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803|回復: 9

[異世大陸] 唐門高手在異世 作者:莫默 (已完結)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10-30 23:44: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內容簡介︰

      寧遇閻羅王,莫惹唐門郎!

        行走在黑暗之中,卑鄙卻不失本性,無恥卻不丟風度的勾魂使者!

        一個唐門弟子重生到一個全是女子組成的門派之後的故事。

        老天順我老天昌,老天逆我叫他亡!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5: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異世唐風

    唐風覺得自己很倒霉。

    自從十五年前唐風一身武藝稍有小成,出了唐家堡遊歷四方,在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捨命救下一位即將被撞的孩子之後,他就一直很倒霉。

    那次被撞讓他這十五年來一直躺在床上,徹底成為了一個廢人。雖然門中幾位長老多番為他輸入精純內力,卻始終無法讓他重新站立起來。

    這件事讓整個唐門的高層都蹉歎不已,唐風是唐門百年來不世出的奇才,假以時日,唐風的成就必然能超過所有人,但是這份希望卻早早夭折了。

    躺在床上這些年,唐風也自問過無數次,如果時間能夠倒流,在他知道結果的情況下自己是否還會去救下那個即將被撞的孩子。

    答案是會!如果不救,唐風自問這一輩子自己也無法安心,日後成就再高又能如何?雖然最終落得個下半身殘疾的下場,可卻換來一生的心安。

    人命貴如天,人性不可滅!

    十五年來,唐風查閱了天下所有的醫經,結合自己的現狀,研究出了一套金針刺穴的醫療手法,這才剛有起色,好不容易感覺自己的下半身有了一些反應,一道閃電橫空出世劈中了唐風,迷迷糊糊地就被牛頭馬面兩位鬼神鎖到了閻羅殿。

    唐風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在床上躺著,沒惹誰沒招誰,怎麼就有一道閃電從窗戶劈了進來,而且還那麼精妙準確地劈中了自己。

    抬頭看了看高台上端坐如山的黑面壯漢,唐風強忍著心頭的怒火,冷目相視。

    就是他,號稱掌管活人生死,調控陰魂輪迴的閻羅王。

    「唐風!」閻王將桌子驚堂木一拍,大喝一聲。

    唐風走上前幾步,橫眉冷對。

    「你可知罪?」閻王搖頭晃腦,又喝一聲。

    「我何罪之有?」唐風面紅耳赤地怒吼。

    「你可知道你這一世多活了十五年?早在十五年前你就應該魂歸地府,進那輪迴之道。」閻王乾咳一聲,口氣雖然強硬,可底氣卻稍顯不足。

    「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唐風瞪著台上閻羅說道,「生死不由我,是在你的掌控之下!我又怎會多活十五年?」

    「咳,這……」閻王臉色訕訕,「本王事物繁忙,有時候是難免有些失誤。」

    「這關我屁事?」唐風越想越是生氣,「十五年前我捨命救下一人,換來的卻是十五年臥榻之苦,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些起色,你又讓牛頭馬面捉我到此!我何罪之有,你又算哪門子閻王?」

    眼看唐風就要暴走,牛頭馬面在一旁趕緊拉住他,口上陪笑道︰「息怒息怒!」

    閻王的黑臉越發見黑,弱弱道︰「不管如何,你多活了十五年卻是個事實。」

    「你想怎樣?」唐風問道。

    「待我算算看……」閻王裝模作樣掐指一算,口上驚訝叫道︰「哎呀,恭喜你,你下一世還是輪迴為人,這就好辦多了。」

    「什麼意思?」

    「你這一世多活了十五年,那麼就從下一世斬去十五年壽元作為賠償,算得上公平吧?」閻王搓著手笑呵呵地問道,儼然就是市井中的小販。

    「憑什麼?」唐風大怒,「這是你的錯,為什麼要我來承擔?」

    「鑒於你十五年前救下一人,成就無上功德,本王免去你重新成為嬰兒之苦。牛頭馬面,帶他進輪迴通道,找個十五歲年紀的廬舍,讓他托魂轉世去吧。」閻王大手一擺,竟然不再理會唐風的怒罵。

    牛頭馬面好不容易把唐風拉扯出閻羅殿,引著他朝輪迴道走去。

    「小兄弟,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牛頭在一旁勸解道。

    「是啊是啊。」馬面也在一旁猛點頭。

    唐風猛翻白眼︰「這算什麼福運?平白無故就被斬去了十五年壽元,換做是你,你願意?」

    「話不能這麼說。」牛頭壓低了聲音,湊近唐風耳畔邊道︰「閻王對你算是很不錯了,雖然這件事錯不在你,但你多活了十五年卻是無可爭議的。難道你沒發現閻王都沒讓你喝孟婆湯,走奈何橋麼,這也算是一種補償。」

    馬面也在一旁道︰「這次再入輪迴,你是托魂轉世,所以那具身體並不是按你本身的意願成長起來的。閻王怕你不喜歡,特意囑咐我兄弟二人再送你一份大禮。」

    「什麼大禮?」唐風疑惑道。經歷最初的暴怒,唐風也漸漸平靜了下來,自己這一生,有十五年躺在床上,雖然說現在有點起色,可誰知道最後自己是否真的能再站起來?

    與其繼續躺在床上飽受折磨,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還不如早點解脫,所謂早死早超生。

    牛頭馬面對視一笑,馬面伸出手指,在唐風額頭上一點,一大串莫名其妙的信息就進入了唐風腦海中,唐風還沒來得及消化,只見牛頭大手一張,一股陰風暴起,夾雜著無數嗚咽哀號之聲,一點綠光幽幽地出現在他的掌心上。

    牛頭道︰「這是我十年鬼神修為,再多的話你承受不了,對你轉世之後的身體有幫助。」一邊說著,牛頭曲指一彈,這團幽幽的綠光便進入了唐風體內。

    「多謝兩位。」唐風拱手道。

    想了想,唐風又好奇地問道︰「閻王經常這樣忘記收人魂魄麼?」

    馬面砸砸嘴道︰「也不是經常,偶爾有那麼一次。」

    唐風呵呵笑道︰「看樣子我並不孤單。」

    牛頭感慨萬千︰「小兄弟你算是幸運的了。我記得有個人那才叫悲慘。多活了整整八百年之後閻王才想起收他魂魄,本來他這幾十世中還有幾次可以輪迴為人,可就因為這樣,直到現在還走的畜生道,一直在還債。」

    「嗯!」馬面唏噓不已︰「我記得那人叫彭祖!」

    ……

    @@

    一生中經歷的事情就彷彿走花燈似的在唐風面前閃現,從出生到死亡,事無鉅細,讓唐風有一種如夢似幻的不真實感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進入輪迴道的魂魄終於變得沉重起來,慢慢地下墜,最終落到了谷底。

    耳鳴,目眩,頭腦發昏,雖然讓人很難受,但是唐風知道,這是自己的魂魄在跟這具身體開始融合的徵兆。

    牛頭馬面最後告訴過他,因為輪迴道連接了無數位面,所以他們也無法得知唐風會進入什麼地方,甚至連這次重生之後唐風是男是女也無法判斷。

    千萬不要是個女人!唐風心中暗暗祈禱起來,若是讓自己一個大男人的魂魄進入一個女人的身體,還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漸漸地,那種強烈的不適稍微淡薄了一點,雖然如此,可魂魄彷彿被撕扯的那種疼痛卻依然讓人無法忍受。無數原本屬於這個身體的記憶蜂擁而來,一瞬間充斥了唐風的所有思維。

    唐風第一時間將最重要的信息抽離了出來,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

    是個男人!自己正在融合的這具身體是個男人,而且巧合的是,這具身體原本的姓名也叫唐風。

    看來真是有緣啊,唐風不禁感慨萬千。

    任由魂魄和身體慢慢融合,唐風開始整理自己腦海中多出來的無數信息。

    這個世界已經不是自己原本的世界了,也沒有唐家堡,更沒有先進的科技技術,這個世界繁衍出了屬於自己的文明。

    這是一片被稱為天罡大陸的地方,和原來的世界不同,天罡大陸習武成風,各種大小宗門、世家和勢力林立其中,佔據著或大或小一塊範圍繁衍生存,甚至就算是普通人,也有習武的習慣和根基,只不過天資不同,所學不同,終究限制了他們的發展,雖說如此,可天罡大陸中人的平均壽命卻比原來的世界高出不少。一個普通人活上百來歲還老當益壯也是正常的事情。若是稍有成就,能活個幾百歲也不在話下。

    唐風現在身處的地方便是天罡大陸李唐帝國其中一家宗門的所在,天秀宗。

    天秀宗和其他宗門不同,宗內從宗主到長老再到普通弟子,全是女人!沒有任何男人的存在。唐風也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留在宗內,而且不日便要離開這裡。

    整個宗門內全是女子的在天罡大陸也不是沒有,比如說翠微坊和抱花堂,她們的選人標準和天秀宗一樣,只要女子,不要男人。但若是論名氣,還是天秀宗更大一些,甚至可以說猶有過之。

    原因無他,在多年之前,天秀宗也是很有名氣的宗門,整個宗門下轄弟子上萬,高手無數。但自從十幾年前經歷被稱為「天秀慘變」的磨難之後,宗門實力大減,再被敵對勢力趁機騷擾圍攻幾次,宗門弟子損傷無數,這才漸漸衰落了下來。今日的天秀宗,已不復往昔的光輝。

    正當唐風在融合著這些記憶的時候,鼻尖卻突然傳來一抹幽幽體香,感覺像是有個女人湊近自己,因為有幾縷髮梢掃過了唐風的臉頰,癢癢的。

    耳畔邊隨之傳來一陣緊張無比甚至顫抖的聲音︰「唐風,不要怪我,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柳公子說……只要殺了你,他就會娶我!我要為肚子裡的孩子考慮!而且,你我本來就不般配,你這種人怎麼能對我有想法?對不起!」

    聽到這番話,唐風大急。心想老子才剛剛托魂轉世重生,怎地莫名其妙就有人要來殺自己了?他想動,可是卻根本無能為力,渾身上下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

    「蹭」地一聲輕響,那是利刃出鞘的聲音,唐風甚至可以想像到,一個女人就站在自己床邊,手上拎著一柄長劍,慢慢地將劍尖朝自己捅來。

    一抹冰涼帶著死亡氣息的感覺從胸口處傳了過來,胸口處傳來一絲疼痛。如果自己再不反抗的話,下一刻就會再次回到閻羅殿。

    不知道到那時候牛頭馬面看到自己會做何感想。

    天罡大陸一日游?還附贈返程票的!

    危機關頭,唐風原本渾渾噩噩的腦海突然一陣清明,也不知道哪生出的力氣,猛地睜開了眼楮,怒喝一聲︰「賤人!」

    床邊站著的女子原本就心驚膽顫,這是她生平第一次殺人,手法難免不夠嫻熟,再加上心虛無比,被唐風這麼一吼,不由惶恐無比地抬頭朝唐風看去,四目相對之下,這個女子的瞳孔一瞬間瞪得老大。

    無邊血海,滾滾骷髏,積屍成山,流血漂櫓!更有無數猙獰的鬼怪張牙舞爪地朝她撲來。

    「啊!」一聲撕心裂肺般的慘叫從這名女子的口中迸發了出來。

    唐風抬腳朝她手腕處踢去,長劍斜飛,叮噹落在地上,但是面前那名女子卻傻傻地看著自己,目光呆滯無比。

    鮮血不受控制地從傷口處流淌了出來,唐風伸手在胸口處連點幾下,急速湧出的血液總算變緩了下來。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5: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天秀

    「發生了什麼事?」屋外傳來幾聲女子的嬌喝,隨之一陣細細碎碎的腳步聲由遠及近迅速朝這邊傳來。

    唐風的住處叫做煙柳閣,雖然處在天秀宗中比較偏僻的位置,可剛才那個女子叫的如此慘絕人寰,自然會被一些人聽到。

    不到片刻時間,房門便被人碰地一腳踹開,緊接著七八個身穿素衣相貌極美的妙齡女子湧了進來,一個個秀眉緊鎖,環視四周。

    等看到那個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手還保持著持劍姿勢的女子之後,眾女不禁疑惑地問道︰「這是怎麼了?」

    唐風強忍著腦海中的疼痛,眼簾在面前這些看似熟悉又陌生的俏麗面孔上一一掃過,這些女人,唐風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可是這具身體的記憶正在跟自己融合,唐風一時半會也無法記起那麼多。

    相比之下,胸口處被刺的疼痛顯得那麼不值一提。

    「她想殺我!」唐風從喉嚨裡憋出幾個字來。

    「啊?」眾女驚詫無比,扭頭朝唐風看去,這才發現,唐風整個的胸口處鮮血淋淋,染紅了大半個胸襟。

    眾女這才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其中一個看起來年紀稍大的女孩道︰「快請宗主和幾位長老前來!」

    她身後一個女子應了一聲,拔腳就衝出了門外。

    屋內的氣氛陡然陷入了沉寂之中,剛才開口說話的女子看了看唐風,又看了看失魂一般的師妹,走上前去柔聲呼喚道︰「小婉,小婉!」

    一連呼喚了許多聲,這個叫小婉的女子也是毫無反應,原本明媚無比的雙眸此刻竟在急速地抖動著,臉色也是蒼白無比,一身香汗淋淋,彷彿從水裡撈出來似的。

    「你對小婉做了什麼?」那女子見白天還活蹦亂跳的師妹竟然變成這個樣子,忍不住扭頭朝唐風厲聲喝道。

    「哈哈!」唐風長笑一聲,鄙夷地看了這個女子一眼,譏諷道︰「楊玉兒師姐,此時此刻你是不是更應該關心一下我的傷勢如何?是否致命?」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唐風總算將這些人的身份理清楚了。這個開口說話的女子是天秀內宗的核心弟子之一,楊玉兒。而那個剛才要殺自己的女子,同樣是天秀內宗核心弟子,秦小婉。

    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整個天秀宗的三代弟子中,幾乎沒人待見唐風。

    不過沒關係,那是之前的唐風,而現在的唐風,是來自鼎鼎大名的唐門!

    雖然身體還很虛弱,可唐風卻能感覺得到,自己胸口這一劍之傷,差點就捅破了心臟,剛才若是再讓秦小婉刺入一分,自己真的就要魂歸地府了。

    被唐風這麼一陣搶白,不但楊玉兒詫異無比,就連跟隨在她身邊的天秀弟子們也同樣驚愕萬分。

    在她們的印象中,唐風是那種死皮賴臉,不知羞恥,膽小如鼠,任人欺凌嘲笑也是笑臉相迎,你打他左臉他會把右臉也伸過來的無恥男人。

    以往楊玉兒一個眼神就能讓唐風膽戰心驚半天,可今天怎麼氣勢這麼十足,居然膽敢跟楊玉兒師姐叫板了?

    「你不是沒死麼?沒死就是外傷,調養一陣就好了,有什麼大不了的。」楊玉兒冷哼一聲。

    唐風冷冷地看著楊玉兒︰「依師姐這麼說,是不是非得等我死了,才有理論的資格?」

    楊玉兒被唐風這麼一盯,忍不住心頭一虛,扭開了視線,心道奇怪了,我心虛幹什麼?這種無用的男人活在世上也是浪費,口上道︰「我不跟你糾纏,一切是非自有宗主和長老們裁定。」

    幾個平日裡跟秦小婉相熟的女孩子一直在呼喊她,可秦小婉此刻就跟一個木偶一般,傻傻地盯著唐風的位置,面上滿是驚恐過度的神色。

    才過了片刻時間,屋外又傳來一陣陣衣袂獵獵的破空之聲,一道綠色的身影刷地竄了進來,直接來到唐風床邊,無比緊張地問道︰「風兒,你怎麼樣?」

    唐風抬頭朝來人看去,只見面前出現一個年紀大約在三十歲的婦人,雍容端莊,無暇容顏,一頭長髮在腦後挽了個髮髻,身穿一套綠衣,成熟之中還帶著一絲俏皮的味道。

    這個婦人給唐風一種非常親切溫暖的感覺,她眼眸中的那份擔憂不是假裝的,而是發自肺腑的擔心。

    腦海中的記憶被翻了起來。林若鳶,天秀四大長老之一。唐風只知道,自己自從生下來就是被林若鳶撫養長大,也正是因為她,自己才能在天秀宗立足,否則一個全是女子的門派,如何能容得下一個男人的存在?儘管這個男人還只是個孩童。

    天秀有自己的門規,唐風今年十五歲,再過一年,他就要被驅出天秀宗,因為唐風一旦過了十六歲,就代表他長成為男人了。男人自然是不能留在天秀的。

    自己跟林若鳶是什麼關係,唐風不知道,小時候也問過不少次,林若鳶都是笑著說自己是她無意中撿回來的。如果說整個天秀宗有誰真的在乎自己,關心自己,那麼就只有林若鳶一人。

    唐風一直稱呼林若鳶為姑姑。

    面前這位姑姑臉色很難看,一方面是擔心唐風,一方面是惱怒到底是誰,居然下如此重手。

    唐風砸吧了下嘴,實在不好意思將姑姑兩個字喊出口,只是一笑道︰「死不了!」

    「傻孩子。」林若鳶泫然欲泣,伸手揭開唐風的衣服,柔聲道︰「讓姑姑看看傷勢。」

    唐風沒有反抗,任由她將自己上衣解開,當那一道劍傷呈現在林若鳶眼前的時候,這位天秀長老的眼淚吧嗒吧嗒地開始往下掉落。若是傷在別的地方,可能還不足以致命,可這是什麼地方?這是胸口!這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只要稍有差池,立馬就能讓人斃命。林若鳶雖然沒有親見當時的場景,可是也能想像的到其中的凶險。

    「是誰?」林若鳶猛地轉過腦袋,一雙鳳眼不怒自威,一一掃過在場的所有天秀弟子,沉聲問道︰「是誰下的手?」

    一幫女弟子一個個全垂下的腦袋,楊玉兒也是,再沒有剛才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神態了,彷彿一隻受驚過度的兔子。

    唐風看著好笑,卻又不能笑,哼唧哼唧兩聲表示自己現在相當痛苦。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6:0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混淆是非

    聽到唐風的聲音,林若鳶趕緊回頭安撫他道︰「風兒別動,這事我一定給你個交代!」

    楊玉兒在旁邊氣得咬牙切齒,剛才唐風跟她理論的時候分明中氣十足,哪有現在這般虛弱痛苦?惡狠狠地瞪了唐風一眼,眼中滿是警告和威脅的意思,卻不料正看到唐風對著她擠眉弄眼,別提多風騷了。

    楊玉兒為之氣結,恨不得當場拔劍,一劍結果了這個臭男人,卻礙於林若鳶在此,不敢有所動作,只能將一口惡氣吞回肚中。

    正在此時,門外又接連急匆匆地走進來四位婦人打扮的女子,為首一人風華正茂,氣質不凡,容貌雖然不能說是絕色,可也是上上之姿,只不過常年來的操勞讓這位婦人眼角出現了一些魚尾紋。她身後跟著的其他三人也是都是秀外惠中,蘭質蕙心的女子。

    天秀高層最有話語權的幾個人全來了!唐風自然認得當先一人正是天秀當代宗主,白素衣。她身後三人也都是跟林若鳶平起平坐的其他三位長老。

    算起來,天秀高層五人只能是二代弟子,秦小婉和楊玉兒她們是三代弟子。至於第一代弟子的行蹤還是個謎。

    見到宗主來臨,屋內的所有人都恭敬行禮。

    唐風裝模作樣掙扎著要下床見禮,稍微一動,忍不住疼的呻吟一聲,額頭細汗密佈,這倒不是裝得,畢竟自己的魂魄才跟這具身體融合,有很多不便之處,而且胸口的那道劍傷委實疼人。

    「你躺著。」白素衣纖手一揮,一股柔和的力道將唐風摁了下來。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白素衣淡淡地掃過眾人,輕聲開口問道。她也只是接到消息說有人刺殺唐風,前去稟報的那個弟子並沒有將刺殺者的名字說出來。

    林若鳶站起身來,冷冷地看著一幫三代弟子道︰「有人想殺風兒!」

    「是誰?」白素衣秀眉一挑,眼眸中一絲怒氣閃過,雖然說唐風在整個天秀就相當於一塊牛糞,可他的另外一層身份由不得白素衣不重視。儘管白素衣也不喜歡唐風,卻不得不委曲求全,讓唐風在十六歲之前待在天秀宗。

    三代弟子以楊玉兒為首,全都垂下了腦袋。

    「唐風你說。」見問不出什麼,白素衣索性將問題拋給了唐風。

    「我不說,我怕有人跟我秋後算賬。」唐風翻了翻白眼。

    「有我和幾位長老為你主持公道,你不需要顧忌什麼。」白素衣淡淡道。

    「呵呵。」唐風微微笑了笑︰「在這天秀內宗深幽之地,有人能在我胸口上刺第一劍,就能夠刺第二劍。我唐風實力不濟,惹不起。再說了,屋子裡也就這麼些人,誰傷了我難道不是一目瞭然的事情麼?還需要我說什麼?」

    「唐風你放肆!」白素衣身後一位長老大怒,唐風話裡的譏諷之意在場眾人誰聽不出來,擺明了就是說宗主的空頭支票無法保證唐風的安全。

    白素衣揮手打斷了這位長老的話,在屋內掃了一圈,最終定格在秦小婉的身上。

    事實也確實如此,屋內就這麼些人,秦小婉現在傻乎乎地站在那,一隻手還保持著持劍的姿勢,地上掉落的長劍更是秦小婉佩戴之物,就算唐風不指認,長眼楮的都能看到。

    白素衣之所以讓唐風指認,也只是以退為進的手段,好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唐風原本的性格,肯定是不敢指認的,這樣這件事就算揭過去了。可白素衣也沒想到,唐風一點面子也不賣,委實將她推到了一個死胡同裡。

    「她這是怎麼了?」白素衣疑惑地問道。

    「不知道,我們來的時候小婉妹妹就這樣了。」楊玉兒輕聲答道。

    仔細查看了一翻秦小婉現在的狀態,白素衣也是一頭霧水。外傷,內傷,沒有一絲痕跡。秦小婉就好像看到了及其恐懼的一幕,硬生生地被嚇成這樣。

    「唐風你知道她為什麼這樣麼?」

    唐風深沉無比地點了點頭︰「可能是怕血!刺我一劍之後她就這樣了。」

    白素衣眉頭一皺,瞪了唐風一眼,顯然認為他在胡說八道。

    唐風也奇怪無比,剛才他一直在思索秦小婉為何刺自己一劍,慘叫一聲之後就變成這幅德行,思來想去,也只能給秦小婉總結個暈血症的原因。

    但是暈血症也不應該是這樣啊,秦小婉應該直接昏倒才對,可為什麼她一雙眼楮瞪得老大,傻傻地盯著自己。

    白素衣將掌心摁在秦小婉的額頭上,也沒見她有什麼動作,半晌之後,秦小婉哇地一聲痛哭了出來,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地上,嬌軀更是瑟瑟發抖。

    楊玉兒趕緊摟住秦小婉,輕拍著她的背,柔聲安慰道︰「別怕別怕,沒事了。」

    「鬼怪!鬼怪!」秦小婉驚恐無比的呼喊著,使勁往楊玉兒懷抱中拱去。

    被秦小婉這麼一喊,其他三代弟子頓時覺得有些風聲鶴唳,冷風嗖嗖。

    「閉嘴!」其中一位長老喝道,這位長老名叫易若晨,正是秦小婉的師傅。

    聽到易若晨的叱喝,秦小婉忍不住流下淚來,雖然還是驚恐,可總算有些回過神了︰「我真的看到了,在唐風的眼中!」

    「還嫌不夠丟人麼?」易若晨大怒,上前來一巴掌甩了過去,吧唧一聲脆響,一道五指深痕印在秦小婉那張如花似玉的俏臉上。

    爽!唐風開心死了。

    「小婉,你為什麼要殺唐風?」白素衣居高臨下,俯視著秦小婉開口問道。

    秦小婉兀自捂著臉頰,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平日裡對自己疼愛無比的師傅,今天居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等到白素衣很不耐煩地問了第二遍之後,秦小婉才緩過神來,將早就捏造好的借口娓娓道來︰「唐風今天莫名其妙地暈倒之後,我就想來看看他。卻不料……」

    說到這裡,秦小婉抬眼弱弱地看了唐風一眼,宛若一個受盡欺凌的小女孩。

    「卻不料什麼?」易若晨冷聲問道。

    「唐風他對我在言語上多有挑逗,我惱怒之下正要離開,唐風他就獸性大發,想將我摁倒在床上……」

    屋內一片鄙夷之聲頓時響起,無數美眸噴著怒火朝唐風看來。

    秦小婉儼然很入戲,將自己遭受的屈辱盡數表現在臉上,委屈無比︰「逼不得已之下,我就轉身刺了他一劍!」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6:2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天秀慘變

    「事情原來是這樣。」易若晨怒視著唐風,嬌叱道︰「唐風你有何話說?」

    林若鳶急忙道︰「唐風不是這樣的人!」

    易若晨冷冷一笑︰「知人知面不知心!男人大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你還當他是小孩子?」

    「唐風是我一手帶大的,我瞭解他的為人!他可能膽子小了點,性格弱了點,但是絕對不會做出這等無恥的事情!」林若鳶也毫不示弱,據理力爭。

    正在此時,一陣啪啪的聲音傳了過來,不緊不慢,一聲接著一聲,如同銅錘一般敲打在眾人的心頭上。

    等眾人轉過頭去,正看到唐風躺在床上,臉上掛著似是而非的笑容,輕輕撫掌。

    「你這是什麼意思?」易若晨冷冷地看著唐風。

    「混淆視聽,顛倒是非,扭曲事實,把黑的說成白的!秦小婉你好樣的!這個借口在你來之前就應該想好了吧?或者,並不是你想的,是有人告訴你的?不過我總算明白一句話的意思了。」

    秦小婉身體一抖,根本不敢正眼去看唐風。這個殺人的借口確實是有人提點過她。

    「什麼話?」易若晨問道。

    唐風冷冷地掃過易若晨和秦小婉,低沉道︰「毒蛇口中牙,黃蜂尾後針,二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

    「唐風你有話直說!」白素衣也覺得這件事大有蹊蹺,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這麼簡單,當然不能聽信秦小婉的一面之辭。

    「那就我放開膽子說了。」唐風端坐了身姿,也不再客氣,「她秦小婉是什麼實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她身為內宗核心弟子,應該已經到了煉罡六品的境界了吧?我唐風是什麼實力?說好聽點,煉罡一品,說難聽點,屁都不是。試問,我能對她用強麼?她一根手指頭就能把我從天秀這頭戳到那頭!」

    滿屋的人都思考了起來,唐風說的話是事實,能成為天秀內宗核心弟子,實力自然不會太差,怎麼會被一個一點實力都沒的人用強呢。

    「好吧,就算我真的用強了,你秦小婉直接打昏我就行了。有必要動刀動劍麼?」

    「我……」秦小婉依然在瑟瑟發抖,我了半天終於想起什麼,趕緊說道︰「我當時心慌意亂,顧不得那麼多了。」

    「然後正好刺在我胸口的位置?」唐風扯開上衣,露出胸口那條長長的劍傷,這種致命的位置,怎麼會在無意中刺上?若說是巧合也有可能,但是這個可能性顯然不大。

    不給秦小婉狡辯的機會,唐風接著說道︰「你平時對我根本不假辭色,今日又如何會好心來探望我?白天我無故昏迷,你就趁機來取我性命!而且選的正是胸口這個致命位置,是也不是?」

    最後一聲爆喝,讓秦小婉手足無措,臉上心虛之意顯而易見。

    「若不是我命大,被疼痛刺激醒來,現在恐怕要被你秦小婉潑一身髒水了,到時候誰來跟你爭辯!秦小婉你記住,我唐風就算真的要找女人,也不會找你這種骯髒的賤人!」

    「好了。」聽到唐風罵得如此難聽,白素衣也有些掛不住臉面了,「事情我瞭解了個大概,是非曲直自有公論,這件事待我和幾位長老商議後再做決定。」

    今天這件事疑點太多。如果事情真的如唐風所說,那麼秦小婉最後為什麼沒能得手?還陷入了那種恐懼的狀態中?秦小婉又為什麼要殺唐風?

    「你們都散了吧,唐風你好好養傷,另外,傳莫丫頭過來給唐風治療一下。」白素衣揮揮手道。

    一幫三代弟子在宗主和長老們的帶領下,依次走出門外。

    秦小婉臨走之際,回頭看了唐風一眼。她在刺殺唐風之前,曾今說過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剛才她也怕唐風把自己的秘密抖露出來,可是唐風沒有。秦小婉還以為唐風那時候在昏迷中並沒有聽到。

    但是當回頭看這一眼的時候,秦小婉分明看到唐風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的微笑,嘴唇微微蠕動了兩下。

    孩子!秦小婉臉色大變,跌跌撞撞衝出門外!

    他聽到了,可是他剛才為什麼不說出來?如果唐風說出她有孩子的事情,那麼自己絕對死無葬身之地。天秀門規在哪擺著,更有前車之鑒,容不得自己反抗。一想起這些,秦小婉就心亂如麻。

    天秀宗大殿之中,白素衣和四大長老端坐在內,沉默半晌,白素衣才開口道︰「今天這事,你們如何看待?」

    易若晨自然是維護自己的弟子,站起身道︰「分明就是唐風見色心起,否則以小婉的秉性和脾氣哪會刺他一劍?」

    林若鳶冷哼道︰「我不管這事是誰對誰錯。但是風兒是那個女人的孩子!那個女人的手段如何,你們想必都清楚。當年她不殺你們,已經是顧及同門之誼,想為天秀留點根基。今天風兒幸虧沒死,若是真的死了,整個天秀就等著給風兒陪葬吧!」

    聽到林若鳶說起那個女人,在座的幾個女子都臉色微變。十幾年前的天秀慘變,她們也親身經歷過,見識過那個女人的手段。當時那個女人還有孕在身,一柄長劍殺得整個天秀雞飛狗跳,血流成河,無數弟子橫屍當場!

    六個月後,唐風被送到了天秀宗,指名要林若鳶撫養,為期十六年。

    「林若鳶你提那個女人幹什麼?」易若晨臉色訕訕。

    「我沒想幹什麼。」林若鳶幽幽道,「十六年,還剩下最後一年了。只要風兒離開了天秀,到時候是生是死她也不會責怪到我們頭上。」

    說著說著,林若鳶眼圈微紅,離開了天秀,風兒也不知道該如何生活,以他的性格,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存活不下來。

    「我只希望,在這最後一年,任何人都不要對風兒下手!」林若鳶拋下這句話,大步走出了門外。

    白素衣揉了揉額頭道︰「先將小婉看管起來吧,今天唐風話裡話外都意有所指,我需要查探清楚其中是不是有什麼內幕。另外傳令下,今天這事誰都不許外傳,違者門規處置。」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7:1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螓首蛾眉冰肌綃

    天秀宗一眾人等才離開沒多久,就又有一人走進了唐風的臥室。

    莫流蘇,天秀三代弟子第一人,林若鳶的親傳弟子,也正是剛才白素衣口中的莫丫頭。

    儘管在記憶中有過莫流蘇的影子,儘管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見到的女子無一不是容貌出眾,讓唐風看得目不暇接,可當莫流蘇邁進來的那一瞬間,唐風還是短暫地失神了片刻。

    一身青衣裹素腰,黛眼卷睫柳眉梢,娉娉裊裊從容步,螓首蛾眉冰肌綃。

    玉為骨,冰為膚,秋水為姿月為神。手若柔荑,皓臂如玉!

    有的時候語言顯得如此蒼白無力,莫流蘇的美不帶一絲人間煙火,彷彿滴落凡間的仙女。可又不是那麼遙不可及,莫流蘇身上更帶著一種讓人如沐春風一般的氣質。

    情不自禁地,唐風讚了一聲︰「美!」

    莫流蘇秀眉微蹙,以為這無賴男人又要如往日一般糾纏不休,若不是宗主之命在身,她怕是要轉身離開此地了。儘管不喜歡這個男人,可聽到唐風稱讚自己,莫流蘇白皙的臉頰上還是升起淡淡微紅,強忍著心頭的不快,來到唐風床邊坐下,伸出芊芊玉手揭開唐風胸口的衣服。

    「有勞了!」唐風知道別人心思,也不再多做糾纏。

    待看到唐風胸口的傷勢之後,莫流蘇忍不住詫異地看了他一眼。放在平時,唐風若是稍微受了點傷,還不哭得死去活來?怎麼今天傷勢如此嚴重竟然都不吭上一聲?

    抬眼掃去,莫流蘇更加驚詫了。唐風不但沒有喊疼,甚至臉上絲毫痛苦的神色都沒見到,彷彿那傷口不是自己的一般,那地方可是還在流血啊!

    詫異歸詫異,莫流蘇還是將小手輕輕地放在了傷口之上。

    下一刻,一團溫暖無比的綠色光芒出現了,包裹著唐風受傷的位置,只是一瞬間,唐風就感覺到疼痛減緩了很多,不但身體上的疼痛,就連精神上的疼痛也紓解不少。

    內力外放?唐風心頭震驚無比!自己在唐門雖然是個不世出的奇才,可也沒修煉到擁有內力的地步!就連唐門裡那幾個功力最深厚的老傢伙,也無法將內力外放到這種程度。莫流蘇才多大年紀?怎麼可能做得到?而且這內力的顏色居然是綠的。一時間,唐風傻乎乎地盯著那團綠光震驚無比。

    漸漸地,胸口變得癢了起來,唐風入目之下,竟然看到傷口以一種詭異的速度在癒合,最外緣的地方已經開始結咖,伸手一碰,血咖便掉落了下來。

    見到唐風這般孩子氣的舉動,莫流蘇也有點想笑。

    「你不疼麼?」為了避免自己真的會笑出來,莫流蘇只能開口找點話說。

    「疼。」唐風老老實實地答道,「但是美女在面前,就算疼也不能喊出來。」

    莫流蘇臉頰上又升起一片紅暈,趕緊閉口不言,這個無恥的男人,果然給他三分顏色就要開染坊。

    唐風看得有趣,每次自己一誇她,她就臉紅,而且臉紅起來特別好看。

    治療的過程是很短暫的,才不到一刻鐘時間,胸口處的傷口竟然已經全部癒合,只留下一道痕跡。

    莫流蘇叮囑了幾句,讓唐風這幾天好好調養便轉身離開了。這不禁讓唐風感到有些鬱悶,暗怪自己這具身體的人緣實在太差了。

    才躺了一會,林若鳶又去而復返,心疼無比地安慰了唐風幾句,懊惱無比地說道︰「若不是姑姑當年開玩笑說你和小婉有緣分,你也不會整日纏著她了,今日更不是遭此磨難,說起來還都怪我。」

    見林若鳶自責,唐風也趕緊勸解了幾句。

    林若鳶走後,唐風這才有時間好好靜下心來,通過這具身體的記憶好好瞭解一下這個世界。剛才發生了那麼多事,唐風全都一知半解,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沒有徹底融合這具身體的記憶的緣故。

    花了半夜時間,唐風終於理出了頭緒。

    這具身體的前主人之所以那麼不招人喜歡,還真怪不了別人,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唐風自小就生活在天秀,而整個天秀上至宗主,下至普通弟子,全是女人,沒一個男性存在,再加上林若鳶本就對撫養孩子沒什麼經驗,見唐風小時候長得粉雕玉琢甚是惹人喜愛,就把他當女孩來養。

    養來養去,唐風的性格也變得越來越女性化,等林若鳶發現之時已經糾正不及。

    想想看,一個半大男孩,成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粉黛秀眉的,任誰看到都會覺得彆扭。小時候還好,畢竟孩子小,打扮的漂亮也招人喜歡,可是唐風今年都十五歲了,說起話來嗲聲嗲氣,以至於天秀三代弟子沒一個人喜歡他。

    別人越不喜歡他,越是排斥他,唐風就越像是橡皮糖似的粘著別人。這樣只能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天秀三代弟子從最開始的不喜歡,漸漸到討厭唐風,最後是厭惡!

    那個叫秦小婉的三代弟子,是和唐風從小一起長大的。在唐風十歲的時候,林若鳶見他們兩人關係比較密切,無意中開了個玩笑,說唐風和小婉年紀一般大,很有緣分,不知道會不會成為夫妻。

    這僅僅只是個玩笑,沒想到唐風把這個玩笑當真了,從那以後就對秦小婉特別上心。前些日子聽說秦小婉在外結識了一個男子,關係很密切,唐風惱怒之下便去找對方理論,對方雖然忌憚唐風背後的天秀沒對他怎麼樣,可唐風回到天秀之後就莫名其妙地暈倒了。

    所以天秀弟子討厭唐風,也不儘是別人的錯。唐風本人佔了相當一部分責任,林若鳶也有責任,畢竟孩子是她撫養的。

    至於莫流蘇的內力外放,唐風也總算明白了其中的玄奧。

    那並不是什麼內力,而是罡氣!

    整個天罡大陸,能夠修煉罡氣的人,被稱為罡士!罡士分幾等,最低等的便是煉罡期!煉罡期共分九品,秦小婉就是煉罡六品的實力,而莫流蘇身為天秀三代弟子第一人,已經到了煉罡九品的境界,再往上,便是天地玄黃四大階位!天地玄黃同樣分上中下三品,每提升一品都要付出莫大努力,資質不好的人,根本無法窺探黃階的奧秘,更不要說玄階,地階,天階了。

    更有傳說,在天階之上,還有更厲害的人物。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7:3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情入愁腸,魂歸千里

    任何煉罡的人,都有機會在體內丹田處形成罡心。

    罡心是罡士性格和修煉方式的直觀體現,往往一個人的性格和修煉的的罡氣心法,就是左右罡心成型的因素。

    罡心千奇百怪,可能是一塊石頭,也可能是一柄劍,更可能是花花草草。每一種罡心都有自己的作用,罡士可以借用罡心的力量做到更好地防禦,殺傷或者逃跑。

    如果說,一個人的資質在他的修煉道路上佔據了五成決定因素,那麼罡心就可以佔據三成,剩下的兩成完全看各人努力。

    罡心有好有壞,形成的時間也有長有短。

    好的罡心,可以讓人的實力大幅度增強,不好的罡心,可能讓一個人的實力止步不前。罡心的形成不是人為能夠左右的,完全看各人機緣。

    而罡心的形成時間,就是處於煉罡期這個期間,所以說,煉罡期是個基礎。

    煉罡期有九品,罡心形成的時間越早,就表示這個罡士的資質越好!日後的成就也越大。莫流蘇天縱之姿,身為天秀三代第一人,也是在煉罡三品的時候才形成罡心的,這已經是了不得的事情了,當時罡心初呈的時候,整個天秀為之震驚,白素衣還廣邀李唐帝國所有交好的宗門前來天秀一聚,召開了個別開生面的聚會。

    莫流蘇的罡心是一株常青籐。借助罡心的作用,莫流蘇雖然無法肉白骨,活死人,可她的罡氣卻對療傷有莫大的作用。整個天秀宗,不管是誰受了傷,只要莫流蘇趕來,保管人到傷除。

    給唐風醫治的時候,唐風看到的綠色光芒,正是莫流蘇借助罡心施展出來的。

    秦小婉的資質就差了一點,她是在半年前形成罡心的,堪堪達到進入天秀內宗核心弟子的標準。

    天秀內宗弟子好幾百人,想要擁有核心弟子的身份,最起碼要在煉罡五品之前形成罡心,這樣才有可能進入天階之境,再晚的話,就說明資質不夠。

    整個天秀,也才擁有十二個核心弟子。像秦小婉這樣的,在整個天罡大陸也算是中上等資質。

    天秀從立宗至今,傳說只有一人,在煉罡二品的時候形成了罡心。放眼整個天罡大陸,也是數一數二的。

    資質稍微差點的,可能會在煉罡六品,七品的時候形成罡心,日後有很大可能進入地階的層次。再差點的,就在煉罡八品形成。最差的要屬在煉罡九品的時候才形成罡心的,這些人日後無論如何努力,實力提升的也會相當有限。

    儘管莫流蘇的罡心是在煉罡三品的時候出現,可天秀高層還是頗感惋惜。以莫流蘇的天分,若罡心不是常青籐,而是一柄劍的話,那麼莫流蘇日後的成就還會更高。

    至於唐風本人……這是個相當難為情的事情。和他一起長大的秦小婉都已經煉罡六品了,可他還屁都不是。說他擁有煉罡一品的實力都抬舉他了,因為唐風之前只懂得一些粗淺的修煉方法。

    這也怪不得他,整個天秀都是女人,根本沒有什麼適合他的修煉口訣和功法。林若鳶好不容易找到一套比較不錯的,可唐風這些年來只顧著如何去討好天秀的女孩們了,哪有閒心去修煉?

    但是如今,此唐風已經不是彼唐風!都被人家拿劍戳到胸口了,若是再沒有點實力的話,唐風日後如何生存?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唐風可不想自己一覺醒來,又看到牛頭馬面那倆哥們。

    秦小婉在殺自己之前說過一翻話,再加上唐風一整夜的琢磨,終於想出點名堂來了。

    前段時間唐風聽說秦小婉和一個柳姓男人走的很近,自己便火急火燎地去找人理論,事情就發生在昨天,當時那個柳姓男人只是拉扯了自己一下,等自己回到天秀之後就暈倒了。

    擼開袖子,唐風朝自己胳膊上仔細看了看,心道果然如此!

    胳膊下臂處被拉扯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針孔,若是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發現不了。再回憶了一下暈倒前的身體症狀,唐風幾乎可以斷定,自己被那個柳姓男人在不知不覺中下了毒。

    入愁腸!

    雖然並不是什麼見血封喉的毒藥,可它的毒勝在隱蔽,毒性也相當劇烈。中者若是沒有情緒波動,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毒發,一旦心情憂慮急躁,毒素便會迅速蔓延開來,無息無色,另中毒者陷入昏迷沉睡之中,幾個時辰後死亡!

    情入愁腸,魂歸千里!

    唐風前世身為唐門百年來最出色的弟子,後來下身癱瘓在床上又躺了十五年,研究天下醫經,對藥物的瞭解可以說無人能出其右,所以只是稍微思索片刻便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以那個柳家男人的身手,想在原來的唐風身上動點手腳且不被發現,簡直太容易了。而他也肯定深知唐風的個性,雖然膽小怯弱,但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悶騷勁,吃了虧回去之後肯定越想越糾結,越想越心情煩躁,如此一來,毒素就發作了。

    至於秦小婉……應該是個可憐的被遺棄者。

    天秀門規森嚴,身為核心弟子居然還跟人私通,並且懷上身孕,若是東窗事發,他姓柳的也難逃一死!也不知道這姓柳的如何花言巧語,哄騙秦小婉在夜晚前來刺殺自己。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自己一死,秦小婉不但替姓柳的背了黑鍋,若是天秀高層動怒,直接滅了她秦小婉都有可能。到時候他姓柳的豈不逍遙自在?

    想到這裡,唐風冷笑一聲,下毒是麼?簡直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窯姐面前賣風騷!

    前世江湖中人有句話。

    寧遇閻羅王,莫惹唐門郎!

    唐門中人行事亦正亦邪,看你爽了,跟你稱兄道弟,看你不爽,抬手滅你全家。所以大多江湖中人,只要碰到唐門中人,有多遠就跑多遠。這倒不是說唐門弟子實力如何強勁,真要硬拚的話,大家都是一個腦袋兩隻胳膊,你唐門弟子又不是三頭六臂,誰怕誰啊!

    江湖中人怕的是唐門那無所不用其極的殺手手法,隱秘無比的殺人手段,令人談之色變的毒藥和暗器!!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8:0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無常訣

    唐門三絕,毒藥,暗器,機關!每一樣都足以讓江湖中人頭疼無比!

    寧遇閻羅王,莫惹唐門郎!這是江湖中人千百年來用無數生命總結出來的寶貴經驗,也是每一個江湖中人在外出遊歷之際,師長們千叮囑萬囑咐的一句話。

    前世唐風驚才艷艷,可是一次救人之舉卻讓他的雄心壯志鬱鬱成空。今世有幸帶著記憶輪迴,斷然不能再有遺憾!

    我唐風即便是輪迴重生,也是唐門弟子!我會讓所有敵人知道,什麼人是能惹的,什麼人是不能惹的!

    我會讓這個世界知道,寧遇閻羅王,莫惹唐門郎這句話的真意!讓任何膽敢對我不利的人在死亡中懺悔曾今做下的行徑!

    想要實現這些,只有達到三點要求自己才夠資格。

    實力!實力!實力!

    只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任何人都無法輕視自己。

    一整晚的思索,唐風也將在地府中牛頭馬面贈與他的大禮翻找了出來。牛頭給他的是鬼神十年修為,馬面給他的卻是一份修煉心法。

    牛頭馬面身為地府兩大鬼神,所修的功法自然不適合唐風這個活人,如果強求,最後結果只能練得人不人鬼不鬼。

    而那套修煉心法,卻是馬面根據很多前去投胎轉世之人的記憶,經過改編而成的,所以唐風修煉起來並沒有任何擔憂。

    無常訣!

    這部心法既然是鬼神贈與,想來並不會太差,而且隨著修為高深,還可以使用一些神乎其技的技能,唐風沒達到那個程度,自然無法查證。

    無常訣共有十二層,每一層都有不同的心法和口訣,唐風現在只能看到第一層的心法,以後只有等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下一層心法和口訣才會出現在腦海中。

    耐著性子仔細地琢磨了一下無常訣,唐風這次盤膝坐了起來,雖然一夜未眠,可他此刻卻一點都不疲倦,甚至可以說還有點亢奮。

    腦海中謹記著無常訣第一層的修煉口訣,唐風正想去嘗試感應一下天地間所謂的靈氣,卻不料心神才一動,一股稍微有些陰涼的氣息突然自雙眉之間印堂處傳了過來,這股氣息由印堂發出,經百會,風府,風池,天柱,承漿,一路往下,穿天突,玉堂,檀中,神闕,直接衝進氣海中,再經中注,盲俞,幽門,神封轉回了印堂處。

    一個周天!

    唐風忍不住打了個機靈,驚愕地睜開了眼楮。

    這算什麼?唐風前世雖然沒有達到修煉出內力的境界,可沒吃過豬肉,難道沒見過豬跑麼?

    內力的強大與否,最關鍵的還在於體內經脈的打通。剛才那股陰涼氣息穿過的穴位,無一不是任督二脈的氣穴點。普通江湖中人就算修煉一輩子可能也無法衝開其中一兩個,但是自己剛才卻引導著一股氣息沿著任督二脈走了一個周天。這說明什麼?自己的任督二脈全打開了?

    做夢?唐風頓時有一股相當不真實的感覺。

    有點不相信地閉上了眼楮,唐風再次將心神放入無常訣的修煉之中,這一次的感覺比剛才更加清晰,那股陰涼的氣息確實沿著兩大主脈在運轉,一次又一次,週而復始,而且唐風發現自己的心神竟然能看得到這股氣息的穿梭和流動!而且觀察的清清楚楚,就如同用肉眼看到一般。

    內視!只有實力達到相當高的程度,才有這種意念一生,全身狀態掌控於腦中的能力。

    心神隨著這股陰涼的氣息不停地在體內遊走,宛若魚兒落入了水中一般暢快!漸漸地,唐風發現這股氣息變得緩慢了下來,而且也不似最開始那般雄厚了。但是體內的經脈卻被開拓出更多,更寬,更堅韌。

    足足運轉了上百個周天,直到那股氣息徹底消失殆盡,唐風還是有些意猶未盡。

    稍稍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丹田之處,想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進展如何,卻不料才看了一眼,唐風就懵了。

    自己的丹田之內,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生出一隻骷髏!一隻大概只有拇指甲大,渾身骨頭潔白如玉的骷髏!這個骷髏擺著盤膝坐地的姿勢,渾身的骨骼泛著一種圓潤的光彩,一臉的寶相莊嚴!

    分明只是一隻骷髏,可唐風卻還是生出了這樣一種荒謬的感覺。

    這又是什麼?唐風欲哭無淚了!運轉無常訣之後發生的事情太過離奇,簡直超過了唐風想像的極限,先是任督二脈被打通,接著經脈被拓寬被鞏固,再來丹田里居然出現一隻潔白骷髏。

    稍微將心神拉近了一點,唐風驀然感覺到這只骷髏身上散發著一股柔和的能量,源源不斷地注入自己的經脈之中,隨著無常訣的運功路線循環不止。

    罡心?唐風腦海中突然蹦出這個念頭來!緊接著又被這個荒誕的想法嚇了一跳。

    自己才什麼實力?在此之前,唐風連煉罡一品都不能算,撐死也就是個半品,懂得一點粗淺的修煉方法。剛才雖然打通了穴位,那股陰涼氣息也將經脈拓寬加固,可並沒給自身境界帶來半點提升。

    也就是說,現在的唐風,依然還不到煉罡一品!

    可是,一個不到煉罡一品的人,居然擁有了罡心?莫流蘇是煉罡三品才形成的罡心,天秀開宗以來最出色的弟子也是煉罡二品修成罡心,不提李唐帝國,就算是縱觀整個天罡大陸,還沒有傳聞哪個人能在煉罡一品的境界就擁有罡心的!甚至連傳說也沒有。

    但是現在,自己一個不到煉罡一品的人,竟然擁有了自己的罡心,而且這個罡心還是個粉雕玉琢,珠圓碧潤的骷髏!

    儘管唐風不敢相信,卻由不得他不信!

    壓抑住心頭的激動,唐風想了片刻終於明白了前因後果。牛頭在地府中贈與他十年鬼神修為,曾今告訴過他,這對他轉世之後的身體有幫助。只是唐風沒有想到這個幫助居然如此強大。

    鬼神十年修為到底有多少,唐風不清楚,但是能夠讓自己在煉罡一品之前就形成罡心,而且還打通拓寬自己的經脈,唐風已經能夠想像到鬼神修為的蠻橫了。

    「哈哈哈哈!」唐風忍不住狂笑幾聲,這下發達了!儘管牛頭的鬼神十年修為已經消耗乾淨,可它給自己帶來的幫助,打下的基礎卻是足以讓自己受益無窮!

    百丈高樓平地起,什麼最重要?根基!

    有了這樣的底子,唐風只需稍加努力,就能得到比人家更多的收穫!
 樓主| 發表於 2012-10-30 23:48: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修煉

    控制心神圍繞著自己丹田內的罡心轉了幾圈,這小骷髏看起來還有點脆弱,雖然骨骼潔白無暇,根根白玉一般,但就像是新生的嬰兒,還禁不起什麼風吹雨打。

    別人的罡心都是刀啊劍啊,花花草草,閃電風雲什麼的,怎麼自己的罡心是個小骷髏?它又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呢?

    不過左看右看,這小骷髏還蠻討人喜歡的,一想到這,唐風渾身都來勁了。

    它到底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只能等日後實力強大了才能驗證。

    有些依依不捨地將心神抽了出來,唐風轉頭看看窗外,天色還未亮,索性運轉起無常訣,開始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修煉。

    體內經脈已經被牛頭的鬼神修為全部打通,唐風心念一動,便有一股溫暖的氣流從丹田內生出,沿著兩大經脈各個氣穴點,開始了循環不息的運轉。

    人始生,先成精氣,精氣成而骨髓生,骨為干,脈為營,筋為綱,肉為牆,皮膚堅而毛髮長,谷人於胃,脈道以通,血氣乃行。

    不管是修煉外功還是內功,最重要的還是人體的經脈和肌肉。經脈和肌肉是基礎,基礎只要打好了,日後再修煉起來都會事半功倍。

    一呼一吸之間,不斷地有靈氣從外界進入唐風的體內,丹田處的小骷髏更是遙相呼應,源源不斷催生著能量,注入經脈之中。

    唐風並沒有著急讓自己修煉得來的靈氣流轉於經脈,而是只留下一小部分作為基礎,其他的全部催入到了自身骨骼和肌肉之中,讓這些靈氣淬煉著自己身體中的每一個部分。

    牛頭的鬼神修為只是幫自己打通開拓的筋脈,可是本身的肉體卻沒有理會。唐風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將自身肉體淬煉的跟經脈一樣牢不可破,堅韌無比!

    慢慢地,唐風進入了一種坐無忘我的狀態中,身邊的一切一切都消失不見,五官也全部自主屏蔽,若是有人湊近唐風,肯定會發現他氣息全無,心臟處也會間隔許久才傳來一聲鏗鏘有力的跳動聲,跟死人沒多大區別。

    這種感覺很微妙,但是唐風卻感覺不到一絲難受,反而有一種醍醐灌頂的舒暢。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丹田處驀然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如果唐風心神還在此處的話,勢必會發現在這絲響動傳來的同時,小骷髏週身散出一圈漣漪似的的五彩光芒,急速朝四周擴散開來。

    碰……碰……碰……

    原本唐風的心跳聲和這些響動還並不和諧,可慢慢地,兩種聲音竟然神奇地合二為一,不分彼此,每當唐風的心跳跳動一下,小骷髏就會發出一圈光芒,然後便有一股靈氣自小骷髏處滋生而出,進入體內筋脈之中。

    無常訣的運轉已經不需要唐風去維持,這種修煉只需要唐風保持一顆平靜的心,剩下的事情就跟吸氣呼氣一般簡單,只要是人,天生就會。

    足足運轉了三十六周天,天色才大亮。牛頭的鬼神修為在體內的時候,幾乎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一個周天就完成了。可是當唐風自己修煉的時候,卻需要很久才能完成一個周天。畢竟自己跟牛頭鬼神實在不在一個檔次上,對此唐風也沒有太大的失望,等日後實力提升上去了,運轉一個周天需要花費的時間肯定會縮短的。

    外面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腳步聲,隨即兩個年紀大約在十四五歲的女孩推門走了進來,兩個丫頭看都不看唐風一眼,一臉誰欠了她們幾百萬似的悲痛表情,無奈地喊道︰「風少爺,該起床了。」

    兩個丫頭嚴格來說並不能算是天秀的弟子,一個叫夢兒,一個叫寶兒,是林若鳶有次外出,正巧碰到江湖仇殺,出手救下來的。

    林若鳶留了點私心,並沒有讓她們進入天秀,而是讓她們直接去服侍唐風,私下裡也傳授過修煉的功法給她們。

    平時唐風沒少為難這兩丫頭,有時候還會調戲調戲她們,雖然沒有到動手動腳的程度,可言語上的輕薄卻沒少。所以兩個女孩都相當討厭他。

    原本的唐風就是這樣一個人!欺軟怕硬,天秀弟子比他強,他就去巴結人家,這兩丫頭是普通人,唐風只要受了氣,回來就拿她們當出氣筒。

    夜晚的時候,兩個女孩都住在煙柳閣的另一邊,昨晚鬧出的動靜雖然驚醒了她們,可她們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事。

    聽到聲音,唐風把眼一瞪︰「你們進來之前不知道先敲門麼?萬一我在換衣服怎麼辦?」

    夢兒和寶兒眨巴眨巴無辜的大眼楮,心想平時不都這樣麼?也沒見你說什麼,這一大早的誰又欺負他了?

    唐風把大手甩出一個優美的弧度,指向門外,聲音清脆無比,擲地有聲︰「出……去!先敲門再進來。」

    夢兒對寶兒吐了吐舌頭,輕聲嘀咕道︰「不知道在端什麼少爺架子!」

    寶兒抿嘴一笑,趕緊伸手把房門關上了。

    倒不是唐風擺架子,要是以前的唐風還無所謂,可關鍵他不是以前的唐風,日後少不了有什麼秘密,萬一被這兩丫頭撞個正著,難道還能殺人滅口?唐風現在只能先培養她們的敲門意識。

    篤篤兩聲敲門聲,夢兒在外面叫道︰「現在能進來了麼?」

    唐風大馬金刀在床邊一坐,沉聲道︰「進來!」

    兩丫頭暗暗覺得好笑,平時這位風少爺說起話嗲聲嗲氣,能讓人掉一地的雞皮疙瘩,可今天卻老氣橫秋,中氣十足,不知道想玩什麼。

    房門被推開,夢兒大步踏了進來,準備開始今天的工作。

    可還沒靠近唐風,夢兒就簇起了眉頭,小巧的鼻子象小狗似的嗅了嗅,口上嘀咕道︰「怎麼這麼臭呀?」

    「是啊。」寶兒將左手放在鼻子下,右手在面前煽動著,疑惑地環顧四周,等看到唐風現在的模樣之後,眼珠子頃刻間定格不動了。

    夢兒也發現唐風的異狀了,眼眸中不由流露出一抹無奈至極的神色。

    「看我幹啥?」唐風見兩女孩使勁盯著自己,疑惑極了,「我臉上有花?」

    順著她們的目光朝下看去,唐風頓時大驚失色。

    「嘶……這是什麼?」自己的一身衣服,不知道怎麼搞的,黏糊糊的,不但如此,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膚上也全是粘稠狀的東西,就好像稀泥一般,而自己的床上,還有一些濕濕的痕跡,抬起胳膊放在鼻子下仔細聞了聞,唐風差點內傷,不由悶哼一聲︰「好臭!」
發表於 2016-8-22 06:43:13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谢楼主分享感谢楼主分享感谢楼主分享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20 03:00 AM , Processed in 0.05541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