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613|回復: 0

沐刑警探案之失落的環節 第一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3 16:26: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沐刑警探案之失落的環節

第一章 先兆

寂靜佔據了長夜中的街道,路旁的街燈閃爍著昏黃的光,平常熙來攘往的屋苑的行人道,此刻卻靜得出奇,間中只有一些夜遊的人影出現。這屋苑由政府建立,這裡的居民大都是小康家庭,因為近來在晚間被襲擊搶劫的人愈來愈多,當夜色漸黑的時候,大部份居民沒有必要也不會出門,顯得街道格外蒼涼。正當遊人沉醉在這都市的寂靜中,突然一個黑影由高空墮下,發出了因撞擊而產生的沉重巨響,這巨響彷彿敲響開幕的鐘,響徹整條街道,將遊人出神的思維狠狠撞回現實中...

「 呼啊~真麻煩,這種事交給重案組不就行了嘛...」沐志劍伸著懶腰順勢向兩邊扭動,側著散亂的頭向旁邊的方靜雯續道:「這些自殺事件,不是應該由重案組負責嗎 我們可是商業罪案調查科的啊,雖然我是單身的沒有家庭負擔,也不用特地零晨兩點叫醒我來這邊吧。」

「 哎,我們也和你一樣啦,你就別怨這怨那了,我們一直追查的財務公司的職員突然自殺,因為他背上許多由他任職的公司發出的債項,上頭重視這案件,認為跟我們調查的案件有密切關係,叫我們前去搜查現場,尋找一些有用的資料,我們也只得做了。」方靜雯沒好氣地道。

「 對...啦,不過...明天再來不就...好了,證據又不會...長出腳來跑掉的。」 沐志釗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呢喃地說道。

「 你啊,不吃餅乾會死嗎 一天到晚都在吃餅乾,這麼晚才吃小心胃痛啊你。」方靜雯搶過了沐手中的太平餅乾,皺著眉地看著餅乾續道:「 這真的那麼好吃嗎? 」

「 這位小朋友,你知道吃東西能夠增進體力跟思維能力,有助提神嗎? 」接著又在口袋裡拿出另外一包餅乾,準備撕開包裝紙拿出餅乾,續道「準是那重案組的木頭人特地找我麻煩,前天我才跟他為了在辦公室應否看漫畫的問題吵上了一場架呢,他說要我正經做事嘛。 」

「 你這位大朋友又何嘗不是在耍小朋友脾氣呢?人家才不會為一本漫畫而公私不分明。」方靜雯看著車外輕輕地道,說罷把頭輕靠在窗邊合上眼,慢慢睡去。

今天方靜雯跟沐志釗在警署已經被投資資金詐騙案纏繞了一整天,好不容易能回家倒在床上,可是才睡不了多久,他們的行動電話就響起來,迫使身為組長和其秘書的他們零晨也得趕回警署報道,單是看到他們身上散亂不整的衣服跟滿面的倦容,再熱心的人也會打消當警察的念頭。

「 ...收到,沐督察,方小姐,我們到了,那裡就是案發現場。」坐在司機位旁的警員按著肩旁的對講機,指著前方的屋苑道。

「 啊,終於到厚德村了。」沐志釗正想推開車門走下車時,回頭一看卻看見方靜雯卻還貼著窗邊睡覺,警員怎麼推她也醒不過來,他便走近她身邊在她耳旁裝售貨小姐的口吻道「 快來看看,有新推出的茄子味雪糕喔! 最後一盒,錯過就沒了啊! 」

「 別搶,那是我的! 」方靜雯突然伸手抓著沐志釗的衣襟,張開了眼睛搖著他道。沐志釗知道方靜雯單身住在市區之中,爸媽都住在加拿大過著退休生活,弟妹也都在外國唸書,一年中只見幾次面,生活起居都由自己一手包辦,多年來實務的經驗令她變得精打細算,總在超級市場的優惠時段才進去”掃貨”,長時間的行為就造成了這自動的行為,沐志釗跟她多年的朋友,當然很清楚這點。

「 哈哈,你醒羅? 太慢了,雪榚已被我吃掉了啦。」沐志釗捧著肚子,一邊笑,一邊喘著氣道,他的笑聲在寂靜的街道上顯得特別響亮,甚至產生回音。

方靜雯聽見這刺耳的笑聲,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事,面上不禁發熱,紅著臉憤憤地向沐志釗道「...你...哼,下一次你別叫我幫你買那什麼漫畫!你笑什麼笑!」說罷起腳重重地往他的小腿踢去。沐志釗吃痛,卻還是摀住咀巴,強行忍著笑,方靜雯見狀便瞪著他道「 好了啦,快上去吧。」說完後便拿著公事包,快步走向那屋苑的大門。

「...咳...是的...哈哈哈,你等等我嘛。」沐志釗拭著笑出了眼淚的眼睛,急步跟上了她的步伐。

一直跟著他們身旁的兩個警員互相對望了一眼,心裡不約而同地道「 這是案發現場啊,正值睡眠時間,加上還死了人,為什麼他們兩個人還那麼有精神說笑呢?真搞不懂這些人,怪不得他被稱為警隊中的怪人了。 」

反射在封鎖著自殺現場的鮮藍色封條上的光,閃爍著的車頭燈,標示著自殺現場的所在,只見停靠在大門的警車旁站著一些公職人員,面上掛著麻木的表情,拭刷殘留在地上的血漬。肅穆的氣氛令沐方二人都收起了原先散漫的笑容,慢慢沿路向大堂的方向行過去。

「 最近跳樓自殺的怎麼這麼多啊,而且愈來愈年輕,唉,現在的年輕人怎樣那麼吃不得苦。為那一點點苦,隨隨便便就結束自己的生命,何必呢... 」那正在清理陳屍現場的清掃人員道。

這句話不響不亮,剛好聽在沐志釗的耳裡,他也沒回頭,只是輕輕「嘿」了一聲,便跟方靜雯走進升降機裡了。

沐志釗用手指頂了頂眼鏡,收起了那一貫掛在臉上的稚氣,靠在牆,閉起了雙眼,整理思緒。

方靜雯沉吟道「 看來他已轉換成辦案模式了。」 清了清喉嚨續道「 據樓下看更的口供,死者住在二十樓,案發時前一天他一整天也沒下過街,也有一些懷疑是黑社會的人來找他...啊,對了,剛剛大堂那警察帶走了閉路電視錄影帶跟簽名冊,我們以後要看看嗎? 我記得那要先向上頭申請的。 」

「 不用,那些根本沒什麼大用處。話說回頭,你到底何時知道這些消息啊?」沐志釗呆看著電梯中的層數顯示燈緩緩道。

「 大堂裡那警察剛告訴我的。為什麼不需要申請? 」方靜雯強行把話題帶回她想問的問題上,即使很不自然。

「 基本的臉部偽裝跟偽名是大部份犯人都會準備的,有些甚至會偽造筆跡,留下假的身份證號碼,反過來利用閉路電視來陷害別人,混淆警方視聽,反正命案都交由重案組做的,我們只是來查證案件有否他殺的嫌疑,真的有用時就去跟重案組的木頭人搶吧。 」沐志釗聽後續道,此時電梯已到了二十樓「 好了,我們已經到了,走吧! 」

這層樓是典型的公屋格局,從放在電梯門前的平面圖得知,這裡分成九個單位,平均分佈在三個方向,方靜雯一邊翻查急忙寫下的死者單位位置,一邊踏出機門,卻見沐志釗已向六號單位逕自走去。

「 別亂走好不好? 他們關上了門進行搜查啦,萬一按錯了門鈴,我們就要挨罵了。 」方靜雯輕呼道

「 這裡就對了。這單位是死者死亡位置的正上方,既然知道在這層,那自殺者多數在自己的家向下跳的。」沐志釗邊走邊說,表情就像一頭正在偵察四方動靜的狼一樣小心,一點不協調地方也不放過。

來到六號室的門前,沐志釗敲了敲門,聲音剛落,門已然打開,來開門的警員看起來30多歲,胸前掛著 「證物科」 組長的警員證,有著一看就知道是幹練刑警的面孔和身裁,房間內還有二個調查像是調查員的人正在搜查大廳。

「 你好,我們逮屬商業罪案調查科,我叫沐志釗,她是我的助手,叫方靜雯,我們接報到此尋找商業罪行的證據,協助搗破我們正在調查中的大型騙取保險金案件,我們可以進來嗎? 」沐志釗打著官腔的口吻,拿出警員證道。

「 啊,你是文澄督察提及過的沐督察吧,請跟我來。」那組長拉起了封在門口的藍色封條,好讓他們進來,方沐二人進屋後他便順道關上門,免得吵醒了其他住戶。「 來這邊,我們在這屋找到的文件都放在裡面,等你們來拿。」組長帶他走向單位中的單人房,怎料剛步進房間,方沐二人徙地嚇了一跳,因為他們在踏進這間房前根本沒想到一個人可以把自己的房間弄亂到這個地步,衣服,滲水的方便麵,安眠藥,大量的煙頭和煙灰充斥著整個房間,甚至牆上也沾有灰黑的劃痕,但門旁的書桌卻整整地放著一大疊文件,從桌上充滿水漬和煙灰這點來看,顯是調查員整理好的。

調查員指了指房間裡打開了的窗道 「 我們在窗上發現了指紋,除了這窗外,其他的窗戶都緊鎖著,我們懷疑死者就是由這裡向下跳的。」他轉向門旁的書桌續道「 而且我們在書桌上發現了一封手寫的遺書,在房間裡找到一部電腦和一大疊零碎的文件,有些甚至被撕裂了。」

「 辛苦你了,我們會把電腦,遺書跟這些文件一拼拿走,我們會調查這些資料然後儘快交還給證物科的。這人我們追查了很久了。」沐志釗道

「 我們也該走了,初步看來沒什麼可疑,但為了慎重起見,先把現場封鎖,將有用的證物帶回警署吧。反正被吵醒了,我就今天把這些文件給看完吧。」沐志釗一邊說,卻一邊將大眼睛向這混亂的空間掃了再掃,看清楚這房間,看清楚現場有否不尋常的痕跡,可是再怎麼看,都只是看到一間被精神錯亂者弄亂的房間而已,況且搜尋自殺現場根本不是他工作的一部份,他只有帶著證據離開了。

沐志釗由進入現場到離開,只花了幾分鐘而已,這點他早已知道,到現場拿取有用的資料本不是他該作的,雖說是重案組有心玩他才「舉薦」他,可是這個貪婪,頭腦簡單卻膽小的人的自殺實在太令人意外,倒勾起了沐的好奇心,令他自願前來看看,因為根據他的調查,死者最近可能察覺到自己已經沒有利用價值,有證據顯示他打算乘「大飛」逃回中國大陸,正展開網抓魚的時候,他卻死掉了,他是那狡猾組織唯一的弱點,他若死了,沐志釗辛苦找來的線索也就斷掉,所以他認為這起事件可能是那組織殺人滅口,他才先前來把證據都帶走,免得明天證據被「處理」掉。

沐志釗心想 :「也只好先回警局查一下文件了,現在也幹不了什麼。」想著想著便和方靜雯行到門口,跟調查員們打了聲招呼後,便伸手去扭動門柄,打算開門出去,可是一扭之下,卻發現門竟推不開,沐轉頭向那組長輕呼道「組長,門被鎖著了,可以幫我開一下嗎?」

組長瞪著眼奇道:「我沒有鎖上門啊... 」沐志釗瞬即會意,他腦中閃過了不祥的念頭,沐志釗沒回答只望向在他身旁的方靜雯示意,貼近了門上的防盜眼準備向外看,方靜雯也即會意,緊接著道:「算了,反正我們也還沒搜查大廳。」在她說話的同時,沐志釗立即向外看。

房間裡的氣氛被這突如奇來的不尋常事件弄得繃緊了起來,各人不約而同的向沐投以疑問的眼光,低聲問「有...有什麼嗎」

沐志釗突然回過頭來,說道「看不到有人,但我剛剛確實聽到有些聲音,而且門的確被鎖上了。」他一邊說一邊不服輸地不停扭動著大門的門柄,不停推撞,門卻是紋絲不動「為什麼會這樣的...」

方靜雯想著想著便想打電話叫警員來開啟這門,正當按至第7個號碼時,門外卻響起了一股怪異的聲音「 嘿嘿嘿...各位警察晚安啊,為什麼有家不去睡,卻要跑來這裡呢?弄得我要那麼晚來封著人家的門,不是聽到你們的話聲斷得突然,剛剛還差點被你看得到樣子呢。」聲音顯然是經過變音器處理的,分不出是男是女,只是有點沙啞,沐志釗大聲回話「你是誰 你知道這樣做有什麼後果嗎?」 ,那話音卻又突然響起,卻不理沐志釗的疑問「 唔,今天晚上有點涼是吧?你們覺不覺得寒冷啊?」方靜雯收到沐的眼色,早已吸了一大口氣,準備大叫吵醒其他住戶起來,或者嚇跑門外的犯人,可是在她大叫時,那話聲卻突然變得異常奸惡地大叫「 哈哈哈!讓我送些溫暖給你們吧,可要感謝我喔 !」

沐志釗立即會意,大喊道「後退 ! 離開大門 !」說罷拉著方靜雯的手向著後方的走廊逃去,其他人雖被這突至的狀況弄得怔了一怔,可是因為大都經驗豐富,辦案觸角始終老練,當沐志釗跑開時,組長跟兩名調查員也都跟著跑開了。卻聽沐志釗向外大叫「為什麼這樣做 ! 」門外那人說道「 因為你得罪了一個不得了的人,至於那個人嘛,你到地獄去問閻羅王吧。」

突然大量類似水的透明液體由門篷,自外而內的倒灌入屋中,眾人轉瞬間嗅到一股刺鼻的氣味,腦中不約而同地閃過一念頭--「天拿水!」,不消半刻,天拿水留滿了一地,佔據了大半個大廳,只聽見外面的聲音道「可別怨我啊,要怨就去閻羅王那處怨吧!臭警察,哈哈哈...」說罷地上突然被燃點,火勢迅速蔓延,立時燒著梳化和落地窗簾,令火勢進一步發展,也聽到外面的人狂笑地跑開了。一個平凡的大廳,瞬即被烈火跟濃煙所充塞著,染成一幅地獄的景象,火舌蔓延速度很快,甚至厚實的木製大門也都燃燒了起來。

沐志釗突然嘶聲大叫「想燒死我們﹑燒掉證據嗎?你想的太美了。」沐志釗換了口氣再大叫道「我們不會死,而你,我必會抓出來!」這突如其來的火災,快得令人接受不了,使方靜雯跟其他調查員腦都空白一片,不知怎麼辦,一念至此,無力跌座在地上,無意識地望著沐志釗,就像尋求幫助的小孩般,等候著他的指示,一個可以逃生的指示。

「大家快跑進房間拿隨處亂放的衣物咳...然後...咳...去浴室把全身連衣服都淋濕包著身,記著要包腳,也帶一張大棉被,幫我拿我的份,快! 不走的話會被焗死的。」沐志釗在短時間自憤怒中醒轉過來,在濃煙還沒完全佔據室內走廊的時候邊向廚房跑邊道。

其他人接到命令時彷彿立時回復過來,爭著衝進房間中,方靜雯大喊道「你去哪邊啊? 房間在這邊啊。」沐卻沒回應,方靜雯只好立即進房拿衣服,看到桌上放滿了的文件,便把這些可能是兇徒目標的東西都塞進衣服裡,身處火場果然迫令人發揮其極限,幾乎在方靜雯進入房間的同時,調查員們已經拿了一堆衣服,端著一大張棉被衝進了浴室,沐志釗也已然從廚房拿著幾個酒瓶出來,她卻呆立當場,沐志釗見狀大喊「你呆在這幹嘛...咳...進去!」說罷緊拉著她進了浴室,關上門,只見調查員已將被跟衣服都弄濕了,頂著門底的縫,但此時火舌已經開始蔓延至放在走廊上的小木櫃,濃煙已然幾乎將室內完全填滿。

沐志釗道「趕緊把衣服被上身,將大棉被披在我們背上,我們要彎身衝出去! 等我一下,你們先披,沒時間了。」說罷衝了出浴室,其他人也跟著他的話背上棉被,將自己的性命賭在這次「舞獅」上,沐志釗彎腰向下吸了口氣,忍著氣突然站起,使上半身陷進了濃煙中,把剛剛幾個酒瓶狠狠地向門的方向擲去,門的方向發出「嘖」的一聲,沐志釗微笑了一聲趕緊跑回頭披上棉被喘著氣道「只有一次機會,跟著我用全力向前沖刺。撞倒我沒關係!」,沐志釗一馬當先拿著棉被,衝入燒得通紅的大廳,闖進那刺熱的火堆裡去,面上卻只看著前方的門,不消半刻大叫「撞 !」方靜雯跟其他人便一起向前使力撞了過去,厚實的門竟應聲分開了上下兩半而倒下,沐志釗再大叫「抓著兩旁的棉被伏下!搶火來了。」在撲出去的一瞬間,方靜雯眼角看到火場裡的火勢好像突然減弱了許多,心知已不妙了,突然只感面前一陣大風吹進,火就像伺中了機會的洪水猛獸般,帶著強烈氣流向門外撲去。

「碰」的一聲,這股氣流使撞門後失去重心的兩位調查員向前飛去,背部重重地撞在牆上,倒跌在伏下了的沐志釗背上,暈了過去,沐志釗立即起身,將被猛火燒著了的棉被隨手丟開,拉起方靜雯,跟組長各自背起一個傷了的調查員,跑向防煙門,遠離火場,順道將裝置在防火門旁的火警鐘給打破,警號立即響徹了整棟屋苑。沐志釗一直喘著氣跑下樓梯一邊道「他...他們吸入了大量的一氧化碳,體...體力已經被消秏得很多,還再...還再在沒準備下被撞向牆壁,很有可能傷及內臟,快...」沐志釗絕對不是什麼健美先生,每次警察體能測試都是僅僅合格而已,但他這次卻揹著一個人,一連跑下了十多樓層,樓梯雖開始充斥了很多人聲,卻也只出現在沐志釗的身後,完全追不到他。

過了良久,好不容易衝出了屋苑的大街,背著調查員的沐志釗立時大叫「誰能幫幫手叫救護車跟消防車啊 !」放下調查員猛吸一口氣幫調查員做人工呼吸,眼睛瞪得大大的,咬一咬牙,在喊「我絕不會讓你死的,你絕不會死!」雙手交疊按在心臟位置,交替使用心外壓和人工呼吸,那看來健美幹練的組長卻一直在喘氣,過了好一陣子才幫他的調查員做著跟沐一樣的事。

由於將軍澳醫院離這屋苑非常近,轉眼間救護車已趕到,救護人員將兩個調查員抬上了拉架,急步的領了兩個重傷者到急症室,其間手腳乾淨俐落,沒有多餘的話跟動作,十分老練。望著救護車的離去,方靜雯喘著氣向沐志釗走去,拍拍他的肩膀笑著說「你...你...救了我...我們。」,沐志釗望著方靜雯有氣無力地微笑道「你...沒事...就好了...我...」話還沒說完,沐志釗突然覺得眼前的東西天旋地轉,突然像關上燈般,一片黑暗,倒了下去,.只隱約聽見方靜雯微弱的叫喚聲音。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0-23 07:22 , Processed in 0.01965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