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go2007

王竹語作品《無常看人生》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2-4-12 15:17:46 | 顯示全部樓層
王竹語作品《無常看人生》

第11章 我家也有聖誕樹


候診區那麼多人,我一眼就注意到這個媽媽。

她臉上極為疲倦,好像隨時會往前趴下,兩眼無神,一直盯著紅色的燈號,皺著眉頭,左顧右盼,顯出極度不安的樣子。她抱著一個小女孩,小女孩睡著了。她不時左右輕輕搖晃,那動作輕微極了,要不是我一直在遠方偷偷盯著她看,還真不容易發覺。

我決定關懷她一下,但是她前後左右的椅子都坐著候診病人,好不容易輪到她右邊的病人離座看診,但旁邊一位站著等候的病人馬上坐下去,使我本來已經往前跨兩步,又停下來,走到別的地方。

又過了將近十分鐘,我終於坐到她身邊的位子,稍微聊了一下,大略了解她家狀況。她手裡抱著的女孩叫小君,今年八歲,是無肛門症、水腦症患者,扶養這樣的重症小孩,媽媽的辛苦全寫在臉上。

「你們住在哪裡?」我問。

「加灣。」

「那一帶我常去,哪天我如果去居家關懷,我再去看看你們。」

三天後我就去了,一到她家,看到六個小孩;再看到她,我微微一驚,那天在醫院她坐著我還看不出來,現在看到她,她懷著身孕。我忍不住直接問:「奇怪,妳怎麼又懷孕?家裡已經有一個這樣的重症小孩,照顧得那麼辛苦,怎麼還要再生一個?」

她低著頭說:「我先生要我生男的。」

「這樣真是辛苦妳了。妳就自己要知道,孩子的教育很重要。」

「我知道,六個小孩就夠了。」

我看了客廳四周,先關心經濟來源:「平常妳怎麼生活?」

「先生去打零工。有時候有拿錢回來,有時候沒有。生活真的滿辛苦的。我也準備去打工。孩
子在長大,沒有學費、沒有零用錢,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聽了這樣的狀況,真是無奈,我向基金會提報本案,每個月幫助她生活費,安頓孩子,孩子的安頓很重要,這樣她才可以專心帶著小君就醫。

媽媽帶小君復健的時候,我偶爾會在醫院遇到。我很關心孩子教育,貧苦家庭如果小孩沒有好好接受教育,中途輟學,不僅貧困會持續,還有可能引起社會問題,要扶貧脫困,一定要小孩子接受教育。還好這個家庭的大女兒讀書成績滿不錯的,也很會管妹妹。

我固定帶著志工到這一家關懷,這次去時,看到大女兒寫的生活公約:晚上十點睡覺、每個人要當值日生、要做這個做那個,一一規定,有模有樣。

我覺得很安慰,跟媽媽說:「這個大女兒滿有管理者的樣子,真不錯。」她才小學五年級,就有異於同齡小孩的成熟,貧困真是最好的成熟催化劑。

媽媽也頗為高興:「有個大女兒管,也不錯。不管未來生活怎樣,現在我有在打零工,可以勉強維持溫飽。」

我們看到媽媽這樣上進,更加鼓勵媽媽。

這天媽媽又帶小君來看門診,她來找我,跟我說她先生很愛喝酒,每次都喝醉,每次喝醉都跟她吵架,使她覺得很痛苦。我告訴媽媽:「不要吵架,這樣對孩子教育很不好。」

媽媽又急又氣:「他有時有工作,有時沒有。」

「再努力一下,好好跟他溝通,假如還是這樣,妳就多忍耐。」

「忍耐什麼?我為這個家,為這些孩子,忍的還不夠嗎?我就是一直忍耐,才會留到現在。」

「不要一直爭吵,這樣一來,孩子長大很可能受到影響,千萬不要讓孩子的心有陰影。」我儘量安撫媽媽,「我看得出來妳很忍耐,為了孩子,為了家,妳也吃了很多苦,我還會帶志工去看妳,妳一定要撐下去。」

這樣的媽媽我們一定要很鼓勵,所以三不五時就去了,增加了居家關懷的頻率,不僅去鼓勵媽媽、也去逗小君玩。

暑假到了,我帶著教師志工隊去她家,幫小孩課業輔導,陪小孩玩。大女兒跟我說:「師姑,我作夢都想不到我會有私人家教。」

暑假也有高中志工隊,我帶著七個高中生,坐九人座箱型車去她家整地,準備教他們自己種菜。高中志工隊裡幾位最難調伏的孩子全被我帶去協助墾地、整地,那一片地石頭很多,很不好挖。其中一位高中生彎腰彎得太痠了,受不了,跟我說:「師姑,我現在才知道,我爸爸常說我腦筋轉不過來,原來我就像石頭一樣,這麼硬,脾氣這麼倔強。」

我笑著說:「你現在知道爸爸的苦心,很好。」

另一個高中生蹲著整地,蹲到腳好痠,也忍不住站起來,告訴我:「師姑,我挖土才知道,挖不動就換個角度挖,平時我想不懂的事,我腦筋轉一個彎好了。我不想跟這家人一樣,這樣太辛苦了。我爸爸給我那麼好的生活環境,我還一直跟他鬥、跟他頂嘴,跟他嘔氣,原來我就是像這些石頭這麼硬的臭脾氣。」

我說:「今天帶你來,真是帶對了,真有效。明天早上志工早會,你要上台向師公報告心得。」

把三個榻榻米大的土地整理到可以種菜,我帶去的高中志工們個個滿頭大汗,但是人人都告訴我:這一趟流那麼多汗,才知道父母的辛苦,才知道父母對孩子的期待。

整地完畢,大家跟小孩玩,嘻笑聲充滿了整個屋子,大家玩成一堆,媽媽說:「這群孩子真好,我們家好久沒有這樣開心了。」我刻意帶高中志工隊跟案家的孩子互動,目的就是要讓這些案家的孩子感覺到:「有這麼多哥哥姊姊跟我們玩在一起,我們不是不一樣,我們也可以很快樂。」

於是我告訴這些案家的孩子:「你們一定要努力讀書。你們看這些哥哥姊姊,他們都高中了。你們也要像這些哥哥姊姊一樣,考上好學校,孝順父母,他們今天來幫你們整地,你們以後就有自己種的菜可以吃了。」

後來媽媽做兩份工作,早上洗碗,下午做清潔工作。因為孩子更大了,所需費用更多。媽媽說,這樣才夠用。每次去居家關懷,我總是會提醒她:妳很辛苦,妳自己也要多保重。

過年前的居家關懷,一位牙科醫師要求跟著我去,因為他從來沒去過居家關懷,一直希望參與居家關懷工作,我帶他去了。他看了有生以來最「空曠」的家,得知志工所做的一切,非常感動。回程車上,跟我們分享:「為什麼會有人活得這麼苦?」

這位牙醫沒有去找答案,跑去找家具行老闆:「你們有沒有賣不出去,或是囤積的一些貨?便宜賣給我?」老闆半買半送,這位牙醫送了一套沙發,兩個床墊給案家,並且興高采烈、很有成就感的告訴我:「師姑,我也做了一些事情。」意猶未盡,又補上一句:「以後有這樣居家關懷機會,要找我。」

我也對他來個機會教育:「好,你有很多付出愛心的機會,因為窮困的人很多;但是,我們要訓練他們自立的能力,造就他們有自立的條件和機會,不是讓他一直依賴我們,這是我們的救濟原則,很重要。」

年復一年,這個家庭越來越有進步。大女兒考上南部一所技術學院的五專部。但是媽媽憂心忡忡來找我:「顏師姊,雖有我有低收入戶證明,但第一次註冊,我沒那麼多錢,妳可不可以先借我,學校會退低收入戶學費,到時我再還妳。」

「那沒問題,需要多少錢?」

「我存了一點錢,還是不夠。」

我看她吞吞吐吐,真是心疼到無法形容,窮人家也有尊嚴,她一定是非到不得已才開口借學
費,要不是女兒這麼爭氣,她不會這麼低聲下氣。

「妳跟我說多少錢?請說。」

「我必須先給學校二萬塊,退的時候再還給妳。」

「孩子讀書很重要,沒關係,我先幫助妳,學校退了錢,妳再還給我。」我又加強叮嚀:「要
脫離貧困,孩子一定要受教育。妳要記住,孩子一定要讓她好好讀書。」

一個月後,媽媽打電話給我,說要還我錢。我們志工再度去居家關懷,我發現爸爸看起來比較爭氣,因為女兒在讀技術學院,所以他覺得,不能再這樣混日子了。女兒給他尊嚴、給他驕傲、給他希望和為了生活而奮鬥的力量來源。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爸爸會開始做家事。我們所有志工都覺得,這個家開始有希望了,一定扶得起來。

我常常應邀授課,一個週末下午,我為「主管培訓班」上課,這個班不是培養主管,是把主管培養成慈濟委員,深入慈濟人文精神。我上的課程名稱就叫居家關懷,但居家關懷不是坐在室內的椅子上就可以關懷,是真正出發,人到現場,親自付出愛心的關懷。我帶的那一組都是主任級醫師,還有護理部主任,於是我告訴他們:「我們有一個小病人,她叫小君,是無肛門症、水腦症患者,她家每次下雨都漏水,我想把屋頂整修好。不知各位覺得如何?」

大家紛紛回應:「好,我們跟著妳去居家關懷。」「去的時候不只看病,可以看他們生活有什麼要幫助的。」「到現場比較瞭解狀況。」

第二天我還約了慈誠隊師兄,一群人就去了。到了之後仔細勘查,一位醫生說:「怎麼屋頂破成這樣?什麼都沒有,怎麼辦?」另一位醫生說:「我們來幫他們家隔間。」還有一位醫師說:「順便油漆一下,看起來才會更像新家。」

我立刻笑著問:「你們說的,我聽到了。這筆錢誰付啊?」

又一位醫師回答:「當然是我們自己出。」

「好,既然你們這樣說,我請人來估價,看一共需要多少材料費,至於施工費,我們就省下了,就請各位來敲敲打打。」

「顏師姊妳放心,我們會。」

一星期後,原班人馬再度出動,寫病例的手、拿針筒的手、執手術刀的手,全部戴上工作手套,變成倒垃圾的手、刷油漆的手、拆屋頂的手。看到各種尺寸的蟑螂來去自如,又看到手掌大的蜘蛛如入無人之境,一位護理部女性高階主管對她旁邊的慈誠隊師兄說:「師兄,等一下如果我暈倒,你要扶我一把。」師兄一怔,馬上反應過來:「是,沒問題,」過了一會,馬上又說:「妳放心,這裡有很多醫生。」

他們家只剩一面完整的牆壁,我還不忘叮嚀手勁特大的慈誠隊師兄:「要特別小心,唯一牢固的是這片牆壁。」一位醫師設計在客廳鋪軟木墊,這樣一來可以讓孩子打地鋪,既可以當客廳,晚上可以睡,可以玩。

這樣一來,要追加預算,醫生又告訴我:「沒關係、沒關係,該做的就要做,要做就要把它做到最好,不能做一半。」

案家二女兒沒想到有人會來幫他們家整修房子,高興得不得了。馬上打電話給在南部的姊姊,姊姊驚訝的聲音連我站在旁邊都聽到,透過電話筒傳來姊姊的極度歡喜:「真的嗎?我們家會改變嗎?」

妹妹說:「真的,好多人來。爛木板都敲掉了,醫生有幫我們油漆,窗戶都改了,他們還幫我們家又新開了二扇窗。」

完工落成之後,約定聖誕節前夕「交屋」慶祝,當天發生了一件令我非常感動的事:一位醫生不只出錢,還帶著自己小孩一起來,帶玩具一起來,小孩送玩具給小孩,玩在一起,一起在玩。

十幾年來,我帶著志工師兄師姊居家關懷,最近幾年我開始帶著醫師護士居家關懷,師兄師姊的感動與成長那是不用說的,醫師護士的慈濟人文氣質大大提升了,醫療人文精神也相對散發出來,這些我平時看多了,當然默默予以嘉許和肯定。但是這位醫師把自己的小孩帶來,一起玩,玩在一起。看孩子們玩得那麼融洽,我當下直接對這位信仰基督教的醫師說:「雖然你不拜佛,但你很有佛心。」

「佛心?什麼佛心?」

「慈悲與智慧。跟我來居家關懷是慈悲,帶小孩來送玩具是智慧。」

醫師笑一笑,對我說:「雖然妳不信上帝,但妳做的是祂做的事。」

案家三女兒跑到我旁邊,「師姑師姑,我前天就有帶我同學來我家玩,他們都說,你家怎麼變
那麼漂亮?」

「對啊,要好好讀書,孝順父母,要感恩喔。」

醫生幫他們裝飾聖誕樹,幾個小孩在聖誕樹旁邊像彈簧一樣跳來跳去,二女兒好高興:「師姑,我家好漂亮。我作夢都想不到,我家會有聖誕樹。」

我說:「因為你們都很期待聖誕樹,醫生叔叔特別來替你們裝的。」

小君念啟智學校,白天搭學校專車,晚上再由媽媽帶回。其他小孩也懂得餵小君。以前老大在家,訂了生活公約,規定這規定那,十足大人模樣。現在老大去南部唸書,由老三煮飯。我問她:「妳怎麼煮?」

「這就是我煮的,很簡單。」我看著餐桌上一盤燙青菜,一盤炒五香豆乾,稱讚她:「妳煮得真好,也要告訴小妹:妳也要學習煮。」

一直在旁邊的小妹馬上說:「師姑,我也會煮。」

「好,這樣就可以減輕媽媽的辛苦。家裡好好照顧好,我們會再來看你們。」

這個家一直漸漸扶植起來。因為父母心中有希望,老大讀書回來,有專業技能,可以去上班。一家都在改變,看起來改變較多的是爸爸。變得比較有責任感,後來也去工作。

因為小君這個病人,我們把一個家振作起來。我們不止關心病人,關心整個家庭。把家振作起來是最重要的,因為小君在家裡才會得到照顧,最重要的是媽媽沒有放棄她。一開始我們就持續鼓勵媽媽,因為我們知道這個家的關鍵在媽媽,養孩子也在媽媽,容忍丈夫也在媽媽。

有一天,爸爸來社服室告訴我:「慈濟不用幫助我家了,我現在工作很穩定。」

我們終於把這個家振作起來,慈濟關懷個案,扶貧脫困,都不是一天兩天、不是一個月二個月居家關懷就可以結案,常常是需要好幾年,更別說投入的人力、物力、精神和時間,但是,當案主一句「慈濟不用再幫助我們家」,所有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

雖然沒有援助他們經濟,我們後續又改造他們的房屋,主要是去裝窗簾,讓陽光不直接刺眼。二女兒對我說:「師姑,我作夢都沒想到,我們家會有窗簾。」

這家的小孩說了三次「我作夢都沒想到」,小孩的世界是最單純美好的,小孩的想像力是最天馬行空的;但是,連小孩都想不到的美麗畫面,要如何才能完成呢?我們常聽人說「美夢」、「連作夢也想不到」,可見,現實生活中真的有比美夢更美的境界,所以人們才會「連作夢也想不到」。

我想,如果現實生活中真的有比美夢更美的境界,那一定是因為愛吧。花蓮慈濟醫院常住志工顏惠美口述

王竹語作品《無常看人生》
 樓主| 發表於 2012-4-16 15:00:45 | 顯示全部樓層
王竹語作品《無常看人生》

第12章 走在命運前面



一進病房,我還沒開口,阿娥就先問我:「李先生呢?」

「他很好,妳不用擔心。」

阿娥本來是陪李先生從台中來花蓮慈濟醫院開刀,結果李先生沒開刀,反而是阿娥開刀了。這就是醫院,什麼事都有可能,每件事都有啟示。

「我被李先生設計了,他騙我說他可能要開刀,結果根本沒有。」阿娥苦笑,「他很奸詐,知道我有乳癌、淋巴癌,故意要我陪他來醫院,然後就跟我說:妳常說身體不舒服,既然來了,何不順便檢查?」

我幫阿娥接下去:「結果醫生說:既然檢查了,也知道這麼嚴重了,何不順便開刀?所以妳就被推進手術室了。」阿娥躺在床上,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阿娥開的可不是普通的刀,她得了乳癌,切除一個很大的腫瘤。

李先生是阿娥的房東,兩人結識已久,李先生還滿照顧阿娥的,對她很好。阿娥獨自扶養三個肌肉萎縮症的孩子,老二已經往生。老大和老三因為肌萎症,四肢肌肉一直萎縮,只有容貌還是正常人的大小。

連續生了三個這樣的孩子,婆家那邊很不諒解,冷朝熱諷,什麼難聽的話都說出口,阿娥後來也跟先生離婚了。雖然離婚,苦難並沒有結束,阿娥娘家更不諒解:「丈夫那邊憑什麼說是自家女兒的錯?真是太侮辱人。」但是聽了太多繪聲繪影,娘家也沒給阿娥好臉色。

肌肉萎縮症是由雙親或雙親其中之一的異常基因所遺傳;然而,有三分之一的「杜顯性病童」,家族完全沒有肌萎症病史,因此目前醫學尚無法確定肌肉萎縮症一定是遺傳的。

婆家的壓力,娘家的壓力,扶養三個重症小孩的壓力,壓得阿娥喘不過氣來。十六年前,阿娥的第三個兒子七歲的時候,台中的慈濟人伸出援手,協助阿娥心靈上、生活上度過各種難關;然而,雖然有善心人士的援手,命運之神的魔爪卻再度伸向阿娥:阿娥得了乳癌、淋巴癌。一般人受到極度苦難,難免會抱怨命運不公平、太殘忍,但是阿娥彷彿已經被命運折磨到連抱怨的力氣都沒有。

病房裡,開完刀的阿娥氣色看來不錯,她知道台中的師姊已經跟我談過她的背景,大概是習於慈濟人的關愛,她很直接問我:「我對父母很好,對公婆很好,照顧孩子也是盡心盡力。為什麼會這樣?」

我也很直接回答:「我沒有答案。」

她又說:「父母誤會我、公婆不諒解我,我也都認了,反正我好好照顧這三個小孩就是了,我還得癌症?」

「不給妳答案,妳才會一直記住問題。」我停了一下,又繼續:「為什麼要妳記住問題?因為啟發人的往往不是答案,而是問題。」

「老天故意這樣整我,我已經認了。」

我用力搖頭,皺著眉:「妳當然不認,所以妳才可以活下去;而且,老天整妳,妳也可以不用讓祂得逞。」

阿娥陷入沉思,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忿忿不平或哀傷的表情,就是這種認命,讓我更心疼。我往前靠近了些,柔聲說道:「妳如果真的要問為什麼,我可以告訴妳:有因就有緣,有緣就有果。」

「什麼因?」

「妳不承認妳太勞累嗎?你不承認妳自己的壓力很大嗎?妳不承認妳太自責、認為自己是罪人?」

她沒有答話,我說得更溫柔:「原諒自己,妳才能繼續妳的人生。」

她還是不說話,我問:「妳有好好休息過一天嗎?妳告訴我。妳有好好善待自己一天嗎?妳告訴我。這就是因。人不是機器,人就是人。今天如果妳是一部車,整天二十四小時都開,都不休息,再怎麼好的車也會出問題。」

「應該做的,可以做的,我都已經做了,也走過了我不能走和能走的路。」

「我知道妳有,妳一直對自己太嚴厲了,從現在開始,妳應該開始善待妳自己了。」

阿娥又陷入沉思,臉上籠罩一層迷惑。我告訴她:「妳要原諒那些攻擊妳的人,這並不容易,因為攻擊妳的人的正是妳最親密的人。沒有人是完美的,所以有原諒這兩個字。如果沒有原諒,我們都會迷失了,迷失在自己的恨意裡。如果恨可以解決一切,那這個世界就不需要愛了。」

「我沒有恨任何人。」阿娥小聲的說,我幾乎快聽不見。

「妳沒有恨任何人,妳只恨妳自己。恨自己為什麼生下這樣的孩子,妳一直認為生下這樣的小孩是妳的錯,一直自責,一直懲罰自己。所以得癌症也不去治,以為這樣糟蹋自己,業障就會減輕。妳有好好愛惜過你自己嗎?妳只是在糟蹋自己。」

「我沒有糟蹋自己。」阿娥說話聲音越來越小。

我心疼極了,越心疼我越要說:「妳生病了,可以把孩子送到機構,讓他們受到專業照護。等妳身體狀況比較好的時候,再把孩子接回身邊。孩子會更珍惜媽媽的愛。而且妳洗澡自己就發現,乳房有硬塊,這是警訊,妳也不理它,因為妳認為沒時間,擔心一開刀下去,孩子怎麼辦?妳竟然可以這樣一直拖著,讓乳癌跟著你十多年?」

阿娥看了我一眼,好像想說什麼,又搖搖頭。

我說:「妳早就被診斷出有癌症,可是這十七、八年來為什麼都不想辦法解決?乳癌不開刀,一直拖著。妳說十七年前孩子還小,要照顧小孩,沒時間治療癌症,那還說得通;可是現在妳最小的孩子也已經二十三歲,最大二十八歲,妳沒有理由再說沒時間,妳一直拖,一拖再拖、一拖再拖,一件衣服破個小洞不補,當然變成大洞,最後只好丟掉。」

阿娥哭了。我順手拿起面紙為她拭去眼淚,「妳要放掉心中的痛苦,不要再想以前婆家娘家那些傷害妳的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從現在開始,妳要愛妳自己,妳從來沒有好好愛過妳自己。」

阿娥放聲大哭,我讓她一直哭,偶爾輕輕拍拍她的背。

阿娥哭了一會,對我說:「妳太殘忍了,把我心裡的話都講出來。」

「我哪有殘忍?我是希望妳把我當知己。」

「別人不敢講的話,妳敢講。」阿娥心情平復了許多。

「我只是分析,因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當妳一直陷在自己的情緒,就會覺得自己的解決方式最好。可是妳能活多久?世事都不會變嗎?妳沒有好好吃過、沒有好好睡過、沒有好好休息過,妳折磨自己那麼多年,從現在開始,放掉仇恨吧。」

第二天我跟李先生到病房看阿娥。經過昨天的一番談話,我不知道阿娥在想什麼。李先生的臉色看起來有點發白,經我詢問,他說昨晚沒有睡好。

我們來到阿娥床邊,護士小敏在隔壁床換藥,阿娥看了李先生一眼,跟我說:「我和兒子往生以後,遺體捐作病理研究。」

我點點頭:「妳現在可以填單。妳為什麼淋巴、乳房都有癌?經由病理解剖,我相信妳可以提供很好的研究。至於妳兒子,可以提供腦組織,讓醫生對肌肉萎縮症更有掌握。」

「我兒子也病理解剖?一刀一刀割,那不是很痛?」

果然是天下父母心,我說:「人都死了,還會痛?」

李先生覺得非常奇怪:「妳們昨天談了什麼?怎麼一下子就談到死了以後病理解剖?」
我說:「我們沒談什麼,談了一些真心話。」

阿娥笑了笑,「我是忽然想到的,很奇怪,人一住院就會想到平時不會去想的事。」

「你們談,我去買果汁。」我走出病房,經過走廊,遇到剛剛在旁邊換藥的小敏。她說:「師姑,很誇張耶。人家母子明明活得好好的,妳們還可以談到病理解剖。」

我笑著說:「我當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跟任何一個病人這樣談,阿娥也不是輕易跟別人談這個。她受了很多苦,這樣的人有一個特點:他們比我們一般人更知道什麼是生命中真正有意義的事。」

我買了果汁,又回到社服室拿一包五穀粉,再度回到病房。阿娥在生病,我們志工不只關心她,還陪在她身邊,台中的慈濟人已經連續關懷十六年,我們這點付出,實在微不足道。

一回到病房又不見李先生影子,問阿娥,她「嗯」的一聲,完全不想回答。

「喝果汁?」我問。

「不,我想喝點熱的。」

「那好,我幫妳泡五穀粉。」我走到茶水間,竟然碰到李先生。還沒問他怎麼會在這,他說:「阿娥一想到被丈夫拋棄就會哭。」我點點頭,默不作聲,看著李先生,問他:「那你怎麼勸阿娥?」

「我這個人不太會講話,我只說,阿娥,妳不要再被妳丈夫牽著鼻子走,不要再讓妳丈夫來決定妳的情緒。」

「對,就是這樣說,很好啊。走,你跟我過去,再提醒她一次,受傷的人最需要我們多多提醒,教她怎麼恢復。」

李先生好像忽然想起什麼事,變得不太自在,連忙說自己有事要去樓下,急急忙忙走了,我追出來,看著他迅速消失在走廊的身影,不禁嘆了口氣。

我只泡了半杯,回到病房,阿娥雙手接過,小心捧著杯子,慢慢靠近嘴巴,輕輕喝了一口。不由自主深呼吸了一下,稍微閉上雙眼,這個時候,似乎只是喝一口熱的五穀粉,就成了最大的幸福。

阿娥又喝了一大口,放下杯子,十分傷感:「我這一生,只有住院才像個人。」

我的心好像忽然被人扭絞了一下,阿娥接著說:「其實,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要看開一點,我心中還是有怨跟恨。」以阿娥的遭遇,若是她心中完全無怨無恨,我可能會馬上向她膜拜。

我告訴阿娥:「我也曾經埋怨,心中有恨。」

阿娥很驚訝:「妳個性這麼好,在醫院當志工,做得那麼快樂的人,也會怨?也有恨嗎?」

「我在做慈濟委員,還跟人家收功德款,為何佛祖都沒有保佑我?甚至有一次我很挫折、很生氣,還把勸募本摔到床上,心裡告訴自己,我不要做慈濟委員了。」我說完抓住阿娥的手:「妳別告訴上人。」

阿娥輕輕一笑,「大家都說要認命,認命這兩個字,要說是很容易,做到是很難。我這一次聽到我是癌症末期,本來很想帶著兩個孩子一起自殺。後來有件事氣不過,因為這件事,我就是要活下來。」

「什麼事?」我一聽到病人有結束生命的念頭,全身每一個細胞馬上立正。

「我家人說一些有的沒的,說我跟李先生怎樣,說得很難聽。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活著,證明我什麼都沒做。」

「那妳跟李先生有怎樣嗎?」

「就是沒怎樣啊。」

「沒怎樣就沒怎樣啊,為什麼怕人家說怎樣?」

「就算我想怎樣,我是個病人,我又能怎樣?」顯然很激動。

我拉著阿娥的手:「沒有關係,清者自清。他是妳房東,你們同住一棟房子,兩個人都單身,如果真心相愛,他也願意真心照顧妳跟小孩,那也不能算是一件壞事。可是成為一家人的其他因素還有很多,都是要細細考慮的。」

阿娥看著我,只是嘆氣。過了不久又問:「妳怎麼這麼會看透別人心底?」

我淡淡一笑:「我們這種過來人,因為受過傷,所以不會輕易把自己交給別人。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優點是不容易再受第二次傷害,缺點是封閉自己,所以自己的世界可能會只有一點點。要不是因為慈濟,我還真不知道原來我可以做個有用的人。」

阿娥出院前一天,她的姊姊和妹妹都來了,她們覺得親姊妹都沒有辦法解開阿娥的心結,但是我卻可以跟阿娥談得那麼好,我真正打開她心門了。

疾病可以改變一個人,徹底的改變。我也對她們說:生一場大病,會大悟大徹。

阿娥出院了,回到台中,由台中的師姊繼續關懷,她還是需要到大林慈濟醫院繼續化療、電療。她告訴我,一定會記住出院前我跟她說的話:「自己已經夠苦,不要再苦到別人,也不要再苦到下一代。」

有心人就該多用一點心;於是,我更鼓勵阿娥到大林慈濟醫院當志工,如果她看到有人怨天尤人,動不動就抱怨這個懷恨那個,就跟對方說:「我丈夫拋棄我,我又獨立撫養三個肌肉萎縮症的重症小孩,自己又得兩種癌症,你的人生有比我慘嗎?如果有,你再來怨、再來恨。」我想,如果有人還在她面前抱怨老天對待不公平,那簡直是無病呻吟。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來慈濟醫院當常住志工?

我的回答是:用生命換慧命。

怎麼換?

生命有限,慧命無窮。當生命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存在時,死亡已是毫無意義。以病人為師,以病人家屬為良友,才能知道他們家為什麼這麼不和諧?病人要的是精神支柱。以阿娥來說,她必須認命,要接受這三個小孩。要勇敢承擔,更要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對,就是「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好像是一說就懂,所以去細想這句話意思的人並不多。要怎樣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就是要認命。這個認不是認輸的認,是認清的認,是先去認清厄運在命運之路上怎樣搗蛋,造成痛苦,才能想出辦法滅苦。

慈濟人可以關懷一個個案十六年之久,台中的師姊一直在幫助阿娥,當她的精神支柱,幫她滅苦。所以認命的真正意思應該是認清生命,想好對策,勇往直前。在醫院當志工越久,我就越覺得命運是跟在走在命運前面的人的後面。(花蓮慈濟醫院常住志工林蘇足口述)

王竹語作品《無常看人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0-15 22:53 , Processed in 0.024145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