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621|回復: 0

沐刑警探案之失落的環節 第二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3 16:27: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沐刑警探案之失落的環節

第二章 背後的黑影

...頭...頭好痛...呃。」沐志釗迷迷糊糊,用雙手勉力挺著身體坐直起來,凝視周圍的環境,試圖令意識更清晰,可是卻徙勞無功,更強烈的感覺自頭擴散開,使他從新躺回去,柔軟的觸感和漸清的意識,令他知道他睡在床上,周圍的環境也開始聚合,形成一個熟悉的影象。

「 你醒來了啊?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嗎?」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入沐的耳中,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應時,那聲音的主人已走了過來一手抓著他的手,興奮地道「 你沒事就好了啊!我們都很擔心你呢。」

這熟悉而溫婉成熟的聲音,不是方靜雯卻是誰,沐志釗一邊按著頭一邊集中意識,看著方靜雯道「 這裡是...醫院嗎?呃,我睡多久了...」他不等方靜雯回答便搶著續道「 對了,那件自殺案有什麼線索嗎?去連絡證物部跟法醫官,編個理由拿關於這起案件的資料,我一定要抓到那個放火的混蛋...咳...」沐志釗突然感到胸口一悶,一口氣提不起來,頭也因激烈的情感變得更痛,令他連連喘氣,再度感到有點暈眩,但他卻硬是用雙手挺起身子,試著抑制這種感覺,維持思維。

方靜雯見狀,立即把手放在他的肩,用力把沐給按回床上去,大喊道「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現在要做的事,就只有專心躺在床上!我不想你再有什麼事呀!」沐志釗正想著回話說「我沒事」時,一口氣卻因為看到方靜雯的臉而硬生生地吞回肚中,她,正在流淚。

方靜雯續道「 你知不知...你已昏迷二天,那場火差點使你體力透支,休克死掉啊...你死了...要我怎麼辦...」兩人眼神雙接,方靜雯不禁轉開了頭,低聲嗚咽,沐志釗看見這一幕,心中一痛,伸手抓著方靜雯,垂下頭道說「 對不起...要你擔心了。」

房間內一片沉靜,空氣沉重得叫人說不出話來,方靜雯卻在這時拭了拭眼睛,頭卻沒轉回來說「要吃橙嗎?醫生說你現在營養不足,要多吃東西補充體力。」沐輕聲說「嗯。」方靜雯以熟練的方法,以小刀圍著橙上輕輕劃了一條線,沒兩下功夫已經將橙皮給剝掉,沐在這時卻笑著說「啊,我沒力舉起手,你餵我吃,啊~」沐將大口老實不客氣地道,方靜雯看著,噗嚇的笑了出來,沒好氣地微笑著說「 真拿你沒辦法。」二人對望的一笑,將原先那感傷的氣氛一掃而光。

正當方靜雯已將一塊橙餵向沐的口中時,卻見看他眼看著房門外,表情突然僵硬了起來,她便好奇的隨著他側望房門的方向,發現不知何時,跟著她來的一眾商罪科同事,全都拿著探病的東西站在房間的門口外靜靜的看,全都一邊看著他們,一面詭異地笑,方靜雯的臉見狀立即羞得滿臉通紅,急得把手中的橙塞進沐那將大了的口中,害沐連連咳嗽。

「他...他的手...動不了,我可...可憐他才幫他剝橙的!真的!」方靜雯羞得口齒不清地道。

同事們走了進來,其中一個女的,年紀跟方靜雯差不多,卻有著漂亮的娃娃臉,碰巧她的名字裡也有個“妹”字,科內的同事便稱她的外號作「得意妹」,平常別人都叫她阿妹,跟方靜雯是多年的室友兼好朋友。她走近方靜雯,拍了拍她的肩膀強忍著笑,點了點頭說「行了,我們明白的。」

方靜雯見她眼中滿是笑意,其他同事也是含笑地站得遠遠的,就怕破壞了眼前難得一見的景象,臉上不禁變得更紅,不同的是,這次她卻說不出話了。

阿妹跟其他同事望向沐志釗,異口同聲地說道「竟然可以把你這比蟑螂更強頑的人弄成這樣,到底是什麼人,大哥!」這「大哥」的稱呼當然不是指真的親生哥哥,只不過站在這病房裡的人,或多或少都受過沐的幫助和指導,他那說教的口吻跟親切自然的態度便換來這聲「大哥」了。

沐志釗坐正了身子,向著眾人笑著說道:「如果想知道答案,接下來的一星期可要有得忙了。對了,有什麼有用的消息...」沐志釗話還沒說完,方靜雯已一手按著他的前額,用力地再度把他按回床上,說道:「你這工作狂給我好好的睡在這裡,在我問清楚醫生前,你給我好好休息!事件有我們來查,難道你不相信我們嗎?」方靜雯接著向眾人說道:「好了,我們出去吧,即使是蟑螂,受了傷也得要休息的。」

眾人相視而笑,卻突然一臉嚴肅異口同聲地道:「是的! 大嫂。」說罷各人立即一邊笑一邊一溜煙似地走了,像是害怕被後方緊追著的方靜雯抓著一樣。

房裡剎那間只剩睡在床上不敢動的沐志釗跟站在床邊的阿妹,阿妹在其他人走後,微笑地說:「她終於回復精神了,她在你昏迷的這二天中幾乎完全沒有離開你,甚至沒吃過東西,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搜到足夠資料,等你出來,我們就立即捉這兇手。現在你就好好的休息吧,大哥。」說罷她也慢慢地步出病房,關上了房門,倒睡在床上的沐志釗隨著漸遠的吵鬧聲慢慢地睡著。

**********************************

明媚的陽光穿過垂在窗邊的窗簾,照在沐志釗的臉上,清爽的晨風帶著陽光吹拂著房間每一個角落,帶來早晨的訊息,由窗外傳入的車聲人群的吵雜聲,像一根繩子,將沐志釗由朦朧的夢境,拉回清晰的現實中。延醒了的他揉著眼睛,拿起床邊的電子鬧鐘看了一看,是早上十時,他竟然又睡了整整一天!但不同的是,這次的起床比昏迷後醒來的來得輕鬆許多了,除少許頭暈之外,就沒有什麼大礙了,身體也有力得多。沐志釗站起來,正想行去門口推開門出外走走時,房門卻被人拉開了,立在他面前的,不是誰,正是陪了他整整三天的方靜雯。

方靜雯看到沐志釗便笑道「啊,你這貪睡鬼終於肯起來了,來,我買了些白麵包跟柳橙汁給你,你先坐下來吃早餐吧。」

方靜雯雖然笑著,面容卻顯得有點疲累,甚至有點憔悴,沐志釗心中一痛,輕聲道「辛苦你了。」

方靜雯聽罷低著頭有點口吃地道:「你...你可別誤會了,因...因為你救了我...所以我才...我才這樣做的,呃...對了,先別談這個,你有覺得哪邊不舒服嗎」

沐志釗回話道:「已經完全沒事了,比起我,那二個撞到牆的調查員身體有沒有大礙?」

方靜雯面拿杯子倒著水,沒好氣地道:「涉案的幾個調查員手腳都被輕微燒傷,畢竟他們是區內的精英,平常訓練有素,身體倒是沒有什麼大礙,大都在留院觀察,前陣子見著他們,他們還笑著說可以拿到有薪假期真好呢。」

沐志釗笑道:「嘿嘿,那真不錯,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呢,兇手棋差一著,殺不掉我們,現在倒是時候要他吃苦頭了,我可不會放過傷害我重要的人的人。」

方靜雯聽罷紅著臉地道:「呸,誰是你重要的人了。」沐志釗至此終於固態復萌,咧齒一笑,說道:「你用不著那麼快認啊,我指的是那些調查員嘛。」在這句話說完不到一秒,沐志釗的左腳被方靜雯狠狠的踢中了,隨之而來的便是「哇呀」的叫痛聲。

在沐吃過飯後,醫師帶著病歷表進來說:「經過詳細檢查後,發現他的回復力比平常人還快,沐督察你的身體已無大礙,可以出院了,不過注意不要過度勞累,要定時進食。」性子急的沐志釗聽罷,便把隨行物品收拾好,換了衣服,準備回警察局,方靜雯聽到醫生的說話,也明白他的性格,便沒再橫加阻止,去了醫院的地下停車場拿回自己的車子,載他回去他屬於的地方。

就在沐方二人乘著車,快回到警署的時候,沐的手電突魚響起了刺耳的叫鳴聲,方靜雯道:「你的手電鈴聲怎麼那麼刺耳,睡死了的人也給你吵醒,快接啦,不然要出車禍了。」沐志釗接了電話說道:「喂,啊? 是是是,你先把兇手的資料給我整理好,我跟阿雯馬上就回來,拜託你了,冼。」說罷收起了電話,閉上了眼,似乎是為了接下來忙碌的工作,作好準備。

方靜雯駕車的風格,與她的外表和向來謹慎細微的做事方法恰恰相反,既急且辣,直路加速到拐過一個彎用不到半秒,她駕車的速度,往往貼緊著道路限制的最快速度,所以每每在有事件的時候,他們的小隊往往都是最快趕到現場的。從醫院到警署的距離彈指間經已到達,能夠在她車上輕鬆養神的,也唯獨只有沐志釗一人而已。

方靜雯把她的車泊好在警署的地底停車場,沐志釗一到達警署立時便睜開了眼睛,快速地扣上警員證,跟方靜雯急步走向升降機,在升降機上升的中途,沐整頓好身上的各樣衣物,拿出他那最愛吃的太平梳打餅,完全進入平常辦案的模式。

方靜雯拿著這幾天沐昏迷其間幫他整理好的筆記,開始說道:「根據可靠線報,初步估計兇手來自一個名叫「黑夜」的香港地下幫會,死者程文昱,是萬通信保險公司旗下的一個職員,隸屬該公司的會計部門,初步看來他掌握了公司的把柄,結果遭到連番追殺,最後抵受不了折磨,從他的家跳樓自殺,至於法醫報告,我們的申請還在批核中,不過這些黑幫仇殺事件還不到我們商罪科調查,這些資料我也只不過向情報科的同事套交情換回來的。」

沐志釗說「沒關係,依靠情報分析來緝兇不就是我們所擅長的嗎?先上去看看有沒有可用的資料吧。」升降機轉眼間便去到他們科位處的樓層,電梯門還沒完全打開了來,沐志釗已將身上擠出了電梯門,映入了熟悉的辦公室的畫面,走了幾步,看見他的同事都站了起來說道「大哥,歡迎回來。」沐志釗笑著說道:「大家好,那件事查的怎麼樣了 冼,阿妹,等一下來我房,向我報告一下。」

冼跟阿妹同時地說「啊,好的。」話聲剛落,一連串整理文件發出的砰砰碰碰此起彼落,方靜雯也回到她的坐位,處理剛到她坐位上的一大堆有關這此事件的文件。不到幾分鐘,洗和阿妹帶著文件夾走進了沐的辦公室,坐了下來道:「大哥,鑑證部從現場搜集的指紋都只屬於死者,現場遺留下來的電腦硬碟復完度只有40%,不過在其中搜查到了一些有關當文財務的財務紀錄,在阿雯拚死保護的證物底下,發現了死者手寫的遺書。」

阿妹從文件夾拿出那被煙燻得黑黑的單行紙接著說道:「這遺書被鑑證科的同事們作了筆跡查證,確是由本人所寫的,也將這資料傳給了行動部,初部看來並沒有什麼可疑,內容大概是死者自殺的原因吧...香港這樣的人,也許不在少數。」阿妹將遺書交給沐,黯然的說道。沐志釗接過遺書,翻開了來看,只見上面寫著:

「 當你看到這封遺書,就意味著我已死,再見了,這可恨的世界,再見了,這可恨的生活,再見了,所有我愛過卻被我連番深深傷害過的人,我將懷抱其他亡者的怨恨,一同到地獄懺悔。」

沐志釗看罷奇道:「 怪了,怎麼這封遺書那麼奇怪?唔...先別管這,還有其他有關死者的資料嗎 」

方靜雯立即回應說:「 我剛整理好死者的簡履,死者的名字叫程文昱,原本的他,擁有一個令人羨慕的人生,出身小康之家,父母親對他十分疼愛,他亦憑藉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流的香港中文大學修讀商業系,出到來社會後認識到自己的另一半,考取了專業會計師執照,但後來在職場上連番受到挫折,轉了數份工作,在早前的投資熱潮中因誤信內幕消息,在窩輪及期貨市場裡損失大量金錢,變得負債纍纍,終日以向別人借錢渡日,經濟幾近崩潰,幸得父母跟妻子外家合力替他還清舊債。」

方靜雯吸了口氣續道:「但結果顯而易見,根據死者媽媽的口供,他沒有因此振作起來,把積壓至極限的怨氣發洩在妻兒身上,染上嗑藥,酗酒跟賭博等惡習再度欠下巨債,妻子受不了,帶著兒子回外家,死者在妻子走後依然三番四次無理地以暴力手段迫逼母親借錢給他,他爸爸更在一次口角中氣得心臟病發,與世長辭,可是他依然故我,最終弄至親叛親離。在我們下完口供後,他媽媽得悉兒子也死掉時,雖沒下淚,卻比痛哭更悲傷...」

方靜雯翻了翻死者銀行戶口的紀錄,緩緩地道「在死者死前三個月,有一筆不明來歷的金錢存進了他的戶口,不過根據銀行的紀錄,那筆款項是由一間賭場簽發的,屬於彩金,那筆錢大約有五十萬港元,可是在這三個月期間那筆錢卻被花掉了,最後更只剩幾百元的結餘,欠下當文財務公司數十萬的債,奇怪的是他前幾次的債項到最後都被解決了。」

阿妹跟冼齊聲奇道「啊? 又是當文財務? 復完了的電腦硬碟中也有些許當文財務的帳目資料。」

沐志釗看著遺書,聽罷突然笑道「 看來事實的一角已曝露出來了,首先,死者握有不可不被燒燬的東西,這東西大概會危害到某些人,另外他戶口不時會有「彩金」流入...」

方靜雯聽到中途便搶著說:「啊,我懂了,大概是因為死者握著這些不可告人的東西,去威脅某人拿取金錢,最後那人便利用「黑夜」打算把死者滅口,可是他們卻估不到他跳樓自殺,引來了警察,便急忙地放火燒燬他的家,以圖毀滅證據再偽裝成欠債而被殺。」

沐志釗說道「對,證據就是遺書上那句 “我將帶著其他亡者的怨恨,一同到地獄懺悔。”中〔其他亡者的怨恨〕 其實就是暗示那必須被燒燬的東西。」他咬著餅乾,挺著下巴續道:「 他大概也是罪犯中的其中一人,因為貪心,向同伴需索過度,因而被追殺,後來敵不過壓力選擇自殺,一方面尋救解脫一方面吸引警察,來一個一拍兩散。雖說如此,我們還是沒有實質的證據,證明這推斷是否正確。」

冼說道「 可惜我們只可以收集到死者的財務資料,調查也只可以到此打住,因為那是命案,輪不到我們來辦,自殺加上縱火,該是反黑組或是重案組那邊去做,那邊嘛,不知又要拖多久了。」

沐志釗卻突然說道「那可不行,我要去告訴那死腦筋的文澄相關資料,即使不願意跟他合作也好,我也希望他盡快被緝拿歸案,兄弟們,關於這件事件,幕後或許涉及商業犯罪,務必全力跟進,調查死者文件和電腦中的資料,尤其是留意那間名叫當文財務和萬通信用保險的公司。」

方靜雯輕道「其實說到底這人也只不過是個人生失敗者,不用為了他那麼緊張吧?反正他害人也害得透,最後因為貪而死罷了,只要追蹤商業犯罪就好啦。」

當她正自沉吟的時候,阿妹卻突然向她嘻嘻笑地說道:「 因為那場火連妳也捲了入去啊。」說罷立時走開並大聲說:「要工作了。」弄得方靜雯也不好意思去捏她的頸子,整理好思緒後,就連她也開始調查了起來。

正當沐志釗想推開門走出去時,門卻被其他人推開了,那人臉上充滿書香氣色,帶著眼鏡,叫人一瞧便知是頭腦派,雖不是很帥,卻眉清目秀,擁有男人特有的攝人魅力,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予人很有活力的感覺,一見難忘,沐志釗一看見他,立時便道:「文澄,你來的正好,我正想找你。」

文澄推開門初見沐志釗時,稍稍嚇了一驚,隨即微笑便道:「啊,嘿嘿,我早就知道你這蟑螂沒有那麼容易死掉的,不過這幾天很安靜沒人跟我吵,我倒樂得消閒哩。對了,我想起有事要做,先走了。」說罷伸手摸著後腦,裝著沒事般轉身便想走。

沐志釗奇道「你過來要幹什麼事?難道你也發現了那件自殺的案件有可疑的地方嗎? 」

文澄回應說道:「自殺案件?啊...對!是的,我來這邊就是為了通知你一件事。」文澄回應得很不自然,完全不像平常的他,而且他很少會走過來這邊,他卻突然走過來,組內其他的同事早就知道,他是來看沐志釗回來了沒。

沐因為將注意力集中在案件上,倒也沒有發覺,文澄輕咳了一聲說道:「我們反黑組已著手調查兩間可疑的公司,一間是當文財務,另一間是萬通保險公司。呃,對了,我過來是為了叫你們準備一些財務公司的資料,方便我們跟進。」

沐志釗輕笑道「嘿,看來你的頭腦並不是木頭嘛,那我也放心了。」

文澄拿過資料,轉身推開了門,頭也不回地道「 哼,放心吧,你這個愛吃餅乾的漫畫狂,那個燒不死你的蠢材我必會抓出來的...」正當他推開門,踏了一隻腳出門時頓了頓,表情像是想說話卻又說不出口。

沐志釗輕道「那不關你的事啦,是我自願去的,況且你也說的對嘛,要正經一點去辦案。」

文澄回頭看著沐志釗,冷冷地一笑:「哼。」說罷便走出了走廊,往反黑組方向走去。

沐志釗回過了頭,走向他的辦公房,沉吟地道:「他就是這麼一個人呢,好了,這件案也只好靠他,我也該處理其他的事了,哎,三天沒回來,文件大概堆到像座山般高了。」

將案件交還給重案組後,輕鬆的氣氛再度回歸到這辦公室,沐志釗,洗跟阿妹他們都收拾了心情,展開了平常的工作,天邊漸暗,窗外射入的光也由白光轉至耀眼的橘黃色,隨著時間的流浙,黑色開始佔據天空,夜幕降臨,可是因為前幾天沒上班的關係,沐方二人打算再待在辦公室,將手上的事務分別處理好,減輕明天的工作量,除了阿妹跟洗留下來幫忙,其餘三人都因為有事而走了。

在辦公室旁的方靜雯看著電腦螢幕,稍稍往右下角瞧了瞧,只見閃著幾個小字,一看之外,發現已經晚上11點了,她正想站起來去沖咖啡的時候,卻剛巧看見冼端著咖啡杯來,開腔對她說道「聊聊天,喝口咖啡吧,長命功夫長命做。」她喝了喝口剛沖起的咖啡,將另一杯熱咖啡遞給方靜雯接著說道:「對了,你有聽過最近的小道消息嗎?」

方靜雯接過了咖啡,搖了搖頭說「沒啊,該不會又是四樓文職部的小林又被誰纏上了吧。」

洗一邊把咖啡端給阿妹,一邊說「不是啦,“文職部之花”的傳聞無日無之,沒什麼有趣的,我想說的是關於文澄的傳聞。」

方靜雯奇道「啊?是什麼,他也有傳聞傳出,也真希奇。」

洗坐在阿妹旁的空桌上說道「他的短期破案率最近突破了九成半,二個月內破案的比率更高達九成六,不愧是“破案機器”。」

阿妹突然插口道「你這真是厲害,你的消息到底是怎麼搜刮回來的,我想被你盯上了的人到底身上穿的是什麼內衣你也知道。」

洗沒好氣地道「當然了,不然我怎麼能夠呆在這裡,在收集情報方面,連電腦狂迷骸客康也不是我的對手。不過文澄再怎麼厲害也沒用,他組上下不協調,上司跟下屬都沒什麼交流,拖慢了整隊的效率,今早我也怕交案件給他們不知會拖多久。」

方靜雯回應他說道「不過我看見阿釗將案件交給文澄的時候,本來激動的他卻瞬即變得安心,好像很信任他似的,雖然他跟文澄見著面總要互相諷刺才肯罷休,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敵是友。」

洗聽罷說道「這點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們是同一期於學堂畢業的。」

方靜雯說道「啊?是嗎。」說罷她站了起來,收起了各人空的紙咖啡杯丟到垃圾桶,坐回座位上,又重新集中精神,正準備取出文件夾的時候,房中沐志釗的行動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房中傳來「 喂,我是沐志釗。」的聲音,可是他們卻料想不到,緊接著的談話聲,將迥盪於他們因工作而變得痳木的腦中。

沐志釗驚異地向著電話大吼道「什麼?我立即過來。」話聲剛落,隨之而來的是強烈的開門聲,只見沐他急急地著上外衣,向著方靜雯他們瞪大眼地說道「跟我一起去聯合醫院,反黑組出事了。阿雯,你來開車!」

冼跟阿妹互相凝望了一下,拉著方靜雯追了出去爭相搶著道「不,我來開。」話聲還徘徊在走廊之間,他們卻已奔下了停車場。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4-19 18:00 , Processed in 0.040055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