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49|回復: 0

我命由己~第十一章  同一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4 06:56: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命由己

第十一章  同一人?

  夜,四周漆黑一片,寂靜無聲,在京口城附近的一條大河上,隱約有一點燈光。   這一點燈光出自一艘船,正是曹由己身處的那艘船,船上的打鬥聲,破壞了四周的寧靜。   船上的呂飛久攻不下,心急如焚,大聲喝問:「你是誰?為何要阻著老子?」   曹由己冷冷道:「曹由己!」   曹由己喚出名號,引起了霍天殺的注意,立即道:「曹由己,我是你的教主霍天殺,你立即搶去呂飛手中的破邪劍!」   李仲暗叫不妙,但霍天殺的「劃天破地」卻讓他無力分身幫助呂飛。   曹由己曾見過霍天殺一面,此時聽到他的聲音,心中大喜,這不是立功的好機會嗎?大喝一聲,再不隱藏武功,連劈三劍,呂飛被迫得退後三步,曹由己再使出斬魔劍法中的「玄轉」,運用巧勁,以劍面對劍面,一聲「脫手」,破地劍已離開呂飛的手。   這一手,不單教呂飛吃驚,連李仲及霍天殺也不例外。   曹由己左手一伸,便接過破地劍,一握之下,才發覺這劍看似輕巧,卻十分沉重,拿起來頗費力。   呂飛乘曹由己正細看破地劍時,以劍鞘擲向曹由己,曹由己立即接著,在這一瞬間,呂飛已跳出船外。   曹由己忙問道:「教主,要追嗎?」  霍天殺道:「不必了,這廝精於水性,追不到的了。」說罷往後一退,與李仲分了開來,李仲也不追擊。   李仲往曹由己望去,這時在船上的燈光映照下,他清楚地看到曹由己的樣子,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再往霍天殺望去,吟吟自語道:「真像...」   霍天殺雖不知道他說什麼真像,但也沒有問出口,曹由己亦不想跟李仲說話。   不一會,李仲恢復冷靜,笑道:「沒見十年,霍兄的新功夫倒令我失望了,這是因為李某未知底細,才被你的劃天破地弄得方寸大亂,可是,下次不會的了。」   霍天殺也笑道:「哈哈!李兄今天領教的劃天破地只是本來的十分之一而已,不過我相信以李兄的才智,即是我發揮出這武功的全部威力,李兄也能想到應付之法。」   二人看似針鋒相對,互不相讓,但曹由己卻一點也感覺不到他們的敵意。   李仲哈哈一笑,道:「希望如此,李某先走了。」   李仲隨意一跳,跳到曹由己的那一艘小艇上,道:「曹兄弟,借你的小艇一用。」   曹由己心中叫糟,因為他把劍鞘留在小艇上,但礙於霍天殺在旁,不敢叫出來。

  李仲去後,霍天殺拿著破地劍,仰天狂笑,後道:「曹由己,我們坐這船回去吧,這裡難得寧靜,我想在此待一會,你掌舵吧!」

  任秀巧跟著李婉雅來到京口盟主堂,看到滿地死傷,心中慌亂起來,她初涉江湖,何曾見過這等情景?   李婉雅在旁道:「別傷心了,進去吧!」   進入內堂,略懂醫術的徐建予正替斷臂的陳方國止血療傷,陳衛在旁看著,傷心得痛泣起來。   陳方國生氣道:「不准哭!」   陳衛今年才十六歲,年幼懦弱,哭道:「爹...怎麼了...?」   陳方國怒道:「看你這副樣子!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剛才見你奮勇殺敵,還以為你懂事了,豈料仍是這樣!」   陳衛仍然哭個不停,此時任秀巧走近道:「你這人怎麼哭哭啼啼像個女人似的?」    李婉雅立即道:「巧巧別亂說話。」   陳衛見這任秀巧比他還年少,不甘被罵,立即強止哭聲,道:「你這小小丫頭,有何資格說我?」   任秀巧反駁道:「你這人...」   一把沉厚的聲音傳來:「巧巧住口。」正是李仲。   任秀巧見帥父駕到,立即走近道:「師父,巧巧很掛念你哩!」   李仲道:「正事要緊,別胡鬧。建予,陳副盟主的傷勢如何?」   徐建予道:「暫時沒有性命之危,不過一定要休息數月,否則傷口很易破裂,到時便麻煩了,而且傷口必須小心處理,免受感染。」   陳方國道:「勞煩你了徐少俠。」   李仲拿出一個金色劍鞘,問道:「你們看看這個。」   徐建予問道:「這不是師妹的劍鞘嗎?」   李仲道:「不是。」一手將手中劍鞘擲往徐建予。   徐建予伸手接過細看,看到劍鞘上刻著「伏魔」二字,驚道:「伏魔劍?師父不是在五年前送了給曹應天的嗎?」   任秀巧聽到「曹應天」三個字,如遭電極,立即叫道:「曹應天!」   李仲問道:「怎麼了?」   李婉雅答道:「曹應天就是曹由己。」   任秀巧立即否認道:「不是!曹由己絕不是曹應天!」   李婉雅說道:「怎會不是?你自己也說了,他們長得一模一樣。」   任秀巧激動起來,道:「我剛才越想越不妥,曹哥哥親切溫和,待人有禮,絕不像曹由己那樣孤傲!」   李仲點頭道:「巧巧說得對,這劍鞘雖是從曹由己身上得來的,今天的曹應天樣貌如何為師並不知道,但五年前的曹應天跟這位曹由己所散發的氣質完全不同,一個人是沒可能在五年內改變得這麼厲害的。」   徐建予道:「未必沒可能,師父不是說過霍天殺自愛妻被少林弟子所殺後便性情大變嗎?曹應天五年前父母兄弟一晚被殺盡,也有可能...」   不等徐建予說完,任秀巧便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接著掩臉狂奔而去,陳衛不知為何,竟追了出去。   徐建予還未決定追與不追,李仲己道:「別理她,她已練伏魔拳法,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我們先替受傷的人療傷吧。」   徐建予訝道:「巧巧練成了?」

  李仲終出現一絲笑容,道:「對啊,巧巧實是個武學天才!遲些我會將斬魔劍法也一併傳她。」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20 07:29 PM , Processed in 0.09190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