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等待ㄉ人

至尊仙道 作者︰寒冷晴天 《已完成》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7: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4 編輯

第五十章 回山

 薛凌雲和李玉真朝著南方飛去,薛凌雲的心情有些不好,他也不願意和凌若雨分手,這些天和凌若雨的相處已經讓他深深的迷戀上了這個美麗的女人!

  「凌雲,是不是還在想若雨妹妹?」李玉真一邊飛一邊輕聲問道。

  「嗯,真的不願意和她分開呢!可惜她是陰陽宗的人,我們長生門的那些人都將陰陽宗的人當成邪道妖人!」說完薛凌雲長歎了一口氣。

  李玉真輕輕一笑,突然道:「凌雲,我看你是忘不了和若雨妹妹雙修的滋味吧?她的身體是素女經中所說的白虎之身,這樣的女人能讓男人欲仙欲死,加上她又懂得那麼多的房中之術,將你伺候的極為舒服,我和師姐是比不上她了!」

  哈哈……

  薛凌雲哈哈一笑,將李玉真的手緊緊的拉住,道:「她的身體確實很美,但是你和師傅也不輸於她!至於雙修之術,回去之後我也和你們好好試試,這雙修之術對修真是大有幫助的!」

  李玉真的臉色微微一紅,道:「我們可是你的師傅和師叔呢,誰肯和你雙修!」

  薛凌雲嘿嘿笑了笑,道:「是我的師傅師叔不假,但是也是我的女人啊!哈哈哈哈,回去之後一定要將若雨說的那些都試一試!」

  李玉真的臉上有些發燙不過也有些期待,她不再說話,和薛凌雲朝著南方迅速飛去。

  此時薛凌雲已經是分神期的境界了,而李玉真和宋玉瑤也是分神期的境界,他的修為已經不比二女差多少了,飛行速度也不比李玉真慢多少,兩人攜手朝著長生門的方向飛去。

  

  兩天之後在薛凌雲的李玉真的面前出現了一片大山,這正是長生門所在的長生山。

  薛凌雲和李玉真徑直朝著長生山玉竹峰的方向飛去,一路上見到不少的其他長生門弟子,這些弟子朝著李玉真和薛凌雲打了個招呼,也沒有多說什麼。

  薛凌雲此刻心中有些著急,他和李玉真消失了大半個月,不知道宋玉瑤會著急到什麼程度,此刻他迫切的想見到宋玉瑤!

  薛凌雲和李玉真終於回到了玉竹峰上,兩人從空中落下進入了竹林之中。

  竹林裡一片寧靜,一根根翠綠的竹子迎風晃動,薛凌雲拉著李玉真迅速往前,前方就是三人居住的那間竹屋!

  「阿瑤!」薛凌雲大叫了一聲,推開竹屋的門,大步走了進去,眼前所見卻讓他吃了一驚!

  竹屋裡並沒有宋玉瑤,而是坐著一個少女!這少女穿著一身粉紅色的長裙,巧笑嫣然的看著薛凌雲和李玉真。

  「鳳舞,是你?你怎麼在這裡啊?」李玉真急忙掙開薛凌雲的手,有些奇怪的問林鳳舞道。

  這個穿著粉紅色長裙的女孩正是李玉真的弟子林鳳舞,林鳳舞此刻興奮的看著薛凌雲和李玉真,嬌聲道:「師傅,薛師哥,這些天你們去了哪裡?可把我和宋師伯急壞了!」

  李玉真走到林鳳舞面前,拉著林鳳舞的手,撫摸著自己弟子的頭髮,柔聲道:「我和你薛師哥碰到了敵人,今天才剛剛回來的。對了,你宋師伯呢?她去了哪裡?」

  薛凌雲此時也著急的看著林鳳舞,他迫切的想見到宋玉瑤,為何宋玉瑤不在玉竹峰上呢?

  林鳳舞呵呵笑了笑,道:「宋師伯去尋找你們兩個了!你們消失了好些天,我們先是在長生山周圍尋找了一番,結果發現天靈峰周圍有打鬥的痕跡,當時我們著急壞了!後來宋師伯去長生山外面尋找你們了,她讓我在這裡等著你們,如果你們回來了讓你們不要亂跑,她如果找不到你們會再回來的!」

  薛凌雲和李玉真這才放心了下來,薛凌雲又問道:「她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林鳳舞輕輕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她出去已經有好些天了,也該回來了啊?」

  

  當天夜裡薛凌雲、李玉真、林鳳舞正在說話,林鳳舞不斷打聽二人去了何處,薛凌雲和李玉真只是說遇到了萬鬼宗的人,和萬鬼宗的左右護法陰桐陰柳大戰了一番,至於凌若雨的事情則根本沒有告訴林鳳舞。

  林鳳舞身穿粉紅色的長裙,她的臉上帶著興奮,不斷詢問事情的細節,這讓薛凌雲和李玉真有些微微不耐。

  林鳳舞心中一直喜歡著薛凌雲,她從來沒有和薛凌雲說過這麼多的話,感覺今天很是舒服,真不願意離開這間小屋。

  李玉真也看著自己的徒兒,自己的徒兒林鳳舞長相清秀,徒兒的容貌也是萬中挑一。想起薛凌雲對宋玉瑤的尊敬,又想起薛凌雲對凌若雨的寵愛,李玉真感覺自己必須加快撮合薛凌雲和林鳳舞了,只有「師徒合力」才能贏得薛凌雲更多的喜愛!

  「鳳舞,你今後就住在玉竹峰吧!」突然李玉真開口道。

  林鳳舞心中大喜,她早就不願意一個人呆在天靈峰了,早就想跟李玉真、宋玉瑤、薛凌雲等人呆在一起,此刻忍不住歡呼了一聲,道:「謝謝師傅!」

  薛凌雲則是心中一愣,他突然想起那天李玉真說的話來,猛然間明白了一點東西。(參考第三十五章),他朝著李玉真看了一眼,李玉真有些曖昧的衝他點了點頭,薛凌雲心中立刻知道李玉真的心意了,她竟然撮合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徒兒相愛……

  房間中薛凌雲感覺大為刺激,他看了李玉真一眼又看了林鳳舞一眼,說不動心是假的!林鳳舞的長相比起李玉真也差不了多少,加上林鳳舞的身上又多了一份少女特有清新嬌憨,異常的讓人心動。

  原本薛凌雲對林鳳舞是沒有什麼感覺的,最早的時候他甚至異常討厭這個刁蠻的少女,但是後來李玉真成了自己的女人,李玉真最近一段時間總是有意無意的撮合著薛凌雲和林鳳舞,時間長了也讓薛凌雲改變心思了。

  三人正在說話,突然空中飛來一道劍光,三人朝著空中望去,只見劍光消失不見,一個穿著白衣的女子從空中降落!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7: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4 編輯

第五十一章 敘話

「阿瑤!」薛凌雲忍不住一聲歡呼,朝著門口的白衣女子衝了過去,一把將這個女子摟在了懷中!

  這個白衣女子自然就是宋玉瑤了,她苦苦尋覓薛凌雲多日,可惜卻沒有找到薛凌雲的絲毫蹤跡,這天她終於再次回來了。

  「凌雲,你這些天去了哪裡,真是急死我了!」宋玉瑤的臉上滿是激動,她回來也只是碰碰運氣,沒有想到薛凌雲果然回來了!

  「我和真兒碰到了一些意外,我們被萬鬼宗的兩個護法偷襲了,今天才剛剛回來的!」薛凌雲笑呵呵的道,他也激動的看著宋玉瑤。除了當年離山出走之外,他還從來沒有和宋玉瑤分離過這麼久,再次見面分外高興。

  宋玉瑤微微一笑,她正要詢問薛凌雲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猛然注意到旁邊的李玉真和林鳳舞!李玉真沒有事什麼,這是自己的師妹兼房中姐妹,但是林鳳舞就不同了,想起自己和薛凌雲現在的親密模樣,宋玉瑤趕緊從薛凌雲的懷中掙開,臉色微紅的道:「鳳舞,你還在這裡啊?」

  林鳳舞輕輕點了點頭,她有些古怪的看著薛凌雲和宋玉瑤,自己的薛師哥和宋師伯不像是師徒,反而像是一對情侶!想起剛才薛凌雲衝口而出的「阿瑤」兩個字,林鳳舞心中一驚,越發肯定自己的想法了!接著她又想起薛凌雲說到的「真兒」兩個字,心中一愣,心想「真兒」難道是指自己的師傅李玉真?想到這裡林鳳舞直接呆在了當地!

  看到林鳳舞臉色變幻,宋玉瑤暗道不好,看來這個小妮子看出了一些端倪來了,自己和薛凌雲師徒相戀的事情鬧不好要被她知道了!

  薛凌雲和李玉真也看著林鳳舞,李玉真輕輕走到林鳳舞的面前,將自己徒兒的肩膀摟住,輕聲道:「鳳舞,師傅知道你的心思,放心吧,師傅會讓你如願的!」

  這話傳到了林鳳舞的耳中,林鳳舞驚愕的抬頭看向李玉真,李玉真衝著她微微一笑。旁邊宋玉瑤也聽到了李玉真的話,宋玉瑤心中也是一愣,她也清楚林鳳舞的心思,現在李玉真竟然說出這種話,難道李玉真想讓林鳳舞和薛凌雲好?想到這裡宋玉瑤心思開始轉動了起來。

  「鳳舞,前方還有一個竹屋,你就在那個竹屋中修煉吧!師傅和你薛師哥、宋師伯還有點事情要談,你一個人先離開吧!」李玉真微笑著對自己的徒兒說道。

  「嗯!」林鳳舞乖乖的點了點頭,朝著前方走去,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三人留在了當地。

  

  現在都是「自家人」了,薛凌雲再不客氣,一把將宋玉瑤摟住,抱著宋玉瑤坐到了竹屋的竹床上。

  「凌雲,你和師妹到底去了何處?發生了什麼事情?」宋玉瑤一臉幸福的坐到薛凌雲的懷中,她伸出雙臂摟著薛凌雲的脖子,開始追問薛凌雲和李玉真到底去了何處。

  李玉真也坐到了薛凌雲的身旁,當下薛凌雲一隻手摟著宋玉瑤不放,另一隻手將李玉真也輕輕摟著,笑道:「那天我和真兒去天靈峰遊玩,回來的時候碰到了萬鬼宗的兩位護法陰桐陰柳,這兩人是衝著我手中的枯骨神杖來的,他們都是分神期的修為了,我們不是對手,幸好枯骨神杖發揮了作用,將他們的攻擊都擋了下來,但是真兒還是被他們抓走了!」說到這裡薛凌雲停了下來。

  宋玉瑤靜靜的聽著,過了好半天不見薛凌雲說話,宋玉瑤忍不住問道:「後來呢?後來發生了何事?」

  薛凌雲苦笑了一聲,道:「後來我就追著陰桐陰柳不放,誰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在半路上被人偷襲,也被人捉去了!」

  宋玉瑤心中一驚,雖然自己的男人現在好端端的坐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她還是著急道:「是什麼人將你捉去的?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薛凌雲沒有回話,而是低頭輕輕吻著宋玉瑤,吻了好一陣道:「是陰陽宗的長老凌若雨將我捉去了,她捉走我的目的是為了……和我雙修!我不肯答應,她就一直折磨我,不放我離開!」

  宋玉瑤此時也驚住了,她美麗的臉蛋上露出古怪的表情,過了半響道:「最後你答應和她雙修了?」

  薛凌雲尷尬的點了點頭,他深怕宋玉瑤生氣,當下將另一隻手也抽了過來,將宋玉瑤緊緊的摟在自己的懷中,道:「阿瑤,你不要生氣,我也是沒有辦法,當時真兒已經被捉去好些天了,我要是不答應的話她永遠不會放我離開的!為了救真兒,我只得答應了!」

  旁邊的李玉真也勸道:「師姐,一切都是因為我,如果不是我被人捉去,凌雲他也不會答應和凌若雨雙修的!凌雲他真的是沒有辦法,你不要因此生凌雲的氣!」

  宋玉瑤是真有些生氣了,她也是女人,她也想永遠獨佔著薛凌雲,現在已經有了一個李玉真了,而且李玉真還有意撮合林鳳舞和薛凌雲,沒想到薛凌雲再外面又弄了一個陰陽宗的長老來!

  宋玉瑤也曾聽說過凌若雨的大名,她知道凌若雨是和自己齊名的四大美人之一,這凌若雨的美貌不在自己之下,她又是陰陽宗的長老,想必知道許多魅惑男人的手段……

  薛凌雲和李玉真在一旁苦苦的勸著宋玉瑤,過了半個時辰才讓宋玉瑤接受了這個事實,宋玉瑤有些無奈的道:「算了,今後她也是我們的姐妹了!不過,凌雲,你可要喜歡我和師妹多一點。她可是陰陽宗的妖女,不知道曉得多少魅惑人的手段,我怕你的心被她徹底魅惑了!」

  哈哈……

  薛凌雲一聲大笑,親了親宋玉瑤,道:「誰也取代不了你和真兒的地位,你們是我的女人不假,但是也是我的師傅師叔呢,我最愛的永遠是你們!」

  宋玉瑤的臉色這才好了起來,不過她還是有些不甘心,過了一會又道:「凌雲,你真的是太花心了!現在你都有了這麼多的女人了,今後可不能再喜歡其他女人了!」

  轉頭看了李玉真一眼,宋玉瑤銀牙輕咬,突然低聲道:「最多……再加上林鳳舞那個小妮子!」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8: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24 編輯

第五十二章 師徒

薛凌雲和李玉真都是一愣,接著又聽宋玉瑤輕哼了一聲,道:「師妹,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嗎?你竟然將自己的徒兒推給自己的男人,我真是服了你了!既然如此,姐姐我就隨了你的心願,反正那個小妮子對凌雲也有意,今後就讓她也跟了凌雲吧!」

  宋玉瑤這麼說也是經過深思熟想的,她和李玉真、薛凌雲是夫妻,林鳳舞是李玉真的徒兒,不管怎樣他們都不可能躲得過林鳳舞的!到時候三人身後跟著這麼一個小妮子,總有一天會發生點事情的,加上李玉真在一旁推波助瀾,薛凌雲遲早會接受這個小妮子的。與其讓他們偷偷摸摸的,還不如就隨了李玉真和林鳳舞,讓林鳳舞也當薛凌雲的女人吧!

  薛凌雲心中又驚又喜,他對林鳳舞現在也已經有了一絲奇異感覺,不過他可不願意再和林鳳舞發生點什麼,關鍵便是因為宋玉瑤,他不願意讓宋玉瑤有絲毫不樂!

  聽了宋玉瑤的話,薛凌雲忍不住再次吻住宋玉瑤的小嘴,狠狠的撫慰著懷中的佳人,過了好一陣兩人才分開,薛凌雲道:「阿瑤你放心,這次和凌若雨的事情只是一個意外,今後再也不會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了!有你們幾個就足夠了,我絕不會輕易喜歡其他女人的!」

  宋玉瑤伸手將薛凌雲緊緊的摟著,得到郎君的承諾,她心中還是很高興的。

  哈哈哈哈……

  薛凌雲突然又是一陣大笑,他拍著宋玉瑤的隆臀,突然道:「阿瑤,真兒,這次從若雨那裡得到了很多雙修之術,我們要好好的試一試了!」

  他一邊說著一隻手已經插進了宋玉瑤的衣服中,撫摸著宋玉瑤光滑柔膩的皮膚,將宋玉瑤輕輕的壓在了身下,片刻後誘人的呻吟聲在竹屋中響了起來!

  薛凌雲和宋玉瑤、李玉真在房中尋歡,林鳳舞則是根本無法靜心修煉,她所在的這間竹屋距離薛凌雲三人的那間竹屋沒有多遠,薛凌雲三人又根本沒有提防她,反正他們都決定將這個小妮子「接收」過來了。林鳳舞是修真者,她的聽力比起普通人強了無數倍,此刻她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那間竹屋中傳來的蕩人心魄的呻吟聲!

  這呻吟聲是由兩個女人發出來的,其中一個是宋玉瑤,另一個是自己的師傅李玉真!林鳳舞的臉蛋變得又羞又紅,雖然她是處子,但是她也明白這聲音代表的意思!

  看來自己猜測的都是真的,薛師哥竟然和宋玉瑤、李玉真都有親密關係,此時此刻他們一定是在房中做那種羞人的事情。

  「這個壞蛋,竟然連自己的師傅、師叔都不放過!」林鳳舞輕啐了一口,她的玉手輕輕的玩弄著裙子的下擺,臉色不斷的變幻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第二天清晨,李玉真來看望自己的徒兒林鳳舞,她發現林鳳舞的臉上有些蒼白,忍不住問道:「鳳舞,你的臉色有些不太好,是不是昨天修煉碰到問題了?」

  林鳳舞輕輕搖了搖頭,她強裝笑容,道:「沒有,我修煉的很好!師傅,我不想在玉竹峰呆了,可能有些不太習慣吧,我覺得我還是會天靈峰修煉比較好!」

  哦!

  李玉真仔細的打量著自己的徒兒,她隱隱明白了一點什麼,她的臉色有些微紅了起來,不過還是微笑道:「鳳舞,以前你不是說很喜歡你薛師哥嗎?他就在這玉竹峰上,今後你也留在這裡吧!」

  這……

  林鳳舞有些古怪的看著自己的師傅,她咬了咬牙,道:「可是……」後面的話她卻說不下去了,有些話她無法說出口。

  李玉真輕輕一笑,道:「鳳舞,你告訴師傅,你還喜歡薛師哥嗎?」

  林鳳舞點了點頭,道:「我一直喜歡他!我原以為我是論道比武大會後才喜歡上他的,後來我覺得我在小時候就喜歡上了他,當時我雖然欺負他,但是也只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罷了!」

  李玉真微笑著聽林鳳舞說話,聽完後點了點頭,道:「那你為何要離開玉竹峰呢?放心吧,師傅會撮合你和凌雲的!凌雲真是個好男人,其實……其實師傅也喜歡他呢!」

  林鳳舞心中一愣,她不由的抬頭注視著自己的師傅,看到李玉真的臉色有些發紅,林鳳舞咬牙道:「師傅,你和薛師哥……你們……你們昨天晚上究竟在做什麼?」

  李玉真心中大羞,看來昨晚的事情都被自己的徒兒聽去了,她輕輕的將自己的徒兒摟在懷中,低聲道:「鳳舞,看來你什麼都知道了!師傅想和鳳舞一輩子都不分開,我們都跟了凌雲,你說好嗎?」

  林鳳舞「啊」了一聲,她知道了李玉真和薛凌雲的關係,本來她已經準備退出了,誰知自己的師傅李玉真竟然說出這種話來!

  「師傅,你……你說什麼呢?我們……我們可是師徒呢?」林鳳舞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

  「師徒算什麼,反正你也喜歡凌雲,我總不能眼看著你受苦吧?!」李玉真摟著林鳳舞,輕聲對林鳳舞道。

  林鳳舞心中又驚又喜,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難以接受,難道自己真的要和自己的師傅李玉真共同嫁給薛凌雲嗎?李玉真可是自己的師傅啊!

  「鳳舞,今後師傅和你永不分開,我們共同侍奉夫君,你說好嗎?」李玉真在林鳳舞耳旁低聲問道。

  「好!」林鳳舞終於吐出了這個字,她感覺心中有些羞澀,竟然要和自己的師傅跟著同一個男人,真的是太羞人了!

  過了會,林鳳舞又有些擔心的道:「可是師傅,薛師哥他並不喜歡我啊!我小時候欺負他,他對我一直沒有好感的!」

  李玉真此刻將林鳳舞說服,她感覺心中的一塊大石落下,今後自己的徒兒也加入了,自己師徒二人合力,肯定能在薛凌雲的心中佔有一份很重要的地位的!聽了林鳳舞的話,李玉真嬌笑道:「放心吧,其實凌雲對你也很有好感的,師傅能看出他對你也動心了,今後師傅會好好的撮合你和凌雲的!」

  

  玉竹峰上薛凌雲幾人關係密切,這些事情長生門的其他人自然不可能知道。薛凌雲幾人對玉竹峰之外的事情也不太關心,他們也不知道長生門飄渺峰上剛才發生了一件大事!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8: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36 編輯

第五十三章 唔明出關

這天深夜,在飄渺峰後山的一個山洞中,突然一道金光沖天而起,金光將整個飄渺峰都籠罩住了,飄渺峰的修真者立即趕往了後山的這個山洞!

  長生門的掌門人了情、掌門一脈的弟子們、蕭青松等人都朝著這個方向飛了過來!

  了情的臉上有些激動,他興奮的道:「一定是師叔出關了!我們快些趕過去吧!」

  旁邊的掌門一脈的弟子都有些驚愕,他們都知道本門除了了情、了道等二代弟子外還有幾個一代弟子,但是這些一代弟子全部都在閉關修煉,根本不理會門派中的事情,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有一個一代的前輩出關了,真是太出乎預料了!

  了情帶著弟子們飛到了後山的山洞旁,這個山洞十分的古樸,在山洞的洞口寫著一行大字「明霞洞」,了情恭敬的朝著山洞行了一禮,道:「唔明師叔,是你老人家出關了嗎?我是了情,特來恭迎你老人家!」

  哈哈哈哈……

  明霞洞中突然傳來了一陣豪爽的笑聲,伴隨著笑聲出現了一個頭髮鬍子全白的老頭子,這老頭子雖然頭髮鬍子都全白了,但是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皺紋,真的是童顏鶴髮!

  老頭大笑了一陣,抬頭看著明霞洞口前的一群弟子,他深吸了一口氣,道:「了情,原來是你啊?我們有50年沒見了吧?」

  了情點了點頭,道:「師叔你閉關整整五十年,五十年前師叔你剛剛度劫成功,現在師叔想必已經到了散仙的境界了吧?」

  唔明得意的笑了笑,道:「正是如此!我用了足足五十年才從度劫後期進入散仙期,這次破關而出見見你們,看看門中有何能幫手的地方!對了,了空呢?他不是掌門人嗎?怎麼不見他呢?」

  這……

  了情愣了愣,道:「當年師叔你閉關不久,了空師兄他就將掌門的位置辭去了,現在這掌門一職由弟子掌握!」接著了情又將旁邊的蕭青松拉了過來,道:「師叔,這位蕭師侄就是了空師兄的弟子!了空師兄已經閉關多年,這些年他從來沒有出關過!」

  哦!

  唔明的眉頭皺了起來,道:「了空他為何要將掌門的位置辭去?他修為高深、功力在你們二代弟子中排名第一,他平日裡處事也很得體,為何竟不願承擔掌門的責任呢?」

  這個……

  了情苦笑了一笑,道:「師叔,師兄他是我們這一代弟子中最傑出的一個,可惜他為情所困!他一直喜歡著宋師妹,宋師妹卻對他毫無情意,他心灰意冷之下才辭去掌門人的位置!」

  什麼……

  唔明根本沒有想到是這個原因,他愣了半響,道:「玉瑤為何不喜歡了空師侄呢?了空他驚才炎炎、功力又是你們中的第一人,長相也算是很不錯了,為何玉瑤師侄竟然不喜歡他呢?」

  了情搖了搖頭,道:「情字一事最是難說,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種事情要靠緣分的!師叔,你跟我去前面的議事廳吧,我們好久沒有見面了!」

  當下長生門的掌門了情帶著唔明朝著前山飛去,後面跟著蕭青松等弟子。

  

  兩天之後所有的長生門二代弟子都知道了唔明出關的消息,宋玉瑤和李玉真也知道了這個消息,這天她們也趕往飄渺峰,去拜見唔明。

  在飄渺峰的議事廳中,此刻正坐著幾個人,為首的正是唔明,下面依次坐著了情、了道、了凡、宋玉瑤、李玉真五人,這五人都是二代弟子中最優秀的,是長生門現在的支柱。

  「了情,你好好給我講講門中的事情,我閉關50年,實在是有些太悶了!」唔明伸手撫摸著鬍子,笑著對了情道。

  「是,師叔!這50年門中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故,除了……了空師兄閉關之外,再也沒有事情發生了!不過這些年魔道三派是越來越囂張了,尤其是天魔教,現在天魔教在人間肆虐,我們正道和他們已經發生了多起衝突了!前兩年我們還派弟子趕往迷霧森林,破去了迷霧森林中的一個天魔教分舵!」了情笑著道。

  唔明點了點頭,道:「你們現在的修為如何了?

  了情的臉上有些尷尬,道:「師叔,我這些年受到門中俗事拖累,現在仍然是分神後期的修為,了道師弟和了凡師弟都是分神中期的修為,宋師妹和李師妹是分神初期的修為,不過她們也快突破到分神中期了!」

  唔明心中默然,他沒有想到這些二代弟子的修為如此差勁,此時他又想起了二代弟子中的大師兄了空,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了空現在應該是大成期的修為了!大成期已經是修真界的絕頂高手了,再往上就是度劫期和散仙期的高手了,度劫期的修真者一般不會參與修真界的爭鬥,這些度劫期的修真者都在忙著度劫呢,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至於散仙期,散仙期又稱地仙期,是相對於天仙來說的,散仙期的修真者還可以留在人間,等他們體內的真元完全轉變成仙靈力之後,他們就要飛昇到天界了!

  一般散仙期的修真者已經不屑於和一般的人間修真者打交道了,不過這個唔明是一個例外,他原本就是一代弟子中最好事的一個,此時他閉關而出,準備對這些二代弟子們好好的指導一番呢!

  六人坐在議事廳裡說話,唔明不斷詢問著幾個弟子,問及他們修煉有何瓶頸,一一對這幾個弟子做出指導。

  足足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唔明才揮手讓幾位師侄離開,這半個月他可是好好的指導了幾個弟子一番,同時他感覺宋玉瑤和李玉真的悟性比其他三個男弟子還要高一些,卻不知道這是因為宋玉瑤和李玉真苦研天書的緣故!

  

  唔明又在山上呆了幾天,這天他突然對了情道:「了情師侄,三代弟子中有沒有什麼特別優秀的?我準備找幾個三代弟子親自指導一番,為我長生門培養幾個優秀的弟子出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9: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36 編輯

第五十四章 指導

這個……

  了情愣了片刻,他心中想起蕭青松、張子隱、薛凌雲、林鳳舞、趙志平五個人來,這五個人是當年論道比武大會的前五名,其中蕭青松和張子隱已經是元嬰期的修完了,而薛凌雲、林鳳舞、趙志平三個是金丹後期的修為。了情現在都不知道薛凌雲已經到了分神期的修為,要是知道的話了情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這五個三代弟子中,了情對蕭青松最是關心。蕭青松是了空的弟子,當年了情和了空的關係就是極好,後來了空又將掌門的位置讓給了他,可以說了空對他也有大恩。

  了情深吸了一口氣,道:「師叔,三代弟子中確實有幾個優秀的,其中我最看好蕭青松師侄!他是了空師兄的弟子,小小年紀就達到了元嬰期的境界,而且師兄還將本門的長生劍賜給了蕭師侄!」

  當年論道比武大會的第一名其實是薛凌雲,但是了情一直以為薛凌雲是沾了黑玄鼎的光,他心中對薛凌雲也沒有太大的好感,他和薛凌雲幾乎沒有打過交道。而蕭青松就不同了,蕭青松也算是飄渺峰的弟子,又是了空的徒兒,了情他當然推薦蕭青松了!

  哦!

  聽了了情的話後,唔明的心中一驚,他失聲道:「了空師侄竟然將長生劍送給了蕭青松?」

  了情點了點頭,道:「正是如此,現在本門的長生劍就是由蕭青松師侄來掌控的!」

  這……

  長生劍是長生門第一神兵,歷來都是由長生門的掌門人來掌握,現在這長生劍竟然被一個三代弟子掌握著,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唔明皺眉,過了半響,歎道:「看來了空師侄是想讓這個蕭青松接任掌門人了!既然如此,我就幫了空師侄一把,今後這個蕭青松就由我親自指導吧!」

  蕭青松知道了這個消息後大喜,現在有一個散仙境界的高手要親自指導他這個小小的元嬰期修真者,這是他的福分,他一定會珍惜這個機會的!

  「哈哈哈哈,我手中有長生劍,現在師叔祖又肯親自指導我,將來這長生門掌門一定是我的了!只是那個討厭的薛凌雲……」蕭青松大笑了一陣,又想起了薛凌雲來,他對當年敗在薛凌雲的手中一直耿耿於懷,原本他以為自己是長生門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誰知卻敗在一個修為比他差的人手中,真的是恥辱啊!

  「哼,這個恥辱我總會洗去的!我手執長生劍,又有師叔祖做靠山,區區一個薛凌雲那裡比得上我!」蕭青松一聲冷笑,他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來,當下他朝著後山的明霞洞中飛去,唔明現在就在那裡等著他呢!

  來到明霞洞中,蕭青松仔細的打量著這個山洞,山洞中竟然無比的寬敞明亮,根本不像是外面看到的樣子。

  唔明也滿意的看著蕭青松,蕭青松的根骨很不錯,雖然修為差點,但是經過他指導之後一定會突飛猛進的!

  「蕭師侄,你小小年紀就修煉到了元嬰境界,很是不錯!這長生門遲早要交到你們年輕人的手中的,你可要好好修煉啊!」唔明笑呵呵的說道。

  「請師叔祖放心,弟子一定不會辜負各位長輩的厚望,一定勤奮修煉,將來要將我長生門發揚光大!」蕭青松聽了唔明的話後大喜,一臉興奮的道。

  唔明點了點頭,又道:「有志氣,我喜歡!青松,你可不能學你的師傅了空啊!了空他真是太讓我失望了,竟然因為一個女人放棄了掌門位置!唉!還有宋玉瑤師侄,她也是的,了空師侄有何不好的地方,她竟然看不上眼!」

  蕭青松微微有些尷尬,他雖然囂張傲慢,但是對自己的師傅還算尊敬,聽到這樣的話他無言以對。

  唔明歎息了一陣,又笑著對蕭青松道:「我們這就開始修煉吧,師叔祖要從你的基礎開始指導,只有基礎打牢了將來才能進展迅速,現在我們先說本門的秋水三劍吧!」

  

  蕭青松跟著唔明開始修煉,薛凌雲也在玉竹峰上苦修。

  經歷了李玉真被劫的事情後,薛凌雲對實力更加的看重了,加上他現在已經是分神期的修完了,可以修煉更多的道術了!

  他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精研《天書》,這天書是黑玄鼎送給他的東西,天書博大精深,裡面的東西晦澀難懂,不過每悟通一點東西都能讓他的實力有一點提高,這是本門長生經無法比擬的!

  另外薛凌雲也喜歡上了凌若雨所教的雙修之術,以前他把雙修之術當成旁門左道,現在經過多天修煉之後,他發現這雙修之術比起普通的修煉速度快了很多,他和宋玉瑤、李玉真雙修了半年,他的實力還是那個樣子,宋玉瑤和李玉真卻已經快突破到分神中期了!

  宋玉瑤和李玉真原本已經進入分神期多年了,她們的修為已經介於分神初期和分神中期了,這些天她們兩個和薛凌雲雙修,陰陽調和,修為都增長極為迅速。

  薛凌雲和林鳳舞的關係也進了一大步,林鳳舞本就喜歡薛凌雲,現在李玉真又在一旁推波助瀾,宋玉瑤也是一副默許的樣子,她自然經常糾纏著薛凌雲不放。

  薛凌雲對這個美麗的師妹也沒有客氣之意,兩人雖然還沒有突破最後一層,但是他心中已經將林鳳舞也看成自己的女人了!

  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在林鳳舞面前也不再遮遮掩掩,反正林鳳舞已經知道了一切,有時候薛凌雲甚至在林鳳舞的面前摟著宋玉瑤、李玉真不放,林鳳舞嬌羞的看著這一切,她知道自己也有一天會像自己的師傅李玉真一樣的。

  半年後薛凌雲的分神期境界徹底穩固了下來,這天薛凌雲的神識再次進入了黑玄鼎之中,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能不能控制這個神鼎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29: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47 編輯

第五十五章 神杖異變

薛凌雲的神識剛剛進入了黑玄鼎之中,突然他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意識流衝進了他的神識中,他的神識一時間停頓在了黑玄鼎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薛凌雲終於恢復了意識,他感覺到自己的頭腦中多了一點東西,但是還不知道這些東西究竟是什麼!想起當年「天書」的事情,薛凌雲心知這肯定又是黑玄鼎送給自己的東西。

  黑玄鼎之中還是無邊的火焰,薛凌雲朝著那座宮殿飛去,這座宮殿仍是籠罩在魔氣之中,不過薛凌雲的神識有七彩光華護佑,這些魔氣對他造不成任何傷害。

  盤膝坐在宮殿之中,薛凌雲開始細細查探自己的神識,他終於明白頭腦中多出的這些東西是什麼了--這些竟然是控制黑玄鼎的法訣!

  「真是太好了,我終於可以控制黑玄鼎了!」薛凌雲心中大喜,這黑玄鼎他得到已經有很長時間了,但是一直都無法控制,現在有了這個法訣,他終於可以控制這個黑玄鼎了!

  當下薛凌雲捏了一個法訣,只見黑玄鼎之中的火焰猛地劇烈燃燒起來,一道道火焰由紅色變成紫色,整個黑玄鼎之中的溫度升高到一個驚人的地步!

  薛凌雲驚喜的看著這一切,突然他的神識一陣虛弱,薛凌雲竟然感覺到頭暈目眩,他心知不好,趕緊靜下心來運轉真元,這才慢慢恢復了過來。

  「控制黑玄鼎居然如此艱難,我已經是分神期的修為了,剛才只是用出一個最基礎的法訣,竟然把我的真元耗盡大半!」薛凌雲心中有些後怕,這黑玄鼎竟然如此消耗真元,以他現在的修為頂多只能稍稍控制一下黑玄鼎,根本無法利用黑玄鼎來進攻!

  薛凌雲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又朝著宮殿的最深處走了進去,來到宮殿的中心位置,薛凌雲又看到了那棵死亡樹!

  死亡樹可以將周圍的靈氣全部轉化成魔氣,現在這魔氣浩浩蕩蕩充斥著整個宮殿,要是有魔道修真者在這裡就爽了,這魔氣最是適合魔道修真者修煉了!

  薛凌雲看了一陣死亡樹,又朝著死亡樹上方的枯骨神杖看去,自從回到長生山之後他就將枯骨神杖放入了黑玄鼎之中,這次難得再看一看這枯骨神杖。

  咦!

  突然薛凌雲一聲輕叫,他不可置信的看著頭頂的枯骨神杖,原本潔白晶瑩的枯骨神杖現在竟然變得一片漆黑!薛凌雲清晰的感覺到枯骨神杖在吸收著周圍的滔天魔氣!

  「這……這枯骨神杖竟然在吸收魔氣!」薛凌雲大叫了一聲,他突然想起當天在萬鬼宗的時候,枯骨神杖那天將萬鬼宗護法陰桐的真元血肉完全吞噬,現在它竟然在吸收死亡樹產生的魔氣!

  「怎麼會這樣?這枯骨神杖到底是什麼東西?」薛凌雲呆了好一陣,他的目光中充滿了困惑,這枯骨神杖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薛凌雲現在有些為難了,他不知道到底該不該繼續讓枯骨神杖留在這裡,還不知道以後會有什麼變化呢!這枯骨神杖真的是太邪門了,他心中有些不安!

  「算了,就讓它留在這裡吧!這裡是黑玄鼎的內部,黑玄鼎神異無比,肯定能制住枯骨神杖的!」薛凌雲想了片刻,心中有了主意,他決定將枯骨神杖繼續留在這裡了!

  

  如此又過了半年,蕭青松在飄渺峰接受唔明的指導,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元嬰中期的境界,他對長生門的道術也更是熟悉,現在他自信自己的實力比以前提高了不止一倍!而且蕭青松這些天對長生劍的掌握更是熟悉了,以前了空將長生劍傳給了蕭青松,但是了空卻沒有將長生劍的使用法門也傳給蕭青松,這次唔明對蕭青松進行了深入的指導,其中便少不了這長生劍的使用方法!

  唔明心中已經將蕭青松看成了未來的長生門掌門人,他覺得蕭青松資質優秀,有很多的潛力可挖,而且這個蕭青松比起了空來多了一些囂張跋扈,唔明對了空的消沉很是不滿,相對的比較喜歡蕭青松的這種性格!

  「來,青松,今天師叔祖要為你洗髓,你雖然修煉多年,但是體內的功力還不夠精進,待我為你洗髓之後,你的功力又能大進一步!如果你的資質優秀,你肯定能進步到元嬰後期的!」這天唔明突然對蕭青松說道。

  什麼!

  蕭青松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他心中大喜,朝著唔明拜了一拜,道:「多謝師叔祖!」

  唔明哈哈一笑,他對這個徒孫輩的弟子實在是太喜歡了,這才決定為蕭青松洗髓,這洗髓術是長生門特有的一種道術,是大成期以上高手才可以施展的,不過大成期的高手施展這個道術有些太勉強了,即使以唔明散仙期的修為施展這個道術也有些吃力,施展完這個道術之後唔明起碼要靜修三個月才可以恢復。

  兩人盤膝對立而坐,唔明的雙手和蕭青松的雙手相觸,蕭青松感覺到一股強大至極的力量從唔明的體內傳了過來,這能量比起蕭青松自己修煉的能量要精純無數倍、強大無數倍,蕭青松趕緊閉上了雙眼,靜靜運轉長生門的心法。

  唔明的仙元力在蕭青松的體內流轉著,他的仙元力不斷淬煉著蕭青松的經脈、毛髮、真元,將蕭青松體內不夠精純的能量都逐漸煉化,他的仙元力還進入了蕭青松的紫府中,幫助蕭青松將體內有些雜亂的真元理順……

  不知過了多久,蕭青松和唔明睜開了雙眼,蕭青松的臉上滿是興奮,道:「師叔祖,我現在已經是元嬰後期的修為了,多謝師叔祖栽培!」

  唔明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青松,你沒有讓我失望,現在你的修為肯定是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了!我要靜修三個月,你就在明霞洞中修煉,爭取將元嬰後期的境界鞏固下來!」

  蕭青松點了點頭,他心中興奮,此時他竟然又想起了薛凌雲,他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在他想來薛凌雲現在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了!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30: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48 編輯

第五十六章 天象異變

 薛凌雲這些天自然沒有放下修煉,這半年來他的修為增長雖然不是很多,但是他對天書倒是有了更多的體悟,進而對本門的秋水三劍、滅魔神雷等也有了更多的理解。

  他也試圖控制黑玄鼎,結果發現黑玄鼎實在是太消耗真元了!不過讓他欣喜的是終於能讓黑玄鼎飛出自己的身體了,他有時候常常端詳這個黑玄鼎,黑玄鼎只有拳頭大小,但是它的樣子十分的古樸、造型也異常的優美,在黑玄鼎上雕刻著一些圖像,圖像中隱隱有一個女子在接受眾人膜拜,不知這個女子究竟是什麼人。

  薛凌雲這半年裡也時常觀察黑玄鼎之中的枯骨神杖,他發現枯骨神杖真的是太邪門了,死亡樹產生的魔氣竟然不夠它吸收的!原本整座宮殿都在滔天魔氣的籠罩之下,現在宮殿中幾乎找不到絲毫魔氣了,所有的魔氣剛產生便被枯骨神杖吸收了!

  更加邪門的是枯骨神杖本身的變化,之前薛凌雲就發現原本潔白晶瑩的枯骨神杖變成了一片漆黑,這半年裡他又發現枯骨神杖竟然在慢慢的成長!原本只是兩尺長的白骨現在竟然在兩端分別出現了骨節,骨節上又在慢慢生長著其他的骨頭,真的是太詭異了!

  薛凌雲搞不懂枯骨神杖的變化,現在他心中已經有了強烈的好奇之心,他將枯骨神杖繼續留在黑玄鼎之中,他倒要看看枯骨神杖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薛凌雲和林鳳舞的關係也愈加的親密了,他時不時的調笑這個美麗的師妹,有時也想現在就將這個師妹「吃」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三代弟子趙志平,這個趙志平是了道的弟子,趙志平這半年裡也經常來找薛凌雲和林鳳舞,薛凌雲漸漸的將這個趙志平看成了朋友。

  

  這天夜裡薛凌雲正和宋玉瑤雙修,他緊緊摟著渾身赤裸的宋玉瑤,兩人的真元不斷的互相交融著,一道道天地靈氣朝著兩人的身體湧來。

  正在這時,忽然薛凌雲感覺到了一陣心神不寧,他不由的從修煉的狀態清醒過來,當他睜開雙眼時發現宋玉瑤也已經睜開了眼睛。

  「薛師哥,宋師伯……你們……你們快出來看啊,天上有流星雨!」林鳳舞闖了進來,她猛然發現薛凌雲和宋玉瑤竟然以交合的姿勢相擁著,林鳳舞心中異常的羞澀,她急忙轉過身去,將外面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薛凌雲和宋玉瑤對視了一眼,兩人在林鳳舞面前也不避嫌,反正林鳳舞現在已經算是半個「自己人」了,遲早也要收到薛凌雲的房中的,對她也沒有什麼可避嫌之處!

  此時李玉真也闖了進來,李玉真的臉上有些不對,道:「夫君,師姐,天上的流星雨很是奇怪呢,我竟然感覺有些心慌,你們也出來看看吧!」

  當下薛凌雲和宋玉瑤不再猶豫,他們也沒有穿衣,就這麼裸著身子走到了外面,李玉真和林鳳舞也跟著兩人。李玉真也還罷了,這種場面她見得多了,她也常和薛凌雲這樣,而林鳳舞就感覺有些尷尬了,這段日子她也常聽到薛凌雲、宋玉瑤、李玉真三人歡愛,但是聽見和看見是兩碼事,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薛凌雲和宋玉瑤這樣子呢,林鳳舞心中有些羞澀的想道「薛師哥的身體很是強壯呢!」

  薛凌雲伸出一隻手將林鳳舞的小手抓住,他抬頭看著天空,天空中現在正有一道道流星落下!和以前見過的流行不同,這些流星竟然呈現出異常詭異的顏色,其中大部分是紫色的流星,還有一部分竟然是慘綠色的流星!薛凌雲幾人都是修真者,他們都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感覺傳來,這種感覺讓他們有些心神不寧!

  「師哥,我有些怕!」林鳳舞突然低聲說道,薛凌雲笑了笑將林鳳舞摟在了懷中,林鳳舞羞澀的將頭埋入了薛凌雲的胸前。

  「凌雲,為何這流星的顏色如此古怪呢?天象如此古怪,肯定預兆著一些東西,可惜我和師妹都不擅長卜卦之術,否則倒是可以猜猜會發生什麼!」宋玉瑤皺眉說道。

  「這流行雨竟然讓我們感覺到心慌,看來真的是不凡,今後一段時間我們一定要小心一些!」李玉真也輕聲說道。

  薛凌雲點了點頭,他又看向宋玉瑤和李玉真,現在宋玉瑤仍是裸著身子,那種絕世的美態不是用言語能形容的,薛凌雲的目光中升起一絲慾火來,他輕笑著將宋玉瑤也摟在了懷中,當下宋玉瑤和林鳳舞都被他摟住了!

  宋玉瑤輕啐了一口,道:「凌雲,我們好好的觀察這流星雨吧,這可是百年難遇的奇景!」

  林鳳舞則是無比嬌羞,她那裡經過這種情形啊,現在她和自己的師伯宋玉瑤同時被薛凌雲摟著,其中薛凌雲和宋玉瑤還都是裸著身體,真的是太讓人難堪了。

  薛凌雲親了親懷中的宋玉瑤,他又看了眼滿臉羞紅的林鳳舞,也吻了吻美麗的師妹,笑道:「阿瑤,我們剛才雙修還沒有完畢呢,現在我們就在這流星雨面前繼續雙修吧!哈哈哈哈……」

  薛凌雲和宋玉瑤在草地上繼續「雙修」,林鳳舞滿臉羞澀的在一旁看著,李玉真有些好笑的對林鳳舞道:「鳳舞,好好學學你宋師伯,今後你也要這樣的!」

  林鳳舞臉色發燙,用蚊子般的聲音「嗯」了一聲,她的目光則是「不經意」的看著薛凌雲和宋玉瑤……

  

  長生門的其他修真者也被流星雨驚動了,掌門人了情,二代弟子了道、了凡等等的都停下來修煉,來到外面觀察流星雨,看到這詭異至極的流星雨,他們也是心中驚駭,不知這預示這什麼!

  唔明和蕭青松也走出了明霞洞,他們也在看著天空中的流星雨,唔明的眉頭緊皺,他的右手拇指食指捏成一個法訣,不知在計算著什麼。

  旁邊的蕭青松看到了唔明的樣子,道:「師叔祖,您算出了什麼嗎?這流星雨究竟預示著什麼呢?」

  唔明搖了搖頭,道:「天機難測!不過這詭異的流星雨預示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明天我要設壇卜卦,我一定要推算出天象異變的原因!」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30: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48 編輯

第五十七章 亂世之子

第二天唔明在明霞洞外面設下了一個祭壇,祭壇高達一丈,在祭壇的最上方是一個八卦圖形,祭臺的周圍貼滿了密密麻麻的符咒!唔明以前對卜卦之術就頗有研究,這次碰到了如此異像,他是一定要好好算上一次的!這個祭壇能夠助他卜算到更多的東西!

  只見唔明身穿一身藍色道袍,他的滿頭白髮都披散在肩上,他的額頭正中也用獻血畫了一個小小的八卦印記,唔明還把蕭青松的那把長生劍握在手中,他一聲長嘯飛上了祭壇!

  唔明盤膝坐在了祭壇上,他右手持劍向上、左手捏了一個劍訣,只見一道白光從長生劍上發出,白光越來越是強烈,漸漸的連天空中的太陽都有些黯然失色了!

  蕭青松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他對卜卦之術一點都不瞭解,也不知道唔明現在究竟在做些什麼,不過他還是很好奇,很想知道唔明能夠卜算出什麼東西來!

  嗨!

  突然唔明一聲大喝,他的嘴中噴出一道金色的真元來,真元噴在長生劍之上,原本散發著白光的長生劍現在竟然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出來!

  天地間突然出現一股颶風,唔明的頭髮被風吹的朝後只擺,祭壇上的符咒都發出淡淡的光芒來,漸漸的整座祭壇都籠罩在光芒之中,蕭青松根本看不清裡面的情形了!

  砰!

  不知過了多久,蕭青松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突然從天空中傳了一聲巨響,只見一道巨大的閃電從空而降,閃電徑直朝著祭壇劈了過來!

  啊!

  祭壇上傳來一聲驚叫,籠罩在祭壇上的光芒也全部消失不見了!蕭青松抬頭望去,只見唔明臉色蒼白,唔明的嘴角還有一行血跡,唔明的右手顫動不已,他手中的長生劍也跟著不斷的顫動!

  蕭青松趕緊跳到了祭壇上,將唔明扶住,著急的道:「師叔祖,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有閃電劈下?」

  唔明深吸了一口氣,將體內的真元稍稍理了理,苦笑道:「天機難測,天機也不容人所測。我本來想卜算一下昨天的那場流星雨究竟代表什麼意思,誰知竟然驚動了上天,上天降下雷電將祭壇損毀,我也受了點輕傷!」

  蕭青松這才知道事情的緣由,他有些失望的道:「師叔祖,這麼說來您老人家沒有卜算到什麼東西了?」

  唔明搖了搖頭,道:「這倒不是,我已經算到了一些東西,而且算到的還和我們長生門有關!」

  哦!

  蕭青松心中一愣,道:「是什麼內容呢?師叔祖,昨天的流星雨還真和我們長生門有關啊?」

  唔明點了點頭,面色有些嚴肅,道:「雖然我開壇卜卦被上天所阻,但是我還是看到了一些東西!昨天的流星雨確實不是什麼好的徵兆,它預示著修真界即將大亂,而大亂的源頭就是我們長生門!在我們長生門之中隱藏著一個亂世之子!」

  蕭青松越發吃驚了,他有些不可置信,覺得唔明說的太匪夷所思了,這個世上哪來的什麼「亂世之子」,還有修真界即將大亂等等的,蕭青松心裡也是不信。

  不過唔明對自己的卜卦結果卻十分自信,當下他眉頭緊皺,仍是盤膝坐在那裡思考著這件事情。

  唔明將長生門的一代弟子、二代弟子都細細回想了一遍,一代弟子都是他的師兄弟,二代弟子都是他的弟子一輩,他對一代弟子、二代弟子都十分的熟悉。想了許久,唔明搖了搖頭,他覺得一代弟子和二代弟子中沒有人像是「亂世之子」!

  

  「我卜算到的這件事情十分重要,修真界肯定要陷入大亂,源頭就是我們長生門的弟子!」唔明再次回過神來,他看了蕭青松一眼,發現蕭青松的臉上是一副不信的模樣,唔明忍不住又對蕭青松說道。

  「青松,我細細想了想,這亂世之子決不可能是一代弟子或者二代弟子,只可能是你們三代弟子中的某個人!」唔明皺了皺眉,又接著說道。

  唔明沉默了一陣,他緊皺的眉頭始終沒有放鬆下來,半響後他又道:「我看到的情景十分的可怕,整個修真界都陷入了一片混亂中,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爭殺,我長生門弟子要隕落大半,而且死亡時十分痛苦!我必須要阻止這件事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唔明轉頭對蕭青松道:「青松,三代弟子中有沒有什麼表現奇怪的人,或者與眾不同的人?」

  這……

  蕭青松愣了愣,他心中明白唔明這是要尋找那個「亂世之子」,可是蕭青松覺得唔明的卜卦術未必一定準確,再說了三代弟子中也沒有什麼特別怪異的人!突然蕭青松心中一動,他猛地想起一個人來--薛凌雲!

  「師叔祖,三代弟子中確實有一個比較詭異的人,這個弟子叫做薛凌雲!這個薛凌雲據傳從小就患有九陰絕脈,按說他的身體根本無法修真,甚至活不過20歲!但是他卻在幾年前神秘的症愈了,並且修出了一身不凡的修為來!真的是太詭異了!」蕭青松「歎氣」著說道,似乎心中十分的不解,接著他又道:「師叔祖,幾年前我們長生門派人去迷霧森林剿滅天魔教分舵,其中就有這個薛凌雲,當時我看到他進入了一個山洞中,山洞的名字上有著『枯骨』兩個大字,我猜測應該是傳聞中的枯骨神君的洞府!相傳這枯骨洞中危險重重,按說以薛凌雲的修為是無法安全出來的,可惜他卻偏偏安全的離開了枯骨洞,他的身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哦!

  唔明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道:「我也聽說過這個枯骨神君,他的洞府肯定危險重重,確實不是你們三代弟子能夠亂闖的!」

  其實蕭青松的話中有很多破綻,比如他為何不去救援,他為何要眼睜睜的看著薛凌雲闖入山洞中,還有是不是只有薛凌雲一人闖入山洞等等的,不過唔明並沒有詢問蕭青松,這些細節他並不關心,他現在關心的只是「亂世之子」的事情!

  「看來我要好好的查探一下這個薛凌雲了!」唔明低語了一句,他的神識朝著長生山玉竹峰的方向飛去,那裡正是宋玉瑤薛凌雲師徒修煉的地方!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30: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49 編輯

第五十八章 查探

薛凌雲正在竹屋中靜修,突然他感覺心神有些不寧,薛凌雲不由得睜開眼來,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周圍,接著又閉上眼睛開始靜修。

  唔明的神識正在仔細的查探著薛凌雲,他是散仙期的修為,神識境界比起普通的修真者要高明無數倍,薛凌雲也僅是感覺心神不寧,並沒有察覺到唔明的神識存在。

  唔明仔細的查探著,他感覺薛凌雲的身上散發出一股蓬勃的清氣出來,這清氣明顯是仙道修真者所特有的氣息,唔明不由得點了點頭,他感覺蕭青松說的有些不對,這薛凌雲的身上也沒有什麼太奇怪的地方。

  唔明的神識正準備離去,突然他覺得有些不對,薛凌雲的身上確實帶著一股清氣,只是這清氣實在是太蓬勃了,根本不像是一個三代弟子所應該具有的!

  「怎麼可能,他小小年紀就修煉到了分神期的境界?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唔明終於查探出了薛凌雲的修為,他心中大驚,這個三代弟子竟然已經是分神期的修為了!薛凌雲的年紀不過是20歲左右,這麼小的年紀如何能修煉到分神期的境界?!

  遠在飄渺峰的唔明本體突然閉上了眼睛,他已經將大部分的心神都放在了薛凌雲的身上,他要徹底的查探薛凌雲了!

  「奇怪,竟然有一絲魔氣,還有一絲情慾之氣!」唔明終於發現了薛凌雲身上的其他異狀,在蓬勃的清氣中竟然夾雜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魔氣,另外還有一股淡淡的粉紅色的氣息存在!

  這情慾之氣自然是薛凌雲和宋玉瑤等人雙修所生成的,雙修之術雖然也是大道,但是難免也生出一些與眾不同的氣息來。至於薛凌雲體內的魔氣,那是由於死亡樹、枯骨神杖的緣故,這兩件東西都是魔道重寶,它們現在都在薛凌雲元嬰內的黑玄鼎之中,或多或少對薛凌雲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此子果然有些詭異之處,莫非卦象中所說的『亂世之子』就是他?!」唔明一邊查探薛凌雲一邊說道。

  又過了一陣,唔明的神識終於離開了薛凌雲的身體,他的神識再次回到了飄渺峰的本體之中。

  

  「師叔祖,你看出了什麼奇怪之處了嗎?那個薛凌雲是不是真的不對勁啊?」看到唔明睜開了雙眼,蕭青松立即問道。

  「果然有些不對,這個薛凌雲身上帶著一絲魔氣、一絲情慾之氣,而且他的修為竟然是分神境界!」唔明皺眉說道。

  什麼!

  蕭青松心中一驚,道:「他已經是分神期的境界了?怎麼可能?幾年前他才是金丹後期,進展怎麼可能如此迅速?!」蕭青松心中有些慌亂,他心眼極小,當年輸在薛凌雲手中後就將薛凌雲視作眼中釘,這一年來他的修為大有長進,雖然仍是討厭薛凌雲但是卻不再將薛凌雲放在眼中了,在他看來薛凌雲現在根本不值得他看重,薛凌雲和他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現在猛然得知薛凌雲的修為進展到分神期,蕭青松心中十分的慌亂,同時也有些忌恨,蕭青松想起唔明之前的話,立即道:「師叔祖,你說他的身上有魔氣?他肯定是修煉了魔道心法了,否則他不可能進展如此迅速的!」

  唔明輕輕搖了搖頭,道:「這也未必,如果他的身上有魔道法寶,也會給他的身上帶來一絲魔氣的,我到認為這種可能比較大!不過,不管怎麼說他都值得懷疑,我要再次卜卦,算算這個人!」

  唔明這次沒有設立祭壇,他只是盤膝坐在明霞洞之中,他的右手食指和拇指捏成一個法訣,雙眼微閉卜算著薛凌雲的命運。

  不知過了多久,唔明終於睜開了雙眼,他的目光中滿是陰鬱。蕭青松一直在旁邊等著,此刻趕緊問道:「師叔祖,算出什麼東西了嗎?」

  唔明輕輕點了點頭,他面色嚴肅,道:「這小子果然不凡,很可能就是之前卦象上所說的那個『亂世之子』了!我只看到了一點東西,他的臉上滿是暴虐……那個場面異常詭異……」

  唔明眉頭緊皺,旁邊的蕭青松則是心中大喜,道:「師叔祖,既然他很可能就是亂世之子,既然他將來要禍害我們正道門派,那我們乾脆現在就把他殺了,你看如何?」

  唔明皺了皺眉,他沉默了下來,過了許久,唔明搖頭道:「他只是一個三代弟子,現在還沒有什麼劣跡!雖然現在他的身上有魔氣,但是那魔氣真的是太稀薄了,應該是一件魔寶造成的結果!卜卦結果未必完全正確,我不能殺他!」

  這……

  蕭青松還想再勸,唔明突然又道:「我再查探查探,或許我剛才漏掉了一點東西……」

  蕭青松還沒有來得及把話說出口,唔明已經閉上了雙眼,唔明的神識再次朝著玉竹峰的方向飛去!

  蕭青松心中有些不渝,他在一旁靜靜的等著,希望自己這個師叔祖能夠最終答應殺掉薛凌雲……

  過了只有一炷香的時間,突然唔明再次睜開了雙眼,此時唔明的狀態有些不對,他的白髮一根根飄起,他的臉色變得通紅,他的雙手緊緊的捏成拳狀,他的目光中滿是憤怒!

  「師叔祖?」蕭青松感覺到周圍的氣氛很壓抑,從唔明的身上傳來一股蓬勃至極的力量,這讓蕭青松有些心怵,他困惑的看了唔明一眼,道:「師叔祖?你究竟發現了什麼?」

  唔明冷哼一聲,猛然道:「薛凌雲這個孽障必須除去!」

  蕭青松張了張嘴,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唔明,不明白唔明的態度為何轉變的如此快?雖然蕭青松很是忌恨薛凌雲,他也指望著唔明改變態度,但是這轉變也太快了!

  蕭青松還想問剛才發生了什麼,突然唔明化作一道金光朝著前方飛了過去!
 樓主| 發表於 2010-11-13 14:31: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等待ㄉ人 於 2010-12-16 17:49 編輯

第五十九章 怒氣

你道唔明為何如此生氣?原來剛才他竟然發現了薛凌雲和宋玉瑤雙修的事情!

  剛剛唔明的神識朝著玉竹峰的方向飛去,他原本是要再次查探一下薛凌雲的虛實,看看薛凌雲究竟是不是那個「亂世之子」,看看薛凌雲體內的魔氣究竟是怎麼來的!

  誰知他竟然看到讓他怒髮衝冠的一幕!只見薛凌雲和宋玉瑤緊緊的摟在一起,兩人都是赤裸著身子,此刻兩人竟以男女交合的姿勢相擁著,他們都雙目微閉,明顯是在修煉!但是這種修煉姿勢是男女雙修才有的模樣,薛凌雲是宋玉瑤的弟子,他竟然敢和自己的師傅赤裸相抱?!

  男歡女愛本來沒有什麼,但是師徒相愛就真的太違背倫理了,唔明不能不心中狂怒!唔明怎麼都沒有想到薛凌雲和宋玉瑤敢做出這種亂倫的醜事來,這真的是太大逆不道了!

  唔明心中對宋玉瑤倒沒有太大的惡意,他是宋玉瑤的師叔,是親眼看著宋玉瑤長大的,在唔明想來一切都是薛凌雲的緣故!這個薛凌雲竟然敢勾引自己的師傅,竟然敢和自己的師傅歡愛,這種弟子必須除去!

  「混賬,竟然在長生門聖地做出這種亂倫的事情來!」唔明心中咒罵著,他化成一道金光朝著玉竹峰的方向飛去,剛剛飛了片刻他又猛然停了下來。

  唔明眉頭緊鎖,他重重冷哼了一聲,心中突然有些猶豫起來。他是不準備處罰宋玉瑤的,但是薛凌雲他是一定要除去的,這樣勾引師傅淫.亂的弟子是絕不能讓他活在世上的!不過唔明覺得自己就這樣過去將薛凌雲殺死也有些太冒失了,將來別人問起他也不好解釋,薛凌雲和宋玉瑤之間的事情是長生門的醜事,這件事情唔明是絕不會傳出去的!

  當下唔明深吸了一口氣,他強行抑制住心中的怒火,再次回到了明霞洞中!

  「師叔祖,您……老人家怎麼又回來了?」蕭青松有些不解的看著唔明,好奇的問道。

  哼!

  唔明的臉上仍是滿臉的怒氣,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怒火,此刻對蕭青松也有些不客氣起來,他狠狠的盯了蕭青松一眼,把蕭青松嚇了一大跳,半響後聽唔明道:「這個薛凌雲大逆不道,他一定就是天象所預兆的那個亂世之子,我絕不能讓他活在這個世上!」

  唔明的話陰惻惻的,蕭青松感覺身上彷彿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過聽清唔明所說的內容後,蕭青松心中又是大喜!他忍不住問道:「師叔祖,那您為何不現在就殺了他呢?」

  唔明咬了咬牙,道:「殺了他容易,不過殺死他之後別人還說我以大欺小,我要先把事情給大家解釋清楚了,然後再殺死這個禍端!」

  嗖!

  唔明的話剛剛說完,蕭青松感覺一陣輕風刮過,只見唔明又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天際,蕭青松呆呆的站在當地,不知道唔明去了何處!

  

  唔明其實是趕往飄渺峰了情所在的房間了,了情正在房中修煉,突然一道金光閃過,唔明出現在了了情的面前!

  了情急忙站起身來行禮,他感覺自己的師叔唔明有些不對,唔明臉上的怒火根本是毫不掩飾,此刻唔明的身上也帶著一股讓人心怵的威壓,了情小心翼翼的問道:「師叔,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你如此生氣呢?」

  哼!

  唔明冷哼了一聲,深深吸了口氣,道:「了情,昨天夜裡你也看到天象異變了吧?」

  了情點了點頭,道:「我正要請教師叔呢,前天的天象如此詭異,天上竟然出現慘綠色的流星,想來不是什麼好的徵兆!師叔,你老人家是不是算出了一些東西來?」

  唔明的臉上再次浮現出怒容,他確實是算出了一些東西,但是他生氣不是因為這個,不過他還是道:「不錯,我確算出了一些東西!今天早晨我開壇卜卦,看出修真界即將陷入大亂,而大亂的源頭就是我們長生門!」

  什麼!

  了情吃了一驚,立即問道:「師叔,還請你老人家說的清楚一些?為何我長生門是修真界大亂的源頭?」

  唔明點頭道:「我開壇卜卦,看出修真界爭鬥不休,到處都是爭殺、到處都是鮮血,我長生門弟子似乎也要殞落大半!修真界混亂的源頭便是我長生門的一個弟子,這個弟子的名字叫做薛凌雲!」

  這……

  了情不可置信的看著唔明,問道:「師叔,你是說修真界混亂的源頭是薛凌雲?這怎麼可能?他只是一個三代弟子罷了?」

  哈哈哈哈……

  唔明大笑了起來,不過他的笑聲中也滿是憤恨,只聽他道:「別看薛凌雲只是一個區區的三代弟子,但是他所做的『好事』絕對超乎你的想像,就算是魔道中人也沒有他這麼忤逆!」

  了情呆呆的聽著,他心中有些不解,怎麼師叔唔明說出這種話來?了情雖然和薛凌雲沒有太深的交道,但是了情也不認為薛凌雲是什麼壞人,此刻聽唔明話中的意思薛凌雲竟是做出了異常讓人憤恨的事情。

  了情正準備再追問,突然唔明冷聲道:「了情,你去將了道、了凡、玉真……還有玉瑤都叫來,這個薛凌雲必須殺死,我要天象所預兆的事情告訴他們!」

  這……

  了情微微有些猶豫,他輕聲問道:「師叔,你老人家卜算的是否準確?這薛師侄平日裡表現的還可以。再說了,宋師妹對薛師侄似乎很是喜愛呢!」

  了情不說宋玉瑤也罷,說了宋玉瑤後唔明的怒火再也難以抑制,他怒聲道:「玉瑤,她收的好徒兒!你說她對自己的徒兒很是喜愛,恐怕你也想不到她對自己的徒兒有多麼的喜愛吧?哈哈哈哈……」

  說到最後唔明再次悲憤的笑了起來,旁邊的了情聽的心中糊塗,此刻唔明又冷哼了一聲:「你還不去派人通知他們?讓他們立即來見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18 11:34 PM , Processed in 0.06643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