩度劫失敗,長劍就留了下來。玉鐲的名字叫碧藍,是一個級別很高的儲物手鐲,在修真界也是少有的了。木杖的名字叫枯木,看起來很不起眼,不知有何出眾的地方。

  薛凌雲朝著三件法寶看了一眼,最後挑選了那個碧藍手鐲,蕭青松竟然挑選了那個枯木杖,最後林鳳舞拿走了青蘊劍。

  了情又好言鼓勵了三人幾句,然後揮手讓三人離開。

  薛凌雲、林鳳舞、蕭青松來到了議事廳外,薛凌雲能夠明顯感覺到蕭青松對自己的敵意,他忍不住皺了皺眉。而林鳳舞則是用異樣的眼神打量著薛凌雲,片刻後竟然扭扭捏捏的道:「薛……那個師兄,你真的好厲害啊,當年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了!」

  說完之後林鳳舞轉身就飛走了,她也不知為何要向薛凌雲道歉,道歉完了之後又感覺羞澀無比,再也不敢停留了。

  薛凌雲困惑的看著林鳳舞,接著也飛向玉竹峰而去,蕭青松則是用陰冷的眼神打量著薛凌雲的背影,他的手捏的緊緊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議事廳中剩下一批二代弟子,了情笑了笑,對宋玉瑤道:「恭喜宋師妹啊,沒有想到薛師侄竟然能奪得冠軍,真的是出人意料啊!」

  其他幾人也都向宋玉瑤表示祝賀,宋玉瑤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她心中的喜悅根本無法掩飾。

  接著了情又道:「師妹,我問你一件事情,那個小鼎究竟是什麼法寶,怎麼如此厲害?」

  議事廳中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眾人都等待宋玉瑤的回答,宋玉瑤也沒有隱瞞,把崑崙山的事情說了出來。當然「天書」的事情沒有說出口,在宋玉瑤看來天書是薛凌雲的私人東西,沒有他允許宋玉瑤是不會說出口的。

  聽了這段奇怪的經歷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情道:「師妹,你是說薛師侄根本無法控制那個黑玄鼎,一切都是黑玄鼎在自己行動?」

  宋玉瑤點了點頭,議事廳的幾個二代弟子議論了起來,過了會了情開口道:「看來這黑玄鼎非同小可,似乎……似乎……比祖師傳下的長生劍還要更勝一籌!」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事實擺在那裡,黑玄鼎僅是自動護主就有如此威勢,明顯壓過長生劍一頭。

  說到長生劍,議事廳裡的二代弟子們都沉默了下來。片刻後了道開口道:「師兄,你說這算怎麼回事,大師兄為何要把長生劍傳給蕭青松蕭師侄?」

  李玉真也開口道:「長生劍歷來是本門門主的佩劍,大師兄心灰意冷辭去門主位置,因為當年長生劍已經和大師兄心神合一,所以長生劍仍是由大師兄掌握,可是大師兄現在卻把他送給了蕭師侄,這……」

  眾人議論紛紛,宋玉瑤卻是在沉默著,當年大師兄了空歸隱全是為了自己,她不便說些什麼。

  過了許久,門主了情開口道:「算了,長生劍由蕭師侄掌握也好。我看大師兄是有意讓蕭師侄接替門主的位置,所以才把長生劍送給蕭師侄,這也是大師兄給我們一個信號罷了!」

  這……

  大廳裡的二代弟子都皺起眉頭,心中對大師兄了空的決定很不滿,了空自己辭去了門主位置,現在又想干預下一代門主的設立,真的是有些過分了!

  

  薛凌雲回到玉竹峰的小屋中,他先是熟悉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手鐲碧藍,這東西極易掌握,只要將一道神識放入玉鐲中,便可以在玉鐲中隨意存取物品了,這碧藍鐲中的空間有一個屋子那麼大,能放不少的東西,當下薛凌雲將自己的寒玉劍先放入碧藍鐲中,這且不提。

  突然空中閃過幾道劍光,薛凌雲皺了皺眉,不知是誰來了。

  劍光共有三道,落下之後顯出了人影,一個是宋玉瑤,一個是李玉真,一個是林鳳舞,沒有想到李玉真師徒竟然來這個小屋了!

  薛凌雲小時候也見過李玉真幾面,當時是將李玉真當成阿姨來對待的,現在宋玉瑤都是自己的女人了,他對李玉真當然也不會再當成長輩了!

  薛凌雲朝著李玉真行了一禮,然後將李玉真、林鳳舞二人請了進來,四人都坐了下來。

  李玉真笑道:「薛師侄,你在論道比武大會上的表現很好,師叔沒有想到你的進展如此迅速,現在你的修為比舞兒都高出好多!」

  薛凌雲淡淡的笑了笑,然後四人開始隨意拉開家常,慢慢的薛凌雲發現李玉真竟有意撮合自己和林鳳舞!林鳳舞臉色微紅,李玉真一邊說還一邊悄悄打量薛凌雲和宋玉瑤。

  薛凌雲和宋玉瑤心中都有些不樂,薛凌雲的臉上微微變冷,宋玉瑤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了。

  到了這個時候,李玉真終於停口了,她是越來越納悶薛凌雲和宋玉瑤之間的關係了!

  李玉真和林鳳舞師徒終於離去了,薛凌雲和宋玉瑤二人這才鬆了一口氣,薛凌雲一把將宋玉瑤摟住,笑道:「李師叔真的是瞎操心,我心中只有師傅一個,永遠也不會看上別人的!」

  宋玉瑤心中高興,忍不住逗道:「那個林鳳舞小姑娘也很不錯的,你再仔細考慮一下!」

  呵呵……

  薛凌雲輕輕一笑,吻了吻宋玉瑤的臉頰,道:「她差多了,別說比不上我的阿瑤,連李師叔都比不上呢!」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女人是宋玉瑤,所以薛凌雲不喜歡那些青澀的小女孩,反而喜歡和宋玉瑤一樣成熟的女子。

  宋玉瑤嬌嗔了一聲,在薛凌雲腰間掐了一下,道:「你可不准打師妹的主意,她可是你的師叔呢!」

  薛凌雲哈哈一笑,摟著宋玉瑤往竹床上走去,大笑道:「阿瑤,你可是答應過我的,只要我奪冠了,你就任我施為!」

  房中一片春色……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6: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8 編輯

第十九章 迷霧森林

 第二天清晨,薛凌雲正摟著宋玉瑤躺在竹床上,他的右手仍在撫摸著宋玉瑤緞子般的身體,過了會道:「阿瑤,我真想永遠和你這樣呢!」

  宋玉瑤輕輕一笑,想起昨天議事廳的事情,突然道:「凌雲,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昨天我們決定派一些弟子前往迷霧森林,你要做好準備。」

  「迷霧森林?」薛凌雲愣了一下,道:「這是什麼地方,為何要前往迷霧森林呢?」

  宋玉瑤道:「迷霧森林在極北之地,那裡有一個天魔教的分舵,據說裡面居住著天魔教的上層人物。之所以要派人前往迷霧森林,為的就是消滅那裡的天魔教徒,同時鍛煉一下七大門派的年輕弟子。凌雲,你還記得崑崙山的聚會嗎,當時七大門派就做了這個決定!」

  薛凌雲這才瞭然,突然想起一個問題,摟著宋玉瑤道:「阿瑤,你去不去?」

  宋玉瑤呵呵一笑,道:「我自然也要去了,凌雲在那裡我就在那裡!另外迷霧森林中還有很多珍惜的藥材,我正要採集一批藥物呢,青源丹還差四份重要的藥材!」

  這青源丹宋玉瑤已經提過很多次了,是一種有益於凝結元嬰的東西,薛凌雲馬上就要跨入元嬰期了,宋玉瑤希望能夠早些配齊藥材,開爐煉藥。

  ******

  長生門前往迷霧森林的共有八人,分別是二代弟子宋玉瑤、李玉真、了道,三代弟子薛凌雲、林鳳舞、趙志平、蕭青松、張子隱。

  薛凌雲總是感到蕭青松的眼神陰森森的,他心中對這個人不由大為警惕,看來上次比試給自己帶來了一個敵人!

  眾人朝著迷霧森林飛去,此時的薛凌雲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廢物」了,他是論道比武大會的第一名,至少名義上他是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再也沒有人敢小瞧他了!

  這幾人中了道是分神中期的修真者,宋玉瑤和李玉真是分神初期的修真者,蕭青松和張子隱是元嬰初期,薛凌雲、林鳳舞、趙志平三人是金丹後期,這次前往迷霧森林一方面是為了降妖除魔,還有一個原因便是鍛煉這些三代弟子!

  迷霧森林在華夏的最北部,這片森林佔地有方圓萬里,因為裡面經常有濃霧出現,普通人在裡面很容易迷路,所以被人成為迷霧森林。

  一天之後趕到了迷霧森林的邊緣,長生門的眾人降下了運頭,宋玉瑤道:「我們在這裡等等,其他門派也有人到來的,看看能不能碰上其他人!」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長生門的眾人果然遇到了七大門派的其他人,是崑崙派的來人。

  崑崙派的這個人正是以前見過的李破塵,李破塵目光炯炯的盯著長生門的這些人,其實是盯著宋玉瑤。

  薛凌雲感覺到了李破塵的目光,他心中一下子惱怒了起來,宋玉瑤轉頭朝著薛凌雲輕輕笑了笑,薛凌雲的情緒這才穩定下來。

  兩人自以為神情隱秘,卻不知旁邊的李玉真已經瞧了個一清二楚,李玉真的心中是越來越奇怪了。

  宋玉瑤根本不理會這個李破塵,了道上前和李破塵打招呼,當下李破塵將七大門派的一些情況和各派的聯絡方式都告訴了長生門眾人,眾人這才知道其他門派已經進入了迷霧森林,長生門就是最後一個了。

  李破塵雖然說這話,但是他的目光仍然盯著宋玉瑤,他已經暗戀宋玉瑤許多年了,至今仍念念不忘。最後李破塵道:「諸位道友,乾脆我和你們一起進入迷霧森林吧?」

  了道正要開口答應,突然宋玉瑤冷冷道:「我長生門還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辦,涉及本門秘密,所以請恕我們不能答應了!」

  這……

  宋玉瑤這話說完,眾人都目瞪口呆,李破塵是滿臉失望,了道是不可置信,薛凌雲則是心中暗喜,而李玉真似乎又猜到了一些東西。剩餘的三代弟子只是來鍛煉的,他們也不知道宋玉瑤說的是真是假,不過就算是真的這話也太直接了吧?

  李破塵怏怏離去,了道有些不滿的道:「宋師妹,你怎麼這麼說話呢?我們哪裡有什麼門派秘密了?你為何要趕走李道友?」

  宋玉瑤輕哼一聲,冷冷道:「這個人我看著煩!」

  了道沒有辦法,搖了搖頭,當下眾人朝著迷霧森林飛了進去。

  ******

  薛凌雲和宋玉瑤飛在眾人的後面,薛凌雲對宋玉瑤的表現很是滿意,輕聲道:「阿瑤,你做的很好,那種癩蛤蟆早就該趕走了!」

  宋玉瑤嬌笑了一聲,道:「其實李破塵也不是什麼壞人,不過他總是想糾纏我,這就讓人討厭了!」

  薛凌雲點了點頭,問道:「青源丹還需要哪幾種藥材呢?我幫你注意著!」

  宋玉瑤道:「有兩種藥材這裡遍地都是,待會飛上一陣就能看見了。有兩個比較稀少,一個是千年雪參,一個是牽引草。千年雪參只生長在迷霧森林中,迷霧森林裡終年積雪,正適合千年雪參生長,還有一個是牽引草,這個比較難尋,我只是聽說迷霧森林出現過。」

  薛凌雲點了點頭,當下又詢問了千年雪參和牽引草的具體特種,將兩種藥材牢牢的記在心中。

  飛了大概有一個時辰,周圍出現了大片的積雪,森林的樹木也基本上變成了松樹、柏樹等耐寒植物,周圍的空氣異常清新,長生門眾人都感覺一陣舒坦。

  就這樣飛了兩天,其間也見到其他門派留下的印記,宋玉瑤也將兩種藥材採集到手,現在只需千年雪參和牽引草了。

  當天下午眾人決定下來休息一陣,他們就在雪地裡靜坐恢復。

  眾人真元恢復之後繼續朝著前方飛行,剛剛飛行片刻,突然薛凌雲指著下方道:「快看,是千年雪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9-22 11:18 , Processed in 0.040134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