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等待ㄉ人

至尊仙道 作者︰寒冷晴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0: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0 編輯

第四十章 屈服

 如果又過去了兩天,薛凌雲仍是沒有屈服,他每天都在房中靜坐練功,好像凌若雨的那些手段對他完全沒有任何作用一般!其實薛凌雲確實很痛苦,但是他是怎麼都不能在敵人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軟弱一面的!

  凌若雨十分的生氣,已經過去這麼多天了,怎麼這個薛凌雲還是不肯答應自己的要求!按說雙修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自己也算是修真界有名的美人了,為何他一直不答應呢?

  到了第五天的時候,薛凌雲正在床上靜坐,突然他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薛凌雲不由得睜開眼來,眼前所見讓他大吃一驚!

  只見凌若雨正渾身赤裸的站在他的面前,臉色微紅的看著薛凌雲。

  薛凌雲輕輕吞了口唾沫,嘴裡有些發乾的道:「你……這是做什麼?」

  要知道凌若雨和宋玉瑤、李玉真同為修真界的四大美人之一,凌若雨的美貌絲毫不在宋玉瑤、李玉真之下,相反她的身上還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媚態,這是由於她常年修煉陰陽宗法術的緣故。此刻凌若雨就這麼站在薛凌雲的面前,將她的身體驕傲的呈現在薛凌雲面前,她的身高比宋玉瑤李玉真稍稍低了一些,但是她的身材卻十分的突出,胸臀都異常的完美,最讓薛凌雲心動的是凌若雨的大腿之間,那裡竟然無比的潔淨……

  薛凌雲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他正當壯年,血氣方剛,雖然已經有了兩個女人了,但是面對著如此完美的身體,他還是忍不住心動。當下他輕輕閉上雙眼,再也不敢看面前這個嬌娃,深怕自己抵擋不住誘惑!

  凌若雨的臉上有些羞紅,輕聲道:「你看我美嗎?只要你答應和我雙修,我……我就是你的人了…….我真的對你沒有惡意的……」

  薛凌雲忍不住再次睜眼看了凌若雨一下,這次看的更加清晰了,凌若雨的兩條腿好直好直,他的呼吸又急促了一分。

  感受到薛凌雲的目光,凌若雨的臉上滾燙滾燙的,她不是淫蕩的女子,以前從來沒有在其他男人面前裸露過身體,這次為了雙修才放下廉恥用這種方法誘惑薛凌雲,希望薛凌雲能夠答應和自己雙修。

  「我知道你們正道弟子看不起我們魔道中人,你放心,我可以偷偷的和你相好,絕不會讓你為難的!」凌若雨咬著牙說道。

  「對了,你不是說你還有其他事情要辦嗎?只要你答應和我雙修,我會立即放你離開的!」凌若雨想起那天薛凌雲的話,突然道。

  凌若雨的這句話讓薛凌雲一呆,他心中立刻想起李玉真來,自己還要去救李玉真呢,怎麼可以一直在這裡拖延著!

  他的臉上有汗珠流下,自己在這裡被關著無所謂,但是自己的女人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她有沒有受到傷害,有沒有受到折磨,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一想到這裡薛凌雲再也坐不住了,他狠狠的給了自己一耳光,旁邊的凌若雨嚇了一跳,只聽薛凌雲道:「好!就這麼說定了!你放我離開,我救出師叔之後就任由你處置,你看如何?」

  這……

  凌若雨思索了片刻,點頭道:「好,原來你是要救你的師叔啊,放心,我和你一塊去!至於『任由我處置』,我可不敢呢,只要你答應和我雙修,你就是我的男人了,三從四德的道理我還是懂得!」

  這凌若雨雖是陰陽宗的長老,但是心中的觀念卻無比的傳統,她已經在薛凌雲面前赤身裸體了,不管薛凌雲是否答應雙修,她這一輩子是賴定薛凌雲了!現在聽到薛凌雲答應自己了,她心中無比的高興,臉上不由的露出笑容來!

  薛凌雲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凌若雨的面前,他伸手捉住凌若雨的肩膀,仔細打量著面前的佳人!真的是冰肌玉骨、天香國色,這凌若雨的美貌絲毫不在自己的師傅師叔之下,那種特有的風情更是萬里挑一。

  呼……

  薛凌雲的呼吸很急促,他伸手抬起凌若雨的下巴來,此刻凌若雨已經輕輕閉上雙眼,當下薛凌雲再不客氣,猛地吻住了凌若雨的小嘴,細細品嚐這個美人的滋味。他的雙手也在凌若雨的身體上慢慢的遊走著,感受著美人的絕頂身材。

  過了好半晌,薛凌雲終於鬆開了凌若雨,此時凌若雨已經羞得無地自容了,薛凌雲輕輕一笑,道:「你折磨了我好幾天,我也討點利息!放心,我說話算話,只要將我師叔救出來,我就任由你處置!」

  凌若雨還是裸著身體,她嬌羞的點了點頭,此刻她被薛凌雲看過了、摸過了、吻過了,這個男人她是賴定了……

  

  兩人稍稍準備了一下,同時也熟悉了一下對方,當天夜裡兩人便朝著幽風山萬鬼宗的方向飛去。

  「凌雲,你放心吧,那天帶走你師叔的是萬鬼宗的陰桐陰柳。這兩個人我都認識的,他們的修為都比我稍微差些,只要不碰到他們二人聯手,單獨對上任何一人我都有勝算的!」凌若雨笑著安慰薛凌雲道。

  「不知道我師叔現在怎麼樣了,他們有沒有傷害我師叔?」薛凌雲心中仍是擔憂,他多麼希望當天被捉去的是他自己,他自己受多大的傷害都沒有事,但是自己的女人若是受到傷害會讓他心中痛苦萬分的!

  「萬鬼宗和我們陰陽宗同為魔道三派之一,這些年我也曾去過幽風山萬鬼宗,對那裡的地形機關都很瞭解!放心吧,我們很快就能見到陰桐陰柳的,他們應該不會對你師叔怎麼樣的!我猜測,他們很可能是為了你手中的那柄枯骨神杖,捉住你師叔的目的很可能也是為了威脅你,否則他們那天就將你師叔殺死了,而不是帶著你師叔往前飛!」凌若雨一邊往前飛一邊為薛凌雲分析。

  這……

  聽了凌若雨的分析後薛凌雲心中一愣,他心思急轉,覺得凌若雨說的很有道理,很可能就是這麼回事,這下他心中的擔憂立刻去了一半……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1: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0 編輯

第四十一章 幽風山

薛凌雲和凌若雨朝著幽風山萬鬼宗的方向飛去,幽風山在華夏的極北之地,那裡常年籠罩在鬼霧之中,是華夏最凶險的地方之一!

  越往北飛人跡越是稀少,三天之後已經看不到地面上的凡人了,周圍到處都是冰雪,凌若雨突然指著前方一片雲霧籠罩的地方道:「那裡就是幽風山了,我們終於到了!」

  薛凌雲和凌若雨停了下來,薛凌雲仔細的打量著遠處的幽風山,整座幽風山都籠罩在雲霧中,這雲霧和普通的雲霧不一樣,那是一種散發著淡淡灰氣的雲霧,看了後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薛凌雲和凌若雨相處了三天,兩人的關係已經親密了很多,薛凌雲已經答應和凌若雨雙修了,此時他也不客氣,直接抓著凌若雨的玉手,道:「若雨,我們等天黑了再進去,到時候就要靠你了!」

  凌若雨輕輕一笑,道:「放心吧,我來過幽風山許多次,對幽風山的地形機關都很瞭解,陰桐和陰柳居住的地方我也知道,不怕找不到他們的!」

  凌若雨確實對幽風山很是熟悉,她是修真界公認的四大美人之一,這些年有不少的魔道弟子追求她,其中就有萬鬼宗的弟子,這些萬鬼宗的弟子為了討好凌若雨,將很多萬鬼宗的事情都講給凌若雨聽,慢慢的凌若雨對萬鬼宗也熟悉起來,她也來過這裡許多次,有時是拜訪萬鬼宗的高人,更多的是萬鬼宗的那些弟子邀請她來這裡!凌若雨害怕薛凌雲誤會自己,所以沒有將這些事情說給薛凌雲聽。

  天色漸黑,薛凌雲和凌若雨從隱蔽處飛了出來,開始慢慢的接近幽風山。到了幽風山跟前,凌若雨先是帶著薛凌雲落到山腳下,然後兩人步行上山。走了大概有半個多時辰,兩人再次飛到半空中,朝著幽風山的核心位置飛去。

  幽風山十分的巍峨,山體面積也極大,雖然只是一座山峰,但是這座山峰比長生山好幾個山峰加起來都要大的多!

  凌若雨確實對這裡很是熟悉,她帶著薛凌雲往前方飛著,一路上竟然沒有碰到任何萬鬼宗的弟子!薛凌雲心中暗暗納悶,這凌若雨對幽風山也太熟悉了吧,難道魔道三派熟悉到如此地步?

  卻不知凌若雨一是來這裡的次數多了,二是她心思細膩,對去過的地方都觀察的異常仔細。

  兩人又飛了一陣,凌若雨道:「凌雲,我們朝著東邊去,陰桐陰柳以前就住在東邊的一座宮殿中,現在應該還是在那個地方!」

  兩人沿著偏僻的路徑飛,薛凌雲也見到幾座建築,這幽風山上的建築大部分都是造型古樸的宮殿,和長生山的建築風格大不相同。這些宮殿都是灰色或黑色,籠罩在鬼霧之中,有點陰森森的感覺。

  一個時辰後兩人衝入了一片鬼霧中!幽風山到處都是鬼霧,但是這裡的鬼霧明顯比其他的地方稠密很多,凌若雨低聲道:「前方就是陰桐陰柳修煉的地方了!傳聞這幽風山以前是一塊戰場,戰場上有很多屍坑,這些屍坑所在鬼氣特別稠密,最適合萬鬼宗的弟子修煉,這種地方都被萬鬼宗的厲害人物霸佔著,陰桐陰柳修煉的這個地方就是一處屍坑所在!」

  薛凌雲瞭然的點了點頭,原來這幽風山竟然是古代戰場,難怪這裡的陰氣鬼霧都如此之多!

  夜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點昏黃的燈光,薛凌雲和凌若雨朝著燈光所在飛了過去,慢慢的看到燈光所在的情景,原來這裡竟然有一座高大的宮殿,正是陰桐陰柳居住的地方!

  

  薛凌雲和凌若雨偷偷的靠近這座宮殿,凌若雨已經是分神後期的修為了,以她的功力自然不怕被陰桐陰柳發現,不過薛凌雲就差了一點,他才元嬰初期的修為,很難瞞過陰桐陰柳這兩個高手。

  當下凌若雨在薛凌雲的身上拍了一掌,只見薛凌雲的身上閃出淡淡的光芒,凌若雨道:「這是我煉製的隱身符,十分靈驗的,有了這個就不怕被陰桐陰柳知道了!他們萬鬼宗的弟子都異常孤僻,這座宮殿雖大,但是裡面只居住著陰桐陰柳兩人,我們只要防著他們兩個就行了!」

  兩人朝著燈光所在走了過去,這是宮殿裡的一個小房間,此刻陰桐和陰柳正在說話。

  「大哥,我們找了這麼多天,還是沒有找到那個小子!嘿,這次真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我們二人的修為大受損傷,沒有幾十年的苦修是恢復不到原來的水平的!」說話的是陰桐,他的話中滿是陰鬱。這幾天他們一直在尋找薛凌雲,今天才回到幽風山的,若是薛凌雲和凌若雨早來一天都見不到他們!

  哼!

  陰柳冷哼一聲,道:「二弟,這都怨你,若是我們一開始就出全力將那小子拿下,就不會有後面的事情了!哼,修真界的傳聞果然不假,那枯骨神杖果然就在這小子的手中!」

  原來他們二人當天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出全力,後來薛凌雲用出了枯骨神杖,他們再出全力卻已經全無功效了!

  陰桐心中鬱悶,道:「大哥,現在那個小子消失不見了,也不知道是被誰救走了!那個女人我們怎麼辦?殺了?」

  門外的薛凌雲心中一跳,險些發出聲響來,卻聽陰柳道:「還是算了,那個女人還是暫時留著,萬一那個小子再次出現,這個女人可是一個不錯的人質呢!二弟,我要去看看鬼王他老人家去,你在這裡留著吧!」

  陰桐皺了皺眉,道:「大哥,鬼王還在忙著十大陰神的事情?他也真是的,現在連門中的事情都不管了,鬼母和鬼子是越來越跋扈了!」

  陰柳微微一笑,道:「你是不知道那十大陰神的厲害,若是鬼王將他們復活了,憑借他們的力量足以稱霸三界!」

  門外的薛凌雲和凌若雨暗暗納悶,不知道兩人說的「十大陰神」究竟是什麼東西?

  片刻後陰柳走出了宮殿,朝著東邊的方向飛去,薛凌雲和凌若雨對視了一眼,兩人沒有跟上,而是繼續留在原地,他們已經決定對宮殿中的陰桐下手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1: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0 編輯

第四十二章 吞噬

當當!

  陰桐一人留在了房中,他思索了片刻,然後閉上雙眼開始靜坐修煉。正在此時,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陰桐心中一驚,以他的修為竟然沒有感覺到門外有人,來的肯定是修為比自己高的人。他倒不懷疑是敵人來襲,這裡已經是萬鬼宗的深處了,來的只可能是萬鬼宗的人或者和萬鬼宗有交往的魔道朋友。當下陰桐睜開雙眼,立刻來到門前,將房門打開,門口站立著身穿綠衣的凌若雨!

  「凌長老,是你?你怎麼突然來到我們萬鬼宗了?」看清是凌若雨之後,陰桐心中一鬆,他和凌若雨也有過交道,當下便笑著說道。

  「呵呵,我來北方採藥,特地來拜訪萬鬼宗的各位道友!」凌若雨也微笑著道。

  陰桐心中有些納悶,自己和凌若雨雖然認識,但是絕對說不上有什麼交情!凌若雨是修真界公認的美人,萬鬼宗有不少年輕弟子確實在追求她,但是陰桐陰柳都不是喜好女色的人,他們和凌若雨僅僅只是認識罷了!

  陰桐將凌若雨請進了房中,兩人閒話了幾句,凌若雨突然道:「陰桐護法,幾天前我在路上遇到一個正道的年輕人,那人竟然向我打聽你們萬鬼宗的所在,我當時也暗暗問了他幾句,那個年輕人的名字叫……薛凌雲,不知他為何要尋找萬鬼宗呢?」

  什麼!

  聽到「薛凌雲」這三個字,陰桐心中大驚,接著又是狂喜,道:「他在哪裡?凌長老,你是在何處見到他的?」

  凌若雨心中暗笑,臉上卻是露出一絲驚愕,道:「陰護法?這個正道年輕人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我看他的修為也只是元嬰期罷了?你為何如此激動呢?」

  這……

  陰桐尷尬的一笑,道:「是這樣的,這小子以前傷害過我一個門人,我早就想找他報仇了!凌長老,那個小子到底是在何處?你是在哪裡遇到他的?」

  凌若雨輕輕一笑,道:「我是三天前遇到他的,當時我正朝著北方飛行,距離你們幽風山還有一萬里的距離……」

  陰桐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凌若雨的身上,聽凌若雨講薛凌雲的事情,他還以為那天薛凌雲是被人救走了,這幾天他和陰柳一直在尋找薛凌雲,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薛凌雲身上的枯骨神杖讓他們二人垂涎欲滴,這可是萬鬼宗相傳的聖物,他們是志在必得的!現在有了薛凌雲的消息,他心中狂喜的同時再也留意不到周圍的變化了!

  凌若雨輕輕的說著,越說越慢,而陰桐的兩隻眼睛緊緊的盯著凌若雨,他的耳朵將凌若雨的話一絲不漏的聽了進去。感覺到凌若雨說的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慢,陰桐忍不住焦急道:「凌長老,你說快點,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啊?」

  陰桐根本沒有留意到身後已經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正慢慢的接近著他,人影的手中還舉著一根閃著幽幽光澤的白骨之仗!

  

  砰!

  一聲悶響,薛凌雲手中的枯骨神杖狠狠的擊中了陰桐!枯骨神杖上的綠色幽光猛地爆發出來,整個房間都呈現出一片綠色!

  啊!

  陰桐一聲大叫,他根本沒有料到會有人在背後偷襲他!而且薛凌雲所使用的是枯骨神杖,這可是萬鬼宗相傳的聖物,對萬鬼宗法術有著極大的克制作用!

  陰桐感覺自己身上的真元在不斷的流失,他瞬間轉身,看清薛凌雲的相貌後,驚道:「怎麼是你?你怎麼出現在這裡了?」

  哈哈哈……

  薛凌雲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你們兄弟在找我,所以我就自己來了!」

  陰桐心中此時還有些糊塗,他正和凌若雨說話,為何這個薛凌雲就出現在了他的背後,還對他進行偷襲?凌若雨為何還不進攻這個小子?難道兩人之間有什麼關係不成?

  陰桐心思急轉,剛剛想出一個頭緒來,突然身後又是一陣劇痛,一把寶劍閃著寒光從他的胸部穿過,同時一道強大至極的真元從背後襲來,無數的符咒也朝著他攻來!

  陰桐的身體、真元、元嬰在瞬間便被凌若雨制住,他呆呆的站在當地,連眼珠子都不能動一下了!

  凌若雨輕輕一笑,從陰桐的身後走了過來,道:「陰護法,得罪了!」

  薛凌雲和凌若雨相視一笑,凌若雨伸手朝陰桐一指,一道白光閃過,陰桐可以開口說話了。

  「凌若雨,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何要勾結正道人士偷襲我?」陰桐憤怒的看著凌若雨,質問凌若雨道。

  哼!

  凌若雨一聲輕哼,伸手拉住了薛凌雲,笑道:「陰護法,他可不是外人,他是我選擇的雙修伴侶,今後就是我的男人了!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為了救那個被你們捉去的女子,你說說她被關在何處?只要你說出來了,我們就不會為難你!」

  陰桐又驚又怒的看著薛凌雲和凌若雨,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情況,自己要捉拿的薛凌雲竟然是凌若雨選擇的雙修對象,難怪他們會聯手對付自己!

  薛凌雲和凌若雨也在看著陰桐,好半天都不見陰桐說話,薛凌雲忍不住道:「我師叔到底被關在何處?你快些說出來!」

  哼!

  陰桐一聲冷哼,輕蔑的看了薛凌雲和凌若雨一眼,然後緊緊的閉上了雙眼,再也不理會薛凌雲和凌若雨了!現在他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一定不能將那個女人的消息告訴這兩個人!本來陰桐陰柳就像靠著李玉真來威脅薛凌雲,現在看到薛凌雲不顧危險來到萬鬼宗尋找李玉真,陰桐越發認定李玉真對薛凌雲十分重要,對這個「人質」看的更加重了,說什麼也不能將李玉真的下落告訴給薛凌雲!

  薛凌雲的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冷聲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薛凌雲再次舉起枯骨神杖來,枯骨神杖上再次閃出綠色幽光,幽光越來越是強盛,一道光芒將陰桐緊緊的籠罩住了!

  薛凌雲曾經從枯骨神杖中得到很多訊息,裡面有很多萬鬼宗的法術,他要施展的便是一種折磨人的法術「抽魂剝魄」……

  綠色幽光將陰桐的身體完全籠罩住了,陰桐心中一驚,不知道薛凌雲要對自己採取什麼手段,但是他還是打定主意,不願將李玉真的下落告訴薛凌雲。現在李玉真不但是他獲得枯骨神杖的必要工具,甚至是他保住生命的工具!如果將李玉真的下落告訴薛凌雲和凌若雨,這兩個人未必會放過自己,若是自己一直不屈服,他們肯定不會殺死自己的!

  綠色幽光籠罩著陰桐,陰桐突然感覺自己全身的真元都在騷動不已,自己的真元竟然不受控制的朝著體外湧去……

  薛凌雲也吃驚的看著陰桐,只見陰桐的身上也散發出來了綠色幽光,這幽光和枯骨神杖的光澤十分相似,片刻後陰桐身上的幽光竟然朝著枯骨神杖湧了過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薛凌雲目瞪口呆,他本來是要施展「抽魂剝魄」的,可是現在的情形根本不像是「抽魂剝魄」施展時的樣子!

  凌若雨也呆呆的看著這一幕,過了半響凌若雨突然道:「這枯骨神杖在吞噬陰桐的真元!」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2: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1 編輯

第四十三章 尋找陰柳

枯骨神杖竟然在吸收陰桐的真元,薛凌雲和凌若雨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凌若雨猛然道:「凌雲,快些停下來,我們還要靠陰桐來打聽消息呢!若是枯骨神杖將陰桐弄死就糟了!」

  薛凌雲苦笑了一聲,道:「你以為我不想停下來嗎?關鍵是枯骨神杖現在不聽我的了!」

  原來這枯骨神杖並沒有被薛凌雲完全煉化,到了關鍵時刻竟然不受薛凌雲控制了!剛才薛凌雲就想將枯骨神杖停下來,可惜他已經失去了對枯骨神杖的控制權了!

  凌若雨驚愕了片刻,最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她和薛凌雲都呆呆的看著面前的陰桐,眼前的景象更加的令人吃驚了!

  只見陰桐的身上散發出強烈的綠色光芒,此刻的陰桐如同一個綠色的太陽一般,幸虧這幽風山的鬼霧無比的濃厚,否則這裡的異像一定會被人發現的!枯骨神杖已經飛到了陰桐的頭頂,陰桐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都朝著枯骨神杖飛去,枯骨神杖毫不客氣的將這些光芒全部吸收了!

  陰桐此時連哭都哭不出來了,他身體中的真元被不斷的吞噬,他用盡了所有的方法,可惜根本無法控制體內的真元了!他想逃離,可惜連一步都無法邁出!他想把李玉真的下落說出來,以為這樣就能讓薛凌雲放過他,可惜他現在連張口的力氣都沒有了!

  陰桐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了,他的嘴哆嗦著,可惜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他怨毒的看著薛凌雲和凌若雨,恨不得將面前這兩個人挫骨揚灰!百年的修為啊,現在就要全部喪失了!陰桐感覺到自己的元嬰在慢慢的分解,元嬰的能量也被枯骨神杖完全吞噬了!

  終於他體內的真元徹底消失了,一絲一毫的能量都沒有了,此刻的陰桐大大鬆了口氣,他以為就此結束了!誰知枯骨神杖此時還是沒有停下來,幽幽光澤仍是籠罩著他的全身!

  「不要啊!」陰桐終於能開口了,他大叫了一聲,臉上露出痛苦至極的表情來!雖然陰桐感覺自己是在「大叫」,但是薛凌雲和凌若雨都感覺他的叫聲如同蚊子一般,兩人也不敢靠近陰桐,害怕受到池魚之殃!

  此時的枯骨神杖竟然在吸收著陰桐的血肉!只見陰桐的身體越來越小,漸漸的只剩下一張人皮裹在骨架上,陰桐的頭髮也由黑變白,他的樣子越來越像一個披著人皮的骷髏!

  過去了不知有多久,枯骨神杖終於停了下來,此刻枯骨神杖再次回到了薛凌雲的身旁,薛凌雲有些恐怖的看著這個萬鬼宗聖物,他的手再也不敢碰觸這個東西了!

  凌若雨此刻臉色蒼白,剛才的那一幕真的是太恐怖了,前面看到陰桐真元被吸收還沒有什麼,後面看到陰桐由一個活生生的人類變成一個披著人皮的骷髏,那個場景真的是太讓人震駭了!

  「這……這個東西也太邪門了!凌雲,你今後還是少用它!」過了好半響,凌若雨終於恢復了過來,她大口的喘息了一陣,對薛凌雲說道。

  「嗯!我也不知道這枯骨神杖還有這個作用,真的是太讓人吃驚了!我……我今後不會再用它了!」薛凌雲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這枯骨神杖真的是太邪了,他是再也不敢用這個邪物了!

  呆呆的看著面前的枯骨神杖,此時的枯骨神杖又恢復成了一根晶瑩剔透的白骨,在白骨的中央還是閃爍著幽幽的綠光,薛凌雲心念一動,將枯骨神杖收入了儲物手鐲中。這東西雖然邪門但是威力無窮,他暫時是不會丟棄這個東西的!

  「凌雲,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陰桐已經死了,問不出你師叔的下落了!」兩人慢慢平靜下來,凌若雨秀眉微蹙道。

  「我們現在周圍找一找吧!如果找不到我師叔的話,我們只有去尋陰柳了,現在只有他知道我師叔的下落了!」薛凌雲想了想道。

  兩人開始在宮殿中尋找李玉真的下落,足足尋找了半個多時辰,找遍了宮殿的每個角落,可是沒有找到李玉真的絲毫蹤跡!薛凌雲不死心,又帶著凌若雨把宮殿周圍數里的地方都尋找了一遍,仍是沒有找到李玉真!

  薛凌雲心中著急,暗暗埋怨自己,若不是自己用出枯骨神杖,陰桐也不會死,說不定就能問出李玉真的下落來!

  「凌雲,不要太著急了!既然這裡找不到你師叔,我們去尋找陰柳,他總是知道你師叔下落的!」看到薛凌雲如此著急,凌若雨心中也有些心疼。她現在已經隱隱猜出薛凌雲和他師叔李玉真的關係,二人關係肯定極為親密,否則薛凌雲也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來救李玉真。

  薛凌雲點了點頭,道:「好,我們這就去尋找陰柳,他剛才似乎是往東邊去了,我們去東邊尋找他吧!」

  凌若雨「嗯」了一聲,當下隨著薛凌雲往東邊飛去。其實按照凌若雨本來的想法,兩人應該在這裡等著,陰柳肯定會再次回來的!不過薛凌雲實在是太著急了,凌若雨也就隨著他前去尋找陰柳。剛才兩人已經將陰桐的屍體焚燒乾淨了,一時片刻也不怕被人發現陰桐死亡,凌若雨本身又是陰陽宗的長老,即使被人發現了蹤跡也不會有危險的!

  兩人一路朝著東邊飛去,此時夜色更加深沉了,濃密的鬼霧籠罩著整個幽風山,這裡不愧是萬鬼宗的山門所在,如同人間鬼域一般!

  飛了有一個多時辰,仍是沒有見到陰柳的蹤跡!這裡已經是幽風山的最東邊了,再往前飛就要飛出幽風山的範圍了!

  薛凌雲和凌若雨正要返回剛才的那座宮殿中,忽然凌若雨皺了皺眉,道:「凌雲,再往前飛一陣,我感覺前面的情況很不對勁,似乎有高手在前方!」

  凌若雨已經是分神後期的修為了,她的修為比薛凌雲高了很多,感知能力自然也強了很多,此刻她先是感覺到了前方氣氛的不對。

  兩人小心翼翼的往前方飛著,周圍的鬼霧越來越濃密,慢慢的薛凌雲也意識到了一絲不對,他的心中竟然產生了無比強烈的警覺!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2: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1 編輯

第四十四章 十大陰神

 這裡的鬼霧比剛才去過的任何地方都稠密的多,周圍所有的景物都有些模模糊糊的,夜色中傳來一股巨大的恐怖威壓!

  薛凌雲和凌若雨小心翼翼的往前方飛著,他們都感覺到周圍氣氛的恐怖,之前陰桐被吞噬的時候也很恐怖,但是那是一種心靈上的恐怖,現在的恐怖則是一種實力上的恐怖!當普通人面對猛獸的時候會有這種恐怖,修真者面對實力遠比他們高的對手的時候也有這種恐怖!

  「好恐怖的力量,萬鬼宗中竟然有這樣的高手,真的是出乎意料啊!」凌若雨有些心怵的道。

  「不知究竟是什麼人,難道是萬鬼宗的鬼王?」薛凌雲皺眉問道。

  凌若雨輕輕搖了搖頭,道:「肯定不是萬鬼宗的鬼王,萬鬼宗的鬼王我也曾經拜會過,鬼王已經是大成期的高手了,他的實力確實很高,但是也不會高的讓我產生恐怖!這樣的高手應該是渡過天劫……不對,就算是散仙散魔境界也不會有這種氣勢的……」

  凌若雨的臉色越來越謹慎,她有些不可置信的道:「難道是鬼仙級別的高手?人間怎麼會有鬼仙境界的高手存在?」

  薛凌雲在一旁聽著凌若雨分析,他心中越來越好奇了,當下拉了拉凌若雨的手,道:「我們再往前飛一陣,偷偷的看看!」

  當下兩人繼續往前,此時他們已經謹慎萬分了,前方的高手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但是他散發的氣勢已經如此驚人,他的實力還不知會強到何種程度!

  又飛了片刻,兩人驚駭的發現前方數里外凌空站立著十個高大的人影!這些高大的人影渾身散發著驚天魔氣,他們一個個凌立在空中,宛如遠古魔神一般!

  「好恐怖、好強大的氣勢,就算是我們陰陽宗的老祖宗都沒有這樣的氣勢!」凌若雨呆呆的看著前方的十個人影,不可置信的道。

  兩人看了好半響,凌若雨突然道:「凌雲,我覺得還是有些不對勁!這些人的氣勢如此驚人,按說實力也是超絕,為何到現在都沒有發現我們?」

  他們二人現在距離這十個人影並不是很遠,他們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十個人了,按說這十個人不會對他們毫無所覺的,但是偏偏這十個人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現一樣!

  「十大陰神!若雨,你還記得陰桐陰柳之前的對話嗎,他們說什麼十大陰神,估計就是指這十個人了!」薛凌雲忽然想到陰桐陰柳之前的話,心中立刻明白這十個如同魔神的人影是什麼人了,肯定就是陰柳所說的「十大陰神」!

  凌若雨也反應過來,道:「定時如此!那陰柳說鬼王正在復活十大陰神,說的就是這十個人了!原來是十個死人,嘿,嚇了我們一跳!」

  既然知道這些是還沒有復活的「十大陰神」,兩人心中的恐怖立刻去了大半,當下繼續往前,越往前越感覺這十個人影的氣勢驚人!

  到了離這十個人影有三里地的距離時,兩人再也不敢往前進了,周圍的空氣都彷彿受到了那「十大陰神」的影響,周圍的空間彷彿要被「十大陰神」的氣勢壓迫的碎裂一般,這種感覺真的是太震駭了!

  「這十大陰神竟然如此恐怖,若是他們真的復活了,豈不是天下無敵了?」凌若雨和薛凌雲停了下來,她臉色有些蒼白的道。

  薛凌雲肅然點了點頭,道:「若是那鬼王真將這十大陰神復活,他肯定能夠稱霸修真界的!這十大陰神的力量真的是太驚人了!」

  

  兩人不知此時在「十大陰神」的另一邊還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正是他們苦苦尋覓的陰柳,還有一個則是萬鬼宗的鬼王!

  鬼王的身體無比的高大,不過他給人的感覺並不偉岸而是特別的陰森!

  鬼王凌空站立在十大陰神的面前,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道:「陰柳,你感覺到了嗎?多麼強大的力量啊!哈哈哈哈,他們還沒有復活,等他們真正復活之後,力量肯定是現在的千萬倍!到時候擁有這十大陰神,我足以稱霸三界!」

  陰柳的臉色無比的蒼白,他站在十大陰神的面前,受到十大陰神的影響更大,那種驚人的其氣勢根本不是他能夠抗衡的!好在他們站立的位置是一個祭臺,這祭臺就是專門為了復活十大陰神所設,有祭臺的保護,十大陰神的氣勢也不能傷害他們!

  「鬼王,這十大陰神是厲害無比,可是到時候我們能控制了他們嗎?他們的力量比我們強的太多了,我怕到時候我們會受到反噬的!」陰柳有些擔憂的道。這十大陰神的力量真的是太強大了,這還是沒有復活前的樣子,按照鬼王的說法,他們的力量只有生前的千萬分之一,即便如此也已經強盛到不可想像的地步。

  哼!

  鬼王冷哼了一聲,道:「不必擔憂,我自有手段對付他們!我已經在準備萬鬼噬魂陣了!」

  「萬鬼噬魂陣?」陰柳驚駭的大叫了一聲,道:「鬼王,這……萬萬不可啊!」

  哼!

  鬼王冷冷的看著陰柳,道:「要想控制十大陰神,必須要在他們復活的時候抹去他們殘留的神智,除了這個方法之外,我想不出還有其他的辦法!」

  陰柳張了張嘴,他原本慘白的臉色更加慘白了,身為萬鬼宗護法的他當然知道這「萬鬼噬魂陣」是什麼陣法了,這萬鬼噬魂陣說是「萬鬼」,但是卻需要百萬生靈的魂魄作引子!

  兩人又說了幾句,陰柳道:「鬼王,我先回去了,等明天晚上我再來陪你!」

  鬼王點了點頭,當下陰柳離開祭臺,面色慘白的返回他靜修的那座宮殿。

  薛凌雲和凌若雨還在觀察著十大陰神,突然發現從前方衝出一道人影,薛凌雲看了一眼心中一喜,道:「是陰柳!若雨,我們快快跟上!」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5: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2 編輯

第四十五章 問訊

陰柳離開祭臺,朝著自己修煉的那座宮殿飛去,薛凌雲和凌若雨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後。薛凌雲的修為比陰柳差了好多,好在有凌若雨幫助,兩人這才能緊緊的跟著他不放。

  一個時辰後陰柳回到了宮殿中,他四處找了找,竟然沒有找到自己的兄弟陰桐,這讓陰柳有些納悶,平日裡陰桐很少離開這裡的,今天怎麼一個人出去了?

  恰在此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薛凌雲和凌若雨故計重施,由凌若雨來吸引陰柳的注意力,薛凌雲在後面準備偷襲!

  「凌長老,是你?你怎麼突然來到我這裡了?」陰柳的反應和陰桐一模一樣,有些驚訝的問道。

  「呵呵,是這樣的,我來北方採藥,來你們萬鬼宗拜訪幾位朋友。剛才我碰到了令弟陰桐護法,他行色匆匆,見到我後讓我轉告你,說他得到正道那人的消息,去追那個人了!」凌若雨面帶微笑道。

  「正道那人?」陰柳微微一愣,失聲道:「是長生門的那個小子?」

  他的話剛剛出口就知道有些不對,當下打了個哈哈,道:「是這樣的,我們正在追一個長生門的小子,那小子偷了我們一件法寶。對了,凌長老,我二弟他有沒有說那小子在什麼地方?」

  凌若雨輕輕點了點頭,道:「陰桐長老要我轉告你,說那人就在西邊三百里的……」

  陰柳全神貫注的聽著凌若雨說話,此時薛凌雲出現在了陰柳的身後,一切都和之前的一模一樣,薛凌雲狠狠的擊中了陰柳。

  陰柳瞬間轉身,準備向偷襲者薛凌雲發起進攻,此時身後傳來凌若雨的攻擊!凌若雨本身是分神後期的修為,比起此時的陰柳高了許多!陰柳上次和陰桐施展連體鬼術,修為已經降到了分神初期了!這分神初期和分神後期可是質的差別,再加上凌若雨以有心算無心,飛劍、符咒、陰雷齊出手,頃刻便將陰柳制服!

  

  「若雨,我們該怎麼辦呢?我本來還懂得幾招折磨人的法術,可惜都要靠枯骨神杖來施展,這枯骨神杖實在是太邪門了,我可不敢再隨便使用了!」薛凌雲皺眉道。

  此刻凌若雨已經將陰柳的神識全部封住,兩人也不怕他聽到自己的對話。薛凌雲深怕陰柳不肯合作,他又沒有對付陰柳的手段,唯一懂得的一些邪道法術還要靠枯骨神杖來施展,而枯骨神杖又太過邪門,他實在是不願再次使用了!

  「放心吧,看我的!」凌若雨輕笑了一聲,道:「我們陰陽宗有好幾種詢問犯人的手段,可惜這些手段都會讓人心智受到損傷,對付陰柳再好不過了!」

  當下凌若雨開始施展自己的手段,只見她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瓷瓶來,從瓷瓶中彈出一滴綠色的藥水來,藥水朝著陰柳揮了過去!這藥水是用陰陽宗的秘術煉製的,別看這瓷瓶容量很小,但是這裡面的東西卻是凌若雨用三十年的時間才煉製成功的!

  陰柳的身體、真元、神識都被凌若雨封鎖住了,此刻這藥水滴到陰柳的額頭位置,只見陰柳的臉色由白轉紅,他的雙眼也漸漸的失去了光澤。

  凌若雨就站在陰柳的對面,此時凌若雨的雙目中倒是射出兩道光芒,她的嘴裡唸唸有詞,一串古怪的咒語從她的口中念了出來。

  陰柳的雙目本來已經失去了光澤,此刻聽到凌若雨的咒語後竟然再次清醒過來,他的雙目與凌若雨的雙目輕輕一對,再也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了!

  凌若雨的雙眼越來越亮,只聽她用夢囈般的聲音道:「陰柳,幾天前被你們捉去的那個女人關在何處?」

  陰柳的頭腦中一片混亂,他感覺面前這個人的聲音好親切、好舒服,這道聲音好比黑暗中的明燈一般吸引著自己,當下他立即道:「那個女人被我關在宮殿十里外的一個小房中……」

  凌若雨臉上微微一喜,她的目光則更加明亮了,道:「陰柳,你說清楚一些,到底是在那個方向,那裡有人看守嗎?」

  陰柳呆呆的道:「在北邊,沒有人看守,我在那個女人身上下了數十道禁制,不怕她逃跑!」

  凌若雨和薛凌雲心中都是大喜,凌若雨此時還有些困惑,為何這陰柳如此好控制呢?卻不知陰柳在十大陰神面前呆了半夜,心神早就被十大陰神的威壓所震懾,此時再被凌若雨施展秘術,立刻便屈服在凌若雨的秘術之下了!

  凌若雨心中喜悅,不過她的目光仍是和陰柳對視著,想起今晚的所見所聞,凌若雨又道:「陰柳,那十大陰神究竟是什麼東西?」

  陰柳原本呆滯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清醒,凌若雨皺了皺眉,右手捏了一個手勢,朝著陰柳輕輕一揮,隨著一道白光閃過,陰柳臉上的那絲清醒之色也消失不見,他呆呆的道:「我們幽風山原本是古代戰場,十大陰神是我們萬鬼宗的前輩在幽風山發現的十具屍體。」

  凌若雨皺了皺眉,又問道:「這十大陰神你們發現有多久了?」

  陰柳呆呆的道:「十大陰神從我們萬鬼宗建立起就有了。」

  凌若雨仍是沒有問出太多的東西來,旁邊的薛凌雲突然向她傳聲道:「若雨,問他關於枯骨神杖的事情,這萬一玩意太邪門了,一定要問清楚!」

  凌若雨輕輕點了點頭,又朝著陰柳問道:「枯骨神杖究竟是什麼東西?有何來歷?」

  陰柳張了張嘴,剛要說話,突然他的臉上露出了掙扎的表情來。凌若雨心中一驚,她再次取出那個小瓷瓶來,又從瓷瓶中揮出一滴綠色的藥水,藥水朝著陰柳的額頭揮去,滲入了陰柳的額頭中。

  陰柳的臉色越來越紅,他的目光再次變得渾濁,呆呆的道:「枯骨神杖是我們萬鬼宗的聖物,也是從遠古流傳下來的,據說枯骨神杖是和十大陰神同時被發現的,後來枯骨神杖被人從萬鬼宗帶走,消失了幾百年……」

  薛凌雲和凌若雨都靜靜的聽著,卻見陰柳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薛凌雲吃驚的朝著陰柳望去,只見陰柳的臉上竟然露出呆滯的笑容來,他的喉嚨不斷蠕動著,但是卻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來!

  旁邊的凌若雨歎了口氣,道:「我陰陽宗的藥物霸道至極,而且這陰柳的心神本來就有些不對,現在他已經是一個傻子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6: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2 編輯

第四十六章 營救

陰柳的臉色再次由紅色變成慘白,他的臉上帶著傻笑,喉嚨不斷的蠕動著,呆呆的看著薛凌雲和凌若雨。

  凌若雨輕輕搖了搖頭,道:「看來只能問出這麼多了!凌雲,我們去救你那個師叔吧!」

  薛凌雲點了點頭,道:「好吧,陰柳說我師叔就在離此十里外的一個小屋中,我們現在就去吧!」頓了頓,薛凌雲又道:「陰柳該怎麼處置呢?」

  凌若雨輕哼一聲,道:「殺了了事,留著他始終是一個禍害!」

  薛凌云「嗯」了一聲,當下他的右手一揮,一道白光閃過,他的寒玉劍朝著陰柳飛了過去,只見陰柳的身體瞬間被冰寒劍光凍結,接著他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上再無任何生息存在。薛凌雲將寒玉劍收回,目光冰冷的看著地上的陰柳,就是這個人將自己的女人劫走,現在總算是將他幹掉了!

  他的手再次揮了揮,一道火光閃起,三昧真火朝著陰柳的屍體上飛去,頃刻便將陰柳燒成了灰燼。

  「我們走!」薛凌雲一聲輕喝,朝著北方飛去,凌若雨緊緊的跟著他。

  

  飛了大概有半炷香的時間,果然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屋,薛凌雲心中大喜,立刻從空中降下,落到了小屋的門前。

  此刻薛凌雲的心中有些激動也有些忐忑,他不知道陰柳說的話究竟有幾分可信,若是他的話是錯的該怎麼辦?

  旁邊凌若雨輕笑了一聲,將門推開,當下她首先進入了小屋中,薛凌雲咬了咬牙也跟著進入了小屋。

  小屋裡一片黑暗,不過這黑暗擋不住薛凌雲和凌若雨的目光,他們都是修真者,區區黑暗算得了什麼。

  房中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薛凌雲的心猛地一沉,最害怕的事情出現了!

  凌若雨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她皺了皺眉,散開自己的神識,開始細細查探這個小屋。

  過了有好半響,薛凌雲的臉色明顯有些不對勁,此刻凌若雨突然道:「這房間下面另有玄奧,地下應該還有一個房間的!」

  薛凌雲的目光立刻明亮起來,有些著急的道:「若雨,你查探到了什麼?」

  凌若雨沒有說話,她輕輕閉上雙眼,片刻後只見她的雙手朝著空中舉起,她的左手右手都閃爍著淡淡光芒,又過了一陣只聽她一聲輕喝「破」!

  隨著一聲悶響傳來,薛凌雲面前的景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只見地底出現了一個地道,薛凌雲毫不猶豫,立刻跳入了地道中。

  「小心一點!」凌若雨在後面提醒著薛凌雲,她也立即跳入了地道中。

  在地道中走了片刻,兩人又來到了另一個房間中,這個房間中也是一片漆黑,不過薛凌雲還是看到了房間深處坐著的那個女人,他心中狂喜,大聲道:「真兒,我來救你了!」

  只見薛凌雲幾步跨到李玉真的面前,滿臉驚喜的看著李玉真,道:「真兒,你沒有什麼事吧?陰桐陰柳沒有折磨你吧?」

  薛凌雲歡喜的說著話,誰知李玉真卻是一聲不響的坐在原地,他心中一愣,低頭朝著李玉真看去,這才發現李玉真的雙眼竟然緊緊的閉著。

  「她的身上被陰桐陰柳下了很多禁制,根本聽不到你在說什麼!」凌若雨在一旁有些酸酸的說道,之前就猜測薛凌雲和他那個師叔的關係不正常,現在親眼見到了,她心裡還是一陣的不舒服。之前她以為自己會不在意薛凌雲和其他女人的關係的,可是此時此刻看到薛凌雲對其他女人如此親密,她心中還是感覺酸酸的,她生平第一次體會到了嫉妒的滋味!

  

  兩人費了好半天的功夫將李玉真身上的禁制全部破去了,李玉真終於睜開了雙眼,她看到面前的薛凌雲,也是驚喜道:「凌雲,你怎麼也來了?難道……難道他們把你也抓住了?」

  李玉真的臉上先是驚喜,說到最後她的臉色越來越是擔憂,著急的看著薛凌雲。

  薛凌雲輕輕一笑,他將李玉真的雙手抓住,柔聲道:「我不是被他們抓住了,我是專門來到這裡來救你的!放心吧,萬鬼宗的那兩個人已經被我殺死了,我們可以安全離開這裡了!」

  李玉真驚愕了片刻,接著心中大喜,她猛地撲入了薛凌雲的懷中,再也不願意從薛凌雲的懷中起來。

  薛凌雲輕輕撫摸著這個美人師叔,他心裡極是高興,終於將李玉真救出來了,這些天可是把他著急壞了!

  旁邊的凌若雨嫉妒的看著兩人,現在她在兩人面前幾乎成了透明的空氣,這兩人只顧著敘話,根本就忘記了還有自己存在。

  咳……咳!

  凌若雨忍不住輕聲咳嗽了一下,薛凌雲和李玉真立刻朝著她望去。李玉真的臉上有些驚訝,她還不知道這個姑娘究竟是誰呢,不過這個姑娘如此美麗,論相貌絲毫不遜於自己……

  「凌雲,我們是不是該離開了?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們再慢慢說話!」凌若雨微笑著道,此刻她的目光也在緊緊的打量著李玉真,李玉真的美麗也讓她大大驚訝了一陣。以前凌若雨自詡美麗,在魔道三派中從沒見過能和她媲美的女人,這次算是見識到了一個不輸於自己的女人,可惜這個女人卻是自己的「情敵!」

  薛凌雲點了點頭,當下拉住李玉真的手,道:「真兒,我們先從這裡離開吧!這裡還是萬鬼宗的深處,很容易被萬鬼宗的人發現的!」

  李玉真點了點頭,她瞥了凌若雨一眼,忍不住輕聲道:「凌雲,這個姑娘是誰?你怎麼和她在一起啊?」

  這……

  薛凌雲愣了片刻,他的臉上微微一紅,道:「真兒,等我們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你!」

  李玉真沒有再問下去,不過她的心中已經感覺到了一絲不妙,這個長相美麗的女子似乎和薛凌雲關係有些曖昧,否則薛凌雲也不會拿這種話來推脫自己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6: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3 編輯

第四十七章 雙修之術

三人離開了幽風山,朝著南方飛去。飛了大概有兩個多時辰,天色微微亮了起來,此時距離幽風山已經有數百里的距離了,三人也不敢停留,仍是一路朝南飛。

  到了當天中午的時候,三人終於從空中落下,他們來到一座偏僻的小山上,在一處溪水旁停了下來。

  「凌雲,現在你可以把事情都告訴我了吧?」三人坐在溪水旁,李玉真打量了凌若雨一陣,然後轉頭對薛凌雲說道。

  「呃,事情是這樣的!」薛凌雲微微有些尷尬,道:「真兒,那天你被萬鬼宗的陰桐陰柳抓住了,我在後面緊緊的跟著,希望能將你救下來!我跟了大概千里的距離,突然從旁邊衝出了一個黑衣人,那個黑衣人用迷藥將我迷倒,最後我被那個黑衣人帶走了。那個黑衣人……她……她就是凌姑娘了!」

  呵呵……

  旁邊的凌若雨輕輕一笑,道:「這件事還是我來說吧!當時我將凌雲抓到了我們陰陽宗中,我的目的也很簡單,我是為了尋找雙修伴侶,而凌雲就是我看中的男人!」

  李玉真的心中一個咯噔,看來自己果然沒有猜錯,這個女子和薛凌雲之間的關係確實不正常。

  凌若雨好笑的看著李玉真,看到李玉真的臉色變幻,凌若雨又道:「希望你不要誤會了凌雲!當初我將他帶到了陰陽宗中,他始終不肯答應和我雙修,我用盡了各種方法也沒有達到目的。最後我提出幫他來救你,他才肯答應和我雙修的,而且他說的是將你救出之後任我處置!」

  這……

  李玉真張了張嘴,她抬頭看向薛凌雲,只見薛凌雲滿臉苦笑,李玉真銀牙輕咬,過了好半晌,道:「竟然是這個樣子!凌雲,我……」

  李玉真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旁邊的凌若雨此刻又道:「你大概不知道凌雲這些天有多麼著急吧?我這些天一直跟在他的身邊,雖然他嘴上不說,但是我知道他對你有多麼關切!昨夜尋找你的時候,當看到房中沒人的時候,凌雲的臉都白了!最後我找到地道,凌雲立即不顧一切的衝了進去,要知道地道裡還不知有何種機關呢!」

  李玉真在一旁靜靜的聽著,過了片刻她抓住薛凌雲的手,感激的道:「凌雲,謝謝你,都是我拖累你了!」李玉真此刻有些暗暗埋怨自己,她自從被薛凌雲救出來之後就開始懷疑薛凌雲和凌若雨的關係,根本沒有想到薛凌雲是如何為自己著急擔憂的,根本沒有想到薛凌雲這些天是多麼的焦急勞累。

  薛凌雲哈哈一笑,拉著李玉真的手,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救你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何必對我說感激呢!」

  李玉真輕輕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她知道兩人是夫妻,說感激的話就有些生分了,若是薛凌雲碰到危險她也會不顧一切的去救助的,這本就是相愛的人之間的責任!

  李玉真將頭靠在薛凌雲的肩膀上,又過了一會,她輕聲道:「凌雲,你是為了我才答應和她雙修的,我……好感激。至於這個女人,你想和她怎樣都可以,既然你答應和她雙修了,那……那就隨你了!」

  薛凌雲和凌若雨聽了後心中大喜,薛凌雲和凌若雨相處了好幾天,已經有意接受凌若雨了。而凌若雨更是早將薛凌雲看成自己的男人了,她生怕李玉真會阻攔自己和薛凌雲,到時候就有些麻煩了。

  李玉真又道:「我還有一個師姐,也是凌雲的女人,我好說話,我師姐可不是很好說話。不過你們先將生米做成熟飯,到時候師姐也沒有辦法了!」

  說完李玉真格格的笑了起來,她倒要看看將來宋玉瑤會有什麼表情。

  想起宋玉瑤來,薛凌雲心中微微有些擔心,他和李玉真消失了這麼多天,想必宋玉瑤也一定很擔憂,看來自己要盡快趕回長生門了!

  凌若雨此刻則是一陣驚愕,她早就知道李玉真是薛凌雲的師叔,這薛凌雲將自己的師叔變成了自己的女人,現在竟然聽說還有另一個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是李玉真的師姐!

  這件事若是發生在魔道門派中還沒有什麼,正道門派中發生這種事情就有些匪夷所思了!正道中人最講究倫理道德,這種亂倫的事在正道是很為人所不齒的!

  當然在陰陽宗這樣的事情倒不算什麼,陰陽宗本就是雙修門派,合適的雙修伴侶很難找,所以即使情侶間差上一個輩分也沒有什麼,但是薛凌雲和李玉真等人都是正道中人啊!

  呵呵……

  看到凌若雨如此驚訝,李玉真嬌笑道:「我那個師姐同時也是凌雲的師傅!」

  什麼!

  凌若雨張大了嘴,心中的驚訝已經不能用話語來形容了,她苦笑了一陣,道:「這也太荒唐了吧!」就算是陰陽宗也很少有師徒之間相愛的事情發生。

  三人在這裡停歇了一陣,將所有的事情都說清楚了,之後三人又朝著南方繼續飛去,幾天後再次停了下來。

  此地既不是長生門也不是陰陽宗,薛凌雲和凌若雨決定就在這裡開始正式的雙修。他們不能回長生門,凌若雨也不願帶李玉真一起去陰陽宗,既然如此就在這路上找一個偏僻的地方吧。

  「雙修之術也是大道之一,天地初開便有陰陽,陰陽和諧方能修為精進。我陰陽宗的祖師所創道術原是養生之術,經過數千年的發展方才成為修真之術。凡間男女精通雙修之術可以延年益壽,我等修真之人練習雙修之術可以增強修為。」凌若雨、薛凌雲、李玉真三人現在正在一個僻靜的山洞中,凌若雨緩緩的給兩人講著雙修之術。

  薛凌雲和李玉真在一旁靜靜的聽著,他們二人以前對雙修之術還有些或多或少的誤解。李玉真甚至將雙修術和採補術的概念混淆,她以前將陰陽宗的弟子都當成淫蕩之人,這次聽了凌若雨的講解後才略有所悟。

  「我陰陽宗已有萬年的歷史,數千年前我陰陽宗也是正道門派之一,傳聞我陰陽宗祖師還曾經執導過黃帝雙修之術。男歡女愛乃是天道,你們正道中有些人將男女歡愛視作毒蛇猛獸,這是大錯特錯的行為!」凌若雨盤膝坐在薛凌雲和李玉真的面前,緩緩的說道。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6: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3 編輯

第四十八章 雙修

 「我陰陽宗有兩部講述雙修之道的典籍,分別是《洞玄經》和《素女經》。想必你們兩個也聽說過這兩部典籍的名字,人間也有這兩部典籍流傳,不過人間流傳的只是這兩部書的皮毛罷了,講述的只是一些房中之術,對於凡間男女養生頗有幫助,但是對修真卻毫無益處!」凌若雨一臉肅然的看著薛凌雲和李玉真,又道:「真正的《洞玄經》和《素女經》博大精深,雖只寥寥數語,但是卻將男女陰陽交合之道論述到了極點,裡面除了雙修之術還有其他的陰陽道術,我陰陽宗弟子修煉的都是這兩部經書,資質悟性不同修為差別也極大!」

  凌若雨說到這裡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她臉上有些微紅道:「我修煉的是《素女經》,十年前我已經修煉到分神後期了,可惜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要想突破分神期必須和男子雙修。凌雲,今後就要靠你了!」

  薛凌雲的臉上也有些發燙,他輕輕點了點頭,旁邊的李玉真臉色則有些微微黯然。雖說李玉真已經接受了薛凌雲即將和凌若雨雙修的事實,但是她還是會吃醋的,心中還是有些不樂意的。

  呵呵……

  看到李玉真臉色有些不好,凌若雨突然輕笑了起來,道:「李師姐,待會我會將本門的《洞玄經》和《素女經》都教給凌雲的,除了和我雙修之外,今後這雙修之術也可用在你和宋師姐的身上,對大家都有益處!」

  凌若雨畢竟是陰陽宗的門人,在她心中雙修術乃是真正的大道,所以她雖然羞澀但是還是侃侃而談。

  接下來凌若雨開始為李玉真和薛凌雲講解《洞玄經》與《素女經》,先是把裡面的基礎修真道術說了出來,接著竟然開始講房中之術,她臉帶紅霞將九九八十一種交合姿勢以及數種增進男女歡愛的方法都說了出來。

  旁邊的李玉真已經有些聽不下去了,凌若雨講的這些實在是太羞人了,其實相對而言她的男女經驗比凌若雨要豐富的多,可是說起「理論知識」來她就差遠了,李玉真從來沒有想到男女之間也有這麼多的花樣和手段。

  薛凌雲則是聽的慾火大升,他不住的打量著對面的凌若雨,心想有機會一定要好好的試試這些手段,看看是否真的像凌若雨說的這般美妙。

  凌若雨心中也有些羞澀,她還是處子之身,此刻卻要向薛凌雲和李玉真講述房中之術,而且不久她就要和薛凌雲真正交合,這種感覺真的讓人有些難堪。

  薛凌雲一邊聽一邊打量凌若雨,觀察著凌若雨的美麗容顏。凌若雨的美麗和宋玉瑤李玉真有些不同,宋玉瑤李玉真是一種成熟之美,而凌若雨則是一種表面清秀內在柔媚的美。薛凌雲想起那天看到的凌若雨的身體,心裡忍不住又是一陣火熱,想起凌若雨雙腿之間的潔淨,他恨不得現在就撲到凌若雨的身上……

  時間慢慢的過去,凌若雨終於將所有的房中術講完了,最後道:「房中之術的要訣是『男欲求女,女欲求男,情意合同,俱有悅心』,要有情有欲才可!凌雲,我是已經真的決定跟你一輩子了,希望你也好好的珍惜若雨!」

  薛凌雲點了點頭,又聽凌若雨道:「房中之術只是《洞玄經》和《素女經》的皮毛,下面我跟你們講真正的雙修之術!」

  接著凌若雨開始講雙修大道,修煉時男女該怎樣運轉真元、怎樣吸收天地靈氣、怎樣滋陰補陽等等的。

  時間慢慢的過去,凌若雨這一講竟然過去了兩個多時辰,終於她將自己體悟的大部分雙修之術都說了出來,接下來該是她和薛凌雲真正雙修了。

  

  「我是處子之身,咱們就這樣雙修是不行的,我的身體……可能還承受不住。我們要先熟悉了彼此的身體才行,凌雲,你來疼愛我吧!」過了片刻,凌若雨輕聲對薛凌雲說道。

  她的臉上已經一片飛紅了,她的雙眼也不敢再看向薛凌雲和李玉真了,只見她的玉手輕輕一揮,一道白光閃過,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石床,石床上鋪著白色的床單。

  凌若雨心中羞澀,她又輕聲道:「李師姐,你……能不能先在外面等著?」

  李玉真輕輕一笑,當下點了點頭,轉身對薛凌雲道:「凌雲,真是便宜你了,又得到這麼一個美人兒!」

  李玉真說完便走出了山洞,山洞中只剩下了薛凌雲和凌若雨兩人。

  薛凌雲的呼吸微微急促了起來,他再不客氣,大步走到了凌若雨的面前,伸手抬起凌若雨的下巴,狠狠的吻住了凌若雨,他的雙手也朝著凌若雨的衣帶伸去,將凌若雨的衣物全部脫了下來。

  佳人已經全身赤裸了,薛凌雲喘息著看著佳人的美麗身體,他身上的衣服也已經脫光,當下朝著凌若雨撲了過去……

  真的是欲仙欲死,別看凌若雨是處子之身,但是她畢竟是陰陽宗的長老,懂得無數討好男人的手段,讓薛凌雲舒爽到了極致……

  過了許久許久,終於風停雨歇,薛凌雲還有些意猶未盡,不過他知道凌若雨已經受不了了。別看凌若雨是分神期的修真者,但是在這方面和一般的女子並無太大區別。薛凌雲輕輕摟著凌若雨,有一句每一句的說著話,是不是在凌若雨的身上吻一吻。

  「夫君,我們開始正式雙修吧!」歇了一陣,凌若雨突然開口道。

  薛凌雲點了點頭,當下兩人再次相擁在一起,以一種奇怪的姿勢交合著,薛凌雲感覺自己心中的慾火再次升了起來,此刻凌若雨有些嬌羞的道:「夫君,按照我之前說的運轉心法,現在不要胡思亂想。」

  兩人的身體相擁著,凌若雨修長的雙腿緊緊的盤在薛凌雲的腰間,薛凌雲的手抓著凌若雨豐滿的臀部,兩人的嘴也吻在了一起。

  凌若雨首先閉上了雙眼,薛凌雲也跟著將雙眼閉住,兩人同時運轉心法,開始真正的雙修!

  

  一道道真元在兩人的體內流轉,周圍的天地靈氣也朝著兩人不斷湧來,此時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但是薛凌雲和凌若雨還在修煉之中。

  外面的李玉真已經再次回到了山洞中,看到兩人竟然以這種方式修煉,李玉真不由得輕啐了一口。

  又過去了一天一夜,此時兩人還是沒有甦醒,李玉真也不著急,她知道修真者入定短則十天半月,有時候長點的甚至有好幾年!

  薛凌雲和凌若雨都感覺自己彷彿來到了一片奇異的空間中,兩人的神識也彷彿交融到了一起,一道道天地靈氣朝著兩人湧了過來,兩人心中無憂無喜,暗暗運轉心法,共同修煉雙修之術。

  不知過了多久,薛凌雲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不對,從自己的身體經脈中竟然傳出一股強大至極的能量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7: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3 編輯

第四十九章 分神境界

薛凌雲感覺從自己的經脈中湧出一股強大至極的能量來,這股能量有陰有陽,陰陽能量並沒有完全融合。他心中不知發生了何事,但是仍然按照雙修的功法運轉這股真元,慢慢的這股真元流入了凌若雨的體內,再在凌若雨的體內流轉一圈,最後又回到了薛凌雲的體內!

  薛凌雲並不知道這股能量就是他少年時累積的九陰絕脈和赤陽草的能量!當年九陰絕脈的能量和赤陽草的能量並沒有完全散去,而是仍然存在他的身體和經脈中,這股能量平日也在暗暗滋潤著薛凌雲的身體,不過還有很大一部分慢慢的散到了周圍的空氣中。

  這次薛凌雲和凌若雨雙修,他體內的這股巨大的能量終於被完全激活了。雙修之術研究的就是陰陽之道,他體內的九陰絕脈是至陰能量、赤陽草是至陽的能量,兩股能量由薛凌雲的體內轉到凌若雨的體內,再經過凌若雨的體內回到薛凌雲的體內,這樣不斷的相互流轉著。

  至陰能量和至陽能量的性質在不斷的轉化著,慢慢的變成了陰陽適中的能量,這股能量最終變成了薛凌雲和凌若雨的真元,兩人的修為都在迅猛的增進著!

  周圍的天地靈氣也受到兩人的吸引,朝著兩人的體內不斷湧來,這些天地靈氣也匯入了那股至陰至陽能量之中……

  薛凌雲和凌若雨的神識交織在一起,薛凌雲感覺從凌若雨的神識中傳來一股清涼的能量,這股清涼的能量讓自己的神識得到了很大的增進!

  凌若雨也收穫頗多,她的修為已經整整十年沒有提高過了,此次和薛凌雲雙修終於突破了十年前的境界。尤其是從薛凌雲體內傳來的那股龐大至極的能量,這股能量讓她收益頗多!

  旁邊的李玉真已經等了十天十夜了,薛凌雲和凌若雨還是處於那種交合的狀態,兩人赤裸著身體相擁著,他們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的平靜,李玉真也不知道他們修煉到了何種境地。

  不過李玉真能夠感受到周圍天地靈氣的變化,周圍的天地靈氣不斷朝著薛凌雲和凌若雨湧去,想必他們二人的修為都大有提高了!

  又過去了兩天,突然從薛凌雲和凌若雨的身上散發出一陣白色光芒,這白色光芒將整個山洞都照耀的通亮!李玉真原本在一旁靜坐,此時立刻睜開了雙眼,緊張的看著薛凌雲和凌若雨二人。

  半個時辰後白色光芒才徹底消失,薛凌雲和凌若雨也再次睜開了雙眼。

  薛凌雲仍是將凌若雨輕輕摟著,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笑道:「若雨、真兒,我的修為已經增進到分神期了,沒有想到這雙修之術如此了得!」

  此刻他一隻手抓著凌若雨的腰部,另一隻手抓著凌若雨豐滿的臀部,他的下體還和凌若雨處於交合狀態,凌若雨修長的玉腿仍是盤在他的身上。

  聽了薛凌雲的話後,李玉真臉上一喜,她深為自己的男人高興,道:「凌雲,真是太好了!你的修煉速度估計是修真界第一了,區區幾年就進入分神境界,當年我和師姐可是足足用了百年的時間才突破分神期的!」

  凌若雨此時臉上有些微紅,她和薛凌雲還是處於交合狀態,薛凌雲又緊緊的摟著她,她想掙開也沒有辦法。此時的她感覺身體有些異樣,那種奇妙的感覺從下體一陣陣的傳來,這種感覺讓她有些企盼又有些羞澀,旁邊還坐著一個李玉真,這真讓她難堪至極!

  聽了薛凌雲的話,凌若雨分析道:「這應該是你體內的九陰絕脈的能量了!你體內的九陰絕脈蘊含極大的能量,這次我們雙修已經將你體內的九陰絕脈能量徹底激發了,不但你的修為增加到了分神期,就連我也收益頗多!回去之後我靜坐幾天,一定能進入大成期的!」

  薛凌雲還是摟著凌若雨,此刻修煉完畢,他心中的慾望再次激發了起來,他嘿嘿一笑,道:「若雨,那天你講了那麼多的房中之術,今天我們都好好的嘗試一番!還有真兒,你也一起來吧!」

  凌若雨一聲嬌呼,薛凌雲已經向她發起了「進攻」,旁邊的李玉真臉上也是一陣羞紅,她也想起那天凌若雨講到的那些羞人的房中之術……

  整個山洞都籠罩在一片春色之中……

  

  分離的時刻終於到了,薛凌雲拉著凌若雨的手,有些不捨的道:「若雨,我們要回長生門了,咱們就此告別吧!」

  凌若雨輕輕點了點頭,她心中更是不捨,她是那種十分傳統的女人,既然已經將身體交給了這個男人,她的心自然也跟了這個男人。當下她輕輕抬起腳來,主動向薛凌雲獻吻。

  兩人緊緊的擁吻著,過了許久才鬆開,凌若雨輕輕喘息了一陣,道:「凌雲,你是我選中的雙修伴侶,是我的男人,今天我們只是暫時分開而已,不久我就會去長生門尋找你的!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長生門的其他人發現的!」

  凌若雨是不想離開薛凌雲的,一是因為雙方有了感情,她已經將薛凌雲看成自己的男人了,二是因為她還要和薛凌雲雙修提高修為,當然還要纏著薛凌雲了!

  薛凌雲哈哈一笑,道:「若雨,你可一定要來啊,要是你不來找我,我肯定會去陰陽宗尋找你的!」

  凌若雨輕輕笑了笑,道:「這樣最好了,你來我們陰陽宗絕對不會有任何危險的,我們陰陽宗不少弟子的雙修伴侶都是你們正道中人!對了,有機會我要去見一見宋玉瑤宋師姐,不知她歡迎我嗎?」

  這……

  提起宋玉瑤來,薛凌雲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宋玉瑤不但是他的女人還是他的師傅,是宋玉瑤從小將他養大的,他對宋玉瑤既有愛意也有敬意,這件事情還不知道該怎樣對宋玉瑤說呢!

  三人又說了幾句話,薛凌雲和凌若雨都有些依依不捨,眼看時辰不早,薛凌雲和李玉真終於朝著南方飛了過去。

  凌若雨靜靜的看著薛凌雲的背影,她輕聲道:「夫君,等著若雨再去找你吧!」片刻後她也化成一道白光朝著西方飛去。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4-24 11:04 , Processed in 0.025695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