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954|回復: 0

魑魅斬殺令(新一代神獸篇)~初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3 16:10: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黑道中的日子,沒有所謂的快樂,如果硬要找一樣東西代替,那就是沉淪。在沉淪的道路上,總會見到一刻迷失的快樂,但──那是極其短暫的。 雖然掉到沉淪的世界中,但我仍保有自己的一顆心,為了自己,同時也為了她──那個跟我相依為命的小女孩,因此我拚命的往上爬,希望能供給她更好的生活。漸漸地我被權力與金錢所支配,成為世人眼中無可救藥的魔鬼,我甘心賣命的為組織辦事,但得到的卻是... ... 那天,一班鎗手狙擊我們一行人,我成了「大哥」的肉塾,「光榮」地死去,我死掉了!我記得我真的死掉了!一生如此輕易便完蛋,原本也沒啥不妥,但是我不放心薰兒一個人,而且... ...我聽到了他們的諷刺,說甚麼只是死了個混混,沒損失可言,又說我死忠心的愚笨得可以... ...就在那一瞬間恨意將我完全吞噬,「牠」從黑暗中跑到我的身邊,「牠」教懂了我做人的道理,是「牠」賜我另一段生命,因此,我復活了,以「南天敵」之名重生,而過住的十六年歲月,也從此煙消雲散。 我再次重返黑道,我要黑道成為我的囊中物.更要把黑道變成世界的主宰! 己經一個月了,「唉...」由到任務至今己經一個月,「唉...」 「白穆,別嘆氣好嗎?」青霓裳一邊玩弄著她心愛的青蛇──霸主,一邊怒視著白穆。 「不嘆氣,還能做甚麼?那該死的閒雲竟消失了整整一個月,他有心棄我們於不顧,而任務只草草提及黑道出現進化魑魅,要我們清理一下,現在我們連真正對手是誰也不曉得。」 「只會怨天怨地的男人,真討厭!」青龍堂、玄武堂、朱雀堂,全都派出精英四處查訪,甚至出動臥底來收集資料,只有白虎堂仍聞風不動。 「要罵就儘管罵,別指桑罵槐。」白穆的眉毛早就糾在一起了。 「好!怕你呀!」一提手,纏在手肘上的霸主已描準目標。 眼見兩人一副開打模樣,在電腦旁一直努力著的玄靖,發出少見的怒吼:「你們別有事沒事跑來我的地方大吵特吵好嗎!?」雖然是疑問句,不過哪裡看得出是疑問? 還是薔薇這種伙伴好,知道他有事忙,絕不會跑來打擾他。 「好... ...好... ...」好兇啊!這是兩人的共同心聲。 四眼對兩眼的沉寂了好一陣子,這回輪到玄靖在嘆氣。 合三堂之力所搜集的資料,果然不簡單,多得電腦快要滿座,更慘的是所有傳送回來的資料,件件彷彿也與魑魅有關,要整理已是一件煩事,要從中分辨資料的真偽就更難,加上白穆和青霓裳日夜的疲勞轟炸,性子再好的人也會光火,況且玄靖已經捱了兩個通霄,鐵打的人也會受不了。 「白穆,你很閒吧?」 「你想怎樣?」玄靖發火,非同小可。 「你去調查一下這個人。」玄靖從紙堆中隨意掏出一份資料扔隨他的眼前。 「南天敵?這人是誰啊?很陌生呢?」 「天敵派的頭頭,這個人在這短短十年之內火速冒起成為黑道人人忌憚的新勢,但這個人十年前的資料則完全空白。」托今次的任務的福,玄靖成為黑道的研究專家了。 「那又怎樣?」總不會叫我把人家十年前的事翻出來吧? 「據未經證實的資料所得,黑道有謠言指南天敵的相貌與十年前一個枉死的混混十分相似,那個混混叫南天佑。」 「天敵... ...天佑... ...?名字這般相似,會是兄弟嗎?」 「不。」但玄靖心想是兄弟的機會率好高,但儘管是白忙一場也要他們去跑一敝,以免他們總是閒閒的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所以他嚴肅地說道:「我認為是魑魅企圖借屍轉生為人。」 「會借屍轉生的魑魅... ...那是屬於進化B型的怪物,我們應付得來嗎?」一下子兩人專心起來。 玄靖聳肩:「總之先去証實一下南天佑是否已死。」 「好!我交代手下去辦,一會兒回來。」白穆高興的邁步走。 「不!白穆等等。」讓你輕鬆交給手下去辦,玄靖的苦心豈不是白費了:「你親自去吧!假若真的是進化B型的魑魅,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人能夠跟他抗衡。」 「好吧!我親自去一敝。」白穆無奈地攤開雙手。 「霓裳,妳跟他一起寺吧!有事時可以有個照應。」 「好... ...」青霓裳瞇起眼睛意味地一笑:玄靖你壞啊!竟支開我們。 兩人雙雙離去後,玄靖暗自一笑。 想不到自己的說謊技巧竟如此高超。 但,玄靖永遠想不到他這個謊言竟歪打正著。 「停車!」主子一聲令下,司機唯命是從的把房車駛到路旁。 那是... ...薰兒! 剛才一閃而過的身影跟她十分相似,但是她在十年前不是已經死掉了嗎? 是幻覺?不!不是幻覺。 南天敵近乎衝動的跑出車外,被那個早已隱沒於小路的倩影所牽引而去。 司機一臉莫名其妙,他的主子以沉隱、冷靜見稱,從來不會因女人而亂了心神,不!那個說不上是女人,只是個... ...十多歲的小女孩罷了,難道主子對這種年齡的女孩情有獨鍾?所以連一代美人雷小姐都被拒之門外? 原本打算抄小路走一定能趕得上,但朱薔薇似乎忘了一件事,小路的路曲折離奇,而她又是天生的名路痴,雖然很可憐,但是她的而且確又迷路了。 「玫瑰!玫瑰... ...妳在哪兒呀?」朱薔薇一邊叫喚著,一邊四處張望。 慘了!究竟哪棵大樹才對?已經過了午餐時間,玫瑰一定餓壞了。朱薔薇想著、想著,急得淚光浮現。 「都是我不好,是我嚷著要玫瑰送我上學才會弄成這樣。」朱薔薇和赤毛小鳥玫瑰的感情,由小至大都好到不得了,簡直到了寸步不離的地步,但可惜學校不容許學生帶寵物上學,所以朱薔薇只好找個棵大樹安置玫瑰,待午餐或放學時接回玫瑰。不過她似乎有點失算了,午餐時她已經來過一次,都找不著玫瑰,現在放學了,仍然都... ... 抱著重疊疊的書包,朱薔薇無助地蹲了下來,開始無聲地低哭。 一直跟在後頭的南天敵正看得出神,卻被朱薔薇特如奇來的眼淚拉回神智:她在哭,哭得跟薰兒如出一徹,她是薰兒,沒錯的了! 南天敵無意識地走近朱薔薇,就在這時,一陣清脆悅耳的鳥聲肆無忌憚地闖進了兩人的耳窩內。 朱薔薇霍地站了起來,飛奔似的往聲音源頭跑去,拐了幾個彎後,終於在一棵大樹上發現了玫瑰。 「玫瑰!」朱薔薇伸開雙手,玫瑰便一躍而下,展開的翅膀恍如一隻小鳳凰,熠熠生輝。在手背上安全降落後,玫瑰跳到手肘,再跳到肩手──那個屬於牠的安樂窩。 玫瑰一臉可憐相,曲著腰姿,用額頭靠在主人臉頰,不斷的左右轉動,搔得朱薔薇哈哈大笑: 「對不起啊!原諒我吧!看!我帶了妳的午餐來,快吃吧!」食物盒一打開,玫瑰立時雙眼發亮:噢!終於等到牠的法國麵包碎、蘋果和食糧了! 看著玫瑰的食相,朱薔薇柔柔地笑著,伸手替牠梳理羽毛:「待會兒去探望靖大哥好嗎?」 玫瑰歪頭。 「靖大哥最近忙壞了,而我卻幫不上什麼,所以買點手信去慰勞他,他啊... ...」 接下去一連串靖大哥、靖大哥... ...叫得異常親切。 聽得南天敵怒火中燒。 薰兒,妳的大哥就只有南天佑一人,難道妳忘了嗎!?妳怎可以忘記。 難以言喻的怒氣由後方接近,朱薔薇一轉身迎上了一對冷眸。 「你... ...」一個巨大的黑影若隱若現的包圍著那陌生男人:「是... ...魑魅... ...玫瑰快走... ...」 「逃?逃得掉嗎?」南天敵一揚手,狂風一掃而過,眼前一黑:完了,身為朱雀堂堂主,竟然失手被擒。 (天敵,那女孩留不得的,趕快殺了她吧!)邪惡的聲音由南天敵內心響起。 「住口!這事輪不到你管。」眼前佳人一直沉睡不起,南天敵深怕自己出手太重。 (我不管你,你能活到今天嗎?)嘲諷的聲音響起:(她能夠看穿我的身份,就證明她不是一般人類,憑她身邊那隻尚未成形的小朱雀,我能肯定她是神獸族中朱雀堂的人,也就是我們的敵人。) 「那又怎樣?」南天敵伸手輕掃朱薔薇眼前的留海,露出了雙深鎖的秀眉:「她的力量太弱,成不了氣候,對我們來說,根本連威脅也談不上。」 (但她畢竟是朱雀堂的人,不如喝掉她的血來好好進補吧!) 南天敵不由自主的往前傾身,張口便往朱薔薇的脖子咬去... ... 喝掉神獸族人的血就能提升力量,但她會死掉的,薰兒會死掉的! 不! 「你給我住手!我的身體豈可任你胡來!」一聲暴吼,止住了身體內那隻魑魅的行動,同時,也驚醒了沉睡中的朱薔薇和玫瑰。 睜開模糊不清的眼睛,朱薔薇只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是靖大哥?太好了!原來剛才所見的黑影只是個夢。 「醒了?覺得怎樣?」 「嗯。」朱薔薇坐了起來,揉著眼睛:「有點... ...手腳乏力呢!一定是發燒。」她擦了擦前額:「要不然不會作那種恐怖的夢。是你撿我回來的吧?謝謝你啊!靖大哥。」 「靖大哥?究竟誰是靖大哥!?」豈有此理!枉我堅持留下妳的命,但妳的心裡就只有那個可惡的名字。 聲音一下子變得冷酷無情,朱薔薇抬頭一看,那個被黑影包圍的男人近在咫尺,嚇得她不斷往後退,直至背部底著牆身。 不是夢啊!她真的被擒了。 「答我!誰是靖大哥?」南天敵步步進逼。 「不要,不要過來。」朱薔薇喊得揭撕底里,纖細的身子不住地抖著,淚也淌下。 他知道她在怕,因為在她眼中包含著無肋告無邊際的恐懼。攸然地,他壓下怒火:「你離開一陣吧!她怕你怕得要命。」 黑影從男人身上移至地面,再從門繨中溜走。 看見累影一走,朱薔薇才慢慢停止抖動。 「你看得見『迪肯』?」 迪肯?是那隻魑魅的名字嗎? 朱薔薇正眼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不錯啊!總有個「人」樣,但為什麼剛才只看見黑影,卻看不清他的容貌,被魑魅上身的人應該看得到容貌才對,書上是這般寫的。 看見她噤若寒蟬,算是默認了。 「才剛剛轉醒,妳乖乖躺下睡多一會吧!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家,妳會喜歡的。」 「家?」他在說什麼? 「嗯,妳以後就叫薰兒,是我最心愛的親妹。」 「你弄錯了吧!我不是薰兒,更加不是你妹妹,我想我要離開了。」才走了兩步,就被南天敵抓著重重的扔回床上。 「我說妳叫薰兒,妳就是薰兒,我要妳留在這兒,妳就永遠都不能離開。」他冷言。 「你!」朱薔薇為之氣結,狼狼的瞪著他:「我不是囚犯,你沒有權困著我的,況且... ...靖大哥會擔心。」 「夠了!」幾乎是咬牙而出的一席話,南天敵握緊拳頭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妳記著!在這世上只有南天佑是妳的大哥,唯一的一個,那個靖大哥算是什麼。」 「不準你詆毀他,靖大哥比你好多了,你這個任由魑魅符身的壞人,看我如何收拾你!」朱薔薇一揮手,玫瑰立時掙出那個鐵鳥籠,飛回主人手上,然後化成一柄長劍。面對魑魅離體的傀儡應該很容易應付的。 「你最好現在即時放我,否則刺傷了會很痛的。」朱薔薇扔下最近通碟。 「哼!來吧!」南天敵冷笑。 看準了目標的左肩,朱薔薇一舉劍、一跆步,以高速刺去,可是被南天敵輕鬆閃過,再揮一劍、兩劍、三劍... ...全都撲了個空,只見四周隨著長劍的舞動而變得紅光片片。速度再快,揮劍要狠,也徒勞無功。 為什麼? 雖然她的力量很弱,但劍術可是她的強項,要擊倒一個普通人類應該很容易的。 「玩夠了!」南天敵一伸手,把長劍夾在指間,朱薔薇使盡全力也拔不回長劍。 「放手、放手呀!」 「懂得把小朱雀變成武器用的人就只有承繼者,妳是朱雀堂的堂主?」那有可能?她年紀才十多歲,難道朱雀堂已經後繼無人? 「答我,否則我幹掉妳心愛的朱雀。」說罷,他指勁加大,朱雀劍劍身出現了多條裂痕。 「不!不要,玫瑰會沒命的。」 「答我。」 朱薔薇吸吸鼻子:「沒錯,我是朱雀堂的堂主。」 「妳的名字?」 「薔薇,朱薔薇。」 「靖大哥又是誰?」該死!他最著意還是這個名字。 她猶豫著:不能拉靖大哥下水的。 見她遲疑不答,南天敵又加強指勁,把朱雀劍壓出更多細裂紋。 「靖... ...靖大哥,」吞吞口水:「他是... ...是個好好的人,好疼薔薇的... ...」 「別跟我耍花樣!」南天敵怒不可遏。 「他叫玄靖,是玄武堂的... ...堂主。」 「哼!」南天敵冷哼著扔下朱雀劍,原來是玄武堂堂主。 他笑得好邪氣好恐怖嚇得朱薔薇抱緊已變回小鳥形態的玫瑰退到一旁,她終於看清他的身份了: 「你不是被魑魅符身,你是把靈魂和魑魅同化,所以儘管魑魅離體,你仍然擁有強大力量,能做到與魑魅同化,換句話說,你... ...你已經... ...死了。」糟了!她竟然與上一隻進化B型的魑魅。 「很不幸.妳猜對了。」南天敵揚揚眉:「所以妳以後要乖乖的待在這裡,知道嗎?我的薰兒。」他蹲下來輕撫她的秀髮,卻被她一手推開。 「別碰我!靖大哥他們一定會來帶我走的,一定會!」 朱薔薇堅定的眼神,惹得南天敵一肚火: 「他沒有機會了,因為在他來救妳之前,已經死在我手上,能夠喝到新鮮的玄武堂堂主的靈血,迪肯一定很高興。」 南天敵大笑著離開,並且重重的甩上門。 「玫瑰... ...妳怎樣啊!」朱薔薇的淚水滴在玫瑰身上,她抖了兩下,卻始終醒不過來:「都是我不好,是我力量太弱,那隻魑魅才會胡來。令妳受傷又牽連到靖大哥,都是我不好... ...」 這時,一道藍光在瞬間突破了外圍結界,從窗台躍入:「小薇,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朱薔薇抬頭一看,瞪大了眼:「你... ...少主!」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6-25 22:00 , Processed in 0.031913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