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06|回復: 0

天空之翔翼~天空下的少女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4 07:07: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天空之翔翼

(2)

天空下的少女

  四周,一片漆黑。 我在那裡?這是甚麼地方? 這兒就像一個完全塗上了黑漆、沒有窗戶的房間一樣,一片無止境的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不,我看得見我自己。只看見我自己…… 就只有我一個人孤獨地站在這裡。身邊的一切都早已經被黑暗所吞噬,變得空無一物。我大聲呼喊,卻沒有半點回音,更別說有沒有人回應了。 這個就是我身處的世界嗎?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再沒有人會在意我,沒有人會伴著我。這種比世界末日還要難受的感覺…… 「兒子,你站在那裡幹甚麼?」突然,背後響起了一名男子的聲音。而另一把女性聲音亦緊接響起。「快點過來吧。我弄了你最喜歡的蕃茄湯。」 那是多麼溫柔、多麼親切的聲音。是父母親!我可以絕對肯定我沒聽錯,是我的父母! 我急不及待的回頭,渴望能在這片冰冷的黑暗中,看見父母親的溫暖笑容。但是,我的期望落空了。 屍體。 我回頭見到的,是父母的冰冷屍體。 為甚麼?為甚麼會這樣?為甚麼!為何只留下我孤獨一人! 正當我想上前痛哭的時候,父母的屍體突然化成沙子,飛散,消失。我可以做的,只有看著一切變回虛無與黑暗。居然連我抱著父母屍體痛哭的權利也要奪走!這是甚麼鬼世界! 我拭擦著淚水抬起頭來。有風。一陣和暖的風吹過,在我耳邊低聲細語。是在安慰我嗎?還是在甚麼呢? 風吹來的方向有光,就像呼喚我過去似的。我甚麼也沒有多想,直接的走過去了。在那裡的是一個散發著柔和白光的球狀體。風就是從它裡出來的嗎? 好溫暖。很久沒有感到這種溫暖的感覺了。它成了我在這片黑暗之海當中的唯一希望。 震耳的聲音突然劃破沈寂,空氣瞬間凝結起來。那是刺耳的咆哮聲。怪物的咆哮聲。一隻血紅色的怪物突然在我面前出現,我嚇得跌倒了。牠一口就把那個光球吞進肚子,大搖大擺地遠離,消失。 我無力地坐著。到底我存在於這裡的意義是甚麼?我還可以為甚麼而生存?在這個只有一人的世界。 一切再次回到無盡的黑暗深淵。剩下的,就只有我一人。

對。一無所有……

  諾斯傑張開了眼睛,見到的是一個雪白、整潔的房間。他躺在一張床上,旁邊有一堆醫療設備。看來他正身處某處的醫療間。 背部涼涼的。剛才的景象早已令他的背部汗濕了一片。但這種濕漉漉的感覺,在醒過來後提醒著他,令他第一件想到的事是:「我還生存。」 「醒過來了嗎?你昏迷了一日一夜呢。」一名穿白袍的女人走過來說。看來她大約有三十多歲,及肩的短髮加上一副無框眼鏡,很有專業醫生的氣質。「你流了很多汗呢。剛才發了一個可怕的夢嗎?」 對,可怕的夢。剛剛見到那個黑暗空間內發生的事,就是世上最可怕的惡夢。但這個惡夢,現在正實實在在地發生於諾斯傑身上。想逃避嗎?誰也逃不了。要活在這個世界,就要懂得在戰火下苟且偷生。未來充滿希望,根本就是謊話。 但與其想著這種沒有意義的將來,還不如先思考眼前的現在。「……這裡是……?」諾斯傑開口問。 「慈愛號的醫療室。」那名女性說。「我們在卡碩村的廢墟中找到你,所以把你救回來了。」 廢墟。諾斯傑從未想過這一個詞彙與卡碩村可以有任何關聯,所以頓時驚呆住了。簡樸的房屋、雪白的風車、友善的村民,歡樂的笑聲……都消失了。 「……不可能。」諾斯傑低聲嗚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我知道你難以接受,但這是事實。」那女性沉重地說。「這艘戰艦在村莊廢墟中找到的生還者,就只有你一人。」 「那當然!這一切都是你們害的!」諾斯傑的憤怒瞬間爆發出來。「要是沒有戰艦、沒有戰機出現在村子,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你們這群罪魁禍首!」 「請不要對波玲醫生大聲呼喝,她無意激怒你的。」一把穩重的男子聲音加入對話。「而且,看來你對這艘慈愛號有點誤會了。」 一個身穿軍服的男子踱進醫療室。 「勒卡米艦長。」見到這名男子,這位叫波玲的女醫生說。 這位艦長擁有一身健壯的肌肉,外表給人的感覺成熟穩重,看來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巴洛.勒卡米,曾經是加利維亞軍特務部隊中校。」勒卡米艦長自的介紹著。「我就是這艘慈愛號的艦長。」 「諾斯傑.奧科。」諾斯傑回應他。「你說『曾經是中校』……你是逃兵嗎?」 「對。我是個逃兵。」勒卡米直截了當地回答。「這就是一艘逃兵戰艦。我們無法忍受那兩個白痴將軍之間的無意義戰爭,便搶奪了這艘戰艦逃出來了。」 「只搶了一艘戰艦能幹出甚麼?阻止戰爭嗎?在戰爭面前,人根本就無能為力。」 「我才沒有想阻止戰爭這般偉大。」勒卡米用他那穩重的聲線回應諾斯傑的話。「我們只是在到處救助無家可歸的孩子們而已。可是非常抱歉,我們趕到卡碩村時已經來遲一步了……」他的聲音哀傷了起來。 「不,我剛才誤會了你們,我不應該對波玲醫生大聲呼喝的,真的很對不起……」諾斯傑低著頭說。 「別在意。」波玲微笑說。「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 是個好孩子。諾斯傑清楚記得他亦曾經說過這句話。他立即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勒卡米轉向波玲說:「波玲醫生,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村莊那邊視察情況。」波玲簡短地回答「好的」,便隨勒卡米離開。 「等等!」被突如其來的叫喊喝止腳步,兩人回頭望向諾斯傑。只見緊張地坐起來,他神色擔憂地說:「樹林內的孩子們……」 卡碩村受破壞前,他把孩子安頓在樹林裡。他答應過孩子們一定會回去他們身邊。 「這個你可以放心。」勒卡米安慰著他。「他們毫髮未傷,現正身處這艘艦內,非常安全。可是我們現在正忙著,待我們回來後再帶你去見他們吧。」他留下了一個微笑及一句「請多休息」,便與波玲離開醫療室。 目送他們離開,諾斯傑輕嘆一聲,再次躺下。他仍然未能弄清這短短一日內發生的狀況。與小孩回村的時候村莊受破壞、村民都離開人世、自己被一艘逃兵戰艦所救、孩子們都已安全地被救上戰艦…… 太快了。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實在令人吃不消。為何要過一個平靜的生活是這麼困難的呢?為何人就是不能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呢?為何孩子們總是不能快樂地活著呢? 為何孩子們沒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 還是很擔心孩子們。諾斯傑從他們身邊離開了這麼久,會不會感到害怕?不知道他們會否不習慣這艘戰艦上的環境?他們是不是感到孤單,在大聲啕哭呢? 諾斯傑下床站起來。雖然他剛清醒過來,頭部和左手仍包著繃帶,但雙腳應該還可以走動。

他希望可以盡快見到孩子們。儘管勒卡米艦長叫他好好休息,一會兒才帶他到孩子們的身邊,但他還是開啟了醫療室的門,逕自走出去。

  這艘慈愛號看來不小。錯綜複雜的走廊早已令諾斯傑迷了路。 「少年!」就在諾斯傑四處探索的時候,突如其來的一聲呼喊令他大吃一驚。他四處張望,見到旁邊的走廊上有三個身穿軍服的人朝他走過來。 「對、對、對不起!我想找孩、孩子們,但、但迷了路……我不是故、故意胡亂在戰艦上走動的!真、真的!」雖說對方不再是軍隊的人,但也曾經是令人敬畏的軍人,而且這裡始終都是一艘戰艦,普通人不可隨意在內走動的,諾斯傑自然地緊張起來。 「……你在怕甚麼啊,少年?」其中一人一臉茫然地說。「我們不會把你吃掉的。」 這個人是一個中等身型的年輕男子。雖沒有艦長的健碩身型,但架著金絲眼鏡的他,擁有一副非常英俊的臉孔,就像是那些一揮手就可迷倒萬千少女的公子般。 「他就是『公主』救回來的那個少年?」另一個曲髮的男子說。「不是美女,太可惜了……」 「你這個大笨蛋!」旁邊的女子憤怒地踹他一腳後,立即對諾斯傑說:「對不起,他就是這樣……」 諾斯傑搖搖頭,表示不介意。那女子繼續說:「我們三人是慈愛號的NHA隊駕駛員。」 「NHA?」 「哼哼。你不知道NHA吧。」那個英俊的公子冷笑數聲。「N,是麵條noodle的N!H,是屁股haunch的H!A,是蘋果apple的A!NHA,就是『新世代人型兵器』是也!哈哈哈……」他扠著腰傻笑。 空氣瞬間冷得要命。很冷的笑話…… 「Noodle……(註:Noodle同時可解作傻瓜、笨蛋)」曲髮的男子低聲說。 「這位愛說笑話的美男子就是我們敬愛的利昂.法爾曼隊長。這位曲髮的大笨蛋是雷.卡格爾。」那女子一邊用力踹著名叫雷的男子一邊說。「而我就是艾莉.威洛。」 諾斯傑看傻了眼。這群是甚麼人啊…… 「你在找那群在樹林救回來的孩子嗎?」利昂隊長問道。 「是、是呢……」 「他們在頗遠呢……抱歉,我們現在沒空帶你過去。」艾莉一臉歉意地說。 雷一邊忍著被踹的疼痛一邊說:「你一直往艦尾走,見到一道較大的門,那就是他們所在的房間了。痛……」 「那麼謝了。」諾斯傑連忙快步離開。真是一群怪人……他們真的是駕駛員嗎? NHA,看來就是那些巨大的機器人。摧毀村莊的機器人…… 再走了一段路程,諾斯傑來到了一道較大的門的前面。「是這裡了」,他這樣想著。他急不及待地按下開門按鈕,大門隨即自動滑開。 閃耀的陽光映入他的眼睛,好不容易才掙開眼來。這裡不是孩子們所在的房間,而是甲板。 天空,仍舊是這般的蔚藍。潔白無瑕的雲一如以往地飄浮著。儘管天下變化萬千,人生變幻無常,世界就好像只有天空永不改變。 天空下,站著一名少女。 站在甲板上的少女背向著諾斯傑,所以看不到面貌。但她那淺啡色的及腰長髮隨風飄逸,為她添上了幾分美態。 少女似乎發現了諾斯傑,她把頭別了過來。此時諾斯傑見到的,是一副標緻的臉蛋,以及清澈的咖啡色大眼睛。少女笑了。 「你醒過來了呢,諾斯傑。」她慢慢的走近過來。 「妳……知道我的各字?」 「是可愛的孩子們告訴我的。我叫雪妮雅。雪妮雅.羅倫斯。」少女報上自己的姓名。 「孩子……對!孩子!我想見孩子們!」諾斯傑頓時緊張地說。 「我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當我從瓦礫中把你救出時,你不停模糊地說著『樹林內的孩子們』,我便到附近的樹林看看,果然真的見到他們呢。」一想到天真爛漫的孩子們,雪妮雅不禁笑了起來。「他們十分乖巧呢。」 「……謝謝。」 「甚麼了?」 「謝謝妳救了我和孩子們。」諾斯傑激動地握緊拳頭說。 「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人不是應該這樣活下去嗎?」雪妮雅捉著諾斯傑的手。「來吧。來見孩子們吧。」說罷,便拉著他沿走廊前進。 「我已經失去我的所有,我這個孤獨、被命運遺棄的人最後可以做的就只有保護村民的孩子們。我一定要好好守護他們。」路途上,諾斯傑哀傷地說。 「你真的孤獨嗎?」雪妮雅卻反問。 「我已經兩次經過地獄的門前。我原來居住的小村莊被迪薩斯軍襲擊搶劫,父母在火海中被活活燒死。不少村民的屍骨甚至無法尋回,當中包括我唯一的妹妹。失去親人、失去家園的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卡碩村這個溫暖的棲身處,卻再次……」諾斯傑實在無法再說下去。雪妮雅停下腳步,安慰他說:「別放棄自己。因為世界沒有放棄你。」 她按下旁邊牆上的一個開門按鈕,一道自動打開。雪妮雅笑著說:「歡迎光臨慈愛號的遊戲室。」 門後的光景實在讓諾斯傑目瞪口呆。這是一間放滿簡單玩具的大房間,牆上繪畫著很多可愛的卡通圖案。諾斯傑不難在腦海中想像著艦上的兵士們如何用他們僅有的美術天份去努力完成這幅大型壁畫。 充滿愛的壁畫。 這不是在正常戰艦內應該見到的情景。 卡碩村村民的孩子,正在和另外十多個小孩子快樂地玩耍著。其中一個孩子見到諾斯傑,大叫了一聲「諾斯傑哥哥」,數個孩子便立即蜂擁過來。 「約翰!小美!彼得!」諾斯傑立即擁抱他們,強忍淚水說。「對不起……哥哥來遲了……」 旁邊的雪妮雅亦笑著補上一句:「諾斯傑哥哥好不容易才趕走妖怪呢。」 「……這裡是?」諾斯傑拭乾淚水,轉向雪妮雅問。 「自從慈愛號脫離軍隊,就到處救助戰爭孤兒。」雪妮雅解釋著。「勒卡米艦長堅信,戰火之下首要做的事,不是阻止戰爭,而是幫助孩子們,讓他們在自由的天空中展開翔翼,飛向自已的未來。你眼前的,就是那群孤兒。」 諾斯傑放眼看過去,在孩子們身上實在看不出半點戰爭的陰影,他見到的,就只有燦爛的笑容。 「縱使你失去你的所有,在這個流動搖籃上,仍會有很多與你有同樣命運的人在你身邊伴著你走,互相扶持。」雪妮繼續說下去。「所以,你不是孤獨的。」 「……」 雪妮雅轉身離開,同時留下一句:「……你不是孤獨的。因為,我也是一名被救起的戰爭孤兒……」 「甚麼?妳……」諾斯傑正想追問下去,但她已經消失於走廊的盡頭。 留下來伴著諾斯傑的,只有一群可愛的小孩,以及無比的溫暖。 「如此緊急地把我叫回來,到底甚麼事了?」剛視察村莊廢墟回來的勒卡米艦長快步走進艦橋,大聲問到。 「剛收到來自東南面的威斯尼鎮的求救信號,相信是受到迪薩斯軍襲擊搶劫!當中為陷阱的可能性極低……」通信員尼多立即回答。 「本艦成員的狀況呢?」 「已證實全員登艦!」 「現在公告全艦!」勒卡米拿起通話器作全艦廣播。「本艦收到來自威斯尼鎮的求救信號,現在立即出發營救!預計140分鐘後抵達!本艦將於抵達前30分鐘進入作戰狀態!」 「主引擎起動率已達到99%!」艦橋內的掌舵員斯達說。 勒卡米回到艦長席坐下並發號司令。

「慈愛號,最大戰速前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17 05:28 AM , Processed in 0.04527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