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703|回復: 0

沐刑警探案之失落的環節 第三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3 16:28: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沐刑警探案之失落的環節

第三章 現實

聯合醫院,於1973年投入服務,是九龍東區兩間其中一間的急症全科醫院,文澄跟沐志釗兩人原本駐守在將軍澳,平常發生了什麼事,總是將傷員送往最近的將軍澳醫院,反黑組這次竟選擇位於順利?的聯合醫院,可見傷員的傷勢看來很嚴重,沐志釗一行人意識到這件自殺案並不單純,幕後恐怕殊不簡單。

  沐志釗坐在方靜雯旁邊,咬著餅乾說道「在那木頭人帶領底下,竟然令反黑組的同事受重傷,對方來頭不小呢。」

  方靜雯一邊駕著車,一邊說道「暴風雨要來,我們想躲也躲不掉,這次有的忙了。」沐方二人談笑自若,坐在後座的阿妹跟冼兩人卻緊抓著安全帶,盡量的讓自己維持清醒,只因托那警號的福,方靜雯正以一百公里時速趕往目的地。

  絲絲的微雨,為這本已清涼的晚夜添上一份寒意,平常車水馬龍的街道,此刻變得冷冷清清,然而在急症室卻跟外邊蒼茫的環境相反,穿著白衣的人,跟正在等候的人交互穿插著,充塞著嘈吵的聲音,剛到步的沐志釗箭一般衝入人群,跟站在牆邊,掛著警員證,看來沒什麼大礙的同事詢問情形。

  沐志釗亮出他自己的證件,急問道「文澄他在哪兒?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那人按著手臂,抖動著地道「文澄督察他在三號病房,他...他的右手跟背部被...被斬傷了...」那人的警員證相當新,年紀也很輕,看來是新進的組員,說話斷續而無力,情緒似乎到現在也還沒回復過來。

  沐志釗一行人正想走向三號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們耳邊緩緩道「啊,你們不就是商罪科的小子們嗎?那個一股腦兒衝向三號室的小子,肯定是沐志釗那小鬼吧?」

  沐志釗他們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穿著運動裝的中年大叔,緩緩向他們走近,不禁失聲道「啊!是你啊大叔,呃,不,是林警司才對,連你也是接到消息後急急地趕過來嗎?」

  林警司道「這裡不方便說話,跟我出去外面說吧,免得阻礙醫護人員。」說罷領著沐志釗一行人步出了急症室大門,順道取出香煙,點了起來。

  沐志釗一踏出了門口,悶在胸口的一大堆問題,終於發作了起來,連珠炮發地問「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文澄他怎麼會受傷的?」
林警司呼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剛剛在房間裡跟文澄談過,這次的事件起因是“黑夜”。」

  沐志釗說道「那不就是黑幫而已,你們不是反黑組嗎?為什麼會這樣!」

  林警司望了望沐志釗道「那也怪不得你,“黑夜”是在這幾年間,迅速冒起的黑幫,以極其狡猾及狠辣的手法連續吞併了幾個大黑幫,獨霸著九龍及香港島的地下賭場,非法外圍,毒品跟高利貨活動,他們的手法非常乾淨俐落,我們也捉不著他們的把柄。」

  林警司吸了口氣續道「再者,被抓到的人全都異常冷靜,堅決不認是受人指使。」

  沐志釗說道「那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突然發難?普通來說,他們不就只是在調查而已。」

  林警司嘆了口氣道「問題在於文澄啊,你有聽過關於他的傳聞嗎?那是真的。」

  沐志釗狐疑地道「你是指那九成半破案紀錄?那又有什麼關係...」他頓了頓,突然想起兩者的關聯,驚奇地道「啊,難道是...」

  林警司不待他說下去便道「沒錯,他得罪了“黑夜”,在短時間內斷了他們好幾條主要的財路,而他這次調查的當文財務公司,後台正正就是“黑夜”。他們也是出乎意料外的要錢要面子呢,這次的事件大概是他們的抗議吧。」

  沐志釗緊接著道「那這事的詳細過程是什麼回事?」

  林警司說道「文澄在今天從你們那處拿到資料,發現這財務公司其中一個大股東是他們的“老顧客”,因為急於破案,他隨即帶了好幾個同事一同前往那人的駐腳地,差不多到達時,在一條暗巷裡突然遭到一幫人伏擊,幸好平常訓練有素,最後衝出重圍。」

  沐志釗奇道「奇怪,他並不是那些衝動的人,他怎麼會輕易地便去那人的地頭?」

  林警司吸了口煙,望著沐志釗頓了頓道「...因為線人報稱那人就是殺掉程文昱的幕後主使人,而那人又不是什麼地位很高的大哥,可能他想不到“黑夜”會以這次事件為藉口斬殺他吧...」他重重的呼了口氣,望著天空續道「雖然文澄沒說,但我很清楚,最大原因應該是你吧,你的昏迷似乎令他相當自責呢。」

  沐志釗側了側頭,氣憤的說道「嘖,他就是這麼一個人!」站在他旁邊的冼,阿妹跟方靜雯三人不約而同地暗忖道「你何嘗又不是傻瓜?五十步笑一百步。」

  一直站在急症室門外的沐志釗此時明白了整件事的始末,心裡突然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衝動,是想衝進去向文澄問個明白的衝動,正當他憤然轉身時,林警司就像看穿他的舉動般,立時抓著沐志釗的左手說道「慢著!你還不明白我叫你們出來的意義嗎?他連續做錯了兩個決定,你去到了他那兒,只會令他更難堪而已。」

  沐志釗立時停止了行動,輕說道「嘖,他根本沒做錯,犯不著這樣幹啊...」

  林警司道「你們就先回去吧,把那間公司的資料準備好,我們要緊盯著它,不要給他時間消滅所有的證據,把他們賺錢的管道給我揪出來,然後封殺掉!」

  沐志釗頓了頓,回頭望向林警司道「當然了,只要涉及商業,我就有辦法要他們吃不完,兜著走,這是我們最擅長的。」說罷沐志釗轉向方靜雯他們說道「大家,這個晚上,可以幫我嗎?晚點請你們吃飯吧。」

  冼,阿妹跟方靜雯互望了一眼,一起笑著道「你在說什麼傻話,我們是一組的,當然要互相幫忙了,何況這根本就是向我們挑釁了。」冼補上一句道「工作是做定了,不過先說好,事情解決後大哥你要請我們吃壽司,要去那間板前壽司喔。」

  沐志釗沒好氣地道「好啦好啦,你們就只會算計我,看來這個月我又要捱杯麵跟餅乾了。」說罷由衣袋取出餅乾,大口咬著。

  阿妹笑著道「放心啦大哥,沒錢便去阿雯家裡吃吧,不過即使不這樣做,她也會來為你做飯的。」話聲剛落不足一秒,方靜雯已經重重的扭了阿妹的手臂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你總要損我一,兩句才甘心。一會回程有你受!」

  林警司望著漸漸遠去的沐志釗,心裡想著「他們的回復力倒真快呢,希望他們能一直維持下去,警隊很需要像他跟文澄那像的人呢。」

  • *********************************

晨光悄悄的到來,令漫長的夜晚由黑轉灰,再由灰轉白,現出了象徵晴天的天藍色,然而在這個時候,沐志釗房間的時間卻像停留在晚上,只見沐志釗伏在堆滿紙張與文件夾的桌上,電腦螢幕上還閃爍著當文財務的網頁跟警用搜查軟體。漸強的陽光滲進窗簾,照在沐志釗的臉上,喚醒了徹夜調查的他,起來時的他滿臉倦容,眼睛佈滿紅絲,像是被抽掉靈魂似的,可是他抓了抓頭,整理好思緒後,繼續埋首,完全忘記他才剛大傷初癒這件事。

房間外的冼,阿妹跟方靜雯三人經過了昨天的折騰後,也像沐志釗般倒睡在自己的坐位內,平常充滿生氣的商罪科,此刻安靜得過份,就連街外的人聲,也能清楚聽見。

「踏...」腳步聲於走廊外自遠至近響起,恰恰停在商罪科的門前,幾個人影推開了門,笑著大步踏進來,當他們看見房間裡的影像時,原先的笑聲卻立時頓住了。其中一人走近冼所在的坐位,搖著他道「喂,冼!你們幹什麼了?怎麼都睡在桌上,這堆文件夾又是什麼一回事?」

被搖醒的冼睡眼惺松地說「唔?是誰啊...啊,是你呀,四眼康。放心吧,我沒碰過你的電腦。」

四眼康聽罷說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不先通知我們回來,是有什麼大案嗎?你們沒事吧!」就連站在四眼康旁的兩個人也異口同聲地說「對啦,我們昨天也只不過是早點回去跟家人上街去吃飯而已。」

三人幾乎同時發話,話聲就連睡在不遠的方靜雯也吵醒了,她打了個呵欠,伸了伸腰道「好了,千輝,四眼康,沈佑,你們就先別吵行不行,安靜點...呃,頭好痛。」

他們聽見了方靜雯的說話,不但沒有安靜下來,反而向方靜雯那邊走了過去,七嘴八舌地吵起來,就在此時,沐志釗拿著文件夾開了房門走出來,用那雙通眼的紅,望著他們說「三兄弟別吵,不然我會像吃餅乾般吃掉你們!」說罷沒神沒氣地一邊咬著餅乾,一邊走到熱水台,準備沖一杯熱茶。

三人見狀頓了頓,停住了嘴,被吵得完全醒了過來的方靜雯向他們說道「事情是這樣的,反黑組昨天因為調查當文財務而被斬傷了,現在阿釗他像瘋了般追著兇手跑,不過這次“黑夜”幹的真俐落,我們也只好翻查以往幾年當文財務的紀錄跟所有有關“黑夜”的資料,我們也不是做了太久啦,才七小時,與其擔心我們,倒不如幫幫手吧。」

千輝笑了笑說道「啊,有趣的事情發生了!」他轉向正在拿著茶杯的沐志釗說道「大哥!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外勤活動嗎?我受夠這星期的文件工作了。」

沐志釗回答他道「有,晚點你和沈佑跟我一起出去當文財務那邊,監示目標人物,那公司的最大股東-顧念存。如果我沒想錯,他就是放火事件的主謀人,也是“黑夜”中其中一個幹部,他們採用了類似洛杉磯汽車保險詐騙案的新式方法,只不過比那一次更精密,我懷疑跟萬通信用保險有關,可是還沒有證據,看來那人將會是關鍵人物。」

千輝笑著說道「好的!可是,我們是不是應先去吃早餐呢?不然一會沒力氣的,你們也還沒吃東西對吧?」沈佑和應著道「對呢,我們很久也沒有碰上有挑戰性的案件,快悶得發慌了。」

四眼康衝前插口道「嘿嘿,有什麼需要用到我跟我的寶貝嗎?我的寶貝可比你們那些所謂線人有用多了...」

此時冼不理他們的起哄,走到方靜雯的身邊輕笑道「看來我們組的衝動四人組又要開始衝了,看看這次又會有什麼有趣的東西發生吧。」

方靜雯繼續整理桌面上的文件,沒好氣地道「真是的,不用想,事後要寫的報告肯定厚得像“黃頁”吧...」她嘆了口氣,微笑地道「...不過這也正正是他們的優點吧...啊,真的不明白行動派的人腦子裡裝的是什麼,他們還沒意識到我們的對手是就連反黑組也不放在眼裡的組織嗎,簡直像個呆子。」

  冼望著在熱烈討論的沐志釗他們,看得像呆了般說道「可是這樣的呆子卻不討厭吧?你知道嗎,每次我看到這畫面時,我都在感謝上天給了我這麼一個可以寄託的地方,這是我以前從來也沒想過會看到的場面。」

  方靜雯聽罷卻無奈地道「可是卻常常要寫報告,被上級罵,而且常常加班不補貼薪金,也要替這一班怪人收拾善後,真的很煩人...」她也望向正在吵鬧的四人笑著續道「...可是,就這麼一點,在這裡過的日子是挺舒服就對了。」

  方靜雯站了起來,伸了伸腰,大聲道「好了,你們決定好崗位沒有?要快點把這案件給結掉,別忘記這是一宗牽涉了人命在內的商業罪案啊,對方可是一點也不簡單的!拖愈長,對我方愈不利。阿妹,你說對不對?」

  現場卻一點回應也沒有,方靜雯轉頭一看,嚇然看見這組裡最能言善辨的人,至今也還是伏在桌上,沒有延醒過來,雖然方靜雯早就知道她很會睡,可想不到她那麼“頑強”,這麼吵也吵她不醒。
方靜雯走近了阿妹的身邊,在她耳邊大吼道「天光了,給我起來!要行動了啦。」其聲之大,迥響在這房間裡,久久不去。

  阿妹至始才驀然驚醒,站起來大叫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環顧四周卻只看見組內所有人不約而同的一起看著她,千輝,沈佑跟四眼康更是強忍著笑,在跟她視線相接的時候,轉過身子去。阿妹臉上一紅道「啊,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還正值發育期呢!睡多一點是當然的,哪像你們。」

  冼打趣地道「嘿,河東獅醒過來,這下子這間房將會變得更加的吵了。」

  沐志釗在一片吵鬧的氣氛開腔說道「好了好了,剛剛已經說定了這次的行動策略,阿妹,你就先去梳洗一下吧,因為你等一下要跟阿雯一起去萬通信用保險公司那邊探一下口風,這應該難不到你吧。」

  阿妹笑著道「放心交給我吧,有我跟阿雯二個,不怕他們有事瞞著不說出來。」

  沐志釗接著說道「冼,你去幫忙搜集萬通公司的資料,重點放在可疑人物的個人戶口,信貨狀況,人際關係跟他們的收入來源。雖然有點太過多,但也還是要拜託你。」

  冼說道「好,我絕對會比駭客康搜集得更多東西回來!」四眼康頂了頂眼鏡說道「哼,你這個電腦白痴竟妄想在情報方面比我強?你等著瞧吧,以後輸掉時可不要哭喔。」冼說道「多說無益,你敢跟我以一餐晚飯打賭嗎?可不是隨便上街去吃,而是完全要自己煮,且要經阿妹首肯才合格。」四眼康道「哼,只怕那時我得為你替阿妹準備胃藥了。」

  沐志釗由房裡拉來了白板,用油性雙頭筆在上面畫了兩個圓,開始解釋這次的調查計劃,沐志釗,沈佑,千輝跟四眼康負責調查當文財務,而方靜雯,阿妹,冼三個則調查萬通信用保險公司,以盡量找出兩者的聯繫跟行騙證據為調查目標,在沐志釗講解詳情的時候,所有人都收起輕鬆的態度,凝神聆聽,看來不只沐志釗,這次的事件就連其他組員都認真起來。

  大約過了半小時左右,準備的功夫已然完結,接下來便是行動,各人返回自己的崗位,稍稍休息跟整理好行裝,畢竟現在是早上九時,沐志釗他們更由昨天下午後便一直沒吃過東西,即使他們心裡有多急,也得先補充體力,應付接下來的長期抗戰。

  正當他們結果掉所有事項準備取車出發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連串腳步聲,而且愈來愈近,因為平常不到緊急的時候,在警署是很難會聽到如此密集而急促的聲音,沐志釗正自奇怪時,門已被打開,站在門前的,嚇然就是昨天晚上跟他們談過話的林警司,不同的是,這天他領著好幾個同行的警官。

  林警司道「果然沒估錯,昨晚看見你背影的時候,我就察覺你會有所行動,早點過來果然是對的,你差點便衝過頭了!」

  沐志釗不解地道「衝過頭?你指的是什麼?」

  林警司道「指的是你繼續調查這件事的行動,你根本不知道“黑夜”到底有多可怕,多麻煩。」他輕咳了一聲,瞪著沐志釗,嚴肅地道「我知道你很聰明,相信你也知道警察跟黑幫之間,前者是為了管理表面的世界,另一個是管束著地下世界吧?這次是文澄他踏過了線,破壞兩者間的『平衡』才遭此報復,我不想你們步他的後塵,這次可能會使你連命也送掉!」

  商罪科所有人聽見他的說話,不禁都呆了呆,因為他們萬沒想到,一個向來熱心於撲滅罪案的林警司竟會說出這番說話,但他們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齊向沐志釗望去,等待他的回答,這是由於過去的經驗,他們相信沐志釗總會領著他們,選取正確的答案,這正正是為什麼沐志釗會被喚作大哥的最大理由。

  沐志釗咬了咬牙,瞪眼望向林警司,憤然地道「我重就預算到上級會橫加阻止,可是想不到竟是你前來...算了,但我想講的就只有一句,你錯了。因為所謂的『平衡』只是給予那些人生的迷途者,人生的失敗者或天生的弱者一個生存的空間,並不是放縱那些以暴力手段迫逼別人妥協的人的藉口!那不也是你一直以來的堅持嗎?」

  林警司冷冷地道「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你以為這就叫做正義嗎...也罷,這次來我不是來跟你吵的,只是來告訴你,上級認為這次事件屬於文澄跟程文昱的事件單純只是巧合,當文財務公司是一間正當的財務公司,下令徹消所有對他們的調查行動。另外鑑於你早前因火場的意外,一度昏迷了二天,體力上尚未回復至能執行職務,醫院方面也確實認為沐督察有休息的必要,所以暫時停止你的職務兩星期,等你康復後,才重新復職。」

  沐志釗聽罷衝前抓著林警司的衣襟,大吼道「為什麼!為什麼你不阻止他們!他們可是令我跟你的部下差點送命的傢伙啊!難道你就不覺得憤怒嗎?你甘心被他們牽著鼻子走嗎?你還記得以前在學堂時跟我們說警察是幹什麼的嗎!」

  林警司木立當場,任得他身旁的警官拉開沐志釗的手,默然說道「哼,警察這東西,只要你當得久,你自然會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做的,我只不過不想看見你們白白送死而事件到最後也是不了了之罷了...」掙脫了沐志釗的他,轉過了頭,說道「別忘了,你現在已不是警察,交出配鎗跟證件,回家好好想清楚吧!」說罷便步出了房間。

  沐志釗拍桌大叫道「可惡的“黑夜”!竟利用上面那些怕死的老糊塗,不過你以為這樣就沒事嗎?那你可就錯了!」房間裡的其他人面面相覷,也不知應說什麼。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21 01:19 AM , Processed in 0.11515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