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等待ㄉ人

至尊仙道 作者︰寒冷晴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7: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8 編輯

第二十章 吸血籐

眾人朝著下方看去,見識比較高明的了道、宋玉瑤、李玉真立即認出了這是千年雪參,眾人都知道宋玉瑤正在尋找千年雪參,當即飛了下去。

  周圍一片皚皚白雪,在皚皚白雪中有一顆半米高的稀奇植物,正是宋玉瑤和薛凌雲要尋找的千年雪參。

  奇怪的是這裡的松柏數量很少,僅有的幾棵也長得很是矮小,在這些矮小的松柏樹上還有不少的青籐。

  「奇怪,這裡怎麼有這麼多的青籐?」林鳳舞開口說道。

  「我感覺這裡有些詭異,大家小心一點了!」修為最高的了道開口說道。

  薛凌雲也感覺這裡的氣氛很是詭異,好像有無數的眼睛在盯著自己這群人一樣,他不由自主的往宋玉瑤的身邊靠了靠。

  一步……兩步……三步……

  眾人慢慢的接近千年雪參,終於來到了千年雪參的面前,宋玉瑤輕輕伸出了手,就在這個時候,薛凌雲突然一聲大喝:「小心!」

  原來千年雪參的周圍也有不少的青籐,此刻這些青籐的顏色忽然變成了血紅色,一道道血紅的籐條朝著宋玉瑤攻去。

  宋玉瑤嚇了一跳,趕往往後一躲,眾人紛紛朝著天上飛去。

  這些血紅的籐條竟然追著眾人而上,險些纏住林鳳舞的腿,畢竟她的修為最弱。

  來到空中後,宋玉瑤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是迷霧森林中最詭異的吸血籐,專門吸食人類和動物的血液為食!」

  李玉真也點了點頭,道:「我看過書上的記載,這吸血籐雖是一種植物,但是堅硬無比,元嬰期修為以下的攻擊對吸血籐根本沒用,師兄、師姐,我們三人把這吸血籐除掉吧!」

  當下三人出手,宋玉瑤用的是白虹寶劍,李玉真用的是青蛇寶劍、了道用的竟然是一個蛇杖。

  薛凌雲等三代弟子都在一旁敲著,只見宋玉瑤的白虹劍不斷發出明亮的劍氣,而李玉真的青蛇劍則是脫手而出,她竟用馭劍之術來攻擊下方的吸血籐,了道的蛇杖十分有趣,在空中盤旋不定,或是用劍氣、或是用蛇杖發出雷術來攻擊。

  這三人都是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以他們分神期的修為對付下面區區吸血籐根本不在話下。片刻間便看到一條條吸血籐被斬成粉碎,地上流下了無數的鮮血。

  薛凌雲看著三人收拾下方的吸血籐,看著三人施展不同的道術,薛凌雲互有所謂,他猛然想起天書中的一句話:「陽駁陰銘,陰窮盈縮,陰陽之始,玄含黃牙」,現在對照宋玉瑤三人的道術,他一眼便瞧出宋玉瑤的白虹劍發出的陽剛劍氣、堂堂正正,而李玉真的青蛇劍則是發出的陰柔劍氣、配合她的馭劍術別有功效,了道也是以陰柔攻擊為主。

  「陰陽……陰陽……陰陽……」薛凌雲嘴中喃喃低語著,他彷彿抓住了什麼東西,但是又似乎什麼都沒有悟到。過了片刻,忽然薛凌雲取出自己的寒玉劍,他的寒玉劍往下輕輕一揮,一道無比冰寒的劍氣蓬勃而出。

  劍氣碰到下方的吸血籐,立即將吸血籐凍結成冰塊,片刻後這冰塊又化成一塊塊碎渣。

  薛凌雲心中大喜,他手中的寒玉劍是用萬年寒玉鑄成的,以前的他根本就沒有發揮出寒玉劍的真實威力。要知萬年寒玉極為難得,是修真界難見的重寶,用萬年寒玉鑄成的寶劍可發揮出至陰至寒之力。以前的薛凌雲對大道理解不夠,一直無法真正發揮出寒玉劍的威力,今天總算是摸到一點竅門了!

  其餘幾人也沒有注意薛凌雲,只有那個蕭青松例外!

  蕭青松一直在用冰冷的眼神打量著薛凌雲,剛才看到薛凌雲竟然發出如此冰寒的劍氣,竟然將吸血籐打成碎渣,他心中不由得一驚。剛才李玉真還說「元嬰期以下的攻擊對吸血籐無效」,這薛凌雲明明是金丹後期修為,怎麼能把吸血籐消滅?!蕭青松對薛凌雲的警惕性大大增加!

  此刻的薛凌雲雖然仍是金丹後期的修為,但是他的道法境界已經超過了他的修為,比之蕭青松都要高上一籌!

  蕭青松冷冷的看著薛凌雲,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吸血籐終於被全部消滅了,宋玉瑤將千年雪參小心翼翼的拔起,這千年雪參雖然高達半米,但是真正有用的根部只有半尺大小,宋玉瑤將這塊千年雪參裝入一個玉盒中,心中大是歡喜,道:「再有一根牽引草就可以煉丹了!」

  蕭青松將宋玉瑤的這句話記在心中,他的眼珠子轉來轉去的,心中有了一個初步的想法。

  當下眾人繼續往北而去,越往北積雪越多,天氣也越是寒冷,好在眾人並不在意區區嚴寒,對於修真者來說寒暑根本不算什麼。一路上仍然不斷見到其他門派留下的印跡,眾人都知七大門派的弟子也在這附近。

  「咦,快瞧,下方有死人!」突然薛凌雲一聲大喝,眾人朝著下方看去,果然看到下面的雪地裡躺著幾個人。

  眾人從空中落下,宋玉瑤看了一眼,道:「是崆峒派的道友,這裡的五個人都已經死了!」

  只見這些人都穿著崆峒派的道袍,他們身上的肌膚都是慘綠慘綠的顏色,在他們的嘴角處還有綠色的血液流出。

  了道輕輕發出一道劍氣,一個崆峒派的弟子立刻被破膛了,了道看了一眼,有些沉默的道:「果然是綠袍老祖做的好事,他肚子裡的內臟都被吃空了!」

  眾人都朝著這個崆峒弟子看去,薛凌雲等男人也還罷了,宋玉瑤、李玉真、林鳳舞三人的臉色立即變得蒼白起來,原來這人肚裡的五臟六腑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空空的皮囊。

  「是綠袍老祖做的好事,這是被綠袍老祖的金蠶吞噬的結果!」了道肅聲道。

  「綠袍老祖是西南的一個大魔頭,並不屬於魔道三派,他為何也跑到這裡來了?」宋玉瑤有些納悶的道。

  「看來大家要多多提防了,小心遇到綠袍老祖這個老魔!」李玉真對大家說道。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眾人剛剛飛過一片樹林,突然眼前出現無數的白色的小蟲子!這些小蟲子大約有三寸長,長著一對透明的翅膀,「嗡嗡嗡」的朝著眾人飛了過來。

  「小心了,這是金蠶的幼蟲,附近說不定有綠袍老祖的門人在!」了道一聲大喝,手中的蛇杖猛地出手,蛇杖上放出一道道光明來,將靠近的金蠶幼蟲紛紛擊殺!

  李玉真甩出一個黑色的輪狀法寶,正是摩天火焰輪,頓時前方出現一片由三昧真火形成的火牆,將金蠶幼蟲擋住。

  宋玉瑤則是守在這些三代弟子的身旁,不讓薛凌雲等人受到傷害。

  桀桀……桀桀……突然一聲恐怖至極的笑聲傳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8: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9 編輯

第二十一章 走散

 隨著笑聲傳來,天邊出現幾個身穿綠袍的人影,他們的手中都拿著木杖,一個個陰森森的笑著,領頭的一個道:「原來是正道門下,哇哈哈哈哈……正好拿來喂蟲!」

  薛凌雲站在宋玉瑤的身後,此刻忍不住問道:「師傅,這些人都穿綠袍,難道都是綠袍老祖?」

  宋玉瑤搖了搖頭,道:「這些人都是綠袍老祖的門人,也叫養蠶使,幫助綠袍老祖餵養金蠶的!凌雲,你現在看到的是金蠶幼蟲,這些幼蟲實力很一般,如果變成金色就是成蟲了!成年的金蠶可以吞噬修真者的真元,最厲害的六翅金蠶甚至可以吞噬修真者的元嬰、法寶,是修真界一等一的邪物,你要小心一點,一定要緊緊的跟著我!」

  薛凌雲點了點頭,他也抽出了寒玉劍,隨時準備進攻。

  片刻後綠袍老祖的門人就飛到了眾人的面前,看到這麼多的金蠶幼蟲被消滅,這些人有些惱羞成怒起來,其中一個綠袍人怒道:「你們這是找死,竟然敢把本門聖蟲殺死這麼多,今天必須把你們的血肉喂蟲!

  接著這些綠袍人都取出一個哨子來,哨子輕輕一吹,這些白色的金蠶幼蟲迅速的往後退去,接著長生門眾人的面前出現了一批淡金色的長著翅膀的成年金蠶。

  了道心中一驚,道:「大家都小心了,不要讓金蠶接觸身體,這金蠶不但能吞噬真元、血肉,還含有修真者都無法抵擋的劇毒!」

  這些金蠶呼嘯著朝長生門眾人飛了過來,這下子情況有些危險起來,了道對宋玉瑤和李玉真道:「兩位師妹守護好這些三代弟子,我去將綠袍的這些門人殺了!」這些金蠶都是由綠袍的門人控制的,如果能把這些門人殺死,金蠶自然就好對付了!

  當下了道化成一道白光,朝著綠袍老祖的門人飛了過去,宋玉瑤和李玉真全力出手,希望能將這些金蠶擋住。

  不過還是有幾個漏網之「蠶」,這些就交給薛凌雲他們五人對付了,薛凌雲手中的寒玉劍不斷出手,一道道冰寒的劍氣向著金蠶射出,每一道劍氣都能將一個金蠶凍住,之後薛凌雲再來一招長虹式,很快便消滅一隻金蠶。

  宋玉瑤雖然在前方抵擋金蠶,但是大部分心神還是放在薛凌雲的身上,看到薛凌雲如此輕易的消滅金蠶,宋玉瑤心中又驚又喜。

  三代弟子中除了薛凌雲之外,蕭青松的表現也格外的出眾,他手中拿著的是長生門祖師莊周煉魔的長生劍,長生劍輕輕一揮,頓時一個金蠶被砍成兩半,再一揮又是一個金蠶被消滅。

  林鳳舞、趙志平、張子隱的攻擊就差多了,不過也能將金蠶擋住。林鳳舞和趙志平對薛凌雲又敬又佩,沒有想到這個以前飽受自己欺凌的廢物竟然如此的厲害,同樣是金丹後期的修為,人家的道法就比自己高上不止一籌!

  又鬥了一會,有宋玉瑤和李玉真在前面擋著,薛凌雲和蕭青松不斷消滅漏網之「蠶」,林鳳舞、趙志平、張子隱等人也偶爾幫幫忙,局勢再也沒有絲毫危險了!

  而了道已經衝進了綠袍人的中間,已經用手中的蛇杖殺死了兩個綠袍人,他正在朝著第三個綠袍人衝去!

  如果沒有意外情況的話,長生門應該能夠大獲全勝,可惜天意不隨人願,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周圍有淡淡的霧氣湧出。

  迷霧森林中濃霧本就多,這股霧氣剛剛湧出時還沒有什麼,僅僅一盞茶的時間,霧氣已經瀰漫的到處都是,眾人雖是修真者,但是竟看不透這霧氣,只能瞧見身邊一尺內的東西。

  「凌雲,跟緊師傅!」宋玉瑤一聲嬌喝,她別的都不怕,就怕和薛凌雲失散了。

  薛凌雲應了一聲,緊緊的跟著宋玉瑤。

  

  不知過了多久,薛凌雲一直跟著前方的白色人影,他手中的寒玉劍已經殺死了無數的金蠶,終於再也沒有一個金蠶出現了。

  霧氣漸漸的稀薄了一些,薛凌雲四處看了看,發現只有自己和「宋玉瑤」在這裡,當下薛凌雲笑道:「阿瑤,這金蠶還真是厲害呢!幸好我前些天悟通了一些東西!」

  前方穿白衣的女子轉過頭來,道:「你叫我什麼呢?阿瑤?你……是說師姐?」

  薛凌雲這才認出前方的人是誰,原來這根本不是他的師傅宋玉瑤,而是他的師叔李玉真!

  薛凌雲心中大驚,他張了張嘴,有些吞吞吐吐的道:「怎麼……是你?我還以為是我師傅呢!」

  李玉真心中越想越是怪異,薛凌雲竟然喊自己「阿瑤」,他是不是對師姐就是這麼叫的,可是這是徒兒對師傅的叫法嗎?這也太親密了吧?

  李玉真越來越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不過這是人家的隱私,她雖然和宋玉瑤關係極好,但是這種事還是不要亂問亂說。

  片刻後薛凌雲又著急了起來,道:「師叔,你看到我師傅了嗎?她讓我一直跟著她的,誰成想我……竟然跟錯人了!」李玉真和宋玉瑤都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裙,兩人的身材又相差不大,修為也相差不大,薛凌雲把她當成宋玉瑤也沒什麼奇怪的!

  李玉真笑了笑,道:「你放心吧,師姐肯定沒事的,這些綠袍人都只是綠袍老祖的門人,他們放出的也只是雙翅金蠶,對師姐根本造不成威脅的!剛才霧氣太大了,我們這才走散的,現在我們回去找他們吧!」

  此刻霧氣漸漸的消失了,李玉真和薛凌雲又朝著剛才的方向飛了回去,飛了大概有半個時辰,眼前出現一片白色金色相間的蟲屍,李玉真道:「這裡應該就是剛才決鬥的地方了!」

  兩人在地上好好的尋找了一番,結果只見到無邊的蟲屍,另外還有三個綠袍人的屍體,李玉真皺了皺眉,道:「看來師姐他們已經離去了,我們再在附近找找!」

  李玉真和薛凌雲又開始四處尋找起來,直到天色漸黑,仍是沒有找到長生門的其他人。

  當下李玉真和薛凌雲從空中降下,李玉真道:「薛師侄,我們先休息一陣吧,這迷霧森林白天還好說,晚上危險重重,我們明天再繼續尋找師姐他們!」

  薛凌雲點了點頭,他之前已經聽了李玉真的解釋,明白這些普通的金蠶對分神期修真者根本沒有威脅,除非是四翅金蟬和六翅金蟬才能對分神期的修真者造成傷害。

  兩人落了下來,剛剛準備靜坐休息一陣,突然又是一陣恐怖的笑聲傳來!

  桀桀……桀桀……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8: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49 編輯

第二十二章 療傷

隨著「桀桀」的笑聲傳來,天邊竟然又出現了無數的金點,李玉真和薛凌雲立刻站了起來。

  金蠶越來越近了,李玉真看清金蠶的模樣,心中吃了一驚,道:「薛師侄,裡面有雙翅金蠶、也有四翅金蠶,說不定是綠袍老祖親自趕來了,我們快走!」

  當下兩人急速往前飛去,薛凌雲修為低微,飛行速度也很慢,李玉真不得不伸出一隻手來拉著薛凌雲往前飛。一想起這個師侄和自己師姐的那種莫名關係,李玉真就感覺有些不自在,原本她是將薛凌雲當成單純的師侄來看待的,現在卻不是這樣了。

  後面的金蠶似乎發現了李玉真和薛凌雲二人,緊緊的跟在二人的身後。

  飛了不知道有多久,天邊都有些微亮了,李玉真和薛凌雲仍在疾馳著,那些金蠶也嗡嗡一片跟在兩人的身後。

  「要是門中的幾位長輩在這裡就好了,這些金蠶雖然強悍,但是對大成期以上的修真者根本沒用!」李玉真一邊帶著薛凌雲往前飛,一邊道。

  李玉真、宋玉瑤等人都是長生門的二代弟子,在這之上還有一代弟子,不過一代弟子大都在閉關靜修,一般不會參與修真界的俗事了!

  薛凌雲點了點頭,他正要詢問門中有幾個一代弟子,突然後面金蠶的速度猛地加快了!

  金蠶嗡嗡的將兩人包圍住,李玉真心中一驚,道:「薛師侄,你小心一點了,我未必能照顧到你!」若是兩翅金蠶還好說,碰上四翅金蠶李玉真也有些難以對付。

  當下兩人和這些四翅金蠶游鬥著,這些四翅金蠶似乎並沒有人控制,只是依靠本能攻擊兩人。

  李玉真手中的摩天火焰輪朝著金蠶群揮出,她的青蛇劍則是拿在手中,用出柔柳一式來,她功力比薛凌雲高得多,這秋水三劍在她手中更顯威力。

  李玉真也一直在注意著薛凌雲,她和宋玉瑤關係極好,這薛凌雲明顯是師姐的心頭肉,能不讓他受傷當然最好。

  啊!

  突然李玉真一聲嬌呼,倒不是她遇到危險,而是薛凌雲遇到危險了,現在李玉真根本來不及救援!

  只見兩隻金蠶朝著薛凌雲撲了過去,薛凌雲剛剛擋下一隻來,另一隻竟然來到了薛凌雲的身後,狠狠的朝著薛凌雲咬去。

  眼看著金蠶已經咬中了薛凌雲的後背,李玉真正是心急的時刻,突然一個小鼎浮現在了薛凌雲的頭頂,小鼎上散發出七彩光芒,將金蠶擋在了外面,接著小鼎中又飛出一道火光來,這火光竟然是詭異的黑色火光,火光和金蠶一接觸,這堅硬無比的金蠶立即化成了灰燼。

  李玉真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很快又有其他金蠶衝來,薛凌雲仍是被這個小鼎護佑住。看到薛凌雲沒事,李玉真大大鬆了一口氣,接著也開始認真對付起這些四翅金蠶來。

  這次衝來的金蠶數量並不多,也沒有人控制,過了會李玉真和薛凌雲便將這些金蠶全部消滅了,李玉真道:「薛師侄,我們走吧!」當下兩人迅速離開了當場。

  李玉真和薛凌雲剛剛離開沒有多久,突然一個身穿綠袍、全身被綠色霧氣包裹著的人來到了現場,他看了看地上的金蠶屍體,眼中閃出森冷的光芒,自言自語道:「竟然殺了我這麼多寶貝,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綠袍人跺了跺腳,猛地飛到了空中,他嗅了嗅氣味,竟然朝著薛凌雲和李玉真飛走的方向急速趕去!

  

  薛凌雲和李玉真正在往前方飛著,突然身後趕來一片綠雲,綠雲中還帶著一道道金光,兩人知道不對,李玉真似乎想起了什麼,驚駭的道:「是綠袍老祖,他親自趕來了!凌雲,我們這次危險了!」

  李玉真的話還沒有說完,綠雲和金光就已經來到了兩人的身邊,無數的四翅金蠶呼嘯著將兩人圍了起來,外面還傳來綠袍老祖桀桀的笑聲:「桀桀……桀桀……竟然有分神期的修真者,真是太好了,吃了你們我的寶貝又可以厲害一些了!」

  金蠶將李玉真和薛凌雲包圍著,二人竭力的抵擋著,薛凌雲將秋水三劍發揮到極致,一道道冰寒劍氣射出,這些冰寒劍氣雖然能凍住四翅金蠶,但是卻很難消滅四翅金蠶,李玉真還好一些,把不少的四翅金蠶殺死。

  嗖!

  突然一聲銳響,一道綠光朝著李玉真飛了過來,李玉真手忙腳亂的擋了一下,險些被一隻金蠶咬住!

  眼看著兩人就要不行了,周圍的霧氣突然再次濃密了起來!迷霧森林真是名副其實,這霧氣來的完全沒有規律,也不知究竟是什麼東西組成,一般的修真者都看不透這霧氣。上一次薛凌雲等人因為霧氣走散了,這一次霧氣卻救了薛凌雲和李玉真一命!

  綠袍老祖忍不住大聲咒罵,他也看不透這霧氣,只能指揮著金蠶繼續攻擊。金蠶對血肉的敏感性很強,能夠感受到兩人的位置。

  薛凌雲和李玉真又殺了幾隻金蠶,突然有一隻身長一尺的四翅金蠶衝了過來,這金蠶嗡嗡的閃動著翅膀,朝著李玉真的面孔飛了過去。

  李玉真的身邊已經有幾個四翅金蠶圍著了,她根本抽不出手來對付這隻金蠶,而薛凌雲基本上是被李玉真保護著,他也沒有能力對付這只四翅金蠶。

  眼看著四翅金蠶越來越近,李玉真心中正暗道不妙,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面前,正是薛凌雲!

  四翅金蠶「砰」的一聲撞在了薛凌雲的身上,薛凌雲頭頂的黑玄鼎再次冒了出來,又救了薛凌雲一名。

  後面的李玉真呆呆的看著薛凌雲,她不明白薛凌雲為何要捨身相救,正在她發呆的瞬間,突然又有幾隻金蠶衝了過來。

  「師叔,你在做什麼!」眼看著幾隻金蠶就要衝到李玉真的身上,薛凌雲再也顧不上其他,他猛地把李玉真抱住,黑玄鼎散發出來的七彩光芒將兩人都籠罩住了,所有的金蠶都無法靠近。

  綠袍老祖也不知裡面發生了何事,不過他也看到霧氣中有七彩光芒射出,不知是什麼法寶,而不論他怎麼指揮,那些金蠶竟然不再衝上了,這些金蠶似乎對薛凌雲頭頂的黑玄鼎異常畏懼!

  薛凌雲抱著李玉真往前方衝去,在迷霧中飛行了有大概一個時辰,這才放心下來。

  霧氣來得快去得也快,又過了一陣,周圍再次清明起來。

  薛凌雲還是抱著李玉真,他不知道李玉真是怎麼了,為啥不說話?現在基本安全了,薛凌雲低下去細細打量李玉真,這才發現李玉真有些不妙。

  只見李玉真臉色蒼白,原本天仙般的容顏上竟然帶著一股死氣,李玉真的眼睛也失去了光彩,現在幾乎處於半昏迷的狀態。

  當下薛凌雲立即找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將李玉真放了下來,然後雙手按住李玉真的後背,一道真元渡入李玉真的體內,開始為李玉真驅毒。

  過了大概有兩個時辰的功夫,李玉真終於慢慢的恢復了過來,她睜開眼對薛凌雲笑了笑,道:「謝謝你了,薛師侄。沒有想到這金蠶之毒如此猛烈,我只是被稍稍叮了一下,就成了這個樣子!」

  原來剛才薛凌雲將李玉真摟住,黑玄鼎散發出的七彩光芒主要還是守護的薛凌雲,李玉真還是被金蠶叮了一口,這金蠶是修真者的剋星,它的劇毒竟然能傷害修真者的身體。

  「師叔,這金蠶之毒如此猛烈,確實是駭人聽聞!剛才我只是把毒從你的心口逼了出來,現在你扔沒有擺脫危險,我們想想該怎樣驅除餘毒!」薛凌雲皺眉說道。

  原來剛才金蠶之毒已經侵入了李玉真的心口位置,幸虧薛凌雲救治及時,否則李玉真的這幅軀體是真的完蛋了,而且就連元嬰都未必能逃脫這金蠶之毒!後來薛凌雲也只是將金蠶之毒從心口驅除,現在這金蠶毒仍留在李玉真的體內。

  李玉真點了點頭,不過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現在倒是有一個方法,只是太不方便了。若是薛凌雲是女子的話還可以考慮,男子就麻煩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9: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50 編輯

第二十三章 吸毒

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李玉真的臉色又有些蒼白起來,這金蠶之毒怪異無比,靠她本人的真元根本無法驅除,甚至金蠶之毒又開始向她發起進攻了!

  薛凌雲著急的道:「師叔,你想到什麼好法子了嗎?我也只能把金蠶之毒驅除出你的心口,其他的就無能為力了!」

  李玉真銀牙輕輕的咬著,她不知想起了什麼,猛然問道:「之前你為啥要擋住我的面前呢?」

  薛凌雲愣了一下,沒有想到李玉真在這種時刻還問這種問題,當下道:「我有黑玄鼎護體,不怕金蠶傷害,所以替你把那隻金蠶擋下,這也沒有什麼啊!」

  李玉真微微搖了搖頭,道:「若是你的黑玄鼎沒有發揮作用呢?那你怎麼辦?」

  這……

  薛凌雲當時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下意識的就擋在了李玉真的面前,此刻仔細一想也有些後怕,幸虧黑玄鼎不負所望的發揮作用了,否則自己現在就完蛋了!

  薛凌雲哈哈一笑,道:「師叔,若是我當時沒有擋住,大不了就死在你前面罷了,這又有什麼!」

  李玉真心中胡思亂想著,她的臉上更加的蒼白了,過了好一會,她突然張嘴道:「有一個辦法可以將我體內的毒素驅除!」

  薛凌雲心中大喜,道:「是什麼辦法?師叔你快說?」

  李玉真還是有些猶豫,她左思右想,旁邊的薛凌雲是真急了,道:「師叔,究竟是什麼方法啊!你現在臉色越來越白了,那金蠶之毒劇烈無比,如果不及時驅除,對身體傷害極大的!

  李玉真終於輕輕點了點頭,低聲道:「方法也不難,需要你幫忙。你只要把毒液從傷口的位置吸出來就可以了,注意不要讓毒液侵入你的身體,吸毒的時候一定要用真元包裹著嘴部。」

  薛凌雲點了點頭,又問道:「師叔,那你的傷口在何位置?我這就為你吸毒!」

  李玉真原本蒼白的臉色猛然紅了起來,她輕輕的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前,道:「這……這裡……」

  薛凌雲也終於明白李玉真為何這麼猶豫了,原來李玉真的傷口竟然就在左乳上方半寸位置,難怪她吞吞吐吐的。

  薛凌雲此刻也遲疑了,他沉思了片刻,心想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何況這人又是自己的師叔,是師傅宋玉瑤的師妹!

  當下薛凌雲再不猶豫,他先是讓李玉真躺在地上,然後自己輕輕的蹲下身子。李玉真的雙眼緊緊的閉著,她美麗的眼睫毛還在輕輕的顫抖,可見她的心中也是緊張無比。

  薛凌雲輕輕解開李玉真的衣服,頓時露出了一個潔白的小肚兜,傷口還在肚兜之下,薛凌雲的手顫抖的伸出,來到李玉真的背後將肚兜的繩子解開。

  他的手碰到了李玉真的肌膚,當真是無比的光滑柔膩,他心中不由的一蕩,雙手的動作也慢了下來,而李玉真的呼吸則明顯加速了。

  將肚兜解開一個小角,看到了那個傷口,傷口是一個小小的牙印,傷口附近的皮膚都透出淡淡的綠色來,薛凌雲盯著看了一陣,終於低下來頭來。

  他的嘴吻住了李玉真的皮膚,開始幫助李玉真吸取毒液。此刻他根本不敢多想,生怕自己一下控制不住,要是做了失禮的事情就糟了。他卻根本沒有注意到,此時他的一隻手已經緊緊的按住李玉真的右乳,李玉真的呼吸異常的急促!

  一口毒液被薛凌雲吸了出來,毒液整體都是綠色的,接著薛凌雲又吸了幾口,終於傷口的位置開始流出紅色的血液來,薛凌雲這才舒了口氣,他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一個丹丸,將丹丸捏碎,敷在了李玉真的傷口處。

  接著薛凌雲又將李玉真的肚兜繫好,將李玉真的外衣和衣帶也繫好,這才鬆了一口氣,道:「好了!」

  李玉真一直任由薛凌雲施為,此刻終於坐了起來,她有些不敢看薛凌雲,輕聲道:「我要……我要打坐一陣,你……為我護法吧!」

  薛凌雲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李玉真閉上雙眼,薛凌雲一直到此刻都有些尷尬,他也不敢面對李玉真。此刻李玉真閉上眼了,他終於開始好好打量一番這個師叔了,這個師叔看起來只是一個20歲的美麗女子模樣,但是薛凌雲知道她已經修真足足百年了,是二代弟子裡的高手之一。這個師叔還和自己的師傅宋玉瑤同為修真界的四大美人,和師傅相比,她的皮膚似乎更白一些、腿似乎更長一些,沒有師傅的溫柔、但是卻比師傅多了一絲貴氣……

  李玉真說是要打坐一陣,她的眼睛也閉上了,實際上她根本就無法入定,剛才那個少年吻著自己的胸口,他……還用一隻手按住自己的右乳,那種感覺難以形容。這個少年在她心裡早就不是自己的師侄了,而是一個看過自己身體的男人!之前他還冒死救助自己……

  兩人在這裡休息了一整天,李玉真終於完全恢復了,她對薛凌雲的態度也發生了很大變化,說是冷淡但又有著一絲親近,說是親近又故作冷淡……

  「凌雲,我們往前飛吧,希望能碰到師姐他們!」李玉真開口道,她現在竟然不叫薛凌云「師侄」了,而是直呼薛凌雲的名字,她感覺叫「師侄」有些不妥,但是不妥在何處也說不上來。

  薛凌雲點了點頭,兩人朝著前方飛去,李玉真一路不語,飛了大概有一個時辰,李玉真突然開口道:「凌雲,你……你和師姐……你們……」

  她本來想問薛凌雲和宋玉瑤的真實關係,但是卻無法問出口來,她希望薛凌雲能明白她的意思。

  薛凌雲卻是根本不知道她想說什麼,道:「師叔,你說什麼呢?有什麼事情?」

  李玉真輕歎了一口氣,不再說話,任由薛凌雲詢問都不再開口。

  

  飛了一陣,突然後面又出現了那片綠雲,薛凌雲和李玉真心知不妙,不明白綠袍老祖為何能再次追上兩人!

  他們不知道綠袍老祖飼養的金蠶非同凡物,能在數百里外嗅到同類的氣息,之前薛凌雲幫李玉真吸毒,將毒液都噴到了地上,這毒液被金蠶感知,綠袍老祖趕到當地,於是又朝著薛凌雲等人追了上來。

  這次是真的危險了,一重重金蠶和綠雲將薛凌雲、李玉真包圍住了,兩人心中震撼,薛凌雲深吸了一口氣,道:「師叔,說不定今天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李玉真也苦笑了一聲,她忽然輕聲道:「世間情侶都盼望『不能同年同月生,但願同年同月死』,沒想到我要和凌雲你一起死在這裡了!」

  她的話中若有所指,薛凌雲沒有聽出其他的意思來,只是笑了一聲,道:「師叔,我們也未必一定死在這裡,別忘了我還有黑玄鼎,待會黑玄鼎出來,師叔你先走,我留在這裡擋住他!」

  聽了薛凌雲的話後,李玉真竟然感覺心中一甜,原來他到這個時候竟然是先考慮著自己……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3:59: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51 編輯

第二十四章 重逢

 薛凌雲心中一愣,李玉真的臉上飛起一絲紅霞,還不等二人再想些什麼,無邊的金蠶衝了上來。

  這次全是四翅金蠶,伴隨著嗡嗡聲向兩人攻擊過來,在金蠶群中還伴隨著一道道綠光,那是綠袍老祖在向兩人發起進攻。

  綠袍老祖本身已是分神後期的修為,單靠他本人就已經能將薛凌雲和李玉真全部拿下,再加上周圍的金蠶,薛凌雲和李玉真堅持不了幾下就支撐不住了!

  薛凌雲心中焦急不已,本來只有他一個人的話,靠著黑玄鼎還有一絲保命的把握,今天李玉真非要和自己在一起,黑玄鼎可很難護佑住她!薛凌雲忍不住再次大喊一聲:「師叔,你為何還不退!」

  其實此時李玉真想退也退不了了,聽薛凌雲這麼喊了一句,李玉真心中微微一甜,感覺自己留下來的決定很正確,當下她手中的青蛇寶劍不斷飛舞,將身前的幾隻金蠶斬成兩半。

  一隻金蠶朝著薛凌雲衝了過來,薛凌雲已經無力抵擋,旁邊李玉真身邊也被幾隻金蠶包圍著,但是她竟然抽空幫薛凌雲擋了一下,而她本人則被一隻金蠶咬中,雖然李玉真最終將那隻金蠶殺死,但是她不免再次中毒!

  薛凌雲心中一急,此刻他再也不顧一切,竟然朝著前面的幾隻金蠶衝了過去,不出他所料,黑玄鼎再次主動護主,出現在了薛凌雲的頭頂!

  這……這是什麼法寶?!

  綠袍老祖看到薛凌雲頭頂的黑玄鼎,發現黑玄鼎竟然將所有的金蠶都阻擋在外面,他心中不由大驚,不知薛凌雲用的這究竟是何等寶物。

  雖然薛凌雲自己是安全了,但是李玉真還是危險重重,薛凌雲心中焦急不已,他多麼希望自己能夠控制這黑玄鼎,讓黑玄鼎將李玉真解救出來。

  黑玄鼎似乎感受到了薛凌雲的心意,這次竟然真的出手了!只見黑玄鼎猛然旋轉開來,隨著黑玄鼎旋轉,無數的黑色火焰被黑玄鼎甩了出來,這些火焰朝著漫天的四翅金蠶衝了過去,四翅金蠶剛剛接觸黑色火焰,瞬間就被火焰燒成了灰燼!

  此刻的黑玄鼎散發著無窮無盡的威勢,所有的四翅金蠶都悄悄的往後退去,不管綠袍老祖如何指揮,這些金蠶再也不敢衝上前去!

  綠袍老祖本人也是震驚不已,他現在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黑玄鼎帶來的壓力,這黑玄鼎明顯是仙家至寶,那裡面蘊含的能量竟彷彿能夠撕裂天地。突然綠袍老祖面色一變,他竟然感受到了自己的第二元神發生了變化!

  綠袍老祖的第二元神是一隻六翅金蠶王,這六翅金蠶王對危險的感應能力極強,此刻這第二元神竟然顫抖不已,顯然是恐怖到了極點!

  綠袍老祖呆呆的看著空中的黑玄鼎,他咬了咬牙,突然頭也不回的朝著後方退去,隨著他離開金蠶群也立即跟著離開了。綠袍老祖來到迷霧森林中有其他的目的,不能因為一個黑玄鼎就消耗過多的力量,他的金蠶群還需要應付將來其他的危險!

  

  薛凌雲和李玉真舒了口氣,薛凌雲想起剛才李玉真似乎受傷了,他立即飛到李玉真的面前,輕聲道:「師叔,你怎麼樣了?」

  李玉真現在臉色異常的蒼白,她正竭力抵擋金蠶之毒的入侵,此刻聽了薛凌雲的話後微微一笑,道:「又被金蠶叮了一口,凌雲,這次……這次……還需要你為師叔吸毒!」李玉真的聲音越來越小,她原本蒼白的臉上再次升起紅暈。

  薛凌雲心中也是一跳,他現在感覺兩人的關係好曖昧、好複雜,雖然不應該對師叔產生什麼不良的想法,但是還是感覺心中有著一股激情。

  當下兩人尋找了一塊偏僻的地方,薛凌雲讓李玉真坐在前方,他再次解開李玉真的衣帶,將李玉真的上衣脫了下來。

  這一次李玉真的傷口是在背後,看著李玉真光潔的後背,薛凌雲一陣衝動,他輕輕的低下頭去,吻住了李玉真背後的傷口。

  李玉真感覺背上麻麻的、酥酥的,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感覺在心中升騰,在想起薛凌雲屢次不顧危險保護自己、在危險關頭還是要讓自己離開,這樣的男人真的是太少見了!

  薛凌雲的嘴接觸著李玉真光潔的後背,突然想起綠袍老祖之前說過的話:「傻小子,你這個師叔春心大動,對你有意!」,薛凌雲突然覺得心跳異常急促起來,他的呼吸也有些急促起來。

  李玉真感覺到薛凌雲的變化,她也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之間就臉色飛紅。

  過了不到半柱香的時間,薛凌雲終於將李玉真的毒液全部吸出了。這段時間雖短,但是兩人竟然感覺過了許久許久。薛凌雲輕輕的將李玉真的外衣再次穿上,取過李玉真的衣帶,替李玉真把衣帶繫起來,李玉真乖乖的任由薛凌雲施為。

  這之後薛凌雲和李玉真之間的氣氛一直很曖昧,兩人同生共死了幾次,薛凌雲又兩次見到李玉真的身子,兩次吻住李玉真的肌膚,表面上還是師侄和師叔的關係,其實卻已經是剪不斷理還亂了!

  薛凌雲心中感覺有些愧對宋玉瑤,他心中本來只有宋玉瑤一個人的,現在竟然對李玉真產生了一種不該有的情感,這算是怎麼回事啊!李玉真心中則是很忐忑,她覺得自己是真的喜歡上這個師侄了!以前的她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真悟道,她身邊的朋友只有幾個師兄師姐,她從來沒有和其他男子如此親密過,這個男子還是那樣的正義,在危險關頭總是想著自己……

  之後兩人再次往前飛去,飛了大概有半天的時間,李玉真忽然在一棵樹上見到了長生門留下的標記,她心中一喜,道:「凌雲,師兄師姐他們應該就在附近,我們仔細的找一找!」

  薛凌雲聞言更是高興,他這幾天一直盼望著見到宋玉瑤,這次失散讓他很是擔憂,不知道宋玉瑤究竟怎麼樣了!

  半個時辰後,薛凌雲和李玉真在一片雪地中見到了宋玉瑤等人,薛凌雲和李玉真立即衝了下來。

  宋玉瑤等人也看到了薛凌雲、李玉真,他們也立即迎上,宋玉瑤緊緊的拉住薛凌雲的手,激動的道:「凌雲,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被那些金蠶……」

  說到這裡宋玉瑤眼中竟然升起一絲水霧,薛凌雲心中也很激動,他恨不得將宋玉瑤緊緊摟住,好好的安慰一下佳人,不過身邊有其他人在,他只能是拉著宋玉瑤的手不放。

  旁邊李玉真和林鳳舞師徒相會也很是興奮,李玉真雖然表面上在和徒兒說話,其實一直在暗中觀察薛凌雲和宋玉瑤,看到薛凌雲和宋玉瑤雙手拉著不放,李玉真臉色微微一黯!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00: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6:51 編輯

第二十五章 牽引草

眾人皆心中歡喜,了道走上前來,道:「你們兩人去了哪裡?害得我們苦苦尋覓多日,尤其是宋師妹,你們再不回來宋師妹連自殺的心都有了!」

  聽了了道的話後,薛凌雲心中極是感動,他捏了捏宋玉瑤的手心表示親密,宋玉瑤臉色微微一紅,旁邊李玉真竟然將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心中竟然感覺酸酸的,一時間她竟有些羨慕自己這個師姐!

  林鳳舞心中也很高興,一是再次見到師傅,二是見到薛凌雲平安無恙,上次論道比武大會之後她就對薛凌雲有意了,當時師傅李玉真還撮合過她和薛凌雲,只是沒有結果罷了。

  這些人中只有蕭青松心中不悅,他表面上帶著微笑,目光卻仍是冷冰冰的,他的心中現在只有這麼一個想法:「這個薛凌雲真是命大,竟然活了下來!」

  眾人再次往北而行,一邊尋找天魔教分舵的位置,一邊尋找其餘六大門派留下的印記,一邊還要防備綠袍老祖再次出現。

  宋玉瑤和薛凌雲還要尋找牽引草,有了牽引草就可以煉製青源丹了,現在也只差這一味藥材了!

  往前行了兩天,薛凌雲總感覺李玉真的目光停在自己的身上,他心中有鬼,也不敢和李玉真對視,有時候想起前幾天的經歷,他心跳總是很快。李玉真心中苦苦的酸酸的,她已經基本肯定薛凌雲和宋玉瑤的關係了,以前的她或許會覺得這有些驚世駭俗、太不顧倫理了,現在她自己都喜歡上了這個「師侄」,當然不會有這個想法了,只是異常羨慕宋玉瑤,要是當初她把薛凌雲收為弟子該多好!

  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強的,宋玉瑤竟然隱隱發現了李玉真和薛凌雲之間有些不正常,自己的師妹李玉真一直在偷偷的盯著自己的徒兒薛凌雲,而薛凌雲則一直在躲閃李玉真,他們之間是怎麼了?難道凌雲和師妹在那幾天裡發生過什麼?

  當天下午長生門的眾人落到地上休息,了道等人都在打坐,宋玉瑤突然對薛凌雲道:「凌雲,我們四處轉轉吧,看看能不能找到牽引草!」宋玉瑤其實是想問問薛凌雲和李玉真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兩人表現這麼奇怪。

  薛凌雲陪著宋玉瑤往東邊飛去,李玉真皺眉看著兩人,心中感覺有些不安,她對徒兒林鳳舞道:「鳳舞,你在這裡好好靜坐一番,我去看看師姐和薛師侄!」

  當下宋玉瑤和薛凌雲在前,李玉真在後,三人分成兩批往東邊而去。

  宋玉瑤正在思考該如何問薛凌雲,突然薛凌雲指著下方道:「阿瑤,前方有一個山洞!你不是說牽引草一般都在陰暗寒冷之地,我們到山洞中找找!」

  宋玉瑤點了點頭,當下兩人從空中降下,朝著山洞走了過去,兩人剛剛進入山洞,突然山洞中冒出一陣黑氣!

  李玉真就跟在兩人的身後,看到前方有黑氣冒出,她立即意識到不對,當下想也不想的朝著山洞衝了過去!

  又過了半刻鐘的時間,突然山洞上浮現出了兩個大字:「枯骨」!

  了道等人一直在打坐休息,但是過了兩個時辰還是沒有見到宋玉瑤、李玉真、薛凌雲三人回來,了道心中感覺不妙,道:「我們去找找他們三個吧,他們是往東邊去了,大家不要離的太遠,發現異常立刻發訊息通知其他人!」

  了道等五人也朝著東方飛去,他們距離都不是很遠,希望能找到宋玉瑤三人。

  蕭青松正在飛著,突然也發現了山下的那個山洞,山洞門前有腳印存在,蕭青松立刻明白宋玉瑤等人是進入了山洞中。接著他又看到了山洞上面的兩個大字「枯骨」,蕭青松心中一動,心道:「難道是傳說中枯骨神君的洞府?據說這洞府危險重重……」

  蕭青松皺眉思考了半天,猛地抽出長生劍來,朝著山洞狠狠一揮,頓時洞口被牢牢堵住,不認真看是不會發現這個山洞的。

  蕭青松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往東,一個時辰後眾人再次相會,蕭青松淡淡的道:「我沒有發現任何蹤跡!」

  

  薛凌雲和宋玉瑤剛剛進入山洞中,立刻感受到一絲不妙,這裡的陰氣也實在太濃烈了吧!

  沒等兩人仔細查探山洞,突然又一個人影衝到兩人的面前,宋玉瑤和薛凌雲正要詢問,來人突然道:「是我,李玉真!」

  宋玉瑤心中一愣,薛凌雲則有些奇怪,他忍不住問道:「師叔,你……你為何要跟著我們?」話說出來,薛凌雲感覺心跳有些快,他總感覺心中有鬼,這些天一直不敢面對李玉真,現在李玉真竟然偷偷跟著自己和宋玉瑤,她究竟要做什麼呢?

  李玉真肅然道:「先不要說這個,你們剛剛進入山洞,我立即看到洞口有黑煙冒出,當時就感覺不對,所以立即衝了過來!幸好山洞中沒有什麼異常!」

  聽了李玉真的話後,薛凌雲和宋玉瑤心中也是一緊,薛凌雲往後一瞧,突然道:「師傅,師叔,你們快看,洞口怎麼消失了?」

  宋玉瑤和李玉真回頭看去,果然發現洞口消失了,二女心中都是一驚,心知這個山洞果然不是什麼善地!

  三人也沒有其他辦法,當下往前走了一陣,發現這裡到處都是岔道,密密麻麻的不知道通往何處!

  「咦,快看,似乎是牽引草!」突然李玉真開口說道,她也知道宋玉瑤和薛凌雲在尋找牽引草,看到牽引草後立即說了出來。

  只見前方的一個岔道中長著一棵藍色的小草,小草的葉子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忽隱忽現!

  宋玉瑤和薛凌雲看了一眼,立即便認出這是牽引草,當下三人朝著那個岔道走了過去,薛凌雲當先走了一步,正準備將牽引草摘下,突然宋玉瑤和李玉真齊聲道:「小心!」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00: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5 編輯

第二十六章 對話

薛凌雲的手剛剛接觸牽引草,前方突然冒出一股黑氣來,薛凌雲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立即暈倒在了地上!這一次黑玄鼎也沒有出來護主,只聽「砰」的一聲悶響,薛凌雲當即倒在了地上。

  宋玉瑤正要上前,突然旁邊的李玉真猛地往前一跨,竟然將薛凌雲抱了起來,焦急的道:「薛凌雲,你怎麼了?怎麼了?」

  宋玉瑤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李玉真和薛凌雲,她眼中神情很複雜,右手輕輕一揮,一道白光閃過,將岔道裡的黑氣完全揮去了。

  除了黑氣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異狀了,宋玉瑤將牽引草摘下,低聲道:「師妹,凌雲他怎麼樣了?受到什麼傷害了?」宋玉瑤心中也很焦急,不過薛凌雲正被李玉真抱著,她也只能蹲下身來查看。

  李玉真這才意識到宋玉瑤也在一旁,她臉色微微一紅,深吸了一口氣,道:「沒有什麼大礙,那股黑氣只是一道陰冷鬼氣,待我將他體內的鬼氣驅除就好了!」

  宋玉瑤一道真元渡入薛凌雲的體內,發現果然如李玉真所說,她這才放心下來,看著李玉真還是抱著薛凌雲,宋玉瑤咬了咬牙,道:「師妹,你來為凌雲驅毒吧!我正好利用這段時間煉製青源丹!」

  當下李玉真將薛凌雲的身子扶正,開始為薛凌雲驅毒。這道鬼氣竟然異常的詭異,李玉真的真元進入薛凌雲的體內後,一時間竟然難以把握鬼氣的蹤跡。李玉真也不著急,她心知這鬼氣對修真者傷害極微,薛凌雲只是昏迷了而已,當下她慢慢的為薛凌雲驅毒。

  宋玉瑤看著李玉真和薛凌雲,她心中感覺很酸很酸,薛凌雲原本是自己一個人的,可是現在怎麼和自己師妹有了莫名其妙的關係?

  當下她深吸了一口氣,強行抑制住心中的酸苦,在附近佈置了一個簡單的陣法,然後開始煉製青源丹。

  這青源丹材料得之不易,但是煉製起來卻極為簡單,也不需要特別的丹爐,消耗時間也是極短,只需將幾種藥材用真火淬煉,然後再用道門丹術凝丹即可!

  大約兩個時辰後,在宋玉瑤手心中出現了三顆藍色丹丸,正是青源丹!宋玉瑤心中十分高興,有了這青源丹後,薛凌雲突破元嬰期就容易的多了!

  旁邊李玉真還在為薛凌雲療傷,她現在已經將薛凌雲體內的陰冷鬼氣驅除大半,只剩下一小部分了,當下她將更多的真元渡入薛凌雲的體內,薛凌雲體內的金丹也在散發真元配合李玉真的行動,兩人都是同門,真元同源同質,兩相合力,半個時辰後終於將所有的陰冷鬼氣驅除了!

  薛凌雲輕輕睜開眼睛,他輕輕舒了口氣,自己實在是太不小心了,竟然能犯這種初級錯誤,多虧有宋玉瑤在,否則今天還是一個不小的麻煩呢!現在他竟然以為給他驅毒的是宋玉瑤。

  薛凌雲哈哈笑著轉過身來,猛然將「宋玉瑤」摟在了懷中,一把吻住了「宋玉瑤」的小嘴。此刻他剛剛恢復神智,頭腦還不是太清醒,加上山洞中光線暗淡,李玉真又和宋玉瑤打扮相近,薛凌雲直接將李玉真當成了宋玉瑤。

  薛凌雲慢慢的吻著「宋玉瑤」,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宋玉瑤親熱了,此刻竟然異常的激烈,用舌頭頂開「宋玉瑤」的玉齒,和「宋玉瑤」的香捨交纏到了一起。

  足足過了半分鐘,薛凌雲終於停了下來,他感覺今天的「宋玉瑤」和往常有些不同,今天的「宋玉瑤」很是青澀,倒像是沒有接過吻的小女孩一般!

  當下薛凌雲哈哈一笑,道:「阿瑤,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和往日裡有些不一樣?」

  旁邊真正的宋玉瑤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自己心愛的弟子、心愛的男人竟然在吻自己的師妹!難道凌雲變心了?難道凌雲真的和師妹有男女情事?宋玉瑤的牙齒緊緊的咬住,她的眼睛中有淚光閃爍,真恨不得就此離去。

  最後聽到薛凌雲的那句話,宋玉瑤心中一愣,立即猜出了怎麼回事,敢情是薛凌雲把師妹當成了自己!一時間宋玉瑤的心由大悲到大喜,可是轉念又一想,為何師妹她毫不反抗呢?宋玉瑤的心真是七上八下,難以平靜!

  薛凌雲此時也明白了不對,自己摟著的竟然不是師傅宋玉瑤,而是師叔李玉真!當即薛凌雲的臉就蒼白了起來,他立刻鬆開了李玉真,衝到宋玉瑤的面前,焦急的道:「阿瑤,我……認錯人了,我……」到了這個時候,薛凌雲也不怕洩漏師徒相愛的秘密了,要是真被宋玉瑤誤會就糟了!

  宋玉瑤輕輕一笑,伸手將薛凌雲的嘴擋住,道:「我知道怎麼回事,你是將師妹當成了我,沒事的!」話一說出口,就連宋玉瑤自己都感受到了自己話中的濃濃酸意!

  宋玉瑤還怕薛凌雲不安,一把摟住薛凌雲,道:「沒什麼的,真的沒什麼的!」

  薛凌雲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另一邊的李玉真則是又苦又甜,看來自己根本無法和宋玉瑤相比,剛才薛凌雲吻了自己,結果發現出錯後立即就向宋玉瑤道歉,眼中根本沒有自己存在!

  

  薛凌雲盤膝坐在地上,他正在煉化青源丹,宋玉瑤和李玉真姐妹兩個則是沉默的為薛凌雲護法。

  「師妹,凌雲他真的是一個好男人呢!」宋玉瑤突然開口說道,語氣很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他長相英俊,為人正直,資質又特別優秀,真是萬中無一的好男兒!」說起自己的男人來,宋玉瑤還是很高興的,對自己男人的評價極高。

  李玉真不明白宋玉瑤為何要說這個,她還是沉默著,最後等宋玉瑤停了下來,李玉真突然輕聲道:「師姐,你和凌雲……你們之間……是不是……」

  宋玉瑤點了點頭,道:「你猜的不錯,我們早就好上了,他是我的男人!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竟然和自己的徒兒好上,這種違背倫理的事是要被千夫所指的!」

  李玉真又沉默了一陣,這才道:「男歡女愛,這不算什麼,其實我很羨慕師姐呢!」

  宋玉瑤突然直直的朝李玉真看去,猛然道:「師妹,你羨慕我什麼?羨慕我可以和凌雲相親相愛嗎?」

  李玉真微微一呆,她咬了咬牙,道:「不錯,我羨慕師姐和凌雲,凌雲是一個好男人,師姐你有福了!」

  黯淡的山洞中,除了薛凌雲外再無旁人,師姐妹兩個終於放開一切,把自己的心裡話都說了出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03: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5 編輯

第二十七章 元嬰境界

 呵呵……

  突然宋玉瑤嬌笑了起來,道:「師妹,我記得那天你還想為凌雲和鳳舞撮合呢。現在你給我說實話,你是不是也喜歡上了凌雲?」

  李玉真沉默了許久,終於開口道:「是!」這個問題在她心中徘徊好久了,現在她終於開始正視自己的內心,雖然很違背倫理,雖然很違背道德,雖然面對的就是薛凌雲的真正女人,但是李玉真還是開口說了真話!

  宋玉瑤也沉默了,雖然早就猜測是這麼一個結果,但是真正得到答案的時候,她還是有些驚愕和不解。師妹和凌雲很少接觸,僅有的一次也是上次失蹤,但是短短幾天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師妹會對凌雲產生這種情感?還有凌雲似乎對師妹也有些不正常,他似乎在躲閃著什麼?難道凌雲的心中也有了師妹的影子?

  山洞中的氣氛有些壓抑起來,宋玉瑤在思索、在掙扎,一想到薛凌雲可能也有些喜歡師妹,她就相當酸楚;一想到師妹似乎很在意凌雲,似乎很苦楚的樣子,她有覺得師妹有些可憐……

  過了許久許久,宋玉瑤突然歎了一口氣,她低聲道:「師妹,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事情嗎?當時我們年紀相仿,每天吃住玩都在一起,我是把你當成親妹妹來看待的!後來忙於修真,大家又都住在不同的地方,你我似乎生疏了很多!今後,今後我們的關係說不定……能和小時候一樣親密!」

  李玉真聽了之後微微一愣,猛然間她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道:「師姐,你是說……你是說……答應我和凌雲……」

  宋玉瑤若有若無的點了點頭,她再不說話,竟然閉上雙眼靜坐起來。李玉真的心中則是不可置信、又驚又喜又羞。

  

  薛凌雲正在專心煉化那顆青源丹,青源丹一進入他的口中就化成津液,津液順著咽喉而下,慢慢的滲入身體各處,滋潤著身體的經脈。過了大概有一個時辰,突然經脈中出現了一個個藍點,這些藍點向著他的丹田位置衝去,緊緊的依附在丹田中的金丹上。

  薛凌雲心中無驚無喜,仍是像往常一樣運轉著長生經的心法,周圍的天地靈氣和經脈中的九陰絕脈、赤陽草的能量都被激發,這些靈氣能量也朝著金丹湧去,金丹上竟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丹碎嬰成,這是凝結元嬰的必要手段。感覺到金丹的變化,薛凌雲的心中忍不住微微一喜,他連忙收斂心神,繼續運轉心法。

  過了不知有多久,金丹終於完全碎裂,金丹中的能量也再次散發到身體各處,薛凌雲的身上猛然冒出一道強烈的白光!旁邊的宋玉瑤和李玉真看到薛凌雲身體的變化,宋玉瑤臉色嚴肅的道:「師妹,看來凌雲竟然躍入元嬰期的境界了!」

  李玉真呆呆的看著這一幕,最後歎息道:「凌雲的修真速度真快,他才修真沒有幾年,現在就是元嬰期的修為了!想當年你我二人都是門中資質超凡之輩,也用了30年的時間才凝結元嬰的!」

  薛凌雲根本沒有聽到二女的對話,他體內心法不斷運轉,又過了一個時辰,在他的丹田中出現了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這人影在不斷的吞吐著丹田中的靈氣和真元。接著又是一個時辰,這人影終於漸漸的清晰了,和薛凌雲的長相一模一樣,他的身上披著一件淡藍色的道服,盤膝凌空而坐,如同迷你版的薛凌雲一樣。

  原本位於薛凌雲額頭位置的黑玄鼎再次選擇起來,這黑玄鼎竟然出現在了薛凌雲的元嬰頂部,從黑玄鼎中射出一道七彩光芒,七彩光芒將薛凌雲緊緊的籠罩著,薛凌雲的元嬰也慢慢的吞吐著這些七彩光芒!

  最終黑玄鼎停了下來,薛凌雲的元嬰輕輕睜開眼,看了一眼頭頂的黑玄鼎,此時此刻他終於感覺到和黑玄鼎有著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他從元嬰中分出一道神識朝著黑玄鼎飛了過去。

  剛一進入黑玄鼎中,薛凌雲立即意識到有些不對,這裡全是熊熊火焰,他的神識感覺到一陣劇痛,正在此時七彩光芒射出,薛凌雲的神識這才沒有收到傷害!

  「咦!那裡怎麼有一座宮殿?」薛凌雲的神識在黑玄鼎中轉了半天,仍是沒有發現有價值的東西,這黑玄鼎中面積極大,一眼望不到邊,到處都是火光,他的神識轉了好長時間,終於在前方發現一座宮殿。

  宮殿被火光照耀著,體積也是極大,薛凌雲找到宮殿的正門,衝了進去。宮殿裡面倒是沒有火焰存在,這裡一片漆黑,給人一種異常壓抑、恐怖的感覺。宮殿長寬都有數里之長,高達百米,異常的空曠、異常的壯觀,在宮殿的牆壁上還有著各種各樣的圖案,圖案上有人、有仙、有妖,彷彿在爭鬥,彷彿在決戰……

  許久許久之後薛凌雲的神識從黑玄鼎中退了出來,他試了試,發現自己仍是無法控制這個黑玄鼎,心中略略有些失望。不過他的神識已經能夠進入黑玄鼎之中了,這算是一個不錯的發現。

  等薛凌雲再次睜開眼睛,他發現有兩雙美目正緊緊的盯著自己,一個是自己的師傅宋玉瑤,一個是自己的師叔李玉真,兩人的目光中都帶著濃濃的關切和……情意,薛凌雲微微一笑,道:「你們這是做什麼,我只是煉化青源丹而已,呵呵,現在我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為了!」

  宋玉瑤點了點頭,笑道:「恭喜凌雲了。凌雲,剛才我們就知道你到了元嬰期了,只是你一直在靜坐,不見你睜眼,還以為你練功出了岔子了呢!」

  薛凌雲呵呵一笑,道:「我剛才只是進入黑玄鼎之中看了看,花費了一些時間!」

  宋玉瑤和李玉真同感好奇,宋玉瑤道:「黑玄鼎中有什麼東西嗎?你現在能控制這個神鼎了嗎」

  薛凌雲將黑玄鼎中的經歷說了出來,道:「現在還是無法控制黑玄鼎,不過神識已經能進入了,我想總有一天我能控制這個鼎的!」

  不管怎麼說,薛凌雲已經進入元嬰期了,元嬰期在修真界已經算是差不多的高手了,二女同為薛凌雲高興,他們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在岔道中又呆了一陣,宋玉瑤和李玉真將一些元嬰期的道術教給了薛凌雲,三人這才離開。

  他們仍是在尋找出路,薛凌雲感覺宋玉瑤和李玉真的關係好像異常親密,她們二人在身後竊竊私語著,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1: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6 編輯

第二十八章 枯骨神杖

「師妹,上次你和凌雲失蹤了好幾天,是不是碰到什麼危險了?」宋玉瑤有些好奇的問題,她一直很關心的問題,為啥師妹和凌雲僅僅呆了幾天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那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前宋玉瑤還不會開口詢問,不過現在她和李玉真的關係不同了,李玉真也不是「外人」,當然有話就問了!

  「嗯,是遇到了一些危險!我們兩次遇到綠袍老祖,險些喪命,幸虧凌雲的黑玄鼎神異無比,這才接連兩次逃脫!不過,我被金蠶傷了兩次,兩次都身中劇毒!」李玉真輕聲說道。

  「金蠶之毒?傳聞這金蠶之毒劇烈無比,就連修仙者的真元都很難將毒液驅除,你是怎麼把金蠶之毒驅除的?」宋玉瑤好奇的道。前方的薛凌雲聽了後身子一顫,他真怕事情被宋玉瑤知道,雖然當時事出無奈,但是自己當時似乎也對李玉真產生了一些不該有的想法,他心中有鬼,深怕李玉真說出來,誰知怕什麼來什麼!

  「這個……金蠶之毒確實劇烈無比,我根本無法將毒液驅除,幸虧有凌雲在,他……他用嘴把毒液吸了出來!」李玉真的聲音越來越小,她的臉上也出現了一道紅暈。薛凌雲心中狂跳,趕忙加快了步伐,他不知道宋玉瑤聽了後有什麼反應。

  「師妹,你的傷口是在什麼位置呢?」宋玉瑤看著前方疾步的薛凌雲,她心中暗笑,再次向李玉真問道。

  「在……一次在左乳上方,一次在後背,凌雲……凌雲他為我解衣……吸毒……」李玉真也豁出去了,反正宋玉瑤之前已經向自己表態了,她也不怕什麼了。

  薛凌雲心中暗暗叫苦,這個李玉真怎麼什麼都說出來了,萬一宋玉瑤氣惱該怎麼辦,他現在著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根本不敢往後看一眼。

  誰知宋玉瑤竟然輕笑了起來,她嬌聲道:「凌雲,原來你和師妹還有這麼一段交往啊?師妹冰清玉潔的身體都被你看過了,你還用嘴為她吸毒,想必也沒有少輕薄,你說你該怎麼對待師妹?」

  我……我……

  薛凌雲顫抖的吐出了兩個「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他感覺到宋玉瑤似乎是「惱羞成怒」,似乎是在諷刺自己,這讓他心痛不已,他剛要說「我只愛你一人」,突然宋玉瑤又說話了!

  「凌雲,師妹和我從小一起長大,她的小名叫真兒,你以後就叫她真兒吧!」宋玉瑤嬌笑著說道。

  薛凌雲徹底的懵了,他猛地轉過頭來,只見宋玉瑤確實是在笑著,而李玉真則是臉色微紅,輕輕的看著自己。薛凌雲感覺頭腦中很是混亂,宋玉瑤這是做什麼,難道她在暗示自己和李玉真……

  宋玉瑤微笑著拉住了李玉真的手,上前走了幾步,將李玉真的手放入薛凌雲的手中,道:「凌雲,怎麼這麼傻?我也不再說了,你好好體會我剛才那番話吧!拉住師妹的手,今後你要好好對待阿瑤和師妹!」

  薛凌雲將李玉真的手拉住,看著李玉真又喜又羞的臉蛋,他彷彿也在做夢。他在回想宋玉瑤剛才的話,許久後他開口道:「阿瑤,你……為何要這麼做?我……對不起你!其實……其實我只……」

  他正要說「我只愛你一人」,突然宋玉瑤伸手將他的嘴擋住,笑道:「你都將師妹又親又摸了,還想抵賴不成。算是便宜你了,師妹這麼好的一個大美人都是你的了!」

  薛凌雲如同在夢中一般,他左手拉著宋玉瑤,右手拉著李玉真,不時的偷看二女。只見宋玉瑤清純婉麗如同蓮花、李玉真高潔貌美如同紅梅,二女各有各的美麗、各有各的風姿,他從來都沒有奢望過這兩個女人都能跟了自己。

  原本他和李玉真確實有些曖昧,但也只是曖昧而已,他的心中仍是愛著宋玉瑤一人。現在宋玉瑤竟然撮合自己和李玉真,而李玉真也甘心投懷送抱,他也沒有往外推的道理啊!他也確曾對李玉真有過異樣感覺。

  如同夢中一般,薛凌雲慢慢的鬆開二女的手,他將手慢慢的放到了二女的腰臀位置,輕輕的揉搓著二女光滑豐滿的臀部,宋玉瑤伸手在薛凌雲的腰間輕輕掐了一下,李玉真則是又喜又羞,她的身子軟軟的掛在薛凌雲的身上。

  

  好久之後三人的關係終於自然起來,宋玉瑤笑道:「凌雲,當年是我和師妹把你一起撿到長生山的,沒有想到現在我們兩個都成了你的女人,你可真是壞蛋啊!」

  薛凌雲心中高興,道:「這就是我們三人的緣分了,是老天爺讓我們三人走到一起的!」

  旁邊的李玉真仍是羞澀,不過還是嗔道:「什麼緣分,明明是你太壞了,非要對人家那麼好,讓人家不得不喜歡上你!」

  薛凌雲感覺李玉真這話說的太矛盾了,另一邊宋玉瑤已經嬌笑道:「師妹你自己春心大動,現在竟然怨凌雲。」

  李玉真又羞又惱,她將頭低下,再也不敢說話了。

  宋玉瑤又道:「師妹,等回到長生山之後,你也來玉竹峰修煉吧,我們三人住在一起,好不好?」

  李玉真輕輕「嗯」了一聲,臉色已經紅透。

  

  三人關係大大改善,薛凌雲和李玉真的心病算是徹底去除了,宋玉瑤也覺得現在這樣才好,雖然多了一個師妹分享自己的男子,但是自己的師妹從小和自己一塊長大,和自己的關係如同親姐妹一般,她也不願意看到師妹心中痛苦。再說了,多一個女子照顧自己的男人,似乎也不錯。要知道這個時代的倫理道德和中國古時差不多,男人三妻四妾很是正常。

  三人心中高興,思路也似乎開闊了很多,一個時辰後宋玉瑤和李玉真確認這是一個失傳已久的萬鬼宗的鬼陣,她們二人也曾經闖過萬鬼宗的其他陣法,當下便思考出了破陣之道!

  破!

  薛凌雲手中的寒玉劍猛地揮出,一道冰寒的劍氣朝著前方的岔道射出,他一聲大喝!旁邊的宋玉瑤和李玉真則是施展出各種咒訣,在他們的身邊還有不少的小旗,這是宋玉瑤和李玉真臨時佈置的簡陋陣法,準備以陣破陣。

  轟!

  一聲悶響,眼前的岔道消失不見了,身邊的其餘岔道也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了一條長長的通道。

  三人順著通道往前,剛剛走了幾步,突然感覺陰氣逼人,三人不由得大為謹慎。

  越往前走越是陰森,原本黯淡的光芒也幾乎消失不見,多虧三人都是修真者,仍是將周圍瞧得一清二楚。

  走了不知有多久,前方的陰氣已經變成了濃密的鬼氣,這條通道也越來越寬,漸漸的似乎來到了一個大廳之中。

  這大廳長寬都有數十里,在大廳的中心有一個用人骨做成的祭壇,祭壇上散發著幽幽的綠光,在祭壇的上方漂浮著兩尺長的白骨,這白骨晶瑩剔透,在晶瑩的白骨中心似乎也有著一道道綠光閃爍。

  三人走到了祭壇的前方,感覺這裡的鬼氣彷彿無邊無際一般,心中都大為震撼,突然李玉真驚叫了一聲,道:「這裡不會是枯骨神君的洞府吧?難道這個就是枯骨神杖?」

  李玉真的話剛剛說完,突然大廳中傳來一陣幽幽的鬼叫,大廳裡的地面彷彿變成了波浪翻滾的大海……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1: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6 編輯

第二十九章 雷神之怒

只見大廳中的土地翻起了滾滾的波浪,無數的殭屍、骷髏、幽靈從土地中鑽了出來,無邊的鬼氣朝著三人湧了過來。

  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三人嚇了一跳,三人立即飛到空中,誰知這些殭屍骷髏竟然也能夠飛行,他們嚎叫著朝三人撲了過來。

  「凌雲,小心了!師妹,你照顧好凌雲,我來進攻!」宋玉瑤一聲嬌喝,手中的白虹寶劍猛地出手,一道長達百米的劍氣朝著眼前的殭屍骷髏揮了過去。李玉真緊緊的跟在薛凌雲的身邊,她手中的青蛇寶劍脫手而出,朝著前方的殭屍骷髏飛了過去。

  薛凌雲心中有些微微不樂,宋玉瑤和李玉真現在都算是自己的女人了,自己竟然要靠兩個女人來保護,真的是有些不舒服。不過他的修為確實遠遠比不上自己的「師傅」和「師叔」,她們都修真百年了,自己修真還不到十年,遠無法和兩人相比。

  薛凌雲自然也不是站著不動,他手中的寒玉劍也朝著前方的骷髏、殭屍揮去,每一劍下去都有一個殭屍骷髏被斬成粉碎,但是殭屍骷髏的數量真的是太多了,殺之不盡!

  砰!

  只見宋玉瑤一手執劍,另一手做了一個玄奧的手勢,一道雷電從空中劈下,頓時便有數十隻殭屍骷髏被轟成粉碎!宋玉瑤用的正是長生門的絕技滅魔神雷,滅魔神雷和秋水劍法同為長生門兩大絕技,滅魔神雷需要元嬰期以上的修真者才能夠使用,威力無窮!

  另一邊的李玉真也用出滅魔神雷,每一擊也能造成數十個殭屍骷髏死去,同時她還在守護薛凌雲,見到薛凌雲有危險的時候會立即出手相助。

  看到二女施展滅魔神雷,薛凌雲心中一動,他也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真者了,當然也能夠施展滅魔神雷了。當下薛凌雲左手朝前一揮,也是一道滅魔神雷施展出來,他的雷術比起宋玉瑤和李玉真相差不止一籌,雖然神雷威力也是極強,但是卻只殺死幾個骷髏。

  旁邊又有一隻幽靈鬼叫著朝薛凌雲撲了過來,旁邊的李玉真輕輕一揮劍,一道劍光將幽靈斬成兩半,這且不提。

  三人鬥了許久,這殭屍骷髏的數量仍是無窮無盡,薛凌雲的真元此刻已經消耗大半,他覺得這些下去不是方法,照這樣下去永遠殺不完這些殭屍骷髏。

  他的眼光朝著前方看去,只見祭壇上的枯骨神杖散發著幽幽的綠色光芒,一圈圈的朝著外面散去,外面的骷髏殭屍幽靈遇到綠色光芒,立即變得更加厲害,嚎叫鬼哭不斷!

  三人此刻都知道是這枯骨神杖做的好事,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對付這枯骨神杖,剛才宋玉瑤三人向枯骨神杖攻擊了數次,都被枯骨神杖散發的綠色光芒擋了下來,每次攻擊都毫無效果!

  薛凌雲心中焦急,但是也沒有其他的方法可想,他也想再試一試黑玄鼎的護主效果,不過那要到最後再無希望的時候嘗試,他可不敢保證黑玄鼎每次都能夠護主,上次就沒有擋住那道鬼氣!

  漸漸的薛凌雲的真元消耗大半,他歎了一口氣,已經決定向枯骨神杖衝去,試試黑玄鼎了,此刻他的心中突然想起一句話來:「雷自心發,心與道合,法中之要,非符非咒,以吾正氣,合靈將運……」這正是天書上的一段話,說的就是雷術,薛凌雲心中流過這句話,突然對雷術有了更深的理解,原來自己對雷術一直理解有誤,雷術的主要作用是驅邪而不是強攻,似乎自己門中的滅魔神雷也有著一定的缺陷,他僅僅思索了片刻,突然手中捏了一個法訣,他的手往前猛地一伸,一道金色光芒從空而降,這金色光芒並沒有滅魔神雷的巨大威勢,但是落下來之後竟然凝而不散,薛凌雲的手中又捏了一個法訣,這道金光猛然朝著四周膨脹開來,片刻後就有上百隻殭屍骷髏被金光淨化!

  宋玉瑤和李玉真心中也是焦急,她們突然看到薛凌雲用出如此一招來,心中驚喜無限,宋玉瑤立即道:「凌雲,你用的是什麼招式,似乎對這些鬼物很有用呢!」

  薛凌雲笑道:「這是我剛剛從天書中領悟的雷術,嗯,就叫它雷神之怒吧,我現在就教給你們!」

  當下薛凌雲將雷神之怒的施展方法交教給了宋玉瑤和李玉真二人,二人片刻後就明白了雷神之怒的施展要訣,當下這兩人也用出雷神之怒來!

  只見一道道金光從空而降,金光來到地面後立刻向著四周膨脹散去,那些骷髏殭屍幽靈剛剛碰到金光就被立刻淨化,大廳中頓時空下一大片來。

  宋玉瑤和李玉真的功力比薛凌雲要高得多,此刻她們二人出手威力也比薛凌雲剛才那一下要大得多!

  過了半個時辰,大廳中的鬼物終於消失不見了,祭壇上的枯骨神杖仍是在散發著幽幽的綠色光澤,但是再無一個鬼物湧出了!

  「凌雲,這次真是多虧了你了,要是沒有這個雷神之怒,我們三人就完了!」宋玉瑤興奮的道。

  薛凌雲哈哈一笑,道:「這得虧了那部天書,天書上的東西真的是玄奧無比,我們雖然體悟了好幾年,但是也只是掌握了一點皮毛而已!」

  宋玉瑤點了點頭,李玉真並不知道二人說的「天書」是什麼東西,不過她目前也無暇問這個問題,只是道:「凌雲,師姐,這個枯骨神杖該怎麼辦呢?」

  三人的目光都朝著祭臺上的枯骨神杖看了過去,這祭壇仍是鬼氣森森的,幽幽的綠色光芒讓人感覺有些心怵。薛凌雲打量了一陣,道:「我去將這枯骨神杖取下來!」

  旁邊的宋玉瑤和李玉真都道:「不可!」她們都擔心這枯骨神杖中還有其他的機關,怎麼都不能讓自己的男人冒險。

  薛凌雲沒有辦法,當下和二女又在大廳中飛了一圈,此時他們發現來時的那條通道竟然消失不見了,現在周圍只有這個大廳、祭臺、神杖!

  再次回到祭臺的面前,薛凌雲咬了咬牙,道:「一切的秘密都在這個祭壇和枯骨神杖上,我們必須將枯骨神杖取下來!」

  宋玉瑤和李玉真都爭著要去摘枯骨神杖,薛凌雲卻攔住二女,道:「還是我去的好,我身上的黑玄鼎十分厲害,關鍵時刻能護主,你們在這裡等著,發現我有危險立刻救援就是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9-22 11:18 , Processed in 0.048246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