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46|回復: 0

中國史上首個揮刀自宮的男人是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2-16 19:32: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宮刑的起源很早,至遲到夏禹時代,宮刑已經成為一種成熟的刑罰。據《周禮》記載:“夏宮辟五百。”夏朝的宮廷里有五百人施了宮刑,正說明宮刑的技術手段已足以完成大規模的懲罰。宮刑又叫“去勢”,“勢”同樣是男人生殖器的代稱。

      寺人貂,又叫豎貂,豎刁,豎刀,最通行的稱呼是“豎貂”。這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名字,不知道是他一出生就起了這個名字,還是因為他是寺人才起的這個名字。“豎”的本義是短小,引申為童僕,又引申為宮中供役使的小臣。貂是一種動物,長於寒帶,聰明伶俐,生性慈悲。北極圈內的獵人捕貂,常常假裝快要凍死的樣子,躺在貂出沒的地方。貂看到後就跑出來,用自己的身體去溫暖人。獵人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捕到了貂。歷史上有很多以動物入名的人,比如董狐、陽虎、西門豹、樂羊等等,豎貂的最初命名應該與貂這種動物有關。可以想像,作為齊桓公的男寵,豎貂一定是個美男子,小白臉,他穿著用貂皮和貂毛裝飾的短上衣,更顯得貌美如花,更能得到齊桓公的歡心。豎貂用自己的身體去取悅齊桓公,與貂用自己的身體去溫暖人是多麽的相像啊。

      雍巫可不是一個等閑之輩,他就是中國史上著名的易牙。豎貂把易牙引薦給齊桓公之後,易牙就做了齊桓公的禦用廚師,此之謂“以薦饈於公”,因為會做珍饈美味而推薦給齊桓公。有一天,齊桓公閑極無聊,開玩笑地對易牙說:“聽說人肉很好吃,我還沒有吃過。”易牙回家就把大兒子蒸了獻給齊桓公。這就是“易牙烹子”這一成語的來源。雖然楊樹達先生考證說易牙是北方的少數民族狄人,而狄人有“易長子而食”的習俗,但是把長子烹了獻給齊桓公,毫無疑問是取媚之道。

      管仲病,桓公問曰:“群臣誰可相者?”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易牙如何?”對曰:“殺子以適君,非人情,不可。”公曰:“開方如何?”對曰:“背親以適君,非人情,難近。”公曰:“豎刀如何?”對曰:“自宮以適君,非人情,難親。”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用三子,三子專權。

      管仲評價易牙殺子取媚於君,不合人之常情,不可用;開方放著衛國太子不做,以臣事君,不合人之常情,不可近;豎貂自宮以取媚國君,不合人之常情,不可親。如此酷評,等於管仲的臨終政治遺囑,尊稱管仲為“仲父”的齊桓公卻充耳不聞,結果釀成了“三子專權”的局面。

      《史記齊太公世家》正義引顏師古的記述,細節更加豐富:

      管仲有病,桓公往問之,曰:“將何以教寡人?”管仲曰:“願君遠易牙、豎刀。”公曰:“易牙烹其子以快寡人,尚可疑邪?”對曰:“人之情非不愛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將何愛於君!”公曰:“豎刀自宮以近寡人,猶尚疑邪?”對曰:“人之情非不愛其身也,其身之忍,又將何有於君!”公曰:“諾。”管仲遂盡逐之,而公食不甘心不怡者三年。公曰:“仲父不已過乎?”於是皆即召反。

      齊桓公問:“易牙烹子讓我嘗鮮,難道有什麽可以懷疑的嗎?”管仲回答:“人之常情沒有不愛自己孩子的,易牙既然能如此殘忍地對待自己的兒子,又怎麽會愛國君您呢!”齊桓公又問:“豎貂自宮以親近我,難道有什麽可以懷疑的嗎?”管仲回答:“人之常情沒有不愛自己身體的,豎貂既然能如此殘忍地對待自己的身體,又怎麽會愛國君您呢!”於是管仲臨死前把易牙和豎貂都驅逐了。失去了這兩個人,齊桓公吃飯不香,心里不痛快了三年,埋怨管仲太過分,又把兩人都召回來了。

      結果,三年後齊桓公病重,三個取媚者,三個被管仲定義為“不可”、“難近”、“難親”的人,最終決定了齊桓公的悲慘命運。

      公有病,易牙、豎刀相與作亂,塞宮門,築高墻,不通人。有一婦人逾垣入至公所。公曰:“我欲食。”婦人曰:“吾無所得。”公曰:“我欲飲。”婦人曰:“吾無所得。”公曰:“何故?”曰:“易牙、豎刀相與作亂;塞宮門,築高墻,不通人,故無所得。”公慨然嘆,涕出,曰:“嗟乎,聖人所見豈不遠哉!若死者有知,我將何面目見仲父乎?”蒙衣袂而死乎壽宮。蟲流於戶,蓋以楊門之扇,二月不葬也。

      顏師古講述的故事簡直是一篇精彩的短篇小說。齊桓公病重,易牙和豎貂發動政變,堵塞宮門,築起高墻,不準出入。有一個婦人趁隙翻墻而入,齊桓公要求吃飯,婦人說沒有。又要求喝水,婦人也沒有。尚蒙在鼓里的齊桓公這才得知了易牙和豎貂的陰謀。可是悔之晚矣。齊桓公就像瀕死的吳王夫差因愧對伍子胥蒙面而死一樣,也用衣袂蒙面而死。死後兩個多月都沒有埋葬,屍蟲泛濫,都流到門外了。齊桓公不聽管仲的勸告,堂堂一國之尊,春秋第一霸主,竟然落到了屍體用楊木門板遮蓋的地步。

      豎貂此人,再也沒有見諸史冊,倒是“豎貂”的混合體—閹豎和“銀珰左貂”,成為中國史上耳熟能詳的專有名詞,刺激著某一個有知識的群體在朝代易色時的神經:要麽成為閹豎,要麽成為“銀珰左貂”的代表。易牙呢?這個“雍巫辨味”的民間傳說的主角,在齊桓公死的那一年(公元前643年),改奉齊桓公的最後一個如夫人宋華子所生的公子雍, “以為魯援”。至此,易牙—雍巫,雍巫改奉公子雍,易牙易了主人的口味,正所謂名至實歸。

      豎貂不僅是中國史上有記載的第一個寺人,而且是第一個自宮者。即使在齊桓公時代,即使在好色的齊桓公後宮充盈的情況下,豎貂憑借自己的美色,仍然得到了齊桓公的寵幸。自宮者被寵幸的榮譽,在自宮的源頭處就得到了最大的兌現。

      “輿論”。輿者,車也,車上的言論。黃帝最早設計了車服,禦者被分為三六九等,奠定了等級制的基礎。既有等級就有不滿,禦者駕車的時候不免嘟嘟囔囔,抱怨車服配不上自己的技術。時間長了,禦者的言論漸漸密集起來,形成了一個獨特的言論圈子,後世就用“輿論”這一專門術語來命名這個獨特的言論圈子。

      牢騷可不同於離騷。牢騷是一種私人敘事,直接指向個人待遇;離騷是一種宏大敘事,因為政治鬥爭被放逐之後而產生的對國家命運的擔憂。最為雄辯的證據是:牢騷人人可發,離騷卻只有屈原一人發得出來。

      自我閹割的第一刀,被一個古怪的人—豎貂,大曝於天下。從此之後,所有揮刀自宮的人,所有精神自閹的人,再也逃脫不了亦顯亦隱的春秋筆法,再也逃脫不了儒家的吃人禮教所籠罩的透明屏風。閹割,要麽變本加厲為錦衣衛,要麽成為精神上自我閹割的通行證,在號稱五千年文明史惟一剩余的文明古國里,上演了一出出悲劇喜劇鬧劇滑稽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6-24 14:43 , Processed in 0.010567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