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等待ㄉ人

至尊仙道 作者︰寒冷晴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2: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6 編輯

第三十章 蜀山派

 薛凌雲的手朝著前方的枯骨神杖抓去,奇怪的是竟然沒有碰到絲毫的危險,就這麼將枯骨神杖抓到了手中!不過僅僅片刻,猛然一股陰寒冰冷的能量衝入了薛凌雲的體內,薛凌雲的身體猛地一顫,他丹田中的元嬰此時受到這股冰寒能量的刺激,從元嬰中散發出一道道七彩光芒,這七彩光芒的能量竟然將這股冰寒能量完全擋住了!

  下面的宋玉瑤和李玉真緊張的盯著薛凌雲,看到薛凌雲似乎呆住了,宋玉瑤著急的道:「凌雲,怎麼了?」李玉真也是一片焦急,二女立刻衝到了薛凌雲的面前,都準備出手將枯骨神杖打掉。

  薛凌雲此時回過神來,輕輕一笑,道:「沒有什麼事情!這枯骨神杖中竟然有著一道道意識,估計是那個枯骨神君留下來的,我正在分析他留下來的這些信息,你們讓我靜一靜!」

  二女這才放心下來,她們守護在薛凌雲的身旁,半個時辰後薛凌雲長歎了一口氣,道:「這枯骨神杖中記載著枯骨神君的生平,還有枯骨神杖的使用方法,另外還有離開這裡的方法!」

  二女聽後大喜,宋玉瑤道:「凌雲,那我們快些離開這裡吧!」

  薛凌雲點了點頭,道:「出口其實就在這個祭壇下面,不過祭壇下是一個萬鬼噬魂陣,居枯骨神杖中的記載,這萬鬼噬魂陣號稱萬鬼宗第一大陣,也不知是真是假,好在他留下了破陣的方法!」

  當下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三人將祭壇轟開,薛凌雲將枯骨神杖揮出,一道恐怖至極的鬼氣散發出來,三人心中都是一凜,沒有想到這枯骨神杖如此厲害,看來不在本門的長生劍之下!

  薛凌雲嘴裡吐出幾句咒語來,只見枯骨神杖脫手而出,朝著祭壇下方飛了過去,猛然間在下方出現了一道道鬼影,這些鬼影化成一道道綠光被枯骨神杖吸收,最後枯骨神杖再次回到薛凌雲的手中。

  薛凌雲看著手中的枯骨神杖,道:「這枯骨神杖原本是萬鬼宗的聖物,而枯骨神君最早是萬鬼宗的宗主,後來枯骨神君將枯骨神杖帶出萬鬼宗,在這迷霧森林中隱居,於是這枯骨神杖就一直留在這裡了!」

  二女也曾聽說過枯骨神杖的傳說,宋玉瑤道:「我聽說萬鬼宗的枯骨神杖已經丟失上千年了,原來就在這裡!我們竟然闖入這麼凶險的地方,能夠逃出性命真是萬幸了!」

  其實枯骨神杖中還記載著許多枯骨神杖的使用方法以及很多的萬鬼宗法術,薛凌雲只是淡淡的掃了一遍,還沒有時間認真體悟呢。

  此刻終於安全了下來,三人心中都是欣喜。薛凌雲一把摟住宋玉瑤,猛地吻住了宋玉瑤的小嘴,宋玉瑤也激烈的反應著。半分鐘之後薛凌雲放開了宋玉瑤,他又看向身邊的李玉真,李玉真和他的目光相觸後立即低下頭來,薛凌雲心知她害羞,當下也是一把摟住,慢慢的吻上了李玉真的小嘴。

  之前已經和李玉真吻過一次了,不過上次是將李玉真當成了宋玉瑤,對於薛凌雲來說,這次才是第一次品嚐美人的滋味。

  他慢慢的吻著,頂開李玉真的銀牙,和李玉真的小香舌纏在了一起。李玉真臉色微紅,輕輕閉上雙眼,任由薛凌雲施為!

  許久許久薛凌雲終於放開了李玉真,他看了一眼宋玉瑤,又看了看李玉真,心中大是歡喜,笑道:「師傅和師叔都貌若天仙,能夠得到師傅師叔垂愛,我真不知是修了幾生幾世才得來的!」

  宋玉瑤此時已經完全接受了李玉真,她只是淡淡一笑,李玉真仍是羞澀無比。突然薛凌雲湊到李玉真的耳朵旁,輕聲道:「好師叔,這裡不是地方,等回去之後,我就把師叔你剝得乾乾淨淨,好好的疼愛我的師叔!」

  李玉真臉上又燙又燒,這種輕薄的話她以前那裡聽過,心中感覺異常羞澀但又有著深深的期待。旁邊的宋玉瑤顯然也聽到兩人的話了,她一把推開薛凌雲,將李玉真的手拉住,笑道:「師妹,現在你知道他有多壞了吧,等回去之後他還會更壞的!」說完宋玉瑤格格笑了起來,李玉真更是羞澀不堪。

  輕歎了一口氣,宋玉瑤對薛凌雲道:「凌雲,你可不能辜負我和師妹,我們的一片心可都在你的身上!」

  薛凌雲鄭重的點了點頭,他一手拉住宋玉瑤,另一隻手拉著李玉真,道:「阿瑤,真兒,你們放心,我會一生一世的守護你們的!」

  宋玉瑤和李玉真都感覺心中一甜,兩人緊緊的依偎在薛凌雲的身邊,三人朝著祭壇底部走了過去。

  

  行了大概有兩個時辰,前方漸漸的出現了一點亮光,三人心中一喜加快步伐,又走了片刻,終於再次看見洞口!

  「咦,這洞口不是原來的那個洞口了,這裡竟然是一個山谷!」李玉真驚訝的道。

  這裡果然不是原來的洞口了,現在這個洞口是在一個懸崖的中部,懸崖下是一個深深的山谷,山谷中滿是霧氣。

  三人朝著下方飛了過去,在山谷中飛了一陣,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東西,他們知道終於脫離枯骨洞了,現在算是徹底安全了!

  三人繼續往前飛去,飛了半天之後竟然發現了七大門派中的蜀山派留下的標記,薛凌雲道:「碰到同道了,我們去找找蜀山派的道友!」

  二女自然不會違背薛凌雲的意願,當下三人開始在附近尋找蜀山派的蹤跡。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他們發現前方出現一片劍光,蜀山派以馭劍之術聞名天下,他們的馭劍之術號稱修真界第一。看著前方絢麗多彩的劍光,薛凌雲道:「應該是蜀山派的人了,他們似乎正在和人打鬥,我們去幫幫忙吧!」

  前方果然看見幾個身穿蜀山派服飾的男女和幾個身穿黑衣的人在決鬥,薛凌雲三人立刻衝了上來,三人施展劍法道術,片刻間將這幾個黑衣人殺死。蜀山派中之人也認出了三人的道法來,知道是長生門的弟子,當下雙方見禮。

  蜀山派領頭的是一個身穿紫衣的美麗女子,這女子走上前來,道:「在下趙夢竹,是蜀山掌門神秀法師的弟子,不知三位道友高姓大名?「

  這女子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薛凌雲三人,看到宋玉瑤、李玉真的長相之後,這少女大為驚艷,沒有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美麗的女子。

  當她看清薛凌雲的相貌時,突然身子微微一顫,薛凌雲的長相真的是太像一個人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2: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7 編輯

第三十一章 天魔分舵

在下宋玉瑤,這位是我師妹李玉真,這一位是我徒兒薛凌雲!」宋玉瑤站了出來,微笑著說道。

  蜀山派的趙夢竹道:「原來是長生門的兩位師叔,久仰兩位師叔的大名了,沒有想到能在這裡相見!」

  趙夢竹表面上是在向宋玉瑤、李玉真行禮,實際上卻一直在打量薛凌雲,薛凌雲和她見過的一個人實在是太像了,她心中暗暗的留意著薛凌雲。

  宋玉瑤又道:「趙姑娘,不知道你有沒有見到我們長生門的弟子,我們三人和大家走散了,正在尋找他們呢!」

  哦!

  趙夢竹輕輕搖了搖頭,道:「我並未見到貴派的道友,不過這裡距離天魔教分舵已經不是很遠了,我們七大門派這次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滅掉天魔教分舵,兩位師叔和這位師弟不如跟我們一塊行動吧,到了目的地肯定會碰到貴派的道友的!」

  這……

  宋玉瑤轉頭向薛凌雲和李玉真看了一眼,薛凌雲衝著宋玉瑤點了點頭,當下宋玉瑤笑道:「好,既然如此,我們就暫時和貴派道友再一起,多有打擾了!」

  趙夢竹輕輕一笑,道:「宋師叔實在是客氣了,你們這樣的貴客我們請都請不到了,那裡說得上打擾!」

  當下宋玉瑤、薛凌雲、李玉真三人便跟著蜀山派的這幾個弟子一起朝著北方飛去,蜀山派這次竟然是兵分兩路,他們的長輩早已進入迷霧森林的更深處,而趙夢竹則帶著一些低輩弟子在後面跟著。

  趙夢竹似乎對薛凌雲很是感興趣,總是有意無意的向薛凌雲問話,漸漸的連薛凌雲的年紀、身世都打聽清楚了。她的問話技巧很是高明,薛凌雲三人都沒有察覺到異常之處,以為她也只是隨口問問罷了。

  半天之後,趙夢竹發現薛凌雲三人中竟似以薛凌雲為主,她心中暗道奇怪,薛凌雲只是一個低輩弟子,為何他的師傅和師叔都看他的臉色行事呢?

  蜀山派的其他男女也偷偷的打量薛凌雲三人,不過其他人的注意力基本都在宋玉瑤和李玉真的身上,這兩位可是修真界有名的四大美人,平日裡難得相見,今日可算是大飽眼福了!其實他們的師姐趙夢竹也算是一個美人了,而且趙夢竹的身上帶著一股勃勃英氣,這是宋玉瑤、李玉真二女無法相比的。

  

  到了第二天的時候,眾人又遇到了崆峒派、天師道、菩提宗的一些弟子,眾人合成一處,朝著天魔教分舵的方向衝了過去。

  當天下午眾人便趕到了天魔教分舵,在這裡見到了更多的七大門派弟子,長生門的幾個人也終於再次見面了!

  「宋師妹、李師妹、薛師侄,你們去了何處,竟然消失了這麼久?」了道一見到三人就立即問道。

  旁邊的蕭青松臉上一驚,他沒有想到三人竟然順利逃了出來,修真界傳言枯骨神君的洞府危險重重,沒有大成期以上修為很難逃脫,他們三個竟然能夠跑出來,難道那個洞府並不是真的枯骨洞?!

  「讓師兄擔心了,我們遇到了一點小麻煩,不過也有點收穫,你看看凌雲,他現在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真者了!」李玉真上前微笑道。

  「哦!恭喜薛師侄了,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在迷霧森林中再做突破,果然是天資聰穎,將來必能成為我長生門的棟樑之材!」了道興奮的說道。

  後面蕭青松的臉色已經發生了一點變化,他的目光越來越冷,心中對薛凌雲更是忌憚。趙志平和張子隱倒是上前恭喜了兩句。而林鳳舞則是驚異的看著自己的師傅李玉真,她發現自己的師傅說話很是溫柔,以前師傅說話都冷冰冰的,怎麼今日如此怪異呢?

  「你們來的恰是時候,天魔教分舵就在前方,我們七派人士大都集合到這裡了,現在正準備闖入天魔教分舵呢!」了道又道。

  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都點了點頭,這是顯而易見的,顯然正派眾人已經做好了進攻天魔教分舵的準備。

  一個時辰後進攻正式開始,七派人士朝著天魔教的分舵飛了過去。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三人緊緊的跟在一起,後面還跟了兩個「尾巴」,一個自然是李玉真的徒兒林鳳舞,另一人竟是峨嵋派的趙夢竹,這個趙夢竹不知為何對薛凌雲很感興趣!

  殺!

  隨著一聲大喝,眾人衝進了天魔教的分舵中,數道劍光閃爍,立刻便將天魔教分舵前的幾個魔道弟子殺死,接下來由精通陣法的將天魔教分舵中的陣法統統破掉,眾人這才朝著天魔教分舵飛了進去。

  到處都是劍光,到處都是喊殺聲,不斷有魔道弟子被殺死,正道七派也死了不少的人。

  薛凌雲感覺這樣的爭鬥毫無意義,他不明白為何正道魔道之間衝突如此激烈,為何正道七派要冒著重重危險進入迷霧森林,為何雙方不能和平共處?不過這種事情不是他能夠想清楚的,現在的他深處局中,他不殺人人就殺他,所以薛凌雲仍是在竭力施展著法術。

  宋玉瑤和李玉真也在攻擊著,不過她們的大部分精神都放在薛凌雲的身上,李玉真還有一部分精神放在自己的徒兒林鳳舞身上。

  林鳳舞越來越覺得師傅的行為怪異,現在師傅似乎對薛凌雲很是照料呢,那些法寶道術還沒有攻擊到薛凌雲的身上,自己的師傅立刻就將攻擊攔了下來!

  蜀山派的趙夢竹仍是在觀察著薛凌雲,薛凌雲的長相、神情、動作都和那個人很像很像,難道他和那個人有什麼關係嗎?

  

  「這天魔教分舵的情況有些不對,按理說這裡的魔門弟子應該很多的,可是我們怎麼只碰到了幾十個人,而且也沒有見到分神期以上的高手?」一個時辰後,天魔教分舵徹底被蕩平了,那些魔道弟子有的被殺死、有的被捉住,此時七大門派的長輩們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

  「劉師兄,我剛剛得到消息,似乎迷霧森林的最深處有魔物出現,天魔教分舵中的高手都前往迷霧森林的最深處了!一路上我們碰到的極北老魔、綠袍老祖等人似乎也是衝著這魔物而去的!」崆峒派的一個道士說道。

  接著越來越多的消息傳了過來,據投降的魔道弟子交代,分舵中的高手的確全去了迷霧森林深處,否則這分舵也不會這麼容易被攻陷!

  「元嬰期一下的弟子都留在此處,各派再留兩個高手,其餘的人跟我走!」崑崙派的一位長老大喝了一聲,然後當頭朝著迷霧森林的深處飛了過去。

  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三人對視了一眼,薛凌雲此時對迷霧森林的深處很感興趣,不知究竟是什麼魔物出現,竟然能將這麼多的魔道高手都吸引去了,他輕聲道:「我們去看看吧!」

  宋玉瑤和李玉真輕輕點了點頭,當下三人朝著迷霧森林的深處飛去。了道留在當地照顧長生門的三代弟子,其餘的三代弟子包括林鳳舞也留在了原地,而峨嵋派的趙夢竹仍是緊緊的跟著薛凌雲!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5: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7 編輯

第三十二章 死亡樹

  薛凌雲現在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為,元嬰期就可以御劍飛行了,飛行速度比以前快了數倍,他和宋玉瑤、李玉真也不著急往前,只是遙遙的跟著七大門派的那些人。

  「凌雲,你要小心了,還不知道這迷霧森林深處有何危險呢,千萬不要冒失!」李玉真朝著薛凌雲說道,現在李玉真已經基本上適應了和薛凌雲相處,真正把薛凌雲當成自己的男人來看待了!

  「放心吧,我也只是瞧瞧熱鬧,看看迷霧森林深處究竟是何等魔物出世,一旦遇到危險我會離開躲開的!」薛凌雲大笑了一聲,又道:「再說了,有兩位分神期的嬌妻護佑,我怕什麼!」

  宋玉瑤和李玉真微微一笑,二女一左一右陪在薛凌雲的身邊,三人在一起似乎不懼怕任何危險!

  蜀山派的趙夢竹仍是跟著三人不放,她覺得三人的關係真的有些奇怪,這薛凌雲似乎和自己的師傅、師叔很是親密。

  飛了不知有多久,前方的霧氣越來越濃,漸漸的只能看清身旁數十米的距離了,正道七派的眾人都有些緊張,不知道前方會碰到何種危險。此時崑崙派和崆峒派的人衝在最前方,萬佛寺和菩提宗的人跟在後面,蜀山派、天師道、長生門的則在最後方。

  又過了一陣,突然聽到前方有爭鬥的聲音傳來,眾人心中一凜,紛紛放慢速度、停了下來。

  「看來前方就是魔物出世的地方了,不知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引來綠袍老祖那樣的高手來?」李玉真好奇的道。

  現在薛凌雲三人也已經知道綠袍老祖的來意了,綠袍老祖明顯就是衝著迷霧森林中的魔物而來的,能夠讓他感興趣的可不是一般的東西!

  再飛行片刻,霧氣濃烈的有些怕人,此時的霧氣中帶著一道道魔氣,就算是分神期的修真者也只能看清身旁三十米處的事物!

  嗖!

  前方的打鬥聲越來越清晰,猛然一道劍光朝著薛凌雲三人射來,宋玉瑤輕輕一擋,將劍光擋住,道:「是魔道中人的飛劍!凌雲,跟著我和師妹,萬萬不可走散了!」

  薛凌雲點了點頭,三人小心翼翼的朝前而去,現在已經看不到其他的正派人士了,那些人都消失在霧氣之中了!

  天色此時也暗了下來,眾人在霧氣和魔氣中幾乎看不到任何東西,所有人都心中忐忑不已,不時的有打鬥聲、法寶的光芒傳來。

  「凌雲,我們再往前方飛一陣,如果發現不了東西的話,我們就立即退出!」宋玉瑤心中感覺有些不妙,拉著薛凌雲的手輕聲說道。

  此時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寸步不離,這裡真的是太詭異了,不能不加倍小心!

  

  周圍的魔氣越來越重,薛凌雲三人都感覺身上微微發冷,他們心中都有著淡淡的恐怖,正在此時,忽然一陣恐怖的笑聲傳來!

  「哈哈哈哈,綠袍老兒,竟然敢和我搶死亡樹,看我不吃了你!」笑聲十分的刺耳,不知是何人發出。

  「哼!周坤,你算是什麼東西,先把我的第二元神破了再說吧!」這聲音正是綠袍老祖發出來的!

  聲音離薛凌雲三人還有一段距離,三人都聽清楚了這段對話,薛凌雲好奇的道:「阿瑤,真兒,死亡樹是什麼東西?是不是就是他們搶奪的魔物?」

  宋玉瑤輕輕搖了搖頭,道:「我不清楚,沒有聽說過這個東西!」李玉真也道:「我也沒有聽說過!」

  薛凌雲心中有些失望,他帶著二女偷偷往前又飛了一陣,突然眼前有金光出現,正是綠袍老祖飼養的金蠶!

  薛凌雲三人立即出手將這幾隻金蠶殺死,綠袍老祖明顯是在對付那個「周坤」,根本沒有注意到這裡發生的事情。

  三人從金蠶群的外圍飛了過去,又飛了一陣,忽然三人感覺頭部微微發麻,前方似乎有異常恐怖的東西存在!

  薛凌雲三人立刻停了下來,他們的本能告訴他們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絕對是危險重重!

  「我們就在這裡呆上一陣吧!」薛凌雲拉著二女的手,他明顯感覺到二女手心冰冷,其實他現在也是手心冰冷!

  四周的魔氣濃密的讓人吸不過氣來,周圍越來越恐怖了,薛凌雲三人開始慢慢的往後退,他們已經不敢再呆在這裡了!

  正道七派中不少人都停了下來,而魔道中人則蜂擁著朝著前方衝去,到處都是魔道中人的恐怖笑聲!這裡伸手不見五指,正道中人也不會隨意攻擊,魔道中人的爭鬥也都漸漸的停了下來!

  薛凌雲和宋玉瑤、李玉真三人往後悄悄的退著,魔氣不斷的向著外面湧出,三人都知道不妙,這裡真的是太危險了!

  薛凌雲已經準備帶著二女轉身就逃了,反正他來迷霧森林也只是長長見識、增加一些經驗而已,這趟迷霧森林之行已經讓他的修為增加到了元嬰期,又得到了李玉真這樣的美人,還得到了枯骨神杖,也算是不虛此行了,不必再留在這種危險境地了!

  他正要開口對二女說話,突然他金丹中的黑玄鼎猛然旋轉起來,片刻後黑玄鼎竟然從他的頭頂冒了出來,黑玄鼎呼嘯著旋轉著朝著前方衝了過去。

  薛凌雲目瞪口呆,這黑玄鼎竟然做出如此怪異的動作,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本來是要立即離開的,現在卻有些打不定主意了,黑玄鼎是他最重要的一件寶貝,好幾次遇到危險都靠著黑玄鼎護佑,他可不願意失去這件法寶!

  「凌雲,怎麼了?」宋玉瑤也聽到了黑玄鼎飛出的聲音,她忍不住問道。

  「我的黑玄鼎朝著前方飛走了!」薛凌雲苦笑了一聲道,旁邊的二女都大為驚訝。

  思索了片刻,薛凌雲咬了咬牙,道:「我們等一等,如果黑玄鼎不回來的話,我們就立即離開,以後有時間再尋找黑玄鼎!這裡真的是太危險了,我感覺很不妙!」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6: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7 編輯

第三十三章 峨眉

 等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時間,薛凌雲已經有些不耐了,他看著眼前無邊無際的黑霧,猛然道:「阿瑤,真兒,我們離開這裡吧!以後有時間再來尋找黑玄鼎!」

  這……

  宋玉瑤和李玉真都皺了皺眉,宋玉瑤道:「凌雲,那黑玄鼎神異無比,比起本門的長生劍都要厲害一些,我們還是再等一等吧!」李玉真也道:「再等片刻,如果黑玄鼎再不回來,我們就走!」

  薛凌雲無奈點了點頭,三人又在這裡等了片刻,薛凌雲實在是有些著急了,這裡的氣氛太恐怖了,那無邊無際的魔氣不斷壓抑著他的心神,讓他感覺很是不安!

  嗖!

  正在薛凌雲焦急不堪的時候,突然一道風聲傳來,宋玉瑤和李玉真吃了一驚,正要出手將飛來的物體擋住,薛凌雲突然欣喜的道:「是黑玄鼎,它竟然又回來了,真是太好了!」

  黑玄鼎旋轉著來到了薛凌雲的頭頂,然後再次從薛凌雲的額頭進入了薛凌雲的身體中,最後黑玄鼎又一次漂浮在薛凌雲元嬰的頭頂,再也沒有絲毫動作了!

  薛凌雲感覺黑玄鼎中似乎多了一點什麼東西,他的神識再次進入了黑玄鼎中,來到黑玄鼎裡面的那個宮殿中,薛凌雲驚駭的發現宮殿中到處都是魔氣,無邊無際的魔氣將整個宮殿都籠罩了!而宮殿的外面還是無邊的火焰,整個局面異常的詭異!

  薛凌雲不敢在這裡再停留下來,他的神識從黑玄鼎中退了出來,旁邊的宋玉瑤和李玉真都焦急的看著薛凌雲,道:「凌雲,你怎麼了?」

  薛凌雲微微一笑,道:「沒有什麼,我只是到黑玄鼎中看了看,裡面似乎多了一點東西,似乎……似乎到處都是魔氣!」

  輕輕搖了搖頭,薛凌雲也猜不出黑玄鼎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他拉著二女的手,道:「阿瑤,真兒,我們離開這裡吧!這裡太危險了,我們本來也只是瞧瞧熱鬧罷了,走吧!」

  宋玉瑤和李玉真當下便跟著薛凌雲朝後方飛去,宋玉瑤道:「凌雲,師妹,你們有沒有發現,這裡的魔氣似乎在漸漸消失,霧氣也在漸漸消失?」

  李玉真點了點頭,道:「好像是這樣的!剛才這裡的氣氛很恐怖,現在這種恐怖的感覺似乎一下子消失了,周圍的魔氣也遠不如剛才那麼濃烈!是不是……是不是裡面的魔物已經被人收走了!」

  聽了李玉真的話後,薛凌雲和宋玉瑤都是一驚,宋玉瑤道:「一定是這樣了!這魔物肯定是驚人至極的存在,緊緊散發出來的魔氣就如此的恐怖,不知是哪一位高手有能力將這魔物收復?我想……一定是魔道的高人了!」

  薛凌雲心中一動,忽然想起黑玄鼎的宮殿中的那片驚人的魔氣,他心中一驚,心道莫非是黑玄鼎將那魔物收復了?這……也太驚世駭俗了吧?薛凌雲暫時不敢將這種猜測告訴二女,害怕二女著急,當下仍是拉著二女往後飛去。

  

  迷霧森林深處的魔氣漸漸的消散了,霧氣也漸漸的消散,明亮的月光照耀著大地,周圍一片明亮!

  此時此刻魔道中人、正道中人的身影都漸漸現了出來,剛才的魔氣對正道中人影響極大,所以不少修為差點的正道中人都已經離開了,現在剩下來的都是分神期以上的高手!

  魔道中人沒有料到還有這麼多的正道中人存在,一個長著雙角、滿頭都是綠發的中年人桀桀笑道:「這裡竟然有這麼多正道中人,各位同道,我們將這些正道中人全部消滅吧!哇哈哈哈……」

  除了這個修魔者大笑大叫之外,其他的魔道中人竟然都靜悄悄的,他們都用懷疑的目光打量著周圍的其他魔道中人,其中一個天魔教的長老冷笑一聲,道:「綠袍老祖,剛才那死亡樹是不是你收去了?你最好乖乖的叫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綠袍老祖哇哇大叫了一聲,道:「胡說,胡說!老子也在尋找那棵死亡樹,到底是什麼人收走了,快快站出來!」

  這些魔道中人現在竟然不理會正道七派的人了,在他們看來正道七派中人是沒有能力收復那個魔物的,那魔物散發出來的滔天魔氣是正道中人的剋星,所以收走魔物的一定是魔道中人!

  周圍的氣氛越來越壓抑,這些來自不同地方的修魔者都有些疑神疑鬼,有些原本就有仇恨的當下便開始打了起來,場面慢慢的亂了!

  一炷香時間之後,魔道中人已經陷入了一片混亂中,不少的正道中人也被牽連進來,不過主要還是魔道中人在互相爭鬥!

  「各位道友,這裡不是善地,我們快快離去吧!」突然崑崙派的一個修真者站出來說道,這個崑崙派的修真者竟然就是那個李破塵,那個對宋玉瑤有意的崑崙長老。

  這次正道七派進入迷霧森林只是來剿滅天魔教的分舵,同時鍛煉一下三代弟子而已,他們真正的高手並沒有來多少。而魔道中人很多都是為了那棵「死亡樹」而來的,裡面有綠袍老祖、天魔長老、極北老魔等修為極高的存在,這些人遠比正道來的人強多了!

  正道中人慢慢的從迷霧森林的最深處退了出來,而魔道中人還是混戰成一片!

  

  正道七派退到了天魔教的分舵中,他們稍稍商量了一下,當下便決定離開迷霧森林,只留下幾個高手觀察之後的情況。

  長生門眾人朝著南方飛去,眾人都沒有想到這次迷霧森林之行就這麼結束了,大家基本上沒有太大收穫,當然薛凌雲除外。薛凌雲得到了一個美麗的師叔,修為也進入了元嬰期,另外還得到了枯骨神杖,黑玄鼎中似乎也有了不尋常的變化!

  蜀山派的那些人也離開了迷霧森林,蜀山派的趙夢竹離開之前仍是在暗中打量著薛凌雲,她的臉色不斷變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五天後正道七派中人基本上回到了門派中,薛凌雲等已經回到長生山,而蜀山派的眾人已經回到了蜀山重地峨眉!

  趙夢竹回山之後朝著峨眉主峰金頂而去,在峨眉金頂上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道觀,趙夢竹跪倒道觀之前,道:「弟子已從迷霧森林歸來,特來朝見師傅!」

  道觀中傳出一個中年人的聲音,「是夢竹啊,你進來吧!」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6: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7 編輯

第三十四章 身世

趙夢竹進入了道觀中,道觀中看不到其他人,趙夢竹徑直走到了一個房間門口,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只見房中坐著一個中年道士,中年道士雙目緊閉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上,他的左手捏著劍指,右手朝天而向,等趙夢竹進來後中年道士睜開雙眼,笑道:「夢竹,這次迷霧森林之行有何收穫?」

  趙夢竹微微一笑,將迷霧森林的經歷都說了出來,最後道:「師傅,我在迷霧森林中見到一個少年,他……的長相和畫像上的那個人很像呢!」

  什麼!

  中年道士心中一驚,雙眼中射出兩道寒芒,道:「你是說那少年和這幅畫像上的人長得很像?」

  中年道士和趙夢竹的眼光此時都轉向了牆上的一幅畫,畫中是一個女子,這女子一身黑衣,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相貌之美不在宋玉瑤、李玉真之下!

  趙夢竹認真的打量這幅畫像,每次見到這幅畫像她都感覺很是溫馨,這畫像上的女子給人一種很溫柔很親切的感覺。趙夢竹點了點頭,道:「那個少年和這幅畫像上的女子很像,他們的眼睛如出一轍!而且……而且那個少年和師傅你也有些相像呢!」

  趙夢竹從小就跟著師傅修真,這幅畫像二十年來就一直掛在師傅的房間中,趙夢竹對畫像上的女子異常的熟悉,當初一看到薛凌雲就想起了畫像上的女子,薛凌雲的眼睛和畫像上女子的眼睛太相像了,薛凌雲的身形則和自己的師傅異常相像,這不能不讓趙夢竹驚訝駭異。

  中年道士此刻面孔嚴肅了起來,他一字一句的道:「你說的都是真的?他叫什麼名字?今年的年紀如何?」

  趙夢竹點了點頭,道:「那個少年是長生門的三代弟子,名字叫做薛凌雲,今年的年紀應該是21歲了!」

  中年道士聽了後身體巨震,他喃喃道:「他姓薛?21歲……這應該是巧合吧……夢竹,你能把他的長相描繪出來嗎?」

  趙夢竹點了點頭,她的手輕輕一揮,薛凌雲的影像便出現在了中年道士的面前,那身形和中年道士相差無二,而面部的很多細節則和牆上畫像中的女子異常相似!

  中年道士緊張激動的看著薛凌雲的影像,他的手慢慢的伸出,竟似要在薛凌雲的影像上撫摸一陣,過了許久許久,中年人雙目中似有霧氣出現,他低聲道:「姓薛,21歲,又長成這幅模樣,除了……除了……再也沒有其他可能了!」

  此刻中年道士的臉上滿是激動和興奮,旁邊的趙夢竹疑惑的看著中年道士,她似乎猜到了一些什麼東西,但是卻不敢詢問自己的師傅,只是道:「師傅,這個少年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中年道士猛地轉頭看向趙夢竹,道:「夢竹,你知道師傅的俗家姓氏嗎?師傅本姓薛,進入蜀山派之後才改名神秀的!」

  

  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等人也回到了長生山上,李玉真原本是在長生山天靈峰修煉的,回來之後稍作安排便來到了薛凌雲和宋玉瑤所在的玉竹峰。

  「師妹,今後我們三人一起住在這裡,你說好不好?」宋玉瑤嬌笑著對李玉真道。

  這……

  李玉真心中早就答應了,她已經深深的迷戀上了薛凌雲,自然不願意和薛凌雲分開,但是她畢竟臉皮較薄,思考了半天,竟然低聲道:「其實住在那裡都一樣,關鍵是我的徒兒鳳舞,她……一個人留在天靈峰,我有些不放心呢。」

  薛凌雲哈哈一笑,走過來將美麗的師叔摟在懷中,吻了吻師叔的小耳垂,低聲道:「你都是我的女人了,出嫁從夫,今後必須和我在一起!至於林師妹,她的主要任務是修煉,你偶過過去指導一下就可以了!」

  聽到薛凌雲發話了,李玉真有些羞澀的點了點頭,道:「一切都聽凌雲你的!」

  薛凌雲心中得意,這個美麗的師叔現在對自己言聽計從,他心中有著一種征服的快感,當下越發放肆了,將手伸進了李玉真的衣領中,慢慢的往下移動著。

  李玉真臉色緋紅,任由薛凌雲施為,過了半響,只聽薛凌雲低聲道:「好師叔,今天就是你我的洞房花燭夜,你說好嗎?」

  此時天色已經漸黑了,月亮已經升上了天際,明亮的月光照在竹屋中,此時的李玉真顯得更加的迷人,聽到薛凌雲的話後,李玉真輕輕點了點頭,吐出了一個「嗯」字!

  薛凌雲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激情,他一把將李玉真扔到了竹床上,對另一邊的宋玉瑤道:「阿瑤,你也一起來吧!真兒可是你的師妹呢,你這個做師姐的可要好好示範一下!」

  宋玉瑤臉上也是一紅,她和薛凌雲親熱慣了,但是要她在李玉真的面前和薛凌雲親熱,她還真有些放不開!

  薛凌雲輕輕一笑,將宋玉瑤也摟了過來,輕輕的為宋玉瑤解開衣帶,道:「阿瑤,真兒,你們都是我的女人,今後我們三人要生活在一起,還有什麼羞澀的呢!今天為夫好好的和你們『玩一玩』!」

  先是宋玉瑤,再是李玉真,薛凌雲將美麗的師傅師叔都剝了一個精光,用自己的激情撫慰著美麗的師傅師叔,竹屋中充滿了蕩人心魄的呻吟聲……

  玉竹峰上薛凌雲和美麗的師傅師叔親熱著,天靈峰上林鳳舞正在靜坐修煉,而長生山主峰飄渺峰上,此刻正有一個青年站在月光之下!

  這個青年臉色陰霾,他冷冷的看著天空中的月亮,心道:「薛凌雲竟然從枯骨洞中逃了出來!莫非那枯骨洞並非真正的枯骨神君洞府?難道他真的這麼福大命大!」

  這個青年正是蕭青松,他是元嬰期的修為,手中又執掌長生劍,本來應該是本門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可惜偏偏輸在了薛凌雲的手中!直到現在他都無法釋懷,心中對薛凌雲很是敵視,一想起薛凌雲來他心中就異常的不舒服!

  「枯骨神君……枯骨神杖……聽說枯骨神杖是萬鬼宗的聖物……」蕭青松心中慢慢有了一個主意……

  半年後修真界有傳言說枯骨神杖重現江湖,而且是出現在一名長生門三代弟子的手中……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6: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8 編輯

第三十五章 黑玄鼎中

經歷了迷霧森林的事情之後,現在的薛凌雲修煉更加勤奮了,現在的他深深的明白實力的重要性!在修真界實力就意味著生命,實力低的修真者隨時都可能喪命,而實力高的則可以在艱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更何況現在的自己擁有兩個佳人,自己要努力保護她們呢!

  薛凌雲每日裡都在勤修本門的《長生經》,長生經是莊周所創,莊周曾經師從老子,這長生經也可以說是太清一脈的仙術。長生經的心法博大精深,尤其是裡面的秋水三劍,似乎已經包容了天下所有的劍法精要!薛凌雲對這秋水三劍很是喜歡,他手中的寶劍寒玉劍又是寶器級別的法寶,施展出來更增威力。

  另外薛凌雲對「天書」也十分看重,天書是黑玄鼎送給自己的東西,自己數次都從天書中悟出道法來。這天書精微奧妙,似乎還在長生經之上,真不知是何人所著。

  上次在迷霧森林中薛凌雲創出了「雷神之怒」來,這半年裡他又有突破,創出了「閃電之怒」。閃電之怒和雷神之怒不同,雷神之怒偏向於驅邪,而閃電之怒則是正兒八經的攻擊手段,對付正道魔道都有極大作用!

  薛凌雲的元嬰期境界已經完全鞏固了起來,現在他的元嬰中總是帶著一層淡淡的七彩光華,薛凌雲也不知道這光華有什麼作用,但是想來不是什麼壞事,因為這七彩光華是當初元嬰初結的時候黑玄鼎造成的結果!

  說起黑玄鼎來,就不得不說黑玄鼎這些天的變化了!

  薛凌雲回來的第二天就嘗試控制黑玄鼎,結果很是失望,雖然他的修為已經增加到元嬰期了,但是還是無法控制這黑玄鼎。

  當天他的神識再次進入了黑玄鼎中,黑玄鼎中仍是滔天的火焰,火光中有一座宮殿浮現,薛凌雲進入了宮殿中。

  現在這座宮殿中到處都是魔氣,薛凌雲的神識上有七彩光芒散發出來,這七彩光芒竟將魔氣排斥在外,讓薛凌雲的神識可以繼續進入。

  在宮殿的最中央的位置,現在那裡竟然出現了一棵三米高的小樹,這棵樹只有小孩的胳膊粗細,在樹上有著幾個稀稀落落的枝幹,而滔天魔氣就是從這棵小樹上散發出來的!

  「死亡樹,這一定就是魔道中人所說的死亡樹了!」薛凌雲心中一動,立刻想起迷霧森林中綠袍老祖對「魔物」的稱呼,心知這就是迷霧森林深處的那棵死亡樹,也就是魔道中人爭相奪取的聖物!

  「黑玄鼎為何會將這棵死亡樹弄到鼎中來?真是奇怪啊!」薛凌雲皺眉想著,心中滿是不解!

  之後他又查了很多典籍,終於明白這死亡樹是什麼東西了!原來死亡樹是開天闢地以來最神秘的幾種植物之一,這死亡樹可以將周圍的所有靈氣轉換成魔道修真者所需的魔氣,當真是奇異無比!

  「可惜我是正道修真者,這死亡樹對我毫無用處!再說死亡樹在黑玄鼎之中,我也沒法將它弄出來啊!」薛凌雲心中苦笑。

  

  當初從迷霧森林歸來,薛凌雲手中還有一件邪道法寶,就是那根枯骨神杖!枯骨神杖不但是一件頂級的法寶,裡面還記載著很多萬鬼宗的修煉方法,這些修煉方法現在都在薛凌雲的心中。

  薛凌雲那天也嘗試煉化枯骨神杖,可惜他的真元和神識都無法被枯骨神杖所接受,他是正道修真者,那枯骨神杖是邪道法寶,用正道心法是很難將枯骨神杖煉化的!

  「既然如此,我何不修煉一些萬鬼宗的法術?」薛凌雲心中有了這個想法,幾天後他也確實開始修煉萬鬼宗的法術了。

  萬鬼宗的法術異常的詭異,配合著枯骨神杖能發揮出極大的威力來。可惜薛凌雲的基礎心法是長生經,和萬鬼宗的修煉方法格格不入,這半年來魔道法術進展極為緩慢!不過也不是全無效果,至少現在的他已經能夠運用枯骨神杖了!

  薛凌雲根本沒有想到,這枯骨神杖不但是一件寶物,也是一件燙手的山芋,不久後這枯骨神杖就會給他帶來極大的麻煩!

  

  這天薛凌雲修煉完畢,突然李玉真對他道:「夫君,跟我去天靈峰看看吧,那裡是我以前修煉的地方,風景很是美麗呢!」

  薛凌雲想了想,笑道:「好,就去看看真兒以前修煉的地方,你的徒兒鳳舞應該也在那裡吧!」

  李玉真點了點頭,道:「將鳳舞一人留在天靈峰,我心中真有些不放心呢!這次我要考察一下她的修真進度,她已經服了一顆青源丹,不知道修為有沒有增長?」在迷霧森林中宋玉瑤煉製了三顆青源丹,其中薛凌雲首先服了一顆,後來將其中一顆送給了林鳳舞,還有一顆給了了道的徒兒趙志平。

  薛凌雲捏了捏李玉真的小鼻子,笑道:「你不放心她,乾脆讓她也來玉竹峰修煉得了!」

  李玉真心中一動,片刻後又搖了搖頭,有些羞澀的道:「不好,若是被她瞧見我們……親熱,那就糟了!」

  薛凌雲哈哈一笑,拉住李玉真的手,道:「我的好師叔啊,讓她瞧見又怎麼了?反正她也是你的弟子,你讓她不要亂說就是了!」

  李玉真羞澀的搖了搖頭,這種事情是萬萬不能讓自己的徒兒林鳳舞知道的!師叔愛上了師侄,這是違背倫理的事情,自己偷偷的和薛凌雲好就行了,可不能讓自己的徒兒林鳳舞知道。

  宋玉瑤仍在竹林中靜修,薛凌雲和李玉真朝著天靈峰的方向飛去!

  

  天靈峰和玉竹峰都在長生山的最外圍的地段,尤其是天靈峰,這裡是長生山脈的最北端,再往北就出了長生山的範圍了。

  林鳳舞見到薛凌雲和李玉真後極是高興,她先是纏了師傅李玉真一陣,後來竟然開始纏著薛凌雲了!

  過了會林鳳舞偷偷的將自己的師傅李玉真拉到一邊,有些羞澀的道:「師傅,我……很喜歡薛師哥呢!」

  李玉真心中一跳,她的徒兒竟然和她喜歡上了同一個男人,這讓她有些難以接受。論道比武大會之後,她就發現林鳳舞對薛凌雲有好感,當時和曾經試圖撮合林鳳舞和薛凌雲。但是現在薛凌雲是自己的男人,她當然不會再介紹給自己的徒兒林鳳舞了!

  「這個……鳳舞……你薛師哥他每天都忙著修煉,暫時不會考慮男女情事!」李玉真吞吞吐吐的說道。

  旁邊薛凌雲突然走了過來,剛才李玉真和林鳳舞說話聲雖低,但是他竟然聽到了!薛凌雲也沒有想到林鳳舞喜歡自己,他心中有些發呆,心道自己都把人家的師傅搞定了,不可能再搞定她了!

  「要是師徒二人都躺在我的懷中,那該多好了!」突然薛凌雲的心中冒出了這麼一個想法,他心中一驚,立刻制止自己想像下去,這真的是太荒唐了,而且這想法有些對不起深愛自己的宋玉瑤和李玉真。

  「鳳舞,你在這裡好好修煉,我還要去玉竹峰和你宋師伯修煉一種功法,我暫時就先離開了!」李玉真不敢再呆下去,當即便要告辭。

  薛凌雲和李玉真離開了天靈峰,林鳳舞有些失望的回到了房中繼續修煉。

  薛凌雲二人朝著玉竹峰的方向飛去,兩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的,突然李玉真道:「壞夫君,你是不是什麼都聽見了?鳳舞她對你也很有好感呢!」

  薛凌雲乾笑了一聲,道:「那又如何?我都有了你了,當然不會再和她發生什麼事情了!」

  李玉真停了下來,薛凌雲也不得不跟著停下,只見李玉真用一種怪異的目光打量著薛凌雲,突然她嬌聲道:「如果沒有我的話,你是不是會考慮鳳舞?」

  薛凌雲微笑著搖了搖頭,其實他心中最喜歡的一直是宋玉瑤,和李玉真都屬於意外,跟不用說別人了!

  李玉真此刻心中想法很奇怪,她顯然也知道自己在薛凌雲心中的地位無法和宋玉瑤相比,現在的她有一個古怪的念頭:「若是加上鳳舞,我們師徒二人能和師姐相比嗎?憑我們師徒兩個能不能贏得夫君更多的愛?」

  薛凌雲那裡知道她現在的想法,他正要帶著李玉真繼續往前飛,只聽李玉真道:「夫君,鳳舞的身子很美呢!當年我和她一起在湖中洗澡,年輕女孩子的身體就是好呢……」

  薛凌雲聽的慾火狂升,他到現在還不知道李玉真為啥要說這個……

  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周圍有著一道道淡灰色的煙霧升起,這煙霧朝著二人不斷吹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7: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8 編輯

第三十六章 萬鬼宗護法

 淡灰色的煙霧朝著薛凌雲和李玉真吹了過來,此刻兩人都在想著心事,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異狀!更何況這煙霧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陰風鬼霧,是幽風山萬鬼宗的特產,傳聞這種陰風鬼霧每千年才能產生一丁點,現在這裡的陰風鬼霧數量已經是萬鬼宗數百年來的珍藏了!

  在數里外的遠處此時正有兩個人緊緊的盯著這個方向,這兩個人都身穿白衣,他們的身影都有些模模糊糊的,在他們的手中拿著蟠狀的武器,不知是何等法寶!

  薛凌雲和李玉真還在說這話,李玉真現在已經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定要把自己的徒兒也推給薛凌雲,第一是因為徒兒林鳳舞真心喜歡薛凌雲,第二是因為李玉真要靠徒兒的幫助和宋玉瑤爭寵!

  「呵呵,夫君,今後我們常來天靈峰轉轉,鳳舞的玉蕭吹的很好,今天還沒有讓你聽呢!」李玉真輕笑著道。

  薛凌雲也淡淡一笑,他正要說話,突然感覺頭部猛的一昏,他抬起頭來,有些吃驚的道:「真兒,這是怎麼了?我的頭怎麼有些昏?」

  聽了薛凌雲的話後,李玉真心中也是一驚,她稍稍感受了一下,立即道:「不好,有人在暗算我們!凌雲,不要再呼吸周圍的空氣,我們快些回玉竹峰,這裡有些不對!」

  可惜兩人的反應已經有些遲了,正當兩人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周圍傳來了陰森森的笑聲,接著兩道穿著白衣的身影出現在了薛凌雲和李玉真的面前!

  「你們是什麼人?膽敢來我們長生門撒野!」李玉真一聲嬌喝,厲聲道。

  薛凌雲已經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了寒玉劍,不過他心中十分擔憂,此刻他感覺全身越來越虛弱,就連真元都提不起幾分來!

  哈哈哈哈!

  兩個人影張狂的大笑了起來,其中一個陰惻惻的道:「我們在這裡已經等待了整整一個月了!為了你們還消耗了數百年的陰風鬼霧,你們應該感到自豪了!」看到李玉真似乎要發出求救訊號,這個人又道:「你們現在求救也來不及了,這裡已經被我們布下了陣法,短時間內是不會有人發現你們的!哈哈哈哈……」

  薛凌雲和李玉真都知道不妙,薛凌雲趁著這人說話間發出一道劍氣,冰寒的長虹劍氣朝著說話的那個人影直直的劈了過去!

  砰!

  雖然現在實力根本無法發揮出來,薛凌雲還是靠著寒玉劍的威力讓眼前的兩人吃了一驚!他手中的寒玉劍是萬年寒玉所製,冰寒無比,加上他對天書的理解,現在已經可以完全發揮出寒玉劍的冰寒威力了!

  「好小子!沒有想到你中了陰風鬼霧,竟然還能夠發出如此威力!大哥,我們快些把他們收拾了吧,要是長生門的其他人來到就糟了!」一個白衣人陰惻惻的道。

  這兩個白衣人其實是萬鬼宗的左右護法陰桐和陰柳,半年前修真界傳聞枯骨神杖落到了長生門的手中,當時兄弟二人就準備來這裡尋找一番了!修真界的那個傳言有鼻子有眼的,將得到枯骨神杖的長生門弟子是誰都說了出來,二人一打聽就知道這薛凌雲是在長生門外圍的一座山峰玉竹峰上修煉,所以特地在外面等待著。

  這裡距離長生門主峰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加上陰桐陰柳已經佈置了陣法,再加上陰風鬼霧,二人自信有把握將薛凌雲捉住!

  李玉真此刻也全力出手,她手中的青蛇劍化成一道青光朝著陰桐陰柳飛了過去,一道璀璨的光芒在空中亮起。

  李玉真此時的狀態比薛凌雲還差了很多,雖然大家都中了陰風鬼霧,但是薛凌雲的真元還能夠保留一半,而李玉真的真元只剩下平時的一成了!之所以這樣,主要是因為薛凌雲元嬰中的那道七彩光華存在,這七彩光華現在正不斷淨化著薛凌雲體內的陰風鬼霧,薛凌雲的實力正在不斷恢復著!

  哈哈哈哈……

  萬鬼宗護法陰桐陰柳不斷陰森森的笑著,他們用手中的招魂幡抵擋著薛凌雲和李玉真的攻擊。他們二人的修為本就比薛凌雲和李玉真高很多,此刻薛凌雲李玉真又中了陰風鬼霧,那裡是他們的對手!

  一道道陰森森的鬼氣在空中飛舞,整片天空都變成了綠幽幽的顏色,陰桐陰柳二人也已經化成兩道鬼影,繞著薛凌雲和李玉真不斷攻擊!

  薛凌雲手中的寒玉劍不斷施展出秋水三劍,一道道冰寒的劍氣在空中飛舞,他的左手施展出「雷神之怒」和「閃電之怒」來,一道道狂雷光電從空中降下,雷電的目標直指陰桐陰柳!

  砰!

  一道雷電擊中了陰桐,陰桐全身劇痛,他的鬼身都幾乎被這道雷電擊散,陰桐哇哇鬼叫了一聲,提醒陰柳道:「二弟,小心天空中的雷電!這雷電比普通的正道雷術厲害十倍,就算是我們也不易抵擋!」

  當下陰桐陰柳不再強接薛凌雲和李玉真的攻擊,尤其是面對雷神之怒,這兩個萬鬼宗護法只是繞著薛凌雲李玉真發出陰雷,用招魂幡猛攻二人!

  「凌雲,我有些快不行了!」李玉真突然輕聲在薛凌雲耳邊道,她的聲音很是虛弱。此刻陰風鬼霧已經完全侵入了李玉真的元嬰中,李玉真全身真元都幾乎發揮不出來了,她咬著牙勉強抵擋著。

  「真兒!」薛凌雲心中一震,他的心神一陣晃動,自己的女人竟然快支撐不住了!現在的薛凌雲很恨自己,恨自己的實力為什麼這麼弱,恨自己無法保護自己的女人!

  薛凌雲咬了咬牙,他將李玉真拉到了自己的身後,將陰桐陰柳的攻擊全部都擋了下來!

  砰!

  兩道招魂幡閃電般的向著薛凌雲衝了過來,薛凌雲的寒玉劍被其中一個招魂幡擋了下來,另一個招魂幡狠狠的擊中了薛凌雲的腿部,薛凌雲忍不住一聲悶叫!

  凌雲!

  後方的李玉真忍不住大叫了起來,她臉色蒼白,心中擔憂到了極點!

  此刻的薛凌雲面對兩個境界遠超自己的高手,他的實力還是相差太多了!

  兩道招魂幡又旋轉著飛了過來,後面還跟著無數道陰雷!這陰桐陰柳都是分神後期的修為,對付區區一個元嬰初期的薛凌雲,他們自然是手到擒來了!

  凌雲!

  後方的李玉真的身體已經被陰風鬼霧徹底侵蝕了,此刻的她連一絲力氣都發不出來了,眼看著自己男人的境況越來越凶險,李玉真再次喊著自己男人的名字!

  薛凌雲心中有些悲傷,沒有想到今天竟然碰到這種情況,而自己已經抵擋不住了!這還罷了,可是自己的女人還在自己的身後,如果自己不行了,自己的女人會遭受什麼待遇呢!

  拼了!

  薛凌雲的臉色猛然平靜了下來,他靜靜的看著眼前飛來的兩道招魂幡和無數陰雷,薛凌雲在賭,他要賭黑玄鼎能夠再次主動護主,能夠再次保住自己的性命!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9: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9 編輯

第三十七章 黑袍人

 招魂幡距離薛凌雲越來越近,薛凌雲緊緊的咬著牙,他也不知道黑玄鼎能否再次顯出威力來。但是他現在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憑借他本身的實力是根本擋不住兩道招魂幡和後面的無數陰雷的,既然已經是擋不住了,還不如把希望放在黑玄鼎上吧!

  陰柳陰桐此時心中卻是一驚,他們的目的是為了枯骨神杖,根本就不想殺死薛凌雲!修真界傳言枯骨神杖就在長生門的這個弟子手中,若是薛凌雲死了,他們又要到哪裡去尋找枯骨神杖?

  「他奶奶的!」陰柳咒罵了一句,趕緊控制招魂幡改向,陰桐也是如此。不過後面的陰雷他們卻無法控制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無數道陰雷向著薛凌雲襲去!

  李玉真在薛凌雲的身後,此刻薛凌雲將她緊緊的擋著,她根本不知道前方發生了何事,否則她一定會再次驚叫的!

  薛凌雲的眼中有擔憂、有恐怖、有堅定,看到招魂幡突然轉向,薛凌雲心中也是一愣,不過緊接著無數道陰雷朝著薛凌雲攻了過來!

  砰!

  一聲巨響,黑玄鼎並沒有發揮作用,但是此刻薛凌雲的身上突然冒出了無數道幽幽綠光,一根晶瑩剔透的白骨漂浮在薛凌雲的身邊,所有的陰雷都被這根白骨吸收了!

  「枯骨神杖!」陰柳陰桐一聲大叫,他們的聲音中充滿了驚喜,修真界的傳言果然不錯,這枯骨神杖果然是出現在長生門這個小子的手中!

  哈哈哈哈!

  陰柳陰桐得意的大笑了起來,此刻枯骨神杖出現,他們再也無需顧忌薛凌雲的性命了!當下他們二人手中的招魂幡又化成兩道白光朝著薛凌雲攻了過來!

  薛凌雲也沒有想到枯骨神杖會突然發揮作用,眼看著陰柳陰桐的招魂幡再次攻來,薛凌雲下意識的指揮枯骨神杖進行抵擋!怪事發生了,之前他並沒有煉化枯骨神杖,但是此刻枯骨神杖竟然按照他的心意將兩道招魂幡擋了下來!

  更令人不可置信的是,招魂幡原本散發著慘白的光芒,此刻招魂幡的光芒竟然越來越黯淡,似乎所有的能量都被枯骨神杖吸收了!

  哈哈哈哈……

  這下子輪到薛凌雲大笑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枯骨神杖還有這個作用,看來這枯骨神杖真是萬鬼宗法術的剋星!

  萬鬼宗左右護法陰桐陰柳目瞪口呆,兩人試著召回招魂幡,誰知招魂幡竟然再也不聽指揮,似乎已經喪失了所有的靈性!

  「邪門!」陰桐陰柳一聲大叫,陰桐陰惻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惱怒,他雙手連揮,無數道陰雷朝著薛凌雲襲了過來!

  枯骨神杖再次散發出幽幽光澤,將所有的陰雷都擋了下來,陰雷的能量被枯骨神杖全部吸收了!

  接下來陰桐陰柳仍是不斷進攻著,但是他們所有的進攻都被枯骨神杖擋住了。一團幽幽光澤籠罩著薛凌雲,他們也試圖以鬼身來靠近薛凌雲,但是剛剛接觸那團幽幽綠光,他們的鬼身立刻就感覺無比虛弱,這讓二人嚇了一跳!

  哈哈哈哈……

  薛凌雲心中得意,事情變化真是太快了,剛才是陰桐陰柳追著他打,現在是他追著陰桐陰柳打!他不斷用出秋水三劍、雷神之怒來,在這兩個萬鬼宗護法身上磨練自己的道術!

  李玉真也知道發生了什麼變化,她心中也是一鬆,當下輕輕閉上雙眼,試圖將體內的陰風鬼霧驅除!

  

  陰桐陰柳有些絕望了,他們知道今天很難得到枯骨神杖了!現在必須趕快離開,否則片刻後長生門的其他高手就會察覺這裡的事情,到時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大哥,用連體鬼術!」陰桐陰柳對視了一眼,突然陰桐開口道。

  陰柳的臉色微微一邊,他有些貪婪的看著薛凌雲身邊的枯骨神杖,最終點了點頭,道:「好!」

  「連體鬼術」是萬鬼宗的秘術之一,使用連體鬼術可以讓萬鬼宗弟子的實力在一個時辰內提高三倍,但是施展此術的人境界會大大下降,是萬鬼宗弟子保命的法術之一!

  只見陰桐陰柳的身體化成兩個鬼影,兩個鬼影詭異般的合二為一,片刻後一個頭頂長著雙角的惡鬼出現在了薛凌雲和李玉真的面前!

  嗖!

  這頭頂長著雙角的惡鬼自然便是陰桐陰柳的連體鬼身了,連體鬼身朝著薛凌雲李玉真急速衝了過來!

  薛凌雲也感覺到這次的攻擊比以前凌厲了很多,他立刻在身前布下了幾道真元罩,同時將李玉真拉到自己的身後,手中寒玉劍也施展開秋水三劍中的柔柳一式,希望能將陰桐陰柳的攻擊擋住!

  砰!

  一聲巨響,陰桐陰柳的連體鬼身狠狠的撞在了枯骨神杖所形成的光罩上,陰桐陰柳一陣絕望,看來這次是得不到枯骨神杖了,不但如此,他們的境界還會降低一層!

  啊!

  陰桐陰柳憤怒的大叫了起來,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們徹底憤怒了!只見一道鬼風繞著薛凌雲不斷旋轉!

  薛凌雲表情異常嚴肅,他已經放棄了施展雷術,全力控制枯骨神杖,不讓陰桐陰柳攻擊進來!

  枯骨神杖的綠光和柔柳劍氣的光芒將薛凌雲和李玉真籠罩著,時間慢慢的過去,陰桐陰柳的攻擊越來越是凌厲,不過薛凌雲相信這只是暫時現象,他們堅持不了多久的!

  啊!

  正在此時,突然薛凌雲的身後傳來一聲驚叫,是李玉真的聲音!李玉真竟然被陰桐陰柳的連體鬼身抓住了!薛凌雲雖然也在一直守護著李玉真,但是他本身實力比起陰桐陰柳差了一截,枯骨神杖的大部分防禦都在薛凌雲本人的身上,李玉真的防禦就相對小了很多!

  玉真!薛凌雲焦急的叫了一聲,他放棄了防守,開始全力追擊陰桐陰柳!

  陰桐陰柳也已是強弩之末了,他們也只是順手將李玉真抓了起來,卻沒有想到薛凌雲會如此著急!

  陰桐陰柳都是修煉了數百年的老怪物,看到薛凌雲的反應他們心中一喜,當下帶著李玉真就往北方飛去!

  薛凌雲心中焦急,他緊緊的跟在陰桐陰柳的後面!原本他元嬰期的修為是跟不上兩人的,可是兩人有意等著他,這才讓他一步步的跟上!按照陰桐陰柳的打算,待會再往北一陣,脫離了長生山的勢力範圍之後,他們就會要挾薛凌雲交出枯骨神杖,即使薛凌雲不願意交出枯骨神杖,他們手中的人質也會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幫助!

  真兒!薛凌雲一邊追一邊焦急的叫喊著,一邊用盡全力的追趕著!

  追了大概有一個多時辰,薛凌雲心中越來越急,他與陰桐陰柳的距離還是那麼遠,遠遠的還能夠看到陰桐手上的李玉真!薛凌雲不知道李玉真現在怎麼樣了,不知道有沒有受到傷害……

  嗖!

  無論是陰桐陰柳還是薛凌雲,三人都沒有留意到周圍的另一道人影!這個人影身穿黑袍,緊緊的跟在陰桐陰柳薛凌雲的身後,突然他的手輕輕一揚,漆黑的夜空中出現了一道淡淡的粉紅……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9: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9 編輯

第三十八章 凌若雨

陰桐陰柳沒有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而薛凌雲也沒有發現周圍還有其他人,他全部的心神都在前面的陰桐陰柳身上!薛凌雲現在又是著急又是擔心,根本沒有留意到周圍的變化!

  黑袍人輕笑著跟上了薛凌雲,一道粉紅色的煙霧朝著薛凌雲揮了過去,薛凌雲又飛了一陣,突然感覺頭部一暈,這頭暈和剛才陰風鬼霧的效果不太一樣,這次頭暈中身體竟感覺無比的舒適,有一種想要入睡的感覺!

  薛凌雲心中驚訝,他不斷提醒自己要清醒,但是他的身體越來越重,終於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嗖!

  黑袍人閃電般的來到薛凌雲的身旁,將薛凌雲的身體輕輕一摟,帶著薛凌雲朝西方飛去!

  陰桐陰柳根本也想到會有這種變化,兩人也是吃了一驚。見到薛凌雲竟然被其他人劫去了,陰桐陰柳氣的哇哇大叫,他們也立即掉轉方向,朝著西方追去。

  黑袍人的速度非常快,夜色中只見到一道人影一閃,片刻間他已經出現在了數里之外。

  後面的陰桐陰柳實力本就比黑袍人差了一些,今晚他們又消耗巨大,現在根本跟不上這個黑袍人了,但是兩人不甘心就這樣丟掉薛凌雲,仍是在後面鍥而不捨的追著!李玉真仍然被陰桐抓住手中,現在她雙目緊閉,不知道到底怎麼樣了!

  

  薛凌雲做了一個粉紅色的夢,在夢中他正和自己的愛人宋玉瑤、李玉真嬉戲著,他不斷的調笑著二女,最後連李玉真的徒兒林鳳舞都加了進來……

  不知過了多久,薛凌雲終於清醒了過來。他拍了拍自己的頭,笑道:「這個夢真的好荒唐……不對!我明明是在追那兩個敵人,怎麼又會做夢呢?這裡是哪裡?」

  薛凌雲終於意識到了不對,他心中大驚,立刻抬頭朝著周圍看去,這一看才發現自己竟然是在一個環境舒適的小屋中,而現在的自己正躺在房中的床上!床上鋪著粉紅色的被子,一股淡淡的甜香從被子中傳了過來,一看就知道這是女子所用的被褥!房中的佈置也很溫馨,到處都是小巧玲瓏的裝飾品,在窗台上放著幾盆水仙花。

  「這裡究竟是哪裡?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真兒……真兒呢?」薛凌雲已經將之前的事情完全想起來了,現在他心中很是著急,不知道李玉真究竟怎麼樣了,不知她有沒有從那兩個敵人的手中逃出?

  「你醒了!」突然門口傳來一聲歡呼,一個身穿綠衣的女子走進了房中,女子的手上端著一杯清茶,她徑直坐到了床頭上,巧笑嫣然的看著薛凌雲。

  薛凌雲抬頭打量著這個女子,發現這個女子竟然異常的美麗,她的美麗絕不在自己的師傅宋玉瑤師叔李玉真之下,而且這女子的身上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媚態。雖然她的長相很清純,但是薛凌雲的感覺就是一個「媚」字!那種媚不是表面的媚,是一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媚!」

  「你是誰?」薛凌雲翻身坐起,謹慎的問道。

  「呵呵,我是救你的人啊!昨天見到你被萬鬼宗的陰桐陰柳欺負,所以我就將你救了回來!」綠衣女子微笑著道,不過她的臉上卻出現了一道淡淡的紅暈,這讓她更增艷色!

  「哦!」薛凌雲一聲冷笑,他根本就不相信這個女子的話,回想起昨夜的經歷,最後自己似乎是越來越昏沉了,有可能就是這個綠衣女子做的好事,當下他冷聲道:「你究竟是誰?為何要將我捉到這裡來?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

  哼!

  綠衣女子有些不高興了,她面色轉冷,道:「人家一片好心,你竟然當成了驢肝肺!昨天要不是我把你捉走,最後你肯定會落在陰桐陰柳的手中,你才區區元嬰期的修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薛凌雲皺了皺眉,道:「姑娘,你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就直說吧!」他實在不願意和這個綠衣女子兜圈子了,自己的女人李玉真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了,他正著急呢!

  綠衣女子白皙的臉上露出一絲羞意,她咬了咬牙,過了許久才輕聲道:「我帶你來這裡自然有我的目的,這種事情別的男人求都求不來的,我……」

  綠衣女子心中越來越羞,薛凌雲則是越來越困惑,他皺著眉,追問道:「究竟是什麼事情呢?」

  綠衣女子輕輕轉了一個身,決定先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當下道:「幾天前我去長生山一帶採藥,見到萬鬼宗的左右護法陰桐陰柳二人鬼鬼祟祟的藏在長生山的周圍,當時我就感興趣啦,於是就在一旁跟著他們兩個!後來…..後來他們兩個對付你,我就將你劫走了!」

  薛凌雲還是心中糊塗,皺眉道:「你為何要將我帶走?我的師叔還在他們手中呢!我必須去救她!」

  這……

  綠衣女子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薛凌雲越來越不耐煩了,他還要去救自己的女人李玉真,當下從床上跳下,道:「你是什麼人我不關心,既然你不說為何要將我帶到這裡,那麼我就走了!告辭!」

  你……

  綠衣女子心中一驚,一把將薛凌雲拉住,道:「你不能走!我都找了你數十年了,說什麼也不能讓你離開的!」

  薛凌雲心中糊塗,他覺得這個女子腦子有些問題,當下道:「這位姑娘,我出生也才二十來年,你怎麼說等了我幾十年?我真的有事,就先告辭了!」

  說著薛凌雲便跨步而出,綠衣女子心中一急,她的右手輕輕一揮,一道白光從她的手中揮出,薛凌雲竟然被這道白光定在了當地!

  「好吧,我什麼都告訴你!」綠衣女子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反正這件事情遲早要告訴薛凌雲,當下道:「我叫凌若雨,是陰陽宗的長老,我們陰陽宗修煉的是雙修之術,不過這雙修之人也不能隨便選擇,你便是我看中的男人!」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19: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19 編輯

第三十九章 緣由

 綠衣女子凌若雨已經豁了出去,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薛凌雲!

  原來這凌若雨不但是陰陽宗的長老,同時也是修真界的四大美人之一,和宋玉瑤、李玉真、天魔聖女等人齊名!陰陽宗研究的是雙修之術,這凌若雨也不例外。不過雙修之術並不是採補之術,不像修真界有些人想像的那樣容易,這雙修之術對修煉者的資質、體質等等都有很多的要求!

  凌若雨已經修煉多年了,她現在已經是分神後期的高手了,但是她迄今都沒有找到合適的雙修伴侶,而要突破分神期必須用雙修之術!凌若雨的體質資質都是絕佳,但是她的雙修伴侶要求也相當的嚴格,按照她的體質來說,她的雙修伴侶必須是擁有九陰絕脈的男子!傳聞九陰絕脈百萬人中才有一個,而且九陰絕脈的人一般是活不過20歲的,擁有九陰絕脈的人也是根本無法修真的,想找到一個擁有九陰絕脈又身體健康又能修真的男子真的是太困難了!

  凌若雨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是完蛋了,恐怕至死都無法突破分神期的境界,誰知她竟然偶然碰到了薛凌雲!這幾十年她都在分析九陰絕脈,一看到薛凌雲就知道這是一個擁有九陰絕脈的男子。凌若雨當時心中大喜,立刻便將薛凌雲劫到了陰陽宗!

  「好了,事情就是這樣了!我……要和你雙修,你答應嗎?」凌若雨臉色微紅的道。

  這……

  薛凌雲做夢都想不到是這種事情,他呆了半響,道:「凌姑娘,對不起了,恕我不能答應!」現在的他哪有心思想這種事情,現在他還要急著尋找李玉真呢,根本不願理會這個凌若雨。

  凌若雨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她不可置信的看著薛凌雲,道:「你為什麼不答應呢?是……我不夠漂亮嗎?」凌若雨根本沒有想到薛凌雲會不答應,在她想來這是一件難得的艷福,男人應該都會答應的。

  薛凌雲搖了搖頭,道:「不是!凌姑娘之美貌天下少有,不過我已經有了愛人,再說我還有其他的事情,不能在這裡久呆!」

  薛凌雲深愛宋玉瑤和李玉真,二女共侍一夫本就委屈了她們兩個,薛凌雲確實不願再起其他的心思了!之前林鳳舞還好說,畢竟是李玉真的弟子,加上李玉真還有意撮合,這個凌若雨根本就不認識,她長得再漂亮也不關自己的事!

  凌若雨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一雙美目緊緊的盯著薛凌雲,之前她是有些羞澀的,此刻卻有些不解,她想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正道弟子,你們正道弟子一向瞧不起我們陰陽宗,認為我們陰陽宗是邪門歪道,認為我們陰陽宗的弟子都……污垢不堪。其實你這想法根本不對的,我們陰陽宗的雙修之術也是大道之一,講究的是陰陽和合,我們陰陽宗的女子也講究貞操的,我…..我現在還是處子之身呢!」

  害怕薛凌雲不放心,凌若雨又道:「如果你和我雙修,我也會對你從一而終的!」

  大膽將話說了出來,凌若雨臉色緋紅,她轉過身子背對著薛凌雲,希望能聽到薛凌雲的肯定答覆。

  「對不起了!我並不是對雙修之術有何誤解,只是我確實有其他事情,而且我也不會接受其他女人的!」薛凌雲冷冷的道!現在他的心中只有尋找李玉真的事情,對於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凌若雨,他沒有絲毫興趣!

  你……

  凌若雨惱怒的轉過頭來,惡狠狠的盯著薛凌雲,她咬了咬牙,道:「哼,今天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否則你就別想離開這個房子!」

  說完凌若雨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房中,薛凌雲張了張嘴,沒想到這女子就這麼消失了……

  

  薛凌雲心中非常鬱悶,他已經嘗試了各種辦法,但是始終無法從這個房中出去!那個凌若雨是分神後期的修為,她佈置下的陣法還真不是薛凌雲能夠破解的!

  本來呆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反正凌若雨也只是關著自己罷了,但是自己的女人李玉真還在敵人的手中,不知道她現在是死是活、是否受到傷害,自己又如何能夠安心呆在這裡?

  砰!

  薛凌雲狠狠的在牆上打了一圈,現在他十分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無能,如果自己的實力能夠再強大一些,那天就不會讓李玉真被人逮走了!身為男人卻無法保護自己的女人,這是男人的恥辱!

  其實薛凌雲已經很不錯了,他修煉只有區區幾年,現在已經是元嬰期的修為了,這修煉速度已經是修真界少有的了,但是此時此刻他還是無法釋懷,如果他的實力能再強一些該多好啊!

  這時的薛凌雲特別渴望實力,以至於以後的他不論正邪功法,只要能夠增加實力他都會努力修煉!沒有實力連自己的女人都無法保護,這對他的刺激真的是太大了!

  已經過去整整三天了,三天來凌若雨沒有再現身,她只是將薛凌雲靜靜的關著。

  到了第四天凌若雨再次出現,仍是問道:「你願意和我雙修嗎?」薛凌雲咬了咬頭,冷冷道:「不願!」

  凌若雨氣哼哼的離開了,第四天她竟然開始折磨起薛凌雲,當然她是不會傷害薛凌雲的身體的,薛凌雲畢竟是她選中的雙修對象,是萬萬不能讓薛凌雲受傷的!

  薛凌雲本來盤膝坐在房中,此刻竟然感覺頭部一陣陣劇痛,他正莫名其妙,房中傳來一陣聲音:「只要你和我雙修,我會立即解開你的痛苦!」

  薛凌雲心中惱怒,他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人,凌若雨越是這樣,他越是不肯屈服!

  一天的時間慢慢過去了,薛凌雲的頭部劇痛無比,他感覺房中的溫度似乎也在不斷變化,早晨很冷、中午很熱、晚上又很冷,他是修真者,原本不應該對寒暑如此敏感的,但是不知凌若雨對他做了什麼手段,現在的他只感覺異常的難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0-21 15:59 , Processed in 0.190459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