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1003|回復: 1

我 竟 然 當 了 未 婚 媽 媽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3 15:54: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 竟 然 當 了 未 婚 媽 媽

天 呀 ! 那 個 已 經 幾 星 期 沒 來 了 。

我 跑 到 超 級 市 場 找 了 最 昂 貴 的 驗 孕 棒 , 然 後 立 即 回 家 進 行 實 驗 。

三 ...二 ...一 .......

天 呀 ! 我 竟 然 真 的 有 了 ......

我 現 在 究 竟 該 怎 麼 辦 ?


得 到 實 驗 結 果 後 , 我 立 即 撥 電 話 給 在 紐 約 工 幹 的 阿 雲 --孩 子 的 爸 爸 。

阿 雲 聽 這 個 消 息 後 , 十 分 震 驚 。 但 由 於 他 實 在 不 能 放 下 那 邊 正 在 發 展 的 事 業 。 遂 叫 我 先 把 孩 子 生 下 來 , 一 年 後 他 再 回 來 娶 我 ......

擱 下 了 電 話 後 , 我 煩 惱 的 跌 坐 在 地 上 。 的 確 , 到 外 國 工 作 是 他 從 小 到 大 的 夢 想 , 難 得 公 司 派 他 到 紐 約 的 總 公 司 , 我 又 怎 麼 可 以 破 壞 這 難 得 的 機 會 呢 ? 可 是 , 難 道 我 真 的 要 一 個 人 在 香 港 把 孩 子 生 下 來 ?我 忽 然 起 一 個 殘 忍 的 念 頭 ......
不 行 ! 這 是 一 個 生 命 呀 ! 是 一 個 獨 立 的 生 命 呀 ! 我 是 沒 有 權 力 替 他 決 定 的 !大 過 份 , 太 殘 忍 了 !

終 於 , 我 又 拿 起 了 電 話 , 打 給 結 識 了 十 多 年 的 好 友 --雪 敏

「 那 傢 伙 終 於 向 你 求 婚 嗎 ?太 好 了 ! 」 雪 敏 聽 到 我 的 消 息 後 , 興 奮 的 喊 。

她 的 異 常 反 應 使 我 以 為 自 己 的 表 達 能 力 是 否 有 問 題 , 於 是 我 從 復 一 次 : 「 我 說 我 有 了 呀 ! 」
「我 知 道 ,恭 喜 你 啊 ! 」

「難 道 你 不 覺 有 什 麼 問 題 嗎 ? 」我 �� 急 的 問 。

「 什 麼 問 題 ? 」

「 我 肚 裡 有 了 阿 雲 的 孩 子 , 我 當 了 未 婚 媽 媽 啊 ! 這 不 是 問 題 嗎 ? 」

「 未 婚 ? 」 雪 敏 像 聽 到 什 麼 新 奇 的 消 息 : 「 可 是 在 大 家 的 眼 光 中 , 你 們 已 經 是 『已 婚』了 ! 」
「但 在 法 律 上 不 是 啊 ! 」

「那 又 怎 麼 ? 他 不 是 說 一 年 後 回 來 娶 你 嗎 ? 」
「 你 可 以 保 證 這 一 年 內 什 麼 也 不 會 變 嗎 ? 」

「原 來 你 在 煩 惱 這 個 ...」 她 終 於 明 白 我 的 意 思 了 : 「 難 道 你 認 為 阿 雲 是 那 種 負 心 漢 嗎 ? 你 們 自 讀 預 科 時 便 走 在 一 起 , 難 道 你 還 對 阿 雲 沒 信 心 嗎 ? 」

「 我 不 是 這 個 意 思 ! 但 是 ... ...

雪 敏 真 是 一 言 驚 醒 夢 中 人 ! 對 啊 ! 我 跟 阿 雲 從 讀 預 科 開 始 便 一 起 了 , 難 道 我 對 他 還 沒 信 心 嗎 ? 一 年 , 轉 眼 間 便 過 去 了 。 我 到 底 在 擔 心 什 麼 呢 ?
也 許 是 因 為 我 的 思 想 大 保 守 了 ! 沒 錯 , 當 我 跟 家 人 宣 報 這 個 我 以 為 ? 驚 動 全 城 的 消 息 時 , 他 們 �m 是 一 副 意 料 之 內 的 樣 子 。連 有 名 保 守 封 建 的 老 爸 也 只 是 問 為 什 麼 不 早 點 結 婚 。 當 我 跟 經 理 請 產 假 時 , 他 甚 至 把 眼 睛 睜 得 像 銅 鈴 般 大 : 「 你 們 不 是 結 婚 了 嗎 ? 」

昨 天 是 星 期 日 , 跟 雪 敏 在 電 話 胡 扯 了 半 天 。
今天 下 班 後 , 約 了 雪 敏 去 買 孕 婦 裝 。


本 來 是 在 孕 婦 裝 部 逛 的 , 但 後 來 卻 逛 到 了 嬰 兒 用 品 部 。

雪 敏 拿 起 一 件 粉 紅 色 的 小 裙 , 興 奮 的 說 道 : 「 很 可 愛 的 小 花 裙 呢 ! 你 說 買 下 它 好 不 好 ? 」 說 �� 走 向 收 銀 處 。

「 你 不 是 想 買 給 唯 唯 吧 ? 」我 不 肯 定 的 問 道 。 。 雖 然 她 曾 因 為 生 下 的 不 是 女 兒 而 受 了 很 又 的 打 擊 , 但 應 該 不 ? 因 而 把 兒 子 當 成 女 兒 吧 ...


「 當 然 不 是 ! 我 是 買 給 我 的 未 來 媳 婦 啊 ! 」

「 未 來 媳 婦 .......」 我 疑 惑 的 喃 喃 : 「 糟 ? ! 她 不 指 我 肚 裡 的 孩 子 吧 ! 」


說 時 遲 ,那 時 快 。 雪 敏 已 經 拿 �� 一 個 淺 藍 色 的 紙 袋 在 我 的 小 腹 前 搖 �� : 「 凱 薩 林 , 這 是 婆 婆 送 給 你 的 第 一 份 禮 物 啊 ! 」

「 凱 薩 林 ! ? 」 我 驚 訝 的 指 �� 小 腹 : 「 你 在 跟 她 說 話 嗎 ? 」

「 難 道 是 指 唯 唯 嗎 ? 」 她 反 問 道 : 「 我 連 中 文 名 也 想 好 了 ! 是 叫 凱 林 啊 ! 好 不 好 呢 ? 」

「 什 麼 .......」 我 呆 了 : 「 這 個 好 像 是 我 的 孩 子 吧 ! 」

「 那 又 怎 樣 ? 」

「 那 麼 替 孩 子 改 名 的 事 應 該 由 我 和 阿 雲 負 責 吧 ! 」

「 但 我 是 孩 子 的 婆 婆 啊 ! 」 她 理 所 當 然 道 。

我 真 是 快 要 死 了 !

在 這 胡 胡 塗 塗 的 情 況 下 , 孩 子 的 名 字 便 定 好 了 。
幸 好 雪 敏 不 是 改 那 些 甚 麼 「 涕 」 、 甚 麼 「 好 」 的 , 要 不 然 真 的 土 死 了 !

看 來 我 也 得 快 點 跟 阿 雲 商 量 男 孩 的 名 字 ......

X X X X

昨 天 我 花 了 兩 小 時 打 往 阿 雲 在 紐 約 的 住 處 , 可 是 並 沒 有 人 接 聽 。

好 不 容 易 才 待 到 晚 上 , 我 打 往 阿 雲 在 紐 約 的 辦 公 室 , 才 知 道 阿 雲 跟 上 司 去 了 西 雅 圖 。

西 雅 圖 ! ? 這 使 我 想 起 「 緣 份 的 天 空 」 這 部 片 。

怎 麼 阿 雲 沒 有 告 訴 我 ? 到 西 雅 圖 呢 ?

還以為不用搬回家住便可以避過母親大人的補品攻擊,誰不知雪敏竟奉了母親大人的旨意負責我的早午晚三餐。結果避到火災卻防不了水患,看來我把這小鬼生下來後,對任何補品也必定敬而遠之。
如果阿雲在香港的話,我一定?把所有攻擊讓他代我承受的。對了,不知道阿雲回到紐約了沒有?於是我拿起了電話,打往他在紐約的住所。

「喂......」電話的令一端傳來了阿雲彼倦的聲音。

「阿雲嗎?」很久沒聽到阿雲的聲音了,「總於找到你啦!怎麼去了西雅圖也不跟我說一聲?害我擔心死了!」

「對...不起,我太疏忽了......」

「沒關係,雪敏已經替寶寶起了名字了,是叫『凱琳』啊!」

「喔.......」

「我們要快點想男孩子的名字了,要不然雪敏又搶�茩n改了!」

「哈哈......」電話另一端傳來了阿雲的笑聲。不知何解,總覺得他笑得很勉強。

「你不舒服嗎?」我不安地問到。

「不...對了,你這幾天有見到永南(雪敏的丈夫)嗎?」

「沒有啊!我想起了,雪敏說他去了紐約喝他妹妹的喜酒的,你有看到他嗎?」

「啊......對不起,我快要上班了,下次再說吧,再見。」

「再見。」

剛才一個人躺在露台的長睡午覺,忽然穿了羊水。於是立即撥電話給樓上的雪敏,不消一刻鐘我便坐在永南的車上,飛奔趕去醫院。
到了醫?後,永南立即替我辦理入?手,而雪敏則陪我到病房,看見他們夫妻同心,不禁想起阿雲來......

人家生孩子是由丈夫陪伴�茠滿A而我卻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在醫院......

想�虓Q�荂A下腹便開始陣痛起來...

「我今晚留下來陪她吧。永南,你先回家吧,好不?」

x x x

初時半小時一次的陣痛,漸漸越來越頻密。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人家說生孩子就像跟閻王聊天一樣,隨時沒命回來。

「阿雲呢?」我問道。

雪敏冷不防我有這一問,呆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大慨是在開會...吧......」

「你怎麼知道他在開會?他跟你說的嗎?」

「啊!是因為永南上次到紐約喝他表妹的喜酒時碰到阿雲......」話未說完,我就立即打斷道:「永南在紐約曾碰見阿雲嗎?怎麼不跟我說?」在永南出發前幾天她還不停問我有沒有什麼東西要託他帶給阿雲,但在永南回來後卻隻字不題......

「因...因為你沒問我嘛......」她紅�蚆y說道。

我還想再問下去,無奈已經被推進產房。

經過很長時間的掙扎,凱薩琳終於平安出生了。

一星期後......

在眾人的歡樂氣氛底下,我也暫時把阿雲的事放在一邊。今天是我跟凱薩琳出院的大日子,雪敏跟永南也特地請了一天假來幫忙,使我好不感動。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決少了阿雲。

「我上一上洗手間,你等我一會。」

我望�茬楛蚋鰶}病房,想起了學生時期的往事........

中四的時候,我跟雪敏同時喜歡上班上的男生--潘永南,由於他真在太俊俏了,所以班上的同學都給了他一個悼號--再世潘安。在月老的指下,他便跟雪敏共墮愛河。

中六時,阿雲便在我生命中出現了......

「吱呀」一陣開門的聲音,把我的思路打斷。我循聲而望,只見阿雲已經走到床邊。我二話不說,立即撲進他的懷裡,噎嗯道:「我...好想你......」接�茷K崩潰地大哭一場。

良久,我才止住了哭聲。跟阿雲以及雪敏坐上了永南的車子回家。

一路上,大家也沒有說話。

我也隱隱感到車廂內不尋常的空氣。雪敏並沒有不停問阿雲在紐約生活,而阿雲亦不像往日般摟�荍琲爾y,只是輕握�荍琲漱漶C

回到家後,菲傭麗莎便抱了凱薩琳進房,只剩下我跟阿雲在客廳。在我跟阿雲無言相對三分鐘後,他突然說道:「對不起......」

「什麼?」我因他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呆了好幾秒,一陣不安感自背脊升上來。

阿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歉疚地說道:「對不起,我...我背叛了你。」

「背叛?!」我又呆了,不相信的問:「你的意思是指...你已經不再愛我?」

阿雲並沒有回答,我又問道:「她是誰?是在紐約認識的?」

阿雲又沒有回答,只是痛楚地點了頭。

我呆了好幾分鐘,突然瘋狂地搖撼�茈L:「你叫我現在怎辦?你叫我怎去跟凱薩琳交待?你要凱薩琳出生不到半個月就失去了爸爸嗎?」

「我要是不負責任的話,就不會回來了。」

「那你回來就是為了負責任嗎?」

阿雲沒有說話,我又說道:「算吧,我不要你負責任,你走,永遠也不要回來!」

阿雲被我這句說話嚇呆,說道:「那孩子呢?她可是需要父親啊!」

「這個我自有辦法,不用你來操心。」我狠狼的說道,接�茷K走進嬰兒房,「呯」一聲關上門。

我抱起了小小的凱薩琳,吻�茼o蘋果般的臉說道:「你的爸爸被關在海的另一邊,永遠也不會回來了。」

~完~

發表於 2013-7-2 12:14:55 | 顯示全部樓層
謝謝分享呀~~~~~~~~!!!!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6-19 12:52 , Processed in 0.01519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