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論壇

 找回密碼
 馬上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304|回復: 0

曹操一家為何都喜歡不正經女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3-5 19:29: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曹氏自好立賤,未有能以義舉者也。然後職內事,君聽外政,其道相由而成;茍不能以善始,未有能令終者也,殆必由此亡國喪祀矣!”(《三國誌魏書後妃傳》)這是魏國皇帝曹叡(音“銳”)的老婆虞氏對曹家男人的評價。意思是說,曹家就喜歡低賤的女人,對正經女子從不感興趣。皇後要主後宮的事,皇上要管朝廷的事,要相輔才能相成。開頭皇後就選不好,結局也好不了,說不定還要亡國、滅族。

     曹叡是曹操的孫子。當他受封平原王時,就立虞氏為王妃。但曹叡接他爸爸曹丕的班當皇帝後,卻把虞氏甩到一邊,越過她另立貴嬪毛氏為皇後。虞氏當然就不幹了。曹叡的祖母、也就是曹操的老婆、太皇太後卞氏趕緊來勸這個孫媳婦,結果被噎了上面的一席話。

     虞氏說的自然是氣話——她為圖嘴痛快而付出的代價是:被趕出首都。但虞氏說的話卻不無道理。當時後宮內三朝皇後都建在,曹操的老婆、太皇太後卞氏,出身於邯鄲娼家,即使不賣身,也是賣相的。曹丕的老婆、皇太後郭氏,原本也是從小老婆的位置上提拔的。曹叡立的皇後毛氏,又是一個出身平民之家的小老婆。

     研究一下曹家的後妃,你會發現曹家幾代人都不太喜歡傳統意義上的“正經”女人,但人們卻很難用“好”和“壞”來評價她們。

     曹操的第一個老婆並非卞氏,而是一個姓丁的女人,她沒有生兒子。後來,曹操又娶了一個姓劉的,生子曹昂。劉氏死得早,所以曹昂一直由丁氏撫養。197年,曹操帶著兒子曹昂,以東漢政府軍的名義討伐張繡。張繡不敵,全軍投降。這事情本來也就完了。但曹操卻看上了一個漂亮的女人——張繡叔叔的遺孀。丈夫屍骨未寒,這個女人就跟曹操不管不顧黏在了一起。張繡剛從死去的叔叔那里接的班,見這對鳥男女如此不顧廉恥,臉上有些掛不住,立馬就反了,而且趁機把曹操的兒子曹昂給殺了。丁氏聞知養子死訊,捶胸頓足,慟哭不已。這一方面是他們母子情深,另一方面也是對丈夫因沾花惹草送了兒子性命表示不滿。丁氏還經常對丈夫放出狠話:“你把我兒子殺了,卻一點沒有悔恨想念的意思!”

     曹操哪受過這種氣,一怒之下就把丁氏給休了,趕回娘家,想滅滅丁氏囂張的氣焰。後來,曹操專程跑到丁氏娘家看她。丁氏正在家織布,曹操手下人來通報,說“曹公到了。”丁氏毫無表情,一動不動,依然坐在紡車前織布。曹操很沒面子,只好自己溜達進屋,拍著丁氏的後背說:“回個頭,跟我一塊回去吧!”《魏略》記載的這個細節極其傳神,分明就是當今小兩口吵架後,男方到女方家承認錯誤的原版。

     哪知丁氏卻一點不買賬,既不回頭,也不答話。曹操這下是徹底栽了,只好擡屁股走人。走到門外,他還不死心,又問了一句:“真的就沒商量了嗎?”丁氏依然不搭理他。  曹操不禁慨嘆道:“你可真絕呀!”

     至此,曹操只好死心。他讓丁氏的娘家將丁氏改嫁他人,但誰敢呀。

     丁氏被廢後,卞氏才接替她當了曹操的正妻。丁氏的性格很倔強剛烈,以前對卞氏並不好。但卞氏提級後,對退下來的丁氏卻非常尊重。她經常趁曹操不在時,派人給丁氏送東西、禮物;還偷偷把丁氏請到自己府上,讓丁氏坐正座,自己坐下手座位,一切都跟丁氏當正妻時一樣。丁氏也很感動,說:“我是一個被廢的人,你怎麽能夠老這樣待我呢!”丁氏死後,卞氏出面求曹操為她辦了葬禮。

     曹操病重期間,曾經回想起丁氏,他嘆息道:“我這一輩子,沒有虧負過人。如果人死後有知,曹昂問我‘我媽在哪里?’我該怎樣回答呀!”

     這個曹操,是不是比舞臺上和小說里的那個白臉梟雄要可愛得多!

     曹丕的第一個正妻也不是郭氏,而是大名鼎鼎的甄氏。這個甄氏史書上並沒有記載她的名字(也怪,她的三個兄弟和四個姐姐的名字卻全齊!),因為她後來與曹植的《洛神賦》發生了關系,所以她也被叫做甄洛。更有趣的是,曹操對他兒子曹丕娶老婆一事,也是蠻關心的。曹丕後來成了魏文帝,他娶的這個女人甄氏也就成為皇後。

     甄氏本不屬於曹家。她最初嫁的是另一位梟雄級人物袁紹的兒子袁熙。後來,袁熙被派到幽州當刺史(類似於中央派駐地方的紀檢、監察組長),甄氏沒有隨丈夫赴任,而是留在了婆婆劉氏身邊。

     200年時,曹操在官渡之戰中以少勝多,大敗袁紹,袁紹兩年後死去。接著,曹操開始一個個收拾袁紹的兒子。204年,曹操攻打袁家的老巢鄴城。城破後,守鄴城的袁紹小兒子袁尚落荒而逃,他的母親劉氏和嫂子甄氏都成了曹軍的戰利品。

     關於曹丕看上甄氏的事實,裴松之在註釋《三國誌》時,引用了現已亡佚的史書《魏略》里的一段記載,說曹軍在攻下鄴城後,曹丕搶先進入袁府。甄氏非常害怕,把頭伏在婆婆劉氏的膝上。這樣,劉氏見到曹丕就無法下跪了,便向他拍手——這是可以代替跪拜的恭敬禮節。曹丕忙說:“不必如此。讓那個小婦人擡頭!”劉氏把甄氏的頭捧起來讓曹丕看,果然是美艷絕倫。後來曹操知道了兒子的花花腸子,就讓曹丕娶了她。

     專門輯錄軼聞逸事的《世說新語》更絕,說曹操在攻破鄴城後,立即下令把甄氏帶來。手下卻回答道:“您老兒子曹丕早就去啦!”曹操說:“老子就是為她才打的這仗!”話里話外,是說曹操先看上了甄氏,沒想到被兒子先搶走了。當時甄氏的年紀已經二十二、三歲,而曹丕只有十七歲,比甄氏小了五、六歲。曹丕當時的職務是五官中郎將,相當於中央警衛局的局長,按道理他應該時刻守衛著老爸曹操,不應自己跑去袁府的,很可能他就是別有用心。  甄氏的經歷,在陳壽所撰寫的《三國誌》中記述很少。但在《三國誌》之前,已經有人撰寫過曹魏的歷史著作《魏書》,這本書里記錄了很多甄氏的模範事跡,後來裴松之在為《三國誌》加註釋時,把這些內容補註進去。

     211年,曹操西征關中,卞氏隨丈夫同行。但剛走到河南的孟津,卞氏便因為身體不適留了下來。這個消息傳到鄴城,甄氏極為關心,想去探視婆婆卻又不被允許,所以白天晚上都是哭哭啼啼。後來卞氏身體好轉,身邊的人得信兒後立即轉告甄氏,但甄氏卻不肯相信,說:“婆婆從前在家每次得病都要拖好久,這次怎麽會這麽快就好了?你們肯定是在寬慰我!”甄氏反而更加擔心了。直到卞氏最後自己寫信回來,稱自己真的沒病了,甄氏才放下心來。轉年,曹操班師回朝,甄氏去拜見婆婆,還沒見到卞氏的面,甄氏便已淚流滿面。這個場面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卞氏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你說我這次害病跟從前一樣難好呀,不是的。這次不過是場小病,十幾天就好啦,你看看我現在的氣色多好呀。”卞氏還長籲短嘆說道:“這可真是我的孝順媳婦啊!”

     另一件事也證明了這對婆媳關系非同一般。216年,曹操率軍東征,進擊孫權。曹家傾巢出動,都隨軍出發,其中包括甄氏生的兒子、女兒。但甄氏因為染病,只好獨自留在鄴城。轉年曹軍班師,卞氏看到甄氏養得白白胖胖,滿臉滋潤,感到很奇怪,問道:“你跟兒女分別這麽久,難道不想念他們呀。看你這容光煥發的,怎麽回事呀?”甄氏微笑地回道:“他們有您老照顧,我有什麽擔心的!”

     這麽體貼的女人,不當皇後簡直天理難容。所以《魏書》記載,當曹丕把傀儡的漢獻帝趕走,自己登上皇帝寶座後,就要冊封甄氏為皇後。但是連下了三次冊封的詔書,甄氏就是推辭不當。此時正值盛夏,曹丕想到了秋天再張羅這件事情,沒曾想甄氏就病死了。

     應該說這是一個挺不錯的結局,但這只是《魏書》的說法,陳壽卻不認。所以他寫《三國誌》時,沒有被《魏書》記錄的這些動人事跡感動。為《三國誌》做註釋的裴松之也認為這些事跡很可疑,是《魏書》的作者篡改歷史,為曹家塗脂抹粉。

     《三國誌》認為曹丕讓甄氏當皇後之類全是鬼話,甄氏就是被曹丕害死的,原因還是古老的奪床之爭。盡管陳壽並沒有敘述這個過程,但應該是可信的。

     曹丕當年就是看上甄氏的容貌才娶的她,這有點像懵懂少年對成熟少婦的姐弟戀。但甄氏畢竟比曹丕大五六歲,容顏衰退得恐怕也比較快。所謂“以色相事人,色衰而愛弛,愛弛而恩絕”,曹丕不喜歡甄氏,只是遲早的事情。

     後來,曹丕身邊又有了很多女人,最重要的是一個姓郭的女子。

     郭氏倒是出身於官宦之家,她爹最高做過南陽太守。郭氏出生時有異相,他爹興奮地稱“此乃吾女中王也!”所以他給這個寶貝女兒取的別名就叫 “女王”。但郭女王成長很不順,父母死得早,她成了孤兒。加之東漢末年兵荒馬亂,郭女王最後顛沛流離,到當時的銅鞮(音“低”)侯家里當了使女。後來,又被送到宮中做宮女。

     郭氏顯然離真正的女王還有好大一截子路要走。但郭氏與甄氏不同的是,她不僅有色相,還有腦子。史書稱她“有智數,時時有所獻納。”(《三國誌魏書後妃傳》)就是說,郭氏不僅勇於獻身,更善於獻計。當年曹丕與弟弟曹植為爭奪接班人的事情打得不亦樂乎。曹操本來更喜歡曹植,但曹植恃才自傲、張狂任性。曹丕則選擇了隱忍低調、謙虛謹慎的做人策略,贏得周圍一片美譽,最後勝出,被曹操立為接班人。史書說在這件事上,郭氏是有智力貢獻的。她可能像現在的PR(公共關系)大師一樣,參與了曹丕的公眾形象設計。因此,當曹丕接班後,立即將郭氏升為夫人;趕走漢獻帝,自己坐上皇帝寶座後,曹丕又封郭氏為貴嬪。

     郭氏地位的竄升,顯然直接威脅到甄氏的利益,兩個女人開始鬥法。可以想象,處於跌勢的甄氏沒什麽本事,也只能說點郭氏的壞話,甚至有些造謠中傷也說不定,以發泄自己的不滿。這肯定讓曹丕很惱火,221年——曹丕當皇帝一年後,他派人將甄氏賜死,這一年甄氏年近四十,按那個時代的年齡標準,顯然已算老女人。

     據史料筆記《漢晉春秋》記載,甄氏下葬時,“被發覆面,以糠塞口”。這說明曹丕既討厭見她,又不讓她多嘴。

     處死甄氏是為提拔郭氏掃清道路,盡管有很多大臣反對冊封郭氏,但曹丕還是非常看重郭女王曾經立下的豐功偉績,執意將其提拔為皇後。但不幸的是,郭氏沒有生育,曹丕就把甄氏生的兒子曹叡交由郭氏撫養。這等於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郭氏倒是出身於官宦之家,她爹最高做過南陽太守。郭氏出生時有異相,他爹興奮地稱“此乃吾女中王也!”所以他給這個寶貝女兒取的別名就叫 “女王”。但郭女王成長很不順,父母死得早,她成了孤兒。加之東漢末年兵荒馬亂,郭女王最後顛沛流離,到當時的銅鞮(音“低”)侯家里當了使女。後來,又被送到宮中做宮女。

     郭氏顯然離真正的女王還有好大一截子路要走。但郭氏與甄氏不同的是,她不僅有色相,還有腦子。史書稱她“有智數,時時有所獻納。”(《三國誌魏書後妃傳》)就是說,郭氏不僅勇於獻身,更善於獻計。當年曹丕與弟弟曹植為爭奪接班人的事情打得不亦樂乎。曹操本來更喜歡曹植,但曹植恃才自傲、張狂任性。曹丕則選擇了隱忍低調、謙虛謹慎的做人策略,贏得周圍一片美譽,最後勝出,被曹操立為接班人。史書說在這件事上,郭氏是有智力貢獻的。她可能像現在的PR(公共關系)大師一樣,參與了曹丕的公眾形象設計。因此,當曹丕接班後,立即將郭氏升為夫人;趕走漢獻帝,自己坐上皇帝寶座後,曹丕又封郭氏為貴嬪。

     郭氏地位的竄升,顯然直接威脅到甄氏的利益,兩個女人開始鬥法。可以想象,處於跌勢的甄氏沒什麽本事,也只能說點郭氏的壞話,甚至有些造謠中傷也說不定,以發泄自己的不滿。這肯定讓曹丕很惱火,221年——曹丕當皇帝一年後,他派人將甄氏賜死,這一年甄氏年近四十,按那個時代的年齡標準,顯然已算老女人。

     據史料筆記《漢晉春秋》記載,甄氏下葬時,“被發覆面,以糠塞口”。這說明曹丕既討厭見她,又不讓她多嘴。

     處死甄氏是為提拔郭氏掃清道路,盡管有很多大臣反對冊封郭氏,但曹丕還是非常看重郭女王曾經立下的豐功偉績,執意將其提拔為皇後。但不幸的是,郭氏沒有生育,曹丕就把甄氏生的兒子曹叡交由郭氏撫養。這等於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話說甄氏被逼死後不久,曹植一次到京城拜見當哥哥的皇帝曹丕。也許是故意給才高八鬥的弟弟添堵,曹丕拿出一個甄氏生前使用的玉鏤金帶枕頭給曹植看。睹物思人,曹植不禁淚流滿面。曹丕見狀可能有點過意不去,就把這個枕頭送給了曹植。曹植抱著枕頭返回自己封地甄城(今山東省濮縣)途中,經過洛水時,恍惚看見一個女子飄來,她對曹植說:“我本來鐘情於你,但不能遂願。這枕頭是我的陪嫁,以前是跟曹丕合用,現在歸你啦。咱倆摟抱在一起的快樂,哪里能夠用言詞表達呀!不過,我現在讓郭氏以糠塞口,長發掩面,這副模樣實在羞於見你!”說罷,這個女人就倏忽不見了。悲喜交加的曹植立刻來了靈感,寫下《感甄賦》。後來,曹叡繼位後,見到叔叔的這件作品,給改名為《洛神賦》。

     李善這段添油加醋的臆想,又成為後人的原料,接著不斷添油加醋,寫詩賦詞,編小說演電影。其實,這段哀婉的故事漏洞百出。如果真有那個玉鏤金帶枕頭,如果它確實是甄氏的陪嫁,最先枕它的男人也不是曹丕呀,怎麽著也得是袁紹的兒子袁熙,他才是甄氏的第一個丈夫。很多人把《洛神賦》當成是紀念甄氏作品,是因為它的原名叫《感甄賦》。其實,這里的“甄”應該是指曹植的封邑甄城,被附會成了甄氏。曹植在賦中直言:“托詞宓妃以寄心文帝(曹丕)”——這不過是向哥哥抒發自己抑郁不得誌的情緒。所謂洛神,不過是曹植的自譽而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馬上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3P 論壇

GMT+8, 2018-10-16 14:09 , Processed in 0.02024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