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小bebe

佛陀法句經 - 奧修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07-4-18 19:48:2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個問題:

  鍾愛的師父,有一個問題我一直得不到答案,這是一個愚蠢的問題,但是我覺得我非常想要知道那個答案。

  能否請你告訴我們「創造」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會有生命存在?為什麼每一樣東西會存在?我不相信這是偶然的。

  普雷姆.派屈克,這個問題的確很愚蠢,你說得完全正確,這個問題是不能夠回答的,任何回答它的人只會在你裏面創造出更多的問題,你得不到任何答案,因為這個問題沒有答案。生命是一個奧秘,因此這個問題是不能夠被回答的,你不能夠問「為什麼?」因為如果那個「為什麼」被回答了,生命就不再是一個奧秘了。

  那就是科學的整個努力:摧毀生命的奧秘。它所用的方式就是替每一個「為什麼」找到答案。科學相信——當然,是很自大,而且很無知地相信——有一天它將能夠回答所有的為什麼。那是不可能的,即使我們回答了所有的為什麼,那最終的為什麼仍然存在:為什麼會有生命存在?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這個問題是最終的,它不能夠被回答。

  如果有人給你一個答案,那將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如果有人說……比方說,這些答案已經有人給過了,有一些人相信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因為他想要幫助人類,這算是哪一種回答?他創造人類是為了要幫助人類,那麼為什麼需要去創造呢?有一些人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因為他覺得非常寂寞,如果連神都覺得非常寂寞,那麼任何人都不可能成為一個佛。

  神突然開始覺得寂寞,他在創造世界之前在做什麼?恒古以來,他一直都是單獨的……然後突然有一天,一個早晨,他發瘋了,或是怎麼樣?突然間在早餐之後,他開始覺得寂寞!那又為什麼需要創造出整個世界呢?只要一個女人不就夠了嗎?

  現在他覺得如何?太擁擠了嗎?有太多人在市場上是嗎?他一定不久就計畫要摧毀這個世界,你是在談論哪一種神?你的神是一個會感覺寂寞的人嗎?

  這些是對於愚蠢問題的愚蠢回答。

  另外有一些人說,那是神的遊戲。他難道不能靜靜地坐著嗎?這算是那門子的遊戲?希特勒、墨索里尼、史達林、毛澤東、成吉思汗、帖木兒和那迪爾沙……這些都是神的遊戲嗎?有好幾百萬人被屠殺,那是神的遊戲嗎?有六百萬猶太人被希特勒殺死,這是神在玩一個遊戲嗎?他為什麼不去玩高爾夫球?或是去下棋?為什麼要折磨那些人?世界上有那麼多的痛苦,而那些愚蠢的人還一直在說那是神的遊戲。小孩子在生下來的時候就小兒麻痹、瞎眼、耳聾、啞巴……這些都是神的遊戲嗎?這算是那門子的神?要不然就是他瘋了,要不然就是他根本就不是神,至少是不正直的,一定是非常邪惡的。

  這些答案並不能夠有所幫助,它們創造出更多的問題,派屈克,我只能夠這麼說:生命沒有目的,生命不可能有任何目的。

  所有的目的都在生命裏面,是的,一輛車子有一個目的,它能夠帶你從一個地方到另外一個地方。食物有一個目的,它能夠滋養你,它能夠使你活著,房子有一個目的,當下雨或天氣很熱的時候,它能夠給你庇護,衣服也有一個目的……所有的目的都在生命裏,但是生命本身不可能有任何目的,因為它並不是達成某個目的的工具。車子是一個工具,房子是一個工具。

  生命沒有目標,它並不想要去到任何地方,生命只是在這裏!它從來沒有被創造出來——忘掉那個創造的觀念,那會在頭腦裏產生很多愚蠢的問題。它從來沒有被創造出來,它一直都在這裏,它將來也會一直都在這裏——以不同的形式,以不同的方式,但是那個生命之舞將會繼續,它是永恆的,這就是最終的法則。

  生命沒有目的,那就是生命的美!如果生命具有某種目的,那麼生命就不會那麼美,那麼就一定會有一個動機,那麼它就會好象生意一樣,那麼它一定會非常嚴肅。注意看玫瑰花、蓮花和百合花,它們有什麼目的?蓮花在清晨的太陽下開花,布穀鳥開始呼喚……有什麼目的?它不是本然就很美嗎?每一樣東西都需要在它本身之外有一個目的嗎?

  生命本然就很美,它並沒有外在的目的,它並不是有目的的,它就好象黑夜裏小鳥的歌唱,或者是流水的聲音,或者是風經過松樹的聲音……

  人是目標指向的,因為你的頭腦是目標指向的,它會發出象這樣的問題:「生命的目標是什麼?」生命一定有某種目標,但是如果有人說:「這就是生命的目標。」那麼你就會問:「這個目標的目標是什麼?」為什麼我們要去達到它?它是為了什麼目的?」然後有人會說:「這是這個目標的目標。」然後同樣的問題又會升起,你又回歸到原來的問題,這樣的重複將會毫無限制地延伸下去。

  你問我說:「能否請你告訴我們‘創造’的目的是什麼?」

  世界從來不是被創造的,「創造」這個字是不對的,它一直都在這裏,它是永恆的,沒有創造者,神並不是世界的創造者,神就是存在的創造力量!創造力而不是創造者。他並不是詩人,而是詩,不是舞者,而是那個舞蹈,不是花,而是那個芬芳。

  你問我說:「為什麼會有生命存在?」

  這些問題看起來非常哲學化,它們能夠非常折磨你,但它們是荒謬的,它就好象在問說:「綠色是什麼滋味?」它是不相關的,綠色並沒有什麼滋味,顏色和滋味根本就不相關。」為什麼會有生命存在?」只要注意看那些字:「生命」和「存在」意味著同樣的東西,它是一個同義詞的重複句。如果你問說:為什麼生命是生命?那麼它將會對你來講很清楚,但是當你問:「為什麼會有生命存在?」那個語言就欺騙了你。

  你是在問:為什麼生命是生命?你是在問:為什麼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如果玫瑰是金盞花,你就會滿意嗎?那麼你一定又會問:為什麼金盞花是金盞花?你要怎麼樣才會滿意?

  如果生命不存在,你會滿意嗎?想像你自己沒有身體,沒有頭腦,是一個靈魂,然後問這個問題:為什麼會有生命存在?生命到底怎麼了?它為什麼消失?同樣的問題將會持續而困擾你。

  生命是一個奧秘,沒有為什麼,沒有目的,沒有原因,它只是在這裏,看你要它或不要它,但它就在這裏,當它就在這裏,為什麼不要它呢?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去將它哲學化?為什麼不跳舞、唱歌、愛和靜心?為什麼不越來越深入這個叫做「生命」的東西?或許在最終的核心,你將會知道那個答案,但是那個答案會以一個無法被表達的方式來臨,它就好象啞吧在吃糖,它是甜的,他知道它是甜的,但是他說不出來。

  諸佛知道,但是他們無法說,白癡不知道,但是他們卻一直說,他們繼續在給你答案,就找答案和製造答案而言,白癡在這一方面很聰明,不論你問什麼問題,他們都會回答你。

  當佛陀在他的國家從一個地方旅行到另外一個地方,他有一些門徒會走在他之前向鎮上的人說:「佛陀就要來了,但是請你們不要問這十一個問題。」那十一個問題其中有一個就是:為什麼會有生命存在?另外一個就是:是誰創造了這個世界?整個哲學都包含在那十一個問題裏面。事實上,如果你拋棄了那十一個問題,就沒有什麼好問的了。

  佛陀常說,這些是沒有用的問題,它們是不能夠回答的,而不是因為沒有人知道答案。就那些事情的本質而言,它們就是不能夠回答的。

  有一個偉大的哲學家茂林卡普塔來找佛陀,他開始問問題,一個接一個地問,他一定是派屈克的化身!佛陀靜靜地聽了半個小時,茂林卡普塔開始覺得有一點尷尬,因為他都沒有回答,他只是坐在那裏微笑著,好象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而他所問的問題是那麼地重要,那麼地有意義。

  最後佛陀說:「你真的想要知道那個答案嗎?」

  茂林卡普塔說:「如果不是想知道答案,那麼我來找你幹什麼?我旅行了至少一千英里路來看你。」記住,在那個時代,一千英里真的就是一千英里!它並不是坐上飛機在幾分鐘或幾小時之內就可以到達,一千英里就是一千英里,他是帶著很大的渴望和很大的希望來的。他很疲倦,因為長途跋涉而身心俱疲,他一定是跟著佛陀,因為佛陀本身也繼續在旅行,他一定是到達了一個地方,然後人們說:「是的,他三個月以前有在這裏,現在他已經到北方去了。」所以他就必須再趕往北方。

  慢慢、慢慢地,他越來越接近,然後有一天,一個偉大的日子來臨,人們說:「他就在昨天早上離開,他現在可能還在隔壁的村子,如果你趕一點路,如果你跑一下路,你或許就可以趕上他。」然後有一天,他終於趕上他,他覺得很高興,將所有旅途的辛勞全部忘掉,而開始問他在漫長的旅途中所想好的問題,但佛陀卻微笑著而坐在那裏問說:「你真的想要知道那個答案嗎?」

  茂林卡普塔說:「要不然我為什麼要長途跋涉?那是一個很長的受苦,似乎我已經旅行了大半輩子,而你卻在問:‘你真的想要知道那個答案嗎?’」

  佛陀說:「我想再問:你真的想要知道那個答案嗎?說是或不是,因為有很多事要依你這個回答來決定。」

  茂林卡普塔說:「是。」

  然後佛陀說:「靜靜地坐在我的旁邊兩年,什麼事都不要問,也不要講話,只要靜靜地坐在我旁邊兩年,兩年之後你就可以問任何你想要問的,我保證我一定會回答。」

  有一個佛陀的大弟子滿朱斯裏坐在另外一棵樹下開始笑得很大聲,整個人幾乎都要滾到地上,茂林卡普塔說:「這個人到底怎麼了?突如其來的,你在跟我講話,你連跟他講一句話都沒有,沒有人在跟他講任何話,他是不是在跟自己講笑話?」

  佛陀說:「你去問他。」

  他問滿朱斯裏,滿朱斯裏說:「如果你真的想問問題,那麼你就現在問,這是他騙人的方式。他曾經騙過我,我以前是一個愚蠢的哲學家,就象你一樣,當我來找他的時候,他的回答也跟現在一樣,你旅行了一千英里,我旅行了兩千英里。」

  滿朱斯裏的確是一個偉大的哲學家,比佛陀更聞名,他本身有好幾千個弟子,當他來的時候,他帶著一千個弟子來——一個偉大的哲學家帶著他的隨從來。

  「佛陀說:’靜靜地坐著兩年。’然後我就靜靜地坐兩年,但是到了那個時候,我就連一個問題也不想問了。那些寧靜的日子……漸漸、漸漸地,所有的問題都凋萎了。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他有遵守他的諾言?,他是一個守信的人,剛好兩年之後,我已經完全忘記了,我已經沒有去計算時間,因為誰會麻煩去記住?隨著寧靜的加深,我就把所有的時間都忘了。」

  「當兩年已經過了,我甚至一點都不知道,我正在享受那個寧靜和他的’在’,我正在飲著他,那是非常難以相信的!事實上,在我的內心深處,我從來不想要那兩年結束,因為一旦那兩年結束,他就會說:‘現在把你的位子讓給別人來坐在我的旁邊,你稍微離開一點,現在你已經有能力保持單獨,你已經不那麼需要我了。’就好象一個小孩能夠自己吃東西消化,不再需要母親餵奶,母親就把小孩移開一樣,所以,滿朱斯裏說:「我希望他會忘掉那兩年的事,但是他記得,剛好兩年之後,他問:‘滿朱斯裏,現在你可以問你的問題。’我向內看,問題已經沒有了,發問者也消失了,一個完全的寧靜,我笑了,他也笑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說:‘現在你可以走開了。’」

  ——所以,茂林卡普塔,那就是為什麼我開始笑,因為他又在玩同樣的詭計。這個可憐的茂林卡普塔將會靜靜地坐兩年,然後永遠消失,永遠不會再問問題,所以我堅持,茂林卡普塔,如果你真的想要問,現在就問!」

  但是佛陀說:「我的條件必須被履行。」

  派屈克,我對你的回答也是一樣:履行我的條件——靜心,靜靜地坐著,只要在這裏,所有的問題就會消失,我對回答你沒有興趣,我的興趣在於溶掉你的問題,當所有的問題都消失,發問者也會消失,它沒有問題無法存在,當沒有問題,也沒有發問者,那是多麼地喜樂,多麼地狂喜!那是你現在所無法想像、無法瞭解的,那是你現在所夢想不到的。那麼整個人生的奧秘都會打開,奧秘加上奧秘……無止境的奧秘。

第三個問題:

  鍾愛的師父,在我的一生當中,我聽過很多靈性上的聖人講道,為什麼他們都講一種非常困難的語言?

  卡姆拉.坎特,他們必須如此,因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如果他們講簡單的語言,就好象我告訴你們的一樣,是日常生活的語言,他們將無法隱藏他們的無知,那是一種生意上的秘密。而人們非常愚蠢,如果他們不瞭解他在說什麼,他們就認為那個東西一定很偉大。

  那個不能夠理解的在他們看起來好象是很深奧的東西,而那個可以理解的似乎是膚淺的,所以,長久以來,你們所謂的聖人都一直在使用非常複雜和非常困難的語言,使用一些很長的字,使用一些已經死掉的語言,好讓沒有人能夠瞭解。拉丁文、梵文、阿拉伯文——那就是你們所謂的聖人在使用的。

  當你聽到那些話,你根本搞不清楚它是什麼,而很自然地,你不能夠說:「我不瞭解你的語言。」那會很丟臉,所以你就開始點頭說:「是的,它是對的。」他們在隱藏他們的無知,你也在隱藏你的無知,這是一種互相欺騙,這個你知道得很清楚。

  當你去到醫生那裏,他用拉丁文或希臘文開處方,為什麼他不用簡單的英文或印度文或馬拉提文來寫?如果他寫你所能夠瞭解的簡單英文,你將會認為他是一個傻瓜,因為他所寫的是這麼簡單的東西——這麼簡單的東西怎麼能夠對你那麼複雜的病症有所幫助?如果他以簡單的語言來寫,你將不會為了那些藥而付給藥劑師五十盧比,你會用兩個盧比到市場上去購買同樣的東西。

  醫生用這樣的語言來寫處方……它永遠都讓人家看不懂,即使你再回去問醫生說他寫了些什麼,他也會有困難去辨識。

  我聽說木拉那斯魯丁使用一個醫生的處方來做很多事:他使用它作為火車票,因為列車長看不懂它;他使用它來當電影票,因為驗票員看不懂它,他以很多很多方式來使用它,他還使用它來作為去看某一個部長的通行證,他告訴我說:「有兩個月的時間,這張處方幫助我很多,不論我想要進入哪里,不論我想要做什麼,我只要將這個處方提示出去,因為他們都看不懂,而他們也不敢承認他們看不懂,因此他們就讓我進去,他們必須讓我進去。」

  這是一個眾所皆知的秘密,那些假聖人一定會使用非常困難的語言,否則你將能夠看出來他們跟你一樣地無知,有時候甚至比你更無知。他們使用來自已經死掉的語言那些很長的字來作為掩護、作為外表,他們從經典裏面引用一些派頭大的文字,使你變得茫茫然不知道要怎麼辦。或者是接受你的無知而問他們說他們在說些什麼,或者只是說,它一定是某種非常深奧的東西,一個象你這樣的人——一個罪人、一個無知、孤陋寡聞和沒有宗教性的人——怎麼能夠瞭解它?

  有一個牧師被要求去一個南方的小鎮主持一個佈道會,那裏沒有旅館,所以他被安排跟一個教會的修女——一個年輕的寡婦住在一起,做完佈道會之後,他要離開,他告訴那個女主人說:「鐘斯修女,在我整個稟承主意傳教的生涯裏,我從來沒有機會能夠邂逅如你所表露出來的那麼豐富、那麼令人滿意、那麼具有永恆價值的徹底的、完整的和令人喜悅的感激、慈祥、賞識和殷勤招待的典範的呈現。」

  鐘斯修女微笑、傻笑,然後回答:「牧師,我不知道這一連串洋洋灑灑的文字是什麼意思,但是我想說,你的確是一個世界的喚醒者、一個很強的重申者,你做得比我曾經在這裏碰過的人都來得更簡潔、更悅耳、更完整!」

  你可以使用非常複雜的語言,但是你欺騙不了那些知道的人,你只能夠欺騙那些不知道的人。如果你讀黑格爾的書,你將會碰到一些句子,一直連下去好幾頁,等到你讀到那一句的結尾,你已經忘掉了開頭,幾乎不可能從它理出任何意義,因此,當黑格爾還活著的時候,他被認為是曾經活在這個地球上最偉大的哲學家。但是當人們更深入去研究他的書——學者們對他的作品加以研究、徹底檢討,並理出頭緒——他們發現他並沒有說出任何比較特別的束西,有很多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東西,只是用一些派頭比較大的字。

  派頭比較大的字會吸引人,比較長的字會迷惑人,會把人催眠。

  你問我說:「為什麼他們都講一種非常困難的語言?」

  ……不然的話,誰要聽他們講?為什麼要聽他們講?

  一個農夫有兩個懶惰的兒子,有一次他叫他們去清理廁所,他們乾脆就挖了一個新的洞,將廁所往前移了幾英尺。有一天晚上,老農夫內急,沿著舊路跑過去,掉進了糞坑,糞便淹到他的喉嚨,他開始大聲喊:「失火了!失火了!」

  人們趕快跑過來,把他拉出來,將他洗乾淨,然後問他說,他為什麼會大聲喊:「失火了!」

  「你認為如果我大聲喊‘糞便’,有誰會來嗎?」

  他們使用困難語言的原因很簡單,不然的話,有誰會來?他們不能夠象我一樣談論,我只是使用你們所使用的語言,我只是在跟你們講話!這不是一個講道,這只是一個朋友與朋友之間的對話和閒聊,它不是一個福音。

  唯有當你真的有什麼東西要傳達,你才能夠使用簡單的、日常生活的語言,否則是不行的,如果你沒有任何東西要傳達,那麼基於需要,你就必須使用一些很長的字。

最後一個問題:

  鍾愛的師父,不是所有的教士都是上帝最差的敵人嗎?

  迪佩西,並不是所有的教士,而是只有一些,教皇和山卡拉查亞(耆那教的大師)。他們才是神的敵人,否則那些窮教士只是為了要混口飯吃,他們跟神沒有關係。

  他們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他們沒有任何時間來為神,它只是一種職業,一種可憐的職業,可憐的教士所賺的錢並不比最低的職員來得多,而他必須整天從一個廟跑到另一個廟,從一個人家跑到另一個人家,他幾乎就是一個乞丐!不,他不是神的敵人,他只是不知道任何其他賺錢的方式,尤其是在印度這個地方。

  在印度,教士是婆羅門,而婆羅門是最窮的人,他們其他什麼事都不知道,他們也不能做其他的事——傳統的頭腦不允許他們做,他們不能夠當鞋匠,他們不能夠當木匠,他們也不能夠當清潔工人……多少年代以來,婆羅門只依靠一件事生活:對神祈禱。但如果只是繼續對神祈禱,你將會死掉,你將會挨餓,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它從來沒有這樣發生過,所以你必須使用你祈禱的能力和你經典的知識來作為一項職業。

  但可憐的教士並不是敵人或什麼東西,他對神根本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對神有興趣。

  我想起,當我還是一個小孩的時候,有一個教士住在我們家後面,我常常用一些很大的問題來折磨他:「神存在嗎?靈魂是永生的嗎?‘業’的哲學是什麼?」有一天他告訴我說:「請你不要再來煩我,我老實告訴你,我什麼都不知道,你是一個討人厭的傢伙!沒有人問我這些問題,我只是一個單純的教士。人們要求我去拜神,我就去了,他們一天會付給我兩、三個盧比,我總算可以過日子,我有三個小孩、一個年老的父親、母親和太太,我必須假裝說我生活得很好,一個婆羅門就是應該這樣假裝,婆羅門是最高階級的人,所以我必須假裝說每一件事都過得很好。」

  「然後在經過整天的工作之後,當我回家,你就坐在這裏!我一整天只賺三個盧比,我們幾乎都在挨餓,在這種情況下,誰會去管說神存不存在!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只知道怎麼樣去拜神,我可以拜任何神,只要給我錢,我就會替他拜。」

  所以,迪佩西,不要認為所有的教士……並不是所有的教士,只有少數幾個狡猾的人是違反神的,他們是魔鬼的崇拜者,他們就是為什麼只有很少人能夠成佛的原因,但是其他的教士,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教士,都只是可憐的人,不知道要做什麼,傳統上,他們只知道一件事,他們可以乞討,但他們是最高階級的人,所以他們要用方法乞討,那個方法就是他們的拜神儀式。

  有一個人看到公路上掛了一個招牌:再一英里就到老祖母的貓屋。為了好奇,以及感到驚訝說居然有人會有勇氣刊登這麼樸素的廣告,所以他就進去了。

  有一個年老的女人准他進去,然後厲聲地說:「請付兩塊錢,你可以直接穿過頭頂上的門到達大廳的底端。」

  他付了錢,穿過了門,那個門自動大聲地在他背後關起來,他發現他自己就在庭院裏,在那裏擺了很多木箱子,木箱子前面有鐵絲網,裏面有幾隻骯髒的貓,頭頂上有一個小小的手寫的招牌:「現在你已經被老祖母給騙了,請不要將這個秘密告訴別人,我只是一個年老的女人,想賺點小錢來糊口。」

  今天到此為止。(第一卷結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5-22 20:09 , Processed in 0.012259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