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903|回復: 2

病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3 16:01: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病變

  強烈的燈光照耀下來,鐵床上的女人被刺得混身發白。她全身上下均被沉重的鐵鏈銬著,半分兒也動彈不得。

   她也沒有想動彈的意識,只是緊閉起雙目,希望自己的靈魂快些離開這個世界。    「各位,面前這一位女子,便是世界上最後的一個人類女性了!」    圍觀在一旁的「人」均拍手歡呼,有些更是喜形於色,手舞足蹈的跳起舞來。    床上的她也沒有表示甚麼,對於現在這個世界,她已沒有甚麼牽掛了。    「那麼,現在就請我們偉大的王,賜予她變成我們的同類!」    隨著發言者的聲音,眾「人」也更形瘋狂,同時歡迎著一名白頭老翁的出場。    他,便是他們的王。    他手上持著一支針筒,內裏裝滿了紫紅色的藥液。    她沒有張開眼,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她的父親會把抗愛滋病毒液注入她的體內,隨後她的意識便會被其吞噬而去,成為「他們」的同類了。    「好了,你,很快便可以變成我們的公主。」那白頭老翁準備就緒,正待要刺下去之際,忽然一道藍色的強光束迎頭照來。白頭老翁眼明手法,身子一翻,以常人不能達成的角度朝後空翻三次,才揚長下地。    「啊!是你?」    一架重型的機車破空而下,撞破了天花板,垂直下降至她的身側。    「怎樣樣了?你們這群怪物,我早該來殺光你們才對。」機車的車頂蓋翻開,座椅上升,一名身材瘦弱的男子挾著勁風側躍而下,擋在她的前面。    白頭老翁不用待他出來,已經知道他是誰了:「好呀,想不到你會親自上門來送死,省得我們要花時間來抓你。」    「放心,我才沒這麼容易死去。」男子身一轉,自機車中拿出一個方型的長盒子,按了柄側數個鍵,登時手中那個長盒子的關節張開,一扭一折一伸,便轉變成一柄重劍。    「快快幹掉他!」群眾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沖上前來。男子手一橫,整把重劍便濺出強大的藍色光束,風雲一卷,立時碰者即死,身體被橫劈成兩半,血花變成地上的裝飾。    此時後方的人亦趕上來增援,男子又快速的按鍵,重劍上的小關節又扭動起來,轉變成一柄長槍。他手一抬,一按,登時一束猛烈的藍光直照而上,衝破了層層人海,把場館的半邊也給射穿過來。    不消半刻,死的死,傷的傷,原本是銀白色的大場館已變成血紅色。但男子卻只是看到床上的她,隨即手起刀落,銬著她身上的鐵鏈已被切斷過來。    「你為什麼要救我?」她終於開口了,就在她被他扶起來的一瞬間:「你不是很恨我的嗎?為什麼還要救我?」    「因為你和我同樣是人類。」男子抱起她,坐進機車中:「而且我恨的只是你爸爸一人而已。    座椅沉了進去,然後車蓋蓋下來。男子再次開動引擎,越過重重屍海,駛了出去。    「你剛才……」    「放心,我沒有殺死你的爸爸。」男子駕著機車道:「我還未出手,他便一個晃身逃走了。」    女子再次閉起雙眼,現在臥在男子的懷中,可以好好的休息過來了。    男子駕著機車,驅使其至最大火力,從速逃離市中心。    熟識的城市,熟悉的人,在路上一一擦過,映入眼簾,可是他卻忍著內心的衝動而不予理會。    身後的警笛聲刺耳響起,看來軍警已出動追擊他們了。    男子偷眼一看懷中的女子,看著她乏力的睡相,便感到一絲怒火自心中冒出來。

   「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死去的!絕對不會!」

    *    *    *    *    *

  「爸,你這是在幹甚麼?」    「唔,秘密秘密。」    雖然如此,但白銀蒼蒼的博士,還是安寧的笑著,同時輕輕的拍著傻女兒的頭。    「喂喂!該起身來了!」    有人大力的拍著她的頭,原來剛才只是夢而已。    她使勁的搖著頭,希望面前這一切也是假的,剛才的夢才是真的。    「喂,你呀,停一停好不好?」剛才使勁拍打她的頭的人便是眼前這個臭男人,只道他還理直氣狀的道:「你那頭臭發搖夠了沒有?」    她停了下來,仇視著他,才站起身來,隨隨便便的整理自己的頭髮。    「呵,原來你是這樣對自己的救命恩人嗎?」男子歎了口氣,顯出一臉的無奈。    「是你自己要救我的,我可沒有這樣要求──啊!」她尚未說完,忽然一拳擦了過臉側,打在機車上。    「好了,你也該適可而止了!阿月!」男子突然變成另一副臉孔,嚇得阿女心兒快要停頓下來。    「你……你想嚇死我嗎?」    男子呼著氣,朝她的臉上噴著。阿月不敢舉頭看著他,只得低下頭來,不予說話。    「你呀,」男子收起了怒氣,返回機車的座位中:「為什麼你總是這個樣子?」    阿月看著他,又低下頭來。「我也不知道。」    「大聲點,我聽不到。」    阿月吸了口氣,大聲的道:「因為阿飛你是一個大色狼!」    阿飛抓一抓背,說道:「這只是你對我的偏見而已。」    「我爸爸是這樣對我說的。」    「這也是你爸爸對我的偏見。」    阿月突然收了口,天地只餘下草原上的微風聲。    「怎麼樣了?一提到你的爸爸,便不想再說下去?」    「才……才不……」她的說話聲音十分細小,不過不知何解,阿飛總是可以聽得到的。    阿飛看著灰黑的天空,殘黃的草原,說道:「要不是你的老爸幹出那一回事,我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這又不是我爸爸的錯!」阿月踏前來道:「我爸爸也是想為人類作出貢獻而已!」    「貢獻?」阿飛似是帶著冷嘲的道:「他的好意只是熊的服務而已!」    「啊?」阿月還想再駁下去,可是又不明白「熊的服務」的意思,是以只得暫且打住下來。    阿飛看著她的臉,道:「熊為主人拍死附在他身上的小蚊,本是一件好事,可是熊掌拍下去人還有命嗎?有時候本著好意,也是要看情況而定的。要是熊是壞心眼的,不為主人拍蚊,便不會害死主人了。」    「你這是說,我老爸不應該做那個實驗嗎?」    「對!要治療愛滋病,有很多方法,才不一定要用上他那種恐怖的方式!」    阿飛說得十分凶,可是阿月這回卻沒被壓下去:「那麼,你說,該用甚麼方法才對?」    「哼,我又不是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工作,所以我不會知道。」阿飛頓了一頓,續道:「不過我可以說的是,我不覺得研發出新型的病毒去滅絕愛滋病毒是一件滿完美的計畫,因為為世界的生物鏈加入一個新的生物進入其中所引發的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的。這點我在事前已對你父親說過來,可是他硬是聽不下去。」    阿月聽著,他說的固然是對,但……但……    但是甚麼?阿月看著四周,機車停泊在一片乾旱而殘黃的草原上,遠處是熟悉而陌生的市鎮,隱隱約約聽到警嗚聲在呼著。    「看來那群雜種很快便會追過來,」阿飛響動機車上的笛聲,道:「還不快快上來?」    阿月留滯在那個面目仍在的市鎮,拉動難拔的根,坐到機車後座去。    正當阿飛要開動機車時,突然數十架軍車沖了上來,團團圍著他們二人。    「你們這回真是插翅難飛了。」阿月的爸爸從容的道,天空上傳來戰鬥機的破空之聲。    「多謝你如此歡迎我們。」阿飛處變不驚,同時護著身後的阿月。    「呵呵,很快我們又是一家人了,歡迎的禮數是少不了的。」    他的皺紋在跳動著,與此同時軍車上步下了一群持著機關步槍的士兵,正指著他們二人。    「世伯,你的歡迎儀式真是別開生面。」    「因為你們是世界上最後的兩個人類,我們不得不為著你們的滅亡而感到非常高興。」阿月的爸爸笑道:「放心吧,槍中是麻醉藥,你們睡醒來後,便是全新的人了。」    阿飛看一看天空上的戰鬥機,盤旋得低低的,令人感到十分氣悶。「你我好意實在是令人收不下來啊……」阿飛說道,同時右手微微按動機車上的按鈕。    縱使他已經小心翼翼的隱蔽著自己的動作,但仍然是被世伯瞧出來。    「開槍!」    士兵們一聽得指令,立刻扣動機板,「突突突突」的冒出火光,但阿飛已早有準備,手一拉控杆,機車便立刻蓋了上來,並以三百六十度高速的旋轉方式掃向一處以圖突圍而出。    「哼,還想抗拒時代的大勢嗎?真是癡人說夢……」世伯看著機車打轉,不禁歎了口氣。    此時另一部機車沖入戰場,突然煞停在阿飛面前,兩腳一伸,轉變成機械人模式。    「甚麼?」阿飛眼明手快,按動數鍵,機車立刻停止打轉,同樣改變成機機械人模式。    「啊……」阿月受不了如此高速的自轉,頭昏眼花,胸脯間像是有惡物冒出來似的。阿飛已沒空去理會她,兩手緊握著控制杆,朝對方的機械人揮拳過去。    怎料「呯」的一聲,對方也以機械臂格了開來,同時以另一隻機械臂反迎而上,成功擊退阿飛過來。    「沒用的。」世伯淡然說道:「你的研究資料已被我們找到,並且加以改良,絕對不會敗在你手下的。」    阿飛當然聽不到他的說話,他只知道要專心於應戰而已。    「阿月,你有沒有事?」阿飛雖然忙於應戰,但仍不會忘記另一人的存在。    「沒……事……」阿月沒有精神的應道。    對方的來勢十分兇猛,左右手連翻的揮舞著,迫得阿飛把噴射引擎開至最大動力,不停的朝後退去,同時開動兩臂的光束槍射向對方的駕駛艙起來。    「可惡……我這個天才的發明怎會敗在你們這群抄襲者身上……」阿飛忍著巨大的震盪,乘對方暫緩攻勢下站立起來,同時把右手臂改成光劍模式,砍向對方身上。    對方也以光劍抵著,同時另一隻機械臂亦射出光束,反攻而來。

   「媽的!」阿飛以左手機械臂為盾,匆匆的擋了過來:「我的好拍擋……才不會敗在你們手上!」

    *    *    *    *    *

  「咦,阿飛,你在幹甚麼?」有一天阿月曾來阿飛的研究室造訪,看到這部簇新的機車。    「喂喂,眼看手不動。」阿飛嚴肅的道,阿月老大的不滿意起來:「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研究這些軍事武器出來,為什麼不可以學我老爸那樣……」    「等等,」阿飛阻止她說下去:「我對於那些藥物研究真是一竅不通,而且你爸爸……」    「你又想叫我爸爸停止研究?」    「最好。」阿飛提起那個方形的長盒子,卻突然被阿月搶了過去。    「你別再阻止我爸爸好不好?人家是為治療世紀絕症愛滋病而努力,是救人的工作啊,比你這個研究殺人的傢伙真是偉大多了。」    阿飛吸了口氣,露出發惡的模樣,阿月卻笑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氣好不好?難道我有說錯嗎?」    「你當然沒有說錯,」阿飛道:「不過我亦不想阻止你老爸的研究工作,只是我覺得他的方式很有問題。」    「放心,不管黑貓白貓,總之捉到老鼠的便是好貓。」    「但是製造出新的細菌出來對付愛滋病,這種方法似乎過於冒險,而且聽說那些新育成出來的細菌擁有超高度的智慧,一旦失控起來,可能比愛滋病還危險。」    「你的陰謀論還真是可怕。」阿月摟著他,阿飛也沒有說甚麼。    這,已經是不久之前的事了。    阿飛絕對沒有說錯,當時的陰謀論確是成真了,那些新育成的細菌的而且確是成功消滅了愛滋病,但同時亦侵佔了人類的肉身,徹徹底底的反過來控制人類了。    情況一如「冬蟲夏草」的原理一樣,那些新細菌的智慧絕對是非同凡響,很快便進化得更強。雖然和愛滋病一樣,只能存在血液中,但一旦入侵人體後,便開始消滅人類原有的細胞,改由自己分裂出新細胞來充填,並以人咬人、向他人施針、強姦等方式來強行傳播開去,不用數個月全世界的人已經被他們侵佔,成為所謂的「新人類」了。    人類,已經如同沒思想的軀殼一般,受他們驅用了。    是以對於眼前這兩名僅存的人類,他們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最早被侵佔的人,便是替世伯進行臨床實驗的愛滋病人,繼而是世伯等實驗員,再而擴散開去。事態一開始時,阿飛已然救出了阿月,借著自己發明的新型軍事兵器來和他們對抗。    「就算只餘下我一個人,我還是會繼續戰鬥。」    阿飛的個性總是叫人難以忍受的,但阿月現在只有依靠他才可以生存下去。    她常常想,要是當時也被細菌侵佔,現在便可以和爸爸在一起,不用如此痛苦了。    阿月緊緊的握著扶手,強自忍受著機車的猛烈震盪。雖則她知道這種想法好不要得,可是這些念頭每每在不自覺間浮現起來,干擾著她的腦袋。    阿飛的機車不能再支持下去了,對方的機車右腳一蹬,便已告吹,整架機械人橫倒在地上,阿飛和阿月二人均被拋出座位外,滾落在地上。    「阿月……快走……」阿飛手持長形方盒子,改成重炮模式,再朝眼前的巨大機械人射去。    「真是不自量力!」彷佛有人在對他說話,不消片刻阿飛的左腳便被對方的光束射傷,半跪下來。對方更是得勢過來,右手臂掃開了阿飛的重炮,再一腳踏下去他身上──    「停手!」阿月哭道,她不忍再看下去了。    對方的腳凝在半空,沒有踏下來。阿月說道:「我們……我們投降了……」    眼前可以走的路,只此一條。    天有絕人之路,阿飛只得緊緊的握拳,一把怒氣無處發洩。    「歡迎你們,真是太好了,這才是明智之舉。」世伯已經準備好兩支注滿細菌的針筒,走了過來:「歡迎你們重回我們的大家庭,我保證我們的未來一定會比那些原始的人類更要美好!」

   阿月閉起雙眼,阿飛亦是,二人面對歷史的大潮,畢竟是無力回天的。

    *    *    *    *    *

  「從前……從前……從前……」    「喂,你想夠了沒有?」阿飛斥道。阿月感到不滿,說道:「你看不見人家在思考中嗎?」    「呼,看不見,瞧不出。」    二人相相並臥在草坡上,天空藍色的一片,浮來了數片白雲。    「今天的天氣真好。」    「對。」    二人閉起眼來。    突然電話鈴聲大響,阿飛急急的提出來問道:「喂喂?」    「喂,阿飛,臭氧層那個大洞補回來了!你的研究成功了!」    「真的?」阿飛想彈起身來,可是看到身旁的阿月,只得收起高興之情,掛上電話,對著她微笑。    「你不是答允我今天不工作的嗎?」    「好的好的……」阿飛再度臥下來道。    「世界和平,真好……」    「啊,不好。」    「有甚麼不好?」    「我最想研究殺人武器,現在可不行了。」    「白癡,現在誰人還想要這些東西?」    阿飛被阿月罵道,立刻笑了起來。

   暖日下的草坡,傳來了兩道快樂的笑聲。

發表於 2012-1-13 15:44:14 | 顯示全部樓層
文章不錯看
謝謝大大分享
發表於 2013-2-24 17:26:55 | 顯示全部樓層
被視為“剩男剩女”的城市單身男女越來越多。每年一到元旦、春節臨近,不少都市的剩男剩女又開始穿梭在形形色色的“相親大會”及婚戀交友網絡平臺,形成一股新年相親交友熱潮!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7-18 16:49 , Processed in 0.02696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